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尸魂落魄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9 6:31:0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尸魂落魄
第二章梦境

“啪”的一声,灯开了,照亮了整个屋,“絮霏,怎么了?怎么哭了?”孙芸慌忙的过去抱住絮霏,将她脸上的泪擦干。网站huijindi.com絮霏见是妈妈,不禁松了一口气,用平淡的语气说:“妈妈,我真的可以看到鬼。”

孙芸先是一愣,然后宠溺的捏了捏絮霏的鼻子,“絮霏的病刚好,一定要好好休息,只要休息好了,就不会看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絮霏点了点头,上床睡觉,“闭上眼睛就不会看到了,做个好梦。”孙芸又为絮霏盖了盖被子,确定窗户关好了,才闭灯出去。

絮霏睁开眼睛,自言自语道:“是啊,闭上眼睛就看不到了。”不一会,便沉沉睡去。

“今天是落落的生日,我们送给她什么东西呢?”一个中年妇女对旁边的中年男子说。小说尸魂落魄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我记得我妈去世前不是将一个银质手链给我了么,我之后就给你了。”中年男子说。

中年妇女想了片刻,“对了,对了!我给放到柜子里了。”

“那就把那个手链送给落落好了。”

“好,我们快回家吧,说不定落落已经回去了。”

落落见爸爸妈妈都回来了,急忙跑过去,“爸爸妈妈你们回来了,我等你们好久了。”

“今天是落落的生日,爸爸妈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汇金地”中年妇女说着,走到卧室里,在床下面掏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精致漂亮的手链。

“看,这个是送给落落的生日礼物,可是你奶奶留给你的呢。”中年妇女将手链给落落带上。落落欣喜的很,也喜欢的紧,自从带上就一直摸着,生怕丢了。“妈妈,我出去玩了,一会就回来”落落冲他们摆了摆手,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张姐!张姐!不好了!落落……落落……掉进河里……”隔壁的邻居大妈一路小跑来到落落家,一进院就嚷着,脸色惊慌的很。

中年妇女听到这个消息,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忙和他的丈夫跑到了河边,看到的却是落落安安静静的躺在河边的鹅卵石上,身体已经僵硬了,脸色苍白,“那是落落……落落那件白裙子是我前些天给她买的,她喜欢的不得了……”中年妇女跪在落落的身旁,看着她的样子,喃喃的自言自语。汇金地

中年男子也特别难过,但他还是在一旁安慰着他的妻子,他是整个家的支柱,他不能倒,他如果也倒下,那谁还能救他们?

中年妇女无意间瞥到了落落的手腕,那条漂亮的手链不见了,妇女猛的站起来,开始疯狂的找那条手链,情绪显得很激动,边找边说:“那是落落最喜欢的东西,是她的生日礼物,我一定要找到它,我一定要找到它……”

絮霏在很远的地方,看着这一幕,也很伤心,一个可爱活泼的小女孩就这样失去了生命,她还很小,很天真,老天有时候真的很残忍,它肆意的夺走一个人生存的机会。絮霏低着头,正转身要走,地上一个闪闪的东西吸引了絮霏的视线,那是一个银质的手链,很精致,很漂亮,絮霏捡了起来,放在了手心里,专注的看着它……

絮霏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射进屋里,絮霏下意识用手遮住阳光,但手里有一个东西,她摊开手掌,里面是一个手链,银质的。她知道她刚刚做了一个梦,梦到有个小女孩淹死在了河里,那个小女孩就是她昨天在河边认识的鬼,落落。

来不及洗脸刷牙,直接冲出门外,一路小跑来到河边,没有看到落落,“落落,我知道你在这里,快出来。”

昨天那块石头上,一点一点出现一个白色的影子,“我就是在这里失足掉下河里的。”

