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越女风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5:18:50 来源:网络 []

小说:越女风姿

第1章 不明所以

 白梅山庄

 此地并不是到处都长满了白色梅花,反而连一株白梅也无法找到,亭台楼阁倒是显得大气滂沱。越女风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在一个相当雅致的院阁之中,此刻却是有着一个与这雅致十分不和谐的一幕在上演着。一个二八芳龄的女子,手里拿着一个早已被鲜血侵染成红色的长鞭,身后站在一群侍从,眼中厉色的对着一个被绳索掉起满身血迹的普通少年。

 "哼!最近父亲不顺心,哥哥不顺心,都不理我了,你个下贱之人居然还敢惹我!"

 女子声音有些尖锐,如同她的容貌般,虽然长相不错,但是眉宇见的傲气给人相当不舒服的感觉。

 那被打的少年缓缓它抬起头,满脸的血迹,嘴角更是躺着殷红的鲜血,淡淡的看了一眼厉色女子,眼中居然没有求饶之意,更没有惧色。

 此人正是那小二!女子一看此人居然用这中眼神盯着自己,脸色又是一变!

 "啪!"一声长鞭打在皮肉之上的清响又是响起。

 "嗯……!"被挂起的小二瞬间又是一声痛苦的呻吟。

 "你求我啊,求我我就放了你!"那女子厉声喝道。阅读huijindi.com

 然而,等待她的却是一阵沉默默。

 "哼!贱人!你叫啊,求我,求我我就放了你!"

 "啪!"

 女子又是一怒,大声吼道,顺便一个长鞭便是落在了小二身上。这一次小二没有吭声,只不过却是有一次昏死了过去!

 女子看到这里,眼中流过讥讽之色。"将他关起来,依旧不能喂他吃喝,我到要看看,他能盛到什么时候!"

 "可是,小姐,最近白庄风声紧,老爷最近本就……"

 "我不说你不说他们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女子猛的转过身,狠狠的说道。

 "是,是"那人立即低下头。

 "哼,少废话,按照我的做!"

 "是!"侍从齐齐答道。

 女子又看了一眼那被挂起的小二,眼中的厌恶之色更浓。阅读huijindi.com

 "下贱!"吐出两个字便是将手中长鞭一甩,扔给了后面的人,自己转身离去。

 小二被那些侍从解下之后,便是带到一个昏暗的地牢之中,几人将起狠狠的一甩。

 "嘭!"

 一声铁门的关门声便是再次使这里陷入了死寂。

 小二趴在地上的瘦小身影微微一动。

 "嗯……"然而,浑身的疼痛又是停止了下来。片刻之后,依旧还是忍着剧痛爬上了那麦草铺就的破床之上,瞬间便是倒了下去。又是许久,满是鲜血的手慢慢的从胸口处掏出一物。原文http://www.huijindi.com/缓缓的放在鼻上,深吸一口气,清香之味依旧扑鼻,只不过,还夹杂了淡淡的血腥之味。

 "啪,啪"

 两滴滚烫的泪珠顺着眼角打在了枯黄的麦草之上。

 "母亲,今生孩儿恐怕不能为你养老送终了,孩儿……对……对不起您!"

 沙哑虚弱的声音打破了死寂,小二脸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泪痕。

 琉离一路朝着白梅山庄急奔而去,虽然可以驭空飞行,但是白梅山庄离这还是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她根本无法一直驭空,灵力根本支持不了太久。

 不过,以她的脚程,只要再过片刻,自己定能到达白梅山庄,琉离暗中想到。不过,四天了,琉离也不确定那小二是否还活着。就算为了那一茶,自己也要找到那小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人们不禁向楼上又多看了两眼。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看来,这嫣然第一题是注定要落入此人手里了。而当嫣然听完此诗之后,眼中却是没有丝毫得欣喜之色,此人如此夸赞自己不过是给了自己一个更大得讽刺。

 看了看那炷香,此时,已然走了四分之三,嫣然只希望,再这最后的片刻,能有人将此时比下去,无论时谁都可以,只要不是那轩辕洛。

 或许是上天都听到了他的祈求,果真,片刻之后,又一个下人拿着一纸走了下来。

 对众道:"丙号客官上官公子赋诗一首。"

 听此,那嫣然眼神都是一亮,一抹喜色划过:"念!"

