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9 6:02:4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情冷君恩:一朝为后

第2章 叔叔你谁呀?

两步便走到了龙床边,凌谨遇居高临下的看着脸色惨白的小丫头,唇边渐渐浮起一丝残忍而冰冷的微笑。推荐huijindi.com

他缓缓俯身,凑到她的耳边,修长有力的手,扣住惊慌想躲避的那张稚嫩却透着古灵精怪的脸,薄唇缓缓吐出五个字来:“本王就是法!”

他的声音温和动听,但是藏着可怕的力量--不允许别人质疑和反抗的力量。

看着她乌黑灵活的眼睛,凌谨遇那抹笑容顿消,扣着她下巴的手,缓缓移到她的脖子,另一只手,狠狠按住她胸口。

“不准碰我,你这个死变态、杀人狂!”受到袭击,凌天清忘记了这个男人至尊的身份,又痛又羞愤的大骂起来。

“杀人狂?”凌谨遇的手指突然收紧,看着吃痛又被扼住咽喉说不出话来的少女,冰雪般冷漠俊逸的脸贴近她,声音依旧悦耳温和,“可知你父亲活埋我军将士多少人?”

凌天清的脸很快就憋红,泛着紫色,她脖子脆弱的骨头,根本经不起他的怒火。

只要他稍稍用力,她这条小命,就会玩完。

但,凌谨遇不会让她死。

至少现在不会。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二十万大军,只回来了两万人。”凌谨遇一直平静如深海的黑眸,猛然掀起狂风骇浪,“苍悠山下,活活埋我十六万兵士,十六万鲜活的人命……”

还剩下四万,死伤一半,最终只剩两万人……

凌天清说不出话来,也无法呼吸,耳边的声音越来越遥远,她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王城的北边,有一处庞大的府邸,比起帝都四侯,这里显然更加气派,不属于皇亲国戚的府邸。

这便是将军府。

楼榭水亭,碧瓦琉璃,气势仅仅次于王宫的将军府。

只是和以前的将军府相比,今天的府里,充满了可怕的杀气。

入眼处,血流成河,惨叫声连连响起,甚是可怕。

一个面容如冰雪般冷酷静默的俊美男人,站在侍卫丛中,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无情的看着一个个生命消逝。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两个侍卫拖出一个老妈子,还有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少女。

让人跌破眼镜的是,外面惨叫声一片,血腥冲天,那个白白嫩嫩娇娇软软的少女居然在呼呼大睡。

人人都说苏将军有个傻女儿,看来不假。

将少女提到龙章凤姿的冷峻男人面前,侍卫恭恭敬敬的跪下:“王上,此乃罪臣幼女,苏筱筱。”

老妈子已经吓得脸色惨白,不断的哆嗦,而少女依旧呼呼大睡。

“唤醒她。”冷漠好听却带着威严的声音响起,身着龙袍年轻男人淡淡说道。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一桶水,兜头泼下,酣睡的少女皱了皱鼻子,费力的睁开眼睛。

凌谨遇看见耀眼的阳光从树梢筛落,撒在她的眼底。

那是一双极亮的眸,如天边的启明星,哪怕刚刚被唤醒有些茫然,也没有任何痴傻的呆滞。

凌天清皱起眉,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身高绝对压死她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逆光而站,阳光从他的背后散落。

风,从众人之间穿过,拂到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男人身上,似乎亦感受到一丝龙威,微微停顿,旋儿转身,拂到一脸迷茫的少女脸上。

凌谨遇看见少女迷惑的眼神,紧接着小脸上的怒气。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你们在搞什么?COS?拍戏?导演在哪里?谁是负责人?是谁把我带到这里当群众演员?你们知不知道我的时间多宝贵?上帝,这一定是恶作剧,我的衣服,叔叔,请不要挡着我的路……”

凌天清看着自己稀奇古怪的衣服,和浑身的水,恨不得马上把负责人找过来。

再看眼前这个挡在她面前的“叔叔”,长的那么好看,或许是新捧的男星,否则这么俊美的脸蛋,她不会没印象。

凌谨遇听着她嘴里一串串奇怪的名词,脸上的神情没有一丝变化,不动声色的看着少女。

周围的侍卫都是经过层层历练挑选出的精英,却被小女孩的举动吓傻了。

她是罪臣之女,竟然敢在王上面前大声喧哗。

而且,她刚才喊什么?

叔叔?

她喊当今天子为“叔叔”?

果然痴傻了!

