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好婚晚成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29 5:23:05 来源:网络 []

小说:好婚晚成

011 让你试试我是不是男人
  离开心理康复医院后,两人去一家效区的农家乐用餐。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点了餐后,林夕瑶离桌去洗手间。   陈之航马上说:“我陪你去。”   林夕瑶好笑:“我又不是五岁小女孩!你还担心我上个厕所后会失联?你就留在这里吧,一会服务员上菜找不到人。”   陈之航只好作罢。   林夕瑶从洗手间出来之后,眼前忽然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罩住,还来不及看清楚来人的长相,就被他狠狠地扣住了手腕,用力将她往外拖。   林夕瑶吓得声音发抖:“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男人回过头,吐出两个字:“闭嘴!”   夜澜枫!   林夕瑶倒抽一口冷气,紧跟着心猛的一阵抽痛。   自从上次在白云山之后,这个男人在她的世界里已经消失了差不多两个月,现在,他怎么在这里出现?   “有话好好说,先放开我的手,好不好?很疼!”她哀求道。网站huijindi.com   夜澜枫充耳不闻,他把她拽出农家乐,扔进一辆法拉利车子里,“砰”的一声关上车门,载着她疾驰而去,不给林夕瑶任何反抗的机会。   而实际上,她在他面前总是处于绝对弱势的一方,根本无力反抗。   林夕瑶惊:“你要带我去哪里?”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夜澜枫目光注视着前方,依然把车开得飞快。   自从把孩子打掉之后,她一直想从场恶梦中醒来,也一直努力去忘掉这个男人,现在,她好不容易从极度悲伤中走出来了一点点,这个男人又出现了,他想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林夕瑶悲怒从中来:“夜澜枫,欺负一个弱女子,你还是男人吗?停车!”   一阵急刹车声响起,林夕瑶的脑袋一下子撞到了前方,疼得她直皱眉:“干嘛?”   夜澜枫侧脸,用他那极好听的声音说道:“让你试试我是不是男人!”   林夕瑶顿时脊背生凉,伸手去拉车门,却拉不动,车门被他锁了。   “开门!”她冷冷的说道。   夜澜枫邪魅一笑:“等你试过我是不是男人之后,再放你走。”   下一秒,他已欺身上前,紧紧扣住她的后脑,剧烈的在她的唇上辗转,林夕瑶似乎感觉到了口腔里的血腥味,想推开他,无奈他的力气大得惊人,她越挣扎,他越把她揉得更紧,几乎要把她揉断。好婚晚成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她张嘴,夜澜枫立即撤离,垂眸低低的看着她,笑:“想咬我?有那么容易吗?”   林夕瑶感觉全身上下一阵凉意,待回神,全身皮肤已暴露在空气中。   “不……”她尖叫。   然而,所有的抵抗都是徒劳的,男人已把她压下,狠狠的沉入了她的身子里。   她木然的睁着大眼睛,任由男人为所欲为。   过后,她全身都是汗,有气没力的爬起来,在他面前麻木的将身子擦干,再把衣服一件件件套回去。   夜澜枫精神抖擞的说:“两次都是在车上,不太过瘾啊!”   林夕瑶疲惫的咬牙:“夜澜枫,你是个大变态!”
012 为什么
  夜澜枫挑了挑眉:“这么有精神骂人,看来还可以再来一次!”   林夕瑶一听,吓得小脸发白:“不要!夜先生,求求你把门打开好吗?”   要是再来一次,她非常肯定,她半条命肯定没了。   谁知下一秒,夜澜枫修长有型的漂亮大手忽然变作魔爪,一下子伸过来掐住了林夕瑶的脖子。汇金地   “你以为你是谁?你叫我开门我就开?你凭什么?”   他深邃的眼眸泛着嗜血的光芒,右手掐着林夕瑶脖子的力度越来越大,直到她双眼向上翻白才阴沉的松了手。   林夕瑶张嘴大口呼吸。   这一次,她终于确定,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喜欢过她,相反,他恨她,恨不得掐死她!   这么说来,在白山那次,他在她昏迷的时候所说的话的确是真的。   “林夕瑶,你是在寻死吗?你即使是死,也要死在我手上……”   她抬眼看他,不解:“为什么?”   