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恶魔皇后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8 7:51:5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恶魔皇后

第1章  离宫

 上官飞雪恨恨地跺着地面,真是气死她了,皇上,皇上就可以今天抱一个,明天搂一个,根本不将她这个正牌找一堆男人回来抱。无删节恶魔皇后免费阅读全文上官飞雪边走边嘀咕,不觉又回到了玉凤宫,谁让她同玉凤公主是好姐妹呢,每次有事没事上官飞雪都要找玉凤公主,当然了有好玩的她也不会忘记叫上欧阳玉玲,在上官飞雪眼中,玉凤公主是她的好姐妹,理当有难同当,有玩同乐。

 “雪儿小姐”宫女一见又是上官飞雪,立即上前行礼,怎么着这也是未来的皇后娘娘说什么也不能得罪,尤其是雪儿小姐的整人招术,她们因为是公主的侍女不曾被整过,但是光听那些侍候其他娘娘的宫女说,她们就觉得好恐怖,虽然表面上大家都恭敬的叫她雪儿小姐,但是私底下,那些后宫的娘娘们都叫她恶魔。谁让雪儿小姐是正牌皇后呢,她们也只敢背后说说,见了面还是得低声下气了。

 上官飞雪根本没心情搭理她们,直接向里面走去。

 “雪儿”在内室的欧阳玉玲听到宫女的那声雪儿小姐就明白自己的好姐妹又回来了,赶紧迎了出来,看到一脸苦闷的上官飞雪忙牵起她的手,“雪儿,你怎么了?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觉?”

 上官飞雪突然抬头对欧阳玉玲说道:“玲玲,我决定了,我不要嫁给焰哥哥,从现在开始我不再叫他焰哥哥了,我要离开皇宫,我要去找个好男人。”欧阳玉玲赶紧捂住了雪儿的嘴。

 “雪儿,你是不是疯了,你同皇兄再一个半月就要成亲了,天下人都知道你是凤翔的准国母,而且皇兄已经昭告天下,你们下个月就要大婚了,你这会说不嫁还要离开皇宫,你不要命了。版权huijindi.com”欧阳玉玲小声的告诫上官飞雪。

 “玲玲,你不明白了,就是因为这样我不想嫁,就是因为这样我才离宫,我同欧阳烈焰的婚事从小就订的,他从来就没说过喜欢我,而且后宫的女人更是一天比一天多,这不明摆着心里没我吗,我才不要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上官飞雪坚定地说道。

 “雪儿,就算皇兄后宫的女人再多,你还是皇后啊,还是你最大啊,况且那个皇上不是三宫六院呀,你难道要皇兄一辈子只要你一个女人吗?”欧阳玉玲不敢想,虽然她是公主,但是如果将来她的夫君要纳妾她也是没办法的,毕竟每个男人都是这样的。

 上官飞雪看了看欧阳玉玲,摇了摇头,“你不会明白的了,玲玲,我打算今晚就离宫,但是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尤其是你皇兄,记住如果是好姐妹,你就不能告密。”说着上官飞雪就准备回去换身衣服离宫。

 “不,不行。版权http://www.huijindi.com/”欧阳玉玲拉住了上官飞雪,万一皇兄问起来,她可是不会撒谎的,而且万一雪儿出宫后有什么意外,皇兄一定会怪她的,不行,她得劝雪儿。

 “玲玲,你放手,我今天是非走不可。”她都忍了很久了,现在她真的忍无可忍了,她干嘛要委屈自己嫁给不喜欢的人,虽然从小她就是欧阳烈焰的皇后,但是又没人问过她愿意不愿意,她不承认,她不愿意嫁给欧阳烈焰,更不愿意当皇后。

 “雪儿”欧阳玉玲看着坚决的上官飞雪,做出了个无奈的决定,“那你带着我一起出宫,要不然皇兄问起我可不敢保证能瞒得住。”

 上官飞雪看着欧阳玉玲,想了想也是,欧阳玉玲的个性,只怕皇上一句话她就说了,还是带着保险点。

 “那好吧,你跟我去我宫里吧。”上官飞雪带着欧阳玉玲来到准皇后的寝宫——‘凤鸣宫’,幸好宫女们都早已睡了,上官飞雪同欧阳玉玲换上太监服。汇金地待到丑时,牵着欧阳玉玲来到御膳厨房,她对宫里可是熟得不能再熟了,每天这个时候宫外都有马车送菜进宫的,她都想好了,只要她同玲玲躲在马车里,保证神不知鬼不觉得的就出宫了。

 上官飞雪跟随送菜的马车出了宫的时候天已经有点亮了,她牵着欧阳玉玲趁车夫小解的时候跳下了马车。虽然她很不想带着金枝玉叶的欧阳玉玲,但是为了不让欧阳烈焰发现,上官飞雪还是认命的带上了拖油瓶。已离开马车的上官飞雪看着后面走得气喘吁吁的欧阳玉玲,不由皱起了细致的柳眉。

