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历史架空小说《红颜为谋》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9 8:59:22 来源:网络 []

小说:红颜为谋

第1章 王府晚宴
暮色渐浓,天阴欲雪,润王府的晚宴中笙歌曼舞,光影交错。历史架空小说《红颜为谋》在线免费阅读 殿外的红梅树次第盛放,枝桠交错之间,一红一白两个身影快速闪过,悄悄的挪到门边,看着殿内升平的歌舞眉宇间染上几丝愁绪。 “你看你看,迟到了吧?都怪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出门还要左挑右捡的换衣服,现在宴会都开始了我们怎么办?” 红色的身影抱怨出声,清新秀丽的脸庞上,两道柳叶细眉微微的蹙在了一起。 “换衣服怎么了?换衣服很重要的好不好?我这好容易从边关回来一次要见这么多各家的姑娘,当然要好好妆扮一番。指不定,就能有哪家的姑娘瞧上我呢?” 理直气壮,那白色的身影说话时,还不忘用手拍了拍自己方才被蹭脏的衣角。 “废话少说,现在怎么办,赶紧出主意。” 白了那白衣少年一眼,红衣的少女催促出声,灵动清亮的眼眸还时不时地向着殿内瞧去。 “能怎么办?看看座位在哪里,然后悄悄溜进去呗,你看这宴会厅里就空着两个座位,那肯定就是咱们两个人……” 压低了嗓音回答出声,那白衣少年边说边向殿内看去,只是最后一个字音尚未说出口,他便一脸苦相地回头看着红衣少女—— 殿内是空着两个座位不假,可全都是在前排十分明显的地方,他们两个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去,简直要比登天还难。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更何况,空着的位置旁边还坐着那个人。 “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 嗓音忽的就低沉下来,红衣少女显然也看到了那个风清气朗的身影,殿内众人欢笑芸芸,唯有他安静的坐在那里,一脸的清寒,一脸的淡漠,却是光辉熠熠,永远是让人挪不开目光的焦点。 “阿夏,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我觉得你就不要这么在意了。 况且,你若是敢不出现就溜回去,盛老爷子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你就看在我从小跟你一起偷鸡摸狗的份上,心疼我一次行么?” 叹息着出声,白衣少年说话时分那清俊的眉毛都苦兮兮的皱在了一起。 “我就知道你不是为了我。” 又白了那少年一眼,红衣少女忽的猫腰向着靠门边的两个座位小跑而去。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只见她伸手拽了拽那坐着的粉衣少女的衣袖,压低了嗓音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那粉衣少女便并着身旁的黄衣少女,一脸娇羞的起身向着那前排空着的两个座位袅袅婷婷而去。 “你对她们说了什么?她们怎么肯那么容易的就把座位换给我们?” 紧赶紧的溜进来坐下,白衣少年目睹了一切。 “我说那个人刚才看了她们好几眼,应该是有意结识,不如去试试看。” 随手拿花生来剥,红衣少女低垂着眼眸,不敢去迎着那个人望过来的目光——她对他的目光、他的一切向来十分敏感。 “噗——咳咳,咳咳咳……” 险些将刚刚送入口中的清酒喷出来,白衣少年好一阵咳嗽。 “我说阿夏,你这不是故意让那两个姑娘失望么?你明明知道,那个人是有了未婚妻的,而且听说婚期不就定在三个月之后么?” “有婚约又怎样?他有过的婚约,还少么?” 红衣少女手下剥花生的速度越来越快,语气却愈发的清淡起来。 “不到拜堂结束的那一刻,谁又能知道最后成为他妻子的人是谁?