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神泣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29 0:32: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神泣

第五章血灵花

不是英雄,不为情愁。原文huijindi.com

若是英雄,怎会不懂红尘寂寞。

“小逆,你跟她到底怎么样了?”刚一踏出普罗琳城门,飞雪就急不可耐地问道。

“我跟谁?”

“逆欣啊,你以为我说的是谁?”飞雪停下脚步,盯着逆神道。

逆神没听明白,困惑道:“什么怎么样了?”

飞雪不乐意道,瞪着逆神道:“你小子装什么装,谁不知道你对逆…….。”

“闭嘴!”很突然地,逆神一声低喝将飞雪的话打断,略显复杂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往城楼上扫了一眼,然后压低声音道:“你别胡说,她是……是我妹妹。”

飞雪愣了,在记忆中,眼前这小子似乎从未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过话,难道是因为……

……

城楼之上,亘渊看着下方那渐行渐远的两道身影,神色复杂至极。

“哥,你在看什么呢?”亘弦走了过来,随口问道。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

“什么都不对劲。”

亘弦听出来了,哥哥的语气确实跟以往大不相同。

“哥,你到底在说什么?”

亘渊收回凝望远处的目光,无比凝重地看向亘弦,沉声道:“我怀疑…….。”

“小弦!”恰在这时,逆心在远处唤道。

“小欣姐,我在这。”亘弦回应道。小说神泣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弦,过来一下。”

“噢,来了。”亘弦最后奇怪地望了眼哥哥,薄唇微张,欲言又止,不知为何,她感觉哥哥变了。

……

茫茫山野间,逆神与飞雪二人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要去哪儿,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换言之就是,瞎逛。

嘶嘶~

某一刻,两旁草丛传来声声异响。

“停!”飞雪一声低喝,当即抽出了长剑无比警戒地扫视着四周。

“怎么了?”逆神茫然不解道。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有妖物。”飞雪凝重道。

“妖……。”逆神话音未落,右侧草丛,一道青色影子猛地扑了出来。

唰!幸而飞雪眼疾手快,一剑将青影斩从中斩断。

顿时,青烟寥寥,一股极其难闻的腐臭味从逐渐消散的青影上弥漫而出。

凝神细观半响,飞雪终于看清,那青色影子却是有着人的轮廓,只是被层层雾气包裹着使人看不真切。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寒雾气息女妖!”追忆书中关于普罗琳各类妖物的讯息,飞雪最后沉声道。

“寒雾气息女妖?很厉害吗?”逆神也开始警戒起来,低声问道。

“低阶妖物的一种,法术不高,只是这类妖物往往都是成群结伴而行,数量极多,比较难缠。”

嘶嘶~

飞雪刚把话说完,四面八方都有动静了。

吼呜!伴着一声沙哑低声的嘶吼声,数道青色影子分别从各个方向扑了过来。

唰唰唰,飞雪挥剑连斩,可根本斩之不尽,反而,招来了更多妖物的注意。

虽说妖物越来越多,所幸飞雪不断挥剑,诸多低阶妖物倒也近不了他的身。阅读huijindi.com

可是,反观逆神…….

剑未出鞘,锋芒不露,他只是一个劲地躲闪,却丝毫没有要出剑斩妖的意思。

“小逆,快拔剑反击啊。”飞雪无意间扫了眼这边,顿时就急了,大喊道:“再不拔剑你就玩完了,快啊!”

可是,逆神依然没有出剑。

扑通一声,逆神躲无可躲,终究被蜂拥而上的妖物扑倒在地。

嘶嘶~

滴落腐臭汁液的獠牙撕咬而下,再迟片刻,逆神恐怕就…….

哧!寒光漫烁,剑气横溢,有人一招斩灭了此间所有妖物。

飞雪愕然回首,却看到,亘渊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狼狈不堪的逆神…….

