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好婚晚成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29 5:23:05 来源:网络 []

小说:好婚晚成

011 让你试试我是不是男人
  离开心理康复医院后,两人去一家效区的农家乐用餐。原文huijindi.com   点了餐后,林夕瑶离桌去洗手间。   陈之航马上说:“我陪你去。”   林夕瑶好笑:“我又不是五岁小女孩!你还担心我上个厕所后会失联?你就留在这里吧,一会服务员上菜找不到人。”   陈之航只好作罢。   林夕瑶从洗手间出来之后,眼前忽然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罩住,还来不及看清楚来人的长相,就被他狠狠地扣住了手腕,用力将她往外拖。   林夕瑶吓得声音发抖:“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男人回过头,吐出两个字:“闭嘴!”   夜澜枫!   林夕瑶倒抽一口冷气,紧跟着心猛的一阵抽痛。   自从上次在白云山之后,这个男人在她的世界里已经消失了差不多两个月,现在,他怎么在这里出现?   “有话好好说,先放开我的手,好不好?很疼!”她哀求道。版权huijindi.com   夜澜枫充耳不闻,他把她拽出农家乐,扔进一辆法拉利车子里,“砰”的一声关上车门,载着她疾驰而去,不给林夕瑶任何反抗的机会。   而实际上,她在他面前总是处于绝对弱势的一方,根本无力反抗。   林夕瑶惊:“你要带我去哪里?”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夜澜枫目光注视着前方,依然把车开得飞快。   自从把孩子打掉之后,她一直想从场恶梦中醒来,也一直努力去忘掉这个男人,现在,她好不容易从极度悲伤中走出来了一点点,这个男人又出现了,他想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林夕瑶悲怒从中来:“夜澜枫,欺负一个弱女子,你还是男人吗?停车!”   一阵急刹车声响起,林夕瑶的脑袋一下子撞到了前方,疼得她直皱眉:“干嘛?”   夜澜枫侧脸,用他那极好听的声音说道:“让你试试我是不是男人!”   林夕瑶顿时脊背生凉,伸手去拉车门,却拉不动,车门被他锁了。   “开门!”她冷冷的说道。   夜澜枫邪魅一笑:“等你试过我是不是男人之后,再放你走。”   下一秒,他已欺身上前,紧紧扣住她的后脑,剧烈的在她的唇上辗转,林夕瑶似乎感觉到了口腔里的血腥味,想推开他,无奈他的力气大得惊人,她越挣扎,他越把她揉得更紧,几乎要把她揉断。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她张嘴,夜澜枫立即撤离,垂眸低低的看着她,笑:“想咬我?有那么容易吗?”   林夕瑶感觉全身上下一阵凉意,待回神,全身皮肤已暴露在空气中。   “不……”她尖叫。   然而,所有的抵抗都是徒劳的,男人已把她压下,狠狠的沉入了她的身子里。   她木然的睁着大眼睛,任由男人为所欲为。   过后,她全身都是汗,有气没力的爬起来,在他面前麻木的将身子擦干,再把衣服一件件件套回去。   夜澜枫精神抖擞的说:“两次都是在车上,不太过瘾啊!”   林夕瑶疲惫的咬牙:“夜澜枫,你是个大变态!”
012 为什么
  夜澜枫挑了挑眉:“这么有精神骂人,看来还可以再来一次!”   林夕瑶一听,吓得小脸发白:“不要!夜先生,求求你把门打开好吗?”   要是再来一次,她非常肯定,她半条命肯定没了。   谁知下一秒,夜澜枫修长有型的漂亮大手忽然变作魔爪,一下子伸过来掐住了林夕瑶的脖子。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你以为你是谁?你叫我开门我就开?你凭什么?”   他深邃的眼眸泛着嗜血的光芒,右手掐着林夕瑶脖子的力度越来越大,直到她双眼向上翻白才阴沉的松了手。   林夕瑶张嘴大口呼吸。   这一次,她终于确定,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喜欢过她,相反,他恨她,恨不得掐死她!   这么说来,在白山那次,他在她昏迷的时候所说的话的确是真的。   “林夕瑶,你是在寻死吗?你即使是死,也要死在我手上……”   她抬眼看他,不解:“为什么?”   