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都市小说《妃常难懂:太子的千面妃》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9 8:12:2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妃常难懂:太子的千面妃

第1章 :捡来的玉佩

夜,很深,很静。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弯弯的月儿躲在乌云后面,家家户户全都熄了烛火,整条大街被一片黑暗笼罩,令空旷无人的大街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破旧的房间里,点点烛火照耀着整间房。一个梳着丫鬟发髻的小丫鬟躺在床上熟睡着。

房门被人轻轻推开,来人悄声进入房间,站在小丫鬟床前阴冷的看着熟睡中的小丫鬟。

床上的小丫鬟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注视她,她眼睛也不睁的,伸出手拽了拽床边人的一角,“别闹了,睡觉吧。”衣料光滑手感极佳。上等的好衣料,这件衣服绝对不是丫鬟能够穿得起的。都市小说《妃常难懂:太子的千面妃》在线免费阅读

蓦地,小丫鬟突然睁开眼睛,,借着微弱的烛火看向站在床边的人,她眼睛瞪大,略为吃惊的看着眼前人,冷声质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床边人不屑的冷哼一声,嗓音沙哑,令人听不出是男是女,“干什么?我要你死!”语毕她伸出双手死死的掐着小丫鬟的脖子。

小丫鬟似乎没料到来人居然敢掐着她的脖子,在她反应过来之时,她拼命地挣扎,但是于事无补,很没多久她的手垂在床下。

相府后院,漆黑一片,唯一一点亮光来自前院高高悬挂着的灯笼。小丫鬟借着那点亮光一边捶着腰背一边走向自己的住处,她转过头看了看前院灯火通明之处,小嘴不满的撅了起来,“同样是丫鬟,你们就站在那里享受,还能看到好看的歌舞表演。我们呢,就要就要在后院一直洗衣服到现在才得以休息!真是气死人了。”说着,她的脚狠狠的踢了一旁的小树上,以此来泄愤。

当她走到阴暗没有亮光之地时,脚下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的重心一个不稳重重的跌倒在地上。阅读huijindi.com

“哎呀。好痛!真是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走路居然都能摔倒。”小丫鬟一只手揉着疼痛的膝盖一只手支撑着地面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在她的手支着地面的时候,手掌心似乎按到了什么东西似的,她将东西拿在手里面,摸了摸,似乎是个圆形的东西,光滑且有花纹。

小丫鬟顿喜直觉告诉她,她手里面的东西是一块玉佩。她四下看了看见周围无人,便

将东西揣进怀里,从地上爬起身匆忙向自己的住处跑去。她一脚将房门踹开,随即紧将房门关上。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她在黑暗里摸向桌子旁边,将桌子上的蜡烛点燃,掏出怀里面的玉佩借着烛光仔细的看着手中的玉佩,色泽光润,手感极佳,是一块上等的好玉佩。

“发达了。”小丫鬟的嘴美得合不上嘴。

她小心翼翼的将玉佩拿在手里,抬起头看向床铺那边,兴奋地道,“秀儿,别睡了,我们发财了!”

当她看向床铺时,只见一个身着白色中衣的女子,披散着头发悬挂在房梁之上,她垂着头吊死在半空中。

小丫鬟的心陡然间停止跳动,手中的玉佩随之掉落在地上,双腿不听使唤的瘫在地上,呆呆的看着头顶上方。良久,她才发出一声惊叫,“啊——救命啊!死人了!”随即起身慌忙的跑出房间。

相府前院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甚至已经过了亥时,相府内的宾客依旧络绎不绝。版权huijindi.com

大厅里。早已经准备好了酒席,相爷端坐在首位满面笑容的看着坐在他两侧前来向他道贺的宾客们。

宾客们时不时的举杯向相爷道贺,相爷全都面带笑容的一一回敬。

大厅中央歌舞升平好不热闹。

大厅外,一位身着高贵的妇人,怀里面抱着一只浑身雪白的猫儿,面带微笑缓步走向大厅。她身后跟着一个小丫鬟。

一个身着高贵的侍卫服饰的男子手里面端着一个精致的锦盒越过妇人,急匆匆的走向大厅。汇金地

妇人微拧眉头,站住脚步冷冷的看着侍卫的背影,“站住。”