“是不是要我帮你?”絮霏大概已经猜出这个梦的涵义。

落落点了点头,“因为我是鬼,不能触碰到实体,只能通过梦境将东西交给你,那条手链是爸爸妈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掉下水时,挣扎的时候手链脱离了我的手腕,被河水冲走了,我把手链交给你,只希望你能满足我的一个未了的心愿,将手链交给我妈妈,我家在村西边,门口有一颗杨柳树。汇金地将手链交给我妈妈,我就可以去阴间重新投胎做人。”

“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在我身边总缠着我的鬼,他是谁?”絮霏很想知道它昨晚说的那句“能看到我,很好。”是什么意思,还有它为什么要吓她,缠着她。

“不光是阳间的人,阴间的鬼也分为善鬼和恶鬼,可能你遇到的就是恶鬼吧,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了。你能看到鬼,知道鬼是真真实实存在的,所以你要小心。”

絮霏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笑着跟落落说:“祝你幸运。”落落同样幸福的冲絮霏笑笑,“谢谢你。小说尸魂落魄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回到家,吃完饭,颜涛和孙芸都去上班了,只剩下絮霏自己,明天就要去上课了,她今天就要把手链还回去。把门锁好,带上钥匙,向村的西面走去,大概走了二十多分钟,终于看到了一颗杨柳树,杨柳树因为春天的苏醒而发了芽,村里很少有这种树,一般都是长在河岸边,除了那个河边有几颗,就只有这里的一颗了。黑漆漆的大铁门,上前敲了敲门,絮霏不确定这个时候会不会有人,只能试一试了。不一会,门有响动,开了一道缝,一个面容沧桑的中年妇女说:“你是?”

絮霏认得她,她就是那个梦里的妇女,落落的妈妈,“阿姨你好,我是落落的朋友。”絮霏有礼貌的说,看来落落的死对她打击真的很大,已经好些年了,她还是脱离不了失去落落的伤痛。

中年妇女听到是落落的朋友,赶紧把门打开,请絮霏进屋。絮霏就是想还手链的,无心进屋,“阿姨,不用了,我只不过是还这个的,这个是落落的吧。”说着将攥在手心的手链摊开。

中年妇女,看到手链,心情难以抑制的难过,感激的看着絮霏说:“谢谢你,谢谢你,这是落落最喜欢的那条手链,真的谢谢你。”她不知道除了谢谢以外还能再说什么感激的话。

絮霏甜甜笑了下说:“没事,阿姨,我只不过在河边玩,偶然才看到这个的。还有,千万不能因为落落再伤心了,落落在天上看到也不会安心的。”

中年妇女点了点头,“我答应你和落落,以后一定不会在这样了。”

“那阿姨,我走了,再见。”絮霏冲中年妇女挥了挥手。中年妇女终于幸福的笑了,也挥了挥手。这么多年她第一次笑了,为了落落她也要幸福的活下去。

第三章诬陷

回家的路上,村里最八卦的张婶家门前做了几个妇女,看到絮霏经过,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絮霏,絮霏有些奇怪,这些大婶平时虽八卦了些,但也不会这样对待自己。

“张大婶,你怎么乱说话呢,她这不好好的嘛,哪里自言自语了。”

“你别不信,昨天我真在河边看到颜絮霏在自言自语,说自言自语吧,也不像,好像在对着一个人说话,但只有空气,哪有什么人啊。”张大婶用八度高的声调说。

“可是现在不是好好的在这呢么,絮霏这孩子对村里人都很好,很有礼貌,不会因为发了次高烧就烧坏脑子了吧?”