我瞧着那两个姑娘姿色也不错,指不定,就又能让他改主意呢?” 淡淡的嘲讽,深深的落寞,白衣少年侧眸看着身边的她,肚子里的那些话忽然就有些说不出口,沉默了半晌,只道了一句: “阿夏,你怎么跟我还这般嘴硬,明明//心里就……罢了,你只要开心就好,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该放下的就放下吧。历史架空小说《红颜为谋》在线免费阅读” 话说到一半终究是顿在了那里,白衣少年叹了口气,收回了自己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却是没有注意到,他话语停顿的那一刻,她那纤细的手指被花生壳的棱角硬生生地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放下? 哪里有说出口的那么轻松容易? 谁不知边关的风雪如万千冰刃般凌厉?可她愣是不顾一切地冲入风雪之中,将他从死人堆里救了回来。 如刀的风雪将她的脸颊划破,她却顾不上处理、甚至于连擦一下都顾不上的,只是为了能够更快的给他疗伤治病。 三年朝朝暮暮的相厮相守,一句千金不换的终身之约,如今却只剩下一句辗转数人之口的“他在京城有了婚约,但未婚妻不是你。” 心口蓦地一疼,盛夏下意识地抬手去抚那贴身戴着的半块玉佩,指尖触及之时传来一阵刺痛,她方才觉察到指尖上的伤口。 低头用嘴去吮吸那伤口,她的注意力却是被前排忽然传来的一阵轻微骚动所吸引,抬眸看去,声音传来之处自是小女儿家的娇羞笑语,还有,他那清俊挺拔、淡漠如远山的身影。 大概是哪家的女儿又瞧上他而春心萌动了吧?无论走到哪里,无论他如何淡漠着一张俊颜,他所到之处总是能够引起无数的春心荡漾。说明huijindi.com 似乎,他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可是自己这颗才不过年方二八的心,已然是千疮百孔,苍老的再也激不起什么涟漪。 “那个坐在他身边的紫衣姑娘,就是他的未婚妻唐婉凝吧?” 淡淡的开口出声,盛夏的目光越过重重人影径直落在那个娇柔妩媚的身影之上。 “嗯,对啊,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应该从来没见过她吧?” 点头出声,白衣少年方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儿来奇怪问道。 “她都那么明显的写在脸上了,又有什么看不出起来的?” 拍了拍沾满花生壳碎屑的手,盛夏略略直起身子,目光不曾从唐婉凝的身上挪开分毫。 “写在脸上?”诧异出声,白衣少年随即又恍然大悟的出声问道:“我倒是忘记了,你素来有’女神探’之称,你倒是说说看,她怎么个写在脸上了?”
第2章 雪中尸骨(1)
“你看她现在脸上的表情,虽然看上去是温柔端庄的笑着,但只要是刚刚那两个姑娘对着那个人娇羞的笑一笑,或者自己小开心一下,她的嘴角就会极快的撇一下,眼神里也流露出不屑和厌恶的样子。 可是只要那个人抬眼看她呢,她就又是温柔娇媚,又是不经意间用胳膊碰碰那个人的所在,被冷落了就低头伤心,然后又更加厌恶方才那两个姑娘。 这满大厅里爱慕那个人的姑娘那么多,只有她一个敢做出这样的姿态来,你说,除了他的未婚妻唐婉凝,还能有谁?” 快速分析的话音落地,盛夏习惯性地向着那个人所在的方向看去,唇角上扬、眼眸发亮,如从前那般一副说对了等着他表扬和夸奖的模样,却是在撞上那望过来的淡漠目光时,心底里陡然一凉—— 她怎么就忘了,自己不再是那个可以对着他撒娇、守着他求表扬的那个人了? 方才的他,若是看到了自己的那副表情,心里肯定在嘲笑暗讽吧?又或者,是彻底的漠然冷笑,他那样的人…… 垂下的头低得更深,盛夏不觉间鼻子有些发酸,又觉得自己很是可笑。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气闷至极,盛夏随意的找个借口离开宴会厅,却并不知道一双淡漠无波的眼眸在身后一直追随着她的背影。 “我说四哥,你一直盯着那边在看什么呢?” 端着酒杯凑过身子,锦袍少年顺着身边之人的目光看去,却只瞧见那溜出殿外的一抹红色背影。 “那不是盛老将军家的独女吗?可还真是难得一见啊!怎的半途就走掉了,是觉得我这宴会歌舞很无聊吗?” 感叹着出声,这锦袍少年正是今天宴会的主人,润王言毓,而他对着说话的那个人,则是当朝的安王言涵。 “盛老将军的独女?” 清淡漠然的嗓音里带了几许琢磨的意味,言涵回眸看向言毓,激起旁边荡漾的春心一片。 “对啊,就是传闻中那个善断案、善医术的盛夏嘛。你从前不是在北疆呆过一段时间吗?我以为你认识呢。” 眸带诧异,言毓收回目光看向言涵。 “我没有印象了,”眉头微皱,言涵不知缘何有些气闷,“我应该认识吗?” “不知道,或许机缘巧合的错过了吧。那个坐在她旁边的白衣少年,你总归认识的吧?” 摇头出声,言毓并没有觉察到言涵的异样。 “认得,穆将军府上的少将军,穆峄城。前些天无意中撞见过。” 点点头,言涵回答出声,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满是那个红色的身影,还有她方才望着自己时清秀脸庞上无意中流露出来的或欢欣、或落寞的神色。 “说起来,他们两个人的位置不就应该在你旁边吗?刚刚我还在奇怪,怎么好端端的换了宋家和程家的姑娘过来。 现在看来,应该是我这宴会还真是无聊的很,让她都没有兴趣多在这里待一待,回头我可真得好好让这些人再编排些什么新的表演花样来。” 叹息着出声,言毓饮尽手中的清酒便自顾自地低头研究起新的歌舞曲调来。 盛夏,盛夏,我真的应该认识你吗? 淡漠修长的眼眸久久地看着那已然空无一人的殿门,言涵一贯静止如水的心里,浮起一阵莫名的烦躁。 夜雪倾城,素白的银色霎时间覆满京城,天地之间连成一片,白茫茫的分不出界限。 王府夜宴散,众人纷纷走出府来,在等待自家马车前来的时候,便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欣赏着夜雪景色,更有几个年纪相仿的,索性摘了披风在雪地里打打闹闹,欢声笑语间引来不少人的围观和加入。 “哎呀——” 笑闹的人群中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不知谁家的贵女一个没站稳,身子便向后跌落而去。 “玉儿姐姐,你没事吧?快点扶着我起来。”近旁的少女赶紧伸出手去扶,那摔倒的少女便伸出手来拉着她,一面起身一面道: “真是羞死人了,好端端的也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碧瑶,你看看这是……啊——” 未说完的话变成了惊声尖叫,待到看清方才绊倒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之后,那才站起身来的少女玉儿腿脚一软便又向着地面摔倒而去,旁边扶着她的碧瑶也是尖叫不已。 众人闻讯赶来,却也都是在看清那半掩在雪地里的“东西”东西之后,或惊声尖叫,或煞白了脸色。 雪地里躺着的,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衣衫半松,白雪半掩,周围的血迹早已凝冻成冰,在皑皑白雪的衬托之下醒目而刺眼,而更令人心生寒意的,便是那即便隔着衣衫,也能让人看得到千疮百孔的尸体。 “你去通知刑部的人,你们几个把大家都疏散开确保送回各自府上去,不要都围在这里。” 从围观的人群中挤进最前面,作为润王府的主人,言毓自然有责任维持现场的秩序和客人的安全,只是他一个回身之间,却发现尸体旁边多了一个蹲在地上的身影。 红衣飘飘,专注认真,正是刚刚从宴会厅走掉的盛夏。 “那个,盛姑娘你……” “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是一个时辰之前,因为受到寒冷天气和冰雪覆盖的影响,所以尸体的僵硬程度要比一般情况下更严重一点儿。” 没等言毓将话说完,盛夏那清脆而沉稳的嗓音便响了起来,那半跪在雪地里检查尸体的手法姿态十分熟练,几乎都让人无条件信服她口中所说的每一句判断。 除了,那个人。 “这个更严重一点儿的僵硬程度和死亡时间,你到底是怎么能肯定就在一个时辰之前,而不是一个半时辰,或者两个时辰之前?” 清冷淡漠的嗓音在身后蓦地响起,俯身检查尸体的盛夏只觉得后背一僵,手停在那里,半晌只低声喃喃出一句只有她自己才听得到的话: “你从前,是最不会质疑我判断的那个人。”
