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魔鬼游戏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8 8:35:3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魔鬼游戏

001 噩梦开始

我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的美女嫂子总裁白颖,居然会主动和我亲吻,而且还是那种法式舌吻。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还得回到七月十五号那天。

七月十五,在民间称作鬼节,据说这一天,地狱的鬼门会打开。地狱的鬼魂会从地狱来到人间…

鬼节在农村是很重视的,不过在城市里,却很少有人过这个节日的。很多公司甚至在这样的节日都没有假放,这其中,就包括我们‘水肌肤’公司。

那天,我们正在上班,突然公司的员工qq群里,加入了一个陌生人。

这个陌生人的名称,叫做‘吃人的魔鬼’,他一加入就发了一个红包。

我们刚开始的时候,都以为这个突然加入的陌生人是公司新招的新人,也没有多想,有红包嘛,当然是直接抢了。汇金地

大家抢了红包以后,群里变得活跃起来了。

“欢迎新人…”

“哈哈,这个新人真懂事,一来就发红包。”

“话说回来,新人的名字看着很瘆人啊。”

“……”

群里很活跃,大家纷纷调戏新人。足足过去了五六分钟,那新人‘吃人的魔鬼’发了一个全体消息。

吃人的魔鬼发消息说道:“大家有没有兴趣来玩一个刺激游戏?玩的话,我还会继续发红包。”

有很多人也是闲得无聊,再加上红包的诱惑,都纷纷发消息说来玩。无删节魔鬼游戏免费阅读全文

这时候,‘吃人的魔鬼’继续发消息说道:“这个游戏的规则,和‘皇帝的游戏’类似,我发布一个任务,你们去做,如果做到了,有奖励。如果失败了,则惩罚。”

那皇帝的游戏,我小时倒是玩过。就是一群人中,指定一个人当皇帝,其他的都是大臣和平民。皇帝发布任务,命令大臣和民品去做。如果大臣和平民做到了,则有奖励,否则会有惩罚。

没想到啊,这吃人的魔鬼居然让我们玩这种游戏。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不过这会儿,我们正是休息的时间,大家有些无聊,还是选择玩这个游戏。

“好吧,群里一半以上的人都选择玩这个游戏,那游戏开始。”

“第一个任务,张小玲去亲吻韩雪,持续时间:一分钟。任务期限:半个小时。现在开始计时…”

这个任务一发布,顿时间,我们大家都开始起哄。

要知道,我们‘水肌肤’公司是一家做化妆品的公司,里面的员工百分之八十都是女性,而且还是那种漂亮的女性。

这个张小玲和韩雪,也都是大美女,特别是那个韩雪,长得和她同名的明星很相似,身材特别棒。无删节魔鬼游戏免费阅读全文

这吃人的魔鬼第一个任务,居然是让两个大美女当众亲吻,那画面想想都觉得火爆刺激啊。

“亲一个,亲一个…”

我们这些看戏的,都瞎起哄,大声的嚷嚷。

“亲就亲,有啥大不了的。”

张小玲性格大大咧咧,毫不在意,直接走到韩雪的面前,搂着她就亲了上去。

韩雪的性格和她不一样,比较腼腆。当着众人的面,被张小玲给亲吻了,脸色瞬间就红了。这要是男人这样亲她,她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推荐huijindi.com

但张小玲是个女人,而且还是她的闺蜜,她也只是挣扎了几下,就任凭她亲吻。

不过那张小玲还是真个女魔头啊,在这个时候,居然伸出了舌头,滑入了韩雪的嘴巴里。然后,两根舌头就像麻花一样,缠绕在了一起…

甚至,张小玲还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口水从二人相连处流了下来。

这一幕,看得我目瞪口呆,心说现在的女人,真大胆,当着这么多同事呢,居然就敢亲吻。

也就在这个时候,群里那‘吃人的魔鬼’再次发出了一个消息,“张小玲完成任务,给予一千块钱的红包奖励。”

这个消息刚发完,吃人的魔鬼在群里发出了一个专属红包给张小玲,张小玲点开以后,里面果然有一千块钱。

大家见此,议论纷纷。

“那吃人的魔鬼还真发了红包奖励啊,而且还是一千块钱呢,相当于我大半月的工资了。”

“张小玲运气可真好呢,一下子就赚了一千块。”

“这个吃人的魔鬼真是个土豪啊,随便一下子就发出了一千块大洋。”

这个时候,甚至还有人@吃人的魔鬼,让他继续发布任务。

显然张小玲的那个一千块红包奖励,让其他好多人都眼红了。

大家对这个‘皇帝的游戏’更期待了,同时,祈祷着自己成为下一个接受任务的人。

此时,吃人的魔鬼先在群里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接着,发消息说道:“本来我每天只发布一个任务,可既然大家现在兴致这么高涨,主动要求我再发任务,那我今天就破例发第二个任务。”

