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薄情王爷霸道爱:赖上冰冷小王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2:18: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薄情王爷霸道爱:赖上冰冷小王妃
第3章

“什么人?敢挡我们的路!”刚才那个用暗伤了乔伊月的男子大怒道。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那银面男子无视说话人。只见他风中的白衣乱舞着,最后越来越大,然后乔伊月只觉得除了耳边呼呼作响的风声,什么声音都没有了。片刻停止,脚下一实,她这才发现,原来他刚才发了内功救了她们。

“小女子言清,多谢公子相救,敢问公子可是玉面公子?”正在乔伊月思考期间,那个面容清秀的女子惊喜的道。

“在下正是!”他很礼貌的作答。

然后他唇角轻轻一扬“许小姐,我们先送你去原谷镇,那样你家人就不用担心你了。”

“公子知道我姓许?”许言清的声音夹杂着惊喜,一双丹凤眼闪着异样的光彩。版权huijindi.com

“许家小姐,乃渺堡主千金,在下早有耳闻。”他依旧温柔的答道。

乔伊月眉头轻撇一下,心底有些不满。她对他,虽有好感,但是,看他们你一言我一句的实在生气。他们根本是把她当空气,损她没见识!

“多谢相救,我还有事,要赶时间,就先走了,失陪!”她淡淡的声音轻轻响起。

此话一出成功的转开两人的视线。

只见许言清满脸堆笑的向她致谢:“这位妹妹,言清多谢相救。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虾米?多谢相救?她耳朵没问题吧!多谢她相救?郁闷,她自己都差点成了人家的俘虏,现在和她说这个,真是汗颜!

在乔伊月还神游的时候,那公子关切的声音响起:“这位姑娘,你中了七银针,恐怕……”。

他还没有言毕,乔伊月就看见许言清花容失色,一脸惊恐外加质疑。

奇怪,又不是她中了七银针,她惊恐什么?又质疑什么?难道觉得玉面公子的话不可信?再说了,他的话还没说完呢!难道她就知道他后面要说的话么?乔伊月有些不耐烦。

“多谢两位关心,小小银针,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关系,取出就好!”她苦笑,心里暗叹:刚才是一个人也不理她,现在是一个人还没说完另一个人的话又接上!看来两人真是很有默契!

此话一出,两人脸上写满了吃惊,和一脸的着不信。

乔伊月无奈,解释道:“是这样的,我师傅送的樱丸可解毒,所以两位大可放心。”她自己都觉得今日的话那么多,她自己都有点寒颤的慌。

“并不是毒的问题,而是封了你的穴道,若是七天内不取出针,性命不保!”他嘴角牵动,肯定是在笑。薄情王爷霸道爱:赖上冰冷小王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乔伊月一愣,没反应过来。刚才那个伤她的男子不是说有毒么?而且说的那么玄乎,可是怎么在他这里又仿佛是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

“这位妹妹,别怪姐姐多问,你是外地来的吗?怎么连七银针也不了解。”许颜清温柔的道,她自信自己从小就跟在爹爹的身边,没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乔伊月疑惑了下,还是如实答道:“我从小生在深山,与世隔绝,不问世……”弦外之意就是她确实不了解这个七银针。

连同那个丫鬟,三人都很有默契的点点头。

“若是我没记错的话,此针只有绝音公子可解。”许言清说完看向玉面公子。薄情王爷霸道爱:赖上冰冷小王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就是那个无赖?”乔伊月听后,不以为意的道。虽然这件事关乎着她的生命,但是要和那无奈见面,她是万万个不愿意。

“姑娘认识绝音公子?”玉面公子一脸吃惊。

“咳……咳……”许言清连咳几声,好像是故意打断玉笛公子的话,又好像是在给乔伊月解围。

乔伊月一脸疑问的看向许言清,心道:这小妮子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言清有点不舒服。”许颜清有些不好意思,然后看向乔伊月,一脸肯定的道:“我想姑娘肯定不认识绝音公子,而是听刚才那些人道出他的名号,所以才……”她边说边用目光向乔伊月询问。

“许小姐果然聪明,我叫乔伊月,你们可以叫我月儿。阅读huijindi.com”她喜欢聪明的人,也喜欢和聪明的人打交道。只是太聪明的人容易早死,因为他们往往都是因为知道的太多了。但是她依旧喜欢聪明的人。

