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书名:妻迷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8 9:12:3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书名:妻迷人

第3章 协议 结婚,洞房花烛夜
 “嫁给你?什么意思?你是看上我了?”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曼,她不会是开玩笑吧?这么有钱,长得又这么好看,居然能看的上我这样的穷屌丝?

    在我的认知里,都是家里有钱,又嫁不出去的女人,才会去找上门女婿,看看李曼,哪里有可能嫁不出去?

    “这你就别管了,同意,还是不同意?”

    李曼骄傲的抬起尖俏的下巴,对我伸出三根葱白玉指,说:“我知道你没钱,如果你同意,房子车子都不需要你考虑,我还会另外给你三十万的聘礼,工作都替你安排了。网站huijindi.com

    看着李曼一脸笃定的模样,我有点心动了!

    说实在的,就凭李曼的脸蛋和身材,我都想立马答应下来,更何况还有后面的几条附加条件?

    可我也不是傻子,我从来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儿。李曼能开出这么好的条件,证明这事肯定不简单。

    “仔细考虑一下,这是我的名片,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李曼递给我一张金色的名片,再次看了我一眼,“想通了给我打电话,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不用想了,我不同意。”

    我赶紧拒绝她,因为再晚一秒钟,我害怕我会忍不住,答应下来。

    “别急着拒绝,明天下午给我答复就行,我可是认真的。阅读huijindi.com

    李曼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然后轻撩了一下头发,迈着优雅的步伐离开了。

    看着她完美的背影,我本想把名片给扔了,结果,却鬼使神差的揣进了口袋里。

    我没回大学,而是找了几个平时一起玩的狐朋狗友,一起去大排档撸串喝酒。

    关于今晚发生的事,我谁都没有告诉,一个劲的喝闷酒。

    第二天早上,我接到了一个电话,而这个电话,彻底的改变了我的命运。

    电话是我妈打来的,她的声音带着哭腔。说我爸酒精中毒住了院,检查的结果居然是一种罕见的血液疾病,如果不治,是会死人的。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这消息对我而言,不亚于晴天霹雳。我妈随后又说,这病是可以治的,但是治疗费用昂贵,要四十万!

    四十万!就算把农村老家的房子和地都卖了,也不值十万!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李曼,既然走投无路,那我也只能铤而走险。

    我赶紧按照名片上的号码拨了过去,不一会儿,李曼有点懒散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王炎?”

    “是我……”

    我低三下四的答应了一声,支支吾吾的问:“那个……我想问,你昨天说的那个事,还算数吗?”

    “呵呵,怎么?急用钱?”

    从声音听起来,李曼似乎高兴了一点,“我的话当然算数,我们可以马上结婚,钱立刻就打到你的账上。”

    “恩,好,你,可不可以再多给我十万?算是我借的也行。”

    我硬着头皮提出要求,语气近乎哀求,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是奇货可居,我这样的到处都是。

    李曼停顿了几秒钟,才懒洋洋的说:“理由。”

    “恩,是这样的……”

    我咬了咬牙,把我爸生病住院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李曼听完以后,没做什么表示,只是说:“你马上来锦江大厦,顶楼办公室。”

    她也没说的太详细,然后就挂了电话。

    这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我片刻都不敢耽搁,赶紧打车去她说的那个地方。

    二十分钟后,我出现在了锦江大厦顶楼。

    一个身穿白色职业套装的年轻女人,看见我就迎了过来,“您好,请问,是王炎先生吗?”

    “恩,是我。”

    我赶紧点头,有点受宠若惊。

    她马上露出笑容,做出请的手势,“李总在办公室等你,请进吧。阅读huijindi.com

    她帮我打开了门,我顺势走了进去。这是一间很大的办公室,不过却有点冷清。

    诺大的办公桌上,只有一台电脑,一个水杯,李曼穿着一件黑色的白领羊毛衫,坐在里面看着电脑显示屏。

    我慢慢的走过去,站在了办公桌前。

    “坐吧。”

    李曼指了指旁边的小凳子,双手交叉在胸前,“想通了?”