 "哀兮叹兮美人兮,怜兮念兮嫣然兮。古有鸿雁落沉鱼,今有嫣然入吾心。汇金地他人相思苦追忆,怎懂嫣然系谁心。女儿垂泪红袖湿,男儿怎解其中痴。瞥若惊鸿宛若龙,轻袖罗衫妆几时?"

 当那人念完此诗之后,全场都陷入了寂静,这诗虽然有些过白,但是诗中意思却有千万。嫣然没想到今日还能有人为自己做上这么一首诗,当下眼中便有些微红。

 琉离眉梢微抬,这诗哪里是那什么上官公子所做,明明就是姬梦尘刚才胡乱念了几句让那上官公子抄下来的。刚才琉离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的。

 没想到,这姬梦尘还有如此情操。不过,他是怎么知道这嫣然心中所想的呢?

 琉离百思,这嫣然跟大家唯一的互动便是那首琴曲,也就没别的了,除非他俩认识,不过不大可能。

 想到琴,琉离忽然眼前一亮,对了,这姬梦尘好音律,那么应该是通过这个感受到的了。

 越想越是如此,这姬梦尘的古琴造诣应该不在那嫣然之下了吧。想到此,琉离也终于拿起了纸笔,在上面狂草乱书。开玩笑,自己可不能让自己将来准备精心打造的明星就这么把初夜给弄没了。琉离邪恶的想着。

 "这楼上可真是卧虎藏龙,你说老子怎么就不多看几年书呢,也不会在这时词穷!"

 这时,下方之人有人叹声说道。

 "可不是,要是多看点书,说不定这嫣然初夜就是我的了,哈哈"

 一个猥琐的声音又起。

 嫣然自然也是听到了这些污言秽语,不过,想到自己的处境,这种事自己应该习惯吧。

 强迫的压下自己心中的伤感情绪。

 之时,半炷香已经燃尽,就在最后一个香头要落下之时,楼上忽然又下来一个下人,手中也是握着宣纸。

 "嫣然姑娘,乙号房客官也有一诗。"

 那下人诺声道。

 这时场下的人都提起了好奇心,刚才那诗已然打动了眼前这嫣然,还有谁能做出更好的不成?

 众人都抱有怀疑之态的看向那张宣纸。嫣然也有些差异,这乙号房的客人她倒是也有点好奇。这时,那丙号房中的姬梦尘忽然也是若有所思的看向这里。

 "念吧"

 纳兰嫣然说道,其实她并不认为这一首诗可以打动自己。在众人期待中,那人缓缓打开手中宣纸,一股龙飞凤舞的字迹便出现在了眼前。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红姻翠雾轻盈,飞絮游丝无定。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笙歌散后酒微醒,深院月斜人静。"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妙,妙啊!"

 就在那小厮念完之后,那孙醒书生立刻出声道。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人走至楼台处,对着琉离所在的乙号房抱拳,眼中尽是崇敬:"想我孙浩一偏爱钻研诗赋,今日却是终于遇到了打心底敬佩之人!不知楼上前辈是哪位高人,可否赏脸与孙浩一见!"

 孙浩这一番动作,引来众人侧目,其实不光是他,只要略懂一些诗词之人此刻都在细细品味。

 那一句,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道出了多少人的心声!

 楼上那轩辕洛也终于将目光移向了隔壁,不过他可没有琉离那通天本领,自然不知道那里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过其目光却是看的出,里面尽是赞赏!

 而另一边的姬梦尘此刻也是陷入了深思,眼中出现了淡淡的迷离,相见不如不见……

 琉离看着下方那嫣然,此女也陷入了追忆,是在想有情郎么?