 “玲玲,你能不能快点,你这么慢,我们很容易被你那皇上哥哥抓回去的。”她可不想再回宫里看欧阳烈焰左拥右抱,像欧阳烈焰那么好色的夫君,就算他是皇上她上官飞雪也不稀罕,天底下好男人多着呢,她才不稀罕什么皇后之位。上官飞雪觉得一个好夫君比起皇后的虚名重要多了,更何况梦中的幻儿都说了,真爱一个人就是只对一个人好的,那像欧阳烈焰,不但女人一个一个往宫里收,而且丝毫不将她这个未婚妻放在眼里,幸好她上官飞雪够聪明,在大婚前跑了。推荐huijindi.com

 “雪儿,你那么不想嫁给皇兄吗?”欧阳玉玲真是不明白上官飞雪,虽然她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中密友,可是她从来就没弄明白过上官飞雪,光是她那些稀奇古怪的整人念头,欧阳玉玲就想不透,真不明白雪儿那小脑袋瓜里装的是什么,别的千金在家绣花,学琴的时候,她到好,像个野孩子似的满山跑,今天捉只小虫玩玩,明天抓只大虫玩玩,连老鼠她都养,整人的方法更是用也用不完,据不完全统计,皇兄后宫的那些女人没被上官飞雪整过的还真是找不出。虽然后宫的女人恨她恨的牙痒痒,可是又不能拿她怎么样,谁让上官飞雪一出生就被太后定下来了呢,甚至将凤翔后位象征的双凤玉佩给了上官飞雪。

 这得从太后同右相夫人(也就是上官飞雪的娘)的感情说起。当年的太后同右相夫人是闺中密友,就好象现在的上官飞雪同欧阳玉玲一样,两人当年可是凤鸣城数一数二的美人,而且两家正好是邻居,双方父母为了方便两人一起学习,甚至打通了两府的后院。

 太后在入宫嫁给皇上后,硬是请皇上将自己的好姐妹许给了当时的青年才俊上官华,也就是现在的右相大人,姐妹两人都有了好归宿,虽然是君臣,但是丝毫不影响两姐妹的感情。尤其在上官飞雪出生后,皇上同皇后不但亲自前往恭贺,皇后在见了刚满面的上官飞雪之后,甚为喜爱,竟摘下了凤翔皇后象征的双凤玉佩挂在小飞雪的颈项,引得当时前来贺喜的羡慕不已,尤其是有女儿的大臣,更是又羡又妒。

 上官飞雪自小便有了这道护身符,在成长的过程中就算是犯了小错自是没人过分苛责她,虽然上官飞雪的娘亲,很想将她培养成德才兼备,知书达礼的千金,怎奈雪儿从小就顽劣不已,请先生教她习字,做诗,她能吓跑一十三位名师,到后来一听是相府请先生,再也没人敢应聘了,至于学习女红什么的那就更别提了,缝件衣服也能将自己缝进去,这份无人能力的功力连她娘也不得摇头叹息。阅读huijindi.com直到如今上官飞雪马上十七了,凡是女子该会的技能她一项不会,但是爬树,聚赌,整人……无一不精,甚至连青楼也敢去,就这样一个上官飞雪她竟然还嫌弃皇上。

 也不知道欧阳烈焰是不是头脑坏了,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还真打算娶这样一个女人,而且真的准备立她为后,这不,欧阳烈焰正在同礼部尚书商议婚事的时候被上官飞雪偷听到了。这一听到不打紧,人家不嫌弃她没女人样,她反到嫌弃皇上花心了,试问有那个皇上不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她有什么好嫌的呀。

 “别说你那讨人厌的皇兄了,我们还是赶紧将这身太监服给换了,这副样子会让人起疑的。”说着上官飞雪拉着欧阳玉玲到了一间裁衣店,试了很多仍然没有一件合身,没办法,以她们的身形穿上男装,怎么看都不伦不类。最后掌柜点请她们稍等,动手为他们改了两身精致的男装。穿上男装的上官飞雪,到还真像个翩翩公子,只是过于美艳的欧阳玉玲再怎么穿也还是像个妖滴滴的美人。上官飞雪灵机一动,找掌柜的要了点墨汁,一抓一抹,欧阳玉玲就成了黑脸公子了,就这样两人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龙城,一路往南而去。

 

 

 

 

第2章  遇贼

  离宫的上官飞雪就像出笼的小鸟,快乐的都要飞上天了,虽然欧阳玉玲很不甘愿的陪着上官飞雪出宫了。但是看到宫外的新奇世界后,再也不后悔了,虽然走路很累,但是能看到这么好看的,好玩的东西真是太幸福了。

   身着男装的上官飞雪同欧阳玉玲每到热闹的城镇就要逛一圈。这天她们来到青云镇,这是一个往南的繁华的小镇,两人一到这就被街上新奇的玩意吸引了,尤其是欧阳玉玲,看到什么都想要。一路走下来,她们手上身上已挂满了各式各样新奇的玩意。