    我点了点头,“是,那个,我刚才在电话里说的那个事…”

    “没问题,不过,咱们要先签署一份协议。”

    李曼高傲的抬起下巴,从抽屉里取出一份合同,放在桌子上,“你自己看吧,只要你签了,我们就马上结婚,你爸的手术费就凑齐了。网站huijindi.com

    我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翻看起合同。很快,我的脸色就变了。

    这是一份保密协议,无用的条款一大堆。总结起来,就只有几条:1,所有的婚前财产跟我没有关系。2,不过夫妻x生活,但在外人面前必须恩爱。3,结婚后,不能参与对方的私生活。4,如果我把我们之间的协议泄露出去,我就会赔偿一大笔违约金。

    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他妈根本就不是再找老公,就是找个傀儡!

    李曼看了我一眼,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怎么样?签还是不签?相信你也看得出,我就是找一个附属品,如果真找老公,你觉得轮得到你?”

    她的话虽然不好听,但的确是真话。我这么个穷小子,怎么配得上这样的白富美?

    “看中你,就是因为你是乡下人,人品可靠。身高长相也都说的过去,我个人也比较喜欢当过兵的。”

    李曼不紧不慢的解释着,就要把协议收起来,“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不用了,我签。”

    我压住了合同,咬下笔帽,在上面龙飞凤舞的签下自己的大名。

    李曼小心翼翼的把协议收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

    接下来的事就变得简单了,李曼给了我四十万的救命钱,我全都转到了家里。

    三天以后,我跟李曼登记结婚了。领了两个小红本,婚礼特别简单,到场的都是李曼的家人,亲戚。

    我像个木偶一样配合着李曼,她的亲朋好友对我都很冷漠,我也可以理解,因为我的确配不上她。

    李曼的母亲据说在国外工作,她父亲对我也是不冷不热的。

    李曼的父亲把我们叫了出去,很直接的说:“已经结婚了,不管你们过的怎么样,趁早生个孩子,要男孩。”

    婚礼结束以后,我跟李曼一块回了家,她家住的是一座带着庭院的别墅,院子里还有两间小平房,我们的洞房,就设在了平房里。

    洞房花烛夜?

    我一点都不期待,因为协议上说的清清楚楚,不过夫妻x生活。

    让我最为惊讶的是,李曼居然已经三十一岁了!这是在民政局登记的时候,我才知道的,从她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到一点岁月的痕迹!

    我坐在大红被子上玩手机,李曼卸了妆,走了过来,“我睡床,你睡沙发,明早起来,别让我爸看出不对劲。”

    我恩了一声,刚要下床,李曼却一把拦住了我,还“嘘”了一声。

    我一愣神,然后回头一看,只见那巨大的落地窗前,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蹲在那,摆明了是想偷听。

    李曼赶紧把灯关了,衣服也没脱,直接躺进了被窝里,轻声说:“你也上来,快点,你不许盖被子!”

    我听话的爬上床,趴在她旁边,听着她轻柔的呼吸声,顿时有些心猿意马。

    过了很长时间,那两个人影都没走。

    李曼叹了口气,突然趴在我的耳边,问:“你想进来吗?”

    “想。”

    这个时候装清白的才是傻.逼,面对这么个尤.物,不想进去才怪。

    “你把这个吃了,我就让你进来。”

    李曼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小药丸,见我狐疑的神色,便轻声说:“你吃不吃?不吃你就下去,万一你不行,那不是浪费我的感觉…”

    “我吃。”

    我激动的心都在哆嗦,二话不说,就把那药丸给吞了下去。

    “你,进来吧。”

    李曼掀起被子一个角,对我做出了邀请。

    我飞快的钻了进去,但还没碰着她,她嘴里就发出一声高昂的叫声。

    “啊~”

    声音中带着痛苦,也有愉悦和享受……
4章 俯卧撑,意外短信
     “你怎么了?”

