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吸血萌宝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3:55:1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吸血萌宝宝

第1章 寻找鬼医

夜晚,林俊熙回到房间的时候,古珊已经卷着被子乖乖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汇金地

林俊熙放轻了脚步,走近一看,看着被子里只剩下鼻子和眼睛的人儿,他很是无奈的摇着头,本来打算临走前跟她温存一下,不想这个没有良心的小东西倒是早早的就睡下了。

“算了,等我过几天把好消息带回来给你好了。”林俊熙亲昵的亲了亲古珊的发尾,贴心的帮她盖好了被子,便转身离开了卧房。

而两人不知道,林俊熙这一个转身,却是两人错失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鬼医林修染住在太平洋的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虽然林俊熙是乘着自家的直升飞机过去的,却并没有让机上跟随的下属跟着他一块下去,而是孤身一人从三百米左右的高空跳下,在瞬间移动中,平安无事的落到了地面。

一双闪着血色光亮的眸子幽幽的扫视了周围一圈,逡巡的目光将这里的每一个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林俊熙刚走出一步,就听见有几声鼓掌声响起,他微微一怔,眯着警惕的红眸看向了缓缓向他走来的黑衣白发男人,那苍白如透明的脸庞,正好的说明了来人的身份。网站huijindi.com

在五百年前自行脱离他们本家家族的鬼医传人,林修染。

林俊熙看着他向自己走来,嘴边不由扯出了笑意,在海风的吹拂下显的那么冷漠冰寒。

“林修染。”林俊熙直接叫出他的名字。

林修染走到了林俊熙的面前,那比林俊熙还要稍稍浑浊一些的红色眸子盯着林俊熙看了好一会儿,才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哈哈,吸血鬼族的族长……原来也不过如此。”

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鄙夷轻视,林俊熙暗暗握了下拳头,冷眼睇着他,不屑的冷哼。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哼,林修染,既然我已经来了,现在你可以跟我走了吧。”

林修染看着林俊熙,忽而笑了笑,似乎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

林俊熙不悦的皱紧了眉头,可是没等他再次开口,就见林修染的笑声戛然而止,一下子沉下了脸,暗血色的眸子锁住林俊熙,眼底竟是藏着几分恶毒和轻蔑,。

“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可以随意的命令我?且不说我已经脱离了家族,就凭我的年岁和资历,况且是你有求于我,怎么容得你如此放肆狂妄?!”

林俊熙胸中气结,放肆狂妄?说的是他林修染吧!

林俊熙忍下了心中的愤怒,攥紧的拳头上是根根凸起、显示着怒气的青筋。

他重重的呼气,吐气,好半晌才微微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沉着嗓音询问。

“那好,你要怎么样才答应跟我回去看诊。”

要不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曾经服侍其他异族主母的妊娠,不然凭着林俊熙的脾气,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忍耐林修染的无礼和无耻!

林修染笑了笑,摸着下巴走进了几步。汇金地

眼睛上下的瞄了林俊熙一圈,他才顶着林俊熙恶毒的视线,慢悠悠的回答。

“如果族长是有诚意请我回去的话,我想我提的要求,族长都应该会答应才是。”

林俊熙不知道林修染到底想做什么,只能拧着眉头不耐烦的说,“你到底想要什么,尽管说。”

林修染吹了声口哨,“我要的很简单,我不过是一个医生,对财富权势没有什么在乎的,所以我要你帮我做的事情很简单……”林修染顿了顿,故意卖着关子,显然是故意让林俊熙着急。

林俊熙上前一步,已经是极力压抑着自己一把揪起他的动作。

“快说!”

“我要的是……我们龟族的龟甲子!”鬼医毫不客气的说着要求,那随意轻松的语气,就如同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般。

可是,在林俊熙听来,却让他重重的吸了口冷气。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眯着眼睛,那细缝里透出的亮光包裹着危险,林俊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发问,“林修染,你是疯了吧?!”

他竟然想要龟甲子!

谁不知道龟甲子是他们龟族的宝贝,那是世世代代族长供奉的宝物,是他能有的吗!

林修染摇了摇头,一脸的淡漠表情,“不不不,我没有疯,我是鬼医,我怎么可能会疯呢?”

