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简先生,你注定是我的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2:45:16 来源:网络 []

小说:简先生,你注定是我的

第3章  借钱

“我会把钱还给你的!”苏安若看简烨泽嘴唇紧闭,连眼泪都快急出来了,这世上妈妈是唯一在乎她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妈妈死去。汇金地

简烨泽脸色冰寒,这女人也不知是演技太好,还是别的原因,含着眼泪恳求的样子看起来竟然像是真的一样。

但他早已看透女人的虚伪,根本就不会有半点心软。

而且他这辈子最反感的事,就是被人威胁,尤其是女人!

他也断定苏安若不敢说出昨晚的事,因为就从她乖乖吃下避孕药的事来看,这女人只是个懦弱的纸老虎。

“求求你了!”苏安若噙着眼泪,充满渴求的紧盯他的脸。

“滚!”

简烨泽面无表情,薄唇轻启的吐出一个字。

然后从她身边越过,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门外。

看着简烨泽冷漠离开的背影,苏安若心里的最后一丝希翼都落空了,强烈的绝望顿时涌上心头。网站huijindi.com

没有医药费怎么办,她现在连清白都交出去了,还吃下避孕药失去利用价值,这样的牺牲竟然还不能救回母亲!

眼泪不知不觉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苏安若只恨自己为什么还想保留最后一点尊严,没有接受那张支票!

“苏安若!”

耳边气极败坏的尖叫声从耳边响起,苏安若刚回过神,左脸就挨了一巴掌,火辣剧痛!

苏雪雅一巴掌扇过去,仍不解气,“你竟然问简烨泽要钱,让我丢脸!”

她一直保持着名门淑女的形象,真不知从哪儿凭空钻出来这么一个没教养的妹妹,还没结婚就伸手找简家要钱,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苏家虐待继女!

幸好简烨泽没说什么,否则这事要是在上流社会传开,她的脸还往哪里搁。

苏安若摸了一下脸,仍有着火辣辣的疼痛,而且已经肿了。

“怎么,你还敢瞪我?”苏雪雅还想打,可是又怕有人突然进来看见,便忍气骂道,“你快滚,钱的事我会想办法。”

当务之急是别再出乱子,顺利举行婚礼,幸好刚才只有简烨泽一个人在场,他是不会和她计较的。

“雪雅,吉时就要到了,你赶快出来!”门外传来来伴娘的声音。

“就来。”苏雪雅也顾不得训斥苏安若,赶紧双手提着婚纱,小跑着向门外走去。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砰’

大门忽然推开了,简烨泽脸色冷冽的大步走进来,浑身寒气。

他沉着脸说,“婚礼取消了。”

苏雪雅愣了几秒,不顾形象的尖叫,“为什么!”

心里冒出一阵惊恐,难道简烨泽这么快就发现苏氏公司的亏空,还是……

“刚才接到管家的电话,奶奶突发急病被送到医院,我得过去。”简烨泽说着看了一眼苏雪雅,“你呢?”

苏雪雅犹豫了一下。“我留下招呼宾客。”

苏安若却紧张起来,急急追问,“奶奶有没有事?”

简烨泽瞟了一眼苏安若,“暂时没事。”

只见她头发凌乱,精致的小脸上印着一个五指印,嘴角还有血丝,看样子是被打了一巴掌,而且对方下手还不轻。简先生,你注定是我的小说txt全文阅读

注意到他的目光,苏安若赶紧低下头。

苏雪雅有些委屈,“烨泽,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你看客人都到了,奶奶那边肯定不缺人照顾,你等婚礼结束再去行吗?”