“月儿妹妹,你有所不知,绝音公子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的为人在江湖上也是很有口风的。”许言清没有丝毫的造作,一双美目流光闪闪、含情脉脉,然后低头一笑:“他曾救过我。”

乔伊月只觉满头黑线,说来说去,她以为她要说什么呢?原来是要澄清那个绝音的为人。看来她对那个叫绝音的人很有好感么。汗~~这就是女人呀!不管在什么年代,不管多美美妙矜持,都有花痴的一面。

“天上没有馅饼,地上全是陷阱,许小姐可要小心了,像你着么美貌的小姐,谁都会献殷勤。”乔伊月面上带笑,边说边憋向身边的玉面美男,只见他一脸的尴尬。

“咯咯,月儿妹妹说笑了,和你比起来姐姐我……”

许言清的话一出,乔伊月顿感无语,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又把她扯进去了?真是郁闷!

俗话说,大河向东流,改收手时就收手,再扯恐怕要扯到天亮了。

乔伊月赶紧把话题转移,温和的道:“玉面公子,刚才你说什么来着,你要把许姐姐送到哪里去?”

“原谷镇。”他回答。

乔伊月本想问原谷镇是怎么地方,就被许言清抢先说话,她只能不语。

“言清谢谢公子。”许颜清说完轻轻一福身,满脸笑容。

那男子还来不及扶起她,她已经福完身。

天不知道何时已经暗了,月光下,到处一片银白,草丛里银光闪闪,几只萤火虫飞来飞去,百草间夹杂着虫儿的叫声,给大地又添了几份浪漫。

四人同行,许言清和那银面男子两人甜言蜜语,乔伊月和许言清的丫鬟两人沉默无语。

乔伊月觉得她这个电灯泡做的很是累,但是旁边的那个小丫头却是一脸的幸福,并夹杂着羡慕。她暗自摇头……

“月儿妹妹为何一言不语。”许久后,许言清发出疑问,脸色在月光下很苍白、很是诡异。

“许姐姐和玉面公子聊就是了,伊月听着呢。”她的一声月儿叫的她百感交愁,声音也充满了忧愁,让人觉得韵意酸酸,好似吃醋。

“月儿妹妹,花容月貌,却冰冷没有微笑,可应了‘月’字,不知妹妹为何不开心,可否告诉姐姐?”许言清轻轻的拉过乔伊月的手,一脸关心的道。

乔伊月听了她的话心头一暖,曾几何时她不是别人的开心果,曾几何时她犹变冰山?

只是那都是曾经,而现在她总觉的身边有着无形的强大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她回想与师傅的过去,淡淡的叹了口气,随口说道,却没想到说了句情意绵绵的诗句。

“妹妹有意中人?”许言清一脸的诧异,穷追猛打。

乔伊月苦笑一下,并未言语,只是低头继续走。

许言清见她没有答话,也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再问。

乔伊月觉得,不知是她嘲讽的有效,还是其他原因,玉面公子和许言清两人,居然也一直没有再说话。

只是许言清时不时地哼几句小调,也听不清楚词,只是那调却像黄梅。

“将爱情肆无忌惮的挥霍

心都碎了还要计较些什么

无论你想要什么都让你带走

如果你觉得自.由是快乐

爱是犯了软弱陈旧的差错

第4章

又何必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

太多的借口太多的理由

为了爱情我也背叛了所有

如果你想离开我就别再畏畏缩缩

太多的借口太多的理由

别再问我难过时候怎么过

或许会好好的活或许会消失无终

你在乎什么……”

也许是因为许言清的感染吧,乔伊月在不知不觉中竟哼起了《太多》。唱完后她却痴痴地傻笑,她想,没有人能知道她心底的爱,只有自己慢慢忘记那份不该萌发的情,看来她还真啥!

乔伊月刚唱完不久,紧接着许言清就赞不绝口的道:“太多的借口太多的理由,为了爱情我也背叛了所有……好美的曲子,月儿妹妹何须伤感,若真是那个负心郎背叛了你,你也无须挂念,像妹妹这样的姑娘他都不好好珍惜,也只能说他没那个福气……”

呵呵,乔伊月笑,她没想到古代居然有这么开明的女子,敢把爱放在第一位,也实在少见啊!