    我有些纳闷的看着她,我还什么都没干呢,叫唤什么?

    “嘘……别出声。”

    李曼神色一急,连忙捂住我的嘴,并且发出一阵阵让我热血上涌的叫声,“啊,轻点,不要,轻一些…”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一个人表演,再一看窗外两个鬼鬼祟祟的影子,哪里还不明白,李曼是在演戏给外面的人看。

    发现了她的目的以后,我又急又气,就打算做点什么给她个教训。

    但是我很快就惊讶的发现,我似乎丧失了某些方面的功能,整个下半身都是麻酥酥的。

    听着李曼让人血液沸腾的叫声,我心中痒痒的厉害,但身体却起不来一点男人该有的反应。

    “你,你给我吃的什么!”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狠狠的瞪着李曼,这娘们不会是怕我忍不住,所以给我弄阳.痿了吧?

    李曼迅速的靠近我,趴在我的耳边,飞快的说道:“你小点声,你那东西没坏,别急,配合我,等会我帮你修好?”

    我一听这话,心才重新回到肚子里,抹了把冷汗,“我怎么配合你?外面偷听的人,是你爸?”

    “恩……”

    李曼点了点头,随即飞快的说道,“有了,你做俯卧撑吧,速度快一点,力气大一点,你应该能行吧?”

    “我当然行!但是我身体,没问题吧?”

    我看了看自己下边,感觉这四十万,是真的不好拿啊。

    “放心吧,只是暂时没知觉了,你快点,先把他们骗走。”

    李曼着急的催促我,而后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把头转向另一边,口中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我两手撑住床,开始大力的做起了俯卧撑,因为动作幅度过大,导致床也开始发出“嘎吱”的响声。

    我大概连续做了一百多个俯卧撑,就有些乏力了,但是窗外那两个老不死的还没走,我只能咬牙坚持。

    “这就不行了?还当过兵呢,是不是男人啊?”

    见我动作越来越慢,李曼开口调笑了一句。

    “有本事你别给我吃药啊,真刀真枪干一场,你就知道我是不是男人了。”

    我冷哼了一声,这娘们太能折腾人了。也就是我当过兵,换了普通人,几十个就得趴下。

    慢慢的,我的俯卧撑就不标准了,成了“艹地式”,那两个人影这才鬼鬼祟祟的离开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翻身躺在了床上,喘着粗气说:“洞房花烛夜,简直就是个悲剧,李曼,我下边到底怎么回事?”

    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万一要是真把老子搞痿.了,那我就是想把她办了,也只能靠手指头了。

    “没事,那药效只能维持一个半小时,等会你就正常了。”

    李曼用被子把自己的娇.躯紧紧包裹起来,瞪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要不然,我给你拿点钱,你去外面玩会儿?”

    “玩什么?”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而且我也累了,想早点睡觉。

    “装什么糊涂,我是怕你憋坏了。”

    李曼翻了个白眼,一翻身留给我一个背影,“咱俩只是协议结婚,你也用不着对我负责什么,有需求就出去解决,我来买单。”

    “你真大方,不过我不需要。”

    听出了她的意思,我不屑的回了她一句。出去嫖.鸡还让女人给我买单,这事我是干不出来。

    我紧贴着她就躺下,没想到她居然狠狠的踹了我一脚,差点把我蹬到地下,淡淡的说:“机会给你了,不去拉倒,你睡地板。”

    “地板太凉了,而且,万一一会你爸再来怎么办?”

    我还想替自己争取权益,守着个大美人,还领了证,没想法肯定是假的。

    只要能睡一张床,我得手机会还是很大的。

    “那你就睡沙发,来了也没关系,我就说你活.不好,不让你上.床了。”

    李曼似乎是吃定我了,给了我一个非常彪悍的答案。

    最后,我只能很苦逼的抱着一团被子,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就了一宿。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李曼早就已经离开了。

    我洗漱完了,直接去找李曼的父亲,李国忠。

    跟李国忠一块吃了早饭,估计是觉得我跟李曼睡.过了,他对我的态度似乎好了一点,这让我觉得受宠若惊。

    接下来的几天里,李曼一直是早出晚归,到了晚上,她就会逼我吃下那种小药丸,然后让我再床上做俯卧撑。

    持续了几天,我忍不住了,因为在家里呆着太闷了,于是我就找到了李曼谈工作的事,这是她之前答应过的。

    “你想上班?”

