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书名:最后一个道士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8 14:49:43 来源:网络 []

书名:书名: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章 :小姨的九年预言
 中国道家文化源远流长,至今已有千年历史,高人层出不穷,漫漫岁月长河之中,有多少关于道的记载或湮灭于历史尘埃或流落于民间乡土,曾经辉煌一时的道家如今多半成了旅游文化景点

    有这样一个道士,他的一生是传奇的,也是曲折的,更多的是无奈的,他救过很多人的命,其中包括我的,也包括我小姨的;从老家很多人那里打听这个道士的一生。汇金地

    讲述最后一个道士:查(zha)文斌的一生,由一个小故事引出的一个人

    查是一个不多见的姓氏,百家姓是这么记载的:查(z姓氏之一,在中排名第397位。一是出自姜氏,炎帝后裔。春秋齐国齐顷公儿子被封于“楂”,后代以封邑作为姓氏,成为“楂姓”,后来去掉“木”字边旁,成为“查姓”。二是出自芈姓。春秋楚国公族大夫封在查邑,后代以邑地名为姓氏。

    第一章

    浙西山区有个村子叫洪村,村子里有一户徐姓人家,当家的男人是个木匠,做得一手好木工活儿,人称徐鲁班,祖上经常干的营生就是替别人家打棺材,到了他一辈,自然也就继承了家业,虽然有个好手艺,但碍于做的是死人生意,也鲜有平常人家的女子看得上他,几经波折,托媒人总算是在邻村给娶了个媳妇儿,那个年代有一样东西欠发达,便是避孕,十年间生了三女二男,这家里人口一多,开支就大,夫妻两人一商量,就给媳妇儿送去给做了结扎。

    徐鲁班是谁?就是我的外公

    又过了十年,没想到外婆居然再次怀孕了,外公也不知是喜是忧,这自家媳妇明明做了结扎,为何还能怀上。推荐http://www.huijindi.com/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十月怀胎,瓜熟落地,外公也没想到自己40岁的人了,竟然还得了个女儿,他给这最小的女儿取名叫“秀”,也就是我的小姨,那一年是1977年。

    外公老来得女,自然也是欢喜的不得了,待女人满月那天,大办宴席,村间邻里也都来贺,就在一片喜庆之余,这徐家前面路过的一个身着破烂道袍,背着八卦布袋的道士。有好事的人就喊停了这道士,出主意说这户主人家刚得了个千金,让这道士给算上一算,看看命相。那道士倒也爽快,过来瞅了一眼襁褓中的小婴孩,当即掐指一算,却突显大惊之色,把这男主人徐鲁班给叫进了内屋,小声的说道:“主人家,您喜得千金,本来是可喜可贺之事,但小道有一句话,不知道今天当讲不当讲。”

    外公虽是个木匠,但也通情达理的很,笑着说:“你这道士,有话便说就是,不管讲的好与不好,一会儿开席了,都请你喝杯酒!”

    那道士看了一眼徐鲁班,说道:“你这小女儿虽然长的漂亮,但恐怕将来不怎么好养活。”

    外公一听就急眼了,刚得了个女儿,你这不知哪来的道士就在这瞎咧咧,说出这样晦气的话,上去就推了一把:“你这道士太不识抬举,怎么能这样乱说话呢?”

    这道士本来就是衣着破烂,被徐鲁班这么一推,竟然把衣服给撕破了,从他坏里掉出个铜疙瘩来,滚落到地上来。

    里面的嚷嚷声惊着里在房间里待客的外婆,过来一看,一个衣衫褴褛的道士正在跟自家男人纠缠呢,上去分开两人,听我妈说还真是个人物,先是不问缘由的痛骂了一顿徐鲁班的无礼,又跟那道士赔礼道歉,拿出针线给他缝补好了旧衣,说什么也一定要留下人家吃顿饭,那道士推脱不过,便和众人一道入席,几杯小酒下肚,脸色一红,就开始吹自己是茅山掌门,道术了得,不想却引得宾客哄笑……

    不知那道士是喝多了还是怎的,席间众人再次问起这个婴孩的命相,他竟然再次说道:“这小女娃娃是一个短命儿啊,不好养活的很,只怕将来有难啊。来自http://www.huijindi.com/”这众人一听,你这道士怎么好心没好报,还敢口出狂言,特别是外公,刚刚压下去的火头,蹭的一下又窜起来,跑进屋内拿出一把斧头就要砍过去,幸好被众人拦下,在那破口大骂

    外婆这回可是听的真真切切,不免脸上也挂不住了,朝着那道士喊道:“哪里来的野道士,我好心招待你,你却这样诅咒我的女儿!快点滚出去!”

