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毒后嫁到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29 5:26:24 来源:网络 []

书名:毒后嫁到

第十一章: 再次相逢
杨氏望着云澜,突然觉得,自打她醒来之后,好似变了一个人似得,这身上哪里还有以往的怯弱。毒后嫁到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奶娘?” “嗯,好。”杨氏回过神来,当即宠溺的对她笑了笑,“只要小姐身子骨没事,老奴定然会去陪了小姐去的。” “嗯,就知道奶娘最好了。”云澜撒娇般的蹭蹭了杨氏,抬起眸子,有些不自觉的朝着窗户那边望了一眼,杨氏见了还以为云澜冷了,先是将她扶回了床,又折回去将窗户关了起来,细细的叮嘱了几遍,这才有些不放心的出了云澜的房间。 —— 这一觉云澜睡得极好,天刚亮,她便起了来,站在屋子外面的院子望着滴着露水的花草发呆。 “小姐,您起了。”杨氏老远端着热水见着屋子外面的云澜快步迎了上来。毒后嫁到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云澜便跟着她已一同进了屋子。 桃溪谄媚的端了早点进来,又细心的为云澜试好了温度。 云澜一个眼神都不曾给了她,自顾自的让杨氏为她梳洗。 桃溪那张看上去天真的脸蛋一阵红一阵白,好不精彩。 杨氏有些好笑的望了眼桃溪,为云澜绾了发,细细的选上了几枝珍珠簪子固定住。 桃溪狠狠的咬了咬牙齿,走到云澜的身边,冷言冷语的道,“奶娘您也可真够行的,这小姐一大早的还未用了早膳,您便先给小姐装扮了起来,这不是成心不让小姐用了早膳吗?小姐还在长身子骨,奶娘您倒是真真心关心小姐。” “小姐待会要出了门。毒后嫁到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杨氏平静的望了眼桃溪,转身对着云澜问道,“小姐您是要去外面用了早膳还是在这边用?” 云澜余光撇了眼桌子上还在冒着热气的白粥,皱了皱眉头,“我有好些个时日不曾去醉食轩用了早膳,对那里的糕点倒也是想念的紧,娘亲素来也爱吃那边的糕点,今日天色还早,不如去了那边用了早膳。回来的时候可以打包了些过来” 桃溪死活的要跟了云澜一同去了街上,这回云澜倒是没有拒绝,任由她跟着。她并未要府里的人准备了轿辇,只是出了府之后慢慢的看着。 醉食轩隔着将军府有一条街,平日里这洛城许许多多的贵妇小姐都向来喜爱这边的糕点,早上亦是有打发了下人过来买的。 只是,今日这醉食轩门口倒是比平日里人越发多了起来,云澜还未开口问道,桃溪已经上前拉了一个围观的人好奇的问道,“劳驾,这位小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怎么围上了这么多人?” “诶呀,几位小姐倒是不知道,这里两个兄妹吃了醉食轩的糕点,又没了银子,不知道为何与这边的掌柜的吵了起来,好不可怜。”那拉着的人见着桃溪的样貌不错,又见云澜这般的气质,一股脑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细细的道来。 还未等那位小哥说完,云澜借着这边的空隙,望了眼被围起来的男女,心,猛然的跳了下,一股子恨意涌了出来。汇金地 秦亦!云简!