乔伊月苦笑道:“许姐姐多虑了,月儿并没有什么伤感,只是偶有心得,伊月从小在深山长大,刚出谷,怎会遇到什么薄情郎?”

许言清听罢,微微一愣,然后展颜道:“也对,妹妹才刚出谷呢,我真是糊涂。”

许言清说完,乔伊月和她两人对视一笑,把刚才的伤感全部打散。

“依月姑娘,刚才所唱为何曲,音律如此奇特,我还是头一次听呢!”玉面公子就含笑的接过刚才的话题。

乔伊月拉回自己的感伤,微笑道:“此曲名为《太多》,公子若是喜欢,我可以教你的。”

玉面公子含笑的点下头,然后从腰间拿出一只玉笛,吹了起来。那白玉笛子,在月光下散发出清冷迷人的光环,愈发显得玉笛光彩琉璃。

接着乔伊月就听到一串熟悉的音符,呵,这这不就是她刚才唱的《太多》么?

古代人真有才啊!她再次感慨。

夜慢慢的深了,玉笛公子停下来对乔伊月和许言清道:“三位姑娘,今晚没有住宿的地方,看来只能露宿了,等会升堆火,今晚你们就围着火堆睡,我来守夜。”

乔伊月一脸的奇怪,本想说她和他轮流守夜的,最后在许言清的不断示意下轻轻点头。

许言清拉着她还有那小丫头,说一起去找柴火。然后和乔伊月偷偷地道:“千万别推辞,这在天南国是礼貌的象征,而且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让女人为他们分担这样的事情是屈辱。”

乔伊月这才明白许言清为什么一直在示意她了。但是她心中仍旧有疑问,只是没有再向许言清询问罢了。

月光清冷,有些朦胧,所以她们也只能摸索着。三个人干活块,不久就拾到一大堆干柴。

而玉笛公子也面带笑容的,手里拿着两个用树叶包裹的东西。然后他在身上拿出一把匕首,在地上挖了一个洞,最后把东西放进去。他熟练的在刚才埋东西的地方架起干柴,然后打开火折子,干枯的树枝很快就熊熊燃烧起来。

四个人围着火堆而坐,有的没的瞎聊着。一会她说一件最近武林大事,一会他说一件江湖趣闻。直到从火堆下渗出浓郁的香味,他们才一笑置之。

虽然已经进.入夏天,但是在那深谷中还是有些凉意,所以三个女孩子紧紧地靠在一起。

可是乔伊月怎么都睡不着,最后起身到玉面公子身边。

他嘴角微扬,温柔的声音很轻:“月儿小姐你怎么还不睡?”

乔伊月仰头看着月亮,暗叹:“不知怎么,无法入睡。”

玉面公子无言以对,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

片刻,乔伊月淡淡的声音响起:“今天的事伊月谢过公子相救。”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月儿小姐不必客气。”他客气的回道。

而殊不知乔伊月已经满脸黑线,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贰”呢?

“我能不能问公子一个问题?”乔伊月沉默片刻后又道。

“月儿小姐请说。”

“为什么今天不好好教训那帮人?以后他们再欺负人怎么办?”乔伊月看向带着面具的玉面公子,心底有种想把他的面具揭掉的冲.动。但是那种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

“月儿小姐日后就知了,夜深了月儿小姐还是睡吧。”他没有回答乔伊月的问题。

乔伊月心底有一点的失落,但是还是点点头,礼貌的道:“你也是……”

只是话刚说完她才想起他是要守夜的,然后面上有点尴尬,好在他并没有笑她,也没有看她。

玉面公子一夜都是守在另一堆火堆的旁边,然后也不时的给两堆火添柴,保证三个女孩们不冷。所以他彻夜未睡。

天一亮,她们就启程。中午的时候才在路边找到一家小客栈。

四人刚一进去,进迎面来了一群人对着许言清就下跪请安。

“小姐……”

有八人,两名女子,六名男子。

许言清向他们介绍了乔伊月和玉面公子,最后在那群为首的人给了她一封信后,许言清脸色微变,向乔伊月和玉面公子抱歉道:“公子,月儿妹妹言清家中有急事,就此告别。”说完忍了下:“日后如有需要,二位尽管吩咐,言清必定倾以全力来帮助,今天对不起了。”