   “雪儿,那个是什么?我也想吃?”欧阳玉玲指了指刚从身边经过的小孩,他手上正拿着一串红得诱人的糖葫芦,她看着小孩舔糖葫芦的表情很想舔一口。

   “笨蛋玲玲,那叫糖葫芦,到处都有的。”上官飞雪看着欧阳玉玲那副谗样知道她的谗虫爬出来了。“走吧,前面应该有的,我带你去买吧。”上官飞雪正想牵着欧阳玉玲去找卖糖葫芦的,不意被人撞了一下。

   “大哥,拜托你下次小心的,要是真撞倒了可是很痛的。”上官飞雪抱怨地看看早已跑得不见影的莽撞男人。

   “雪儿,我看到了,那个,那个人肩上扛了好多糖葫芦,你快点呀。”欧阳玉玲催促着上官飞雪。

   “知道了。”上官飞雪拉着欧阳玉玲跑到了小贩面前,买到四串糖葫芦,看来不止欧阳玉玲谗了,她自己也一样。

 两人边吃糖葫芦,边逛,虽然还有很多想买的东西,但是实在是拿不下了,“玲玲,别再看了,再看你也拿不下,我们还是先找地方吃饭吧,好饿。”逛街真是耗体力的活,虽然刚才已经吃了两串糖葫芦,但是上官飞雪还是觉得好饿。

   “好吧。”欧阳玉玲恋恋不舍的移开视线,随着上官飞雪上了件酒楼。这些天跟在上官飞雪后面,吃香的喝辣的,她终于知道宫外是这么新鲜好玩的,吃的东西更是比宫里多多了。

   她们点了一桌香喷喷的饭菜,正准备开动的时候,上官飞雪看到门外有几个小乞丐正对着她们流口水,心下一动,心想,反正这么多饭菜,她们两人也吃不完,干脆叫他们一块吃好了。上官飞雪想着向他们招了招手,几个小乞丐一见上官飞雪的手势,马上往里冲,可是在门口被小二拦住了。

   “小二哥,麻烦你让他们进来,我要请他们吃饭。”上官飞雪朝小二喊道。小二看了看上官飞雪,终于松开了拦阻的双手。

   “公子,你真要请我们吃饭。”小乞丐兴奋地看着满桌的饭菜,口水直咽。

   “你们吃吧,反正这么多饭菜我们也吃不完,吃吧,要是不够我们才叫。”上官飞雪看着不停咽口水的小乞丐心里不忍。

 满桌的饭菜,在小乞丐们的狼吞虎咽后一片狼藉,引来不少人的咋舌。上官飞雪看了看抹着嘴的小乞丐问道:“你们饱了吗?要是不够我再叫。”

   “饱了,饱了,谢谢公子。”小乞丐连忙答道,虽然还想再吃点,但是能吃到这么好的饭菜,他们已经很满足了。

   “饱了就好”上官飞雪向小二招了招手:“小二哥结帐。”小二喜滋滋的跑了过来。

   “圣惠,公子,一共是十五两银子。”上官飞雪从衣袖里掏出碎银,发现只有八两,再将手伸进衣内准备拿银票,掏了半天,也没掏到一张纸。上官飞雪看到一群乌鸦自头上飞过,银票丢了,蓦的想起那个撞她的青年,这下她总算明白为什么人家撞了她就跑,连道歉都没有,原来他是贼。上官飞雪的手尴尬的停在胸前,“玲玲,你身上带了银票吗?”

   “银票?你是说可以买东西的纸吗?没有也。”上官飞雪的脸黑了,欧阳玉玲的身上怎么可能有银票呢,出宫前她还是一个不知道银票是何物的金枝玉叶,这下惨了。

   “公子,十五两银子。”小二看着脸色变黑的上官飞雪,口气有些凶。

   “这个,小二哥,能不能少收点,我们刚才在街上可能遇到小偷了,银票不见了。”上官飞雪小小声的说,双眼企求地看着小二。

   “什么?没银子你还敢上来吃饭,我管你遇到谁了,吃饭就得掏银子。”小二的大嗓门,立即招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上官飞雪尴尬地看着众人,再次恳求小二,“小二哥,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用这些东西抵押,你看,这个漂亮的玉镯我们花了十两银子买的,现在就当七两行不行?”