……

“怎么样,小弦,有办法复原吗?”普罗琳城内,逆心忐忑不安地对亘弦道。

亘弦逐渐收回了贯注在逆心手上的灵气,皱眉道:“小欣姐,我……我……。”

“没事,但说无妨。”逆心故作笑颜,可心里,却是昏暗一片。

犹豫许久,亘弦终究是说了实话。

“小欣姐,你体内灵力所剩无几,只怕……只怕再难有复原之日。”

灵气乃修行之根,而灵力则为元神之本,仙界如逆心这般仅以十五岁之龄就能将灵气聚而为力的人并不多见,往常,一万个修行者之中最多就只有一到两人能做到聚气为力。

天地灵气是自然之息,寻常之人只是借助修行之道将自然灵气化为己有,却并非,人气合一。

简而言之,灵气就如同凡间的食物一般,吸纳体内仅仅是第一步,取其精髓去其糟粕完全将之化为自己的力量方是修行一途的上上之道。

是以,灵力对于元神而言尤为重要,如果灵力干涸元气散尽的话,元神就犹如流失了水分的草木,必将逐渐干枯凋零,再难复生!

“再…..再难有复原之日?”逆心早就想到了会是这样的,可当真正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依然,莫名的惊惧,莫名的害怕起来。

“那…..那除了不能再修行之外,还有其他不良后果吗?”心灰意冷之际,逆心又问道。

亘弦注视着逆心的眸光中满含失落,有些话,她不忍心讲,也不敢讲不愿讲。

“小欣姐!”强忍着没有哭出声来,亘弦一把扑到逆心怀里,哽咽的声音中尽是悲戚,以及伤痛。

逆心徐徐闭上了双眼,颤动的双手很努力地想要握紧,可不知是无心还是无力,她竟然发现自己连握紧拳头的气力都没有了。

日光落,黯然花香,皓月殇,悲情路到底会有多长?

如血残阳下,逆神徐徐从满是青色汁液的地上爬起,不敢去看亘渊,更不敢去看飞雪,命途中的畏惧使得此刻的他不敢去面对任何人。

不知不觉间,亘渊脑海中又出现了几天前的那一幕…….

蛮族护卫出手之前,他完全可以先发制人夺人声势,可是,他没有。

蛮族斗士要杀飞雪之时,他那一剑也可以一招致命,可为什么……

亘渊愈想愈不对劲,如果说逆神没有对暗盟那些人出手是情有可原的话,那为什么对这些妖物也……

“小逆,你到底在搞什么?”飞雪突然冲着逆神大吼道,这一次如果不是亘渊及时出现的话,眼前那小子只怕要成为第一个死在低阶妖物手上的人。

沉默着,逆神没有说话,他天生对一些事情有着畏惧之感,可他不知该如何去说,难道要说他不敢拔剑吗?

风过无痕,然而,诸多妖物留在逆神身上的伤痕,却狰狞如魔,难消难散。

……

寒夜,天边无月,无穷无尽的黑暗将整个普罗琳全然吞没。

万籁俱寂中,城门‘吱呀’开启的声音格外刺耳。

借着城门两旁微弱的火光,亘渊神色异样地扫了眼四周来回巡视的神卫兵,继而又将目光投向了后方不远处的逆神。

话到嘴边,欲言未言,亘渊终究还是忍住了。

“哥!”在城内等候多时的亘弦迎了出来,有些焦急道:“你上哪去了,这么晚才回来,咦,小逆哥哥也回来了。”

“哎。”飞雪不高兴了,故意叹道:“看来我是直接被忽视了。”

闻言,亘弦笑而不语,只是望向逆神的目光中不知不觉间多了一丝异样的神采。

飞雪古怪地扫了逆神一眼,接着突然对亘弦问道:“对了,逆欣呢?”

本来,飞雪只是随便问问,却不想……

“小欣姐姐她…….她回忘忧宫了。”亘弦低下头,缓缓说道。

忘忧宫,暗夜总部所在之地,乃是冢天最为神秘的地方,逆欣灵力耗尽元神大伤,自然要回忘忧宫寻求忘忧宫主人,也就是逆欣师尊的帮助。

“什么?”异口同声,亘渊、逆神、飞雪在同时惊呼出声,只因为亘弦所言太过出人意外。

“组织里有些急事需要处理,所以小欣姐就……就先回去了。”

听到这话,亘渊不信,飞雪也不信,至于逆神……

“是因为我,对吗?”紧握双拳,逆神声音很低沉道。

“不是,小欣她真的是因为…….。”

“我能为她做些什么?”逆神打断了亘弦的话,径直问道。

这时,亘弦沉默了,同时,她也突然发现,有些时候,逆神与逆欣两人,真地有许多太过相似的地方。

“小欣姐灵力耗尽,元神受损,一身气血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不断衰竭下去,我….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帮她。”终于,亘弦说实话了,不过,她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去帮助灵力尽散的逆欣。