简烨泽皱眉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这件事不行。”简烨泽简洁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

苏雪雅气极败坏的站着,煮熟的鸭子居然眼睁睁的飞走,这口气她实在咽不下。

“都是你这个丧门星,你给我滚!”苏雪雅把一腔怒气全都发泄在苏安若身上,抓起东西就胡乱向她砸过去。

“报应。推荐huijindi.com”苏安若在心里小声说了一句,跑出门外。

现在妈妈还躺在医院里,她得赶紧回去,想办法交上后续的巨额医疗费。

新郎临时悔婚,宾客顿时炸开了锅,苏安若从一片闹哄哄中冲了出来,打车向医院驶去。

圣玛丽医院。

苏安若站在医院办公室里,拼命的恳求医生,“……能不能先给我妈治疗,钱的事我一定会补上的!”

“实在很抱歉。”医生也十分无奈,“你也知道这间医院有一部份苏家的投资,刚才苏大小姐已经打过电话来了,没钱就不能治疗。”

又是苏雪雅!

苏安若气得嘴唇颤抖,身躯摇摇欲坠。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医生看她脸色不对,赶紧补充,“我们会尽量维持病人的生命,不过没有进口特效药的情况下,我们不敢保证病人不会发生意外。”

苏安若用力捏了下拳头,苏雪雅就打算这么吊着母亲的命,维持不死不活的状态,直到她怀上简烨泽的孩子?

她真想杀了这个蛇蝎女人!

“实在抱歉。”几个医生像逃一样的跑出了办公室。

空荡荡的办公室,苏安若茫然的站了一会儿,脑子像塞了一团乱麻。

她想打电话再求求苏雪雅,可是刚才简烨泽悔婚,这女人肯定正在气头上,一定不会给钱的。

擦了一下泛红的眼眶,苏安若走出办公室。

如果实在不行,她只有最后一条路可走了!

她擦掉眼泪,快步走进医院的洗手间,拿出手机给闺蜜打了个电话,“西西,你还记得你哥上次说过的那个黑市电话吗?快告诉我?”

话音刚落,那头传来了一声夸张的尖叫,“安若,你疯啦!会死人的!”

“不会。”苏安若现在反倒镇定下来,“反正我以前卖过一次,再卖一次也没关系。”

卖过一次?

当简烨泽走进洗手间的时候,顿时听到这熟悉的声音。

他一抬头,就看见了背对着自己,站在窗边的那个娇小人影。

苏安若根本就没发现身后多了个男人,用哄的语气说道,“没事,反正也就是那种事,我只要两眼一闭往床上一躺,等那个男人完事后,我就能拿到钱啦。”

简烨泽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这女人几小时前刚从他的床上下来,就这么急着爬到别的男人床上去卖!

‘已前卖过一次’,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么说他在床单上看到的那抹血迹,是假的?

身后的助理刚想开口,却猛然感到一阵可怕的压力,抬头看见简烨泽那阴沉得的俊脸,顿时吓得一个字都说不出。

“我可以卖的,你真不用担心……”苏安若话没说完,耳边的手机被人一把夺走,紧接着脖子被掐住,整个身躯一下子就被压到了墙上。

第4章  误会

苏安若被重重摔到墙上,后背的骨头痛得像要断掉,可是她却叫不出声,只是惊恐的抬头看着上方俊脸!

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刚才的电话,他全听见了?

脑子里闪过一连串的疑问,可是苏安若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脖子被他的大手紧紧掐住,一丝空气也进不来。

“简……”苏安若拼命挤出一个字,小脸越来越涨红,肺部的空气一点点消耗殆尽,眼前渐渐开始发黑。

“简少,您再这样这个女人就没命了。”身后的助理看得心惊肉跳,赶紧出声提醒。

平时的简烨泽虽然冷酷,可还是理智冷静,怎么一看见这女孩就下死手!

这女孩看起来娇小乖巧,睁着一双惊恐无害的大眼睛,就算她跑错了男洗手间,也罪不至死埃

“出去。”简烨泽冷硬的命令道。

助理们不敢违背,赶紧溜出了手洗手间,心里祈祷这女孩能活下去。

“咳……咳……”

掐着脖颈的大手一松,苏安若顿时猛烈的咳嗽起来。

简烨泽冷冷的盯着她,“刚才的电话,是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意思……”苏安若的眼睛不安的眨了两下,下意识撒了个谎。

“说!”简烨泽看她垂下头,又是想逃避的样子,修长手指顿时用力,掐着她的脸逼迫抬起。

疼!

