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越女风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5:18:50 来源:网络 []

小说:越女风姿

第1章 不明所以

 白梅山庄

 此地并不是到处都长满了白色梅花,反而连一株白梅也无法找到,亭台楼阁倒是显得大气滂沱。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在一个相当雅致的院阁之中,此刻却是有着一个与这雅致十分不和谐的一幕在上演着。一个二八芳龄的女子,手里拿着一个早已被鲜血侵染成红色的长鞭,身后站在一群侍从,眼中厉色的对着一个被绳索掉起满身血迹的普通少年。

 "哼!最近父亲不顺心,哥哥不顺心,都不理我了,你个下贱之人居然还敢惹我!"

 女子声音有些尖锐,如同她的容貌般,虽然长相不错,但是眉宇见的傲气给人相当不舒服的感觉。

 那被打的少年缓缓它抬起头,满脸的血迹,嘴角更是躺着殷红的鲜血,淡淡的看了一眼厉色女子,眼中居然没有求饶之意,更没有惧色。

 此人正是那小二!女子一看此人居然用这中眼神盯着自己,脸色又是一变!

 "啪!"一声长鞭打在皮肉之上的清响又是响起。

 "嗯……!"被挂起的小二瞬间又是一声痛苦的呻吟。

 "你求我啊,求我我就放了你!"那女子厉声喝道。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然而,等待她的却是一阵沉默默。

 "哼!贱人!你叫啊,求我,求我我就放了你!"

 "啪!"

 女子又是一怒,大声吼道,顺便一个长鞭便是落在了小二身上。这一次小二没有吭声,只不过却是有一次昏死了过去!

 女子看到这里,眼中流过讥讽之色。"将他关起来,依旧不能喂他吃喝,我到要看看,他能盛到什么时候!"

 "可是,小姐,最近白庄风声紧,老爷最近本就……"

 "我不说你不说他们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女子猛的转过身,狠狠的说道。

 "是,是"那人立即低下头。

 "哼,少废话,按照我的做!"

 "是!"侍从齐齐答道。

 女子又看了一眼那被挂起的小二,眼中的厌恶之色更浓。越女风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贱!"吐出两个字便是将手中长鞭一甩,扔给了后面的人,自己转身离去。

 小二被那些侍从解下之后,便是带到一个昏暗的地牢之中,几人将起狠狠的一甩。

 "嘭!"

 一声铁门的关门声便是再次使这里陷入了死寂。

 小二趴在地上的瘦小身影微微一动。

 "嗯……"然而,浑身的疼痛又是停止了下来。片刻之后,依旧还是忍着剧痛爬上了那麦草铺就的破床之上,瞬间便是倒了下去。又是许久,满是鲜血的手慢慢的从胸口处掏出一物。版权huijindi.com缓缓的放在鼻上,深吸一口气,清香之味依旧扑鼻,只不过,还夹杂了淡淡的血腥之味。

 "啪,啪"

 两滴滚烫的泪珠顺着眼角打在了枯黄的麦草之上。

 "母亲,今生孩儿恐怕不能为你养老送终了,孩儿……对……对不起您!"

 沙哑虚弱的声音打破了死寂,小二脸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泪痕。

 琉离一路朝着白梅山庄急奔而去,虽然可以驭空飞行,但是白梅山庄离这还是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她根本无法一直驭空,灵力根本支持不了太久。

 不过,以她的脚程,只要再过片刻,自己定能到达白梅山庄,琉离暗中想到。不过,四天了,琉离也不确定那小二是否还活着。就算为了那一茶,自己也要找到那小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人们不禁向楼上又多看了两眼。推荐huijindi.com

 看来,这嫣然第一题是注定要落入此人手里了。而当嫣然听完此诗之后,眼中却是没有丝毫得欣喜之色,此人如此夸赞自己不过是给了自己一个更大得讽刺。

 看了看那炷香,此时,已然走了四分之三,嫣然只希望,再这最后的片刻,能有人将此时比下去,无论时谁都可以,只要不是那轩辕洛。

 或许是上天都听到了他的祈求,果真,片刻之后,又一个下人拿着一纸走了下来。

 对众道:"丙号客官上官公子赋诗一首。"

 听此,那嫣然眼神都是一亮,一抹喜色划过:"念!"