    不想那道士被这般辱骂,却也不恼,摸了摸胸口,又看看天,扫了一眼众人说道:“主人家不要生气,小道也是实话实说,你这个女娃娃,恐活不过九岁,若是到时有难,可以来安县五里铺找我。”说完,朝着众人作了个揖,转头边走……只留下一行人面面相觑和外公一家人气的直哼哼,虽然大家劝道不要当真,但却在本有点迷信的外婆心里留下一个阴影

    转眼间已是九年之后,小姨不仅长得健康聪明,而且还十分漂亮,尤其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讨得大人欢喜,慢慢的外婆家的人对于九年前道士说的那番话已经逐渐忘记了。

    农村地区有不少地方死人了是需要大办丧事,也就是所谓的喜丧,全村的人都要过去帮忙治丧,大家还要大块喝酒,大口吃肉好不热闹,但是一定有一份菜是每家都有的,就是一份白豆腐,所以白喜事也叫做吃豆腐饭。

    1986年的夏天,也就是我出生的那一天,洪村里死了一个老人,在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有一场白喜事,意味着可以打打牙祭,外公和外婆,带着小姨去吃豆腐饭。

    席间,小姨也跟着吃了不少油水下肚,宴席完毕,一家三口人趁着天上的星星亮光往家里赶路,那户人家离外婆家有约莫两里地,在必经的路上,有一个水库,也就三百来米长,那个水库再我小时候后还时常偷跑去游泳,每次都是被外婆抓回来一顿好揍,也不说缘由……

    那一段路呢是没有人家住的。这两里地,走走也就10来分钟,况且这一条路,平时也走的不少。那一晚的月亮,星光都特别亮,照的那条小路一片惨白,根本就不需要手电来照明。汇金地

    夏天的农村,有一样东西总是能吸引小孩子,那就是萤火虫,小姨在追逐着前面的萤火虫,一边追一边笑,虫子一闪一闪的往前飞,小孩就跟着后面跑;后面的外公和外婆也离着不远,笑呵呵的看着孩子

    外公抽着旱烟对着外婆说:“是谁说我家闺女不好养的,这孩子自打出生,就连个小病也都不曾生过,我看那道士就是个江湖骗子!”

    外婆叮嘱着小姨跑慢点,没一会儿,就到了家。

    小姨本来小时候是跟着外公外婆一块睡的,长大些后,就把她给安排到她三姐那去睡了,外公有四个女儿两个儿子,大姨和大舅和我妈都已经成家了,就剩下这三姨和小姨以及一个小舅舅还在家里。

    睡觉前的小姨跟三姨说着今天吃席时吃着的好东西,惹得三姨好生羡慕,自从这妹妹降临之后,外公家有点好的,都是尽可能的留着给小姨,就拿吃玉米来说,小姨拿到的永远是靠头的那截,三姨吃的永远是尾巴上那半截,不过小姨确实也惹人喜欢,三姨给她洗了脚,就给抱到床上去了,在三姨陪伴下,小姨很快就入睡了,一直到后半夜的一声惊叫声划破了徐家已经平静了九年的生活

    在三姨陪伴下,小姨很快就入睡了,一直到后半夜的一声惊叫声划破了徐家已经平静了九年的生活。
第二章 :怪病
  发出这声惊叫声的不是别人,正是原本已经熟睡的三姨

    在小姨入睡之前,一切都很正常,到了后半夜,三丫迷迷糊糊的听到稀稀疏疏的起床声,她以为是秀要起夜,这孩子平日里是不起夜尿尿的,怎么今晚爬起来了,借助窗户外的月光,看到九岁的秀儿爬起了床,三丫以为妹妹只是起床尿尿,所以也没在意,于是一个转身继续睡觉了。

    过了大概一根烟的功夫,三姨忽然就被惊醒了,因为她没有感觉到妹妹回被窝的动静,于是转过头想看看。

    这一砖头不要紧,三姨却看到了这辈子最恐怖的一幕,窗户前的妹妹,朝着窗外的月亮跪着,一个哆嗦把还有点迷糊的三姨给彻底吓醒了,她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故意壮着胆子咳嗽了一声,没有反应,三姨这人自小胆子就特小,一只老鼠都能让她吓的半死。

    三姨轻轻的对着小姨喊了声:秀?但是跪着的妹妹依然没有丝毫反应。网站huijindi.com

    三姨又加大了声音再喊了一声:秀?你咋了?妹妹还是没有反应

    她赶紧下床,连鞋子也顾不上穿,赶紧下地去看妹妹,三姨光着脚几步迈向跪着的妹妹,把手按在她的背上想转过妹妹,却发现平时手无缚鸡之力的妹妹,居然没有被她转动,借着月光,三丫绕到前面去一看,她看见了她这一辈子最难忘的画面,跪着的妹妹,嘴巴里嚼着用来点亮的白蜡烛。。。

    那时候的农村经常没有电,所以大家不得以总是用蜡烛来代替电源,并且还舍不得用呢。

    此刻的小姨嘴里嚼着蜡烛,面无血色,眼神呆滞而无神,一动不动的看着月亮,三姨吓的发出了这辈子最大的声贝:啊。。。原文huijindi.com。。。。。。!!!!!!!!!