原本就是要先送她回家的,此时有人来接应,乔伊月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然后客套了一会,许言清就随同前来接她的人走了。

本来乔伊月也想就此告辞,但是玉面公子坚决要送她回家,因为他不放心身中七银针的乔伊月单独上路。

在玉面公子坚决的态度下,两人吃了午饭后就一起上路了。

乔伊月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公子,那恶人说越运功越痛苦,可是我并未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啊?而且只是当时感觉无力,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不舒服。你看。”说着把胳膊左右的晃动,以证明她已无大碍。

“月儿小姐千万别运功,这七银针初中(中毒的中,第四声)时会感觉无力,甚至难受,不运功梢过片刻就可平息,但是一运功就会引起针上的毒快速在体.内传播。这毒虽然没什么大碍,很好解,但是这七银针霸道,会往肉里再馅,一直陷到穿过骨头,而此时银针里的毒也会随之沁到骨髓,致人死亡。”玉面绘声绘色的描述,脸上也显出担忧之色。

乔伊月听的毛骨悚然,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邪门的暗器。

会随着运功穿越骨髓,最后毒气扩散,导致死亡,这也太可怕了。

“来,我这有解毒的药,想来这个时辰是该服用了,虽然不能去掉月儿小姐肩头的七银针,但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小姐吃了这解毒药丸我也放心些。”看着乔伊月脸上异样的脸色,玉面从衣襟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玉瓶。

然后倒出一粒黄豆大小的白色药丸。

乔伊月只觉得一阵药味,接过来,放入口就吞下了。

只是她突然又想起了师傅给她的樱香丸,脱口问道:“这药和其他药物会不会相冲?”

玉面嘴角微扬道:“这个月儿小姐放心,绝对不会。”

走在羊肠小道上,感受着大自然的景色,心情也为止好起来。只是片刻就打破了这样的惬意。

乔伊月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群铁衣人,他们拦住了她和玉面的去路。

“玉笛公子,我家公子有请。”还没等乔伊月和玉笛公子开话,为首的男子就道。

第5章

“你家公子何时与我结怨?”玉面温柔声音,没有半点卑亢。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身穿红衣,胳膊上佩带着铜制的护腕,头发微微束起的清秀女子道:“公子是没有和我家公子有怨,但是我家公子知道玉笛公子你来了,想请你去庄上坐坐。”

乔伊月在心底暗叹:好个英姿飒爽的女子。

尽管如此她依然冷眼看着他们的无聊对话,轻微抱拳道:

“玉笛公子的事,小女子就不参合了,改天相见定会奉还公子的恩情。”

说完乔伊月一阵狂汗!!来古代了,怎么也这么入古了??说起话来入“古”三分,古味十足啊!!

“这位姑娘也要去庄里走一走,我们公子交代了,若是姑娘不去,我们都别回去!”那位红衣女子轻轻一笑,一抹邪气的笑容绽放在她那清秀的脸上,看上去有些不匹配。

只是她哪里是邀请?分明是威胁!她乔伊月最恨这样的人了。

“羽落公子的三位副将之一的红衣,什么时候也不讲道理了。”还没等乔伊月开口说话玉笛轻叹道,嘴角的笑没有消失。

“我若是没记错的话,这位姑娘还中了我们银落公子的七银针吧?”那红衣女子轻笑的看着乔伊月,那样子仿佛吃定了她一般。

乔伊月看她那样,真想转身走人,但是想到身上的七银针她犹豫了。心道:若不是还有伤在身,我定会飞离这个是非之地。

而且看玉面公子那态度,估计能让铁甲卫队(就是那群不穿人衣服,只穿铁衣的冷血人!)出动的人也不多吧!

崎岖的山路,总是绕着弯子,这不,乔伊月和玉面公子两人都被蒙着眼睛,跟着他们转啊转。乔伊月的心里啊,那个郁闷啊,蒙眼睛,又不是摸瞎子!

正当乔伊月无比的不适应这样一直走下去的时候,她一个不小心,一头撞在了一个人身上。她懊恼的想把布扯掉,耳边却响起了玉笛公子的声音:

“依月姑娘,你没事吧。”听的出他很关心,但依然熄灭不掉她心中的怒火。

乔伊月刚想回答玉面公子的话,就被人截断:“依月小姐,你可以做轿子,是我们的疏忽。”

一听声音,她就知道是那位美.女,心理的怒火也不好发作。伸手不打笑脸人,不是吗?