“上帝到底在搞什么鬼!”凌天清忍不住想翻白眼,她没忘记自己还要赶飞机去参加时空分子论文比赛。

“拜托让一让,要是误了飞机,你们得专机送我去旧金山。说明huijindi.com

凌天清爬起来,没时间和他们多解释,随意的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匆匆往外走去。

她最近忙的日夜颠倒,肯定是cos党的人把她拖过来当死尸,于小雪真是太过分了,她都说了最近很忙,没时间陪她玩COS……

第3章 修罗场

不过这个剧组看上去还不错,不管是男主角的颜,还是道具服装,十分精良。

嗯,从这些细节上就知道这部剧一定会红。

男主那张脸,足够吸粉了。

“铿”!一声清脆的拔剑出鞘的声音,凌天清停下脚步。

剑身反射着明晃晃的阳光,映照在稚气未脱的女生眼底。

凌厉的杀气,从剑体一丝丝的散发出来。

凌谨遇的近身侍卫--墨阳,已经拔剑。

凌天清脸色终于变了,她小心的伸手,摸向寒光闪闪的宝剑。

不是道具,是真的剑……

吹发可断的宝剑。

凌天清转过身,抬头看着那个比她高太多的男子。

这一次,她很认真的端详。

落满阳光的明黄色衣袍的俊秀男人,不是一般男明星可比的,因为他的身上……凌天清有着精细思维却偶尔迟钝的大脑,终于浮上四个字来:王者之气!

那个站在侍卫中冷漠的年轻人,有着绝对的霸道的帝王之气。

无论是眼神,还是姿态。

她见过太多的上位者,包括各国领导。

这个人身上,散发着比他们还要强烈的气息--统治气息。

凌谨遇也静静的看着这个刚才醒来后就满不在乎急急忙忙的少女。

虽然穿着这个朝代的衣服,但她的那双眼睛……

直直盯着他,没有避让,没有畏惧,只有阳光跳跃的那双眼睛……很特别。

“小姐,快点走……”

外面突然冲进来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仆人的装扮,但是身手异常的敏捷。

事实上,将军府里的每个人,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可是,这个受伤的仆人,还没有冲到凌天清的面前,一只腿便没了,扑倒在地。

一个年轻的侍卫剑上滴着血,满脸兴味的表情。

“白衣。”另一个稍微沉稳点的年轻侍卫似乎有些不满这么残忍的作法,他举步上前,在快要昏死过去的仆人的喉咙处轻轻一划。

血,在三秒后激射而出,凌天清噔噔噔后退三步,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杀人……杀人了……”看着那汩汩流出的鲜血,凌天清喃喃的说道。

这不是在拍戏。

血腥味,越发浓厚的弥漫开来。

在阳光温暖花香四溢的院子里,显得格外……可怕。

“小姐。”老妈子颤巍巍的声音响起,立刻冲过去,扶住凌天清。

“呀……别碰我!”凌天清吓坏了,她第一次看见真实的杀人场景。

无论是不是天才,她都只是十三岁的少女,无法承受这样血腥的场景。

不过,更血腥的还在后面。

扶着她的老妈子,突然身子一僵,漫天的血光从她脖颈处冲出,眨眼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被一柄快剑斩掉了脑袋。

血糊住了眼睛,凌天清在血光中,看到了一颗头颅,滚到明黄色龙袍的男人脚下。

视线缓缓的上移,凌天清看见那个嗜血的魔君,对自己慢慢绽出一抹很温和的笑容。

那笑容,可谓倾国倾城。

她的眼一翻,在一片血腥味中,昏过去。

那一个上午,将军府的四百六十二口人,只留下了三个活口。

凌天清幸运的成为其中之一。

她从小到大都是幸运的,无论是考试,还是比赛,无论有几千人几万人还是几亿人,她都是能够坚持到最后一关。

如果杀人也算淘汰的话,很明显,她又晋级了。

凌天清讨厌这样恶俗的桥段,穿越?她可是研究时空分子的成员之一,为什么会遇到这么无厘头的事情?