    这一叫,叫醒了外公外婆和尚未成家的小舅,也叫醒了小姨在出生的时候就被人算到的那个劫难

    当外公披着外衣跑到她们房间的时候,三姨已经说不出话了,啪的一下,打开电灯的一刹那,小姨已经是昏阙在地上,旁边的蜡烛咬痕清晰可见。。。

    当外公抱起女儿的时候,看着她的脸色和嘴里的蜡烛也惊讶了,全家人把目光转移到那跌倒装的三姨身上。

    外婆一把拉起三姨:“这是怎么回事儿?你妹妹怎么了?!”

    三姨当时已经完全吓的说不出话,只有不停发抖的身体和打着颤的牙齿告诉众人她仿佛看见了很恐怖的一幕

    外公抱起已经昏迷的小姨放到床上,外婆抱着发抖的三姨,而才12岁的小舅手里抱着的那条小黑狗在进来这个屋子之后就开始狂吠,不停狂叫有点渗人,外婆不耐烦的让小舅把狗抱出去,只是那条狗出去后,又在房门外叫,只是不进来。

    外婆可能也被叫的有点烦了,于是就对着那条狗大喝了一声:“再叫!再叫把你宰了!”说来也奇怪,一声大喝过后,那条黑狗居然吓出了尿来,然后夹着尾巴就跑回了狗窝

    过了一会儿逐渐平静下来的三姨跟外公外婆讲述了自己看见的那一幕,把外公外婆也听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三姨说完后,忍不住又开始啼哭,却被外婆一把捂住了嘴巴:“不准哭!”

    三姨只能强忍着恐惧,哼哧哼哧的出着粗气,过了没一会儿,小姨开始迷迷糊糊的动弹了,然后就开始吐,狂吐,吐出来的东西夹杂着腥臭,有刚吃下去的蜡烛,也有已经呈现半消化状态的晚饭,真当是五颜六色,让人作呕。

    外婆其实是懂一点土医术的,那么晚了也没办法,就烧苦丁茶给小姨喝,这个苦丁茶我小时候也在外婆家喝过,治疗小孩吃坏了很有效,具体是用家里养的鸡肫外面那层皮晒干,外加茶叶放在铁板上放火里面烤,烤焦后,磨碎了冲水喝下去,能祛除小孩积食,据说有驱邪气,助消化的最用,真的挺有效。

    外婆按照小孩子吃坏了,也就是积食的土方法给小姨灌了水下去,小姨却死死的咬紧牙齿,反正就是灌不下去,偶尔灌下去的一点也被她给吐出来了

    最后没办法,让外公捏开小姨的嘴巴,让小舅舅按住她乱踢的脚,外婆强行灌了不少下去。

    这苦丁茶灌下去后,小姨倒是安静了一会儿,只是三姨再也不敢睡了,于是外公和外婆留在了小姨的房间里陪着小姨睡,让三姨和小舅舅去他们房间睡。

    此时的小姨已经有点清醒了,没一会儿,倒是不吐了,又开始拉肚子,如此反复的折腾到天亮,外公和外婆一夜不眠,一直到第二天一早赶紧送到镇上的卫生院。

    卫生院的人一看,说怕是吃坏了,按照急性肠胃炎给小姨打点滴,护士刚把针头插进小姨的手臂,后面就被小姨一把给扯了,怎么都不肯配合医生治疗,最后医生没办法,改用屁股针注射,还需要外公死死的抱着她,不让小姨乱动弹,如此折腾了半天,小姨已经只会不停的吐苦水,镇卫生院的一生建议外婆给送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县医院去看看。

    当天中午,外公外婆带着小舅舅和小姨就去搭车去县城,到了车上之后,因为晕车,所以外婆抱着小姨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那时候的公交车是很紧张的,外面挤着上车的人很多,就包括小舅姨和外公两人

    外婆拉开车子玻璃想透口气,突然小姨一个箭步从窗户口钻了出去,刚好被外面的外公也接住了,小姨一边哭一边喊:“妈,你带我去医院,我这个病治不好的,我要死的,你带我回家。。。”任凭外公怎么哄,就是哭个不停,死活不肯上车子,那一年她才九岁啊,小姨说的这句话,是小舅后来亲口告诉我的,因为他当时在场,可是小姨却告诉我她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只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生过一次大病,别的就不清楚了。

    话说,在外面接住小姨的外公就把小姨又从窗户塞进了车子,外婆这回可把小姨抓紧了,一把把她牢牢的抓好,任凭她的哭喊也不理睬,车子载着一家人不安的心缓缓的驶向县城

    到了县医院,拿着镇医院开的介绍信,院方马上给小姨安排了住院手续,医生检查了一番后,开始也按照吃坏了方式治疗,在治疗期间,小姨不只一次的乘着大人不注意,跑出医院,到最后实在没办法,外婆一狠心用布条子绑着小姨,也不敢睡觉,几个人轮流看着她,就连上厕所也是在病房里解决,哪里还敢放她出去。