第2章 :出事

侍卫向前走的脚步顿时停住,他转过身子恭敬地向妇人行礼,“凌风参见夫人。”

妇人脸色甚是不悦的看着凌风,随后看向凌风怀里面的锦盒。凌风怀里面的锦盒精致的很,一看就知道盒子里面的物品必定珍贵无比。

“怀里面抱着的是什么?”妇人冷声质问凌风。

凌风底下眼眸看了一眼锦盒,随即恭敬的回答妇人,“禀夫人,这个锦盒是太子殿下派人送给相爷的礼物。太子殿下因病不能亲自来祝贺相爷,特地命属下将贺礼送到相府。”

妇人冷淡的瞥了凌风一眼,随即越过凌风走进大厅,“跟在本夫人身后。”

凌风跟在妇人的十年后走进大厅。

妇人缓步走至大厅中央,面带笑容的看着端坐在首位的年轻的相爷,一双美眸里尽是爱慕的神色,她微微俯身,柔声,“妾身见过相爷。”

凌风双手捧着锦盒站在大厅中央,“凌风见过相爷和各位大人,太子殿下因病不能前来为相爷道贺,还请相爷不要见怪,这是殿下特地为相爷准备的礼物,希望相爷能够喜欢。”语毕,凌风低着头将锦盒递到前胸等待两边的小丫鬟将锦盒呈献给相爷。

站在一旁的美妇人微微一笑,讨好的看向她心爱的男子,“相爷,臣妾将殿下送给您的贺礼呈到您的面前可好?”

相爷放下手中的酒杯温柔的看着站在大厅中央的夫人,“好。”

美妇人抿嘴一笑,蹲下身子将怀里的猫儿放在地上,语气柔和的,“雪儿,乖,去别的地方玩。”

谁知道雪儿居然赖在美妇人的手里不肯离开,美妇人并不生气,她伸出左手轻轻地抚摸着雪儿的额头,“雪儿乖,去别的地方玩。”声音柔和,就像对待孩子似的对待雪儿。

语毕,美妇人抽出抱着放在雪儿身子底下的右手,谁知道雪儿居然,‘喵。’的一声伸出爪子狠狠地狠挠了美妇人的手一下。

“哎呀!”美妇人皱着眉头捂着鲜血淋漓的手背,跌坐在地上。

坐在首位的相爷顿时一惊,紧忙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美妇人身前,从怀里面掏出一个手帕,小心翼翼的替美妇人将流血的伤口包扎好。心疼的看着美妇人,“淑珍,你没事吧?”

淑珍摇了摇头,愧疚的看着相爷,“妾身没事,只是,妾身很对不起相爷您,在相爷生辰的日子里,让相爷您见红,恐怕不是一个好兆头。”

“怎么会?你应该知道本相一向不相信那些的。”相爷将淑珍从地上扶了起来。拉着她没有受伤的左手走向首位。

“相爷,相爷,不好了,不好了。”一个家丁神色慌张的跑进大厅中央,跪在相爷和美妇人的身后。

相爷微拧眉头转过身不悦的看着家丁,“什么事?”

家丁左右看了一下坐在两边的官员们,随即低下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讲!”相爷冷声命令家丁,他堂堂一国之相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家丁抬起头看着相爷,“相爷,夫人的贴身丫鬟秀儿死在房间里。”

此话一出,大厅里瞬间寂静下来,全都吃惊的看向相爷。堂堂相爷的家中居然发生命案!难道真的跟喜日里见血,必有血光之灾有关系?