 "哀兮叹兮美人兮,怜兮念兮嫣然兮。古有鸿雁落沉鱼,今有嫣然入吾心。越女风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他人相思苦追忆,怎懂嫣然系谁心。女儿垂泪红袖湿,男儿怎解其中痴。瞥若惊鸿宛若龙,轻袖罗衫妆几时?"

 当那人念完此诗之后,全场都陷入了寂静,这诗虽然有些过白,但是诗中意思却有千万。嫣然没想到今日还能有人为自己做上这么一首诗,当下眼中便有些微红。

 琉离眉梢微抬,这诗哪里是那什么上官公子所做,明明就是姬梦尘刚才胡乱念了几句让那上官公子抄下来的。刚才琉离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的。

 没想到,这姬梦尘还有如此情操。不过,他是怎么知道这嫣然心中所想的呢?

 琉离百思,这嫣然跟大家唯一的互动便是那首琴曲,也就没别的了,除非他俩认识,不过不大可能。

 想到琴,琉离忽然眼前一亮,对了,这姬梦尘好音律,那么应该是通过这个感受到的了。

 越想越是如此,这姬梦尘的古琴造诣应该不在那嫣然之下了吧。想到此,琉离也终于拿起了纸笔,在上面狂草乱书。开玩笑,自己可不能让自己将来准备精心打造的明星就这么把初夜给弄没了。琉离邪恶的想着。

 "这楼上可真是卧虎藏龙,你说老子怎么就不多看几年书呢,也不会在这时词穷!"

 这时,下方之人有人叹声说道。

 "可不是,要是多看点书,说不定这嫣然初夜就是我的了,哈哈"

 一个猥琐的声音又起。

 嫣然自然也是听到了这些污言秽语,不过,想到自己的处境,这种事自己应该习惯吧。

 强迫的压下自己心中的伤感情绪。

 之时,半炷香已经燃尽,就在最后一个香头要落下之时,楼上忽然又下来一个下人,手中也是握着宣纸。

 "嫣然姑娘,乙号房客官也有一诗。"

 那下人诺声道。

 这时场下的人都提起了好奇心,刚才那诗已然打动了眼前这嫣然,还有谁能做出更好的不成?

 众人都抱有怀疑之态的看向那张宣纸。嫣然也有些差异,这乙号房的客人她倒是也有点好奇。这时,那丙号房中的姬梦尘忽然也是若有所思的看向这里。

 "念吧"

 纳兰嫣然说道,其实她并不认为这一首诗可以打动自己。在众人期待中,那人缓缓打开手中宣纸,一股龙飞凤舞的字迹便出现在了眼前。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红姻翠雾轻盈,飞絮游丝无定。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笙歌散后酒微醒,深院月斜人静。"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妙,妙啊!"

 就在那小厮念完之后,那孙醒书生立刻出声道。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人走至楼台处,对着琉离所在的乙号房抱拳,眼中尽是崇敬:"想我孙浩一偏爱钻研诗赋,今日却是终于遇到了打心底敬佩之人!不知楼上前辈是哪位高人,可否赏脸与孙浩一见!"

 孙浩这一番动作,引来众人侧目,其实不光是他,只要略懂一些诗词之人此刻都在细细品味。

 那一句,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道出了多少人的心声!

 楼上那轩辕洛也终于将目光移向了隔壁,不过他可没有琉离那通天本领,自然不知道那里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过其目光却是看的出,里面尽是赞赏!

 而另一边的姬梦尘此刻也是陷入了深思,眼中出现了淡淡的迷离,相见不如不见……

 琉离看着下方那嫣然,此女也陷入了追忆,是在想有情郎么?

 伸手摸摸鼻子,琉离一脸尴尬却是没人看的出,说实话,让她一新型世纪的人来吟诗作对那实在是难为她了,所以只要借用一下中国上下五千年遗留下来的金典名句了,这里的人反正也不会知道。

 "拙计罢了,谈不上高人,你不必介怀。"

 在楼下依旧抱拳的孙浩诈一听到这个声音,眼中忽然露出了不敢致信,他本以为能在诗赋上有这分造诣的肯定是位阅历丰富的中年人,那知这声音听着似乎比自己还小!