为什么当初要让她爱上他?她爱上他之后,却又羞辱她?   夜澜枫头仰靠在座驾上,双眸紧闭:“因为你该死!”   闭嘴不愿再多说。   “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夜澜枫伸手摁下开门键,吐出一个字:“滚!”   他不肯说原因,林夕瑶自然不会死缠,她急忙推门而去,却一下子扑倒在地,腿间异样的酸痛传入大脑,她感到又羞又愤,这个男人用了多大的力气来折腾她的身子!   她狼狈的爬起来,忍着腿间的酸痛往来时的路走,她走得极不自然,双腿微微打颤。   陈之航一定找她找得发疯了。   她从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有他的许多未接来电。来自huijindi.com   他以为白晓晨又出事了。   七年前,他好不容易把林夕瑶约出来吃饭,途中她也是上了洗手间后就再也没回来,后来才知道,是白晓晨出事了,因精神病发病,持刀砍伤了多个路人。   “瑶瑶,我以为你已经动摇了,没想到七年过去,你还是不愿单独跟我吃一顿饭。”   林夕瑶听得明白,他以为她不想跟他吃饭,所以借口上洗手间跑掉了。   “对不起。”   ***   彼岸花夜总会。   某个豪华包厢里,几个男女围在一起玩色子,其中有一个男人喝酒喝高了,说出的话也有些疯颠:“我现在全身充满了力量……”   这时,林夕瑶推门而入。汇金地   为了替爸爸还债和支付妈妈的住院费,她在这里做兼职服务员。   “嘻嘻,骆海,你的羊来了。”   林夕瑶偱声看去,是景小美,她整个身子正软绵绵的歪在夜澜枫的身上,一脸得意。   夜澜枫看了她一眼,脸上寒若冰霜。   林夕瑶低头走到茶几旁,蹲下,将酒轻轻放好,略抬高声音道:“你们要的酒送来了。”   她站起来,转身要离去,骆海忽然扣住了她的手腕,轻佻的说道:“美女,陪哥哥玩。”   他大手一捞,林夕瑶不受控制的倒入他怀中,并被紧紧圈住。   一股浓浓的酒味从他嘴里喷出来,林夕瑶一阵干呕。   “混蛋,放开我!”她大叫,越是挣扎,骆海将她勒得越紧。   景小美在一旁点火:“骆海,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记得你说你现在全身充满了力量,要将一个女人扑倒大战几百回!”   
013 放过你们可以,但有个条件
  林夕瑶的身子猛的打了个冷战,她什么意思?   骆海嘿嘿一笑:“是噢。”   低头,在她脖子上嗅了嗅:“小妹妹,你的体香真好闻。”   林夕瑶尖叫:“不要!放开我!”   耳边传来景小美咯咯的笑声:“骆海,加油!”   她多想看看林夕瑶被人蹂躏的样子,一定非常爽!   林夕瑶恨恨的瞪了她一眼:“景小美,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景小美冷哼:“因为你活该!”   林夕瑶愣,又是这句话,跟夜澜枫说过的一模一样。   骆海色迷迷的说道:“不知道还是不是处的。”   林夕瑶一听,全身顿时起鸡皮疙瘩,却无力反抗,她流着眼泪求助的看向夜澜枫:“救我!”   夜澜枫充耳不闻,他搂住景小美,含住她的唇,一把将她往沙发上压下去,两人吻得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有人吹起了口哨:“哇,今晚可以免费观看两场现场直播!”   受夜澜枫和景小美的刺激,骆海一把将林夕瑶放倒,臭哄哄的嘴就要贴上她的,林夕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耳边传来了尖叫声,身上陡然一轻,林夕瑶睁开眼睛,身上的骆海滚到了地上,鼻子上流了血。   一双手将林夕瑶扶了起来:“瑶瑶,你怎么样?”   是陈之航!   林夕瑶的眼泪顿时哗哗流了下来,她搂住他的脖子,哭得稀哩哗啦:“之航哥,幸好你及时赶到……”   “砰”的一声响,陈之航被从地上爬起来的骆海一拳挥了过来。   林夕瑶惊恐的看着两个男人撕打在一起,刚开始陈之航还占上风,但随着对方几个人的加入,他很快被人打趴下,再也站不起来。   “别打了,求你们不要打了,再打他就没命了!”林夕瑶扑上去,几个男人停止了对陈之航的拳打脚踢。   “眼瞎了,也不看看我们是谁!”骆海打了一架之后,酒几乎全醒了。   他是A市有名的医生,英俊潇洒,年少有为,想要一个女人何时被拒绝过?这服务员让他在朋友面前脸面尽丢。他也只不过是想偿个鲜罢了。   