亘渊愣住了,飞雪也呆了,而逆神更是突然间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本以为,她灵气尽耗之事已经过去,却不曾想,后果竟是这般严重。他好恨,好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她的异常,好恨,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哥哥的职责。

四周,火光渐暗,普罗琳陷入了更为深层的黑暗之中。

……

黎明时分,一夜无眠的逆神毅然将飞雪叫醒了。

“你干什么啊,天还没亮呢。”飞雪睡眼惺忪,很明显不高兴逆神搅了自己的梦局。

“起来,回科洛斯。”

“回科洛斯?那也不至于这么早吧,我说大哥,你能不能…….。”

“我要去问飞幽叔叔,如何才能帮小欣化解灵气尽耗之苦。”逆神黯然转首,低声打断道。

飞雪不说话了,他也很想帮小欣,只是,他父王真地有相关之法可以救治小欣吗?

“喂,你等等我。”待飞雪回过神来,逆神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门外了。

……

忘忧宫,久居世外忘忧之宫,冢天之下,没有比这里更为神秘的地方。

常年云雾缭绕,四季花开如春,这里是真正的仙界净土。

嗷呜!

啾啾!

巨龙翔海,彩凤飞天,龙凤和鸣之际,尽衬安宁祥和之气。

风吹叶落,蝶如蜂拥,醉人的芬芳花香弥漫在每一寸空间。

汪洋各处,峰、峦叠嶂,云雾飘渺,这里不是梦境,而是冢天之下灵气最为浓郁的圣地。

群峰之间,汪洋正中,那是一片花海。

花海中心有一座悬空的宫殿,名曰:忘忧!

忘忧宫的主人名为莎华,取自曼珠沙华之意,至于曼珠沙华,那是一个很古老的传说,这里姑且不提。

“师尊!”忘忧宫内,逆心眸中含泪,梨花带雨,一把扑到了那梦幻一般绝尘脱俗的女子怀中。

蓝发如瀑,白衣胜雪,她有着如玉之肌肤似秋水之美瞳,超凡入圣倾城倾国,独一无二举世仅有,或许,这便是逆心为何会那般脱俗那般动人那般出色的原因罢!

虎父无犬子,名师出高徒,有着如此师尊的逆心,未来又岂能是庸凡之辈?

“心儿,你受伤了?”她是莎华,乃是仙界最为神秘最为深不可测的人,可同时,她更是逆心的师尊,逆心目前唯一的至亲之人。

“师尊,我…..我…….。”逆心哽咽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也唯有在莎华面前,她才会有着如此脆弱柔情的一面。

“你的灵力…..你灵力耗尽了?”轻抚着逆心的一头红发,莎华突然惊讶道。

逆心抬起头,轻轻将眼角泪痕擦拭,低声道:“师尊,你…..你都知道了。”

听到这话,莎华嫣然一笑道:“傻丫头,你可是师尊我一手带大的,你体内出了这么大状况难道还瞒的过我吗?”

“师尊一点都不在乎心儿,这时候还在笑话人家。”逆心却是开始撒起娇来。

莎华无奈,她或许可以呼风唤雨有着通天彻地之能,可是,她却是对古灵精怪的逆心一点办法也没有。

“心儿,你又在故意气我。”

“哪有,明明就是师尊不疼心儿嘛。”

“好啦,来,让师尊看看你元神的受创程度。”莎华从来都怕与逆心斗嘴,这次也如往常一样赶紧转移了话题。

“噢。”逆心倒也听话,立刻就安静了。

忘忧宫外,碧空茫茫万里无云,一对鸾凤正欢悦无比地追逐嬉戏,一头巨龙正仰望天外怔怔发呆,这里有着诸多上古神兽,同时,也藏匿着太多的惊天之秘。

就比如莎华,没有人知道她来自何方又身为何人,仙界强者如云,一般诸如‘暗夜’这类全是一些低阶修行者的组织是很难成长起来的,可是,逆心创造了一个奇迹,而这个奇迹的真正缔造者,便是莎华。

在冢天,没有人敢找暗夜的麻烦,原因之一固然是暗夜是普罗琳的忠实守护者,暗夜对整个光之同盟都有功有劳,而原因之二则是,暗夜有一位极其强大的幕后之人,这个人自然便是莎华。

“师尊,怎么样,心儿还有救吗?”当莎华收回注入逆心体内的最后一丝灵力后,逆心急忙问道。

莎华摇头,无奈道:“心儿净说胡话,什么有救没救的。”

“那师尊是有办法帮心儿恢复灵力了?”逆心心里一喜,赶紧追问道。

岂料,莎华这时却是一阵黯然,低声道:“办法是有,不过……。”

“不过什么?”逆心刚放下的一颗心又悬了起来,难道这世上还有能难倒师尊的事情?