坐在左侧的一位官员放下手中的酒杯从椅子上站起身,命令道,“不许任何人挪动尸体,更不许任何人随意进入命案现场。”

“是,尚书大人。”凌风将手中的锦盒递给站在一旁的小丫鬟,随后转身走出房间。

站在相爷身边的淑珍的脸色顿时煞白,双脚不听使唤的瘫软,身子缓缓地跌在地上。

相爷紧忙抱住淑珍的身子,转过身命令道,“来人,将夫人带回房间里。”

几个小丫鬟立即上前从相爷手中接过淑珍,小心翼翼的搀扶着相爷夫人离开大厅。

相爷几步走下台阶,神色凝重的看着家丁,“带本相去秀儿的住处。”随即他转过头看向刚刚下达命令的官员,“庄大人,请与本相随行。”

第3章 :审问

庄大人双手抱拳,“是,相爷。”

坐在两侧的官员纷纷放下手中的酒杯,从椅子上站起身跟在相爷身后向小丫鬟秀儿的住处走去。

相爷和众官员到达下人居住的房间门口时,凌风一脸冰色站在房间门口处,守护着现场,不准任何人进入房间。

直到,相爷和庄大人到达房间门口时,凌风才挪开身形,让相爷和庄大人进入房间。他自己跟随在两个人身后进入房间。

庄大人进入房间以后看向头顶上方,只见一个身着白色中衣的女子披散着头发吊死在半空中,“凌风,将尸体小心的抱下来,放在床上,本官要在这里验尸!”

凌风和几个家丁上前将尸体小心翼翼的从绳索上搬下来轻轻地放在床上。

庄大人从怀里面掏出衣服干净的手套,套在手上,挽起衣袖走至床前,神色凝重且又恭敬的看着尸体,“姑娘得罪了。”

“凌风,将本官所说的详细的记录下来。”庄大人转过头吩咐凌风说。

“是,大人。”凌风恭敬地领命。

站在一旁的相爷冷声吩咐站在他身后的小丫鬟,“取笔墨来。”

小丫鬟小跑离开房间,没多久便将笔墨取来,凌风接过笔墨坐在桌子前。

庄大人一边替秀儿验尸,一边对凌风描述自己看到的,“死者,秀儿,芳龄十六,死者头发散乱,颜面发绀,里青紫色,眼结合膜出血。死者颈间有两道淤痕,一道类似于手指印,一道是绳索紧勒的痕迹。由此可以断定,死者是被人掐死以后再悬挂在房梁上的,是他杀,而不是自杀。死者面部及四肢发凉、尸斑、尸僵开始出现,死亡时间大约在一个时辰以前,也就是亥时。”

随后庄大人又仔细地查看着秀儿的手臂和手掌,在秀儿的三根手指甲里面找到一些东西,他将那些东西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一点,“死者的手指甲里面有少量的皮屑,应该是与挣扎时将对方挠伤的。还有一点红色的东西,是什么呢?”

最后庄大人脱掉秀儿的裹裤,分开她的双腿,“死者下体没有被侵犯过得痕迹。”顿了顿,他又道,“但是她不是处子。”

凌风将庄大人刚刚说的话全都很认真的记在纸张上。在他听到死了的小丫鬟不是处子的时候微微顿了顿笔。

“将秀儿的衣服穿好。”验尸过后庄大人吩咐站在一边的小丫鬟道。

几个小丫鬟虽然有些害怕,但是她们又不得不听从庄大人的命令,她们战战兢兢的走到床前替秀儿将裹裤穿好。另外两个小丫鬟为庄大人准备一盆干净的清水。

庄大人的话刚刚落音,站在房间里的相爷和其他人全都一惊,特别是相爷,更是愤怒不已,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已经有些僵硬的秀儿的尸体,他的府里居然出现了谋杀案,还是在他的生辰这一天,满朝文武几乎都在相府里,这要他的面子何在?

他面色冰冷的看向庄大人,“庄大人,一定要替本相找出杀死秀儿的凶手。”他决不允许杀害相府的人的凶手逍遥法外!

“相爷请放心,找出凶手是下官的指责,下官定将竭尽所能找出凶手。”庄大人信誓旦旦的对相爷说道。

相爷极其信任的看着庄大人,“那么本相就将这里交给你了。”

“下官领命。”庄大人随后看向站在门口处的人群,冷声质问,“谁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

两个家丁把小丫鬟压到庄大人身前,小丫鬟看都不敢看躺在床上的秀儿一眼,知道现在她还心有余悸,她战战兢兢的回答庄大人,“大,大人,是,是奴婢最先发现秀儿的尸体的。”

“你跟死者是什么关系?”

