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9 6:02:4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情冷君恩:一朝为后

第2章 叔叔你谁呀?

两步便走到了龙床边,凌谨遇居高临下的看着脸色惨白的小丫头,唇边渐渐浮起一丝残忍而冰冷的微笑。小说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他缓缓俯身,凑到她的耳边,修长有力的手,扣住惊慌想躲避的那张稚嫩却透着古灵精怪的脸,薄唇缓缓吐出五个字来:“本王就是法!”

他的声音温和动听,但是藏着可怕的力量--不允许别人质疑和反抗的力量。

看着她乌黑灵活的眼睛,凌谨遇那抹笑容顿消,扣着她下巴的手,缓缓移到她的脖子,另一只手,狠狠按住她胸口。

“不准碰我,你这个死变态、杀人狂!”受到袭击,凌天清忘记了这个男人至尊的身份,又痛又羞愤的大骂起来。

“杀人狂?”凌谨遇的手指突然收紧,看着吃痛又被扼住咽喉说不出话来的少女,冰雪般冷漠俊逸的脸贴近她,声音依旧悦耳温和,“可知你父亲活埋我军将士多少人?”

凌天清的脸很快就憋红,泛着紫色,她脖子脆弱的骨头,根本经不起他的怒火。

只要他稍稍用力,她这条小命,就会玩完。

但,凌谨遇不会让她死。

至少现在不会。汇金地

“二十万大军,只回来了两万人。”凌谨遇一直平静如深海的黑眸,猛然掀起狂风骇浪,“苍悠山下,活活埋我十六万兵士,十六万鲜活的人命……”

还剩下四万,死伤一半,最终只剩两万人……

凌天清说不出话来,也无法呼吸,耳边的声音越来越遥远,她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王城的北边,有一处庞大的府邸,比起帝都四侯,这里显然更加气派,不属于皇亲国戚的府邸。

这便是将军府。

楼榭水亭,碧瓦琉璃,气势仅仅次于王宫的将军府。

只是和以前的将军府相比,今天的府里,充满了可怕的杀气。

入眼处,血流成河,惨叫声连连响起,甚是可怕。

一个面容如冰雪般冷酷静默的俊美男人,站在侍卫丛中,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无情的看着一个个生命消逝。小说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两个侍卫拖出一个老妈子,还有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少女。

让人跌破眼镜的是,外面惨叫声一片,血腥冲天,那个白白嫩嫩娇娇软软的少女居然在呼呼大睡。

人人都说苏将军有个傻女儿,看来不假。

将少女提到龙章凤姿的冷峻男人面前,侍卫恭恭敬敬的跪下:“王上,此乃罪臣幼女,苏筱筱。”

老妈子已经吓得脸色惨白,不断的哆嗦,而少女依旧呼呼大睡。

“唤醒她。”冷漠好听却带着威严的声音响起,身着龙袍年轻男人淡淡说道。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一桶水,兜头泼下,酣睡的少女皱了皱鼻子,费力的睁开眼睛。

凌谨遇看见耀眼的阳光从树梢筛落,撒在她的眼底。

那是一双极亮的眸,如天边的启明星,哪怕刚刚被唤醒有些茫然,也没有任何痴傻的呆滞。

凌天清皱起眉,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身高绝对压死她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逆光而站,阳光从他的背后散落。

风,从众人之间穿过,拂到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男人身上,似乎亦感受到一丝龙威,微微停顿,旋儿转身,拂到一脸迷茫的少女脸上。

凌谨遇看见少女迷惑的眼神,紧接着小脸上的怒气。来自huijindi.com

“你们在搞什么?COS?拍戏?导演在哪里?谁是负责人?是谁把我带到这里当群众演员?你们知不知道我的时间多宝贵?上帝,这一定是恶作剧,我的衣服,叔叔,请不要挡着我的路……”

凌天清看着自己稀奇古怪的衣服,和浑身的水,恨不得马上把负责人找过来。

再看眼前这个挡在她面前的“叔叔”,长的那么好看,或许是新捧的男星,否则这么俊美的脸蛋,她不会没印象。

凌谨遇听着她嘴里一串串奇怪的名词,脸上的神情没有一丝变化,不动声色的看着少女。

周围的侍卫都是经过层层历练挑选出的精英,却被小女孩的举动吓傻了。

她是罪臣之女,竟然敢在王上面前大声喧哗。

而且,她刚才喊什么?