 伸手摸摸鼻子,琉离一脸尴尬却是没人看的出,说实话,让她一新型世纪的人来吟诗作对那实在是难为她了,所以只要借用一下中国上下五千年遗留下来的金典名句了,这里的人反正也不会知道。

 "拙计罢了,谈不上高人,你不必介怀。"

 在楼下依旧抱拳的孙浩诈一听到这个声音,眼中忽然露出了不敢致信,他本以为能在诗赋上有这分造诣的肯定是位阅历丰富的中年人,那知这声音听着似乎比自己还小!

 当下,孙浩眼中便闪满了疑惑。

 而就在这时,那嫣然也是起身,走向孙浩位置,对着琉离之处微微福礼。

 "公子一诗让嫣然自愧不如,这书一题公子获胜!"

 嫣然细声宣布了结果,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服,若说前面几首诗还有些争议,那么这一首可谓直接高出了不知几倍的境界。

 就那一句相见争不如不见都可被纳入千古名句!楼上琉离一笑,传音道:"姑娘谬赞了。"嫣然一笑,走回了舞台中间,当众又一次宣布了结果。

 "楼上乙号房公子才华出众,嫣然将其定为胜者,大家可有异议?"

 略显铿锵的声音传遍大厅,众人皆是摇头。

 嫣然一笑:"好,那么我们接下来出第二题,画!"

 声音刚落下,下方就有人不禁出声询问:"这画该如何作答?难不成让我们都来画上一幅?"

 嫣然听完,摇摇头,扫了一眼众人:"这画定不会让各位劳神亲自动手,嫣然不才,略施拙计,画了一幅山水图,但是一直感觉少了些什么,若是有人能说出少出的东西,并且让嫣然心神满意,那么既算此人获胜!时间依旧为半炷香!"

第2章 清晨日出

 "好,那还请嫣然姑娘送上画来让大家观赏观赏。"

 嫣然点头。

 转身,对着身后人道:"乘上来"

 片刻之后,一群清丽女子便抬着一幅巨大的屏风而上,那屏风之上俨然是一幅山水图!

 当众人看向这幅图时,都不禁睁大了双眼。

 只见,此画之上是一幅山谷清晨日出。

 这是一片人烟罕至的山谷,谷中花草艳艳,蝶蜂飞舞,小动物和睦相处的一幅景象,琉离见此不禁想起了那药谷来,不过根据这里面场景的布设,很明显这不是药谷。

 火红的日出映满了半边天,霞光照射在空谷之内一片祥和。

 琉离想起,自己与那龙渊曾一起亲身经历过这番景象,那场面的确是动人心魄!

 只见那画中还有几片屋舍,院中开满了雪白的梨花,在外还有一片小小的菜园,一个头戴布巾的女子正在那里采摘。

 整幅图看起来宁静美好,让人心神向往,所有人都觉得这幅图已经接近完美,然而,嫣然所说的不足又在哪里呢?

 香就在那里徐徐燃烧,而人们也都在百思不解中。

 "画中少了什么呢?"

 一些人纳闷的不禁脱口而出,但是都是摇摇头。

 "姑娘的画中堪称唯美,实在看不出还少些什么,我等不才,自动认输。"

 这时,一些人以出口认输,在他们看来,这话的确已经完美,哪里少了东西。

 嫣然只是淡淡一笑:"各位不必介怀,嫣然方才也说过,此话自己只是感觉少了些东西,但是自己也不知道少在了哪里。"

 众人一听,暗自纳闷,如果这道题没有确切答案,又该如何一决胜负呢?或者,到了最后,此题恐怕只能作废了。此刻不光大厅之内人,就连那轩辕洛也是眉头紧锁,凭着他的才识也依旧看不出这画里还少了些什么。

 不管是他就连那姬梦尘也是眼中疑惑,难不成嫣然故意为之?可是没有道理啊。

 然而,在这许多人中,却有两人是意外,这俩人中有一人便是那木旋!