第3章 雪中尸骨(2)
“嗯?你说什么?” 身子向前微微凑了凑,言涵挑眉看着盛夏,表示自己没有听清楚,那身上清浅的白梅香气一如往常,令盛夏神思间一阵恍惚。 “我是说,我刚才检查过死者的眼睛,上面的薄膜尚且没有形成,而人在死后大概一个半时辰,那层薄膜才会形成。 再综合尸体的僵硬程度,所以我判断死亡时间是一个时辰之前。” 定了定神思,盛夏快速地出声说道,不知为何,从前那股让她万分依恋的白梅清香,如今缭绕身旁却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只想逃离,逃得越远越好。 “润王殿下,既然刑部的大人们已经来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抬头看到刑部匆匆而来的侍卫,盛夏立刻起身转眸看着站在一旁的穆峄城就要离开。 “哎,盛姑娘,盛姑娘,留步,留步。” 离开的脚步还没迈出去,盛夏的身影就被言毓给拦了下来,比起言涵那冷冰冰的样子来,他脸上的笑倒是更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后退两步。 “因为这个案子的特殊性,所以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希望盛姑娘能同刑部的人一起来调查这桩案件背后的凶手。” 感受到言涵向自己望过来的嫌弃目光,言毓清了清嗓音,对着盛夏收敛了一下自己脸上的笑容。 “特殊性?” “实不相瞒,盛姑娘,这案子并不是第一年在京城发生了,类似这样状况的死者,已经连续在京城出现第四年了。 但因为每年就出现两具尸体,之后凶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直到现在这案子都还是悬案一桩。” 点头出声,言毓脸上的神色终于严肃了起来。 说起这桩横亘京城多年的凶杀案,每个人谈及之时都是闻之色变、忧心忡忡,更何况今年这死者的尸体就发现在他润王府的附近,饶是他言毓素日里再闲散偷懒,如今也不可能就这样坐视不理。 “两具尸体?那另外一个死者在哪里?” 黛眉轻蹙,盛夏瞬间就抓到了言毓话语中的重点。 “这是今年出现的第一个死者,如果凶手作案的规律没有改变的话,差不多九天之后,会出现另外一个死者的尸体。” 沉吟出声,言毓抬头看了看盛夏,“所以,盛姑娘,留给我们破案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今年还不能抓到凶手,那恐怕明年还是会出现新的受害者。 在下早就听闻盛姑娘神探之名在外,希望盛姑娘能帮我们这个忙。” “好,”点点头,面对如此紧迫的案件,盛夏并没有推辞自矜之意,“那调查过程中,我应该听哪位的指挥,与哪位联系?” “我。” 淡漠的嗓音接口而起,虽然只有减短的一个字,却是让在场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集中到说话之人的身上。 “既然这个案件这么复杂又这么紧迫,那本王也想出一份力。” 在众人齐聚的惊诧目光中坦然的顶着一张冰块脸,言涵不紧不慢地出声说道,目光却是有意无意地瞟过身旁的盛夏,她脸上闪过的一瞬间的僵硬,让他在心里不由得微微皱眉—— 她就这么不喜欢自己? “既,既然安王殿下开口了,那,拿下官自然、自然是荣幸之至。” 从震惊中回过神儿来,当值的刑部宋侍郎赶忙回应出声,却是止不住地用余光悄悄地瞟向站在一旁的言毓,目光里的求救之意昭然若揭。 “咳,既然四哥都要出一份力,那本王自然也不能落后,这案子本王也一同参与调查吧。” 