他愤怒的上前又要踢陈之航,被一旁的男子拉住:“骆海,算了,不要在这里闹出人命。”   骆海白了他一眼:“程音凡,亏你还是那道上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   程音凡不语,看着地上伤心哭泣的林夕瑶,眉头皱了下。   他是道上的人,跟在夜澜枫身边十几年,替他清扫道上的一切障碍,心狠手辣,可是他却不会对弱女子下手,这是他的原则。   林夕瑶使劲摇陈之航,陈之航发出闷哼的痛苦声,他的鼻子和嘴角都沾了血,身上的疼痛令他的脸拧在了一起。   “要我放过你们可以,但有个条件!”骆海坏坏一笑。   “什么条件?”林夕瑶停止哭泣,问,她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往夜澜枫和景小美的方向看去,他们仍在激吻,双手不安份的在彼此身上游走。   “只要你们两个在地上交huan给我们看,我就饶了他!否则他别想活着出这个门!”   
014 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林夕瑶倒抽一口冷气。   其他人都吃了一大惊,看来这家伙的酒还没醒哪!   夜澜枫尽管和景小美在缠绵,但这边的动静却一清二楚,骆海提出的条件使他的身子僵了下。   程音凡制止他:“骆海,不可。”   “程音凡,如果你还是我兄弟,就给我闭嘴!”骆海怒,“你还不快脱衣服?”   林夕瑶全身颤抖。   “不脱是吗?”骆海上前再次对陈之航拳打脚踢。   陈之航除了发出闷痛声,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了。   他是为救自己才被人打的,林夕瑶扑在陈之航身上,任由拳脚落在自己身上,但很快她被人拉开了。   眼看陈之航已奄奄一息,两滴大大的眼泪从她绝望的大眼睛里落下。   她说:“我答应你!”   拉住她的人松了手,骆海也停止了对陈之航的殴打。   旁边的人紧张又兴奋的看着这个无助的服务员。   夜澜枫已经离开景小美的身子,看林夕瑶开始解上衣第一个扭扣,他的眼眸瞬间被怒气染成了腥红色。   景小美兴致脖脖的拿出手机想要录像,被夜澜枫一语不发的夺走手机,扔在沙发上。   “人家只是觉得好玩嘛……”景小美撅着嘴,撒娇道。   夜澜枫没有搭理她。   林夕瑶颤抖的双手继续解第二个扭扣。   她身材本来就很好,第一个扭扣松开时,胸前白嫩的美景若隐若现,惹得男人们眼睛发光。   眼看第二个扭扣就要打开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入耳膜:“够了,骆海,让他们走!音凡,把他送走,别让他死在这里脏了我们的眼球。”   程音凡一听,立即上前,扛起陈之航就走。   骆海一脸失落:“唉,可惜了。”   他上前去拖景小美:“他是你们科室的医生,跟上去好生看着。”   他不顾景小美叫哇哇的极力反抗,硬是把她拖走了。   其他人也怏怏的离去。   林夕瑶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眼前危险至极的男人,话梗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夜澜枫上前一步,沉着声音说道:“你很喜欢在人前脱衣服是吗?好,你脱!给我马上脱!”   他不给林夕瑶任何反抗的机会,直接将她扒了个精光,一把将她抱起,狠狠的扔到沙发上,整个人铺了上去。   他低头想吻她,林夕瑶厌恶的将头偏向一侧,她知道,在他的面前,她是无力反抗的。   夜澜枫狠狠的掰正她的脸:“你有权利厌恶别人吗?”   林夕瑶闭上眼睛:“夜先生,你永远高高在上,我只是一个卑微的打工者,你要怎么样我反抗不了。但是请不要用你这张吻过别人的嘴来亲我。我会恶心。”   夜澜枫愣了下,用力扳过她的身子,狠狠的从她身后闯了进去,他就像一只发怒的猛兽,对着敌人发出最猛烈的进攻……   林夕瑶紧紧咬着唇,眼泪无声的落下。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林夕瑶不知第几次醒来,身后的男人终于撤离了她的身子。   她含泪质问:“夜澜枫,告诉我,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015 无题