    李曼正在喝粥,听了我的提议,动作顿了顿,“在家里陪我爸说说话什么的,不是挺好的吗?还是你又缺钱了?”

    “不是,我就是想找份工作,好歹我也是个男人,总不能混吃等死吧。”

    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她这话听着,就好像我张嘴跟她要钱一样。

    “你能干什么?给你个保安队长当?”

    李曼抬起眼皮看着我,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我当时就恼火了,气的转身就走,这尼玛也太看不起人了,当保安?老子在哪当不了保安?

    “站住,回来。”

    李曼淡淡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带着一丝的压迫感。

    我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出去了,我要找份工作。”

    “你工作的事我会考虑的,今晚给你答复,怎么样?”

    李曼抽出纸巾擦了擦嘴,提着包包站了起来,“公司那边还有事需要我处理,我就先走了,你在家多陪陪我爸。”

    李曼急匆匆的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我恨不得在那扭动的小.屁股上,狠狠的拍几巴掌。

    整整一天的时间,我就像个奴才一样,陪着李国忠下棋,伺候他喝茶,喂鱼。

    结果到了晚上,李曼居然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她要陪客人吃饭,今晚就不回来了。

    我感觉很不舒服,但又毫无办法,毕竟,我的确没资格管这些事。

    可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我突然又收到了一条短信。

    我迷迷糊糊的点开阅读键,当我看到内容时,马上就被惊醒了。

    “王炎,新婚快乐,你老婆功夫不错,我刚刚试过了。
第5章 丝袜上的痕迹,撞车
c    我马上坐了起来,反复阅读了几遍,在确定我理解的意思没有问题后,我咬了咬牙,把电话拨了过去。

    跟我预想的一样,电话刚打过去,手机就提示对方已经关机。

    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试探着往李曼的手机上也打了一个,让人窝火的是,她的手机居然也提示关机。

    因为有了陈子萱的前车之鉴,我对这种事也变得超级敏感。

    尤其是李曼的手机也关机了,而有个野男人还给我发短信刺激我,这让我一下子就联想到了之前的一些事。

    我躺在床上,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开始胡思乱想,脑补着李曼跟一个野男人,光着.屁股办事的情景。

    “该死的!”

    我气呼呼的把手机扔在了床上,心乱如麻,毫无睡意。

    如果李曼真的背着我跟别的男人鬼.混,我发誓,我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即便我们没有感情,这段注定短暂的婚姻也是靠金钱维持的。可好歹我们领证了,她不让我碰我可以忍,但如果她背着我偷.人,我一定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后悔!

    不过烦躁归烦躁,但我也不是傻子。发泄完了,我也慢慢的恢复了理智。

    只凭这样一条短信,如果我就相信了,那我是不是太傻了?

    直接去问李曼?她不骂死我才怪。而更让我觉得怀疑的是,发短信的这个人目的是什么?

    想了半天我也没想明白,只能等以后有机会旁敲侧击问问李曼,自己调查出个结果。

    我打开手机,编辑“傻.逼”两个字,回给了那个陌生号码,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李曼还穿着昨天那套衣服,打着哈欠走了进来,“王炎,你工作的事,我考虑好了,等我洗个澡再跟你说。”

    “好。”

    我复杂的看着李曼,想到昨晚的短信,心里便是一阵七上八下。

    因为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没有男人不喜欢,肯定会有很多人千方百计想搞到手。

    很快,李曼就裹着浴袍,光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走了出来,“王炎,我仔细想了一下,让你整天呆在家里也不太好,正好,我这有一个很适合你的工作。”

    “哦?什么工作?”