    1986年,那时候大家的条件都普遍不好,医院也是吃食堂的,起先每次外婆给小姨从食堂打来的饭菜不是被她打翻就是一点都不沾,全靠营养液维持着。

    大概是住院的第三天,那天中午外婆照旧去食堂打饭,打来的饭,大家一尝,是半生的,饭没烧熟,也就是俗称的夹生饭。奇怪的是,这一次放在小姨面前的那碗夹生饭却让小姨留了口水,她第一次开口说自己要吃饭。

    外婆诧异的把她解开布条子,小姨几口就把一碗半生的米饭给吞了下去,并且嚷嚷着还要吃,结果外公外婆二姨,以及小舅舅手中的夹生饭都被小姨一个人给吃了,肚子鼓的很大,但她嚷嚷着还是要吃,这可吓坏了一家人,外婆赶紧过去找了医生过来,医生一看这孩子都成这样了,哪里还能再吃,连输液管都给拔了,给喂了点消食片就走开了。

    晚饭时间,米饭正常了,小姨又开始不进食了,本以为是她中午吃多了,第二天、第三天无论是多好的饭菜放在小姨跟前她都不张嘴,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第四天的晚上。

    那天晚上小姨还是不吃饭,看着日渐消瘦的小姨,外婆含着眼泪心疼的要命,怎么哄都不管用,无奈之下外婆去外面花钱买了一份夹生饭给小姨试试,结果不出所料,小姨又吃了个精光,一直吃到肚子又鼓起来为止,医生也解释不了,只是叮嘱不能给她吃这种夹生饭了,小孩的肠胃本来就不好,这种食物反而更加容易加重病情

    之后两天,家里人不敢再给她吃夹生饭了,医生对小姨也没个头绪,一直持续到第七天的时候,小姨突然又昏阙了,并且开始抽筋和口吐白沫,心跳、血压都开始下降,医生说,你们还是准备后事吧,这孩子怕是保不住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病。

    那时候的外婆很坚强,她也没有哭,只说了一句:“要死也不能死在医院里,不管怎样也要拉回家去!”,说着就连夜叫车给拉回了老家,回来的路上外婆想起当年的那个疯道士,让外公再去找他,可那已经是九年前路过这里的一个疯道士,那时候既没有电话,也没有名片,茫茫人海,从何找起

    ,. ,

第三章 :寻找疯道士
  外婆回想起那疯道士曾经提过一个地方:安县五里铺,便赶赶紧拆外公骑着自行车前去,火急火燎的一路问人,终于在一个小镇上打听到了那地方,等赶到五里铺已是天黑,见人便打探此处有没有一个道士,几经询问,终于有了点眉目:一个上了年纪的大爷指点外公五里铺往西有一个小村子,不过偏僻的很,要过一片板栗林,下面是坟地,过了坟地,再走五里路,以前据说那儿是有一个道士,至于姓甚名甚也不知道了。

    外公谢过老人家,乘着月色,敢夜路,路过那片板栗林子,也不知是萤火虫还是鬼火绿油油的一片,吓得他不要命的蹬着脚踏板,摔了一跤很的,爬起来顾不得检查,咬着牙齿往前赶,等到那个小村子的时候,已是痛的满头大汗,坐在村口检查了一下,连骨头都要看见了,外公是很疼爱这个小女儿的,也是急了,就蹲在路边大哭起来。

    就在外公哭的时候,村口一户破草房里出来一个年轻男子,浓眉大眼,鼻梁高耸,一袭白色长袍,一派风仙道骨的样子,赶上就去问了外公是咋回事。

    外公这个人也真的是个急性子,就跟一个陌生人竹筒倒豆子,把事情就讲了、

    听完外公的讲述,那个年轻人,就说大哥,你别着急,你先随我进屋慢慢说,我给你包扎一下,说着就引了外公进屋子,进去之后,这间不起眼的茅屋里,墙壁上挂着道家三清: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

    那人给外公泡了杯茶,示意外公坐下来,给褪了裤脚,一看好大一个口子,连裤子都给划破了,血浸湿了布料,又进屋拿了草药给伤口先敷上,再用白布给包起来,倒是暂时止住了血,不够就是痛的心慌。

    包扎完,又起身给外公泡了杯茶,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外公一口茶喝下去倒也奇怪,逐渐就平复了自己本来不安的心,伤口竟然也慢慢的不疼了,这才一番叙述,讲了原委,问这男子可知这里曾经有过一个老道士。

    不想那男子竟然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要找的应该是我师傅,可惜三年前他已经归天了,既然师傅生前有交代你来找他,那么大哥要是信我,就由我过去看看,你看行不行?”

    外公一听人死了,这还有什么办法,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连连点头,生怕这个人等会也找不到了。

    那男子问了小姨的生辰八字,又拿出罗盘掐指算了算,对外公说道:“如果不出意外,你这小女儿怕是活不过这个月的十五了,家师九年前就曾告诫过,没想到你们不但没有相信反而还。。。哎”

    外公一听就立马给男子给跪下了,痛哭起来:“当年我们谁也没想到那个疯道士,哦不,那个道长说的是真的啊,这,你看,这可怎么办?”