     夜澜枫冷冷的答:“你不必着急,你会有知道的一天的。”   折磨一个人有很多种方法,而眼前这个男人却用了最残忍的手段,他折磨你,却不让你知道原因,达到了身心同时折磨的目的。   林夕瑶恨恨的咬着牙,变态!   夜澜枫走出包厢,却见骆海倚在门外冲他坏笑:“哇,夜总好威猛!”   夜澜枫黑着脸回了句:“骆海,你很无聊!”   骆海愈发笑得奸诈:“阿枫,我要不是出狠招,你会出声?看你那么淡定,原来还是挺在乎她的嘛!你看我多好心,在这里替你守卫。”   好方便你办事!以免他人误入打扰!这样的好兄弟上哪找去哇?   林夕瑶刚进包厢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夜澜枫住院时的专属护士,所以有意要开一把玩笑,陈之航的闯入是个意外,却也让骆海有了对林夕瑶收手的借口,他知道陈之航对林夕瑶有爱慕之心,于是趁机揍他一顿,替夜大总裁出口气。   夜澜枫道:“多管闲事!”   “嘻嘻,其实你心里挺感激我的吧?放心,那个男人,我全避开了要害,虽然被揍得像个猪头,但绝对要不了他小命!怎么样?我的演技还行吧?”   “糟糕透了!”   “阿枫,小晴离开了,你也该放宽心。我倒觉得林夕瑶跟你是最般配的,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爱你,可你却故意在她面前跟景小美表演激情大战,你这般折磨她,何必呢?”作为好友,骆海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杨小晴是夜澜枫深爱的女友,几个月前在路上狂飙车就是为了阻止她出国。结果人没拦下,他出车祸弄伤了手,就是这么个原因。   夜澜枫沉默了几秒钟才回了一句:“你不懂。”   这时林夕瑶从包厢里出来了,衣装整齐,经过夜澜枫的时候,她恨恨的瞪了他一眼,高跟鞋在他的脚上用力踩了一脚,这才一瘸一拐的离开。   “变态!”   两个大男人听到了从她嘴里挤出来的两个字。   夜澜枫阴沉着脸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臭丫头,敢踩他脚丫,胆子不小!   骆海笑嘻嘻道:“哇,这妹妹真有个性!阿枫,你这家伙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你看,她走路都走不好了。”   ***   广凌医院骨伤科。   景小美滔滔不绝的跟值班护士说话:“唉,夕瑶姐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了,为了钱,竟然去勾引一个有钱的老男人,你们不知道,那个男人还是秃头的,他叫夕瑶姐当众脱衣服,她竟然也脱,你们看看,这就是证据。后来陈医生进来了,为了夕瑶姐,对老男人大打出手,结果人家的手下涌上来,就把他揍成了这副猪头样……”   她一边说一边打开手机的一段视频,正是林夕瑶解衣扣的那一段,夜澜枫当时制止了她,可这么有趣的事她当然不会错过,偷偷的录了下来,此刻她正考虑把视频传到网上去。   值班护士看了视频,摇头道:“真看不出来夕瑶是这种女人。”   景小美鄙夷的说道:“你以为她是什么女人?看她未婚先孕就知道啦,荡妇一个!还勾引我男朋友!”   护士还想说什么,脸上忽然变得紧张起来,因为林夕瑶不知何时站在了办公室门口,正冷漠的看着她们……
016 我是什么样的女人,跟你们没关系
  林夕瑶一步步走进护士办公室,她的腿间仍有异样的酸痛,所以走路有些不自然。   她面无表情的说:“我是什么样的女人,好像跟你们没什么关系。”   她走到景小美的面前,伸手拿过她的爱疯手机,食指在上面点了两下,她解衣扣的视频就被删除了。   “你……”景小美指着她气得脸色发白,“老女人,你竟然敢删我的东西!”   值班护士看火药味弥漫,立即躲了出去。   “那又怎么样?”林夕瑶盯着她抹了粉的脸,淡淡的说道,“景小美,你侵犯了我的隐私权、人格权、名誉权,我可以告你!”   景小美愣了一下,随即抬头挺胸道:“那你去告啊!有我男人为我撑腰,你以为你能告得了我吗?”   林夕瑶冷笑,夜澜枫那样的大变态也只有景小美这样的奇葩配得上,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看到她笑,景小美一肚子的火,抬手就想甩林夕瑶耳光。   林夕瑶眼明手快,手一伸,就扣住了景小美的手腕,并用力掐着,把个娇滴滴的景小美疼得眼泪直掉。   “老女人,疯女人,放开我!