第十二章:变得是心境
见云澜一张俏脸像是结了寒霜般冷酷,桃溪有些小心翼翼的道,“小姐,那对男女看上去好像很是可怜,不如我们上去瞧瞧?” “为何?”云澜抬头看了眼桃溪,她看上去确实很天真无邪,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着,平添了几分灵气,也怪不得前世自己会这般的相信她,娘亲也是极为疼爱与她。她怎么会让前世的事情在发生呢?救了他们,然后让他们联起手来害死她吗? “小姐?”被云澜这般的打量着,桃溪感觉浑身像是被针在刺一般。 云澜淡淡的笑了一下,也没说了什么,倒是往人群中走了近些。 “小姐,小心身子。”杨氏立马有些担忧的跟着,心里暗叹,小姐终是心善,说不定又会将人给捡了回去。 桃溪也立马走了上去,“你们让开些,我们小姐哪里是你们这些粗人可以挤的。” “你给我安静些。原文http://www.huijindi.com/”杨氏白了她一眼,以往这小蹄子便是仗着夫人宠爱与她,小姐心善好欺负,常常狐假虎威,如今儿,小姐醒来,却是与以往有了差别,定是不会放任了这小蹄子在胡乱生了事端的。 桃溪俏脸一黑,呵斥道,“奶娘,您近日来管的有些多了去。” 说着,脸色一变,转头望着云澜,满是掐媚,哪知,云澜却像是不曾看到有她这个人般,清冷优雅的往前走着。 醉食轩是这般最好的糕点斋,来来往往的人何其多,而醉食轩的糕点价格亦是一般寻常百姓承受不起,来往这里的人皆是富贵人家小姐夫人,或是跑腿丫鬟。 而这类戏码在醉食轩却是很少见到,有人传言这醉食轩的主子后台很是厉害,也不会有人不长眼在这边闹事,一二而去看的人却是多了许多。 云澜站在人群中,一颗心像是被钝物狠狠的敲打着,闷声的疼,前世画面历历在目,掩在袖内的手紧紧的握着,指甲狠狠的掐进掌心,一片血肉模糊,或许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自己保持清醒。 纵然是这般狼狈的样子,这秦亦依旧是这般的温润如玉,身上的气质却也是难掩几分,他怀中抱着的云简,亦是楚楚可怜,惹人心怜。毒后嫁到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此刻两人正倔强的望着醉食轩的掌柜。 “掌柜的,今日之事却是在下与义妹错在先,银子的事情在下自然是会想了法子给与你们,但是你们这般的侮辱在下与在下义妹,是不是有些过意不去?”清朗的男声从眼前这名男子口中溢出,早上的晨光打在秦亦英俊的脸上,许多来往看戏的人渐渐的眼神都有些变了味道。 不少女子望着秦亦那张温润的脸,红了脸,还是认定这对男女定不是寻找人家的孩子,只怕像是在戏本上所说,离开出走或是家庭败落的富贵公子哥? 唇边滑过一丝冷笑,云澜的眸子淡漠的望了眼秦亦,没错,前世,自己也是在这时候遇见了他与云简,亦是这般狼狈却温润的样子,当时她看到他的第一眼,亦是觉得这男子定然不能有这般的狼狈……
第十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那时候,她清楚的记得,他对她无奈一笑,这般的好看,让她整颗心都沉溺了下去。 一时间心软,便求着娘亲将两人都带回了府中。 可是时过境迁,她早已经不是前世那个云澜,再次遇到这对男女,云澜不由得感叹命运捉弄人。秦亦和云简是什么人?见秦亦这般紧紧的抱着怀中的云简。 云澜越发觉得好笑,原来前世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在了一起。当真真是自己瞎了眼睛,掏心掏肺的对了这两个人,为了权势,他们既然能作势这般的。 不过,前世被他们所蒙蔽,不过是因为她爱上了秦亦,这一世,她怎么会让他们两个如愿呢? 正思索间,冷不防云简从秦亦的怀中挣扎了出来扑倒在云澜身前,凄楚的望着云澜,“小姐,求您收了我,我愿意为奴为婢,伺候与您。” 围观之人皆是一楞,纷纷将目光投向与云澜。 云澜面色清冷,微微垂首,如同黑曜般的眸子冷冷的望了眼跪在自己脚边的云简。 她很美,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上梨花带雨,一双秋水剪瞳更是波光盈盈,让人恨不得能够将她搂到怀里好生的怜惜一番。 