莎华不言,似是在苦思良策。

“师尊,心儿到底还有没有救,你倒是说啊!”逆心急了,一边晃着莎华的手臂一边嚷嚷道。

“心儿!”莎华转过身,望着碧空万里的天外,悠悠言道:“你先告诉我,你的灵力,可否是被别人吸噬而尽?”

忽然间,逆心楞住了,师尊连这个都能看出来?

“心儿?”见逆心好半天没有反应,莎华不禁轻唤道。

“心儿在!”逆心顿时将心深躁乱的思绪压制,故作笑颜道:“师尊,你就不要问了好不好,我知道师尊最疼心儿了。”

不料,莎华果然不再过问,不过,却是望着那天的另一边出了神。

“师尊?”逆心有些不安了,难道师尊生气了吗?

“师尊?”又是一声呼唤,逆心开始急了。

所幸,莎华收回了凝望远方的目光,转过身,盯着逆心纯真无暇的双眸看了许久,许久…..

“若要治愈你元神之伤,须得借助一宗上古奇物的力量。”就在逆心按捺不住想要开口打破此间宁静的时候,莎华轻声说道。

“上……上古奇物?是什么?”逆心茫然道。

“血、灵、花!”直视着逆心犹若包罗万象般的双眸,莎华一字一顿地道出了那三个字。

……

“血灵花?那是什么东西?”科洛斯主城内,飞雪满脸困惑地对父亲飞幽问道。

飞幽扫了眼旁边同样茫然无措的逆神一眼,继而转身端起了桌上的一杯烈酒,将烈酒一饮而尽后才徐徐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

“什……什么?”飞雪无语了,震惊程度无以复加,就在刚才,父亲明明说血灵花可以治愈逆欣的元神之伤,可这会儿竟然说,他也不知道血灵花是什么东西?

“飞幽叔叔,您…..您在说什么?”逆神也忍不住了,这位视他为己出的恩人怎会前后说出如此矛盾的话?

飞幽叹气,接着道:“坦言之,我真地不知道血灵花是什么。先前之所以说血灵花或许能够治愈元神之伤,那是因为,我早年时曾偶遇一位前辈高人,而这血灵花一说也便是与那位前辈闲聊时才得知的。”

“那…..那这么说的话,父王你压根就没见过血灵花?”飞雪急了,不禁大声道。

飞幽点头,再次叹道:“岂止是没见过,若不是那位前辈告知,我连这世上还有着血灵花这么一宗神物都不知道。”

“那…..那我们上哪找这什么血灵花去?”飞雪黯然神伤,他倒是无所谓,可问题是,逆神那小子…….

“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突然,逆神双拳紧握,一边说着一边往门外跑去。

“喂,你上哪去?”飞雪急忙喝问道,生怕那小子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飞幽一把将飞雪拦住,凝望着逆神逐渐远去的背影,没有说话。

“父王,我得去…….。”

“让他去吧,他与你不同。”飞幽却是打断了飞雪的话如此说道。

“什么不同?”飞雪听不懂,至少,他目前没有听懂。

望着那即将消失在视线中的孤单身影,飞幽语气异样地叹道:“他,注定是个不凡之人。”

……

天际,烈阳如火,毒辣的日光似欲点燃万物。

大街上,逆神一路飞奔,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就如同他的人生,不知起点,亦看不到终点。

前方,沿街吆喝的商贩正弯腰打理着从普罗琳河打捞到的珍惜鱼种。

就在这时,逆神从旁跑过,且不知为何,他偏了一下头。

这一个瞬间……

日光反射下,鱼贩竟然看到,清澈的水中突然出现了一朵鲜红如血的花……

血花刺目,如妖如魔。

“啊!”伴着一声凄厉的尖叫,鱼贩砰然倒地,死不瞑目!(本章完)