他看着林俊熙气的一张脸都绿了下来,嘻嘻的笑着,“我的要求就是这个,如果你不能拿来龟甲子,我自然是不会出面去帮你的女人看病。”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林修染。”林俊熙危险的开口。

“呵呵,我怎么敢……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据我所知,您的妻子,真正成为吸血鬼不足一年的时间,按照人类对吸血鬼血液的接受能力,她若是想平平安安的生下继承人,起码要有五十年的灵力修为,所以,现在的后果是什么,相信您这个族长比我这个外族的人要清楚的躲。”

林修染轻轻松松的指出了林俊熙忌讳的话,林俊熙浑身的血气一躁,血腥着眼走上前,扯着对方的衣领,恶狠狠的瞪着他。

“林修染,你有什么本事敢这么嚣张,不过是一个龟族的叛徒罢了!”

林修染狂妄的笑着,似乎不怎么将林俊熙的话放在心上。

他点着头,像是赞同林俊熙的话一般。吸血萌宝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的确,你说的没错,我不过是小小的龟族的叛徒而已……不过,我却是这世上唯一能帮助你妻子的人,你说,我该不该狂妄,有没有资格狂妄?”

林俊熙五指缩紧,紧紧的盯着林修染倔强不惧的视线,两人对视的良久,终于在林俊熙的松懈下告终。

他一把推开了林修染,看着他很是淡然的整理者被他弄乱的衣服,咬着牙,很是不甘。

“好,我答应你,只要我拿来龟甲子,你就答应必须保她们母子平安。”

林修染想也不想,不假思索的点头回答。

“可以,只要你有龟甲子,你老婆儿子都能安安全全的。”

林俊熙忿忿瞪了眼眼睛咪咪笑的林修染,转了身,一团红色火焰在手中燃起,一挥,便在天空中美丽的散开,而那在不远处上空盘旋许久的直升机看见了他的暗号,急忙飞了过来林修染看着林俊熙离开的身影,高深莫测的笑了几声,转身走入了神秘的丛林深处直升机里,林俊熙坐在了座位上,沉默不语了好半晌,最后才哑声开口吩咐道。

“转头,去龟族。”

“是。”

那直升机在天空中调转了一个头,朝着太平洋的更深处飞了去林俊熙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在上面打了几个字,然后递给了照。

沉着脸,他低声吩咐着,“如果三天后我没有主动跟你拿回这个手机,你什么都不要管,就把它交给狼族族长卢绍辉就对了。”

照诚惶诚恐的接过,隐隐的感觉到了林俊熙的坚决,喉咙滚动,始终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是,属下一定照办。”

“嗯。”林俊熙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缓缓闭上了眼,满脸的紧绷。

古珊,这次我为你做到了这一步,你该不会再怨我不爱我们的孩子了吧?

扯着唇,林俊熙不觉嘴边的笑意到底有几分温度。

古珊一大早起来,就发现林俊熙不在自己的身边,好奇的找了找,发现整个屋子都不见林俊熙的身影。

下了楼,看见了管家,古珊就拉着他不解的问。

“林俊熙去哪儿了?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了?”

这几天古珊已经习惯从林俊熙怀里醒来,习惯了跟他一起吃早餐去花园里散步,现在一下子不见了人,心里怪不自在的。

而且古珊还诡异的觉得自己的眼皮跳的厉害,心口也是总有一些慌乱的感觉,总觉得是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管家也是早上才接到主子的命令,见古珊来问自己,老人的眼光有些闪躲,闪了闪之后便微微别开了一些。

支支吾吾了好半晌,才缓缓的回答道,“老奴也不清楚,主人可能是公司有事,所以就提早离开了吧。”

古珊狐疑的盯着他看了看,有些不相信他的话,甚至像是在拒绝管家说的话的可信度。

“真的吗?”

“老奴也不甚清楚,主子的去处,我们做下人的怎可逾越的过问,少奶奶若是想知道,不如亲自去问主子不更好?”

古珊瞅了他一眼,虽然直觉管家是有事瞒着她,可是她也不好表现出什么,何况林俊熙的行程她也没有多少必要过问,也许是真的有事情要忙吧,这几天为了陪她,他已经推掉很多工作了。

“算了,晚上等他回来再说吧,没事了。”

管家恭敬的躬身,“那少奶奶要用早餐了吗?”

听见有吃的,古珊自然是两眼发亮,将一切问题都抛在了脑袋后面。

“好啊好啊,你不说我还不觉得肚子饿了呢。”

“那随请老奴来……”

“嗯嗯……”

古珊喜滋滋的跟上了管家的脚步往餐厅走,而正想着待会儿能享受美食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管家在转身时掩藏在眼角的、那一闪而过的异色。

林俊熙坐在龟族老宅的大厅沙发上,翘着脚,好整以暇的看着那白发长须的老人弯着腰在佣人的搀扶下缓缓的坐到了他的对面。

礼貌性的点点头,林俊熙对着老人家说话,还算客气。

“非先生,好久不见了。”

“呵呵,的确是好久不见了,不知道林族长突然登门,为的是何事情?”