而且,还是穿越到这个完全陌生的王朝。

更悲惨的是,她被认定是将军府的小女儿,被囚禁在暴君的身边。

她想念妈妈做的红烧鱼,想念墨西哥的草地,想念那群没心没肺的同学,想念中央公园的巨大摩天轮……

这个宫殿很冷,青石板之间杂草丛生,里面收拾的虽然整洁,却没有一丝的人味道……名副其实的冷宫。

但凌天清却喜欢极了这个冷宫。

只要能够逃离暴君的身边,被送到多么孤僻安静的地方都没关系。

那天晚上,她晕的很及时。

等她醒来后,就被扔在这个荒芜的宫殿里,身边,有两个小宫女和两个侍童伺候。

小宫女和侍童的年纪都不大,十四五岁的模样,模样清秀,比较讨喜。

能挑选入宫的侍卫和婢女,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每个人都是相貌端正,手脚敏捷,心思玲珑。

只是,陪伴凌天清的四个人,是受罚最多的宫人。

也就是说,这四个人是整个后宫里,手脚最笨,心眼不够灵活的loser……

但是对凌天清来说,有人相陪就足够了,因为她需要朋友,更需要了解这里的一切。

第4章 被选中了

从两个口无遮拦的小宫女口中,凌天清大概得知自己现在的情况:

她现在的身份是将军府的小女儿,因为将军府通敌叛国,活埋了天朝十六万大军,惹得暴君龙颜大怒,血洗将军府,独独留下了将军府三个人,她便是其中之一。

王上为何要留下三个人,据说是因为要等待苏将军回来,所以留下了他最疼爱的三个人,幸运的包括了凌天清。

但是,活着的人,并不会比死去的人幸福。

尤其是苏清海最在乎的人,凌谨遇是不会轻易的放过。

巍峨雄伟金碧辉煌的宫殿里,群臣朝王。

龙椅上的男子,似是有些疲惫,懒懒的支着下巴,看着殿下的众臣,缓慢的开口:“有些人对血洗将军府颇有微词,雪侯,对不对?”

黑琉璃般的眼睛微微一扫,停在左边的第一排站立的年轻侯爷身上,凌谨遇很温和的开口。

“王上,臣以为,冤有头债有主,将军府无辜之人不该丧命与苏清海的罪孽下。”那个长身玉立的年轻侯爷,丝毫不掩内心想法,直言不讳的说道。

众臣听到小侯爷这番话,脸色微变。

这下,可要龙颜大怒了。

“哦。”龙椅上的俊美男人,微微眯起了眼睛,出乎意料的大笑起来,笑容温暖如四月阳光,却依旧带着沉敛的王气,“雪侯果然宅心仁厚,本王不知若是派你去北疆御敌,会是怎样场景。”

“退敌千里。”小侯爷抬起头,看着龙椅上年龄相仿的男人,目光坚定,一字一顿的说道。

“好!好!”凌谨遇站起身,击掌而笑,那张俊秀的脸,在明黄色的龙袍映衬下,更加出尘耀眼。

只是,殿下的群臣都知道,不能被这样美好的笑容迷惑,他们看似年轻的王,有着可怕狠绝的手段,和让人敬畏却不得不臣服的果决性格。

“雪侯听令。”笑容忽的停止,凌谨遇朗声说道。

“臣在。”小侯爷上前一步,撩起长袍,半跪在地。

“率十万将士,三日后,挂帅西征。”缓步走下大殿,凌谨遇黑眸深沉的锁在小侯爷身上,不知在想些什么,“若能退敌千里,要何封赏,本王都会满足你。”

众臣再次面面相觑,苏清海身经百战,安北境,镇西疆,是先帝封的兵马大将军,领二十万将士西征,只回来两万大军。

这小侯爷虽然文韬武略,将相之才,但锦衣玉食惯了,怎能受下征伐之苦?

而且,只有十万大军相随,那北境之人个个强悍如狼,恐怕难以取胜!

这一次,小侯爷要吃不少苦了,不知道能不能留着性命回来……

果然不可以在背后随便议论王上之举,雪侯就是因为对血洗将军府的事多说了几句,逆了龙鳞,如今……如今恐怕要战死他乡。

“臣领旨。”小侯爷却面带微笑,接下旨意。

“对了,那将军府的小女,今夜先送去雪侯家中。”凌谨遇站在小侯爷的面前,看向他,眼里似乎闪过一丝笑意,“雪侯可要好好享受,莫要辜负了本王心意。”

“臣……谢主隆恩。”小侯爷微微一怔,随即,垂下头,清润的眸中闪过一丝难解的神情。

凌天清和几个侍卫宫女正在盘腿坐在地上,咕咕哝哝的画着什么。

“小姐,最北边,便是天香宫,那里也是禁地……”胖乎乎的梅欣画着宫里大概的地图,说道。

“嘘,不要乱提那个名字,小心脑袋。”右边的书童模样的侍卫名华盖,几个人中,只有他年长一点,也稍微成熟点。

“天香宫?听起来很土。”凌天清口无遮拦,摊开手说道,“是皇后住的地方?”