轻咳一声,收到求救信号的言毓不得不挺身而出,心里却是纳罕着,自己这个从来万事眼前过如泥牛入海,引不起他分毫兴趣的四哥,今天怎的忽然来了兴致要参与调查破案。 “哦?为什么我要参与案子调查,你就一定不能落后?你同我之间,有什么可比性吗?” 微微侧过眼眸,言涵那不咸不淡的问话,噎得言毓差点儿没有喘过气来。 “我,我就是正义凛然,路见不平,忧百姓之所忧,急百姓之所急,想让案子尽快破了行不行?” “宋侍郎,麻烦您先差人将死者的尸体运回到刑部去吧,趁着新落的大雪还没有将周围的痕迹全都覆盖,我们搜一搜,或许能找到些什么线索。” 清脆沉静的声音自众人身后响起,无意与言涵有太多口舌和接触的盛夏,径直将话题重新转换到了眼前的案子身上。 早一点破案,她便能早一点离言涵远一些。 她一直在很努力的“放下”,可是如今他就这样活生生的在她眼前,同她说话,与她一起调查案件,往事如烟心头浮起,又让她如何能够轻易的放下? “阿夏,我刚刚问过了门前的守卫了,说是这场雪差不多就是在一个时辰之前开始下的。 但因为天色很暗,这里又正好是灯笼光亮照不到的地方,所以他们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人来往。” 略有几分喘息的声音打断了盛夏飘走的思绪,从远处跑回来的穆峄城一面拍着自己身上的落雪,一面出声说道。 这些问题,都是方才盛夏让他去打问清楚的。 “杀人,运尸,抛尸,风雪天的路又不好走,那凶手作案杀人的地方想来不会距离这里太远。 再加上京城酉时就要关闭城门,而现在已经是亥时,所以,凶手的杀人之处肯定也是在城内没错,但是,到底这个范围是多少呢……” 兀自琢磨出声,蹲在雪地里无意识地寻找着凶手可能留下来的蛛丝马迹的盛夏,丝毫没有意识到众人的目光已经聚集到自己的身上。 “盛姑娘,你是怎么能确定凶手是先杀人后抛尸,而不是直接在这里杀人之后,留下尸体自己跑掉的?” 向前凑了凑身子,言毓顺着盛夏的目光望去,却只看到白茫茫的一片雪地。 “因为尸体周围只有少量的血迹,而死者的致命伤却是被人割断了颈部大动脉。” 几乎是异口同声,盛夏那清脆的嗓音并着言涵那淡漠清冷的嗓音一同响了起来。
第4章 雪中尸骨(3)
“咳,多,多谢解答,是我太笨了,一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回头看到言涵那望向自己的嫌弃目光,言毓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复又半是自言自语,半是对着言涵小声嘀咕道: “我说四哥,你在北疆的时候真的不认识盛姑娘吗?我怎么觉得,你跟她之间很有几分默契呢?” 岂料他与盛夏站的位置太近,这一字一句的小声嘀咕被她听了个清清楚楚,紧接着,便是言涵那淡漠如远山的嗓音响起: “不认识。” 简简单单三个字,语气平静的仿佛没有波澜的止水,却是瞬间将盛夏那好容易筑起来的内心壁垒全都击得粉碎,连痛都已经感觉不出来。 不认识,真是好一个不认识。 唇边浮起一丝苦笑,盛夏只当做没听到一般,对着身边的言毓继续道: “除了尸体四周没有大量喷溅的血迹之外,你看前面还有几道隐隐约约的车辙,虽然已经被新落的雪盖住不少,但还是能够看得出来要比旁边的积雪稍微浅一点儿。 而刚才发现尸体之后,附近就再没让谁家的马车走过,所以是凶手抛尸的时候留下的可能性会更大。” 顺着盛夏手指的方向仔细看去,分辨半晌,言毓才看到那隐藏在落雪之下的隐隐约约的痕迹,而先前他看向那里的时候,只瞧见白茫茫一片雪地。 “我们这就顺着车辙的方向找一找,”点头出声,宋侍郎立刻对着跟在身边的手下安排吩咐着,“顺便再查查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以这里为中心,先以四方街为边界,在城北和城西两个方向,去搜一搜有没有什么特别僻静的地方,有可能是独立的小院子,或者小屋子。” 言涵清淡的嗓音响起,在众人略有几分疑惑的目光中,只有盛夏听明白了他话语中的意思。 “雪天路滑,凶手要带着死者的尸体来这里抛尸,又不能太过明目张胆的被人发现,所以他杀人作案的地点范围有限。 