叔叔?

她喊当今天子为“叔叔”?

果然痴傻了!

“上帝到底在搞什么鬼!”凌天清忍不住想翻白眼,她没忘记自己还要赶飞机去参加时空分子论文比赛。

“拜托让一让,要是误了飞机,你们得专机送我去旧金山。汇金地

凌天清爬起来,没时间和他们多解释,随意的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匆匆往外走去。

她最近忙的日夜颠倒,肯定是cos党的人把她拖过来当死尸,于小雪真是太过分了,她都说了最近很忙,没时间陪她玩COS……

第3章 修罗场

不过这个剧组看上去还不错,不管是男主角的颜,还是道具服装,十分精良。

嗯,从这些细节上就知道这部剧一定会红。

男主那张脸,足够吸粉了。

“铿”!一声清脆的拔剑出鞘的声音,凌天清停下脚步。

剑身反射着明晃晃的阳光,映照在稚气未脱的女生眼底。

凌厉的杀气,从剑体一丝丝的散发出来。

凌谨遇的近身侍卫--墨阳,已经拔剑。

凌天清脸色终于变了,她小心的伸手,摸向寒光闪闪的宝剑。

不是道具,是真的剑……

吹发可断的宝剑。

凌天清转过身,抬头看着那个比她高太多的男子。

这一次,她很认真的端详。

落满阳光的明黄色衣袍的俊秀男人,不是一般男明星可比的,因为他的身上……凌天清有着精细思维却偶尔迟钝的大脑,终于浮上四个字来:王者之气!

那个站在侍卫中冷漠的年轻人,有着绝对的霸道的帝王之气。

无论是眼神,还是姿态。

她见过太多的上位者,包括各国领导。

这个人身上,散发着比他们还要强烈的气息--统治气息。

凌谨遇也静静的看着这个刚才醒来后就满不在乎急急忙忙的少女。

虽然穿着这个朝代的衣服,但她的那双眼睛……

直直盯着他,没有避让,没有畏惧,只有阳光跳跃的那双眼睛……很特别。

“小姐,快点走……”

外面突然冲进来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仆人的装扮,但是身手异常的敏捷。

事实上,将军府里的每个人,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可是,这个受伤的仆人,还没有冲到凌天清的面前,一只腿便没了,扑倒在地。

一个年轻的侍卫剑上滴着血,满脸兴味的表情。

“白衣。”另一个稍微沉稳点的年轻侍卫似乎有些不满这么残忍的作法,他举步上前,在快要昏死过去的仆人的喉咙处轻轻一划。

血,在三秒后激射而出,凌天清噔噔噔后退三步,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杀人……杀人了……”看着那汩汩流出的鲜血,凌天清喃喃的说道。

这不是在拍戏。

血腥味,越发浓厚的弥漫开来。

在阳光温暖花香四溢的院子里,显得格外……可怕。

“小姐。”老妈子颤巍巍的声音响起,立刻冲过去,扶住凌天清。

“呀……别碰我!”凌天清吓坏了,她第一次看见真实的杀人场景。

无论是不是天才,她都只是十三岁的少女,无法承受这样血腥的场景。

不过,更血腥的还在后面。

扶着她的老妈子,突然身子一僵,漫天的血光从她脖颈处冲出,眨眼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被一柄快剑斩掉了脑袋。

血糊住了眼睛,凌天清在血光中,看到了一颗头颅,滚到明黄色龙袍的男人脚下。

视线缓缓的上移,凌天清看见那个嗜血的魔君,对自己慢慢绽出一抹很温和的笑容。

那笑容,可谓倾国倾城。

她的眼一翻,在一片血腥味中,昏过去。

那一个上午,将军府的四百六十二口人,只留下了三个活口。

凌天清幸运的成为其中之一。

她从小到大都是幸运的,无论是考试,还是比赛,无论有几千人几万人还是几亿人,她都是能够坚持到最后一关。

如果杀人也算淘汰的话,很明显,她又晋级了。

凌天清讨厌这样恶俗的桥段,穿越?她可是研究时空分子的成员之一,为什么会遇到这么无厘头的事情?