“小姐,不要说这么大声!”另一个小宫女名唤秀菊,大惊失色的摆着小手。

“新帝登基,还未册封王后。”梅欣和她的名字一样,没心没肺。

唉,说起来,他们为什么在片刻间,和这个“罪臣之女”打的火热?

大宫女明明吩咐过,若是不想再受惩罚,慎言谨行……

她们不知道,在现代社会,有一个名词,叫做--亲和力。

对,他们这次伺候的主子,和其他人不一样。

这主子的身份虽然是将军之女,全家几乎都被王上所杀,但依旧笑的没心没肺,和他们坐在地上,东扯西拉,没有半点悲伤。

传言将军的小女儿是傻子,看起来精神……果然有点不正常。

日暮,荒凉的宫殿外,匆匆走进一个老宫女,身后还有两个年长的宫女。

凌天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被沐浴熏香,然后被一群宫女摆布着,半长不短的头发被梳成清丽的发髻,插上金步摇,抹上胭脂粉,点上桃花唇……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情冷君恩 或 一朝为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情何以堪:总裁太磨人9章(第9章如梦初醒)

    原标题:情何以堪:总裁太磨人9章(第9章如梦初醒)书名:情何以堪:总裁太磨人第9章如梦初醒初夏这才如梦初醒,欣喜若狂地跟在他身后混了进去,怪不得她报出校名后他用那种眼光看她咧,原来是校友哇,她比别的同龄孩子晚了两年上学,所以二十岁了才上大一,这男人看上去确实不比她大几岁,“真是不喝不相识,原来是学长咧,沐学长是哪个系的哇?”学长?沐辰逸笑得优雅莫测,也算是吧,毕竟研究生是在本校读的,“法律系。”灯光下沐辰逸的笑容十分纯净,洁白的牙齿跟漆黑的眼珠交相辉映,莹然生光,初夏表情有点呆。“哇,这个专业很

  • 追妻之路9章(第9章)

    原标题:追妻之路9章(第9章)小说:追妻之路第9章“啊,又在胡说八道了!”宋馨宇其实已经相信了,只是嘴上不承认而已,“宝贝儿,我哪里胡说八道了,这可是比珍珠还真呢!”沈青辰见她不相信,极力的解释着。“哈,还珍珠呢,这都跟谁学的啊?”笑的她在他的怀里一抖一抖的。沈青辰看着她听到自己的话后,笑的那个灿烂的样子,不尽的心中这几天见不到她的苦闷一扫而光。“宝贝儿,好笑吗?嗯!居然敢这么笑我!”说完就对着那张着的小嘴亲了下去。“唔……”这个坏蛋,害她一口气差点没有上来,死劲拍打着他的胸膛。“你,你……”好

  • 逍遥小村长9章(第009章 书记)

    原标题:逍遥小村长9章(第009章书记)书名:逍遥小村长第009章书记这一夜,王强就这么抱着杜鹃睡着了。直到杜鹃叫他起床,才发现已经早上七点钟了。距离开山季,就只有一个小时了。开山季,是大槐树村独有的节日,也算是一种祭祀活动。在这一天,全村男女老少都会进山,或采药材,或采山珍又或者是猎取猎物,然后在傍晚时分返回。大家将所有的东西集中在一起,由村里妇女们做成各种菜肴,大家集体食用。大家彻底狂欢,喝酒打牌,唱歌跳舞做游戏。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傍晚。这天的开山第一枪,原本是以村里书记负责,后来老村长来了

  • 医武高手9章(第九章翎芝出事了!)

    原标题:医武高手9章(第九章翎芝出事了!)小说书名:医武高手第九章翎芝出事了!每个男人都会有一个朝思暮想的女人,从第一眼看到翎茵,苏晨就被她那股灵动跟清纯打败了。一个男人,一辈子总该为女人疯狂一次,哪怕这个女人并不是他的知心爱人。说不出她哪里好,但就是谁也无法替代。“今儿是我胡润南的生日,感谢哥几个姐几个给我庆生,敞开了喝,喝断片了有我在。翎茵,真没想到你会来,我真的很高兴,谢谢你。”一个油头粉面,长得也颇为帅气的男人大声说道,他今天最高兴的是把翎茵请来了,他们都是大学同学,同班不同级的有,同级

  • 婚期已到9章(第9章 三叔,你对我真好)