安王殿下方才所说的,应该是凶手可能的犯案范围,至于偏僻或者独立的住所,是因为死者的身上有很多伤口,而造成这些伤口需要一定的时间还不能被旁人轻易发现。” 话音落地的瞬间,盛夏几乎是无意识地抬头看了言涵一眼,却还是及时收住了自己脸上的表情。 在抛尸现场附近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圈,除开紧靠着死者尸体的树干下面有些许已经被落雪晕染开的血迹之外,他们几个并没有太大的收获。 是谁说过下雪天最适合杀人?白茫茫的落雪寂静无声,将所有的痕迹,所有的血腥都悄无声息地掩盖,清洗,融化,然后就再也留不下分毫曾经存在的迹象。 深夜的京城寂静无声,只有他们马车压过积雪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同乘一辆马车,盛夏的心在那充满白梅香气的窄小空间中闷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直到刑部的大门就在眼前,她才蓦地松了一口气。 “你似乎很讨厌我。” 跳下马车的瞬间,耳畔响起一个清冷淡漠的嗓音,盛夏心中微微一惊,随即低头看雪,道: “我与王爷素不相识,哪里来的喜欢和厌恶?是王爷多心了。” “是我多心了吗?” 淡漠的嗓音不依不饶,言涵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十分在意这个姑娘的态度。 “确然是王爷多心了。”无奈地再次答道,盛夏不由得加快了向前的脚步,“王爷若是真想查案那便快些走吧,刑部的仵作想来已经快要检验完死者的尸体了。” 验尸房内灯火通明。 穿着白色外袍的仵作一脸严肃的站在验尸台前,全神贯注地缝合着面前死者的尸体——一连四年,这桩连环杀人案的死者全都是经过他手验尸,比起在场的所有人来,或许他的心情才是最为沉重的那一个。 “死者的尸体状况,与前三年的相差不多。” 缝合好死者身上的刀口,顾仵作一面将验尸记录递给他们,一面出声说着。 “死者的致命伤在脖颈处,被人一刀割破了脖子导致失血过多而死。 死者身上的伤口一共有十八处,从伤口的形状来看,应该是由几种不同的凶器分别造成的,但具体是哪几种凶器,现在并不好说。 我方才也检验过,死者的胃里是空的,生前应该是很久都没有吃过东西了。” 将验尸的基本情况大致说了一遍,顾仵作皱着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分毫。 这已经是第四年了,他经手的死者尸体一具又一具,然而每年能够得到的线索,却也仅仅只有这么一些。 难道,今年他们还是要眼睁睁地看着凶手再次销声匿迹,然后再在明年冬天的某个时间,发现新的一具死者尸体? 明明知道有凶手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是每个担职于刑部之人心里所无法承受的负担。 “那死者身上的这些伤口,是在死者生前还是死后造成的?” 低头仔细地将那验尸记录浏览了一遍,盛夏抬头问道。 在受害者的身上造成十八道形状不同的伤口,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因而到底是生前伤还是死后伤,对他们估算时间和凶手活动的范围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看伤口周围的皮肉有向内紧缩的样子,但并不十分明显,应该是生前造成的吧?” 眉头紧皱,顾仵作迟疑了一下方才出声说道,然而却也并不十分肯定。 “那伤口周围呢?有没有出现红肿的情况?” “这个是有的,尤其是死者的尸体在冰雪里冻过,等我将伤口附近的血迹清理干净之后,那红肿的颜色就更加明显可见。” 点头出声,顾仵作几乎都没有回忆便肯定的答道。 “那就应该是生前伤不假了,”琢磨着出声,盛夏的脑海里止不住地在想,凶手这般不厌其烦的用不同的凶器在死者的身上造成如此多的伤口,对他来说,究竟是有什么非做不可的理由?