   “我要你这镯子有屁用,快拿银子。”小二恶瞪着上官飞雪,在这里有钱的就是大爷,没钱,对不起,你就是孙子,就是龟蛋。

   “可是,小二哥,我们真的没银子了……”上官飞雪想再同小二哥讲理,小二根本不给面子。

   “没银子你就别来吃饭,没银子你就别摆阔……”小二还想再往下说被掌柜的声音打断了。

   “什么事这么吵吵?”掌柜的迈步来到了上官飞雪的桌前,看了眼上官飞雪,瞪了小二一眼。

   “就算客官真有难处,你也不能这么恶,来者是客,不管有没有银子,进了我们美味楼的就是客人,下次不得再这样。”训完小二,掌柜的看着上官飞雪说道:“看来这位公子是真的遇着小偷了,但是我们开门做生意,公子总不吃白食,这里是八两银子,还差七两,这镯子做工虽然不错,但是怎么也值不了七两银子,公子,可还有别的特件抵押。”

   “这个,掌柜的,要不这样,我们这些东西统统给你,够七两银子了吗?”上官飞雪将她们方才自街上买的东西悉数推到掌柜的跟前。刚才这些东西可花了她们不下百两银子呢。

   掌柜的扫了眼面前的物件,面色为难的点了点头。“好吧,公子下次点菜前最好先看看自身的银两。”

   “谢谢掌柜的,我一定谨记掌柜的告诫。”上官飞雪一个劲的向掌柜的道谢,说完拉着欧阳玉玲就跑去了酒楼。

   “雪儿,我们那些东西明明就不止七两银子,为什么你要全给他们?”站在酒楼前的欧阳玉玲很不明白,虽然她不太懂得银子的价值,但是她们买那些东西的时候,明明花了很多银子,别说七两了,十个七两都不止,怎么雪儿全给人了呢?

   “嘘”上官飞雪将欧阳玉玲拉离了酒楼,“算了,那些东西以后再买就有了,我们没银子付饭菜本就是我们理亏,就算那些东西值一千两银子,只要他们说一文不止,我们一样没银子付饭钱,一样不能离开酒楼,还有可能被人送到官府告我们吃霸王餐,现在他们既然不为难我们,管它七两还是七十两呢,”那个不是重点,现在最让上官飞雪头痛的是,她们没银子了了,别说吃饭了,只怕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上官飞雪看了看跟在他们身后的小乞丐,看来她也将同他们一样沦为乞丐了。看了眼欧阳玉玲,上官飞雪实在不敢告诉欧阳玉玲,接下来她们要以乞讨为生。就算现在想回皇宫估计也得乞讨着回去了,更何况她既然出来了,说什么也不可能回去的,只是她这会真不知道将欧阳玉玲怎么办?

 

 

 

第3章  沦为乞丐

  几个小乞丐走到上官飞雪跟前“公子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们吃太多,公子也不至于……”小乞丐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不过公子请放心,只要你告诉我偷你银子的贼长什么样子的,我们就一定能帮你将银子追回来,我们丐帮的兄弟最厉害的了。”小乞丐自豪的拍着胸脯。

   “唉”上官飞雪叹了口气,当时那情形,就算看见了估计现在也记不清了,更何况她根本没看见,只是看到一个年青人的背影,还不知道有没看错呢。“算了,我当时根本就没看清人,就算我倒霉吧。”

   “可是公子,没银子,你要如何回去呀?”

   听到小乞丐话的欧阳玉玲拉着上官飞雪问:“雪儿,没银子我们就回不去吗?”现在她最担心的就是能否回去,现在银子没了,那就说明她同雪儿以后都没得吃了,不吃饭可是会饿死的,她不要饿死在外面,她要回宫,欧阳玉玲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玲玲,你别哭了,我们一定会想到办法的,只是现在我们还不能回去。”现在回去不就意味着她得嫁给欧阳烈焰吗,她不要,她宁可饿死在外面也不要嫁给欧阳烈焰,况且还不一定会饿死呢。眼前的这些小乞丐不也没银子吗,他们还不是一样活得好好的,大不了她也做乞丐了。 

   “可是都没银子了,我们不回去,那不是要饿死在外面?”欧阳玉玲几时为吃愁过,她可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呀,想吃什么没有呀,可是现在她却要饿死在宫外。

   “玲玲,不用担心的了,总之我们不会饿死就是了。”上官飞雪虽然有点担心欧阳玉玲吃不了苦,但是心里并不害怕,她相信玲玲慢慢就会适应的。

   上官飞雪看了看小乞丐,决定尝试一下这个职业,再看了看自己身上这身华服,心想穿着这身衣服可做不了乞丐,她将小乞丐拉到一旁边小声问道:“小兄弟,能不能帮我找身这样的衣服。”上官飞雪指了指小乞丐身上的衣服。

   “公子要乞丐服?”小乞丐瞪大眼看着上官飞雪,心想,难道这位公子真的要做乞丐,看着上官飞雪那身干净的华服,小乞丐摇了摇头,乞丐可不是人人都能做的了的,不过在看到上官飞雪点头后,“公子真的要做乞丐?”