吸血鬼族和龟族一向交情不深,偶尔在十年一次的各族会面上见一次,却也是仅仅的点头之交罢了,而如今林俊熙亲自登门拜访,倒是让他们颇为惊讶。

 林俊熙看了眼佣人们送上的清茶,宽窄的杯口冒着丝丝的热烟香气,倒有几分迷乱了他的视线。

第2章 龟甲子

抿了下唇,林俊熙才缓缓的开口,“不瞒非先生,今日林某拜访,还真是有一事相求。”

龟族当家非玄羽上挑了眉头,手指捏着自己长长的白须一下一下的捋着,倒是有几分耐心的询问。

“哦?林族长请说,如果非某能帮上忙,定会出手。”

林俊熙定定的看着老人,“你一定能帮上忙?”

“林族长的意思是?……”非玄羽不解,不明白为何林俊熙会这般的笃定。

林俊熙微微前倾着身子,深深的红眸看着老人,一字一句说的缓慢,却也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我想请非先生将一样东西赠与我。”

“是何物?”

“龟甲子……”林俊熙没有犹豫,快速的说出。

果不其然,整个大厅里,在那林俊熙话落的一瞬间里,响起了重重的抽气声音,人人皆是惊讶又惊恐的看着林俊熙。

而连林俊熙自己都忍不住握紧了拳头,紧张,不言而喻。

时间好像就这么静默了下来,林俊熙开了口,却迟迟没有等到非玄羽的回答。

好半晌,就连林俊熙都觉得不能沉静下去的时候,非玄羽终于开口了。

不紧不慢的语气,似乎完全没有将林俊熙适才提出的要求放在了心上。

“林族长是否去找过林修染?”

林俊熙微微动了下唇,而后毫不隐瞒的点头,“的确。”

非玄羽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件事情一般,抚着胡须缓缓的点着头。

“其实不瞒林族长,自从那林修染判我龟族之后,便时常利用那些求医的病人过来上门要龟甲子,而如今龟甲子尚还好好的在我族供奉着,林族长也知道个中缘由……这件事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还是请林族长回去重新想过办法吧。”

非玄羽似乎也不想为难林俊熙,并事情大多都是因为那个林修染而引起,老人家并不像牵扯太多,于是便好声好气的劝着林俊熙回去。

可是,林俊熙已经来到了这里,哪里会有回去的道理。

他不管鬼医林修染和龟族到底有哪些牵扯和,现在他想要的,只是那龟甲子而已。

林俊熙的眼中一霎而过的利光,也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只见一道黑影闪过,那白发苍苍的龟族族长的脖子上,已经被束缚着一道红色的光亮。

等护卫们反应过来,林俊熙已经红着一双眼睛,气势令人的扫着在场的所有人。

“快,把龟甲子交出来!”

非玄羽的老脸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他没想到自己已经给了林俊熙台阶下,这人还不知道退步,竟然还敢在这里动手!

“林族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硬强不成?!”非玄羽冷着脸,总归是一族之主,总有些不怒自威的气势令人不敢直视。

可林俊熙却是排除之外的人,他放在非玄羽脖子上的手动了动,那白白的长须就被凌厉的红色之光割下了大半,这一下,着实把非玄羽吓到了。

意料不到,一向冷静从容的吸血鬼,也会有这般恼怒冲动的时候!

“快点,不然我可不能保证我的动作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林俊熙抓着非玄羽的手,冷冷的威胁命令道。

非玄羽无计可施,谁叫他们龟族的灵力比不过人家,只能对着下属痛心的点头。

“把龟甲子拿出来。”

一听命令,非玄羽的人不一会儿就将一个外表古香古色的锦盒从里面拿了出来,林俊熙微微眯了眼睛去观察,而后挑唇冷喝。

“打开。”

捧着锦盒的人被林俊熙浑身的冷魄气势吓了一跳,最后还是颤抖着,颤颤巍巍的打开了锦盒,之间黑色棉绒上,一块完整的龟甲出现在了众人眼中,那翠绿清纯的成色,找不出半分的瑕疵。