红颜为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红颜为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绝世兵王12章

    原标题:绝世兵王12章小说名称:绝世兵王第12章谁怕谁啊江晨本来看到田震的号码不想接,知道准没什么好事,结果还真跟他预料中的一样:“请安?他怎么不给我来请安?老子现在没空!”啪嗒!电话被挂断了,田震气结,他没想到这小子连李彦强都不买账,包括李彦强也是失望透顶,本来还想了很多打击,讽刺,挖苦的话语,这是职场驾驭下属的一些老套路了,先把你打击得体无完肤,然后再以上位者的姿态来指导你,让你服服帖帖地服从对方!但是,江晨偏偏不按常理出牌,老子谁的面子都不给,使得让人有种一拳打在空气上的感觉!……次日早上

  • 魔皇大管家12章

    原标题:魔皇大管家12章小说名:魔皇大管家第一卷天降魔皇做管家第12章奇异少女“反正他们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我们去其他地方逛逛。”卓凡转身走去,庞统领知道他没把自己话听进去,无奈叹口气,跟了上去。不一会儿,二人来到了一处坊市。这里是一些散修摆摊易物的地方,要么以物换物,要么换些灵石修炼。以他前世的经验,在这里也许能找到一些被埋没的好东西。二人一路上左看看右瞧瞧,庞统领看得双目放光,有好几次都想掏腰包了,可是看到卓凡一脸索然无味的样子向前走,他也只能马上跟上。也许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他堂堂的护卫统领

  • 九阳绝神12章

    原标题:九阳绝神12章小说书名:九阳绝神第12章瞬剑术“怎么办?”秦轲手足无措。在这种时候,他的数百年经验,完全没有半点帮助。人王剑和昆皇木,这都是传说中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人见识过,更别说把这两种东西放在一起,会出现什么变化!没有人能够预料得到!秦轲只能全神贯注,时刻关注着命宫里的变化!实在不行,他就要强行隔离人王剑,保住昆皇木!毕竟,昆皇木是秦轲的命根!不仅关系着秦轲的修炼资质,更有着无限的成长空间,比人王剑更加宝贝!就在秦轲坎坷不安的时候,人王剑似乎终于吃饱了!不再从昆皇木上吸收能量!昆皇木

  • 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12章

    原标题: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12章小说名字: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第12章男人太聪明不是好事“我看未必,丁凡就是看上我了,只能说陆先生还真是失败。”话落,冷绝才松开手,打开门,送客之意尽显。一时间,被冷绝的语气镇住了,那话让人从心底里感到畏惧,陆南博缓过劲儿来,也知不是冷绝对手,却不甘心,从钱夹里拿出一张支票,“这里是十万,离开丁凡,否则……”“哎呦,陆先生出手真大方,钱呢,我帮小凡收着了,你慢走!”冷绝收了气势,刚才也是一时没忍住,伸出手直接收了支票,说出的话,却能气死人。“该走的是你!”陆