   “错,不是我们真的要做乞丐,是我们只能做乞丐了。”当然了如果她肯到官府去自暴身分一定会被好好送回宫里的,但是她上官飞雪才不屑,就算做乞丐她也不要回宫,不就是乞丐吗?别人能做她上官飞雪也能做,而且一定不会比别人做的差,“你能给我们找来两身这样的衣服吗?”上官飞雪的眼里闪现了企盼的眼光。

   “你在这等我。”说着小乞丐一溜烟就跑了,这会上官飞雪就将欧阳玉玲拉到一旁,一边等候小乞丐,一边想着要怎么同她说。

   “玲玲,你知道我们现在没银子,我们现在又不能回宫”上官飞雪紧盯着欧阳玉玲的脸,“而我们又不想饿死,那么眼下只有跟他们一样了”上官飞雪用手指了指旁边的小乞丐,不过看欧阳玉玲的表情还是不明白什么意思。上官飞雪叹了口气,“玲玲,我、”唉她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对欧阳玉玲说,下一刻她就要从高贵的公主变成最低下的乞丐,她怕……正在上官飞雪犹豫着要如何向欧阳玉玲说的时候,方才离开的小乞丐,手里拿着青色的破衣跑过来了。

   “公子,衣服。”小乞丐气喘吁吁地将衣服递给上官飞雪。

   “谢谢小兄弟,以后你就叫我小飞吧,她叫,叫小阳。”说着上官飞雪拉着欧阳玉玲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准备换衣服。

   “雪儿,你……”欧阳玉玲看着身边的上官飞雪飞快的脱下了身上的华服,拿起方才从乞丐手中接过的‘破布’皱起了居,好象很犹豫的样子,但是还是将那破布绑到了身上。这会她总算明白了,雪儿刚才是想告诉她,她们没钱了就要变成乞丐了,闻着从上官飞雪身上传来的酸臭味,欧阳玉玲捏着鼻子往后退。

   “玲玲,你以后别叫我雪儿了,我们现在是乞丐得有个像乞丐的名字,你得叫我小飞,我就叫你小阳,来你也换上这身衣服。”上官飞雪拿着另一块破布到往后退的欧阳玉玲跟前。

   “不要,雪儿,好臭,我不要做乞丐……”欧阳玉玲还想退,背却抵上了墙。

   “玲玲,不做乞丐我们会可是会饿死的,而且现在我们没银子了,不光没饭吃,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你要是还穿成现在这个样子,晚上没地方住会被人欺负的,外面的坏人很多,若是让他们知道你是姑娘,而且长得还很漂亮,那他们就会将你先奸后杀,还有可能将你买到妓院,还会……”

   “不要,不要说了,我换我换就是了。”欧阳玉玲捂着耳朵哭了起来。

   上官飞雪帮欧阳玉玲换好衣服搂着安慰她,“玲玲,对不起,要不你去官府让他们将你送回宫好不好。”上官飞雪觉得确实委屈了欧阳玉玲,人家可是凤翔第一美人玉凤公主,现在要她换上这身乞丐服,鼻中传来衣服上的酸臭味,上官飞雪也跟着欧阳玉玲哭了起来。都是欧阳烈焰,更可恨的是那个小偷,偷光了她身上的银票,让她同玲玲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不得不做乞丐,越想越气。

   欧阳玉玲耳中传来上官飞雪的哭声反而停了下来,抹了抹脸上的泪痕,转而安慰上官飞雪“雪儿,你别哭了,我不回宫,我陪你一起做乞丐。”上官飞雪闻言转过头对着欧阳玉玲“玲玲,你真是我的好姐妹,你放心,等婚期过了我一定安全将你送回宫中的。”说着两人紧抱在一起。

   就这样上官飞雪同欧阳玉玲成了两个小乞丐,本来那些小乞丐想挽留她们一起的,但是上官飞雪拒绝了,这里离龙城说近不近,说远也不算远,万一欧阳烈焰派人来找就白吃苦了。上官飞雪在向小乞丐讨了很乞的一些小技巧后,还是继续往南,她们也没什么目的,就是想躲开欧阳烈焰派出来的人。

   一路上欧阳玉玲除了这身乞丐服,根本说不上是乞丐,她就像个小呆瓜一样跟在上官飞雪的后面,到是上官飞雪做起乞丐一点为输正牌乞丐,嘴滑舌甜,凡是过往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施舍点,她们才不至于饿死,只是这越往南,好象乞丐越不好做,这天她们来到了凤翔同圣鹰的交界小镇,已经好几天了,她们只讨得一点残羹剩饭同几个铜板,虽然现在她们是乞丐但是残羹剩饭她们还是吃不下的,也只是用铜板买了二个馒头,再这样她们真有可能饿死在这,可是饿着肚子,她们也没力气离开这个小镇,就这样,她们仍然在小镇上做着可怜的小乞丐。

 

 

 