阿枫哥哥,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我,我被一个疯女人欺负了……”   林夕瑶听到她歇斯底理的呼唤,身子抖了抖,皮肤上立即起了一层又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   她松了手。   转身想往外走,却见骆海站在门口处,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想到在彼岸花里发生的事,林夕瑶吓得往后退了两步:“你来这里做什么?”   骆海笑:“小妹妹,别看见我就像见了鬼一样,我有那么可怕吗?你放心,你是某人的女人,我哪敢再动你一根汗毛啊?我还想长命百岁呢!”   林夕瑶只是看着他,不知这人酒醒了没有,为什么他的话她听不懂呢?   景小美白了他一眼:“你过来干嘛?”   “唉呀,我是好人,我过来看看被我打的人死了没有!顺便补偿点费用。”   林夕瑶嘴角抽了抽,真好笑,有这样的好人?要不我捅你一刀再关心关心你?   她不想再跟这个人说话,快步走出办公室。   迎面夜澜枫踏着沉稳的步伐而来,他是被骆海硬拉过来的。   林夕瑶低下头,只当作没看见他,夜澜枫却挡住了她的去路。   “女人,你在躲我!”他伸手用力捏住她的脸,“你很怕我?”   林夕瑶被迫抬起头,对上了他幽深的眸子,真好笑,也只有变态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她不想再见这个深深伤害她的男人,于是用力推开他,快步向前走。   身后传来了景小美惊喜的叫声:“阿枫哥哥,你来了。”   声音很快变得娇嗲:“阿枫哥哥,呜呜,我刚才被夕瑶姐姐欺负了,在夜总会我不过是多说了那么两句话,她就拿我出气。她摔我的爱疯手机,掐得人家的手好疼,你瞧瞧,都红了。你要替人家讨回公道。你说,她怎么能这样啊?你不要她了,她不能把气撒我身上……”   哎哟,好委屈的样子。   林夕瑶听得全身发冷,好不容易下去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抖一抖,立即掉一地。   “吧叽吧叽”的声音刺激着耳膜,那两个激情男女又激吻了。   林夕瑶转身,表情麻木的一步步朝激情中的男女的方向走去……
017 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骆海看夜澜枫和景小美吻得天昏地暗,郁闷的说:“唉,我说你们别像野兽一样到处发情好吗?老是刺激我!”   再看林夕瑶脸上的表情,直觉有点不对劲。   她站在他们身旁,用力拉开激吻中的人儿,“啪啪”的两声响,夜澜枫和景小美各挨了一掌。   两人被打得一愣。   “夜澜枫,你在夜总会对我不敬,这一掌是送给你的。景小美,你侵犯我的隐私、人格和名誉,这一掌算是对你的警告。以后管好你的嘴巴,收起你的心机,不要再侮辱我!”   骆海看得两眼放光,哇,这妹妹好有个性!不过看她又悲又愤的神情,显然是被这两人的激吻给刺激到了——她的眼神告诉别人,她爱被她打了耳光的男人!   景小美的拳头紧紧握在一起,要不是顾及夜澜枫在,她要维持温柔善良淑女的乖乖女一面,她肯定上前跟林夕瑶打起来。   她嘤嘤的哭着,一头扎进夜澜枫的怀里:“阿枫哥哥,你看到了,她好凶,又打我!呜呜,好痛,要是毁容了怎么办?”   夜澜枫黑着脸扣住林夕瑶的手腕,冷冷的命令:“道歉!”   林夕瑶忍住手腕的疼痛,抬起小脸,倔强的说道:“该道歉的是你们!”   话刚说完,手腕的疼痛愈发明显,她似乎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以致于他毫不怜惜的对她下手。   骆海立即上前拉开夜澜枫的手,笑:“阿枫,不是叫你对女孩子温柔点吗?你瞧瞧,这小手被你掐红了。”   夜澜枫松了手,吐出一个字:“滚!”   林夕瑶转身就走。   景小美恨得牙痒痒的,却一脸不甘心。   “是啊!阿枫哥哥,夕瑶姐姐不过是因爱生恨罢了,你就不要生气了。”   骆海听得牙酸,好笑的离开了。   景小美的手机这时响了,她看了一眼,便说:“阿枫哥哥,我跟朋友约好了向她讨教怎么插花,现在她催我了。”   夜澜枫点头:“嗯,去吧!”   “吻我一下。”   她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下,便跑开了。   林夕瑶悲伤的往陈之航的病房方向走去,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忘掉夜澜枫这个大变态。   