    听她提到正事,我尽量不去偷看她的脖子和大腿,一脸的正经相。

    李曼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嘴,慵懒的靠在了床上,淡淡的说道:“虹口区有一家新开的酒吧,其实那也是我的产业,正好,那边缺一个经理,我打算让你去试试。”

    我一听又是酒吧又是经理的,这么高大上的词,一时间有点慌,“我?我不行,我没做过这个,我怕干不好。”

    “让你去你就去,真让你做保安,我还丢不起这人呢。”

    李曼白了我一眼,不好气的说道。

    “那,我都需要干什么?我怕给你搞砸了。”

    这倒是我的真心话,主要怕搞砸了,她让我赔钱。

    “你什么都不用管,其实就是挂个名,我每个月另外给你五千块。”

    说到这里,她的手机响了一声,她飞快的看了一眼,然后把手机塞进包里,“行了,明天我会派人来接你,现在我要好好睡一觉了。”

    李曼整整睡了一上午,中午我们两个陪李国忠一起吃的饭,这中间,李曼手机的消息就一直没断过。

    我真想看看她手机里都是什么内容,但是无奈,我一点机会都没有,去厕所她都会拿着手机。

    吃过午饭后,李曼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脸上还画了淡妆,“爸,今天我约了朋友一块出去玩,晚上可能要回来的晚一点。”

    然后,她连看都没看我一眼,扭动着曼妙玲珑的身体,快步走出了院子。

    当天晚上,她十一点多才回来,带着一身的酒气,一下就扑倒在了床上,“王炎,你帮我倒杯水,我渴。”

    我面无表情的倒了杯热水,放在了床头柜上,刚要走,李曼却突然抓住我的手,“王炎,你觉得,我好看吗?”

    我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李曼那张如花似玉的面孔,认真的说:“好看。”

    好看有什么用?又不是我的,永远都不可能属于我。

    我在心底哀叹了一声,赶紧晃了晃脑袋,正要开口说话,就看见李曼的脸上闪过一丝促狭的笑容,“我当然知道我好看,而且,还正是有味道的时候,对吧?”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李曼却马上甩开了我的手,滚上了床,用被子蒙住头,“骗人,你们,你们都是坏蛋,赞美我……还不是为了睡我……”

    她后面稀里糊涂说了很多话,不过我都没听清楚,她喝的实在太多了,很快就睡着了。

    得,今天晚上的戏都不用演了了。

    我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帮她脱掉鞋子,就把她塞进了被窝。

    只是当我要收回手的时候,我居然发现李曼穿着的浅白色丝袜上,有好几个脏兮兮的手印。

    从手印的尺寸来看,这绝对是一个男人的手,不会有错。

    想到那天晚上的短信,再看看烂醉如泥的李曼,我的心不由得沉入了谷底。

    难道这李曼真的在外面有其他的男人?不管我愿不愿意,这顶绿帽子我都戴定了?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一夜都没有睡好,第二天李曼倒是起的很早,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临走前还嘱咐我,等会会有人来接我。

    她什么都不愿意跟我说,这种事我也没办法去问,只能把这些事都憋在心里。

    上午九点半,一个姓周的男司机,开着车赶来接我。

    我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带上一些必需品,我上了车,赶往李曼说的那家属于她的酒吧。

    虹口区属于新区,除了一些被商人炒到天价的地皮,还有很多新兴起的小型企业。

    虽说是新区,但虹口区的人并不少,夜生活也比较丰富,在这里开一家酒吧,只要经营得当,绝对稳赚不赔。

    我迅速的调整心情,一路上,跟司机小周聊了很多。得知“夜色酒吧”的产权完全属于李曼,而今晚,也是试营业的第一天。

    聊了一会,我就靠在后座上睡着了,在梦里,我化身了一匹恶狼,把李曼扒了个精.光。

    就在我扛起两条炮.架,准备长驱直入的时候,车子却猛的停了下来,把我直接给甩了个跟头。

    脑袋撞在玻璃上,把我磕的七荤八素。

    随后就听到小周的声音,“骚.b!你他妈没长眼啊!”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有钱就了不起啊!还瞧不起b,你他妈不是从那出来的啊!”