第六章冰之沧月

仙界帮派众多,群雄并存,而其中,不乏一些为寻修行捷径而专走旁门左道的妖邪宗门。

冢天最为强大的邪门名为火宗,火宗之人个个精通五花八门的火属性法术,往往与之作对之人都会被被一把妖火焚为灰烬。

是日,火宗正在追杀一个名为慕容灭的修行之士。

恰巧,心生苦涩以及无助的逆神在不知不觉间跑出了科洛斯主城,来到了城外的清水河畔。

驻足河边,看着眼前游走不停的诸多鱼人,他内心深处,思绪如潮。

仙界四处,妖物横行,不过在冢天,各类小妖年幼力弱,一般都不会主动招惹人类。

有时,逆神就觉得他与这些妖一样,茫然处世,不知所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世人常说,物过千年为妖,妖修千载化人,所以逆神会不禁想到,他会不会也是由某种妖物化成的?

如果是妖,那他又会是万千妖物中的哪一类?

哗啦一声,水花四溅中,有人砰然掉落清水河中,且就在逆神不远之处。

循声望去,逆神却只看到,一汪血水,触目惊心。

晃荡不已的水面,几只鱼人纷乱逃去,只余下刺鼻的血腥之气。

楞了半响,逆神终于看到,那血水之下,有一具躯体逐渐往上浮来。

就在这时,河对面传来一阵喧哗吵闹之声,细听之下,似乎还伴随着阵阵兵刃相接之音。

“宗门火拼?”逆神一阵皱眉,他自然知道仙界各个宗门间纷争不断,只是,亲眼所见却是第一次。

本想就此转身离去,却不料,‘唰’的一声,一柄长剑依然抵在脖颈之上。

“小子,撞见了不该见到的事,还想走吗?”执剑者是一名年约二十的青年人,含着冷笑的声音中杀机尽蕴。

……

科威尔废墟,鬼怪遍布,僵尸丛生,这是一个即使在白天也尽显阴森之气的地方。

七百年前,这里乃是科威尔神庙,庙中隐居着诸多厌倦仙界纷争的高人,可一场浩劫毁去了此间所有,方圆十里尽成死地。

夜幕中,点点幽光闪烁不定,声声低吼响彻不休,失却了意识的各类亡灵正游走四处,争相觅食。

废墟一角,逆神目露惊惶,面显慌乱,这类阴森恐怖之地,他以前从未来过,而且,是在日光将尽之时。

“小子,老老实实在这呆着,不然成了僵尸的腹中之物可别怪我。”之前将逆神擒住的青年人一把将他丢在墙角,随口说道。

逆神不言不语,一声不吭,或许,眼前这些人困不住他,只是,他不想与人动手。

“那这人怎么办?”另外一个满脸痞气的小伙子指着脚下昏迷不醒浑身湿透的中年男子嚷道。

“还能怎么着,一并丢这,等办完正事再说。”青年人回道。

于是,过不多时,一大堆人尽都往废墟深处去了,只留下被牢牢捆住的逆神以及那陷入昏迷的中年男子。

日落月出,扫视着四周逐渐暗下去的夜色,逆神开始心慌了。

咔擦!所幸,区区绳索果然困不住他。

挣脱掉绳索的束缚,他起身环视四方,仔细想着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开四周的结界。

呜呜!突然,一声低吼传来,逆神看见,一具腐尸正拖着机械的步子往这边挪开。

浑身腐烂,白骨凸露,眼珠塌陷,脓水滴溅,那恐怖令人作呕之样,不忍直视。

逆神不由自主地后退,可仅退一步就撞在了墙上,他忘了自己本身就是在墙角之内。

仙界有着太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比如说,幽灵。

就在逆神惊慌失措之时…….

嘶嘶~

伴着一声突然传响的轻啸声,有道绿色光影破空而至,眨眼间将腐尸吞噬殆尽。

幽灵乃是仙界中较为特别的一类生灵,专门靠吸噬亡灵来增强自身,当然,幽灵也是亡灵的一种,只是……比较特殊。

逆神呆住了,或者说,是被吓住了,眼前所见之诡异实乃他平生仅见,当然,那是因为他来到仙界的时间还不算长。

“人类?”绿色幽灵吸噬完腐尸后化为了一道人影,盯着逆神看了半天后竟然开口说道。

眼见幽灵开口说话,逆神更是一惊,妖……妖物竟然口吐人言,似乎还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你…..你会说话?”楞了好半天,逆神终于状着胆子出声道。