    一切或许都是命中注定,男子一边扶起外公,一边自语道:“罢了、罢了,你稍等会儿。”

    不过一会儿,那男子便从旁边的厢房出来,身着一身金丝银线的道袍,头戴八卦帽,脚踏白色八卦鞋,还背着一个八卦乾坤袋,对外公说道:“你且带我去你家,越快越好

    ,你要是现在能走,马上就出发”

    外公看这男子一身道士装扮,知道自己遇到懂行的人,赶紧就起身,两人连夜赶回外婆家,殊不知,外公这一赶路,也为日后他的腿落下了毛病,从此走路就有一点瘸了。

    要说外公平时也是村子里的好劳力,但此刻腿脚有伤,那道士说的又急切,只能咬着牙坚持,这个男子就是后来跟我们家结下不解之缘的查文斌,那年的查文斌育有一儿一女,是对龙凤胎,过着清贫的农村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等到了外婆家,外公对外婆讲明了来历,就带着查文斌去小姨的房间,奇怪的是这一次小舅舅的那条小黑狗看见文斌的时候格外的亲切,撒欢的抱着他的腿,要知道这条狗平常对生人是很凶的,据说连我爸爸也被它差点给咬过。

    文斌摸了摸小黑狗的头,笑笑就进去了,并且让其他人侯在外面,一炷香的时间后,查文斌出来,面色有点沉重

    外婆很紧张的问:“道长,情况怎么样?”

    查文斌也没说什么,只是让外婆准备一个桌子放在门外,外婆哪里敢怠慢,赶紧就去搬了张小桌子搁在门口

    接着查文斌又叫外婆准备一份倒头饭(倒头饭就是把碗里的米饭剩满,按结石后,整个倒出来,让米饭呈现出碗的形状,然后在把米饭倒置在碗里,保持米饭保持碗底朝上的姿势,而且一定要半生的米饭。)

    摆好案子之后,中间一碗倒头饭放着,那男子从乾坤袋里拿出三根香,一叠符纸,一盒朱砂,一根毛笔,又让外公把小姨的床抬到正对着房门的位置,并且让外公拿麻绳捆好小姨。

    再说那时候的小姨,自从文斌进去之后,就一直乱动,连外公这个成年男子都差点按不住她,放佛一夜之间就变得力大如牛,听了道士的话,就用麻绳困住小姨,后来我才知道这条麻神不仅是为了不让小姨乱动,更多的作用是恐怕是锁魂,也就是困住小姨的魂魄,不让她魂魄出窍。

    捆好小姨之后,道士又拿了个不知道什么黑黑的石头样子的东西塞进了小姨的嘴巴里,说是为了防止等会儿她咬舌自尽,弄完这一切后,道士恭敬的把三根香点燃,那种香比我们见到的普通的香要长,要粗一点,颜色偏黄,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贡香,说来也怪,这屋子里并没有风,但是点燃的香出的烟却由三股合成一股,然后竟然慢慢飘向小姨的房间里。。。。。。

    接着文斌,拿出一方砚台,我外公是个爱好书法之人,一见那砚台就识得那不是一个普通的砚台,那是一方白铜墨盒砚台,形状成八卦模样,只是这方砚台,中间的部分是红色,而不是普通砚台是黑色的。

    道士看了一眼小舅舅,摸了摸他的头,笑着对他说:“小娃娃,你去撒点尿来,装在碗里接好拿进来给我。”

    外婆赶紧又拿了个大海碗,领着小舅舅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小舅舅的尿就拿了进来,那道士倒了一点尿进了砚台,然后把那盒朱砂放进了砚台,搅拌之后,拿起毛笔开始在符纸上画起符,画符的时候笔不离开纸,全部都是一笔连到底,总共画了八道符,然后分别贴在小姨房间的八个方位

    说来也奇怪,当最后一道符贴完之后,床上的小姨竟然发出了惊恐的吼叫,只是嘴巴里被塞着东西,也听不清是什么,只是她的眼睛瞪的很大,不安的摆着头,像是很恐惧,又像是很愤怒!

    文斌连瞧都没有瞧挣扎的小姨一步走过去,脚踏七星步,每走起步,就画一道符,然后手指一粘,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那符纸就燃烧起来,然后嘴里开始念咒,床上的小姨随着文斌的咒和符纸,开始越来越挣扎,一个只有九岁的小女孩,似乎就要挣脱了那根手指粗细的麻绳,连床板都咯咯作响,脸上从发白开始变的发情,嘴里不停发出声音:呼~~呼~~,也不得听清楚是点什么。

    总共烧了七七四十九道符之后,小姨的挣扎的力气也似乎用尽了,只剩下大声的喘气声,外婆一家人也吓的不敢动弹,只是文斌脸上的神色反而越来越凝重,渐渐的居然开始出汗了,最后一道符烧完已是汗流如雨。

    道士席地而坐,喝了一杯外婆递过去的茶水,看上去十分疲惫,大了大约有三分钟的坐之后,才站立起来,显得很虚脱的样子,对着外公招招手,小声喊道:“屋里不要再留人了,全部到门口去,我有话跟你们说。”
第四章 :抢魂
 到外婆家的厨房里,一家人看着坐着疲惫不堪的道士,就都问怎么样了。