“奴婢和秀儿同为夫人的贴身丫鬟,又是同乡所以我们的关系很好。”

“说说你发现尸首过程。”庄大人面色严肃的看着小丫鬟。

第4章 :玉佩的秘密

“是。奴婢洗过衣服以后便回到房间,在回房间的途中,奴婢被什么东西绊倒,捡了一块玉佩,回到房间里奴婢想要看看玉佩的样子,谁知奴婢点燃蜡烛以后居然,居然发现了秀儿悬挂在房梁上。”小丫鬟留着眼泪向庄大人诉说。

“除了尸体以外你还发现其他什么可疑的东西了吗?”庄大人冷声质问着小丫鬟。

“回,回大人,没,没有。”小丫鬟低着头不敢看向庄大人。

“那块玉佩呢?”庄大人看着小丫鬟问。

小丫鬟抹掉眼里的泪水,低下头四处查找,“奴婢看到秀儿的尸体以后,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玉佩也从手中掉落在地上。”

“大人。”凌风从椅子上站起身站在庄大人身旁。

“讲。”

“属下进入房间以后从地上捡到了这块玉佩。”凌风将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递到庄大人身前。

庄大人接过玉佩看了一眼,随即递到小丫鬟身前,“是这块玉佩吗?”

小丫鬟接过玉佩仔细的看了看,随很肯定的看着庄大人回道,“就是这块玉佩没错,这块玉佩上面原本有一点点血迹,虽然已经被奴婢擦干净了,但是玉佩上面依旧留有一点痕迹。”小丫鬟指着玉佩上面的一小块脏了的地方对庄大人说。

庄大人将玉佩平放在桌子上,断定的说,“这块玉佩的绳索已经断开了,而且断痕还是新的,绳索应该是刚刚被扯断的。或许是死者从凶手腰间扯掉的。至于玉佩上的血迹,肯定是死者将凶手挠伤以后,凶手不小心碰到玉佩上的。”随后庄大人将玉佩上的绳索剪下来一小块,与刚刚从秀儿手指甲内找到的红色的东西比较了一下,“秀儿的指甲内的红色的东西与玉佩上的吊绳是同一样东西。由此可以断定,这块玉佩的主人再加上他的右手又被挠伤的伤痕,这个人就是凶手。”

“来人。”相爷叫着站在外面的家丁和几个侍卫。

几个侍卫和家丁相继走到相爷的身前,低着头恭敬地,“相爷。”

相爷深深地看了桌子上的玉佩一眼,双手放置身后,面色铁青,缓缓开口,“将本想的贴身侍卫陆昭带到相府来。”

“属下遵命。”侍卫们领命离开。

站在一边的凌风听到陆昭的名字时,先是一愣,随即叫住几个欲将离开的侍卫,“等一下。”随后他看向相爷,“相爷,凌风陪着他们一起去。陆昭武艺高强凌风怕他们几个应付不来。”

相爷看着凌风点了点头,“有你陪他们一起去,本相放心。”

大街上一位身着男子服饰的身形消瘦的少年,跟在一个身形魁梧的衣着光鲜的男子的身后,男子走得快,他则快,男子走的慢,他则慢下来。跟了一段时间以后,男子似乎发现了有人在跟踪他。于是,男子走到街边上的小铺前,拿起一面铜镜,一边佯装问价,一边用铜镜照向他身后,想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跟踪他。

少年嘴角微微上翘,暗自冷哼,想借用铜镜看看究竟是谁在跟踪他?“雕虫小技。”

随后他转过身向小巷子里走去,以免男子发现他。

待少年从小巷子里走出来的时候,一个老太婆跌倒在他的身前,少年紧忙将老太婆扶了起来,“大娘,您没事吧?”