为什么当初要让她爱上他?她爱上他之后,却又羞辱她?   夜澜枫头仰靠在座驾上,双眸紧闭:“因为你该死!”   闭嘴不愿再多说。   “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夜澜枫伸手摁下开门键,吐出一个字:“滚!”   他不肯说原因,林夕瑶自然不会死缠,她急忙推门而去,却一下子扑倒在地,腿间异样的酸痛传入大脑,她感到又羞又愤,这个男人用了多大的力气来折腾她的身子!   她狼狈的爬起来,忍着腿间的酸痛往来时的路走,她走得极不自然,双腿微微打颤。   陈之航一定找她找得发疯了。   她从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有他的许多未接来电。汇金地   他以为白晓晨又出事了。   七年前,他好不容易把林夕瑶约出来吃饭,途中她也是上了洗手间后就再也没回来,后来才知道,是白晓晨出事了,因精神病发病,持刀砍伤了多个路人。   “瑶瑶,我以为你已经动摇了,没想到七年过去,你还是不愿单独跟我吃一顿饭。”   林夕瑶听得明白,他以为她不想跟他吃饭,所以借口上洗手间跑掉了。   “对不起。”   ***   彼岸花夜总会。   某个豪华包厢里,几个男女围在一起玩色子,其中有一个男人喝酒喝高了,说出的话也有些疯颠:“我现在全身充满了力量……”   这时,林夕瑶推门而入。好婚晚成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为了替爸爸还债和支付妈妈的住院费,她在这里做兼职服务员。   “嘻嘻,骆海,你的羊来了。”   林夕瑶偱声看去,是景小美,她整个身子正软绵绵的歪在夜澜枫的身上,一脸得意。   夜澜枫看了她一眼,脸上寒若冰霜。   林夕瑶低头走到茶几旁,蹲下,将酒轻轻放好,略抬高声音道:“你们要的酒送来了。”   她站起来,转身要离去,骆海忽然扣住了她的手腕,轻佻的说道:“美女,陪哥哥玩。”   他大手一捞,林夕瑶不受控制的倒入他怀中,并被紧紧圈住。   一股浓浓的酒味从他嘴里喷出来,林夕瑶一阵干呕。   “混蛋,放开我!”她大叫,越是挣扎,骆海将她勒得越紧。   景小美在一旁点火:“骆海,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记得你说你现在全身充满了力量,要将一个女人扑倒大战几百回!”   
013 放过你们可以,但有个条件
  林夕瑶的身子猛的打了个冷战,她什么意思?   骆海嘿嘿一笑:“是噢。”   低头,在她脖子上嗅了嗅:“小妹妹,你的体香真好闻。”   林夕瑶尖叫:“不要!放开我!”   耳边传来景小美咯咯的笑声:“骆海,加油!”   她多想看看林夕瑶被人蹂躏的样子,一定非常爽!   林夕瑶恨恨的瞪了她一眼:“景小美,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景小美冷哼:“因为你活该!”   林夕瑶愣,又是这句话,跟夜澜枫说过的一模一样。   骆海色迷迷的说道:“不知道还是不是处的。”   林夕瑶一听,全身顿时起鸡皮疙瘩,却无力反抗,她流着眼泪求助的看向夜澜枫:“救我!”   夜澜枫充耳不闻,他搂住景小美,含住她的唇,一把将她往沙发上压下去,两人吻得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有人吹起了口哨:“哇,今晚可以免费观看两场现场直播!”   受夜澜枫和景小美的刺激,骆海一把将林夕瑶放倒,臭哄哄的嘴就要贴上她的,林夕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耳边传来了尖叫声,身上陡然一轻,林夕瑶睁开眼睛,身上的骆海滚到了地上,鼻子上流了血。   一双手将林夕瑶扶了起来:“瑶瑶,你怎么样?”   是陈之航!   林夕瑶的眼泪顿时哗哗流了下来,她搂住他的脖子,哭得稀哩哗啦:“之航哥,幸好你及时赶到……”   “砰”的一声响,陈之航被从地上爬起来的骆海一拳挥了过来。   林夕瑶惊恐的看着两个男人撕打在一起,刚开始陈之航还占上风,但随着对方几个人的加入,他很快被人打趴下,再也站不起来。   “别打了,求你们不要打了,再打他就没命了!”林夕瑶扑上去,几个男人停止了对陈之航的拳打脚踢。   “眼瞎了,也不看看我们是谁!”骆海打了一架之后,酒几乎全醒了。   他是A市有名的医生,英俊潇洒,年少有为,想要一个女人何时被拒绝过?这服务员让他在朋友面前脸面尽丢。