    原标题:婚期已到9章(第9章三叔,你对我真好)小说名称:婚期已到第9章三叔,你对我真好聂相思,“……”无语!看着聂相思抽搐的嘴角,战瑾玟扬唇得意一笑,“怎么?很为难吗?你叫我三哥三叔,我是他妹妹,按理说你不就应该叫我小姑吗?”“真想听我叫你小姑?”聂相思眯眯眼,嘴角一弯,笑出了一对小酒窝。“当然。”战瑾玟抬抬下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聂相思点头,“行,那你听好了……咕。”战瑾玟盯着她。“我叫了啊。”聂相思耸耸肩膀。“……”叫了?战瑾玟瞪着她,“你什么叫了?我怎么没听见?”“我叫咕了啊。”聂相思说

  • 别这样爱我9章(第九章 这是要干嘛?)

    原标题:别这样爱我9章(第九章这是要干嘛?)小说名:别这样爱我第九章这是要干嘛?那天晚上楚雅果然没有回来,也不知道是真的去工作了,还是像她妈说的那样,去见赵然了,但不管是哪种可能,我都无可奈何。楚世雄在吃晚饭的时候回来的,不过睡到半夜,他就跟福美娜吵了起来,至于吵架的原因,我因为睡着了,并没有听到,醒来的时候,就看到楚世雄气冲冲的从卧室走出来,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往门外走。福美娜躲在屋里直哭,还委屈的喊着:“你自己没能耐,往我身上发什么火!”楚世雄也没有反驳,穿好衣服,就打开门离开了家。我因为好奇

  • 官场风云路9章(9 让人惊讶的一幕)

    原标题:官场风云路9章(9让人惊讶的一幕)小说:官场风云路9让人惊讶的一幕忽然,马思骏把憋了一晚上的话说了出来:“叔叔,我想求你件事。您也是知道的,我是被县里当做引进的人才,来到穆林县的,我的工作岗位不是在县委招待所食堂,有人顶替了我,这个人是谁,我不知道,您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最近有没有被分到建委这样部门的人。”古辰夫也是一阵惊讶,马上说:“哦,居然有这样的事?不过,有的人考上了公务员,又被别人顶替,在穆林县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你是引进的人才不假,可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固定的条件,我们又毫无背景,

  • 权路香途9章(第9章警服美女)

    原标题:权路香途9章(第9章警服美女)小说名称:权路香途第9章警服美女暗影掠过,随即是两个女人的窃窃私语,林锋权听得清清楚楚,然而,齐丽菲却看不到暗影,也听不到窃窃私语的声音。“怎么了?”齐丽菲异样地看着林锋权问道。“没事,估计是幻听幻视。”林锋权随即揉了揉眼睛,掏了一下耳朵。“胆小鬼,我是逗你的。”齐丽菲捂着嘴巴,说。“你不在这里住,你当然不害怕,可是,我也听镇政府里的老干部们说过的。”“啊?你已经听说过了?”齐丽菲瞪大眼睛看着林锋权问道。林锋权点了点头,说:“是的。”“没事,这个世界哪有妖魔

  • 终极狂兵9章(第9章在卧室里最合适!)

    原标题:终极狂兵9章(第9章在卧室里最合适!)小说名称:终极狂兵第9章在卧室里最合适!另外一名保镖这时也摘下了自己的墨镜,两个人呈犄角之势站在了李石头的面前。李石头的手,依旧伸在半空中,脸上的微笑,依旧迷人。“我叫叶青鹭。”叶青鹭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与李石头握了一下。“找死!”被无视掉的两名保镖瞬间暴跳如雷,一人猛的探手抓住了李石头的胳膊,接着便一记直拳直奔李石头的面门袭来,另外一名保镖更是一记中位鞭腿猛抽向李石头的小肚子。二人的攻击犀利而且默契十足。李石头淡淡一笑,不等对方攻击到位,他的身子,

  • 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9章(第9章 纯洁少年)

    原标题: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9章(第9章纯洁少年)小说名: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第9章纯洁少年她嘴上还残留着他唇上的血痕,狼一般笑起来。许久积压起来的疯狂,屈辱,愤怒,都化成了一股极大的怨气,必须找到一个发泄的窗口。“易向西,我不管你有什么企图和报复,反正这两个月,我就算是你的人了,对吧??”“……”看他这样子也算是个有钱人!坏男人为什么能游戏花丛?无非是他们一坏二邪魅三那啥能力强。一夜七次有木有?玩伴遍天下有木有?“!!!!”“既然你那方面能力超强,那就来啊,亲,亮出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