    文斌看着眼前充满期待眼神的一家老小,摇摇头说:“今天怕是有麻烦了的。”

    外婆听到他这么讲,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接着三姨和小舅舅也跟着跪下了,外婆哭着求文斌:“道长啊,当年我们有眼不识真神,赶走你的师傅,你千万不要怪罪我们,要救救我女儿啊,医生都已经宣布叫家里准备后事了,我们也没其他办法了,眼下只能指望你来救她,我们徐家给人打了一辈子棺材,不曾短人木料,也不曾多收人钱,遇到买不起的穷人,还送一口薄皮棺材过去,也算积了不少阴德,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文斌赶紧一把拉起外婆,说道:“嫂子,家师的事,我非常理解,他为人行事很是古怪,别说你们,有时候我也不能理解,不怪你们,只是你女儿生辰八字是阴阳颠倒,十岁这一年,本就有个劫,加上那一晚经过水库的时候,这小女娃五行缺水,刚好被小鬼给遇上了,按照我的推算,应该是本月十五归天,眼下今天已经是十四了,现在那小鬼还在房间里,只是暂时用捆仙绳困出了女娃娃的魂魄,又用符封住了屋子的出口,我估摸着那小鬼还在等着抢魂呢。”

    外婆一听可吓坏了,小鬼勾魂,以前也是从一些老人嘴巴里听说过,但这事如今就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那说不害怕是假的,壮着胆子问文斌:“有几个小鬼?”

    文斌伸出两个手指:“两个,一男一女,是两个孩子所化。”

    这话一出,外公一家就心中有了点眉目,早些年,那个水库里,有两个小孩摸螺丝,不慎落入水库,淹死了,后来村子里就一直不让家里的小孩再去那水库里玩,一直到后来水库翻新了,才由表哥带着我去那玩过。

    文斌接着说:“那两个小孩是枉死的,所以一直想拉两个垫背的,说不定你们村子里这个月的三十那天,还会出个事,而且是个男孩”

    外婆就问有没有办法?

    文斌说:“办法是有,不过。。。”

    外婆以为是他想要点钱财,就立马取出了家里的几张大团结,递给了文斌。

    可是文斌摆摆手:“嫂子,你去准备红绿两种彩纸,然后弄点饭菜吧。”

    这彩纸,外婆家里倒是有,三姨平时喜欢剪纸,所以,不一会儿,红绿纸就有了,铺了一桌子的。

    文斌对着三姨说道:“你拿着剪刀,剪两套衣服出来,红绿各两套,就那种小孩穿的大小,模样随便,只要像是衣服就行了。”

    三姨这个人胆子小,但是有一双巧手,不一会儿,两套小衣服就给剪了出来给文斌递上。文斌拿了纸衣服,然后放在一个竹匾里面,又叮嘱外婆弄六个菜,要三荤三素,外加两杯酒,两个空碗,碗上摆着两双筷子,全部放在竹匾里放好。

    当这一切全部都准备之后,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文斌拿着这些东西放在外婆家大门口,然后再次点上三炷香,两根蜡烛。

    等两柱香烧完的时候,鸡窝里突然传出一声鸡叫,文斌大喊一声不好,立马冲进小姨的房间,一口咬破自己的中指,直接点在小姨的眉心上,又让外公把鸡窝里的最大的公鸡抓出来。

    外公也不敢怠慢,赶紧拎来那只芦花大公鸡,文斌拿过公鸡,一刀放出鸡血,绕着小姨的床撒了一圈,然后退出房间,走到门前那个放着倒头饭的案子前,眼睛一闭,大喝一声:“呔!”

    从身上的八卦乾坤袋里拿出一柄宝剑和一枚大印,那剑身碧幽幽的透着一股寒气,形制透着几分古朴典雅,剑身与剑柄连接处浑然天成各一边,剑柄是一个八卦图;那大印乃是青铜铸造,约有成年人的巴掌大小,上刻着:道经师宝!

    道士右手持剑,左手持印,开始嘴念咒语,犹如太上老君下凡一般,念着念着,突然右手一抖,剑光一闪,粘起桌上一张符,剑指床上的小姨,“撕拉”一声,符纸居然着了,接着又是第二道符,两道符纸烧完之后,文斌拿出一张墨黑色的纸,奋力画出一道符咒,这是他第一次祭出大印,然后朝着黑色符上按上去,贴在小姨房间里,这一次又是八道符,紧挨着之前贴的八道符,然后关上房门出来了。

    文斌告诉外婆,让外婆和外公带着两个孩子,赶紧去水库边,把刚才准备的纸衣服和菜碗放到水库边上,等到天亮再回来,并且不要出声,不要对家的方向看,并且叫小舅舅把他的小黑狗牵过来交给他。