他也只不过是想偿个鲜罢了。   他愤怒的上前又要踢陈之航,被一旁的男子拉住:“骆海,算了,不要在这里闹出人命。”   骆海白了他一眼:“程音凡,亏你还是那道上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   程音凡不语,看着地上伤心哭泣的林夕瑶,眉头皱了下。   他是道上的人,跟在夜澜枫身边十几年,替他清扫道上的一切障碍,心狠手辣,可是他却不会对弱女子下手,这是他的原则。   林夕瑶使劲摇陈之航,陈之航发出闷哼的痛苦声,他的鼻子和嘴角都沾了血,身上的疼痛令他的脸拧在了一起。   “要我放过你们可以,但有个条件!”骆海坏坏一笑。   “什么条件?”林夕瑶停止哭泣,问,她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往夜澜枫和景小美的方向看去,他们仍在激吻,双手不安份的在彼此身上游走。   “只要你们两个在地上交huan给我们看,我就饶了他!否则他别想活着出这个门!”   
014 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林夕瑶倒抽一口冷气。   其他人都吃了一大惊,看来这家伙的酒还没醒哪!   夜澜枫尽管和景小美在缠绵,但这边的动静却一清二楚,骆海提出的条件使他的身子僵了下。   程音凡制止他:“骆海,不可。”   “程音凡,如果你还是我兄弟,就给我闭嘴!”骆海怒,“你还不快脱衣服?”   林夕瑶全身颤抖。   “不脱是吗?”骆海上前再次对陈之航拳打脚踢。   陈之航除了发出闷痛声,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了。   他是为救自己才被人打的,林夕瑶扑在陈之航身上,任由拳脚落在自己身上,但很快她被人拉开了。   眼看陈之航已奄奄一息,两滴大大的眼泪从她绝望的大眼睛里落下。   她说:“我答应你!”   拉住她的人松了手,骆海也停止了对陈之航的殴打。   旁边的人紧张又兴奋的看着这个无助的服务员。   夜澜枫已经离开景小美的身子,看林夕瑶开始解上衣第一个扭扣,他的眼眸瞬间被怒气染成了腥红色。   景小美兴致脖脖的拿出手机想要录像,被夜澜枫一语不发的夺走手机,扔在沙发上。   “人家只是觉得好玩嘛……”景小美撅着嘴,撒娇道。   夜澜枫没有搭理她。   林夕瑶颤抖的双手继续解第二个扭扣。   她身材本来就很好,第一个扭扣松开时,胸前白嫩的美景若隐若现,惹得男人们眼睛发光。   眼看第二个扭扣就要打开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入耳膜:“够了,骆海,让他们走!音凡,把他送走,别让他死在这里脏了我们的眼球。”   程音凡一听,立即上前,扛起陈之航就走。   骆海一脸失落:“唉,可惜了。”   他上前去拖景小美:“他是你们科室的医生,跟上去好生看着。”   他不顾景小美叫哇哇的极力反抗,硬是把她拖走了。   其他人也怏怏的离去。   林夕瑶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眼前危险至极的男人,话梗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夜澜枫上前一步,沉着声音说道:“你很喜欢在人前脱衣服是吗?好,你脱!给我马上脱!”   他不给林夕瑶任何反抗的机会,直接将她扒了个精光,一把将她抱起,狠狠的扔到沙发上,整个人铺了上去。   他低头想吻她,林夕瑶厌恶的将头偏向一侧,她知道,在他的面前,她是无力反抗的。   夜澜枫狠狠的掰正她的脸:“你有权利厌恶别人吗?”   林夕瑶闭上眼睛:“夜先生,你永远高高在上,我只是一个卑微的打工者,你要怎么样我反抗不了。但是请不要用你这张吻过别人的嘴来亲我。我会恶心。”   夜澜枫愣了下,用力扳过她的身子,狠狠的从她身后闯了进去,他就像一只发怒的猛兽,对着敌人发出最猛烈的进攻……   林夕瑶紧紧咬着唇,眼泪无声的落下。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林夕瑶不知第几次醒来,身后的男人终于撤离了她的身子。   她含泪质问:“夜澜枫,告诉我,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015 无题