 当下,孙浩眼中便闪满了疑惑。

 而就在这时,那嫣然也是起身,走向孙浩位置,对着琉离之处微微福礼。

 "公子一诗让嫣然自愧不如,这书一题公子获胜!"

 嫣然细声宣布了结果,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服,若说前面几首诗还有些争议,那么这一首可谓直接高出了不知几倍的境界。

 就那一句相见争不如不见都可被纳入千古名句!楼上琉离一笑,传音道:"姑娘谬赞了。"嫣然一笑,走回了舞台中间,当众又一次宣布了结果。

 "楼上乙号房公子才华出众,嫣然将其定为胜者,大家可有异议?"

 略显铿锵的声音传遍大厅,众人皆是摇头。

 嫣然一笑:"好,那么我们接下来出第二题,画!"

 声音刚落下,下方就有人不禁出声询问:"这画该如何作答?难不成让我们都来画上一幅?"

 嫣然听完,摇摇头,扫了一眼众人:"这画定不会让各位劳神亲自动手,嫣然不才,略施拙计,画了一幅山水图,但是一直感觉少了些什么,若是有人能说出少出的东西,并且让嫣然心神满意,那么既算此人获胜!时间依旧为半炷香!"

第2章 清晨日出

 "好,那还请嫣然姑娘送上画来让大家观赏观赏。"

 嫣然点头。

 转身,对着身后人道:"乘上来"

 片刻之后,一群清丽女子便抬着一幅巨大的屏风而上,那屏风之上俨然是一幅山水图!

 当众人看向这幅图时,都不禁睁大了双眼。

 只见,此画之上是一幅山谷清晨日出。

 这是一片人烟罕至的山谷,谷中花草艳艳,蝶蜂飞舞,小动物和睦相处的一幅景象,琉离见此不禁想起了那药谷来,不过根据这里面场景的布设,很明显这不是药谷。

 火红的日出映满了半边天,霞光照射在空谷之内一片祥和。

 琉离想起,自己与那龙渊曾一起亲身经历过这番景象,那场面的确是动人心魄!

 只见那画中还有几片屋舍,院中开满了雪白的梨花,在外还有一片小小的菜园,一个头戴布巾的女子正在那里采摘。

 整幅图看起来宁静美好,让人心神向往,所有人都觉得这幅图已经接近完美,然而,嫣然所说的不足又在哪里呢?

 香就在那里徐徐燃烧,而人们也都在百思不解中。

 "画中少了什么呢?"

 一些人纳闷的不禁脱口而出,但是都是摇摇头。

 "姑娘的画中堪称唯美,实在看不出还少些什么,我等不才,自动认输。"

 这时,一些人以出口认输,在他们看来,这话的确已经完美,哪里少了东西。

 嫣然只是淡淡一笑:"各位不必介怀,嫣然方才也说过,此话自己只是感觉少了些东西,但是自己也不知道少在了哪里。"

 众人一听,暗自纳闷,如果这道题没有确切答案,又该如何一决胜负呢?或者,到了最后,此题恐怕只能作废了。此刻不光大厅之内人,就连那轩辕洛也是眉头紧锁,凭着他的才识也依旧看不出这画里还少了些什么。

 不管是他就连那姬梦尘也是眼中疑惑,难不成嫣然故意为之?可是没有道理啊。

 然而,在这许多人中,却有两人是意外,这俩人中有一人便是那木旋!

 此女虽然照顾着木阳,但是眼睛也偶尔关注着下方。

 当那一幅图一上来,这木旋便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那嫣然,眼中也有一抹倾佩之色,又看了一眼眉头深皱的白简眼中不禁闪过讽刺,心中暗道,恐怕这道题没有人能答得出了。

 除了木旋之外的另一人自然便是琉离,此刻的琉离对那嫣然的评价可谓又上了一个高度。

 这女子果真聪慧,居然可以想出如此一道题来。

 这题她若猜的不错的话,隔壁的木旋应该也能答得出来吧。

 狡黠一笑,琉离便出声道:"嫣然姑娘若是将本公子添于画中岂不完美,否则画中女子未免太过孤独。"

 琉离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是足够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听见。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愣住,不明白这话中之意。

 然而,没有人明白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明白,再看那嫣然,眼中的喜色明显就是说明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此女眼中除了喜色外还有一分震惊,难道世间还有这样的男子不成?