而且,还是穿越到这个完全陌生的王朝。

更悲惨的是,她被认定是将军府的小女儿,被囚禁在暴君的身边。

她想念妈妈做的红烧鱼,想念墨西哥的草地,想念那群没心没肺的同学,想念中央公园的巨大摩天轮……

这个宫殿很冷,青石板之间杂草丛生,里面收拾的虽然整洁,却没有一丝的人味道……名副其实的冷宫。

但凌天清却喜欢极了这个冷宫。

只要能够逃离暴君的身边,被送到多么孤僻安静的地方都没关系。

那天晚上,她晕的很及时。

等她醒来后,就被扔在这个荒芜的宫殿里,身边,有两个小宫女和两个侍童伺候。

小宫女和侍童的年纪都不大,十四五岁的模样,模样清秀,比较讨喜。

能挑选入宫的侍卫和婢女,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每个人都是相貌端正,手脚敏捷,心思玲珑。

只是,陪伴凌天清的四个人,是受罚最多的宫人。

也就是说,这四个人是整个后宫里,手脚最笨,心眼不够灵活的loser……

但是对凌天清来说,有人相陪就足够了,因为她需要朋友,更需要了解这里的一切。

第4章 被选中了

从两个口无遮拦的小宫女口中,凌天清大概得知自己现在的情况:

她现在的身份是将军府的小女儿,因为将军府通敌叛国,活埋了天朝十六万大军,惹得暴君龙颜大怒,血洗将军府,独独留下了将军府三个人,她便是其中之一。

王上为何要留下三个人,据说是因为要等待苏将军回来,所以留下了他最疼爱的三个人,幸运的包括了凌天清。

但是,活着的人,并不会比死去的人幸福。

尤其是苏清海最在乎的人,凌谨遇是不会轻易的放过。

巍峨雄伟金碧辉煌的宫殿里,群臣朝王。

龙椅上的男子,似是有些疲惫,懒懒的支着下巴,看着殿下的众臣,缓慢的开口:“有些人对血洗将军府颇有微词,雪侯,对不对?”

黑琉璃般的眼睛微微一扫,停在左边的第一排站立的年轻侯爷身上,凌谨遇很温和的开口。

“王上,臣以为,冤有头债有主,将军府无辜之人不该丧命与苏清海的罪孽下。”那个长身玉立的年轻侯爷,丝毫不掩内心想法,直言不讳的说道。

众臣听到小侯爷这番话,脸色微变。

这下,可要龙颜大怒了。

“哦。”龙椅上的俊美男人,微微眯起了眼睛,出乎意料的大笑起来,笑容温暖如四月阳光,却依旧带着沉敛的王气,“雪侯果然宅心仁厚,本王不知若是派你去北疆御敌,会是怎样场景。”

“退敌千里。”小侯爷抬起头,看着龙椅上年龄相仿的男人,目光坚定,一字一顿的说道。

“好!好!”凌谨遇站起身,击掌而笑,那张俊秀的脸,在明黄色的龙袍映衬下,更加出尘耀眼。

只是,殿下的群臣都知道,不能被这样美好的笑容迷惑,他们看似年轻的王,有着可怕狠绝的手段,和让人敬畏却不得不臣服的果决性格。

“雪侯听令。”笑容忽的停止,凌谨遇朗声说道。

“臣在。”小侯爷上前一步,撩起长袍,半跪在地。

“率十万将士,三日后,挂帅西征。”缓步走下大殿,凌谨遇黑眸深沉的锁在小侯爷身上,不知在想些什么,“若能退敌千里,要何封赏,本王都会满足你。”

众臣再次面面相觑,苏清海身经百战,安北境,镇西疆,是先帝封的兵马大将军,领二十万将士西征,只回来两万大军。

这小侯爷虽然文韬武略,将相之才,但锦衣玉食惯了,怎能受下征伐之苦?