     夜澜枫冷冷的答:“你不必着急,你会有知道的一天的。”   折磨一个人有很多种方法,而眼前这个男人却用了最残忍的手段,他折磨你,却不让你知道原因,达到了身心同时折磨的目的。   林夕瑶恨恨的咬着牙,变态!   夜澜枫走出包厢,却见骆海倚在门外冲他坏笑:“哇,夜总好威猛!”   夜澜枫黑着脸回了句:“骆海,你很无聊!”   骆海愈发笑得奸诈:“阿枫,我要不是出狠招,你会出声?看你那么淡定,原来还是挺在乎她的嘛!你看我多好心,在这里替你守卫。”   好方便你办事!以免他人误入打扰!这样的好兄弟上哪找去哇?   林夕瑶刚进包厢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夜澜枫住院时的专属护士,所以有意要开一把玩笑,陈之航的闯入是个意外,却也让骆海有了对林夕瑶收手的借口,他知道陈之航对林夕瑶有爱慕之心,于是趁机揍他一顿,替夜大总裁出口气。   夜澜枫道:“多管闲事!”   “嘻嘻,其实你心里挺感激我的吧?放心,那个男人,我全避开了要害,虽然被揍得像个猪头,但绝对要不了他小命!怎么样?我的演技还行吧?”   “糟糕透了!”   “阿枫,小晴离开了,你也该放宽心。我倒觉得林夕瑶跟你是最般配的,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爱你,可你却故意在她面前跟景小美表演激情大战,你这般折磨她,何必呢?”作为好友,骆海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杨小晴是夜澜枫深爱的女友,几个月前在路上狂飙车就是为了阻止她出国。结果人没拦下,他出车祸弄伤了手,就是这么个原因。   夜澜枫沉默了几秒钟才回了一句:“你不懂。”   这时林夕瑶从包厢里出来了,衣装整齐,经过夜澜枫的时候,她恨恨的瞪了他一眼,高跟鞋在他的脚上用力踩了一脚,这才一瘸一拐的离开。   “变态!”   两个大男人听到了从她嘴里挤出来的两个字。   夜澜枫阴沉着脸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臭丫头,敢踩他脚丫,胆子不小!   骆海笑嘻嘻道:“哇,这妹妹真有个性!阿枫,你这家伙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你看,她走路都走不好了。”   ***   广凌医院骨伤科。   景小美滔滔不绝的跟值班护士说话:“唉,夕瑶姐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了,为了钱,竟然去勾引一个有钱的老男人,你们不知道,那个男人还是秃头的,他叫夕瑶姐当众脱衣服,她竟然也脱,你们看看,这就是证据。后来陈医生进来了,为了夕瑶姐,对老男人大打出手,结果人家的手下涌上来,就把他揍成了这副猪头样……”   她一边说一边打开手机的一段视频,正是林夕瑶解衣扣的那一段,夜澜枫当时制止了她,可这么有趣的事她当然不会错过,偷偷的录了下来,此刻她正考虑把视频传到网上去。   值班护士看了视频,摇头道:“真看不出来夕瑶是这种女人。”   景小美鄙夷的说道:“你以为她是什么女人?看她未婚先孕就知道啦,荡妇一个!还勾引我男朋友!”   护士还想说什么,脸上忽然变得紧张起来,因为林夕瑶不知何时站在了办公室门口,正冷漠的看着她们……
016 我是什么样的女人,跟你们没关系
  林夕瑶一步步走进护士办公室,她的腿间仍有异样的酸痛,所以走路有些不自然。   她面无表情的说:“我是什么样的女人,好像跟你们没什么关系。”   她走到景小美的面前,伸手拿过她的爱疯手机,食指在上面点了两下,她解衣扣的视频就被删除了。   “你……”景小美指着她气得脸色发白,“老女人,你竟然敢删我的东西!”   值班护士看火药味弥漫,立即躲了出去。   “那又怎么样?”林夕瑶盯着她抹了粉的脸,淡淡的说道,“景小美,你侵犯了我的隐私权、人格权、名誉权,我可以告你!”   景小美愣了一下,随即抬头挺胸道:“那你去告啊!有我男人为我撑腰,你以为你能告得了我吗?”   林夕瑶冷笑,夜澜枫那样的大变态也只有景小美这样的奇葩配得上,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看到她笑,景小美一肚子的火,抬手就想甩林夕瑶耳光。   林夕瑶眼明手快,手一伸,就扣住了景小美的手腕,并用力掐着,把个娇滴滴的景小美疼得眼泪直掉。   “老女人,疯女人,放开我!