 不错,她的画中的确少了东西,少的便是一个男子。

 试想,在那样一个世俗以外不食人间烟火之地,无论景色再美好,若是只有一人,无论是谁都会感到孤独!

 画这副图的本意便是如此,心中久久的期盼也代表着女子的内心,内心的那份孤寂。

 一般男人看到此,都不会体会得到,因为男人习惯在外的喧嚣,在外的驰骋,哪里能体会得到女儿留家的那份孤独。

 无论琉离还是木旋,她们的共同点便是都同为女儿身。嫣然的出题可谓良苦用心。

 "啪啪"

 就在这时,两声清亮的掌声从一楼间传出。

 众人朝声源方向望去,那里正是轩辕洛之处。

 "一语道破女儿心,没想到阁下不仅吟得一手好诗,还有如此慧眼才智,佩服佩服。"

 随后,轩辕洛得声音传出,毫不避讳得落在了所有人耳中,当然,也落在了琉离耳中。眉梢一挑,不置可否。这时轩辕洛又道:"不知公子可否赏光,等事完之后与在下一叙。"

 "公子客气,盛情难却,三念应下便是。"

 琉离终于开口说道。

 同时,所有人此时心中也响起了一个声音"三念"?,原来此人叫做三念。不得不说那姬梦尘,当他初次听见琉离声音过后便发现有些耳熟,却偏偏想不起来。

 此时一听那人自称三念,终于恍然大悟,但是同时,心中又多了疑惑,那日初次见这三念之人时,其给人得感觉一直是不学无术,庸俗不堪得影像,然而今天却是另一番模样!

 想到此处,姬梦尘不禁对这三念更加得好奇了几分,不知道其在后面两题里,是否又有惊人表现呢?

 这画一题,自然再次被琉离夺冠,嫣然宣布结果时,依旧没有任何人反对。

 当下便开始了第三题,琴!

 "下面一题,为琴。"

 说道这,嫣然走至了自己那把红泪之处,纤手扶上这把古琴。眼中有股浓浓得爱意,就像一个母亲看着自己得孩子般。

 "这把琴乃嫣然家传之物,名为红泪,只要懂音律之人,大概都听说过吧。"

 嫣然眼看着古琴,低声说道,果然,话音刚落,下方便有了声音。

 "红泪?传说中得那把古琴?居然真的存在,我一直以为是个传说呢。"

 "谁知道真假,要是真的她还用来此春满楼?"

 一人悄声道。

 "就是"

 一些人应声道。

 台上得嫣然自然是听到了这些声音,眼中流过浓浓得讥讽之色,毫不在意那些人的流言蜚语。

 再说楼上之人,反应最大的莫过于那姬梦尘,当他初闻红泪之时,手中茶水便是一抖。琉离明显感到了他的异常,不禁疑惑。

 下方嫣然又道:"世人只知红泪得来不易,却无人知道它另一个故事。"这句话引起了众人好奇,还有别的故事?就连那轩辕洛也是目光一闪,心中诧异,原来红泪还有别的传闻,自己居然不知……

 "红泪,的确是一女子耗尽心血所做,最后在其上落了一滴血泪。整把琴也因此变成了红色,就连琴弦也是血红,这个世人皆知。

 不过,除此之外,红泪却还有另一个传闻,这个传闻是只有世世代代保管此琴的琴使才能知道的秘密。

 不巧,嫣然的父亲便是这一世红泪所选的琴使,红泪的守护者!"说道这里,嫣然看了一眼下方之人,这些人的眼中,有的诧异有的迷惑。

 琴使?并不解释太多,嫣然只是怅然一笑。

 "嫣然家临大祸,现在落得一人独存于世,种种原因,此琴现在暂时留在了嫣然手中,父亲也破列将此琴的一些秘辛告诉了我。"

 当说到这里,众人都隐隐的猜出,眼前这把琴可能是一件无价之宝!此刻,有些人的眼中以甚至已经目漏贪色。

 琉离听着嫣然的讲述,除了一些好奇之外再无其它,不过她倒是好奇,这琴如果这般神秘,为何这嫣然要讲其道出,难道就不怕引火上身?