“我看差不多,唉。”张大婶叹了口气,有些惋惜。

絮霏瞥了一下嘴角,继续向前走。絮霏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河边转了转,没有看到落落的影子,知道它已经投胎去了,才转回家。

回到家已经中午了,孙芸中午下班回来,吃过饭,又去上班,又剩下絮霏自己了。一个人无所事事,只好捧着课本学习一下这几天落下的课程。今年她已经上初二了,再过一年就要中考了,絮霏一定要努力学习,考上市区里的重点高中,这样自己就不会永远呆在这一片小小的天空中,虽然不了解为什么爸爸妈妈会搬到这个小村里,但自己想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忽然,一阵风将窗子吹开了,絮霏不禁哆嗦了一下,春风还是有些凉,絮霏把窗子推上了。“喵。”一声猫叫吸引了她的视线,怎么会有猫?而且在自己的屋里,在自己正在学习的桌子上,自己的面前?!一只黝黑的猫映入了视线中,全身没有一根杂色的毛,碧绿色的眼球,像小时候玩的那种玻璃球,一直,直直的盯着絮霏看。自己并没有看到有东西进来,它是怎么进来的?窗户被刮开,自己一直坐在这里,它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会不会是昨天那个鬼又回来了?絮霏暗暗想。絮霏不动,那个猫也不动,絮霏无奈,只好又把窗户打开,想把它轰走,可是它刚把窗子打开,再看去,猫已经不见了。到底怎么回事?这也有些太诡异了吧!“我知道你在这里,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吓我?!”絮霏大声冲空气喊道。

但回应她的只有寂静,无限的寂静。难道是自己猜错了?絮霏有些不确定了。

“不要试图找我,有事的时候我会来找你。”苍老低沉而缓慢的声调,回荡在絮霏耳边,絮霏搞不懂它到底要干什么,“你说有事?会有什么事?”絮霏对着空气说。

这回久久没有声音,没有回答,絮霏感觉到它可能已经走了,才松口气,好像每次能感觉到它在自己身边,自己的呼吸就会变得很沉重,很累,好像有石头压在胸口一样,令人喘不过气来。虽然它已经走了,但自己还是定不下心神来复习功课,那个低沉,苍老,缓慢的声音一直在耳边,“有事……有事……会有什么事呢?它到底是善还是恶?”絮霏不禁自语道。

今天终于可以重新回到学校上课了,絮霏一直很认真的听讲,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跟她的努力脱离不了关系。这节是语文课,絮霏专注的听着老师讲文言文,虽然很难懂,但也要尽量解释出其中的意思来,老师讲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看着絮霏这边,走过来,在絮霏身边捡起一块被揉成团的纸,老师打开看完后,很生气,“徐嘉亮,你在跟谁传纸条?”语文老师大声质问道。

徐嘉亮站起来,低下头,偷偷瞄了絮霏后面女同学一眼。那个女同学使了个眼色,叫徐嘉亮别把自己说出去,又指了指坐在前面的絮霏。“老师,我在跟颜絮霏传纸条,都怪我,你别怪絮霏。”

语文老师听到是颜絮霏,更加生气,“颜絮霏,你病好第一天来上课就传纸条,看看你们写的什么?!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出去,罚你们站一天,好好反省一下。”

絮霏还有些莫名其妙,知道徐嘉亮诬赖自己,老师现在这么生气也不可能相信自己说的话,算了,自己也懒得解释,直接去门口罚站,看了眼心虚的那个女生。

站了一天,腿有些酸疼,回到家絮霏一句在学校发生的事也没提,虽然颜涛是校长,但他平时很忙,很少能看到他女儿,他们也就什么都不知道。无精打采的吃完饭,说了句:“我进屋学习了。”絮霏进房间后,孙芸很不解的对颜涛说:“絮霏最近怎么了?自从病好了以后变得沉默寡言的。”

颜涛安慰着说:“可能是今天学习有些跟不上吧,毕竟落下了很多课程。”孙芸想想,说的也有道理。

夜晚,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乌云遮住夜晚璀璨的光景。注定着不久之后或是第二天会有一场大雨的降临。

絮霏从回到房间就一直趴在桌子上发呆,毫无理由的发呆,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发呆,在想些什么。

“轰……”一声巨响,天空划过一道明亮的闪电,看来是要下雨了。“咯吱……咯吱……咯吱……”房顶传来了这种声音,像是伸展骨骼的声,一下,一下。絮霏听到这种声音,回过神来,抬头看着房顶,又一个响雷在空中绽开,“咯吱……咯吱……”声音也断断续续的响着。终于,雨点淅淅沥沥的打在玻璃上,渐渐变成大点雨滴,哗哗雨声也变大,房顶的“咯吱”声却消失了。