阿枫哥哥,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我,我被一个疯女人欺负了……”   林夕瑶听到她歇斯底理的呼唤,身子抖了抖,皮肤上立即起了一层又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   她松了手。   转身想往外走,却见骆海站在门口处,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想到在彼岸花里发生的事,林夕瑶吓得往后退了两步:“你来这里做什么?”   骆海笑:“小妹妹,别看见我就像见了鬼一样,我有那么可怕吗?你放心,你是某人的女人,我哪敢再动你一根汗毛啊?我还想长命百岁呢!”   林夕瑶只是看着他,不知这人酒醒了没有,为什么他的话她听不懂呢?   景小美白了他一眼:“你过来干嘛?”   “唉呀,我是好人,我过来看看被我打的人死了没有!顺便补偿点费用。”   林夕瑶嘴角抽了抽,真好笑,有这样的好人?要不我捅你一刀再关心关心你?   她不想再跟这个人说话,快步走出办公室。   迎面夜澜枫踏着沉稳的步伐而来,他是被骆海硬拉过来的。   林夕瑶低下头,只当作没看见他,夜澜枫却挡住了她的去路。   “女人,你在躲我!”他伸手用力捏住她的脸,“你很怕我?”   林夕瑶被迫抬起头,对上了他幽深的眸子,真好笑,也只有变态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她不想再见这个深深伤害她的男人,于是用力推开他,快步向前走。   身后传来了景小美惊喜的叫声:“阿枫哥哥,你来了。”   声音很快变得娇嗲:“阿枫哥哥,呜呜,我刚才被夕瑶姐姐欺负了,在夜总会我不过是多说了那么两句话,她就拿我出气。她摔我的爱疯手机,掐得人家的手好疼,你瞧瞧,都红了。你要替人家讨回公道。你说,她怎么能这样啊?你不要她了,她不能把气撒我身上……”   哎哟,好委屈的样子。   林夕瑶听得全身发冷,好不容易下去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抖一抖,立即掉一地。   “吧叽吧叽”的声音刺激着耳膜,那两个激情男女又激吻了。   林夕瑶转身,表情麻木的一步步朝激情中的男女的方向走去……
017 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骆海看夜澜枫和景小美吻得天昏地暗,郁闷的说:“唉,我说你们别像野兽一样到处发情好吗?老是刺激我!”   再看林夕瑶脸上的表情,直觉有点不对劲。   她站在他们身旁,用力拉开激吻中的人儿,“啪啪”的两声响,夜澜枫和景小美各挨了一掌。   两人被打得一愣。   “夜澜枫,你在夜总会对我不敬,这一掌是送给你的。景小美,你侵犯我的隐私、人格和名誉,这一掌算是对你的警告。以后管好你的嘴巴,收起你的心机,不要再侮辱我!”   骆海看得两眼放光,哇,这妹妹好有个性!不过看她又悲又愤的神情,显然是被这两人的激吻给刺激到了——她的眼神告诉别人,她爱被她打了耳光的男人!   景小美的拳头紧紧握在一起,要不是顾及夜澜枫在,她要维持温柔善良淑女的乖乖女一面,她肯定上前跟林夕瑶打起来。   她嘤嘤的哭着,一头扎进夜澜枫的怀里:“阿枫哥哥,你看到了,她好凶,又打我!呜呜,好痛,要是毁容了怎么办?”   夜澜枫黑着脸扣住林夕瑶的手腕,冷冷的命令:“道歉!”   林夕瑶忍住手腕的疼痛,抬起小脸,倔强的说道:“该道歉的是你们!”   话刚说完,手腕的疼痛愈发明显,她似乎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以致于他毫不怜惜的对她下手。   骆海立即上前拉开夜澜枫的手,笑:“阿枫,不是叫你对女孩子温柔点吗?你瞧瞧,这小手被你掐红了。”   夜澜枫松了手,吐出一个字:“滚!”   林夕瑶转身就走。   景小美恨得牙痒痒的,却一脸不甘心。   “是啊!阿枫哥哥,夕瑶姐姐不过是因爱生恨罢了,你就不要生气了。”   骆海听得牙酸,好笑的离开了。   景小美的手机这时响了,她看了一眼,便说:“阿枫哥哥,我跟朋友约好了向她讨教怎么插花,现在她催我了。”   夜澜枫点头:“嗯,去吧!”   “吻我一下。”   她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下,便跑开了。   林夕瑶悲伤的往陈之航的病房方向走去,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忘掉夜澜枫这个大变态。   