而且,只有十万大军相随,那北境之人个个强悍如狼,恐怕难以取胜!

这一次,小侯爷要吃不少苦了,不知道能不能留着性命回来……

果然不可以在背后随便议论王上之举,雪侯就是因为对血洗将军府的事多说了几句,逆了龙鳞,如今……如今恐怕要战死他乡。

“臣领旨。”小侯爷却面带微笑,接下旨意。

“对了,那将军府的小女,今夜先送去雪侯家中。”凌谨遇站在小侯爷的面前,看向他,眼里似乎闪过一丝笑意,“雪侯可要好好享受,莫要辜负了本王心意。”

“臣……谢主隆恩。”小侯爷微微一怔,随即,垂下头,清润的眸中闪过一丝难解的神情。

凌天清和几个侍卫宫女正在盘腿坐在地上,咕咕哝哝的画着什么。

“小姐,最北边,便是天香宫,那里也是禁地……”胖乎乎的梅欣画着宫里大概的地图,说道。

“嘘,不要乱提那个名字,小心脑袋。”右边的书童模样的侍卫名华盖,几个人中,只有他年长一点,也稍微成熟点。

“天香宫?听起来很土。”凌天清口无遮拦,摊开手说道,“是皇后住的地方?”

“小姐,不要说这么大声!”另一个小宫女名唤秀菊,大惊失色的摆着小手。

“新帝登基,还未册封王后。”梅欣和她的名字一样,没心没肺。

唉,说起来,他们为什么在片刻间,和这个“罪臣之女”打的火热?

大宫女明明吩咐过,若是不想再受惩罚,慎言谨行……

她们不知道,在现代社会,有一个名词,叫做--亲和力。

对,他们这次伺候的主子,和其他人不一样。

这主子的身份虽然是将军之女,全家几乎都被王上所杀,但依旧笑的没心没肺,和他们坐在地上,东扯西拉,没有半点悲伤。

传言将军的小女儿是傻子,看起来精神……果然有点不正常。

日暮,荒凉的宫殿外,匆匆走进一个老宫女,身后还有两个年长的宫女。

凌天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被沐浴熏香,然后被一群宫女摆布着,半长不短的头发被梳成清丽的发髻,插上金步摇,抹上胭脂粉,点上桃花唇……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情冷君恩 或 一朝为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让你垂涎欲滴的“冻海棠”

    让人垂涎欲滴的“冻海棠”有些年了,一直想这一口儿:冻海棠。(北京人平常说“这一”俩字时,发合音,称“zhei”)小时候,冻海棠容易吃到。一到冬天,小摊儿、店铺都有卖的。现在,北京市面上很难看到。我是开车到潭柘寺买来鲜海棠后,冻完化开,方吃上这一口儿。有点儿没出息了,别笑话我,谁让人们总是念旧哪?当下,吃喝不愁,又有条件,追回一些有滋、有味儿的往事,也是一种幸福。冻海棠吃起来,是酸甜口儿,凉滋滋的,感觉独特。不过,我今天吃上冻海棠,好像感触胜过感觉。嘴中是果,心中满是回忆。在众多群友点赞,并发来点

  • 玉友兴高采烈的拿着玉观音来炫耀,为何半个小时后愁眉苦脸离开?

  • 如何分辨中国、韩国、日本男人?【传媒机器人】

    很有意思,中国、韩国、日本男人站在一块,不管任何年龄,你一眼就能辨别出来。是气质或者言行举止上有什么不同吗?中国人-我只说在国外怎么在大街上快速分辨出中国人。男的走路很慢,爱晃荡,年轻的会一直搂着女朋友,穿着随意,年轻的有的打扮的很好看;女的走路相对于男的要快些,外八字很多,站着的时候爱叉腰,肤色各异但肤质都很好,素颜。总体嗓门大,一群人爱同时说话。经常见是很容易区分的,不仅仅是长相上,还有穿衣打扮和气质。韩国人都是很白的,男生女生都很白的,很大可能是化妆化白的。而且男生女生妈妈阿姨都很注重打扮

  • 和田玉人造皮颜色技术日新月异,我们应该怎样才能见招拆招!