就是这样,前世,她就是经常有这般凄苦的样子,与桃溪一起,一点一点将自己推向了地狱…… 前世,是她将秦亦和她收进了云府,又劝着大哥给秦亦安排了职务,才让秦亦一步步的登上了权贵之路。 因为她喜欢秦亦,云简又与秦亦是义妹,云澜几乎是给了云简平等的机会,俨然她是云家二小姐一般。 今世,她不将他们收了,他们有怎会有这般造化? “小姐,求求您了,您就买了我吧。”见云澜这般清冷的自己,云简心底禁不住有些退缩,难道她看错了吗?她分明看到了这位小姐一直在看了她与秦亦。可为何?她在她眼底看到了一丝厌恶? 云简瘦弱的身子骨本能的一颤,似乎想退回秦亦的身边去,然,就在这个时候,云澜微微蹲了身子,与云简平齐,清淡的眼光上下打量了眼,轻笑道,“模样倒是生的不错,我方才见你有对面男子护着你,难道你来我地方做奴做婢,那男子不心怜与你?” 众人又是一愣,云简亦是,皆看向秦亦。 “我……我断然是不能拖累了义兄,他饱读诗书,将来定是国家栋梁,我留在义兄身边害他受累照顾,这是万万不能够的。” “哦?是吗?”云澜勾唇邪笑,“你这般倒是大义,既然如此,他若是让你沦落成奴婢,岂不是沦为世人笑话?” 云简又是一愣,倒是围观的人,不少已经开始帮侧,说方才见着他们男子舍身护着女子,女子如今又不想拖累男子自愿去当了丫鬟,这般有情有义之人,又闻云简说秦亦饱读诗书,定是富贵人家出生,莫的事家道中落,这才不得已出了这事。 云简小脸一片悲痛,却是顺着周围的人悲凉的开口道,“奴婢在这里求了小姐……”
第十四章:收你,怕是会脏了云家的门
“奴婢在这里求了小姐买了奴婢吧,这般,奴婢也可报答了义兄的恩情,若他日义兄能够考取功名,也算是奴婢这身最好的福气了……” 说着,云简又忍不住的望了眼秦亦,轻声抽泣起来。 云澜一言不发,只看着他们眉来眼去,周围的人倒是纷纷赞叹起,“这个女子当真是有情有义,为了报答义兄的恩情,宁愿当了奴婢。” “也是有骨气之人,不然,按着这姑娘姿色大可不必如此……” “是啊,这般好的女子这位小姐您便打发善心收了她吧。想来往后,她也会记得您这份恩情,对您效忠的。” 云简擦了擦眼泪,抬起泪眼,接着道,“奴婢爹娘早已经不再世上,如今,奴婢也只剩下孤身一人,这天下之大,却是没有了奴婢的容身之所,还枉这位小姐同情奴婢,收了奴婢吧,奴婢定是会竭尽全力报答小姐的恩情的。” “当真?”云澜听闻后轻抿着红唇笑了一番,纤细的身子上前一倾,附道云简的耳边,笑的很是好看,眸底却是一片冰冷,“即便如此,我亦是不会买你。” 云简眼瞳猛地放大,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冷笑,“呵呵——因为你不配进了云家的门。” 那宛如莺啼的声音,却是魔咒一般,在云简脑海中炸开,一颗心像是被人用万剑给刺穿了去,,狠狠的被人踩在了脚底下。 因为你不配—— 因为你不配! 为什么?为什么? 她有些不解的盯着云澜,眉黛如画,面若明月,唇红齿白,肌如白雪,身子骨虽然纤细,但是她身上清冷优雅的气质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 从她靠近的那一刻开始,她便知晓跟着眼前这个女子,定是会有一番新的人生。 只是,她这把的不屑,竟然将她的自尊活活踩在脚底下,自然心中便有了怒气。 “为什么小姐要这般侮辱了奴婢,纵然奴婢配不上小姐,纵然奴婢在卑贱如尘,但是奴婢亦是有骨气之人。”云简含着泪,挺直了脊梁骨一字一顿的道。 “骨气?”云澜眸中滑过一丝嘲讽,一面指着在一边的秦亦,秦亦正担忧的望着云澜与云简这一边。 “若是方才我不曾听错,你与刚才男子根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你说他知书达理,怎么会无端来了这里用膳?还让掌柜给赶了出来?分明就是你管不住自己罢了。” “我……”云澜耳边“嗡”的一声,却不知道如何反驳。 云澜也不曾给了她机会反驳,“你知道身为女子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吗?” “嗯?”云简不知道云澜为何要这般的问道,疑惑的望着她。 云澜嗤笑道,”身为女子在乎的无非是贞洁,你与一个男子当众在街搂搂抱抱不曾说,如今怕是因为觉得丢脸了,想找了个机会,将他甩了就是,不然你为何不开口让我将他也带了去?“云澜说到这里,眼底的冷笑更甚,“收你,怕是会脏了我云家的门!”