 此女虽然照顾着木阳,但是眼睛也偶尔关注着下方。

 当那一幅图一上来,这木旋便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那嫣然,眼中也有一抹倾佩之色,又看了一眼眉头深皱的白简眼中不禁闪过讽刺,心中暗道,恐怕这道题没有人能答得出了。

 除了木旋之外的另一人自然便是琉离,此刻的琉离对那嫣然的评价可谓又上了一个高度。

 这女子果真聪慧,居然可以想出如此一道题来。

 这题她若猜的不错的话,隔壁的木旋应该也能答得出来吧。

 狡黠一笑,琉离便出声道:"嫣然姑娘若是将本公子添于画中岂不完美,否则画中女子未免太过孤独。"

 琉离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是足够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听见。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愣住,不明白这话中之意。

 然而,没有人明白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明白,再看那嫣然,眼中的喜色明显就是说明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此女眼中除了喜色外还有一分震惊,难道世间还有这样的男子不成?

 不错,她的画中的确少了东西,少的便是一个男子。

 试想,在那样一个世俗以外不食人间烟火之地,无论景色再美好,若是只有一人,无论是谁都会感到孤独!

 画这副图的本意便是如此,心中久久的期盼也代表着女子的内心,内心的那份孤寂。

 一般男人看到此,都不会体会得到,因为男人习惯在外的喧嚣,在外的驰骋,哪里能体会得到女儿留家的那份孤独。

 无论琉离还是木旋,她们的共同点便是都同为女儿身。嫣然的出题可谓良苦用心。

 "啪啪"

 就在这时,两声清亮的掌声从一楼间传出。

 众人朝声源方向望去,那里正是轩辕洛之处。

 "一语道破女儿心,没想到阁下不仅吟得一手好诗,还有如此慧眼才智,佩服佩服。"

 随后,轩辕洛得声音传出,毫不避讳得落在了所有人耳中,当然,也落在了琉离耳中。眉梢一挑,不置可否。这时轩辕洛又道:"不知公子可否赏光,等事完之后与在下一叙。"

 "公子客气,盛情难却,三念应下便是。"

 琉离终于开口说道。

 同时,所有人此时心中也响起了一个声音"三念"?,原来此人叫做三念。不得不说那姬梦尘,当他初次听见琉离声音过后便发现有些耳熟,却偏偏想不起来。

 此时一听那人自称三念,终于恍然大悟,但是同时,心中又多了疑惑,那日初次见这三念之人时,其给人得感觉一直是不学无术,庸俗不堪得影像,然而今天却是另一番模样!

 想到此处,姬梦尘不禁对这三念更加得好奇了几分,不知道其在后面两题里,是否又有惊人表现呢?

 这画一题,自然再次被琉离夺冠,嫣然宣布结果时,依旧没有任何人反对。

 当下便开始了第三题,琴!

 "下面一题,为琴。"

 说道这,嫣然走至了自己那把红泪之处,纤手扶上这把古琴。眼中有股浓浓得爱意,就像一个母亲看着自己得孩子般。

 "这把琴乃嫣然家传之物,名为红泪,只要懂音律之人,大概都听说过吧。"

 嫣然眼看着古琴,低声说道,果然,话音刚落,下方便有了声音。

 "红泪?传说中得那把古琴?居然真的存在,我一直以为是个传说呢。"

 "谁知道真假,要是真的她还用来此春满楼?"