“不用了,这点路还难不倒我。”乔伊月斩钉截铁的回道。

就这样,不知道走了多久。等到的时候,乔伊月还在晕忽忽的(不适应他们转圈)。突然一声有力的“停”,打断了乔伊月飘忽的思绪。

她终于被他们“礼貌”的带到了目的地,也摘掉了摸瞎子用的黑布。

睁开眼,有点不适应强烈的光线,乔伊月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景物。

而不远处的羽落一身白衣飘飘,半眯着眼,欣赏着乔伊月。而乔伊月刚才的那个眼神,看在他的眼里,不知道,多有诱.惑力,而且让他遐想连连。

乔伊月终于发现了羽落,看着他,她心底暗暗吃惊,因为她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他。

突然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字“美”,对,就是美,像她那年看到师傅第一眼一样的美,但是在他的身上,她找不到半点师傅的影子。

他没有师傅的温温而雅,多的是玩世不恭。师傅就像花中仙子,让人舍不得去惊动,而他就像一个将什么都能看透的霸主。

乔伊月摇摇头,她不喜欢他这样的人,让人莫名的升起防备之心,而且他身上还有让人觉得莫名的害怕。

“在下玉笛,敢问公子可是永诺山庄庄主羽落公子?”玉笛公子,微微含首,声音如平静的水面,但却能掀起巨大风浪。

乔伊月从他平和的声音中听不出半点恼怒,但也没有半点屈服。心道:这就是所谓的不卑不亢吧!

羽落打开折扇,轻轻扇动,嘴角含笑:“玉笛公子果然一代奇侠,在下正是羽落。”

羽落说完转头看着乔伊月,然后挥挥手,那些铁甲护卫队的人退了一米左右。他做了个邀请的动作,接着道:“这位就是中了银落的银针的姑娘?”

乔伊月恶寒,这人真是讨厌,明知顾问。她在心里狠狠地把羽落鄙视一番,但也没言语,只是轻轻颔首后,和他们一起走向“永诺山庄”。

玉笛公子甚知乔伊月心理所想,当下道:“羽落公子,也许月儿小姐对你有些误会。”他嘴角微微含笑,像是自嘲,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乔伊月看着他那尴尬的样子,心理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此事是因她而起,所以放下心里的不快道:“没有什么误会,既然技不如人,我也别无他法,你若是为我取出银针,就快取,若是不取,别耽误我时间!”她本想说点虔诚的话,但话到嘴边又硬是变了个味。她心里一阵后悔……

果然,他们听了乔伊月的话,面上有些吃惊。

羽落哈哈大笑道:“哈哈……这位姑娘倒是有胆识,但是姑娘你忘了这是我永诺山庄,进来了,不一定出的去。”说完,他左臂一佛,那广陵袖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

就在乔伊月还在聆听他那无耻的进出论时,她只觉得身上一紧,人已离开地面。只听“咻咻”两声,闪闪发光的银针,齐刷刷地定在了地面。

乔伊月心中大骇,心中顿时升起一阵鄙视:好个无耻之徒,竟然要暗杀她!!(作者:谁让某人那么直接不给人家留面子。)

玉面公子带着乔伊月从空中刚刚落地,又传来了羽落调侃的声音。“玉笛公子果然出手不凡,想这谱天之下没有几个人能躲的过我这佛手飞针,在下佩服,佩服……”

玉面公子扶着乔伊月刚站稳,就回敬羽落:“羽落公子怎么能如此对待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若是传出去,公子的颜面何存?”他的口气不冷不热,没有半点温度。恍惚中乔伊月只绝的是自己的错觉。

她心中一动,有些疑惑。她本以为对师傅的爱慕是任何人都不可取代的,但是什么时候也能对眼前这个男子有心动的感觉?她深吸口气,让自己淡定下来,或许这只是她的一种慰藉吧,毕竟这个萍水相逢的人,一而再的救过自己,自己心里难免有些感激。她如是的安慰着自己,然后收好自己的心绪,从容的看向玉笛。