苏安若的眼泪几乎都被逼了出来,脸颊被捏得像是要裂开,她拼命的想推搡着他,可是这男人的身躯就像是一堵墙,纹丝不动。

“你卖过几个男人……还是几十个……”简烨泽的眼神冰寒得可怕,他这辈子还是

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动杀心!

这女人,都是靠那张假膜来骗钱的?

简烨泽一想到那抹血迹,心里就跟吃了苍蝇一样,他居然被这种下贱的女人骗得团团转!

“安若,安若你怎么不说话了,发生什么事?”手机里传来西西一连串的喊叫,清晰的在安静的空气中响起。

苏安若赶紧大叫,“救……”

刚喊出一个字,喉咙又是一紧,钳得她再也说不出话。

这男人疯了!

苏安若惊恐万分。

简烨泽薄唇微勾,露出一个优雅冷酷的浅笑,凑近她的耳边低声说,“到此为止了。”

他决不能容忍一个下贱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他的尊严!

苏安若无法呼吸,眼前冒出成片的金星,她无助的在空气中乱抓着,可只是徒劳。

妈妈……

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下,她不能死啊!

“安若,你说句话啊!”西西慌乱的喊叫从手机里传来,“你快说话啊,我已经找到那个卖血的男人电话,你不是要卖血吗,我找到了……”

卖血?

简烨泽眼神微变,立刻松手。

娇小的身躯顿时软软的往地上滑去,简烨泽不得不伸出胳膊,抱住苏安若的腰。

他低头审视,只见怀里的女孩气若游丝的昏了过去,她眼眸紧闭,黑发凌乱的披散着,衬得原本没有血色的小脸更加苍白,犹如被一支被折断的花。

简烨泽眉头一皱,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鼻息。

还好,有呼吸。

不过手指在滑过她的脸颊时,却触到一片水迹。

他一向讨厌女人哭,可是此刻的心情却有些微妙。

脑子里不由自主浮现起昨晚的交缠,娇小的人影在他身下哭泣着,恳求他放过……

简烨泽莫名小腹一热,顿时厌烦的一松手,直接把怀里的女人往身后的助理身上扔去。

“带走,别让这女人死了就行!”

似乎做了一个好长的噩梦,苏安若昏昏沉沉中,猛的睁开眼睛!

眼前一片昏暗,看不清周围的一切。

我死了吗?

她猛的一下子翻身坐起,却差点打翻了床边的吊瓶。

这里是……

苏安若镇定了一下,抬头打量四周的环境,看样子好像是一间豪华病房,家具陈设都极尽奢侈。

她用力晃了晃脑袋,昏迷前事情又浮现在脑海里。

“苏小姐,您醒了。”一个护士推开房门,顺手打开了灯。

“几点了?”苏安若连忙问。

“您昏迷了整整一天,现在已是

第二天的晚上九点了。”

“什么!!”苏安若大惊失色,猛的跳下床。

竟然已经过了这么久,她这整整一天都没有去付医药费,母亲现在还躺在那个冰冷潮湿的地下室病房!

“苏小姐!”护士差点被撞翻,着急的在她身后喊。

苏安若一路狂奔,跑到地下室,猛的推开门!