陈之航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手上扎着输液。   林夕瑶在床边坐下,看着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他是为了她才被人打的。   医生说,他虽然没伤及要害,可要醒过来恐怕需要些日子。   “之航哥,对不起。拜托你醒来好吗?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眼泪不知何时落下,她不知道这眼泪为谁而流,爸爸的,妈妈的,夜澜枫的,陈之航的,还是自己的,她不知道,也许都有。   一只大手缓缓抬起为她擦去眼泪。   陈之航睁开眼睛,沙哑着声音说道:“瑶瑶,我爱你,嫁给我好吗?让我保护你,一生一世对你不离不弃。”   从病房门口处经过的夜澜枫听到这话,停下了脚步……   
018 饿了,过来找吃的
     林夕瑶哽咽道:“之航哥,我爸还在坐牢,我妈还在精神病院治病,我为别人打过胎,我的身子已经不干净,家里有一堆债务,所有的一切,你都不在乎吗?”   门外的夜澜枫一听,脸顿时黑了下去,该死的女人,她是在说他弄脏了她的身子吗?   陈之航摇头,温柔的说:“瑶瑶,那些我一点也不在意,你在我的心目中,永远是那个单纯、可爱的小女孩,我在意的是我们的未来。你懂吗?”   他爱了她七年,要是在乎早就放弃了。   “我的心里有别人,你也不在乎?”   陈之航坚定的说:“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一定会让你忘记所有的痛苦。只要你开心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他对她的确是好到了极致。   而她爱的男人,却让她一次次受伤。   妈妈说的对,女人最重要的是找个爱你的,肯为你付出的人。   “之航哥,让我考虑考虑,好吗?你肚子一定饿了,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陈之航开心的说:“我想吃你煮的鸡蛋面。”   门外的夜澜枫冷笑一声,离开了。   忘了有多久没下厨了,回到宿舍才发现没有面,也没有鸡蛋。   广凌医院的绿化面积很大,从宿舍走到大街上有一段距离,为了节省时间,林夕瑶避开大道走小路。   夜间十一点多钟,花园里看不到一个人,淡黄色的路灯光线静静的撒落在地上。   林夕瑶快步往外走。   这时,远远听到有人低低的说话声。   “宝贝,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男人的声音,喘着粗气。   “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快点……”这是女人的声音,亦喘着气。   “可我忘不了你!”   “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可以再来找我!”   说话声演变成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以及女人似痛苦似快乐的细细的轻吟声。   紧接着,两人发出了极压抑的亢叫声。   林夕瑶全身打了个冷战,终于明白花园隐蔽处正在上演什么戏。   漆黑黑的夜撞见男女野合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听声音那个女人是景小美无疑。   可那个男人,绝对不是夜澜枫。以他的性格,想要就要,绝不会偷偷摸摸。   景小美是夜澜枫的女朋友,可她给他戴了绿帽!   林夕瑶加快了步伐向前走。   没走几步,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正是景小美,林夕瑶立即躲到一棵大树后。   景小美人影消失后,一个男人提着裤子出现了,他并不像景小美那般慌张,而是悠哉的点了一枝烟,慢慢的往外走。   透过淡黄的光线,林夕瑶看得明白,那个男人是景小美以前的男朋友!   过了好一会,她才从大树后出来,匆匆去超市买面条和鸡蛋,再匆匆赶回宿舍。   装好鸡蛋面之后,门铃响了,林夕瑶没多想,直接开了门。   一个高大的人影闯了进来。   看到来者,林夕瑶的脸立即变白:“夜……澜枫,你来这里干嘛?”   夜澜枫打量了一下宿舍,点头道:“不错嘛,收拾得干干净净。饿了,过来找吃的。”