而此时的玉笛双眼紧紧地盯着羽落,不知不觉中加大了握在乔伊月的手上的力量。

感觉到疼痛,乔伊月才发现原来她的手在玉笛手中。不知不觉的微笑爬上嘴角。只是片刻,她微微皱了皱眉毛,他的力道确实大了……

此时的羽落正冷眼看着二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到他们那么亲近,心理有点失落有一点疼。

他怎么会在意一个刚认识的女子,就算再美的女子,自己也要控制自己,师傅说:“女人如衣服,不可留恋!”。

但此时,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感觉。只是那么恍惚之间,他看到了她的微笑。原来冷漠的她笑起来是那么的纯净,浅浅的梨窝煞是好看。可惜她的微笑不是为自己绽放。

“我与羽落公子可曾有仇?”在看到对方僵持不说话,乔伊月急了。

羽落听到乔伊月的话,心理有点欣喜:“我与姑娘未曾见过,何来的仇?”他不知道乔伊月为何这样说,但还是小心的答道。

薄情王爷霸道爱:赖上冰冷小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薄情王爷霸道爱 或 赖上冰冷小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妻子的蠢动11章(第十一章尴尬局面)

    原标题:妻子的蠢动11章(第十一章尴尬局面)小说:妻子的蠢动第十一章尴尬局面肖湘湘看着我直着的眼睛,抛个媚眼过来:“是不是觉得我的胸很高?”我回回神:“是啊是啊,真的很高。”肖湘湘又问:“和你老婆的比谁的大,你想不想摸的试试?”她这样一说,我瞬间又回到现实,我老婆知道这事,绝对不会放过我的。我连忙缩下手,连声说不敢。没想到肖湘湘竟然向我走过来,不顾我乞求的目光,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胸上。一碰到她柔软的肌肤,我身上的那股热气腾的一下暴发了,双手不由自主的向她的胸部伸去,接着就是她的全身上。细柔的腰

  • 第七届长三角地区道教论坛召开坚持道教中国化方向研讨会

    道教之音上海讯2018年4月26日下午,第七届长三角地区道教论坛论坛围绕“坚持道教中国化方向”的主题展开讨论,共有四场论坛发言,下午进行了两场论坛发言,张凤林道长、陈耀庭教授、胡诚林道长、詹石窗教授、董中基道长等23名教界和学界代表共同为道教中国化方向的理念和举措发表建议。论坛举行了分组讨论,与会嘉宾就道教如何立足新时代,推动道教新发展:大力坚持道教中国化方向,推动道教本土化特色化;坚持道教中国化的内涵、方向、发展、创新;从以人为用出发,谈道教中国化的三个发展目标;自觉适应当代社会发展,中国宗教

  • 牛人赌一线!结果赌出帝王绿翡翠!暴涨1000万,烟花放不断!

    宁赌一条线不赌一大片!这句话可以算是赌石行业中的真理了!一条线十赌九不输啊!一块缅甸公盘上的18万欧原石。价格已经不算低了,带子绿色艳又有胶感。只要色带进去的深,回本轻轻松松啊。尤其是带子的中间部分。完全可以赌一把帝王绿!这位牛人就是看中这一点。不顾风险也要试试看。没想到真的赌了出来。想想也是,能赌帝王绿的料子,谁不心动?虽然符合标准的部分只拿出这么一点。但是这可是帝王绿啊!看看这些颜色~绿油油的勾人心魄。还未抛光就已经起货。前段时间拍卖的帝王绿蛋面一个都值100万啊!帝王绿从来不用包底,随便镶

  • 普天同庆开洋节 翰墨飘香两岸情

    春风送暖、万物复苏,谷雨时节,开洋佳日,荣成院夼村渔民迎来了祭海大典活动。中国众星书画院与台湾民间艺术团及众多媒体、歌手共同举办了此次“渔民开洋、谢洋节”活动。渔民开洋、谢洋节属于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整个活动分为开坛、祈福、巡海等二十余个程序,其中文化艺术交流、书画捐赠是重要环节。荣成院夼第二届海洋开洋节正式开幕,中国众星俱乐部董事长苏胜奎先生致感谢词,中国众星书画院王强院长对此次开洋节活动表示衷心的祝贺,祝福渔民鱼虾满仓、幸福安康,同时也感谢荣成父老乡亲们对文化事业的支持和厚爱。中国众星