老太婆拄着拐杖冲少年挥了挥手,“没事。”

见老太婆没事,少年越过老太婆走出小巷子,再看向街边的小铺,哪里还有男子的踪影?

少年无奈的站在原地看着街边的小铺,又看了一眼老太婆,此时老太婆的眼里闪过一丝皎洁的目光。少年暗自叹了口气,想不到那个男子蛮聪明的。居然有老太婆挡住他的去路,自己伺机逃跑。

妃常难懂:太子的千面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妃常难懂 或 太子的千面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10章

    原标题: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10章小说名称: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第10章你老婆是个人才与此同时,楚岽莲适时抬头,对上慕槿歌震惊一闪而过的明艳瞳眸,墨色眸底掠过一抹惊艳。没有距离和眼镜的遮挡,楚岽莲发现她有一双美的惊人的眸。那晚在地之廊,到底是隔着一堵玻璃墙,看得并不真切。如果不是他们几人眼光锐利,其实根本分辨不出眼前之人会是老三隐婚两年的小妻子。就算如今将人明着摆在其他几人面前,怕也不会将两人联系到一起。毕竟,谁会故意在霍三少的面前隐藏自己的美。楚岽莲似被她的美给惊艳,多看了几秒这才收回

  • 我们的故事叫幸福10章

    原标题:我们的故事叫幸福10章书名:我们的故事叫幸福第十章杀父仇人看到那枚白色药片掉在地上,靳漠深这才松了一口气。缓了好一会儿,文晴初这才喘匀了气。漱了漱口,用纸巾擦了擦,看靳漠深那紧锁的眉头,她突然觉得有些痛快。“怎么,你能阻止的了我一次,还能阻止第二次吗?”文晴初冷哼问道。“文晴初,我警告你,不要再给我耍什么花样,不然的话,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靳漠深手指着文晴初,恨恨的说下这句话后,拂袖而去。临走前,还是吩咐让人好好做文晴初爱吃的菜。看着他的背影,文晴初冷哼,“那就试试看咯。”听着

  • 浮生如此,不如莫遇10章

    原标题:浮生如此,不如莫遇10章小说名:浮生如此,不如莫遇第10章有个好表哥寒冬腊月,没有烧炭的屋子冷得像是冰窖,筱竹顾不得主仆之别,跟冉绿裹着被子一起缩在床上取暖。筱竹急得直掉眼泪,白天都这么冷,到了晚上可怎么办?冉绿苦笑:“看来燕王是信了我肚里是孽种,想要弄死我了。”不给碳火也就罢了,屋子里被搬空也就罢了,一整天连饭食都不给,院门紧锁,丹华院附近连个经过的下人都没有。很显然,燕王是想让她带着所谓的“野种”,悄无声息的死去。冉绿也落下泪来,好容易上苍再次赐给了她孩子,就要这么死了吗?她不甘心!

  • 情深不枉此生10章

    原标题:情深不枉此生10章小说名:情深不枉此生第10章拳打脚踢顾景深什么时候离开的孟子淇不知道,她晕沉沉的躺在床上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她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刚挣扎着坐起来,门被从外面用钥匙打开了。方媛媛大步走了进来:“我说孟子淇,你还真把自己当千金小姐了,竟然睡到现在都不起床!”“对不起!对不起!”孟子淇道着歉准备起床。方媛媛突然吸了吸鼻子:“什么味道?”边问着目光看向孟子淇,只是瞬间她就变了脸色:“贱货,你勾引景深?”“没有!我没有勾引他!”孟子淇下意识的辨别。“没有勾引他房间

  • 一往情深深几许10章

    原标题:一往情深深几许10章小说:一往情深深几许第10章求他一件事扔下这句话他拉开门大步离开了,顾婉怔怔的靠在床头。早知道秦子非会这样回答,可是听了她还是会痛,痛彻心扉啊!她静静的靠在床头垂泪,不知道这样坐了多长时间,安子豪推门进来了。看见脸色惨白的顾婉,安子豪心里莫名的一痛,他走到床边,“婉婉,!你还好吧?”“子豪哥!我没有事!”顾婉看着安子豪挤出一个笑容。“婉婉,我知道你不是这样恶毒的人,筱雅的事情一定不是你所愿。”“不重要了!子豪哥一切都不重要了!”顾婉打断安子豪,“子豪哥,我能求你一件事