    一个女人的声音随之传来,声音很好听,但说话的内容,却让人不敢恭维。

书名:妻迷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妻迷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岁月荒唐,我只爱你8章

    原标题:岁月荒唐,我只爱你8章小说名字:岁月荒唐,我只爱你第8章爸爸……死了……孩子死了。爱情枯萎了。徐家也没有了。她除了这条卑贱的命什么都没有了,而现在这条贱命她也不想要了!徐子妗发疯一般朝那些女人冲过去,手中的石头狠狠砸出去。惨叫声顿时响起。“住手!”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徐子妗像是被按了开关一下,停下所有的动作,她下意识看过去,刚看到那个男人,凌厉的掌风就朝她挥过来。啪——徐子妗重重地摔在地上,脑袋撞在石头上,耳朵里都是嗡鸣的声音,流下来的鲜血滴进她的眼中,眼前的世界都是猩红的。“徐子妗,你

  • 妻子在左,老公在右8章

    原标题:妻子在左,老公在右8章小说:妻子在左,老公在右第八章联合林一的老婆王强离开林一和李芳的新巢之后,便又去到了冀天公司的门口。王强把车子一停,走向了保安室,拿出烟道:“你好,问一下,林一部长在公司里吗?”“哦,他已经下班回家了!”保安说道。“那,请问一下,他家在哪里?”王强继续问道,心里未免有点惴惴不安,怕保安不肯说出来。“哦,林部长住在临湖别墅21栋13楼!”保安倒很老实地说道。王强听了,非常高兴,把剩下的烟都塞了过去,道:“谢谢!谢谢!”心想:“贱人,这一下你还不死定!”他很快就开车直往

  • 时光不负深情8章

    原标题:时光不负深情8章小说:时光不负深情第8章孩子没有了早上起来身上有些不舒服,孟小乔担心肚子里的孩子,挣扎去赶去了医院,一番检查下来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面无表情的看着孟小乔,“你身体不好,严重贫血,还有先兆流产的症状,这个孩子恐怕……”“恐怕什么?”孟小乔愕然的看着医生。“你也知道现在提倡优生优育,像你这样的情况,我觉得还是不要留比较好,毕竟母亲身体不好,要是遗传给孩子……孩子生下来要是有什么不好,这不是害了他吗?”孟小乔心情沉重的离开了医院,站在马路上,她茫然四顾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是她和贺煜城

  • 爱你是毒,无药可解8章

    原标题:爱你是毒,无药可解8章书名:爱你是毒,无药可解第八章突然之间的转变蒋御驰离开后,林蕊才松了一口气,是啊,蒋御驰的手段,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她不听话,不顺从,换来的只有无尽的折磨和报复。林蕊在想,也许从一开始,从她爱上蒋御驰的那一天起,就是一个错误,是她还有林家这辈子,噩梦的开始。林家的败落,父亲的去世,这一切都是拜蒋御驰所赐。妈妈骂的对,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一手导致的,如果她没有爱上这个男人……可惜,没有如果……为了母亲,为了林皓,为了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只能妥协,只能服从。接下

  • 将心许你赠白首8章

    原标题:将心许你赠白首8章小说书名:将心许你赠白首第8章借种栽赃不见天日的痛碾至全身。苏桐一遍遍哀求那些人放过她,她可以给他们钱给他们想要的一切,但他们却只是嘲笑她的天真,那笑容太冷,冻伤她早已千疮百孔的心。翌日。绑匪将早餐放在地上。苏桐醒了,但是精神不好,没有动。两人便以为她没有醒,窃窃私语:“艹,我连我妈都没这样伺候过!每天端茶递水的,想当初老子在道上也是一条好汉……”“得了吧你,安小姐与周先生马上就要订婚了,特意吩咐我们把这女人看好了,你要是闹出事,看安小姐不弄死你?”“呵,那女人也是个狠