“第二个任务:李文随意强奸在场的一个女人。任务期限,二十四小时。”

这个任务一发出来,我们大家都嘘了一口气。

这可是强奸啊,那可是要坐牢的,就算有一千块的红包,甚至一万块的红包诱惑,李文也不敢去做这个任务啊。

李文这个时候甚至还骂了一声,说这个吃人的魔鬼到底是谁,怎么这样整他呢。他还在群里发了一个消息,说他根本不会去做这个任务。

接着,吃人的魔鬼又发了一个消息。

“李文,如果你完不成这个任务的话,那就要接受惩罚。”

李文回应道:“什么狗屁惩罚,我才不怕呢。”

就这样,吃人的魔鬼也没有再发话了。

本以为这个闹剧一般的游戏就这样结束了,可没想到,它却成了我们噩梦的开始。

第二天我正在上班,突然间,公司的qq里发出了一个全体消息,这个全体消息,正是昨天新加入的那个新人‘吃人的魔鬼’发的。

“二十四小时已经到了,李文没有完成第二个任务,给予心脏骤停的惩罚。”

这个消息一发出来,李文瞬间就火了,然后直接拍桌子站了起来,对着坐满了人的办公室大喊道:“这个吃人的魔鬼是谁,给我滚出来,草泥马,居然和我开这样的玩笑,有意思吗?”

李文这一举动,顿时间让我们把目光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可就在这个时候,惊悚的一幕发生了。

大声说话的李文,突然在这个时候,说不出话来。接着,他好像哮喘发作了一样,趴在了桌子上,之后,大口大口的喘气。

而他的脸色,也从刚才的红润,瞬间变得惨白惨白,最骇人的还是他的两只眼睛,居然越瞪越大,像死鱼眼一样。

“李文,李文,你怎么了?”这个时候,他旁边的同事大喊道。

可惜,李文回答不了他,片刻之后,就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了。

后面,我们打了120,同时还报了警。大概半个小时候以后,120来了,那些医生来了以后,对李文探查了一番,直接就摇了摇头,说人已经死了。

之后,警察也来了,对李文的死展开了调查。我们把昨天红包游戏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警察,警察怀疑凶手可能是我们公司里的人,还说会详细调查。

警察走后,我们公司的人顿时就炸开了锅,大家议论纷纷。

“李文居然真的死了,真的和那吃人的魔鬼说的一样心脏骤停。”

“好可怕啊,那凶手是怎么做到的。”

“对啊,李文可是没有心脏病,怎么突然间就心脏骤停了。太古怪了…”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qq群里那个吃人的魔鬼居然又发出了一个全体消息。

他说道:“接下来,发布今天的任务,阎川给王莎莎拍一张私处照,然后上传到群里。任务期限,1个小时,如果任务失败,给予阎川和王莎莎二人死亡惩罚!”

这个消息一发出来,我脸都白了,因为,我就是那个阎川…

002 ta是谁

吃人的魔鬼居然发布任务,让我去给王莎莎拍私处照,而且,还要上传到群里。

如果完不成这个任务,要给予我和王莎莎二人死亡惩罚。

王莎莎是谁啊,她可是宣传部的副部长,我的直属上司。

除此之外,她还是一个大美女,虽然已经嫁为人妇,但比起那些少女网红,一点也不差。反而因为人妻的身份,更显现出她的成熟。

如果用一种水果来形容她,可以用剥了皮的荔枝来形容,一眼看去,肥美多汁,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不过王莎莎这个剥了皮的荔枝,可不是谁都敢咬的,她性格火辣着呢。

作为我的直属上司,她平日里可没少整我。而且她这人因为是个大美女,姿态很高,总是瞧不起我这种屌丝,经常肆意的嘲笑我。说像我这样的穷屌丝,一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

就刚才还发生了一件让我恼火的事!

她让我去帮她送文件,她自己搞错了,说错了对方的名字。却把事情怪罪在我的头上,当着不少人的面骂我。

说我真是个废物,连送个文件都会送错,更难听的是后面一句话,她说我这种废物,除非有女人瞎了眼,否则没有人会看上我!

那个时候,我真想一巴掌拍死她。明明是这个贱人自己搞错了对方的名字,却恼羞成怒,怪罪在我的头上。真他娘的气人。

可因为她是我的直属上司,管着我的工作,哪怕火气再大,也只能憋在肚子里面。

然而现在,那个吃人的魔鬼却在群里发布任务,让我去给她拍下体照,而且,还要把照片上传到公司的群里,让全体公司的人看到。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王莎莎那个贱人一定不会答应的!