幽灵点了点头,接着往前迈了一步。

逆神疾退,可惜,他又忘了自己身后是墙。

“啊…….。”很不幸地,某人结结实实地再一次撞墙。

见状,幽灵即刻止步,她只是想更近一步看清对方体内的团团血光到底是什么,却没想到他竟是如此害怕自己。

“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不吃人。”

逆神知道自己多虑了,只是方才,她生生将腐尸吞噬的那一幕实在,太过惊人。

“你…..你……你是妖?”强自镇定下来后,逆神低声问道。

幽灵的身影很是模糊,确切地说还没有完全化为人形,丝丝绿光凝聚之下,她只是依稀有着人轮廓。

“我是幽灵,不是妖。”略显稚嫩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些不满,平时,她最不喜欢别人称她为妖。

“幽…..幽灵?有什么区别吗?”逆神不解道。

“你们人类总是把天地间的万千异族都称之为妖,可事实上,你们口中的妖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类,我是幽灵一脉,不是妖族。”

对于幽灵的解释,逆神似懂非懂,说到底,他还是不知道所谓的幽灵与妖有什么区别。

看着逆神有些茫然的目光,这只自名芊幽幽的幽灵叹气道:“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这下,逆神倒有些尴尬了,对方似乎并无恶意,倒是他自己心存敌意,一直将身为异族的她视为了善恶不分的妖物。

“对了,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是想进入废墟深处去探寻宝物吗?”芊幽幽问道。

“我,我是被坏人抓来的。”逆神老老实实道。

“坏人?可是,这里没有其他人啊?”

“他们去废墟里面了。”

芊幽幽释然,随即道:“那你还不趁这个机会逃走?”

这时,逆神用手指了指前方的一片虚无,解释道:“他们布下了结界,只能进不能出。”

芊幽幽笑了,或许她的修为并不高,不过她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那就是这世上很少有她解不开的结界甚至,封印。

……

世间之大,无奇不有,逆神可从来都不曾想到自己会与一只幽灵成为朋友。

“这个人不是与你一起的吗?”科威尔丛林内,芊幽幽指着那名仍旧昏迷的中年男子道。

逆神摇头,如实道:“他应该与我一样,也是被那些人抓来的。”

“那些人为什么要抓你们?”

“或许,是因为我看到他们杀人了吧,他们不想事情败露所以就把我抓起来了,不过他为什么也被抓起来,我就不真地什么都不知道了。”

“可是,他们为什么…….。”芊幽幽话音一顿,看了一眼逆神后才继续说道:“为什么没有直接杀了你,却只是将你抓了起来?”

对于这个问题,逆神着实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大哥,干嘛不把那小子杀了丢河里喂鱼去,反正我们也不在乎多一条人命。”与此同时,科威尔废墟深处,有人对那青年人不解道。

青年人脚步一顿,脸上神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那小子有些奇怪。”

“奇怪?”

“我总感觉,他体内有股令人心悸的力量在蠢蠢欲动,就好像……。”

“好像什么?”另有人追问道。

“好像,有什么异常强大的东西附在他体内。”

……

深夜时分,一直昏迷的中年男子终于悠悠醒来。

“你可算是醒过来了,我还以为已经…….。”逆神又惊又喜道,不过明显没有把话说完。

“这是哪儿?”中年男子徐徐起身,将四周扫了个遍后,皱着眉头道。

“科威尔丛林。”芊幽幽回道。

“科威尔丛林…..。”中年男子沉思片刻,继而抬头道:“是你们救了我?”

逆神摇头,认真道:“不是我们救了你,而是幽幽救了我们。”

中年男子一怔,很明显没听太明白。

芊幽幽苦笑,转移话题道:“你的修为似乎并不弱,怎么会在这冢天被人追杀?”

虽然逆神没有听出芊幽幽的话外之音,不过好在中年男子听出来了。

“我是已死之人,尚在重生之期,修为要在七日后方能复原。”一语惊人,中年男子竟是如此说道。

“已….已死之人?”逆神彻底呆住,一脸的茫然间流溢丝丝震惊。

“你,难道是在艾尔博格重生的?”芊幽幽狐疑道。

中年男子神色一黯,默默点头,仙界之人都可死后重生,可如果元神遭创过重的话,那茫茫仙界也就只有艾尔博格可以给予他们最后一次生的希望。

“你到底遭遇了什么,当今之世竟然还有人可以直接冲击元神?”芊幽幽惊讶异常,因为元神实乃仙物,拥有能将元神摧毁之力的人放眼整个仙界也是风暴麟角般的巅峰存在,而这种巅峰强者,自七百年前,近乎全灭!