 一人悄声道。

 "就是"

 一些人应声道。

 台上得嫣然自然是听到了这些声音,眼中流过浓浓得讥讽之色,毫不在意那些人的流言蜚语。

 再说楼上之人,反应最大的莫过于那姬梦尘,当他初闻红泪之时,手中茶水便是一抖。琉离明显感到了他的异常,不禁疑惑。

 下方嫣然又道:"世人只知红泪得来不易,却无人知道它另一个故事。"这句话引起了众人好奇,还有别的故事?就连那轩辕洛也是目光一闪,心中诧异,原来红泪还有别的传闻,自己居然不知……

 "红泪,的确是一女子耗尽心血所做,最后在其上落了一滴血泪。整把琴也因此变成了红色,就连琴弦也是血红,这个世人皆知。

 不过,除此之外,红泪却还有另一个传闻,这个传闻是只有世世代代保管此琴的琴使才能知道的秘密。

 不巧,嫣然的父亲便是这一世红泪所选的琴使,红泪的守护者!"说道这里,嫣然看了一眼下方之人,这些人的眼中,有的诧异有的迷惑。

 琴使?并不解释太多,嫣然只是怅然一笑。

 "嫣然家临大祸,现在落得一人独存于世,种种原因,此琴现在暂时留在了嫣然手中,父亲也破列将此琴的一些秘辛告诉了我。"

 当说到这里,众人都隐隐的猜出,眼前这把琴可能是一件无价之宝!此刻,有些人的眼中以甚至已经目漏贪色。

 琉离听着嫣然的讲述,除了一些好奇之外再无其它,不过她倒是好奇,这琴如果这般神秘,为何这嫣然要讲其道出,难道就不怕引火上身?

 嫣然此时也知道下方众人已有人心声歹意,却是完全不予理会,因为她知道,自己对轩辕洛还有大用,他绝不会让自己出半点差错,因此也刚好将这个自己知道不多的秘密公终于世,完成父亲的遗愿。

 "这把古琴,以传承了多世,到了父亲这一代已经是第九十八世,父亲告诉我,一定要找到此琴第九十九世传人,而这九十九世的使者便是能够将此琴最终送至红泪转世主人之手!

 或许,你们会觉得荒谬,但是父亲便是如此告知嫣然,父亲一生行事磊落,所以,嫣然对此事深信不疑!"

 "那你怎么知道这茫茫人海中谁是这把红泪的九十九世使者呢?"

 下方一人忽然问到。

 嫣然听后只是一笑:"红泪自会亲自选取他的琴使。"

 "自己?"

 下方人一生惊呼,觉得嫣然这美貌女子莫不是在开玩笑,一把琴就是再神也只是一把琴而已,怎么可能会自己择主?

 看出众人的疑惑,那嫣然也不迟疑:"实不相瞒,这红泪的确可以自己择主,而且,这九十九世的琴使也在你们之中,因为,只要一代琴使陨落,红泪便会自己有所显示,显示下一代的琴使所在位置,嫣然便是根据这个来到了这春满楼,因为红泪显示,此人就在这里。红泪的琴身距离琴使越近,琴身也会越红,现在的颜色之所以接近血红便是预示着又一代琴使的诞生。"

 此话一出,犹如一个惊天炸雷,人们纷纷睁大了双眼,看向那此时浑身血红之色的红泪,都感到了事情的不可思议。

 那轩辕洛恐怕是这里,最有发言权的一人,因为,再此之前他便是见过红泪之色。

 此时,他也终于注意到了那把竟躺的红泪,当眼睛看上去之后,瞬间满眼不可置信!

 那琴的确比那日红了许多,而且最奇特的是此刻还有淡淡的晕泽!这是怎么回事?

 轩辕洛睁大眼睛,目光闪烁不定。

 而此时的琉离也不禁一愣,这琴前面她也见过,的确有些古怪。

 "如果不得到此琴的认可,弹琴之人不但会得到此琴的某种反噬造成心神迷乱,若不及时松手,还会最后吐血而亡,说它是一把魔琴也未尝不可。

 但是,只要被此琴认可之后,便可用其弹奏,音色音律都将胜过普通琴百倍不止,就算是一位琴技拙劣者也可弹出悦耳之音,嫣然可能是家父之因,可以弹奏此琴,不过依旧不是真正的琴使。

越女风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越女风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对岸9章(9邱云的“爱”)