昏黄的灯光下,病床上空空荡荡,上面铺了一块白布。

苏安若的瞳孔猛然放大,病床上铺一块白布,就说明病人已经‘去’了。

“妈!!”苏安若情绪崩溃,带着哭腔大喊一声,跪倒在地。

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从脸颊上不停的滚落,苏安若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压抑,放声大哭起来。

为了让母亲得救,她回到母亲痛恨的苏家,忍气吞声的生活着,她不惜扮演一个荡女,下药和姐夫上床,她还不顾尊严的跪在苏雪雅的脚下恳求。

可是现在,她所做的一切全都没用了,母亲已经不在了。

苏安若痛苦的用手捶打着地面,只是耽误了一天功夫,妈妈就这么走了。

没有自己的陪伴,她走的时候该有多寂寞。

“苏小姐!你身体还没恢复,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护士匆匆赶到,身后还跟着几名助理。

其中一个女助理伸手就想把她从地上拖起来,“苏小姐,简先生吩咐您不能乱跑……”

“别碰我!”苏安若也不知哪来这么大的力气,一下子就把助理推开,声嘶力竭的哭喊,“全都给我滚,让简烨泽过来,我要找他算帐!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见不到我妈最后一面……”

几个助理迅速交流一下眼神,那名女助理小心翼翼的说,“苏小姐,您究竟在说什么?您的母亲已经被转到高级病房里去了,还是简少亲自命令最好的医生给她诊治的。”

什么……

苏安若僵在地上,到嘴的哭喊再凝固在喉咙里。

“您母亲的医疗费,还是简少付的。”女助理说道,“您还是赶紧回病房吧。”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苏安若有点反应不过来。

可是这简直就像是天上掉下的一个惊喜,昨晚她还为母亲的医药费拼命,现在所有问题竟然全部解决了。

苏安若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骗我,我必须要见到我妈,我还要见简烨泽。”

不管怎样,她必须见见这个男人。

几名助理为难的互相看了一眼,还是那女助理轻声开口,“苏小姐,简少现在不想见你。”

第5章  你欠我一件东西

“他不想见?我就那么让他觉得恶心?”苏安若感到难以置信,是他掐晕了她,又带走了她的母亲,现在居然连看自己一眼也觉得厌恶?

虽然刚才被掐得缺氧,可是隔着这么近的距离,苏安若还是没有错过他眼神里浓浓的厌烦。

“不是的。”女助理连忙解释,“这个……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苏安若跟着几个助理走出地下室,去一间豪华病房看见自己的母亲后,她终于安下心,然后再跟这些人来到医院顶层的一间病房门外。

几名保镖守在门外,女助理和他们说了几句,然后小心的把门推开了一条缝,然后向苏安若招招手。

苏安若赶紧走过去,透过门缝看见里面是一间奢华病房,简烨泽背对着门口坐在病床边,修长的背影透出一种生人勿近的寒气。

他坐在病床边,把病床上人的手紧紧握在手里。

那究竟是什么人?

像是看穿苏安若的疑问,女助理低声说道,“简老太太因突发脑溢血,医院已经下过两次病危通知书,简少在病床边守了一夜,心情很是不好。”

看着简烨泽的身影,苏安若忽然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也想起了婚宴上的一幕,真没想到冷酷的简烨泽也有亲情的一面。

“原来他的奶奶也住在这间医院。”

“苏小姐还是先回病房吧。”

苏安若点点头,转过身。

“进来。”身后忽然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

苏安若吃惊的转过身,看见简烨泽一动不动的坐在病床边,没有回头。

“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

第二次。”冰冷的声音透出一丝不耐。

女助理赶紧连推带搡,把苏安若推进了病房,然后关上门。

苏安若走到床边,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静静的躺着,如果不是身上插满了管子,看起来就好像是在睡着了一样。

当看到这个老太太的时候,苏安若不禁鼻子一酸,眼泪又淌了下来。

简烨泽的眉心微微一皱,这女人的眼泪哪来这么多,这是自己的奶奶,又不是她的!

“你认识我奶奶?”

抬头看见简烨泽冷冷的目光,苏安若赶紧调整了一下情绪,把眼眶里的泪水咽回去,然后局促的说,“没,没见过。不过看到你奶奶,就想起了我妈……对了,谢谢你把我妈转到加护病房。”

这女人什么逻辑……

简烨泽盯了她几秒,冷冷的说,“不必谢我,这是个交易。”

“什么?”苏安若惊讶得一下子抬起头,愣道,“交易?”