中年男子没有说话,似在仔细追忆着自己‘生前’所发生的一切。

“是……是愤怒联合。”良久后,中年男子低声长叹道。

“愤怒联合?”

“是的,一年多前,愤怒联合突袭天城,我盟险些就遭覆灭之灾。”中年男子徐徐道出一则鲜有人知的秘闻。

“什么?”对于当年天城一战,芊幽幽也有所听闻,但不曾知晓的是,那一战竟惨烈到了如此程度。

“愤怒联合险些攻破天城?这……这怎么可能,那些人竟然如此强大了么?”

“是她!”中年男子心有余悸道。

“谁?”芊幽幽一怔。

“当年的仙界第一强者。”

“你是指…….。”

“天上地下,仙界独尊——冰、之、沧、月!”(本章完)

神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危险人物6章

    原标题:危险人物6章小说书名:危险人物第6章:白千千叶千没有理会周围人的目光,直接在解决完事后,就朝着人群外面走了出去,人群此时见到叶千离去,也是渐渐散去,只留下了那个女孩。“你等等!!”女孩从地上爬了起来,追上了叶千喊道。此时她的脸色仍然有些惊恐,不过显然比刚才好了很多,这也带来了另外的一种美感,一种脸色微微发白的苍白的病态美感,看着让人感到楚楚动人。叶千听到女孩的喊叫,听了下来,转过身来看着女孩,看到女孩这个样子的时候,,叶千一时也是怔住了,不禁看得有些入神了。女孩见到叶千出神的模样,不禁之

  • 弛战血都6章

    原标题:弛战血都6章小说:弛战血都第6章你是好人出了辉煌大厦,叶煌带着紫菱朝稍远些客家菜馆走去,那里中午去的人少,比较安静适合他教教这丫头怎么自卫。一路上紫菱乖乖地跟在叶煌身后,也不问去哪,一点也不担心叶煌会欺负她。来到客家菜馆后,叶煌找了个包间,落座后,服务员就拿过来了菜单。“想吃什么?”叶煌将菜单递给紫菱问道。紫菱腼腆地接过菜单,打开后第一时间不是看菜名,而是瞄向每道菜后面的价格,从头翻到尾后发现菜都贵得离谱,小脸上顿时流露出了一丝忧色,又翻看了一遍,缓缓合上了菜单。“我,我要一份老虎菜就好

  • 夫随你魂牵梦绕6章

    原标题:夫随你魂牵梦绕6章小说:夫随你魂牵梦绕第6章出事了初春的天气有些寒凉,萧瑜为林牧晓披上披风,牵起林牧晓的手就往庭院中走,林牧晓挣脱了一下发现挣脱不开便由他去了。暖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萧瑜觉得就这样牵着她的手漫步走在庭院中很幸福,就希望时光停在这一刻永远永远。林牧晓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就这样走,想想也比刚刚好,突然看到前方有一只兔子跑了过去,林牧晓可是很喜欢兔子的,就一把挣脱了萧瑜的手,喊了一句:兔子就跑走了。正在想象美好画面的萧瑜的被林牧晓的喊声拉回现实,只见一抹倩影飞去,手中软软的感觉消

  • 战都帝者6章

    原标题:战都帝者6章小说名字:战都帝者第6章教育人要彻底程浩的戏弄,让佟言顿时感觉到颜面尽失。不但自己安排了许久的计划早已经泡汤,就连钱包之中的秘密都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程浩,我要不把你赶出公司,我就不是人!”佟言愤怒地挥舞着拳头,也不顾电梯角落之中的摄像头,恶狠狠地骂道。“叮咚!”突然一声轻响,电梯门再次打开。一双美腿搭配黑色短裙的美女,瞬间进入了佟言的目光之中。可向来好色的佟言,目光却不敢有丝毫的放肆。尽力忍住心中的贪念,连忙低头道:“江总!”“嗯!”江勤勤只不过微微点头,便将目