    外婆跟外公带着二姨小舅舅,捧着竹匾就去了水库边,那天的二里地走的格外漫长,路上由外公拿着匾走在前面,外婆带着二姨和小舅舅走在前面,照着文斌的吩咐就到了水库大坝上,背对着家的方向,点燃香烛,拜好碗筷,躲在水库里的那个破旧的小抽水室里,一直等到天亮。

    天亮后,外婆一家赶紧往家里赶,等到家门口的时候,大门是开的,外婆一个大步跨进去,看见文斌已经倒在了小姨的门外昏迷过去,外公就赶紧进去看小姨

    小姨倒是躺在床上,熟睡着,没有任何异样,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就去扶文斌到自己房间里休息,这时候文斌醒了过来,很虚弱,对外婆说:已经没事了,让他好好休息

    文斌几乎是睡到第二天晚上和小姨同时醒来的,小姨醒来就说自己肚子饿了,外婆给小姨下了鸡蛋面,小姨这一次吃的很香。

    文斌也起床吃晚饭,吃晚饭时,外婆问起昨夜发生了什么,文斌说:“两个小鬼听到鸡叫,估计要天亮了,准备动手抢魂了”说着看了一眼身边的两样东西大印和宝剑,苦笑了一声:“要不是这两个东西在,恐怕真让他们先得手了,暂时是离去了。“

    吃罢晚饭,外婆又恭敬的给我文斌上茶,然后拿出一扎大团结给文斌递上,农村里过去搞个迷信,请个什么神汉或者仙姑,办完事都是好包个红包的;况且看样子小姨这下是真的没什么大事了,所以给包个红包倒是应该的。

    查文斌笑着罢了罢手:“嫂子,我做事不为求财,你这红包我不能收,修道之人本就是为帮助大家,这本来就是我分内之事,何况家事跟这孩子也算是有缘,钱财之事,万万不能收的,要是祖师爷知道,也会怪罪下来的。”

    外婆哪肯啊,这恩人救了自己女儿的命又分文不收,真不该如何是好。

    查文斌押了口茶,又继续说道:“,不过这孩子是没事了,恐怕我晚上自己有事了,今晚一个人是回不去了的,小鬼本来是那孩子的小命的,被我伤了道行,今晚又是月圆之夜,小鬼的怨气很重,估计今晚是要来找我寻仇的,倘若我师傅在世,除去这两个小鬼怕是没什么难,只是我道行有限,恐怕还要让大哥帮我一个忙。”

    外公赶紧站了起来:“恩人有事尽管吩咐,我一定办到。”

    查文斌拍了拍边上的小黑狗的脑袋:我料定这两个小鬼会在路上劫我,大哥你去帮我找三个杀猪的,送我回家,只要我到家了,这两个小鬼就不能把我怎么样。”

    注:杀猪的,常年见血,身上煞气极重,一般的小鬼是根本不敢去找麻烦的,查文斌需要三个杀猪佬陪着回家,可见这一次那两个小鬼真的不简单。

书名:最后一个道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最后一个道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日久生情:宝贝,你好甜》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日久生情:宝贝,你好甜》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日久生情:宝贝,你好甜目录预览:第1章我们是什么关系第2章老婆,咱们回家第3章你给我松手第4章你想太多了第5章劫色第6章没关系,反正我和你一样第7章来呀第1章我们是什么关系N市郊外。有些荒芜的公路旁,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她手里拖着个行李箱,正踮起脚跟,朝着远处眺望。她的模样看起来,不过才二十出头。白色连衣长裙,高高扎起的马尾辫,配上她清澈纯洁的容颜,远远看去,就给人无限美好之感。任是谁,都很难将这样一个女孩子和杀人犯联系起来。可她就

  • 小说《地府我开的》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地府我开的》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地府我开的目录预览:第1章这碰瓷的技术,高!第2章地府我开的第3章我让你哦哦个鬼啊第4章君子报仇不隔夜第5章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第6章邻家有女初长成第7章求婚的炒作?第1章这碰瓷的技术,高!叶凡感觉自己这辈子真的不算白活了。上个月,他又一次的完成了人生中的一个小目标,赚了一百个亿。前几天,银联储的大佬邀请他共进晚餐,只求他不要丧心病狂的引领又一次世界经济危机的到来。就在刚刚,他很无情的甩了当年大学时期和他青梅竹马,有着山盟海誓的女朋友,嗯,甩的很无

  • 小说《谪仙—灿烂又孤独的我们》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谪仙—灿烂又孤独的我们》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谪仙—灿烂又孤独的我们目录预览:第480章打算收网第1章宴会偶遇第2章棒打鸳鸯第3章鬼迷心窍第4章趁人之危第5章落荒而逃第6章小心翼翼第480章打算收网仙祺和洛之溪找了一处安静的茶室喝茶。仙祺不说话,安静地给洛之溪布着茶,洛之溪忍不住问:“这几天你去哪里了?”仙祺淡淡地回答:“去寻找一个被我伤害过的女孩子,可惜,没找到。”洛之溪之前就很好奇仙祺的感情生活,这么多金帅气的高冷男神,身边不应该是美女成群的吗?听了仙祺说的这句话,洛之溪隐