好婚晚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好婚晚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萌萌小乖妻1章(第1章 有种想退货的冲动)

    原标题:萌萌小乖妻1章(第1章有种想退货的冲动)书名:萌萌小乖妻第1章有种想退货的冲动一间豪华大气的书房内,雪白的墙壁将房间照的通明,房间内有一整面墙做成了固定书柜,书柜上码放着整整齐齐的书册,书柜前是一张原木色雕工精湛的书桌,书桌上的东西也是整洁有秩的摆放着。此时书桌前坐着一个男人,那人正在专心的低头工作,微风吹起窗帘轻抚,窗外柔和的阳光如数倾斜在男人身上,令人一眼就能看清他完美俊逸的侧脸,剑眉星目,鼻梁挺直,明晰的眼眸犹如鹰眸一般犀利沉稳,又透着一种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男人一身意大利纯手工西

  • 我愿与你共余生1章(第1章 初遇)

    原标题:我愿与你共余生1章(第1章初遇)小说:我愿与你共余生第1章初遇刚出迪拜国际机场,在等出租车的空档,卢晓晓急着道歉:“小文,真是对不起啊!要不是因为我迟到,你也不会错过总部的包机!”宋小文扶了下眼镜:“没关系啦,在飞机上你都道歉多少回了,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选择等你的。”“都怪王强这个混蛋,不就是出差一星期没见嘛,回来对我是一顿狠狠剥削啊,导致我起床晚误了飞机,想想都觉得心痛啊!总部包下整架飞机,就是为了犒劳我们一整年的努力啊,这个该死的王强!”“好了,晓晓,别咒你男朋友了,不就是误了包机

  • 我家老公,你别动1章(第1章 遇见,好看的男人)

    原标题:我家老公,你别动1章(第1章遇见,好看的男人)书名:我家老公,你别动第1章遇见,好看的男人淅沥沥……夏天的雨,总是来得如此突然。孤身一人从墓园走出来的秦深深,被淋了个透。纤细的身影在雨幕中奔跑,朝着路边停放的单车奔去。乌黑亮泽的及腰长发沾满雨水,湿溚溚地贴在背后。额头上的刘海有些遮挡住视线,她抬手拂开,一双干净剔透的眼眸,微微泛红……今天,是她母亲去世十年的日子,同时,也是她的生日。在她10岁生日那天,母亲抑郁自杀了。原因是:她深爱着的丈夫,出轨了。多么令人憋闷的理由,为了一个不爱她的出

  • 我爱你,身不由己1章(第1章 疯狂,当后妈)

    原标题:我爱你,身不由己1章(第1章疯狂,当后妈)小说书名:我爱你,身不由己第1章疯狂,当后妈龙湾酒店,十六层的大厅,悦耳的小提琴音静静流淌。顾甜心站在墙角不显眼的位置,第十次往上拽了拽这件花了她大半个月生活费的晚礼服。“让你掉,让你掉。”一席黑色抹胸长裙,长及脚踝,配上一串精致的脚链,五公分的黑色高跟鞋,她妖媚的像个黑色精灵。若说唯一不完美……太平公主很苦恼,裙子一直往下掉。她特意打听过了,今天这里举办慈善晚宴,很多人上流社会的大人物都会来。而冷绍寒作为冷氏集团的二少,会和冷氏集团的总裁一起来

  • 极品夫君1章(第一卷 缘起第1章 走错房间停电了)

    原标题:极品夫君1章(第一卷缘起第1章走错房间停电了)小说:极品夫君第一卷缘起第1章走错房间停电了站在帝豪酒店九楼豪华包厢的门口,乔芷菲深深的吸了口气。此时,她是来相亲的,但是相亲的对象并不是男人,而是女人。因为她在一家婚介所做兼职,在相亲对象其中一方不能到场的时候代替对方去相亲。好在乔芷菲的身高有一米七,在这个化妆技术超高的时代,伪装起来,也不是很牵强。她推开了门进去,发现里面浴室里面有人。难道是对方在洗澡?乔芷菲啧啧啧的感慨,现在的女孩子实在是太没有警惕心了,居然在和相亲对象的房间里洗澡。还