第4章 离开凤翔

    就在雪儿以为她同玲玲就要饿死在街头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希望。那天,衣衫褴楼的雪儿带着玉凤公主坐在街边乞讨的时候,雪儿看到前方有个人好象很熟悉,虽然身着男装,但是雪儿总觉得在那见过。她想啊,想啊,在看到来人那双紫色的双眸后,终于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半年多前在宫里见过的,也是欧阳烈焰带回宫的紫眸美人——紫灵吗?雪儿还记的当时她本来是想整治她,修理她的,可是因为她实在太漂亮了,漂亮到舍不得下手,也因为这样紫灵成了当时欧阳烈焰后宫中唯一没被整过的妃子。雪儿现在都不知道多庆幸自己当时没有整她,还记的紫灵是被欧阳烈焰突然带进宫的,而且一进宫就封了贵妃,当时后宫都议论开了,说这个紫眸美人,有可能威胁到她这个正牌皇后,她才会去紫霞宫去的,幸好当时她当时虽然没给紫灵好脸色,但是她后来可是真心的想帮紫灵离开皇宫的,当时雪儿甚至带着紫灵前去求太后,只是太后也没办法。后来在雪儿还没想到好办法的时候她就突然失踪了,而且再也没回到宫里,雪儿现在也管不上紫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她知道她同欧阳玉玲不会饿死了,也不用再回宫了,当然她也看到了紫灵身边的那位男子,虽然同当初紫灵的那个面人有点相似,但是雪儿这会也顾不上他是好人坏人了,只要那位身着男装的紫眸‘男人’是紫灵就行了。

 不过雪儿还是怕自己会认错人了,靠近紫眸‘男子’后先是试探性的叫了几声紫灵,没想到她还真的四处寻找,想必一定错是了。雪儿兴奋地拉住紫灵的胳膊,“紫灵姐姐,你真的是紫灵姐姐。”这会雪儿连姐姐都叫了出来,可见真的是满心期望。

 紫灵疑惑地看着雪儿,虽然眼睛有点熟悉,可是一时真的想不起来,看小乞丐的兴奋表情应该是认识她的,可是她是谁呀?“你?你是?”

 “紫灵姐姐,我是雪儿啊,上官飞雪啊,你再想想,你在紫霞宫的时候我还常去陪你呀?”当雪儿听到紫灵那声‘你?你是?’的时候心突突的跳,就怕紫灵不认她,赶紧自报大名。

 听完雪儿的话后,紫灵瞪大眼看着雪儿,怎么会呢?上官飞雪可是欧阳烈焰的准皇后啊,怎么也不至于沦落到做乞丐吧,这会不但流落街头,而且还满身酸臭,还真不是一般的难闻,“上官飞雪,你是上官飞雪?”紫灵真的难以置信,这个满身邋遢的乞丐是上官飞雪,可是一看那双会说话的大眼,估计除了上官飞雪,天下再也找不到第二人了,虽然紫灵很好奇那个古灵精怪,金叶玉叶的上官飞雪怎么会出现在这边陲小镇,难道她皇宫里玩厌了,千金小姐当腻了?还是想体验一下生活在最下层的乞丐生活?但是既然遇上了,看雪儿的表情似乎有着某种企盼,紫灵自然不能扔下她不管,且不说她在宫里帮过自己,就是陌生人,紫灵也不忍心不理呀。

 “雪儿,你要不要换身衣服?”不是紫灵瞧不起乞丐,实在是上官飞雪身上的味道太难闻了,真的乞丐都未必有这么臭。

 “紫灵姐姐,衣服不急,你能不能先请我吃顿饭,我好饿,我同玲玲已经好几天没吃了。”说着上官飞雪将欧阳玉玲拉到紫灵面前,“紫灵姐姐,这是欧阳玉玲,我们一起出宫的,路上不小心遇到偷了……”后面的话不用说想必紫灵也能听出来。

 紫灵看了看欧阳玉玲,原来她是欧阳烈焰的妹妹,虽然一张小脸漆黑,但是难掩身上的贵气同美艳。“那我们先找间饭馆吃饭吧。”紫灵看了看旁边的东方观月,东方观月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两个小乞丐是什么,感觉似曾相识,再看紫灵的表情,她应该认识她们,姓欧阳的,看来同炎帝肯定有关系了,还是等她们吃饭后,才问吧。

 东方观月同紫灵看着眼前狼吞虎咽的上官飞雪,还真像好几百年没吃似的,欧阳玉玲果真不愧是公主,虽然很饿,但是吃想还是相当文雅的,只是上官飞雪的吃相实在不敢恭为。

东方观宇瞠目结舌的看着上官飞雪面前堆得小山似的碗,再看看桌上空空如也的碟,算是大开眼界了,他活了二十多年还真没见过这么能吃的女人,食量真是太惊人,将来谁要是娶她,没有家底的一定会被吃穷的,真是可怕。

 等上官飞雪二人吃饭后,紫灵请东方观月去买两身小号男装,自己则是带着上官飞雪二人回客栈梳洗了去了。东方观月先前还是一身邋遢的乞丐,这会一身清攀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还真有点不敢相信,尤其是那个欧阳玉玲,看着她,东方观月终于知道她是谁了,原来她就是那个凤翔第一美人玉凤公主,怪不得有点眼熟,以前在凤翔的皇宫,曾见过一面。玉凤公主被东方观宇盯点有点不好意思,羞涩的低下了头,紫灵不由推了推失神的东方观月,东方观月尴尬的咳了声。