 嫣然此时也知道下方众人已有人心声歹意,却是完全不予理会,因为她知道,自己对轩辕洛还有大用,他绝不会让自己出半点差错,因此也刚好将这个自己知道不多的秘密公终于世,完成父亲的遗愿。

 "这把古琴,以传承了多世,到了父亲这一代已经是第九十八世,父亲告诉我,一定要找到此琴第九十九世传人,而这九十九世的使者便是能够将此琴最终送至红泪转世主人之手!

 或许,你们会觉得荒谬,但是父亲便是如此告知嫣然,父亲一生行事磊落,所以,嫣然对此事深信不疑!"

 "那你怎么知道这茫茫人海中谁是这把红泪的九十九世使者呢?"

 下方一人忽然问到。

 嫣然听后只是一笑:"红泪自会亲自选取他的琴使。"

 "自己?"

 下方人一生惊呼,觉得嫣然这美貌女子莫不是在开玩笑,一把琴就是再神也只是一把琴而已,怎么可能会自己择主?

 看出众人的疑惑,那嫣然也不迟疑:"实不相瞒,这红泪的确可以自己择主,而且,这九十九世的琴使也在你们之中,因为,只要一代琴使陨落,红泪便会自己有所显示,显示下一代的琴使所在位置,嫣然便是根据这个来到了这春满楼,因为红泪显示,此人就在这里。红泪的琴身距离琴使越近,琴身也会越红,现在的颜色之所以接近血红便是预示着又一代琴使的诞生。"

 此话一出,犹如一个惊天炸雷,人们纷纷睁大了双眼,看向那此时浑身血红之色的红泪,都感到了事情的不可思议。

 那轩辕洛恐怕是这里,最有发言权的一人,因为,再此之前他便是见过红泪之色。

 此时,他也终于注意到了那把竟躺的红泪,当眼睛看上去之后,瞬间满眼不可置信!

 那琴的确比那日红了许多,而且最奇特的是此刻还有淡淡的晕泽!这是怎么回事?

 轩辕洛睁大眼睛,目光闪烁不定。

 而此时的琉离也不禁一愣,这琴前面她也见过,的确有些古怪。

 "如果不得到此琴的认可,弹琴之人不但会得到此琴的某种反噬造成心神迷乱,若不及时松手,还会最后吐血而亡,说它是一把魔琴也未尝不可。

 但是,只要被此琴认可之后,便可用其弹奏,音色音律都将胜过普通琴百倍不止,就算是一位琴技拙劣者也可弹出悦耳之音,嫣然可能是家父之因,可以弹奏此琴,不过依旧不是真正的琴使。

越女风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越女风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让你垂涎欲滴的“冻海棠”

    让人垂涎欲滴的“冻海棠”有些年了,一直想这一口儿:冻海棠。(北京人平常说“这一”俩字时,发合音,称“zhei”)小时候,冻海棠容易吃到。一到冬天,小摊儿、店铺都有卖的。现在,北京市面上很难看到。我是开车到潭柘寺买来鲜海棠后,冻完化开,方吃上这一口儿。有点儿没出息了,别笑话我,谁让人们总是念旧哪?当下,吃喝不愁,又有条件,追回一些有滋、有味儿的往事,也是一种幸福。冻海棠吃起来,是酸甜口儿,凉滋滋的,感觉独特。不过,我今天吃上冻海棠,好像感触胜过感觉。嘴中是果,心中满是回忆。在众多群友点赞,并发来点

  • 玉友兴高采烈的拿着玉观音来炫耀,为何半个小时后愁眉苦脸离开?

  • 如何分辨中国、韩国、日本男人?【传媒机器人】

    很有意思,中国、韩国、日本男人站在一块,不管任何年龄,你一眼就能辨别出来。是气质或者言行举止上有什么不同吗?中国人-我只说在国外怎么在大街上快速分辨出中国人。男的走路很慢,爱晃荡,年轻的会一直搂着女朋友,穿着随意,年轻的有的打扮的很好看;女的走路相对于男的要快些,外八字很多,站着的时候爱叉腰,肤色各异但肤质都很好,素颜。总体嗓门大,一群人爱同时说话。经常见是很容易区分的,不仅仅是长相上,还有穿衣打扮和气质。韩国人都是很白的,男生女生都很白的,很大可能是化妆化白的。而且男生女生妈妈阿姨都很注重打扮

  • 和田玉人造皮颜色技术日新月异,我们应该怎样才能见招拆招!