    原标题:对岸9章(9邱云的“爱”)小说:对岸9邱云的“爱”“嘭,嘭嘭嘭,······”门突然开了,把防不胜防的汪主任一下撞的人仰马翻,躺在了地上,想爬起来,由于太胖没有爬起来,在他想翻身的时候,一个上身赤裸的人从他身上像闪电一样飞了出去。当汪主任做起来的时候,只见邱云拿着张才的衣服追了出来。“衣服,衣服,张才,别感冒了,唉,汪主任,你快点起来,把衣服给我们家张才送去呀!”邱云站在汪主任跟前焦急地跺着脚,眼里还噙着泪。“啊,······唉吆(使劲地爬起来),唉吆唉吆······(不小心又摔倒了)哦

  • 专属宠爱:校草恋上俏丫头9章(第九章当我想你的时候)

    原标题:专属宠爱:校草恋上俏丫头9章(第九章当我想你的时候)小说名称:专属宠爱:校草恋上俏丫头第九章当我想你的时候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整,陶萌萌犹豫了下,还是给赵陌打了电话报平安。响了没几声,赵陌就接电话了,不过赵陌的声音很低沉,还听到了电话那端有人吵架的声音,“赵诚意,……”女人歇斯底里的吼叫声,使陶萌萌在电话里听的清楚明了,赵陌说:“你好好休息,我改天打给你。”很想关心赵陌,却在冷漠的“嘟嘟”声中失去了主动关心对方的勇气。高考后的假期本该是轻松愉快的,可陶萌萌却感到无比漫长。有一天,堂姑母

  • 病娇王爷妃有毒9章(第9章 尘封的记忆(二))

    原标题:病娇王爷妃有毒9章(第9章尘封的记忆(二))小说名称:病娇王爷妃有毒第9章尘封的记忆(二)“语儿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那可是本家家主,身份地位岂是我们这偏远旁系所能比?”她娘一脸恨铁不成钢。“我怎么就白养了你这么个孽障?才跟了人家几天?就被巴巴的送回来,你让本家之人怎么看你爹这张老脸?重振门楣的希望,就被你生生放跑!”她爹气急败坏。“语儿啊,男人都是要哄的,不如……”气怒之余,她娘竟然苦口婆心的劝导她,让她学习如何服侍人,如何取悦人。如此羞耻的事,以及事实的真相,让她对爹娘的薄情感到愤怒

  • 驭游之王9章(第九章牧师失踪,隐藏的BOSS现身!)

    原标题:驭游之王9章(第九章牧师失踪,隐藏的BOSS现身!)书名:驭游之王第九章牧师失踪,隐藏的BOSS现身!陈庆倒是没有什么得意的只是一笑而过,然后正色道:“既然结界都是已经成功解除,我们还是早些进去完成任务免得夜长梦多。”“不错,死亡骑士说的没错我们还是先进去再说。”洛冰也同样是点头同意陈庆的提议一挥手整个光暗佣兵团的团员都是依次而入,陈庆是最后一个进去的。那个洞口可以说是一个类似于传送门的洞口,穿过那个洞口陈庆一行人便是来到了一片幽森的树林之中,整个树林在迷雾的熏陶下显得是那样的神秘,微风

  • 宠妻有孕:顾先生,求不约9章(第九章公主抱)

    原标题:宠妻有孕:顾先生,求不约9章(第九章公主抱)小说名:宠妻有孕:顾先生,求不约第九章公主抱下一个站台,公交车的尾灯都还看得见,低调的卡宴已经停在她的身侧了。深呼吸,看着慕修拉开车门。矜贵淡漠的男人双腿交叠坐在后座,眸光淡然的看着她。简希没有犹豫更加无法逃避,她只能上车。女孩被风吹乱的发散落在脸侧,眉眼干净,一双眼睛更是黑亮透澈。就那样直直的看着他,顾祁寒心间沉睡多年的渴望瞬间被拉出了影子。“跑了一天,不累么?”“……”简希不明白他这句话是在关心还是在暗讽。“开车,去商场。”男人撇了眼她脚上