絮霏不再理睬,专心的开始学习。雨一直在下,下了很长时间,絮霏学到深夜,无知觉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不知何时,“啪嗒,啪嗒……”的声音惊醒了絮霏,絮霏揉了揉眼睛,猛然睡意全无,血,鲜红的血,正顺着屋顶,滴在絮霏刚刚趴过位置的旁边,很近很近。因为刚滴下不久,只不过一滴,两滴,三滴,四滴,越来越多,鲜红色的血慢慢融汇成一滩,絮霏被吓得愣在那里动弹不得,甚至刚滴下来的血溅到了絮霏的脸上,絮霏感觉到它还是温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鲜红的血色充斥了整个大脑,终于絮霏再也不可抑制心中的恐惧“啊!……”的尖叫了出来。

第四章自己有病?

孙芸和颜涛本来在睡觉,听到他们女儿房间传来了尖叫声,急忙起身跑去看怎么回事。絮霏闭着眼睛,摇着头,似乎是不敢置信的样子,抽噎着说:“血……好多血,有好多血……”

孙芸抱住絮霏,颜涛也四下张望,哪里有血?“絮霏,你怎么了?什么血?哪里有血?”颜涛试图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什么血?

絮霏听到爸爸的话,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慢慢睁开眼睛,血……血不见了……怎么会这样?!刚刚那温热的感觉……摸了一下脸,没有……没有血……桌子上也没有一丁点血迹。外面依旧在淅沥的下着雨,抬头看了看房顶,没有血……

孙芸看着絮霏,也随着絮霏的目光看,的的确确什么都没有,这孩子到底怎么?“絮霏,你告诉爸爸,你刚刚怎么了?”

絮霏开始不确定,刚刚到底是梦?是幻境?还是真实?!她相信自己的那种感觉不会错,血是真实的,她有种被人愚弄后的气愤,难道就因为自己能看到鬼,就要捉弄自己!真是太不公平了!絮霏看了看担心自己的爸爸妈妈,平静的说:“没事的,爸爸妈妈,我刚刚做了个恶梦,被吓醒了。”

孙芸与颜涛对视了眼,放下了心来,怕絮霏会再害怕,孙芸只好陪着女儿睡了一宿。

经过一夜的春雨洗礼,清晨的空气格外清新,阳光也很充足。絮霏刚一出门,就听到隔壁大婶的八度高嗓门在门口讲八卦。

“你们知道么?徐家的儿子昨晚被雷给劈死在了河边。”这条八卦吸引了絮霏的注意,徐家?徐嘉亮?她在一旁有意无意的听着。

“什么?!怎么会这样,刚上初二,这么小就死了,真是可惜。”

“是啊!是啊!”又降低了声音小声道:“还有一件事呢!我昨晚起来去厕所,听到隔壁有尖叫声,还真吓人呢。”

“那不是颜校长家喽,难不成是絮霏?也差不多,絮霏那孩子自从病过之后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以前见到我们都很有礼貌的打招呼,现在却沉默寡言的,还有些疑神疑鬼,听说她能看到鬼,会不会是被“那个”上身了?”

另一个大婶又接话道:“昨天徐嘉亮和颜絮霏因为上课传纸条被老师罚在班级门口站了一整天,当晚徐嘉亮就被劈死了,说起来还真有些邪门。”

“难不成你们怀疑???”絮霏听到这里,直接奔向河边,来到河边,已经围了很多人,都是村里的,絮霏挤进人群里,看到地上躺着一具焦黑的尸体,已经被雷劈的看不出本来的样貌了。昨晚下那么大的雨,他怎么可能出来?为什么偏要来到河边?昨晚的雷只不过打了几个,这么准,偏偏劈中了他。一系列的疑问在絮霏脑子中浮现,看来人真的不能做坏事,否则连老天都不会放过他的。