陈之航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手上扎着输液。   林夕瑶在床边坐下,看着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他是为了她才被人打的。   医生说,他虽然没伤及要害,可要醒过来恐怕需要些日子。   “之航哥,对不起。拜托你醒来好吗?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眼泪不知何时落下,她不知道这眼泪为谁而流,爸爸的,妈妈的,夜澜枫的,陈之航的,还是自己的,她不知道,也许都有。   一只大手缓缓抬起为她擦去眼泪。   陈之航睁开眼睛,沙哑着声音说道:“瑶瑶,我爱你,嫁给我好吗?让我保护你,一生一世对你不离不弃。”   从病房门口处经过的夜澜枫听到这话,停下了脚步……   
018 饿了,过来找吃的
     林夕瑶哽咽道:“之航哥,我爸还在坐牢,我妈还在精神病院治病,我为别人打过胎,我的身子已经不干净,家里有一堆债务,所有的一切,你都不在乎吗?”   门外的夜澜枫一听,脸顿时黑了下去,该死的女人,她是在说他弄脏了她的身子吗?   陈之航摇头,温柔的说:“瑶瑶,那些我一点也不在意,你在我的心目中,永远是那个单纯、可爱的小女孩,我在意的是我们的未来。你懂吗?”   他爱了她七年,要是在乎早就放弃了。   “我的心里有别人,你也不在乎?”   陈之航坚定的说:“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一定会让你忘记所有的痛苦。只要你开心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他对她的确是好到了极致。   而她爱的男人,却让她一次次受伤。   妈妈说的对,女人最重要的是找个爱你的,肯为你付出的人。   “之航哥,让我考虑考虑,好吗?你肚子一定饿了,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陈之航开心的说:“我想吃你煮的鸡蛋面。”   门外的夜澜枫冷笑一声,离开了。   忘了有多久没下厨了,回到宿舍才发现没有面,也没有鸡蛋。   广凌医院的绿化面积很大,从宿舍走到大街上有一段距离,为了节省时间,林夕瑶避开大道走小路。   夜间十一点多钟,花园里看不到一个人,淡黄色的路灯光线静静的撒落在地上。   林夕瑶快步往外走。   这时,远远听到有人低低的说话声。   “宝贝,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男人的声音,喘着粗气。   “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快点……”这是女人的声音,亦喘着气。   “可我忘不了你!”   “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可以再来找我!”   说话声演变成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以及女人似痛苦似快乐的细细的轻吟声。   紧接着,两人发出了极压抑的亢叫声。   林夕瑶全身打了个冷战,终于明白花园隐蔽处正在上演什么戏。   漆黑黑的夜撞见男女野合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听声音那个女人是景小美无疑。   可那个男人,绝对不是夜澜枫。以他的性格,想要就要,绝不会偷偷摸摸。   景小美是夜澜枫的女朋友,可她给他戴了绿帽!   林夕瑶加快了步伐向前走。   没走几步,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正是景小美,林夕瑶立即躲到一棵大树后。   景小美人影消失后,一个男人提着裤子出现了,他并不像景小美那般慌张,而是悠哉的点了一枝烟,慢慢的往外走。   透过淡黄的光线,林夕瑶看得明白,那个男人是景小美以前的男朋友!   过了好一会,她才从大树后出来,匆匆去超市买面条和鸡蛋,再匆匆赶回宿舍。   装好鸡蛋面之后,门铃响了,林夕瑶没多想,直接开了门。   一个高大的人影闯了进来。   看到来者,林夕瑶的脸立即变白:“夜……澜枫,你来这里干嘛?”   夜澜枫打量了一下宿舍,点头道:“不错嘛,收拾得干干净净。饿了,过来找吃的。”