  • 纯情人生6章

    原标题:纯情人生6章小说书名:纯情人生第七章本小姐要杀了你“啊啊!”“萧逸风,你个变态大流氓!色魔!本小姐要杀了你!”一声尖叫声从客厅里穿来。此时身上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花纹睡裙迷糊的走了出来的林雪茹,正双手捂着眼睛大声吼道,她的脸蛋此刻通红的望着萧逸风。自己一大早起来,刚打开卧室门走到卫生间门口。便目睹了一个香艳的画面,萧逸风正一丝不挂的在卫生间里面。连门都不知道到关一下,慌忙的林雪茹急忙转身跑向了客厅。“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一大清早光溜溜的跑来上卫生间?想裸奔啊?”林雪茹满脸通红的大骂道。“这

  • 染指千红6章

    原标题:染指千红6章书名:染指千红第六章英雄救美第二日晚上,曲凝香就带着鼓胀胀的钱包出门了。为什么是晚上去?你见过哪个青楼楚馆是白天迎客的!上次曲凝香大白天去的时候,馆里根本就没几个人。“小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不从了小爷,小爷一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远远地,曲凝香就听到南风馆里面传来的调笑声,她眼睛一亮,自己晚上来才真是来对了时候。进了门,曲凝香迫不及待地开始寻找美男的影子,结果,美男居然就淡然地坐在大厅的正中。曲凝香眼睛一亮,迈起步子就要过去,谁知刚刚动步,却听到一个怒吼的声音。“你竟然不理

  • 荐书|行为心理学:一个伟大心理学家的思想精华

    去年今日荐书▼《向着光亮那方》这是每日讀本書的第467本书注:点击本文底部链接周三¥0.99获取电子书行为心理学京东评分:100%2.4万+评分【每早六点15分钟阅读一本书】(书虫评论:向下滑动查看)有历史的局限性,不过要考虑当时的社会背景,唯物主义实用主义为其哲学基础。华生的行为主义是对行为的客观研究而不是对意识的内省研究。目标是观察预测和控制人类与其他生物的行为,巴甫洛夫的刺激反射原理为其提供了理论依据。华生是一个极端的环境论者,强调外因论,这也忽视了人的主观能动性。整本专业书,无法利用碎片

  • 秘书非要在办公室挂上一幅骏马图,结果。。。

    前阵子,美国的权威办公室设计媒体公布了2017年最受欢迎的办公室名单,阿迪达斯、Airbnb、微软等都榜上有名,美国人更追求效率,办公室的设计也更高科技和人性化,受到大众的青睐。对于国内很多传统办公室来说,怎样设计才更高效呢?其实装饰办公室不需要那么麻烦,一幅八骏图装饰就足以激励人心,打造一个高效的办公环境了。八骏图是以周穆王八骏为题材的作品,八匹马形态各异,飘逸灵动。那刚劲矫健、彪悍的骏马给人们以自由和力量的象征,鼓舞人们积极向上。1、办公室挂骏马图:象征着龙马精神龙马,古代传说中形状像龙的骏

  • 雅居乐陈卓林:人生苦难都是财富!

    雅居乐集团主席陈卓林,成功的背后到底经历多少心酸,多少苦难,这些都是常人无法想象的。雅居乐能够走到今天,是一个积极向善的人引领至此,我们知道雅居乐陈卓林在过去时间里为了自己的事业,努力拼搏,从一家家具企业做到上市公司,其中的进步与他自己不断奋斗息息相关。所谓经商,无不为了利益,雅居乐陈卓林作为广东省其中一家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主席,谋求利益、更注重公益。雅居乐陈卓林及其家族和企业用实际行动向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及企业树立了榜样,多年来雅居乐陈卓林的精神从不只是一味索取,而是在用心回馈祖国。多年来,

  • 百草枯,给你后悔的时间,却不给你活着的机会

    来源:医脉通你以为见惯了生死,心硬如铁,每每束手无策,却禁不住怀疑人生。寻死者重千,医者可以医病,但无法医心。急诊医生最怕遇到什么样的患者?闹事的!这个闹事,分很多种,醉酒闹事、喝药闹事、寻衅滋事的。每到夜幕降临,急诊室就会接到各种各样因“个人原因”而不得已来医院救治的患者。这部分人中,有一种,是必死的——喝百草枯者。想结束生命,百草枯给你机会;想挽留生命,百草枯对你说不!我在西安一家三甲医院急诊科工作。到我们这看病的人,很多是被别的医院判了死刑,来这里寻找最后的希望。记得那是八月的一天,我值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