可要是我们完成不了任务,吃人的魔鬼给予我们的惩罚将是死亡惩罚。我虽然不知道那吃人的魔鬼到底是谁,可单凭他能随意间杀死李文,让他心脏骤停,就表示那吃人的魔鬼不简单。

这让我隐隐的有些担心。

我总觉得,如果我和王莎莎不按照它说的去做,那么我们也会像李文一样被它杀死。

因为死亡游戏的事情,我们公司人心惶惶,连公司的总裁白颖都出来说话了。

她对着公司的全体员工说道:“凶手肯定就是我们公司的人,现在警察已经在开始调查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水落石出。现在大家不要慌,继续工作。”

可已经死人了,我们怎么可能不慌。

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工作,都在想那死亡游戏的事情。

这个时候,有人在群里问那吃人的魔鬼,问它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玩这样游戏,为什么要杀人。

可是那吃人的魔鬼一直没有回应,它自从发布任务以后,头像就已经暗了,似乎已经下线了。

此时,旁边的张小玲突然说道:“你们说那凶手,真的是我们公司的人吗?可我觉得不像,那个吃人的魔鬼只说了一句话,他说给予李文心脏骤停的死亡惩罚,然后李文真的就那样死去了。如果是我们公司的人,他是怎么做到的?”

“张小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是我们公司的人,那你认为是谁?”另外一个人出声问道。

张小玲此时,突然看了一眼天花板,然后双眼恐惧道:“我觉得凶手可能不是人。”

“什么?不是人,那是什么?”

张小玲说道:“鬼。”

她说完这个‘鬼’字,办公室中仿佛吹来了一股阴风,让我们的身体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接着,张小玲继续说道:“据我说知,我们这栋大厦很邪门,以前建造这栋大厦的时候,就有工人从地里挖出过一群蛇窝。那群蛇窝之中,还有一条十几米长,水桶那么粗的大白蛇。”

“而除了挖出蛇窝的事情,这栋大厦以前还死过人,而且还不止一个。几乎每年都会死一个人,要么是跳楼死的,要么是加班猝死的,去年十五楼还有一个女孩,被人在电梯里强奸致死。”

张小玲越说,我们这些人便越恐惧。说到后面,连她自己都忍不住打颤,说不下去了。

我们所有人都沉默了,恐惧瞬间弥散开来。

而就在此时,突然间总裁白颖的手机响了起来,接着,她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警察局那边打来的,警察告诉白颖,案子已经调查清楚了,死者李文是心脏病突发而死,并没有杀人凶手。

白颖还想再说些什么,然而警察那边的电话已经匆忙的挂断了。

警察的态度让人觉得奇怪,感觉他们也太草率了吧,一个人死了,而且还发生了死亡游戏这样的事情,就这样草草的结了案子。

“怎么办,警察都不管了吗?”王莎莎此时有些慌了,因为下一个任务就是她和我的任务。

如果警察不管了,没有把那吃人的魔鬼抓到,那她怎么办?

到底要不要按照吃人的魔鬼说的那样,去完成任务?

如果不完成的话,吃人的魔鬼真的会杀了她吗?

王莎莎想到这,面色惨白无比。

其他人也回答不了她。如果那个任务是普通的任务,比方说让我摸摸王莎莎的手,那么大家一定会劝她去完成任务,毕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可现在,吃人的魔鬼发布的任务,是让我去拍她的下体照,而且,还要把照片上传到群里。

这要是真去做了,那王莎莎还有脸嘛?那她以后,还能在公司里混吗?

而且,她还是有老公的人,她老公要是知道这事,那还不和她离婚啊。

可她要是不去完成那任务,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至于我,此刻心里也很害怕,说实话,我是想去完成那任务的。

那吃人的魔鬼,只说了一句话话,让那李文死,原本活生生的李文,就那样死在了我们的面前。那种情形,真的是太可怕了。我不想我的下场和李文的一样!

可是我想完成那个任务并没有用,王莎莎不同意,我不可能强迫她。要是强迫她,那可是犯法的,要坐牢的。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接着到了下班的时间。

下班以后,同事们陆陆续续回家了,此时,突然我的手机亮了一下。

接着,我收到了一个消息,那个消息,居然是王莎莎发给我的。

“阎川,你下班之后,先不要走,我有话要和你说。”

看到这个消息,我先是一愣,之后心头一颤,暗自想到:“那王莎莎是什么意思?她让我下班以后不要走,莫非,是让我留下来和她一起完成那个任务?”