  • 小说《高冷男神VS蜜桃娇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高冷男神VS蜜桃娇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高冷男神VS蜜桃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离婚礼物第2章好,那就不离第3章老婆,回家吧第4章咱们去把婚离一下第5章她还想找男朋友?第6章不要碰我第7章温柔的触碰第1章离婚礼物昨晚她百般热情,早上醒来身体像是被拆掉一样,酸痛不已。耳朵听到男人正在接电话的声音,似乎马上就要出门了,女人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赤脚踩在地毯上,走出卧室。“祁泽……”温映萱叫住他,站在门边,手指用力的抠着门板,有些难以启齿的看着他。“先这样,到公司再说。”男人挂掉电话,

  • 小说《通灵邪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通灵邪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通灵邪医目录预览:第1章专家?庸医?第2章收服婴灵第3章唐悦第4章不是采购主管吗?第5章BCD药丸第6章求求你放过我吧第7章龙潭虎穴第1章专家?庸医?夜幕降临,黄鹤市大张医院,急诊室。张正一脸无辜的看着张迈,差点儿就要哭了。“弟弟啊,求求你放过我好吗?实在不行,我叫你大哥?”“NO,NO,NO!”配合着三个NO,张迈伸出食指,连摇了三下。虽然他的回答略带戏谑,一张英俊的脸上满是人畜无害的笑容,但是,却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张正长叹了一口气,张迈的

  • 小说《天衍神榜》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天衍神榜》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天衍神榜目录预览:第1章被遗忘的人……第2章族祭之变第3章惩罚与……计划?第4章绝户计第5章偷!第6章破灯?第7章身死道消?(上)第1章被遗忘的人……“快快快!该死的,要迟到了!!!”明媚的阳光从洁净的天空洒落,带着点点温暖直扑大地,顺着这温和的光线向下俯视,只见在一处铺满黑色奇异玉石,范围极为宽敞的广场边缘,几道身影匆匆而出。“妈的,谁要是今天迟到,不死也得脱层皮啊!!!”视线拉近,就见在空旷的黑玉广场上,此时正有一高、一瘦、一胖三道身影低头匆匆

  • 小说《玄阳天尊》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玄阳天尊》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玄阳天尊目录预览:第1章季天第2章母亲第3章修炼第4章上门道歉第5章潜修第6章招生之日第7章为难第1章季天玄阳界,天玄大陆。在大陆的最南端,古乾、天炎、凤灵三大皇朝三足鼎立,执掌方圆千万里领土,主宰亿万子民,乃大陆南端当之无愧的霸主势力,周围大大小小的势力皆受其管辖。左天炎,中古乾,右凤灵。号令群雄,莫敢不从!……古乾皇朝皇宫的御花园中,十数个奴才宫女犹如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一个娇小的漂亮女孩,女孩穿金戴玉,浑身透着着一股高贵的气质,显然,小女孩的身份

  • 小说《逼婚成宠:超能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逼婚成宠:超能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逼婚成宠:超能小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得罪他?我都不认识他!第2章救我!谁能救救我!第3章我跟你有没有……那个?第4章我的衣服,不是你脱的吗?第5章是谁,大跳脱衣舞?第6章立刻给我女朋友道歉第7章不做你的走狗!第1章得罪他?我都不认识他!华灯初上,夜色正好,霓虹光影晃荡,如一只无形的手,撩拨着寂寞的灵魂。这里是A市最负盛名的皇朝高级会所,名副其实的消金窟。借着上帝的眼睛往下看,看到的或许是一个巨大的黑洞,不断地吸收着钱财,冒出粉红色的泡泡

  • 小说《霸道老公,求抱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霸道老公,求抱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霸道老公,求抱抱目录预览:001、别闹,先脱了再说话002、怀不上他的孩子你就死定了003、我又来吃你了004、上面不能吃005、我还要活着吃你呀006、为什么别人的胸那么大007、薄天野,你是不是嫌弃我胸小?001、别闹,先脱了再说话“咔哒……”欧纳度假一流别墅的第三层的窗户,悄悄被人打开了。穆小甜的小脑袋探了进来,听到淅淅沥沥的水声里,她圆溜溜的大眼睛猛然一亮,瞬间就有了精神。偷偷摸摸溜进来,看到桌子上放着精致的一个水杯,贼兮兮的就

  • 小说《神武灵植师》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神武灵植师》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神武灵植师目录预览:第一章气海中的种子第二章上古灵植师第三章大成武技第四章虎啸拳第五章听风神窟第六章千年血杉果第七章剑光闪烁第一章气海中的种子“只要将最后一道痕迹祛除,我就能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了?”秦泽低声喃喃,眼中兴奋,朝着百草园赶去,一步之下,跨越好几丈距离。此时,还是清晨,但,路上已有训练的弟子身影。玄天宗,位于天东洲,天域巨头,放眼神武世界,也是名声响亮。秦泽身形瘦削,脸庞消瘦,大约十三四岁,眸子之中,精光闪烁。路上众人,在看见少年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