第十五章:她,是她?
陡然,秦亦的眼神一冷,犀利的目光刺向云简,“这位小姐说的可是你所想?原来你的目的不是想吃了这醉食轩的糕点,而是想甩了我秦亦,待价而沽,想要寻了一个能让昂让自己一飞冲天的买主?” 这般凌厉的质问让在场的当头一棒,望着女子的眼神也纷纷的冷了起来。 “还以为是什么有情有义的女子,却是这般不要了脸去。” “诶呀呀,按着在下看,还是有了些姿色的,不如去了香花楼,香花楼的金主子倒是比这里要好上许多,好好的梳洗一番,定也是能找到个恩主。” “我呸,真是个不要脸的小贱人,这位公子好心的收容与你,好好的一个读书人为了你,来这般丢了脸面,你却是这般对待他。人在做天在看,你这般是会造了报应的。” “公子,像她这般装可怜的小蹄子,你往后万万不可信了去,你是好心,她未必有好意,那就是个白眼狼,指不定有了金主之后,在背后怎么捅了你。这是我们小姐给了银两,你还了这醉食轩的银两,潜心读书,定能考取个好功名。” “这般不要脸的小蹄子……” 云简苍白着一张脸望着甩袖而去的秦亦,想要直起了身子去追,却是有无数双眼睛正鄙夷的望着她,无数张嘴巴一上一下,正在嘲笑指责着她,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个犯了滔天大罪的恶人,任人指指点点,嘲笑辱骂。 为何事情会变成这样?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秦亦好心的接过了银子,将账目还清走后,掌柜的说了几句便让人散了去,这醉食轩也恢复了往日常态。而醉食轩楼上,两个男子临窗对坐,将方才一幕尽收眼底。 “犹若寡断?唯唯诺诺?胆小如鼠?愚蠢呆愣?”其后一个男子,葱白如玉修长手指轻捻着一个碧绿剔透的杯盏,微微眯起了眼睛,饶有兴趣的望着站在楼下的那某纤细的身影。 来往的美人不少,那女子却如同深谷幽兰一般,唇角还勾着一抹浅浅的弧度,不知道在于身边的那个嬷嬷说了些什么。 仰头将杯盏中的梅花酿一饮而尽,百里尘唇角微扬,竟说不出的慵懒邪魅,说出来的话不觉得让人身子骨一软。 “呵,云兄,这不是你云家的嫡小姐吗?今日一见,当真真是耳目一新。” 云宣亭俊眉微皱,他自然是听出了这位九皇爷的取笑,也一口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他低声道,“让皇叔看笑话了。” “笑话?”百里尘笑的越发的媚了起来,整个身子斜靠在椅子上,阳光洒在他脸上,像是镀上了一层光辉一般,让人望不真切他的面容和脸上的表情,“当真是极好笑的一个笑话,这般太后的寿宴却是有趣了几分。” 云宣亭脸色犯青,根本就不想接了百里尘的话,却是鬼使神差垂目朝着云澜方才在地方望去,只是,来往人群中那抹纤细惊艳的身影早已经不再。 她,是她?