 “紫灵姐姐,这位就是你的观宇哥哥吗?”雪儿这会有精神观察东方观月了,怎么看也看不出他那点同紫灵姐姐是一对呀,当那表情,不说生疏吧,但是绝对不是情人应该有的表情。

 “不是,王爷是观宇哥哥的弟弟。”紫灵听到雪儿说起东方观宇,脸不由一红,所幸雪儿并不曾注意到。

 “我就说吗,他同紫灵姐姐一点都不配。”东方观月听完雪儿的话,很不是滋味,什么叫他同紫灵不配,虽然他不像皇兄那样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但好歹他也是玉树临风的帅哥呀,他也终于知道眼前这个说话一点不懂修饰的女人是谁,原来他是炎帝的皇后啊,怪不得态度这么嚣张,说话一点不知道看人眼色,同样身为男人,他不禁有点同情欧阳烈焰,同样是皇上,皇兄就比欧阳烈焰幸福多了,看看紫灵,再看看上官飞雪,这二人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他不禁有些庆幸自己的皇嫂是紫灵。

 为免耽误了时间,他们在小镇稍做休息就起和程前往圣鹰了,毕竟是女王登基一周年庆典,去晚了总是不太好的,东方观月带着女扮男装的三位美人,往圣鹰国者御鹰块出发了,一路上他总觉得身后有道若有似无的眼光在盯着自己,可是当他回头的时候又找不到。紫灵自从遇到上官飞雪同欧阳玉玲也不再骑马了,三个女人改坐马车聊天了,这可就闷坏了东方观月了,只好不停的催马赶路,没想到这样一来,反而比预定时间提前到达了御鹰城。

 东方观月带着三人在使馆等候。东方观月到圣鹰后忙着拜见圣鹰的官员,而紫灵则带着上官飞雪,欧阳玉玲逛市集,没想到她们逛街也能遇上贵人,竟然误打误撞的遇上了微服的圣鹰女王,兴高采烈的随着女王一道回宫了。

 

 

恶魔皇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恶魔皇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对不起,我爱你19章(19:不准在见莫沉易!)

    原标题:对不起,我爱你19章(19:不准在见莫沉易!)小说书名:对不起,我爱你19:不准在见莫沉易!漆黑的环境总是能给人带来无限的恐惧,加上自己一会或许要被众多男人强暴,也可能失去生命。我回想欧阳风的脸,若有若无的笑意,飘忽不定的情绪,他就像这个世界的主宰者,举手投足间,显露贵族气质。可是为什么,他偏偏这么心狠手辣……我像一只待宰的羔羊,随时准备接受命运的审判。我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唯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我弟弟,想起给他打电话听见一声怒吼,我觉得他可能遇见了什么麻烦,我是他的姐姐,却没有办法帮他……

  • 春光乍泄19章(记019 给人看的工作?)

    原标题:春光乍泄19章(记019给人看的工作?)小说书名:春光乍泄记019给人看的工作?“你、你说谁是小娘皮呢?还有,不男不女?你歧视同性恋者!该死,落后的中国人!你就是只土包子!“我和菲儿都吓呆了,那男人却没回应半个字,好似怕脏了嘴。倒是后台经理捂着肿脸,满眼都在冒火。他冲了出去,不多时,便带着一大帮人蜂拥而至。这个男人的身手分外凌厉,一个高蹬腿就擦过我的脸颊,轻而易举踹倒了当头闯入的保安。然后像股风般迅速的绕过我,揪住探进门内抓着橡胶棍的一条胳膊,膝盖便一下一下顶撞的门板儿开开合合,连带外面

  • 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19章(第019章 我是你名义上的老婆)

    原标题: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19章(第019章我是你名义上的老婆)小说名: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第019章我是你名义上的老婆安好景抬头看了一眼沈良辰,然后偷摸的看了一下周围。“我也不知道我在哪,你回去了?”这话听的唐煌不乐意了,这么大的人了,大半夜的不知道在哪是在哪?不是应该在家么?“你没回去?你在干嘛?”质问的语气令安好景有点心虚,在干吗?跟唐煌说自己在和沈良辰吃饭,他一定会说,你是我老婆,这么晚跟别的男人吃饭?还是前男友!为了避免事端,安好景觉得避重就轻。“饿了,吃点东西,马上就回去了。”

  • 谁寄锦书来19章(第十九章:他确实没有看上我,他只是想上我而已)