想起那张支票,苏安若颇不自在的移开目光,“你……你还想和我那个……做……做一次?”

简烨泽面无表情的伸出手,冷淡道,“东西还我。”

苏安若尴尬,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什么东西?”

“戒指!”

苏安若的目光落到他的手上,骨节分明的手指修长而漂亮,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闪闪发亮的钻戒,纳闷的说,“结婚戒指不是在你手上吗?”

“少装蒜!”简烨泽缓缓站起来,起身时浑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场,“我有个银戒指落在酒店的房间里了,后来派人去找过,经理说,服务员打扫客房之前,地上的东西都被你收拾过了。”

苏安若傻眼了,她当时只是惦记着去看望母亲,只是一股脑的把地上的东西抓起来塞进提包,根本就没注意到里面夹带了些什么东西。

“我不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拿着它有别的目的。”简烨泽不带半点感情的说,“总之三天之内,我要是看不到戒指,你母亲就会重新回到那个地下室。”

“不!”苏安若慌起来,“我马上去找!”

不就是一个银戒指,她现在就回去找,实在找不到就花钱买个一模一样的,反正银戒指又不值钱。

但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再让母亲回到地下室!

简烨泽冰寒的脸色稍缓,转身背对着她,“拿过来,你我之间就一笔勾销,现在你可以走了。”

苏安若看了一眼昏睡不醒的简老太太,轻轻的吁出一口气。

离开的时候,她的目光落在简烨泽的背影上,停留片刻又不着痕迹的移开,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门。

苏安若一路小跑到了医院楼下,再一次抬头看向那个房间。

他就在那个房间,可是苏安若知道,简烨泽根本就不会看自己,即使那天晚上两人发生过亲密关系,他的温柔也根本不会给予她半点。

苏安若甩了甩脑袋,抛开杂念。

就算今天没能举行婚礼,简烨泽要娶的女人也会是苏雪雅,就算世上没有苏雪雅,他也根本不会多看自己一眼。

因为他身边的女人随便哪一个,都比她光鲜耀眼得多,而微不足道的她只是一粒尘埃。

不要再妄想了,当务之急,是要回到家里赶紧找到戒指。

苏安若在心里说。

她依稀记得,那天晚上两人肢体交缠,她无意中伸手拽了一下,似乎从他的脖子上扯断了一根链子,上面挂着一个银环。

也许就是那个玩意。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苏安若连伞都没打,直接跑了出去。

病房里,简烨泽脸色阴沉的站在窗边,看着楼下苏安若娇小的身影冲进雨幕,消失在公路尽头。

她离开的时候,似乎还抬头看了自己一眼,只不过他站在窗帘后,她没有看见,不过她那失落的眼神,却被简烨泽尽收眼底。

“简少,苏小姐说身体不适,改天再来医院探望老太太。”

“知道了。”简烨泽口吻淡淡,听不出喜怒。

助理看着他漠然的脸色,只觉得房间里顿时卷起无形的低气压,硬着头皮说道,“简少,昨天婚礼取消的事现在正被各大媒体争相报导,也出现了不少流言蜚语,这大概也给苏雪雅小姐带来了压力。”

“嗯。”简烨泽没有回头,“你出去吧。”

助理走后,简烨泽脸色冷漠的靠在窗边,点燃一支烟,用力吸了一口。

自从简老太太病倒后,苏家无人前来探望,托人捎话来说现在正是媒体炒作的风口浪尖,苏雪雅不堪舆论已经病倒了。

简烨泽不知这个消息是真是假,只是……刚才苏安若站在床边时,看向简老太太那担忧急切的眼神,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他抬头看向天空,雨下得越来越大,在地面激打起一片片水花。

不由自主的,简烨泽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冲进雨幕的身影。

忽然,他掐灭了烟头,大步向门外走去。

“简少,雨下得这么大,您要去哪?”