想到这里,我的心跳忍不住加快了几分…

003 拍照

下班以后,同事们陆续离开。我的话,继续留在办公室里。

等人都离开了以后,就剩下我和王莎莎了。

王莎莎此时,朝我走来。

王莎莎有一米六八的身高,身材苗条,脸庞长得网红一样,身上的皮肤白皙如雪。

她和红楼梦里的王熙凤一样,长了一双丹凤眼,那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无时无刻不在述说着她的的妩媚。

我还听说,长了这种眼睛的人,欲望也很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今天的她,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裙,短裙只遮掩住她的翘臀。而在她的两条白皙大腿之上,还套了一件网状的丝袜,看起来非常的性感。

如今,我朝她靠近,对她问道:“王部长,你留我下来,是要我给你拍照吗?”

王莎莎一听这话,顿时就恼火了,然后和平常一样,对我怒骂道:“死屌丝,死废物,你连给我擦屁股的资格都没有,还想要替我拍那种照片,你简直在做梦!”

骂完之后,她又逼近我,距离我只有十几厘米,然后开口对我逼问道:“死废物,说,那个吃人的魔鬼是不是你?是你发布的这个任务,用来报复我,占我的便宜?”

她此刻距离我太近了,这么一说话,嘴巴里呼出的热气,直接吹到了我下巴处。

这个贱人,平常嘲笑我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嘲笑我,还以为那吃人的魔鬼是我,简直不可理喻。

我哼了一声,回应道:“吃人的魔鬼并不是我。你要是不让我拍照,随你的便。大不了我们两个人都完成不了任务,就算要死,也是我们两个一起死。我反正是屌丝一个,死就死。”

说完这话,我就要转身离开。

既然这王莎莎留我下来,并不是让我拍照,那我还留在这里干吗?

可就在我决然离去的时候,那王莎莎却又追赶了上来,然后挡在了我的面前,接着,蛮横道:“死废物…你不许走!”

“哼…我说了,我不是吃人的魔鬼。”我推了一把王莎莎,然后侧过身,走到了门口。

然而此时,旁边的王莎莎居然在这一刻抓住了我的手,然后又说道:“你不许走。”

我停了下来,此刻就算是泥菩萨也火了,我愤怒的问道:“王部长,你到底要怎么样?”

王莎莎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接着低声问我:“你真的不是吃人的魔鬼?”

“不是。”

“那我们该怎么办?”王莎莎语气也变了,“你觉得那吃人的魔鬼是谁?如果我们没有完成任务,我们明天会不会像李文一样,被他杀死?”

我冷冷的说道:“我觉得小玲姐说的很有道理,那吃人的魔鬼,可能真的不是人。”

“不是人?难道真的是鬼?”王莎莎说到最后的鬼字,她的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可是这个世上,怎么会有鬼的存在。”

“这我怎么知道,就算不是鬼,ta也是一个恐怖的存在。如果我们不完成他的任务,李文的下场,估计就是我们的下场。”我说道。

“死废物,你可别吓我啊,我可不想死。”王莎莎的声音都哽咽了,看来,就算她平常再强势,可是在死亡的威胁面前,她也和普通的弱女子一样。

而就在此时,那王莎莎突然拉着我的手,接着,咬牙道:“死废物,我想了下,你…你还是帮我拍吧,我害怕,不敢不完成那任务。”

听到这话,我愣了一下,我没想到,王莎莎居然真的打算让我拍那种照片。

要知道,吃人的魔鬼可是让我拍她的下面啊,而且,还要把照片上传到公司的群里。

这样一来,全公司的人明天都可以看到她的那里,这女人,她还要脸吗?

而且,她还是结了婚的人,如果这事让她老公知道,她老公估计也会和她离婚,难道,她也不介意了?

可我转念想了一下,在死亡面前,脸面算得了什么?离婚又算得了什么?

“好吧。”我点了点头,反正我也没有多大的损失,我只是负责拍照的人,她既然同意,那自然是最好了。

“在哪里拍?在办公室里吗?”我对着王莎莎问道。

王莎莎脸色红彤彤的,看了一眼办公室,然后走到了一张办公桌旁。

这张办公桌,正是她的,平常她就是坐在那桌子旁,然后训骂我。可是现在,她的翘臀却靠在了那办公桌上。

之后,她的屁股往后面挪了挪,接着她的臀部,便坐在了办公桌上。

她咬了咬牙,看了我一眼,叫我靠近她。

看到这喷火的一幕,我心脏砰砰乱跳,脸色也稍微一红,赶紧走到了她的正前方。

此时,王莎莎的手,朝她的裙摆伸了过去…

接着,她掀开了她的裙子…

裙子里面,有一片黑色的小布料,包裹着一座‘小山丘’,小山丘上,有一些黑色弯曲的‘草’,细如毛,调皮的逃出了黑色布料的束缚。

看到这一幕,我的鼻子里面,流出了一股鼻血。

而就在此时,王莎莎的手,绕过了裙子,朝那黑色的小布料探去…

就在她要将那黑色的小布料拿掉的时候,突然间,她手倏的一下,重新退了出去。接着,赶紧从办公桌上跳了下来,然后把裙摆弄好。

我一愣,对她问道:“怎么了?难道你不想拍了?”