  • 我爱你,只有我知道10章

    原标题:我爱你,只有我知道10章小说名字:我爱你,只有我知道第10章这里面泡着的,是你的孩子“是什么?”秦千诺警惕的问道。她根本看不出那个试管里是什么。“这里面泡着的,是你的孩子。”秦若雪一字一句的说道,她的眼神中除了笃定,还有得意。听见她的话,秦千诺愣了一下,但很快说,“你说什么?你骗人!”秦若雪见秦千诺否认也不着急,继续说,“是不是有人告诉你,因为我醒了,手术停止了?”“……”“是不是有人告诉你,你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你自己的,而我的那颗卵子被冻了起来?”秦千诺越听秦若雪的话,脸色愈发苍白,她的

  • 古武小医师10章

    原标题:古武小医师10章小说名称:古武小医师第十章:卖药而刘雲想了想也就答应了,所以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天山村,刘欣怡的医馆,充满了许多喧嚣,吵闹的气氛。“哎,怎么回事。”拉住身边一个老伯,安宇问道。老人戴着帽子,两眼坳黑,打量一下穿着安宇和把衣服当裙子穿的刘雲,说道:“里面来了一位富商,说是看上了这里的药材,想要都给买了,可是赵医生不同意,正在里面吵呢。”“什么?”安宇这会安奈不住了,谁敢欺负我的……病人。拉着刘雲,挤过人群,很快就来到馆内之中,看到赵欣怡正在和一个肥头大耳的富商争执,看她的脸色,

  • 情如月光,爱似微尘10章

    原标题:情如月光,爱似微尘10章小说名称:情如月光,爱似微尘第10章他欠她一个吻“如宁。”纪炎熙的声音是少有的低沉,眼神在火光下晦涩难辨,他走到她面前,修长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告诉我,那个孩子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死了,被叶蓉蓉扔进油锅杀死了。叶如宁极力的想开口,可嘴里却发出不出半点声音,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看她不说话,纪炎熙眼里的寒意又重了一分,低沉开口:“你我夫妻一场,当年是我强娶了你,所以……”他顿了一下,声音嘶哑,隐隐有一丝压抑的痛楚,“你和纪辰有婚约,你们的事,我也不想追究了……可你说

  • 情深到白首10章

    原标题:情深到白首10章小说:情深到白首第10章医院大闹一张有些泛黄的照片。不知道被反反复复摸了多少次,连边角都有些破掉,只看这样子也保存不了多少年了。照片中冷酷站着的男孩是他,而挽着他的手笑得很灿烂的女孩是顾安好。那是年轻时候的他们,熟悉而又陌生。照片中的他虽然一脸冷酷,但是也任由女孩挽着,认真来讲那不是嫌弃的表情,反而是有些别扭的不好意思……陆余生的手,不住地颤抖。可怕的是他竟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拍照的,他跟顾安好之间什么时候有这么亲密……脑海中的一根弦,就像意识到什么似的,突然崩断。他慌乱

  • 上门女婿的美好生活10章

    原标题:上门女婿的美好生活10章小说:上门女婿的美好生活第十章参与晚宴车子在市区的另一片别墅群停了下来。果然这才是贵族圈,人家接触的都是有钱人。将车子停好,嘉禾走了下来,然后顺势的挽住了我的胳膊。我敢对天发誓,在这之前她对我的态度都是那种能躲多远就躲多远的,如今却主动的挽住了我,让我有了种太监突然被皇后宠幸的感觉。“你,你这是?”“装夫妻嘛,总得像一点。不然别人就看出来我们是假夫妻了。”嘉禾脸上露出了一种十分勉强的笑容,我完全看不懂这笑容背后隐藏着什么。已经临近黄昏,天空都变的有些阴沉,不知道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