林俊熙扫了一眼,就已经确定了这就是龟甲子。

“丢过来。”

他再次命令开口,那人急忙将锦盒合上,小心翼翼的往前一抛,那锦盒就到了林俊熙的手里。

拿着沉甸甸的重量,林俊熙嘴边挑起了一抹笑意,而非玄羽趁着林俊熙意识有些松散的时候,动作迅速的从他手里逃出,而林俊熙反应也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闪身退开了几步。

见家族安全了之后,那些护卫便不再受到牵制,无所顾忌的开始上前攻击抢夺回宝物,而他们的力量同林俊熙一比,不弱是蚂蚁撼大树的区别。

可尽管如此,蚂蚁多了,大叔也会有动摇的一次,林俊熙一手护着锦盒,一手抵御着他们的攻击,还没等他退到门口,手臂上已经遭受到了一击。

林俊熙闷哼一声,猛地用尽了全身的灵力去做最大的攻击,只是在他转身离开之际,一道重击再次席上了他的后脖,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林俊熙顾不上多少,只能狼狈的逃走了当林俊熙面色苍白的从龟族非家走出来的时候,他的人立即围了过来,警惕的看着四周,一边担忧的围着他,上前扶着他很是担忧。

“主人?”

照和卓从来没有看见过林俊熙这般狼狈的模样,胸口一滞,不由担忧的问道。

林俊熙咬着牙,忍受着伤处的痛楚,脸色苦郁的冷道,“去找林修染!”

“主人!您已经受伤了!”两人不敢相信自家的主子竟会如此的执着,伤的如此严重,都要去找那个鬼医!

林俊熙知道自己已经忍不了多久,见自己的下属还这般慢慢吞吞,他的视线愈加冷了几分,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把紧紧搀扶着他的照给推出去。

他不悦的大吼,“没有听见我的话吗!快点带我去找林修染!”

众人一愣,可是没等他们细想几分,就听见了龟族里面传来的动静,各人心中大骇了几分,直觉此地不宜久留,立即搀扶着重伤喘息的林俊熙上了直升飞机,循着他的命令回头去找那鬼医林修染了。

不过半小时的飞行时间,林俊熙已经觉得自己似乎经历了一百年的痛苦煎熬,若不是他咬着牙暗暗警告着自己不能就这么倒下,恐怕他现在早就不省人事了。

很快,飞机便在缓缓的盘旋下停在了小岛上的大片空旷的地方。

林俊熙硬撑着身子走了下来,而那林修染似乎已经知道了他已经带来了他想要的东西,竟是难得的一脸笑意迎了过来。

林俊熙黑着脸,苍白着唇走前几步,而后便从怀里拿出那个被他紧紧护住的锦盒,一把丢向了林修染。

林修染目光一闪,动作迅速的接过,更有几分迫不及待的意思,急急忙忙的打开盒子来看,见里面的黑色绒布上躺着的正是他盼念许久的龟甲子,眼里的喜色更是多了几分。

碰的一声,林修染合上了锦盒,一脸笑意的盯着快要支撑不下的林俊熙。

双眼里似乎藏着什么情绪,林修染扫了林俊熙两眼,满意的点着头。

“不错不错,不愧是吸血鬼族的族长,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拿到龟甲子,果然能力非凡啊,哈哈哈……”林修染竟是不吝称赞起林俊熙来。

要知道,以前来找他看病的人听见他这个要求,不是打退堂鼓就是去了一趟龟族非家就空手而回,完全没有半点的用处和意义,可是林俊熙却不同,他竟是在五小时不到的时间里,就完成了他的要求,这着实让林修染开心高兴。

在他们的家族里,人人都知道龟甲子的医药功用可是最有价值的,作为鬼医,林修染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么一个宝物呢?

可是林修染的称赞对林俊熙来说,这些话并不是他最想要听见的。

他不住的喘着气,他不知道到底自己什么时候就撑不下去了。

“龟甲子你拿到了,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跟我走了?”

林修染笑眯眯的点头,“当然,不过我认为,你还是不必要回去了,看你现在的伤势,还不如在我这个荒岛上疗养。”

林俊熙咬着牙,“没事,我可以回去……”

“主人!”尽管林俊熙倔强的说着,可是他的一群下属可是担忧的要命,可是遭到林俊熙的冷眼,他们一个个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林修染也不勉强,对着他微微比了比下巴,说道。“那行啊,你先走,我跟着。”

林俊熙吐了口气,一言不发的转身,可是脚步刚迈出几步,脑袋就涌上一片浑浊的黑暗,林俊熙来不及捕捉到什么,已经是眼前一黑,直直的晕了过去。

“主人!”