  • 倾一世温柔,暖一场相逢9章(第9章 风波又起,脚踩两只船)

    原标题:倾一世温柔,暖一场相逢9章(第9章风波又起,脚踩两只船)小说名称:倾一世温柔,暖一场相逢第9章风波又起,脚踩两只船沈逸轩的出现让我很意外,内心也油然升起一股温暖。“朵朵。”他见我不动,轻声唤了一句,就像从前很多时候那样。“沈总,你跟云朵是什么关系?”不等我回应他,记者们再次围拢过来。“沈总,她在网上做特殊声优,你知道吗?”“云朵小姐,你这是脚踏两只船吗?”……除了最初的慌乱之外,我已经开始淡定下来。既然被爆出来了,现在就不能去纠结别的,先想好对策解决眼下这些记者再说。而我没想到沈逸轩竟然

  • 纯禽大叔太凶猛9章(第9章 心醉热吻)

    原标题:纯禽大叔太凶猛9章(第9章心醉热吻)小说名称:纯禽大叔太凶猛第9章心醉热吻然后所有人沿着村道到村庄里去进行了参观,走了一圈之后,大家看到的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新面貌,非常整洁,非常有序,和梁晓素在余河看到的农村景象简直是天壤之别。看来,抚河市在农村卫生处理这个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当然,也有可能这个村庄是最特殊的,做得最好。但是,其他村庄定然也是不敢马虎的,要迎接这样的现场会,光搞好一村一时的卫生那是绝对不够的。参观完了,大家返回到抚河市市委迎宾馆会议室,召开总结大会。梁晓素和其他秘书坐在一

  • 万劫重生9章(第九章遭遇怪物)

    原标题:万劫重生9章(第九章遭遇怪物)小说名称:万劫重生第九章遭遇怪物再次四下观察,确认没发现怪物的踪影,也没有看到藏有怪物的隐秘山洞,叶天才一步步往最近的干尸走去。他要弄清楚这些少年怎么会变成了干尸,怪物是怎么把他们杀死的。叶天走到离他最近的一具干尸旁,发现尸体衣物上满是灰尘,应该已经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可奇怪的是,这些尸体都没有腐烂。他们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全身的血液,皮肉好像被风干了一样。仔细翻看后,他发现这些干尸各处血管动脉的位置都有几道口子。他不知道是怪物在这些人身上咬了几口,还是这

  • 斗战星君9章(第九章如此资质)

    原标题:斗战星君9章(第九章如此资质)小说:斗战星君第九章如此资质这声音似乎是通过什么特殊法门发出,既提醒了沉迷的牧云,又没有让运行当中的原力受到任何干扰。牧云听到咳嗽声,静心收功,经脉内卷起的原力潮汐逐渐平息,随后睁开了双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看门的老者已经站在了他的身侧,此刻正静静地看着他。“老伯,您找我有事吗?”牧云有些疑惑,还以为自己初来乍到无意中违反了什么藏经楼的规矩。酒鬼老者捋了捋胡子,说:“小娃娃,看你天资不错,怎么如此糊涂,这藏经楼当中~功~法武技无数,你干嘛跟这本炮灰功~法过不去

  • 冷酷总裁:契约婚姻9章(第九章 贺沥寒发威)

    原标题:冷酷总裁:契约婚姻9章(第九章贺沥寒发威)小说名字:冷酷总裁:契约婚姻第九章贺沥寒发威贺沥寒看她那语塞样儿,就知道她之前根本好好计划过,头脑一发热就跟着过来了。若是他的属下,少不得要训斥几句,但面对她,却有些舍不得。罗辛博被贺沥寒抓的龇牙咧嘴,费了好大的劲才从贺沥寒手中抢救回自己的胳膊。从来没人敢明目张胆的跟他对着干,阴着一张脸质问贺沥寒:“你是什么人,竟然敢管我的事情?你知道我是谁吗?”贺沥寒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半点没将罗辛博放在眼里。罗辛博脸更黑了。他身为A市首富,多年来习惯了众人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