“开车,去苏家。”

简先生,你注定是我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简先生 或 你注定是我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玉都自强王者6章

    原标题:玉都自强王者6章小说名字:玉都自强王者第6章诊断对于唐雯,贺枫内心多多少少有些愧疚,因此在发现唐坎患有疾病时,他便忍不住想要查探一番。不能治疗的话就算了,若是可以治疗,自己便尽力施救,就当作是对唐雯的补偿。“你说什么,你能治我爷爷的病?”唐雯刹那转过身,盯着贺枫激动的问道。“小子,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你知道唐老得的是什么病吗?就敢在这里妄言要帮唐老看看?你是不挨枪子就难受是吧?”许宏杰则是瞪着贺枫说道。“你不让我给他治病,难不成你不想让他好起来?”贺枫淡淡的反问道。“你……”许宏

  • 独尊圣域6章

    原标题:独尊圣域6章小说名字:独尊圣域第6章生死轮回陆东方阴冷的眼神看着杨立,没有说话。一直等到杨立到了擂台之上,陆东方冷冷的说道:“你,竟然敢说我是狗?你死定了。”熟悉陆东方的人都清楚,这时候的陆东方,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杨立一笑摇头,说道:“你,不是要挑战我吗?来吧!”陆东方说道:“生死战,可敢?”生死战?就连杨立,在听了陆东方的话之后,也是忍不住一愣。陆东方见杨立迟疑,还以为杨立是害怕了,继续冷笑,问道:“怎么?害怕了?”杨立认真的问道:“你确定了?真的要生死战?”陆东方冷笑:“除非你不敢!

  • 枕上缠绵:小叔请自重6章

    原标题:枕上缠绵:小叔请自重6章小说名称:枕上缠绵:小叔请自重第006章床照威胁“你……”傅景寒怒极反笑,眼神阴冷:“好,很好。顾心柠,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你最好给我小心点,否则等我哪天抓到奸夫,绝对要让你们好看。”去抓啊,奸夫可是你嫡亲的小叔叔!顾心柠在心里腹诽,面上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淡然的扫了眼傅景寒,挺直脊背,目不斜视的走开。“砰!”身后巨大的关门声瞬间击垮顾心柠的平静,她连忙握紧旁边的栏杆,这才支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痛吗?当然痛。不仅仅是脸,还有心。“呵。”顾心柠自嘲的勾唇,缓了会儿才

  • 中校大人的心头宝6章

    原标题:中校大人的心头宝6章小说书名:中校大人的心头宝第006章就在床上待一天“不要不要,”高简赶紧拒绝,让他陪,除非是她不想睡了?“真的不要?”陆洺湛的身体贴近她,身上火热的温度,烧在高简的身上,让她浑身一下子就跟煮熟的虾一样。高简回避着陆洺湛烫人的眼神,低着头,好像是要从床上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她的手抵在陆洺湛的胸口,声音如蚊呐:“我,我真的想睡了,你快去处理公事吧,公事重要。”然而陆洺湛的嘴角却露出一丝玩味的笑,他低头亲了亲高简的嘴角,说:“公事哪有你重要?”他整个人都笼罩在高简的身上,

  • 我的绝品校花6章

    原标题:我的绝品校花6章小说书名:我的绝品校花第6章争风吃醋聂飞来上学的第一天就打伤了校长的干儿子孔亮,虽然不是什么大场面,但还是在整个高一年级引来了不小的轰动,一时间被高一年级的学生传得满天飞,各班的男生女生都跑来高一、三班的教室目睹聂飞的风采,当一些女生看到聂飞长得帅气高大却穿得土不啦叽的时候就非常失望,不过这只是对于一些庸俗的女生来说。当然还有另一部份女生,被这个长相帅气,面容冷酷的男生所倾倒,更让这些女生崇拜的是他的胆识。而一些其他班的男生则对这个新来的穷小子,不屑一顾,特别是那些有钱有