“主人!”

照和卓连忙抱住了林俊熙往下倒的身子,而后着急紧张的转头向林修染求助,“鬼医,求您救救我家主子!”

林修染高深莫测的笑着,“放心,你们主子死不了的……”

不过会不会有其他什么事情的,他就不能保证了。

啧,这还是他第一次见有这么痴情的异族呢,为了一个女人,真的值得么?

古珊以为晚上的时候林俊熙就会回来,可是她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林俊熙回来,眼看着时针越走越远,她不由担心了。

管家见古珊迟迟不回房间,不由心里郁结。

正在思量着要怎么对付古珊的问话,可那人已经到了他的面前,皱着眉头紧紧的瞅着他,看得他心里是一阵发毛。

“少奶奶,已经很晚了,您回房间休息吧……”

按照往常,古珊十点左右就上床睡觉了,哪里像今天一样,都快十二点了还在客厅里晃来晃去的。

古珊咬了一下牙,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寻常一般,紧紧的盯着管家,冷着声音发问。

“林俊熙呢?为什么他还没有回来?平时他六点前就会回来的。”

 管家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想要用抬手的动作来挡住古珊太过灼热的视线,可这样不过是徒增古珊对他的怀疑罢了。

吸血萌宝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吸血萌宝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爱到深处无归途14章

    原标题:爱到深处无归途14章小说名称:爱到深处无归途第十四章:是喜是忧嘭——!苏雅晴仿若被当头一棒,脑袋一片空白,脸上血色尽失,就连嘴唇都失去血色。怀孕了?苏雅晴脑袋昏昏沉沉,似乎下一秒就要再次晕倒。检验单从手中滑落,她坐着一动不动目光呆滞。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容齐林俯身过来,嘴角狠狠勾起阴狠弧度,看着她平静地说:“你需要解释一下吗?”苏雅晴回神,宛如一盆冷水浇下,从头顶凉到脚底,颤栗到不能停歇,惊恐地望着他。想要后退,却无路可退。她就像一只逃脱之后再次落网的羔羊,等待她的将会是更加恐怖对待的炼狱

  • 梦中旧识半零落14章

    原标题:梦中旧识半零落14章小说名字:梦中旧识半零落第十四章悲愤到极致,莫烟反而笑出声来,“我也想知道谁让我来的,是你吗,顾奕辰是你吗?被众人嘲笑,侮辱,这就是你的目的吗?我除了爱你这件事,究竟是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恨我?”顾奕辰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从没有见过莫烟这么情绪失控的样子,哪怕当初他当着她的面,跟那些女人眉来眼去,她都能平静地给那些女人一巴掌,潇洒转身,这么无理取闹,倒是头一次。他拢了拢眉心,冷笑一声,“你赶走嫣然这件事,就足够我恨你一辈子。”莫烟心头大恸,脸上血色褪尽,一颗心也被砸得支

  • 致我最爱的温凉14章

    原标题:致我最爱的温凉14章小说名称:致我最爱的温凉第十四章退怯夜凉如水,站在饮水间打水的女人微垂着头,侧脸的肌肤如白瓷一般细腻,漆黑的及肩发自然披散。纵然已经27岁,看上去依然像是一个乖巧稚嫩的女大学生。接了大半杯热水,温凉回到病房门口,隔着玻璃窗向里望去——“咳……”一声轻微的声音,猛地惊动了温凉紧绷的神经,她快速看向床上。只见男人眉宇紧紧拧起,眼皮缓睁,已有了醒来的迹象。温凉喜上心头,下意识的伸手推门。“东铭?”欣喜的轻呼声止住了她的步子。原本趴在床边的唐欣然直起身子,欣喜若狂的握住了男人

  • 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14章

    原标题: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14章小说: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014章深哥,跟你有绯闻的小明星在我这呢!或许是喝的酒太多,靳颜很想上洗手间。她下了吧椅摇摇晃晃的往外走去,周围人太多,靳颜遂不及防被人推了一下,撞到了跟前的人,迷糊的道歉:“唔,对不起了......”她小手撑着那人的胸膛,想要努力站起来。“哟呵,这声音不错!”轻挑的口哨人自靳颜头顶响起。那人不仅没放开她,反倒是一把搂住她的腰,强行往自己怀中带:“哥哥带你去玩,怎么样?”乔慕白向来对投怀送抱的美女不拒绝,更何况还是这么漂亮的。瞧