好婚晚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好婚晚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老公,今夜说爱我 19章(第十九章:你是个小三)

    原标题:老公,今夜说爱我19章(第十九章:你是个小三)小说书名:老公,今夜说爱我第十九章:你是个小三“真的是你,还以为看差眼了。”林静笑着看我:“怎么,出租车现在不好做了,改卖鱼了吗?”我面无表情地说:“请问,你要哪一条。”“这多腥啊,千寻,这里的鱼,我都买下,你也早点下班吧,毕竟做这些工作,不是一个年轻女孩能做得来的。你要是想要找好一点的工作,明天到我的工作室里来,至少让你做得风光体面一些。”“堂堂顶级珠宝设计师,也买鱼,也逛超市,不一样能融合得起来。”让我去她那儿做事,林静,你当我是泥人啊。

  • 逆天宠妃不好惹 19章(第十九章:花朝如梦)

    原标题:逆天宠妃不好惹19章(第十九章:花朝如梦)小说书名:逆天宠妃不好惹第十九章:花朝如梦司棋一脸的气愤,跺着脚走来走去:“我不想在宫里。”看我一脸的平静,走过来坐在我的身边:“青蔷。”也许我冷静的反应,让她担心了。我笑笑:“处事不宜乱,即然如此,也改变不了,就安心住下来吧。”“可是…。”她长长地叹息着,那么的无奈那么的心有不甘。没有什么可是,宫里的事,说一就是一。她难过地垂下眼睑,微咬着红唇。我想,她和九哥,是没有缘份了,再微微地叹息,司棋是一个坦率而又可爱的女子,而且聪明又美丽,知书达礼,

  • 二伟故事:君子让小人,让的是理;好人让坏人,让的是品;男人让女人,让的是情;女人让男人,让的是爱;大人让孩子,让的是宠;小辈让长辈,让的是敬。忍一忍,春暖花开;让一让,柳暗花明。生活中好多的人,不一定针锋相对,人生中的好多事,不一定据理力争。忍,是一种胸怀;让,是一种心怀。让一让,让你的生活减少不必要的烦恼,让你的人生多份看得见的美好!,写的真好。早安

  • 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优质服务提升月”活动简讯

    为落实好医院“优质服务提升月”活动,切实提升患者就医感受。4月21日,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纪委书记翟磊先后深入软件科、监察室、宣传科等部门,与科室同志们进行座谈,听取各科室提升服务的计划后,悉心部署各科室提升服务工作的具体措施。在软件科,翟磊书记指出做好信息化工作的优质服务工作。要跟临床科室保持良好的配合态度,不推诿、不扯皮。遇到科室反映问题,应先对问题进行初判,能够远程处理的,应及时实施远程处理,无法远程处理时,应第一时间派出人员到现场处理,体现服务质量。在院办,院领导翟磊指出作为医院沟通上下、