  • 爱你不过一场输8章

    原标题:爱你不过一场输8章小说名字:爱你不过一场输第8章看来你根本没有吸取教训秦陌用了很大的力,以至于让方雁有种,他会想要捏碎自己下巴的错觉。方雁无言以对,只能狠狠的瞪着他,心里委屈极了,却又不能表现出来。突然,秦陌低头吻住了方雁的唇,他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两人身体紧贴着身体,没有一丝缝隙。吻来得太快,让方雁连反应的时候都没有,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雁子。”李洋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他想说些什么,可那些话却卡在喉咙,怎么都说不出口。方雁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推开了钳制着自己的

  • 爱是朵开在彼岸的花8章

    原标题:爱是朵开在彼岸的花8章小说名字:爱是朵开在彼岸的花第8章不速之客冉妖在三天后接到了景暮琛拨回来的电话。这三天,她努力乖巧,不去逼景暮琛回来。终于,他还是要回家了。电话里,景暮琛的声音也带了丝轻松,“冉妖,七七的情况稳定下来了,今天晚上我回家吃晚饭,陪你。”“好,我准备好烛光晚餐,等你。”冉妖去了超市,买了食材,买了鲜花,也买了一对全新的蜡烛与烛台。回到家,她马不停蹄的准备着西餐,虽然时间很赶,但她的唇角,始终挂着抹笑。看了眼腕表,该是景暮琛到家的时间了。她将所有菜摆上桌,点了蜡烛,鲜花洒

  • 沉醉不知归期8章

    原标题:沉醉不知归期8章小说名字:沉醉不知归期第8章他说他爱她陌青怡吃力的蹲下身子去收拾摔碎了的茶杯,一不小心被碎片刺破了手指,一滴血珠滚在指尖上,她呆呆的看着,想起那一年的那一天,她也是流血了,是南宫询一把执起了她的手指含入了他的口中。他说,口水有消毒的作用。那一天,宛若就在昨天。可惜,她跟南宫询,再也不可能了。收拾好了地上的残破,陌青怡并没有离开,而是拿过了那两个新鲜的树干拄在腋下,默无声息的站在书房的一角。“咯咯,皇上,大白天的,你别……”陌青莲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南宫询的大腿上,此时正仰着

  • 爱是人间留不住8章

    原标题:爱是人间留不住8章小说名称:爱是人间留不住第8章毁容叶小乔应该是专门再这里等她的,相比一个多月前见秦菲时候的高高在上,叶小乔显得有些焦躁:“秦菲,你怎么这么不要脸?”秦菲低头避开叶小乔的目光,她已经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秦家大小姐了,她现在是丧家之犬,为了父母的医药费,她不能和叶小乔有丝毫的冲突。看见她躲闪的目光叶小乔恶狠狠的骂:“贱人!不要脸的骚货,离了男人你就不能活?”秦菲脸上火辣辣的,低头垂目一句话也不敢反驳。叶小乔却没有因为她的沉默而放过她,“你这个贱货,从前就是出名的骚货四处勾引

  • 他是一朵怪物花8章

    原标题:他是一朵怪物花8章小说书名:他是一朵怪物花第8章我请客“惠笑,上课了,你盯着天台看什么?纪森达都走了。”他会去哪里?毕初暖看着惠笑,心在往下沉,这姑娘似乎太注意纪森达了一点。“初暖”“干嘛”“去不去小店”“不去”“我请客!”“不去”毕初暖抬头斜了惠笑一眼:“不要妄想把我对你说的话应用到我这里来,告诉你,没用!”惠笑开始大把大把的花自己的脑细胞,几秒钟在她的脑细胞战死无数后,她看了看窗外惊恐道:“哦不!我看到了什么!”毕初暖警觉的抬起了头:“方西铭?!走我们去小店,我请客!”毕初暖拉着惠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