王莎莎的脸,此刻像草莓一样,又红又嫩,好像可以掐出水来一样。

她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什么事?”我问道。

王莎莎说道:“这办公室里装了监控,我们不要在这里拍,我们去别的地方拍。”

她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我们公司的员工,以前经常丢东西,所以在公司的办公室里,装了监控。

“那我们去哪里拍?”我又问道。

王莎莎看了一眼办公室外的走廊,那走廊的尽头,有一个卫生间。

王莎莎说道:“走,我们去厕所里拍。”

“好。”

接着我们去了女厕所,还好现在下班了,公司里根本没人了。要不然的话,我一个男人进女厕所肯定会被骂变态的。

我们进入了厕所的隔间,王莎莎把隔间的门关了起来,然后,王莎莎把她的手机拿给了我,对我说道:“你拿我的手机拍。”

“嗯。”

接着,王莎莎站在那里,这一次,她迅速间把自己的裙子撩起。然后唰的一下,就把那小布料给退了下来。

“你快拍啊。”王莎莎催促道。

可大家也知道,厕所的隔间太小了,我站的地方又距离王莎莎太近了,手机根本拍不到她那里啊。

“王部长,我拍不到。”

“你真是个蠢货,废物,你不会蹲下来拍吗。”王莎莎又对我怒骂道。

没错,蹲下来的话,的确可以拍到。

我按照王莎莎的话,蹲了下来,然后把手机调到照相机的功能,开始对她那里拍照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那王莎莎催促道:“死废物,你快一点拍,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我日,听到这话,顿时我就火了。

这王莎莎什么意思?

这照是她让我拍的,是她自己害怕‘吃人的魔鬼’会惩罚她,让她去死,所以让我拍的。

可她现在,却和以前一样恼羞成怒,又把怒火迁怒了在了我的头上,而且这一次,比以前更过分,居然骂我为狗!

拍照,我拍你麻痹啊,老子不拍了。

我直接站了起来,然后把手机递给了她,怒道:“王莎莎,我不拍了!”

“什么,你这个废物,我裤子都脱了,你居然不拍。你怎么不去死!”王莎莎大怒,直接朝我扑来,拳头也同时朝我砸过来。

我握住她的拳头,愤怒的推了她一把,愤愤的说道:“怎么,你还想强迫我给你拍照?靠,老子就不拍,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说着,我就要推门出去。

王莎莎见此,才真的急了,她急道:“阎川,难道你不怕死?你要是不给我拍,你也会被那吃人的魔鬼杀死的。”

“大不了一起死,反正我是烂命一条。”

“不,不要。你是烂命,可我不是啊,我的命珍贵着呢,我才不要死…阎川,你不要走,继续给我拍。大不了我以后不骂你了。”王莎莎焦急道。

想起以前王莎莎对我的嘲讽,想起她以前当着同事的面,无数次骂我废物,骂我窝囊废,再想起刚才她骂我为狗,怒火瞬间充斥了我的胸膛。

那一刻,我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将王莎莎压在了墙壁之上。

我的身体紧贴着她,嘴巴靠近她的脸庞,双眼通红,如同一只野兽一样,低吼道:“求我,求我我就给你拍!”

004 再次死人

“你这个死变态,我才不要求你呢。”王莎莎推着我,又朝我怒骂道。

“既然如此,那我走了,明天我们一起死吧。”我发狠的说道。

拉了拉厕所的隔间,我就要走出厕所,然而此时,背后的王莎莎再一次拉住了我。

然后,她咬了咬牙,小声道:“阎川,我…我求你了,我求你给我拍。这样你满意了吧?”

没想到啊,一向高傲,一向看不起我,骂我废物、屌丝甚至骂我为狗的王莎莎,我的直属上司,居然有一天,会在厕所的隔间里,求我给她拍下面。

看来,在死亡的威胁面前,什么脸面,什么羞耻啊,都可以不要。

之后,我给王莎莎拍了照,旋即,把照片上传到了群里。

刚上传照片,公司群里便沸腾了起来,一大群人发消息。

“握草,阎川还真给王莎莎拍‘特写’了?王莎莎居然同意了。”

“王莎莎下面的嘴,和她上面的一样性感。”

“阎川这小子,艳福不浅啊。”

“……”

群里议论纷纷,而就在此时,突然那吃人的魔鬼发消息了。

“阎川和王莎莎完成任务,给予红包奖励。”

消息发完,它便给和我王莎莎每人发了一个红包。

我点开属于我的那个红包,里面居然有两千块。

此时,王莎莎发了一个愤怒的表情,问那吃人的魔鬼,“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我们玩这种游戏?你是怎么样杀掉李文的?”