第一十六章:请人
云澜很快便解决了早膳,杨氏与桃溪紧跟在其后,却是不敢在开口说了一句话。 方才出了醉食轩,却是两个像嬷嬷一般的人候在门口,见她出来,便迎了上去。 “大小姐。”其中一个道,“先前去了将军府,管家说您一早便出了门,往着这条路来了,老奴想将军夫人爱吃这醉食轩的糕点,大小姐定然会去带了些回来,便候在了这里,倒是老奴运气不差,大小姐果真在这里。” “是啊,大小姐我们是奉了家主的命令,来接大小姐过去。”另一个嬷嬷也附和着道。 “家主?”云澜站在一边,望着眼前的拿顶轿子,眼睛微微眯了下,闪过一丝冷笑。 她自然是知晓,家主找了她去干什么。 前世的今日,她与娘亲也是这般时候出来,她收了秦亦与云简后,家主的轿子便到了,这个时辰接了她过去,会有什么好事。 那个时候,她只是知道家主是云家的一家之主,不能忤逆了去,二话不说,便让杨氏跟着娘亲先回了去,自己则是跟着桃溪去了家主那边。 结果呢,一口一个不敬,一口一个不配,将她狠狠的罚的跪了一天,成为了云家的一个污点,从此爹这一脉,在云家便抬不起了头,当真是好家主。 “既然家主有请,澜儿自然是不得推迟。有劳两位嬷嬷了。”云澜让杨氏服上了轿子,不温不火的客气道。 “大小姐客气了。”另外嬷嬷立刻笑着回道。 云澜点了点头,心内却是冷的犹如冰窖,一片阴冷。 云家,欠我云澜的我来拿了…… 杨氏则是有些担忧的望着轿子里的云澜,这般时候,家主找来小姐过去,自然是不会有了好事,若是这个时候大少爷在就好了,至少小姐不会在哪里受了委屈。 云家算是这里的第一家族了,盘踞在这片土地上数百年已久,其中支脉更是让人数不清楚,亦是不好惹了去。 云澜这一家便是云家的嫡系系统,只是,云澜的爷爷走的早,这家族的位置便落在了另一支旁氏身上,但,令家主忌惮的便是云澜大小姐的身份,这无疑不是在告诉众人,只有他们才是云家的嫡系! 醉食轩离着云家不是很远,约莫走了半柱香的时间,便到了云府,然后,两个嬷嬷便停了下来,伸手便扶着云澜下了轿撵。 嬷嬷见状,轻笑一声,上前道,“大小姐,这边请。” 云澜望了眼空荡荡的门口,怕是因为时辰的关系,她的这些姐姐妹妹还未起来。 她偏过了头,望着其中一个嬷嬷,看着她眼底的算计和不屑,冷着声音道,“嬷嬷,你是让我这般进去?” 嬷嬷微微怔了下,这大小姐性子从小便怯弱,不想会问出这般话来,她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去。但是,今日家主让大小姐过来,便是想辱了她,好让她不出席太后的宴会,她自然不能有了推迟。 “大小姐,家主在里面等着呢,您还是快些进去……”
第一十七章:发难
云澜见她想装了糊涂,唇角笑意一收,沉了脸冷声道,“两位嬷嬷莫不是欺负本小姐年纪尚幼,还是不将我们云家的脸面放在心上?” 两人心里一惊,忙笑道,“大小姐,即便是老天借了老奴们几百个胆子,老奴们亦是不敢欺负了小姐,若是奴才们有事错了,还望大小姐大人有大量,不予奴才们计较。” “这到底你们两个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云澜一脸怒容,好不客气的冷声斥责道,“纵然我年纪尚幼,却还是知晓嫡庶之分,虽我与爹娘不住在云家,但,若是我不曾记错的话,云家的嫡家小姐依然是我。” 额——两个嬷嬷心里噗噗的直跳,不想这小姐能将直接将脸给撕了下来,忙劝道,“大小姐,怕是时辰还早,姑娘们还未起来,所有怠慢了小姐,还望大小姐念在都是血脉相连的份上……” “血脉相连?便可以不守了嫡庶之分?莫非老祖宗的规矩都在这里废了不成?”云澜冷笑,心底却像是别钝物狠狠的敲了一顿,闷声的疼。犹记得那个时候,她亦是体恤那些个姐妹们年纪尚幼,一个嫡女却是活的不如了几个庶女。 在她认为,他们都是血脉相连,部分彼此。 可是,后来呢?她们踩着她这个嫡女的身份,各个都飞黄腾达,然后,将她毫不留情的抛弃,以至于最后惨死。到底是血脉相连,只是这血脉中连着是什么?今生,她倒是要好好的问她们一番。 “若是觉得我云澜不配当了这个大小姐,今日我便回去让爹写了奏折给皇上,还请家主请了长老过来,将云澜这个大小姐的身份撤了去。”云澜定定的望着她们,继续道。 “不,不,不,大小姐千万不要这般的想。”两个嬷嬷面上讪讪,不想以往传言好欺负的主,竟然这般的难糊弄。 云澜微微收敛了眼帘,让杨氏扶了自己,轻声道,“我算是知晓了,在你们眼中我这个嫡出的大小姐既然这般的好欺辱,随意的让两个嬷嬷请了进去便可以。我自是无所谓,但毕竟传了出去云家的名声搁在哪里?知道的会说姑娘们年幼,不懂了礼数,不知道的,还当是云家不分嫡庶,任由人辱了小姐。” 这一番话说下来,加上欲要走的神情,一旁的两个嬷嬷早已经面色青白,心里没了底,忙让一个嬷嬷去通禀,说是大小姐来了,让姨娘们个小姐快去迎接。 云澜由杨氏,不急不躁的等着,小小的身子在阳光的映衬下多了几分尊贵。 果然,不一会儿,几个小姐被嬷嬷们扶着急急的走了出来。 见此,云澜也不在为难了她们,只是交代了杨氏和桃溪去一旁的偏厅候着,自己则在方才的嬷嬷搀扶下,穿过了些回廊,一直往老家主所在的前厅走去。 “这不是大小姐吗?我听了小姐说大小姐很是好欺负,这怎么这么多人去迎了她……”
第一十八章:拜见
“诶诶,这跟在身后的不是三小姐嘛,三小姐不是一向最看不起大小姐吗、” “是啊,到底是嫡小姐,你瞧着这仪态,万万是府里的小姐比不得的。” “……” 云澜并不理会了那些丫头的闲言碎语,只由着两个嬷嬷搀扶着来到家主在的前厅。 厅门口,早已经有丫鬟候着,见着云澜忙迎了上来,笑道,“大小姐来的可是真早,家主已经在厅中,大小姐随奴婢进去便是。” 云澜笑着点了点头,和那丫鬟锦了前厅。 青瓷花瓶,珍珠帘布,云家到还是一如既往的奢侈,不过这奢侈到底还有多少日子,她倒是不知晓了。 云澜眸底闪过一丝冷笑,收起心底的仇恨,唇边扯了一抹轻笑向正座上的老翁,行礼道,“云澜见过家主。” “澜儿,快些起来,前些日子祖父听闻你与姐妹一起玩耍受了伤,想着去看看你,奈何族中事情繁多,抽不出空闲来,如今见着你相安无事,我这颗老头子的心到底是可以放下了。”云家主眼圈通红,说话有些颤颤巍巍,看着就要起来扶了云澜。 跟在云澜后面的三小姐忙上去扶了他。 云澜让丫鬟扶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装腔作势的老人,她的心像是淬了毒一般,狠狠的疼着。 云家主并不是她的亲祖父,只是旁支的一个嫡系,若非祖父去的早,爹爹年幼,奈何这家主之位会落入旁系手里,虽然她继承了嫡女的位置,然,就是这个眼前这个看似慈爱的老人,一步一步的将她推入火坑。 到底是给了她不少的照拂! “多谢家主关怀,澜儿无事。”云澜这一开口,倒是引得全场的人有些叹息起来。 家主在三小姐的安抚下,终于将情绪稳定了下来,像是招手让云澜上前,想说什么,只是眼眶通红,终是哽咽的不能说了什么。 莫不是戏子,这戏倒是做的不错。 二夫人慕容青在云府一直声明远播,亦是贤良淑德,她走了上去,温柔的拍了怕云澜的手,软声细语的道,“好孩子,受苦了。” 一面又对家主劝道,“家主,这大早上您唤了澜丫头过来,莫不是这般,您要顾着自己身子不成,我们澜丫头自是吉人自有天相,这不好好的在这里嘛。这么般早,怕是还未用过了早膳,不如就在这用了早膳?” “甚是。”家主这才收起悲容,一面拍了拍三小姐的说,望着云澜道,“倒是祖父糊涂了,这心里一直惦记,倒是忘记了时辰。这小姑娘家家的都爱睡,你来的时候,你的那些姐姐妹妹都还睡着。” “这不,丫头们都爱睡,澜儿来的时候,她们也是没了规矩,诶,不过到底是自家人,澜儿亦是不要怪罪了她们才是。”二夫人忙笑着说,两人抿明着暗着在说了云澜方才的不是,不懂体恤了家族里的姐妹嘛。这大早上的便让人去门口请安。 云澜听言,心中冷笑越发的厉害……