  • 邓州市长罗岩涛到孟楼镇调研指导工作

    1月18日,邓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来到孟楼镇,就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美丽乡村建设等进行调研。冬日的孟楼寒意正浓,但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激情丝毫未减。孟楼大地干群联动,掀起了“三权分置”改革的新热潮。罗岩涛一下车,就在孟楼镇党委书记李爽陪同下,深入该镇“美丽乡村”耿营项目和“美丽小镇”时代家园项目现场,实地调研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推进情况,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商讨推进“三权分置”改革的办法措施。罗岩涛指出,党的十九大着眼于更好解决农村发展不充分、城乡发展不平衡等重大问题,提出实施乡村

  • 闲时读诗——陈育新诗歌两首!

    陈育新,笔名蜗牛、仲妮,教师,中文系本科毕业。2014年真正开始文学创作,有多篇文章在报刊杂志上发表。2015年在安康市举办的图书馆大赛中散文《太空图书馆》获得优秀奖。2016年在“我欲飞天”征文中,散文《飞天梦》获得优秀奖。2014年成为唐山市作家协会会员,诗词协会会员。2016年成为河北省散文协会会员。著作有散文集《浅唱低吟梦中花》。《黑暗》它,躲在一角像一只怪兽只因伟人的光遮住了它的光芒时而出来捣乱被锋利的刃斩掉刀已变老失去往日的辉煌蹒跚着脚步迎难而上黑暗走出夺走了太阳的闪亮虽然一代伟人复

  • 陈少霖之化装程序

    今日推送之《陈少霖之化装程序》出自《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为乐詠西摄影。陈少霖为京剧老生,又名福寿,字沛如,自号春阳居士,出身梨园世家,其父陈德霖是青衣宗师。这组照片记录了他在后台化妆的全过程。(《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怀旧

  • 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召开

    1月17日下午,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在会议中心召开。会议对我市农村垃圾治理工作进行再安排、再部署。市领导罗岩涛、张栓誉、李景龙出席会议。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在讲话中指出,推进农村垃圾治理是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加快全面小康建设进程的重要举措。近年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改善农村环境,群众对城乡环境的满意度不断提升。但对照上级要求,我市农村人居环境还存在一定差距,农村“脏乱差”现象还没有彻底根除。各级各部门要进一步统一思想、明确任务、强化措施,扎实推动农

  • 两篇幽默短篇,揭露两种深刻人性!

    人性太复杂,有多复杂呢?看看这2个短篇就知道了。哎……01《都病得不轻》一位小伙子骑车上班途中,遇到一老人晕倒在路边。小伙马上将老人送医院,当时因身上没带多少钱,只能打电话向女友求援。女友一进病房就骂小伙子:“你他妈的脑子有病啊,什么闲事你都敢管?”。当女友看到病床上的老人后,大吃一惊,叫了一声:“爸!”。老人看了女儿一眼,对小伙子说:“孩子,你是好人,听我一句话,和我女儿分手吧,她真的不配你啊!”。出院后,老人对女儿说:“这种傻瓜,绝对不能嫁!”。02《最大的炫耀》一老头骑三轮蹭了路边停的一辆

  • 西游未解之谜:唐僧的亲生父亲不是状元,不是水贼,那到底是谁?

    (六石映像第334期)西游世界是很讲究出身门第的,神二代本身就有更多的机会,更大的发展空间。二郎神就因为出身问题得不到重用,一身本事却只能在灌江口管理水利工程,能力很重要,出身更重要。取经团队里的每个人,出身都很耐人寻味!孙悟空真的是天生地长,无父无母,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猪八戒怎么成为掌管天河的元帅的?沙僧又怎么当上的玉帝秘书?最奇怪的还是唐僧,这个江流儿!唐僧的母亲是当朝宰相殷开山的千金,那长的如花似玉,任何形容都不过分,从血统上说是高贵的。她是怎么嫁人的呢?抛绣球,天上不会有馅饼,但是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