絮霏可惜的看了看地上面目全非的尸体,默默转身去上学。来到学校,徐嘉亮被雷劈死的事情在学校传的沸沸扬扬,到处都在讨论。进班级,看到一个陌生的面孔,正站在她后座的位置旁,不应该说是站,准确的说应该说是飘,悬浮在半空中,而她后座的同学完全没觉的趴在桌子上睡觉。絮霏的心一下提了起来,恐惧再次侵袭了她的心灵和大脑,它有着一头乱糟糟的长发,湿漉漉的在滴着血,因为湿头发贴在脸上遮去了半面,另一半清晰地看到有森白的白骨露在外面,恐怖而狰狞,那只腥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刚刚进来的絮霏,身上穿了件鲜红色长裙,长裙也湿漉漉的,看起来像是鲜血染红了整个长裙才会显现出这种血红色。它甚至木诺的抬起了那只沾满鲜血的手臂,指着絮霏,嘲笑似的看着絮霏。

絮霏呆愣愣的看着它,可他们并不知道絮霏能看到鬼,只是觉得她很奇怪,为什么这么恐惧的看着空气,像看到很恐怖的东西一样。“铃铃铃……”一阵上课铃响了起来,絮霏颤颤巍巍的走到自己的座位,尽量不去看它,也尽量装做若无其事,可是心里的恐惧却久久不能平复,心跳快到自己都能听到。也许她需要时间去适应这样的生活,这是折磨人的生活。

絮霏就坐在座位上动也不动,不知道上什么课,不知道什么时候上的课。

“张英梅,你上来解一下这道题。”数学老师在讲台上说道。

“好的老师。”张英梅?絮霏觉得很熟悉,不就是她后面女同学的名字?!絮霏视线连忙转了过去,它还在那里……张英梅起身,走出座位,居然……居然与它重叠在一起,它伸出沾满血的双手缓缓靠近张英梅,那只腥红的眼睛憎恨的看着张英梅,恨不得马上掐死它。可惜张英梅看不到……

“不要!”絮霏大叫了一声,将张英梅推开,它扑了个空。全班人的视线都注视着絮霏包括她的班主任。

张英梅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气愤的看着絮霏,大喊道:“颜絮霏,你要干嘛!是不是有病啊?!平白无故的推倒我,我要去告诉校长!”说着真的往外走。

絮霏没有阻止她,也不去管她,她只看着它,冷冷的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班里同学和老师都很诧异,她在跟谁说话?怎么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它又露出那种嘲讽的眼神,它不说话,只是嘲讽的看着絮霏,一点一点变得透明,一点一点的消失,像是完成了一个任务般,完成了就可以去复命。

终于老师对絮霏这种行为只是比作闹剧而已,“颜絮霏,你推倒张英梅就是不对,还自顾自的在那里自言自语,实在太不像话了!不要以为是校长的女儿就可以为所欲为,等校长来,你亲自跟他说吧!”

絮霏听不到她对自己的训导,还沉浸在刚刚那嘲讽的眼神中,一遍一遍的回放……

颜涛正在办公室看最近期中考试的成绩,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了他一跳,原来是初二三班的张英梅,她装可怜的向颜涛告状,颜涛匆匆赶到班级,絮霏还是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神空洞无神,“絮霏,你怎么了?”

絮霏移了下视线,看是爸爸,才缓过神来,“我没事,爸爸。”

颜涛知道絮霏没事,严肃的看着絮霏说:“絮霏,你怎么可以推倒同学?”

“我……我是在救她而已。”絮霏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可能很多人都认为自己有病吧。

“救?自己错了还不知道改,真是……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唉……”颜涛露出无奈的神情,真是不知道自己女儿最近怎么了,病完之后怎么就变了一个人?