毒后嫁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毒后嫁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我和女友去抓鬼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和女友去抓鬼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我和女友去抓鬼第三章初识美丽进了家门,我把美丽从背包里放出来,手持桃木剑指着她,横眉竖眼霸道地说:“知道我为什么捉你回家吗?”美丽双手举过头顶,眨巴眨巴眼睛,咽了口口水:“不知道,不过,你不要总拿桃木剑指着我,我很怕,你要是不伤害我,我跟你说,我可以为你做很多事情呢!”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做很多事情?我一下子觉得自己中了大奖般兴奋。我应该比阿拉丁幸运,灯神不过只能满足阿拉丁三个愿望,只要美丽在身边,我岂不是能为所欲为了?我想入非非的眼

  • 小说衰命总裁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衰命总裁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衰命总裁千宠娇女3.千宠娇女席若淼胡乱的把长发梳两下,赶着把昨晚熬夜画完的插图,一张张的收进画匣里,今天再不送去,出版社的人又会来催了。她是童书插画家,会做这个工作其实是被逼的,因为她总无法在其他的工作待超过两个月以上,问题不是出在她的工作能力,虽然她总是慢的让人以为她在摸鱼偷懒。那为什么她总会很快的自动辞职走人原因她有一张很“情妇”的脸,再加上她总是慢半拍的反应,让她看起来更是冶艳慵懒,既性感又充满诱惑力.,而她一个无心的动作,更是容易惹得周围的

  • 小说茅山鬼道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茅山鬼道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茅山鬼道预兆(三)庞康站在桌前等待着,其实这些小鬼根本不用他出手,就算要他出手也绝对不用布什么破阵,直接将它们打得魂飞魄散了当!但做人要有公德心的不是?再说了,干这行的能隐藏的多少就隐藏多少,同行不同门的道士可不会给你留面子,特别是邪修,所谓邪修乃不学无术的旁门左道也!如果太过于裸暴,邪修不将你打得魂飞魄散绝不罢休!费话不多说了!鬼来了…只见一阵阴风吹过,庞康对三徒弟叫道“蔡森峪北门,陈喜龙南门,待鬼魂进入后王昌武守东门,适合时机将秦金荣放出来,实在

  • 小说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3覆雨翻云与此同时,在这个夜店的某一个包厢内---一个长得极其妖媚,极其勾人的“女人”躺在床上,正在跟一个帅气精壮的男人OOXX,男人的每一次冲击都令她忍不住发出xiao魂的声音。包间中粉色彩灯,更装点了其中的旖旎,情欲的气息在其中不断膨胀。其实房间里,不止他们两个人,冥王冥破天隐了身形,其他人当然看不见他。他眉头微微皱起,原本就若冰霜一般脸色更加阴沉,不过即使如此,整个人的帅气之色只增不减!很无奈地看着正在

  • 小说倾国太子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倾国太子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倾国太子妃3、原是麻子脸十五的月亮犹如铜盆那般圆润,高挂在夜空中。外面隐约还可听到蛐蛐的叫声。榻上面对的位置正好是对着窗口,八叶形状的窗台打开着,还可见到那漫天亮晶晶的星星们。星星围绕在月亮的旁边,忽闪忽闪的,漂亮极了。尹墨菱躺在塌上,彻夜未眠。她不知道上帝为什么要让她穿越到了这里,但也不是很想回去现代。反正,她从来都是被人遗忘的那个人。父母在她失踪的期间,是不是在寻找她?是不是放下了生意,开始担心女儿的安危?“小姐,你在吗?”大概黎明时分,天还

  • 小说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003请安003请安直到白御辰的脚步声消失在凤栖宫,夏侯赏乐才松开紧咬的嘴唇,整个人长舒一口气之后,才发觉胳膊上传来的疼痛是那样剧烈。当人的坚持一旦松懈的时候,无力感就如潮水般涌了过来,夏侯赏乐强撑着不在白御辰面前露出软弱,现在人走了,她的坚持松懈下来之后,整个人瘫软在地上。“雪舞……”声音不大,在静谧的深夜中却是异常响亮,门外立刻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雪舞跑到了夏侯赏乐的身边。“主子,这……发生了什么事?”