  • 亿万圣修武神6章

    原标题:亿万圣修武神6章小说书名:亿万圣修武神第6章接连突破但是八岁那年被检查出废星根之后,叶无极就开始自暴自弃,以至于实力从废星境三品降到了二品巅峰,还把好好的身体弄得一塌糊涂。达到废星境三品后,叶无极稳固了一下内劲,没有继续修炼下去。咕噜噜……叶无极睁开眼睛,肚皮也跟着不争气的叫唤了起来。“饿成这样了。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叶无极摸了摸干瘪的肚皮,自言自语一声,站起身,就朝着房外走去。房门一拉开,叶无极很快愣住了,房间之外,叶成和邓菊花正如枯石般,一左一右的坐在房门两侧,看这架势显然是在为自己

  • 不朽传道奇人6章

    原标题:不朽传道奇人6章小说名字:不朽传道奇人第6章恶作剧“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叶总,您也别紧张,我会当作什么都没看见,再说您身边也需要个男人了!嘻嘻!”“文静,你就别开我玩笑了。”叶芷函哀求了声。能跟叶芷函这般说话,足以说明她们关系特别的好,林辰之前一直乖乖的低着头,此时才打量起方文静。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知又是个极品!艳比朝阳、滴水荷花、挺而不腻、灿如昙花……真要想的话,林辰还能想出上千个成语来形容。总体叶芷函肯定要精美一些,但方文静这身材绝对更能让人产生冲动,真不知她平时吃了啥,怎么能发育这么

  • 戎马半生为君颜6章

    原标题:戎马半生为君颜6章书名:戎马半生为君颜第六章姓谢的武帝伸着手臂让宫女替她换上家常袍子,也不嫌皇后当着小丫头子们的面数落他显得丢人,反而大咧咧道:“赋雪身手够好,人也机敏,还有赵仲庭那小子护着,朕倒是不担心会有什么危险。”“那陛下就没什么替赋雪担心的了吗?”武帝皱着眉头道:“那也不是。朕担心的是,赋雪这一跑出去,见多了世面,恐怕以后咱们北朝的皇宫,就关不住她喽。”陈皇后“嗨”了一声,“陛下要关她做什么?咱们好好儿的把她养大,平平安安的把她嫁到婆家去,不就妥了吗?”武帝笑道:“朕的长女凝雪、

  • 灿烂笑颜为君开6章

    原标题:灿烂笑颜为君开6章小说名字:灿烂笑颜为君开第6章争吵黎曼与赵书言迟疑着谁也没去开门,倒是门外传来李淑梅尖锐的嗓音,“书言啊,两口子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的可以来跟妈说说,咱老人家吃的盐比你们走的路多,兴许能给你们提点意见。就这么吵着可不是办法。”赵书言心里有数,他妈一介农村妇女能提什么可靠的意见,让她进来跟黎曼吵架还差不多。倒是黎曼这次似乎很认同李淑梅的说法,嘴角一扬,“好啊,就让妈进来评评理。”未等赵书言反应,率先打开了房门。呵,不只李淑梅,门外公公和小姑子赵月珠都在后面探着脑袋想要拼命往

  • 横推仙道6章

    原标题:横推仙道6章小说书名:横推仙道第六章叶大师又过了一刻之后,叶凡停止了对药炉输入真气,还好他的炼丹术比任何人都要精明,启道一重天初期的修为堪堪支撑到了炼药结束。林青峰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炼丹炉。开盖的瞬间,浓郁的药香几乎化为实质钻进了他的鼻子里面。一颗红黄蓝的三色丹药正静静的漂浮在丹炉中央,缓缓旋转,仍旧是三道银纹刻在圆润光滑的丹药上面。丹药成纹!林青峰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着这颗极品三生丹,这个年轻人究竟什么来头?此时此刻,他已经确定了叶凡的炼丹术绝对是超过了自己,甚至是坐镇青城的丹殿分殿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