絮霏听到这句话很伤心,真的没有人理解自己,没有人相信自己,甚至还认为自己有病,莫名的落寞涌上心头。

“好了,跟同学说对不起,然后去门外罚站两天,好好悔改一下。”颜涛虽有心袒护,但他不能那样做,包庇絮霏只会让学校中的师生更加有闲言闲语说,这么做也算是保护絮霏的一种方式吧,颜涛心里这样想。

絮霏不在做声,她懒得解释,因为根本没人相信她。面无表情的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就去门口站着。张英梅露出胜利的笑容,很得意,很有快感,尽管颜絮霏刚刚推她的力量根本就不至于将自己推倒,可她还是喜欢捉弄别人,享受这种成就感的欣喜……

尸魂落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尸魂落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一剑诛天8章

    原标题:一剑诛天8章书名:一剑诛天第八章效率猎杀妖兽“可有清除之法?”秦啸眸光微沉,起身穿好衣服。这个炼体之术效果虽好,但这代价确实有些难以承受,用的多了说不定就会卡死在某个修为等阶。“没有的话我敢教你么?只是清除起来很麻烦。”喵喵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提前跟你说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别到时候乱了手脚。不过现在的你还是拿妖气没办法的,以后再说吧,先把修为提上来。”“好。”秦啸点头,看了看周围,随便挑了个方向向前走去。之后接连数日,他都在妖兽林边缘处游走,猎杀起一阶妖兽,然后每天用妖血炼一次体。除

  • 女总裁的贴身男秘8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贴身男秘8章小说名称:女总裁的贴身男秘第8章月儿李成梁面露难色,但依旧坚定道:“沈小姐,你这是在为难我。我身为警察,请不要阻止我办案。”心里同时有些紧张起来,这一次他彻底的把沈佳月给得罪了。想要继续好好干下去,只能紧抱董家大腿。沈佳月冷声道:“好,那我也不走了。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办案的。小莉,事情办怎么样了!”她身后的秘书点头:“沈总,江律师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李成梁倒吸了一口凉气,江律师?那可是江南市鼎鼎有名的大律师。看来这沈佳月是要死保这小子了!李成梁望了林枫一眼,一时间有

  • 异能小农民8章

    原标题:异能小农民8章小说名:异能小农民第8章收获刘小波让自己冷静下来,很快想出来了一个办法。他连忙脱下自己的衣服和裤子,连接起来,拧成一条长长的绳子,在一端拴了一颗石头,朝着溪水里的杨寡妇扔了过去。“嫂子,快抓住绳子!”刘小波穿着裤衩站到溪水边,担心距离不够,杨寡妇够不着,刘小波索性半截身子站到溪水里。杨寡妇已经喝了好几口溪水,呛得直咳嗽。见绳子扔过来,像是看见救命稻草,连忙抓住。刘小波使劲往上面拉,幸亏杨寡妇不是很胖,不一会儿,刘小波就把她拉了上来。杨寡妇一上来,就一阵“呕吐”,吐出了好多溪

  • 都市仙王8章

    原标题:都市仙王8章小说书名:都市仙王第8章美女受辱班长徐忠早就定好了包间,点了不少零食,还叫了不少红酒和啤酒、饮料,男生们很快开喝起来,女生们有人喝饮料,有人则是小饮几杯啤酒或红酒。不一会,就有人开始唱起了歌曲。“这些年一个人,风也过雨也走……”“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唱着唱着,大家居然都伤感起来,就连心情很是不错的百里云霄,也有了些许情绪,一一扫视着四周人等,仇也好、恩也好,帅哥也好,美女也罢,多么美好的年华?可是百年以后呢?终究是一堆尘土。突然间,他就失去

  • 万界永恒8章

    原标题:万界永恒8章小说名字:万界永恒第八章龙马功“横刀立马!”这道伟岸身影低喝一声,身躯下沉,扎出一个马步,站出了一副拳架子。轰隆!武恒只觉得脑中轰鸣,眼中再也无其他,只剩下了那道伟岸的身影。而这个时候,他所看到的并非是人形,而是一匹马,一匹活着的龙马。头角峥嵘,鬃毛赤金,覆盖全身,无风自动,露出一片片金色的龙鳞。横刀立马,四蹄踏地,不动如山,泰山崩而不动声色,面对千军万马不堕声势,风云不变。武恒看得眼睛发亮,精气神完全融入了其中,想象自己也成了一匹龙马。而前方万马奔腾,千军林立碾压而至。立时