  • 正宗齐派第四代弟子——许爱民

    许爱民,字文卓,斋号龙尾草堂,自号龙尾居士。出生于1975年,安徽歙县人,大学学历。致力于书画,其作品荣获首届“白石杯”书画艺术大赛三等奖,受到购我作品和收藏者的一致好评,师承著名国画大师齐白石侄孙女齐派著名画家齐国华老师门下。许爱民先生拜师齐白石侄孙女齐派著名画家齐国华老师赠送作品现为中国国画创作研究院创作室主任,休宁县美术家协会会员,黄山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新安书画家协会理事,河南今网书画院院士,2017年10月一12月参加国内外邮票限量版发行,2017年12月国画“龙腾四海”被山东嘉祥大公书

  • 妻约已到,司少请放人11章(第十一章缘,妙不可言)

    原标题:妻约已到,司少请放人11章(第十一章缘,妙不可言)小说名字:妻约已到,司少请放人第十一章缘,妙不可言这消息一出,褚梦琳就躲在家里没有出门,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游街示众一样。说来可笑,她和任景铄其实并不是很熟,之前她不过是救场演过任景铄主演的一个电视剧的女二号,结果却意外的被吃瓜群众组成了冷CP,随着任景铄名气的提升,她也跟着火了一把,当然也不过只是火了一把,然后两人就成了好朋友,她能有今天的成绩,也多少沾了任景铄的光。只是这件事情,实在是跟任景铄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

  • 葛芝山——当代水墨画艺术大师

    葛芝山,1957年9月出生于福建,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自幼酷爱书画艺术,拜访名师,先后受到多位名师指导。曾为福建省水墨画协会会长,中国华人美术家协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福建国际书画名家研究院院士,中国民族书画院特聘水墨画家。从事美术创作四十年,参加国家级主要展览有;1989年作品《江南风光》入选第七届全国美术展;1983年作品《圣地》入选全国首届卫生美术作品展;1987年作品《明天好风光》入选全国首届地震美术作品展;1999年作品《中华之魂》入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在北京中国革命博物馆隆重

  • 第七届长三角地区道教论坛在上海举行

    道教之音上海讯2018年4月26日上午,由中国道教协会指导,浙江省道教协会、江苏省道教协会、安徽省道教协会、上海市道教协会主办,上海市社科院宗教研究所、华师大明道道教研究所协办,上海城隍庙承办的第七届“长三角地区道教论坛”——坚持道教中国化方向研讨会在上海宏泉丽笙酒店隆重开幕。原国家宗教局一司司长王健,副司长李寒颖,上海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民宗委党组书记房剑森,上海市民宗委副主任王君力,江苏省宗教局副局长周伟文等领导,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凤林道长,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袁志鸿道长,中国道教协

  • 巧辩紫砂“化工壶”

    真紫砂与化工泥的区别一:辨质感原矿紫砂,精光内敛,温润似玉、色相沉稳、老气十足。好的泥料使用起来,不出十天半个月便能看出效果。而低档的化工泥壶,无论怎么养都没多大变化,照样是干巴巴的。固然也能做出所谓的绿豆沙效果(也并不是所有的泥料都有绿豆砂的效果),但因为表面的玻璃相(加入刨花水的原故亦称石英水)太重,茶水吃不进,把玩的油脂也渗不进去,故这样的壶是养不出来的。现在有紫砂研究所已留意这个题目,已出产出表面不带玻璃相的化工泥,这类泥被用来做高档的仿名家壶,非常能欺骗人,没有将原矿泥与化工泥对比熟悉

  • 品读《集灵台其二》,杨家姐妹的悲惨结局其实也是咎由自取

    上天欲让人灭亡,必先使他疯狂。而且,站得越高摔得越痛,天宝年间的杨家,就是很典型的例子。虢国夫人骑马图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虢国夫人承蒙皇帝的宠幸,一大早就能骑马进入宫门,在皇宫中策马奔腾,心气极高,对自己美貌极其自信的她,甚至嫌弃胭脂水粉会玷污了她的盛世容颜,画了淡淡的蛾眉就径直去朝见皇帝了。虢国夫人上面是《集灵台其二》字面上的翻译,但却不是作者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若是对当时的社会背景有一定的了解,就会知道,其实这诗是作者对虢国夫人的讽刺,明面上是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