    原标题:谁寄锦书来19章(第十九章:他确实没有看上我,他只是想上我而已)小说书名:谁寄锦书来第十九章:他确实没有看上我,他只是想上我而已你是猪吗?那是刀,不是玩具,难道你都不知道躲吗?蠢女人,你不仅傻,还是个瞎子吗?叶昊天在电梯里低头对着我大骂道。原本我心里还挺感动的,听了他的话瞬间便没了心情,我躺在他的怀里,微微皱眉,右手的伤口还在流血,陈一鸣那刀也是半点情分都没有留给我。怎么,知道疼了吗?刚才不是挺勇敢的,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谢你?叶昊天黑着脸看着我,桃花眼里全是恼怒。别做梦了,我是不会感激你

  • 爱恨一线牵19章(第19章:遇到不想遇到的人)

    原标题:爱恨一线牵19章(第19章:遇到不想遇到的人)小说:爱恨一线牵第19章:遇到不想遇到的人每次跟他说不到两句话就要吵架,所以,为了不影响接下来的心情,宋楚然直接将陆君城的电话挂断了,然后将手机调制成了飞行模式。从酒店到YL公司差不多用了有二十五分钟。当他们一行人到达YL公司的大楼前面时,YL公司这边安排接待的人已经在大厅里面等候了。宋楚然跟在YL公司这边的负责人身后,随着他一边参观着公司,一边听对方做相关的介绍。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不该出现的人。“接下来我带你们去看看我们的研

  • 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19章(第19章 点自己想吃的)

    原标题: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19章(第19章点自己想吃的)小说名字: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第19章点自己想吃的洛璃甚至有一种想一直藏在车里,等大家都忘记了再下车的念头。她的眉头微皱,手指紧紧地拽着车的把手,一脸纠结的样子让封熠唇边的笑容愈发的扬了起来。“张佐什么都没听见。”“骗人!”洛璃低着头,声音像蚊子叫似的,可是那股子娇羞和委屈还是清楚地传达出来。她说完之后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她居然敢这么和封熠说话!想到这里,洛璃有些惶恐不安的抬头,低声说:“封先生,对不起,我……啊!”她的话还没说完

  • 闪婚总裁霸道宠19章(第19章 你们在谈恋爱吗)

    原标题:闪婚总裁霸道宠19章(第19章你们在谈恋爱吗)小说名称:闪婚总裁霸道宠第19章你们在谈恋爱吗“去了……可是,她已经结婚了,还嫁给了薄景行……”许凡底气不足。“你真是没用!看来,我要好好考虑把许氏交给你大哥了。”许醇山说道。“不!爸!颜艺不也是颜家的女儿吗!为什么娶她就不行!”许凡急了。“你是傻的吗?”许简嘲讽道,“颜氏有一半都是苏沛珊的,现在颜氏的利润大部分都来自和苏沛珊娘家的合作,你娶了颜艺有什么用?颜氏最后不还是颜岚的?”“那不是还有一半?颜伟昌很疼颜艺的,那次婚礼事件你们也看到了!

  • 你是我的婚上证供19章(第19章逃跑计划)

    原标题:你是我的婚上证供19章(第19章逃跑计划)小说书名:你是我的婚上证供第19章逃跑计划“帮我。”穆琛埋在女人的耳畔,伸出舌头将她的耳珠含在了口中,轻声说。帮……穆琛上下齐手,慢慢的褪去了女人的裹身裙,骤然的冷空气扫过女人的身体,带来了一股凉意。一瞬间,安楚楚理智回笼,猛地推开男人,扭过头。“喂!”她在做什么?安楚楚推开男人,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包括特殊服务!”这是两个人的交易,这个男人竟然趁着自己迷惑不清的时候,想要趁火打劫!“穆琛!你个混蛋!”穆琛眉心一拧,想不到这个小女人竟然这么

  • 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19章(第十九章 孩子丢了!)

    原标题: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19章(第十九章孩子丢了!)小说名称: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第十九章孩子丢了!“小姐,这被套你还要不要?”骆荨像丢了魂一样站在床上用品的柜台旁边,直到导购几次问她被套还要不要,才反应过来。漆黑的瞳孔盯着那条蓝色的四件套,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自嘲道:“要,当然要!”它的身边没有其他人,只属于她,她当然要。导购连忙给她开单买单。刚刚结束了一场战场,骆荨身心俱疲,交代了导购安排商场工作人员送货后,匆匆离开了百货商场。已是吃午饭的时间,她却没有一点食欲。可是却依旧要吃饭,就像

  • 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19章(第十九章 萧爷:别在我面前装白莲花)

    原标题: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19章(第十九章萧爷:别在我面前装白莲花)小说书名: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第十九章萧爷:别在我面前装白莲花“有事??”沈夕云目光专注的看着亲昵顽主她手臂的女人,嘴角的笑转而显得有些冷而诡异,她微微低下头去近距离的看着那个样貌柔美的沈贝妮,“我有什么事?或者你希望我出什么事情?”沈夕云个性懦弱,胆小。沈贝妮本来以为这一次她会害怕的逃离她,她就爱欣赏这个人狼狈、悲伤的模样。没有想到沈夕云不仅没有逃反而很淡定的反问她。这让沈贝妮一下愣住了,“我……”随后她迅速回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