  • 南少,请疼我14章

    原标题:南少,请疼我14章书名:南少,请疼我第十四章你最好乖乖听话次日一早。苏然在看到楼下那辆宾利时,瞳孔皱缩,转身便想往回走。但已经晚了,南亓哲已经大步追过来,拽住了她的手腕,“苏然,你敢躲我?!”一字一句,似是从喉咙里挤出来。“我昨天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现在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的力气太大,苏然忍着疼意,头上一阵阵冒冷汗。幸好她让娜娜把小哲带走了,不然让他看到小哲就完了!“苏、然!”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他,他的耐心已经所剩无几,“要是不想让林娜己家里的公司倒闭,你最好乖乖听话!”他想好

  • 旧婚新爱14章

    原标题:旧婚新爱14章小说名字:旧婚新爱第14章发烧了!她柔柔弱弱的开口,眸中噙满晶莹泪花。那一副清纯可怜模样,哪还有刚才放肆大胆的样子。唐季风冷着一张俊脸,一言不发。他纵使面无表情也总能给人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气质逼人。见他对自己视若无睹地到厨房倒了杯水,然后头也不回的上楼,白莎莎气的浑身都在发抖!气死她了,从来没有男人敢如此忽视她,他居然视她为空气!愤怒和嫉妒心的双重驱使下,她轻手轻脚的上了楼。卧室的门半开着,沈初七抱着身子缩在床上,紧咬着双唇,浑身都在轻颤。唐季风站在门口看着她,微暗的橘黄

  • 唯你,尘埃落定14章

    原标题:唯你,尘埃落定14章小说名字:唯你,尘埃落定第14章馨儿沈靳城心下突生愉悦,面上却不显露丝毫,依旧还是板着张脸,看谁都是不放在眼里的倨傲,“你想说什么?”“我想说,时间不早了,你什么时候走,我要休息了。”林言看着男人的眼睛,说的毫不客气。言外之意,就是下了逐客令。沈靳城脸一沉,“你在赶我走?”“难不成,你要留下来?”林言反问,随即嗤笑的哼了一声:“沈总,还记得我们结婚那天晚上,你说的话吗?你说跟我住在同一屋檐下宁可去死,你想打自己的脸不成?”沈靳城气的俊脸又红又黑,却又无可反驳,只因为他

  • 爱到无处可逃14章

    原标题:爱到无处可逃14章小说名:爱到无处可逃第14章你受伤了叶欢颜跟在后头,好几次都想缩回手,“筱月,我想回去了……”陵寒给她的时间是十点,再过一会儿就要到了,她不想忤逆他的意思,又惹出什么事来。“再等等,再等等!”季筱月激动的扯着她,很快就可以轮到签名了呢!不能轻易放弃!叶欢颜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上前要签名的人实在太多,她被挤的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不知什么时候季筱月已松开了她的手,和她相隔了好几个人头。叶欢颜干脆想着先退出人群,便努力的往人外去挤。可不知道是谁用手肘挤到了她,再加上她脚踝上穿

  • 不该爱上你14章

    原标题:不该爱上你14章小说名称:不该爱上你第14章不合逻辑当何坤南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况雷霆火急火撩的把戴依涵抱进急诊室时,何坤南也觉得他是疯了。何氏医院是何坤南开的私人医院,可这个病人况雷霆却再三要求何坤南亲自出马。“戴依涵回来了?”何坤南非常惊讶,雷霆那么紧张地打了几次电话强烈要求他亲自来,原本还以为是戴丹丹!“南,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十二小时让她退烧!”况雷霆的语气强硬霸道。“我靠!你以为我是神仙?”何坤南夸张地叫苦不迭。“做不到,你就等着你的医院被夷为平地!”况雷霆面无表情的说着,语气无容

  • 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14章

    原标题: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14章小说名字: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第十四章防不胜防“安小姐!”突然响起的一道男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她下意识抬头,看到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好巧,我正想给你母亲检查身体,一起去吧。”安柔点点头,在医生的带领下,抄近道折回病房,刚好避开那几个人。只是,她一颗心刚落下,刚走到病房门口便被人一把扯到一边。几个年轻的小护士正面色不善的盯着她,一个个目含怒气。“你是不是那个勾引陆君霆的妓女?”“呸,真不要脸,以为设计了陆君霆就可以飞上高枝、当上阔太太了吗?”“……”铺天盖地的指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