  • 于都诗人遇上著名作家彭学明

    于都诗词2018.04.22于都诗人遇上著名作家彭学明2018年4月21日,我们很荣幸的代表于都诗人,倾听了著名作家彭学明先生深情的讲《娘》。彭学明,男,1964年11月11日生,土家族,湖南湘西人。著名学者、作家和文学批评家。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创联部主任、全国第九届人大代表、全国第十届人大代表。多次任茅盾文学奖评委和鲁迅文学奖评委。主要代表作有轰动全国的长篇纪实散文《娘》(全本)及散文集《我的湘西》、《祖先歌舞》等。以风骨和风范立世;以品格与人格立德;以真心与真诚立人;以天地与良知立心。一一湖南

  • 国学流行虽好,但别把你的儒家读到地底下去了!

    这些年国学热甚嚣尘上,从四书五经到弟子规,甚至在个别城市,二十四孝都被重新包装成宣传画,号之曰“新二十四孝”,用以装点门面竞选文明卫生城市。举国皆国学,就把国学读懂了吗?恐怕未必。许多人不过拿六经之一二句注我,以为自得于心,且聊作谈资。仅以《论语》为例,例如被某些人引以为中华文化精髓的“中庸”,不过将其解作这也行、那也行的佛系态度。可是这种“好好先生”,恰好是孔子所深恶痛绝的“德之贼”,偏偏是这种人尽皆知的谬误,常常被贯以圣人之口。“中国两千年之政,秦政也。”(谭嗣同语)春秋之后无儒家,今人都知

  • 张王李赵?谁是中国第一大姓,始终存在争议

    谈起中国文化,姓氏作为其中的一员,自古以来都是很受重视的。有关姓氏的书有很多,最为人所知的当属宋代《百家姓》。随着历史的发展,姓氏也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很多民间你的姓氏排行榜纷纷出炉。从最早的“赵钱孙李”,到如今的“张王李赵遍地刘”,姓氏的人口数量也发生了很大变化。那么现如今中国的第一大姓究竟是哪一个,很多人都无法给出一个官方答案,始终存在着巨大的争议。这其中,下面几个姓氏都在候选行列当中。李姓据统计,中国大陆李姓人口约9500万,约占全国汉族人口的7.9%。李姓称帝称王者多达60余人,先后建

  • 中华民国开国纪念币十文

    此钱币系铜制机制币,直径2.8cm重7g

  • 中医养生方法多,就看你坚持下来了

    中医养生,历史悠久,渊源极深。在中医第一部经典巨作《黄帝内经》中,就提到了很多的养生方法。历代探寻中医养生真谛的道路上不断前行,归纳总结出了不少行之有效的养生方法。按摩小腹部每晚临睡前,将手放在丹田部位,先顺时针按揉36次,再逆时针按揉36次。有理气、助消化、健胃之功效。捶背捶背时,双手沿脊柱两侧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轻拍轻叩,捶击力度以能使身体震动而不感到疼痛为宜。可自己捶打,也可由他人捶打,被捶者可坐可卧。一般捶背频率以每分钟60至100下为宜,每日可捶背1至2次,每次捶背时间以20分钟为限。勤

  • 云联惠新马泰考察团出席盛大欢迎晚宴 与马来西亚拿督萧楚钗共话创新发展

    4月21日晚,云联惠新马泰考察团在马来西亚特色产品市场考察后,出席了盛大的欢迎晚宴。马来西亚拿督萧楚钗亲临欢迎晚宴现场,出席欢迎晚宴并致欢迎辞。在晚宴致辞中,萧楚钗拿督对云联惠考察团表示热烈欢迎。萧楚钗拿督首先做自我介绍,讲述了自己从中国到马来西亚的成长以及事业的发展轨迹,表达了一个华人对祖国繁荣富强的骄傲。他表示,希望马来西亚可以通过云联惠平台的落地运营建立一座民族文化交流与经济合作的桥梁,开辟出一条共荣共赢的商贸之路。云联惠董事、新马泰考察团团长殷晓斌董事发表了重要讲话。殷晓斌表示,云联商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