  • 以爱强宠1章(第1章 沉沦的夜)

    原标题:以爱强宠1章(第1章沉沦的夜)小说名字:以爱强宠第1章沉沦的夜薰衣草开的正盛,空气中飘荡着花香,洁净馨享。夜风吹,花海若紫色波浪起伏。苏蜜开着手机灯顺着田垄往花海中的白色小房子去,夜风很凉,她身上只穿一件白色无袖纯棉睡裙,脚上是一双普通的卡通兔凉拖。抱胸揉了揉微凉的双臂,见小房子就在前头,她面色一喜。谁知下一秒一股大力便从侧边的花丛中袭来,一只炙热的大掌紧紧攥住了她纤弱的右肩。“啊!”苏蜜吓的惊呼一声,手机应声落入花丛,微弱的光芒隐没不见。下一刻,苏蜜被拖入一具火热而坚硬的胸膛中。“一百

  • 独宠妖妃1章(第1章 重生废物大小姐)

    原标题:独宠妖妃1章(第1章重生废物大小姐)小说书名:独宠妖妃第1章重生废物大小姐云戈大陆,麟王府。躺在地上,已经死去的少女忽然睁开眼。“啊,诈,诈尸了!”人群躁动,集体惊呼不安,特别是对上那双寒戾的目光,所有人一个激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慕如风眸光冷彻幽寒,已经大概了解了这具身体的情况。慕家废物大小姐,花痴成性,颜丑无知,被恋慕未婚夫的女人推下湖,溺水而亡,再睁眼,灵魂便换成了她的。想她堂堂鬼医圣手,竟然附身在一个花痴、草包兼丑八怪的女人体内,重点是,这个女人还有一门从小就定下的娃娃亲,所谓的

  • 总裁竟是牛皮糖1章(第1章 弄错了)

    原标题:总裁竟是牛皮糖1章(第1章弄错了)小说书名:总裁竟是牛皮糖第1章弄错了慕筱夏看了一眼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如果客户不讲价的话,还可以及时赶去相亲宴。她站在酒店套房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门铃。拎了一下手袋子里的RoyalSalute,一瓶提成八百,一个晚上就能赚四千,今晚运气不错,遇上了大单。就在等待的时候,一旁有一个女人飞快的跑过来,拉住慕筱夏的手就将一个粉色的卡片塞进了她的手中,“小姐,我有急事,麻烦给这间房的客人!”慕筱夏还没有反应过来,目光刚从卡片上移开,那个女人的身影就已经跑进

  • 夜夜生情1章(第1章 是他)

    原标题:夜夜生情1章(第1章是他)书名:夜夜生情第1章是他“林薇,没想到你竟然背地里勾引我的未婚夫!枉我还一直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随着“啪”的一声,响彻片场,梁缘被打得脸歪到了一边。这一巴掌是用了全力的。她被打得有点儿懵,愣了大概有三秒,脑子里都是嗡嗡的回响声。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她忆起台词,按照剧本所写:抬头,露出标准小三的笑容:“勾引?我就是喜欢他,那又怎么样?”“卡!重拍!”听到导演的话,拍摄被迫叫停。梁缘朝导演那边看了过去,正好捕捉到一抹熟悉的高大身影,往摄影棚外走去。那个人……心里一紧

  • 相公注意腰1章(第1章 赐婚病鬼王爷)

    原标题:相公注意腰1章(第1章赐婚病鬼王爷)书名:相公注意腰第1章赐婚病鬼王爷初春的皇城,万花齐放,香波连连,就连空气中都带着一丝甜腻的气息,这般美好的场景,夜倾城却与之格格不入。大明宝殿上,夜倾城挺直身子,跪在一帮文臣武将之间,手臂上只来得及草草处理的伤口,一阵阵的疼痛着,绝美的容颜透着些微的苍白,整个人与周围的一切,显得那般格格不入。“夜倾城你虽为夜城千金,却是个不能修炼的凡体,玉儿贵为太子,终有一日需继承大统,而我扶桑国却万万不能要这样一位皇后,你可明白朕的苦心?”明黄的雕金宝椅上,扶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