吃人的魔鬼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却并没有回答王莎莎。而是发了另外一个消息,“接下来,发布明天的任务,明天上午十点之前,江斌要和王芳芳发生性关系,否则江斌和王芳芳要接受死亡惩罚。”

这个消息一发出,群里又沸腾了起来。

大家纷纷说不要玩这个该死的游戏了。

可没想到,吃人的魔鬼发消息说道:“魔鬼的游戏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止了。”

有人建议,把那个吃人的魔鬼踢出群里,这样游戏就结束了。

可群主惊骇的发现,根本踢不了它,系统提示说没有权限。

此时,江斌在群里问王芳芳,“芳姐,我们该怎么办?”

王芳芳是我们公司的财务总监,性格强势,而且老公还是警察局的领导。她怎么可能同意和江斌发生性关系。

她在群里发了一个消息,说道:“江斌,我是不可能和你发生性关系的。”

江斌发了一个苦笑的表情,又说道:“可要是我们不完成魔鬼的任务,我们会给予死亡惩罚的。”

“哼,明天我让老公派几个警察来贴身保护我们,我看那吃人的魔鬼怎么杀我们。”王芳芳说道。

就这样,时间一晃,就到了次日。

次日一早,我们早早的就来到了公司。

江斌和王芳芳二人,来得比我们更早,此刻他们二人,正端坐在办公室的中央。

而在他们的周围,站立着四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这四个警察,都是王芳芳的老公叫来的。

甚至,连王芳芳的老公,那个警察局的大队长,也陪在王芳芳的身边。

“老婆,有我在,不要怕,要是那吃人的魔鬼敢出现,我直接毙了他。”大队长贴着王芳芳,安慰她说道。

“嗯,老公,我才不怕呢。”

就这样,时间仿若细沙,从手心捞起,从指间流逝。

一晃,就到了十点钟。

十点钟一到,吃人的魔鬼便在群里发了一个全体消息,“时间到了,江斌和王芳芳二人没有完成任务,给予死亡惩罚。”

这个消息发出以后,我们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紧的盯着王芳芳和江斌。

王芳芳还好一点,有她老公在,再加上强势的性格,所以并没有表现出多么害怕的模样。江斌就不一样了,此刻已经害怕的开始颤抖了。

可足足过去了三分钟,王芳芳和江斌都还好好的,并没有得到什么死亡惩罚。

“哈哈…我都说了吗,吃人的魔鬼不敢把我怎么样。哼,就是吓唬人罢了。”王芳芳得意的说道。

吃完这话,她还作死一般,在群里发消息@吃人的魔鬼。

“吃人的魔鬼,你不是说要给予我死亡惩罚吗?来啊,来杀死我啊?”

“我就坐在这里不动,等你来杀我。”

“呵呵…你也就敢说说而已,根本不敢出来。你胆子这么小,我看啊,你不该叫吃人的魔鬼,应该叫吃屎的魔鬼才对…”

王芳芳发着消息挑衅着吃人的魔鬼。

然而就在此时…

轰!

一声巨响,从王芳芳的头顶之上,那旋转着的电风扇,突然间脱离了天花板,朝她砸去。

高速旋转的电风扇,直接把她的脑袋给绞断了,她的脑袋从脖子上掉落下来,在地上滚了两圈,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而她脖子之上喷出的鲜血,更是溅到了她身边的人身上。

“啊…”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彻底吓坏了我们。

有人大声尖叫,有人呜呜哭泣,甚至还有人,因为这极度血腥的一幕,颤抖的呕吐。

还有一个胆子比较小的女孩,居然直接吓尿了!

连一旁的那几个警察,还有王芳芳的老公也怔住了。

可接下来,更加惊悚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江斌的脸上,鼻子上,耳朵里,眼睛都开始冒血,鲜血不断的流淌而下。

“啊…江斌,你…你在七窍流血。”

江斌吓得脸色苍白,不断的用手擦血。

他擦啊擦,擦的满手满脸都是。没有多久,江斌就成了一个血人。而几分钟后,江斌便七窍流血而死。

“啊…江斌也死了。”

“吃人的魔鬼,你到底是谁啊?”