  • 邓州市长罗岩涛到孟楼镇调研指导工作

    1月18日,邓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来到孟楼镇,就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美丽乡村建设等进行调研。冬日的孟楼寒意正浓,但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激情丝毫未减。孟楼大地干群联动,掀起了“三权分置”改革的新热潮。罗岩涛一下车,就在孟楼镇党委书记李爽陪同下,深入该镇“美丽乡村”耿营项目和“美丽小镇”时代家园项目现场,实地调研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推进情况,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商讨推进“三权分置”改革的办法措施。罗岩涛指出,党的十九大着眼于更好解决农村发展不充分、城乡发展不平衡等重大问题,提出实施乡村

  • 闲时读诗——陈育新诗歌两首!

    陈育新,笔名蜗牛、仲妮,教师,中文系本科毕业。2014年真正开始文学创作,有多篇文章在报刊杂志上发表。2015年在安康市举办的图书馆大赛中散文《太空图书馆》获得优秀奖。2016年在“我欲飞天”征文中,散文《飞天梦》获得优秀奖。2014年成为唐山市作家协会会员,诗词协会会员。2016年成为河北省散文协会会员。著作有散文集《浅唱低吟梦中花》。《黑暗》它,躲在一角像一只怪兽只因伟人的光遮住了它的光芒时而出来捣乱被锋利的刃斩掉刀已变老失去往日的辉煌蹒跚着脚步迎难而上黑暗走出夺走了太阳的闪亮虽然一代伟人复

  • 陈少霖之化装程序

    今日推送之《陈少霖之化装程序》出自《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为乐詠西摄影。陈少霖为京剧老生,又名福寿,字沛如,自号春阳居士,出身梨园世家,其父陈德霖是青衣宗师。这组照片记录了他在后台化妆的全过程。(《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怀旧

  • 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召开

    1月17日下午,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在会议中心召开。会议对我市农村垃圾治理工作进行再安排、再部署。市领导罗岩涛、张栓誉、李景龙出席会议。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在讲话中指出,推进农村垃圾治理是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加快全面小康建设进程的重要举措。近年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改善农村环境,群众对城乡环境的满意度不断提升。但对照上级要求,我市农村人居环境还存在一定差距,农村“脏乱差”现象还没有彻底根除。各级各部门要进一步统一思想、明确任务、强化措施,扎实推动农

  • 两篇幽默短篇,揭露两种深刻人性!

    人性太复杂,有多复杂呢?看看这2个短篇就知道了。哎……01《都病得不轻》一位小伙子骑车上班途中,遇到一老人晕倒在路边。小伙马上将老人送医院,当时因身上没带多少钱,只能打电话向女友求援。女友一进病房就骂小伙子:“你他妈的脑子有病啊,什么闲事你都敢管?”。当女友看到病床上的老人后,大吃一惊,叫了一声:“爸!”。老人看了女儿一眼,对小伙子说:“孩子,你是好人,听我一句话,和我女儿分手吧,她真的不配你啊!”。出院后,老人对女儿说:“这种傻瓜,绝对不能嫁!”。02《最大的炫耀》一老头骑三轮蹭了路边停的一辆

  • 西游未解之谜:唐僧的亲生父亲不是状元,不是水贼,那到底是谁?

    (六石映像第334期)西游世界是很讲究出身门第的,神二代本身就有更多的机会,更大的发展空间。二郎神就因为出身问题得不到重用,一身本事却只能在灌江口管理水利工程,能力很重要,出身更重要。取经团队里的每个人,出身都很耐人寻味!孙悟空真的是天生地长,无父无母,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猪八戒怎么成为掌管天河的元帅的?沙僧又怎么当上的玉帝秘书?最奇怪的还是唐僧,这个江流儿!唐僧的母亲是当朝宰相殷开山的千金,那长的如花似玉,任何形容都不过分,从血统上说是高贵的。她是怎么嫁人的呢?抛绣球,天上不会有馅饼,但是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