  • 小说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无意说坏话,当场被抓包叶凌天没有说话,寒着一张脸,不紧不忙地跟在那个还浑然不觉危险,继续八卦着的女人身后。周围的人看到总裁大人,竟然如此难得地驾临餐厅,喧闹渐渐地停止了……唯独那两个头挨着挨头,聊得正欢的女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觉得后脑勺凉嗖嗖的呢?悦悦。”杜纯纯觉得一股寒意穿透她的后背,不由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可能是冷气开得太大,你刚来公司还不适应吧。”古悦很有见地解释道。“是吗?”这时,一道声

  • 小说半傻疯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半傻疯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半傻疯妃003出嫁003出嫁翌日,大红的盖头盖住了孟如画有些后悔的脸,心想着,她终是不该心软,这嫁人也太麻烦了,单单是这身衣服已经是不便到了极点,居然还要头上顶着个这么重的东西,脖子都觉得不堪负重了,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喜锣,唢呐吹吹打打,街上好不热闹,孟如画坐在轿子中自顾自的坐着,对外面的热闹没有一丝好奇,她甚至都不觉得那和她有什么关系,她现在想的是如何要让那王爷看都不看她一眼,最好各自生活老死不相往来,然后她才能去调查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轿子一

  • 小说异世之风云霸起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异世之风云霸起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异世之风云霸起第二章少年林飞月色朦胧,魔魇森林的边缘,林飞此时正一拳接一拳的轰击着面前的一棵大树。“嘭,嘭……”一拳紧接着一拳,树叶纷纷坠落。很难想象一个六岁的孩子竟然能用拳头将树叶纷纷从树上震落。身形半蹲,左拳右拳轮换出拳。这样的状态林飞已经维持了将近一个时辰了。整整一个时辰之后,林飞缓缓收功,到自己的极限就可以了,现在的身体不宜过于锻炼。林飞盘膝坐下,心里直接默念起《魔皇诀》。身周灵气像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召唤似地,飞快的向林飞身边聚拢并被林

  • 小说杀魔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杀魔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杀魔003别惹我萧战落地,白衣少年怒吼一声,信手一挥,无弦的长弓挺直变成一根长枪,轻轻一抖带起惊人杀气,当空一刺!噗!萧战被长枪从右肩贯穿足底钉在地上,鲜血喷溅,惨烈之极!嗷!萧战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一跺脚从长枪上拔起,同时拔出长枪,横扫落在地上的白衣少年!砰!白衣少年万万没有想到萧战如此彪悍生猛,猝不及防之下被拦腰扫中,顿时就被巨力砸碎了几根肋骨,吐血飞跌开去,撞倒了十多个奥玛士兵才摔落尘埃!萧战的肩头和脚下鲜血狂喷,但他却依旧悍不畏死长枪触地弹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