“不,不要,我不想再玩这个该死的游戏了,我要退群,我要辞职。”

“……”

这一刻,办公室里仿佛疯狂了一般,大家乱哄哄的大喊着。

王芳芳的老公不愧是警察局的大队长,即便发生了如此惊悚的变故,可依然在这一刻,站了出来。

他忍着悲伤,大喝道:“好了,不要再吵了!我一定会调查清楚,我一定要查出那个吃人的魔鬼是谁,然后抓住他,枪毙了他,为芳芳报仇!”

之后,那王芳芳的老公对我们公司的人展开了调查,他带着警察,对我们一个一个的开始询问。

整个一上午,我们都在接受着调查。

可结果很显然,那大队长并没有查到什么。

此时,我们所有人的心里,都升起了一个念头。

“难道,那吃人的魔鬼真的不是人,而是鬼?”

想到这里,感觉那办公室吹拂来一阵阴风,让我们越加恐惧。

现在,我们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些警察身上,我们期待着他们能查出那吃人的魔鬼,结束这可怕的魔鬼游戏。

可是,希望越大,绝望也越大。

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那王芳芳的老公,居然在开始调查凶手的下午,就发生了车祸。

他和他带来的那几个警察,在回警局的路上,迎面撞击上了一辆大卡车,车内的人,全部毙命。

后来,我们总裁白颖,又打电话给警察局的局长,叫他派人来调查。

可警察局那边给出的回复,居然支支吾吾的。后面更是直接说,这件案子他们管不了…

我们怎么也没想到啊,连警察都彻底放弃我们了!

“呜呜~~怎么办啊,这样下去,我们会被那吃人的魔鬼玩死的。”一个胆小的女同事说道,他直接哭了出来。

“是啊,这一次是王芳芳和江斌,下一次,保不准是哪个人。”

“我不想玩这个游戏了,我不想死啊。”

“我上有七十岁的老母,下有几岁的小孩,我不能死。”

我们所有人都人心惶惶,都害怕那吃人的魔鬼的恐怖力量。

而便在此时,突然间群里又有一个全体消息。

这个全体消息,正是那吃人的魔鬼发的。

“今天再发布一个任务,罗永和江美丽玩石头剪刀布,输了的人接受惩罚。任务期限:15分钟。”

魔鬼游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魔鬼游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人必然是死,依旧使劲在活

    曹寇的书读得很杂,鲁迅、卡夫卡、唐代小说都是他的选择。法治周末特约撰稿狗子“无聊现实主义”是先锋作家曹寇的标签,这位出版了《割稻子的人总是弯腰驼背》《能帮我把这袋垃圾带下楼扔了吗》《屋顶长的一棵树》《十七年表》等多部作品的青年作家却并不这么认为,“我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写的是无聊人无聊事,我认为我应该写点自己觉得真实的东西,写点我们生活中晦暗不明的东西。在我看来,这些东西不仅是我关心的,也是我们生活中极其重要的东西”。曹寇认为写作的初衷是对美的追求——文字之美,思想之美;其次是对平庸的深恶痛绝。尽

  • 许知远的《十三邀》不只有“偏见”

    《十三邀》每季邀请13位具有影响力的人物,以许知远偏见的视角,通过与他们的对话,企图观察和理解这个世界。节目介绍说,这是许知远对时代做的思考。许知远(右)对话马东,并没有如许知远期待的一样取得知识分子间的共鸣,而是在观众引起了很大的分歧和争议。思郁许知远的网络访谈节目《十三邀》,我基本上一集不落都看过了。这些访谈与现在网络上流行的那些人物访谈有着很大的不同,也算是网络访谈节目中的一股清流。首先,许知远不是一个训练有素的节目主持人,任何主持人都知道做节目的时候是以访谈嘉宾为主的,主持人做好一个倾听

  • 重新发现诗歌之美

    剑走偏锋的“金庸”作品点评者、从学术回归写作的古文字研究者、在唐史与唐诗间自由徜徉的学者,这样的3个人围炉而坐,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4月21日,六神磊磊(王晓磊)、史杰鹏与蒙曼就因古诗词结缘,在北京一家书店与读者分享他们对于古诗词的理解。与古诗词的缘分流淌在每个中国人的血液里,史杰鹏把它形容为一种天性。从儿童时代反复吟诵的“鹅鹅鹅”,到语文课本里配在名篇旁的一幅幅插图,古诗词让他看到向往的生活,从而彻底地沦陷。史杰鹏在古文字方面的深厚功底成为他叩开诗歌之门的钥匙,他对先秦两汉时期古诗词的鉴赏尤为

  • 我读石齐(一)

    我读石齐文/雨石石齐老师对我说,画家的一幅作品,如果遇到一个小孩拿起画在作品上画上几笔时,画家的心情是如何呢?石齐先生说遇到这种情况我会很高兴的,因为在我的画面上又多了几笔天真。这就是石齐,他的绘画艺术世界已经进入了无限升华的境界。他的艺术精神不为个人所感染,他的艺术世界充满了天真烂漫的生机与活力。本文作者何雨春是石齐先生弟子及助教。何雨春与石齐先生