  • 血脉战神8章

    原标题:血脉战神8章书名:血脉战神第八章火莲与血蟒这是一片湖泊,周围都被茂密的山林所包围,是连云山脉中的内湖。虽然这片湖泊的风景很优美,不过这五人却没有一丝欣赏的心思,反倒是都皱起了眉头。“赵东,我们虽然没见过火莲,但也知道,火莲的生长环境,那是要一些非常干燥,温度很高,比如火山旁,或者一些沙漠绿洲内,哪有火莲会长在湖边上的?”背上背着一柄长剑的白衣男子,语气冷冷的问道。“白子若,我们合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还不相信我?这里可不只是一片湖泊,走吧,我带你们去看看,你们就知道我所演非虚了。”说罢,

  • 超级微信8章

    原标题:超级微信8章小说名:超级微信第八章赵天宇过了一会儿,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出头十分文雅的男子出现了,这个男子是沈芊月的秘书,赵天宇,赵天宇的父亲和沈芊月的母亲是堂兄妹,算是亲戚关系。而赵天宇几年之前毕业之后,因为在大学之时天天厮混,没有学到什么东西,找了工作之后,做不了两天就被辞退了,因为他实在是太废了。之后,赵天宇的父亲便找到了沈芊月的母亲,哀求了一番之后,沈芊月的母亲终于答应让赵天宇进入九凤珠宝公司。而赵天宇在公司里面名义上担任着公司的销售部副经理,实际上就是一个混饭吃的,光领工资不拿钱。

  • 宠婚万万岁8章

    原标题:宠婚万万岁8章小说:宠婚万万岁第8章被他揽住了他不经意看了她一眼,却发现她的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不禁笑了下,问:“怎么,饭菜不合胃口?”“没,没有。”她忙低头,拿起餐具开始吃饭,却总是心虚地觉得他问的不是饭菜。霍漱清看着她这样,心情似乎越来越好了。到了他这个位置,吃饭已经完全沦为交际的一个方式,桌上的菜肴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桌边的人和谈话。可是,今晚,看着眼前的女孩子吃的津津有味的,他口中那些早就退化的味蕾似乎又复活了。毕竟是初次和领导单独吃饭,而且又是这么高级的场所,苏凡的心里对霍

  • 女老板的贴身助理8章

    原标题:女老板的贴身助理8章小说:女老板的贴身助理第八章初试巫术接受了那枚血珠的洗礼后,他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精气神十分充足,身体的爆发力,感知力,也比以前强大了很多很多。就算是面对十名普通人,他也一点都不发沐。“你就是陈扬?竟然能够察觉到我们的存在,看来你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一道阴冷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同时一阵阵脚步声响起,一名身穿黑色短袖衫,宽松长裤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他身手还跟着十多名手持棍棒的男子。一股奇异的气场从他们一行人身上散发而出,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力,要是普通人对上,绝

  • 超品兵王8章

    原标题:超品兵王8章小说:超品兵王第008章横行霸道顺着冷冽声音响起,南溪港派出所民警所形成的包围圈,硬生生被撕开一道口子,保安制服、耳麦、墨镜统一制式的一群壮汉闯入街道。为首身材挺拔大汉,寒冽眼眸环视周遭,嘴角泛起一抹冷酷笑容,最后目光落在以青牛为主的青蛇堂人群身上,在所有人烁烁目光注视下,竖起三根手指:“废了。”大汉话音落下,身后保安根本就不说话,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出手,瞬间便放倒青蛇堂十余人。“你们是什么人?”种种始料未及的状况出现,总算是让青牛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太寻常,特别是在这群保安出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