  • “外在的真实即是虚构”

    出生于1967年的美国艺术家萨拉·莫里斯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大墙上创作了一幅约9米高、58米宽的画作,用以描绘“已被改造的社会”,当然,这是她艺术创作一枚硬币的一面,在同时,她的影像作品也在尤伦斯上演。她的个展名为:“萨拉·莫里斯:奥德赛。”展览首次完整展出了她的全部影像作品,共计14部。艺术家将这些影像作品置于由绘画、素描组成的宏大背景中。这一切对萨拉·莫里斯来说是一次尝试,呈现艺术家对在一系列空间进行的开放性探索。莫里斯成长于后“水门事件”时代盛行的怀疑主义之中,其作品由某种在偏执和否

  • 戴铁松山水画在实写与虚写之间妙不可言

    艺术家简介:戴铁松,1963年7月出生于河北承德,自幼随父亲学画,1984年到省群艺馆进修学习。2014年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画院彭国昌工作室,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画院彭国昌工作室画家。北京名人翰墨书画院特聘画家,河北美术家协会会员,承德美协常务理事,国家二级美术师。博宝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作品赏析:中国画在创作上重视构思,讲求意在笔先和形象思维,注重艺术形象的主客观统一。造型上不拘于表面的肖似,而讲求“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和“不似之似”。其形象的塑造以能传达出物象的神态情韵和画家的主观情感为要旨。因而

  • 这个小镇不简单 乡村振兴勇担当 4月30日晚CCTV-7荧屏精彩呈现

    在逼格五颗星的中央电视台节目中面向全国观众露脸是怎样的一种体验?恐怕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这个机会。如今,机会来了!五一期间(4月30日21:17,5月1日13:05)打开电视机,锁定CCTV-7王牌栏目《美丽乡村快乐行》,接下来就美美地坐等电视画面,瞪大眼睛!说不定你就是那个网红。想想心里都美美哒~大家一定还记得不久前的4月15日,近万名竹林镇居民和巩义市直各单位代表、景区游客齐聚长寿山游客服务中心前广场,共同参与CCTV-7《美丽乡村快乐行--竹林长寿山》专题拍摄活动。大家露脸的机会来啦!据了解

  • 好色的女人?都有这几点特征,坏男都能看的透!

    男人在情场生怕沦落成爱情的备胎,有些男人做过数年的备胎依旧是当局者迷,从而导致男人执迷不悟,其实只要你用心来观察,从日常生活细节就可以断定出来,你身边这个是不是个好色的女人。1、看她的交际圈好色的女人一般圈子里大部分都是男性朋友,她们喜欢和男人混在一起,离开男人她们好像就活不了,因为她们就喜欢那种被好几个男人同时追求着的感觉。2、看她的言谈举止好色的女人说话跟安分的女人不同,这种女人说起话来经常不着边际,什么污秽之词都能在她的嘴里会脱口而出,因为他们跟男人在一起惯了,所以不忌讳男女那点事,张口就

  • 装饰美感和功能性相结合,中国人更喜欢这样做

    时尚、个性,是当今时代人们所乐于追求的,中国人善于将装饰美感和功能性相结合,在家居装饰中,人们也力求时尚和个性,努力打造自己喜爱的风格,这跟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生活质量的提高,对生存环境也是愈发的挑剔。精神素养的提升,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在设计作品中都会融入相应的文化内涵,而在设计中融入中国书画元素,已经成为现在装饰设计师增强艺术感染力所必不可少的方式,事实证明,山水画作为一种艺术表现形式已经受到人们的认可和欢迎,与新时代家居风格相匹配的高雅且富有古韵的山水画更能衬托出居家主人的独特文化气质,那么怎

  • 传统山水画与现代家居的激情碰撞,孰强孰弱?

    从传统演绎到现代,从古老的东方到浪漫的西方,中西传统的交相辉映,古今的混搭潮流愈演愈烈,古典山水画与现代家居的融合,已然代表现代人们的一种先锋生活态度和审美方式。善于设计的人们以现代的设计手法,探索对东西方文化的继承和创新,现代家居以传统山水画的融入,营造出一个复古气质和都市文化结合的时尚居住空间,传统与时尚,古典与现代的结合,留驻的是人生的张力和生活的记忆,今日跟随易从网,去探寻那来自古典山水画的魅力吧。生活里蕴藏着的大智慧不是一定要置身山林泉涧中才能体会,而是立于都市繁华亦能拥有一方心灵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