  • 萌宝来袭:买个爹地9块912章

    原标题:萌宝来袭:买个爹地9块912章小说书名:萌宝来袭:买个爹地9块9第12章绝对是不怀好意看着沐小宝稚嫩的五官,虽然并不够立体,但是依稀能够看出和自己的相似之处。再看看这个孩子的年龄,墨清良实在是想不出来沐小小在消失之后还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让这个孩子和自己长的那么相似。于是乎,一个在墨清良心底压根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在墨清良的心中悄悄酝酿开来。深邃的眸子从沐小宝的身上挪开,墨清良再一次看向了沐小小。此时的她正背对着墨清良蹲着,死死的抱住沐小宝,一张樱桃小嘴里面还在不停的念叨着:“看不见我,看不见

  • 弃妃逍遥:带着包子去种田12章

    原标题:弃妃逍遥:带着包子去种田12章小说:弃妃逍遥:带着包子去种田第12章就是喜欢数钱中年汉子一脸得意地说道,仿佛能为那几位贵客出门买菜也是件十分荣耀的事情。孙瑾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卖菜挣钱换米粮,所以即便觉得中年汉子在说废话,她也没有出声打断,由着他叽里呱啦一番炫耀。终于这个中年汉子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多了,这才咽了咽唾沫,回归正题道:“看在你家白菜长得不错又够新鲜的份上,本老爷就出两文钱一斤,你这一车白菜本老爷都要了!”“好嘞!”随着他豪气地声音一落地,孙瑾连忙应声道:“王二哥,咱们赶紧的把白

  • 极品少爷12章

    原标题:极品少爷12章小说名称:极品少爷第12章蛇精病真多看这家伙没脸没皮的跟上来,关键是他现在还穿着一身湿衣服,实在影响市容。乔紫若无奈,只得跟他先去了一处高档男装区。李小杰本着男人不狠,何以站稳的心态。买衣服不挑好的,专挑贵的。好家伙,一条内裤都要几千Money,不过李小杰不在乎,因为大款老婆在后面跟着呢,给谁省啊。买完衣服,李小杰提着装湿衣服的袋子,抱着侄女冰冰。乔紫若不用提醒,自动去付钱。李小杰凑上去看了眼,差不多两万块。那收钱的小MM看他抱个小女孩凑上去,从柜子里摸出一袋大白兔奶糖递给

  • 大婚晚成:老婆离婚无效12章

    原标题:大婚晚成:老婆离婚无效12章小说名:大婚晚成:老婆离婚无效第一卷女王要离婚第12章斩断她的退路“是啊,你还没有解放,我就没有好日子过!”闭上眼,靠在副驾驶座上,沈落梦忍不住的双手抱住自己。她觉得,浑身都在发凉。只是,她却并没有想到,顾云城,会将她的退路斩断的那样的彻底。车子开到了顾云城在W城堪称天价楼盘的卢浮城,这里,沈落梦也有一套房子,因为以前知道顾云城在这里买了房产,所以她也在这里订购了一套。但是却只住过几次,没有想到顾云城居然在这里住。拽着沈落梦进了电梯,看着电梯上一层一层攀升的数

  • 女总裁的特种军医12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特种军医12章小说名称:女总裁的特种军医第一卷重回都市第12章他可是我的男朋友,不准抢钟犸微微转过头去,不敢再看。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妖精!回过头来一想,钟犸赫然发现,他依然没有记住这个女人的相貌。单单只是她的成熟气质,她的美艳味道,她的惊人身材,就已经深深的震撼住了他,让他不及其余。留着这样一个核弹级的美女在自己身边,钟犸有些摸不清胡小蝶是打的什么主意。钟犸感觉观察“音姐”的这段时间似乎很长,其实这不过是他超高感知附带的好处,实际时间才只不过度过了一瞬。胡小蝶开玩笑的声音才落,

  • 牛气冲天12章

    原标题:牛气冲天12章小说名字:牛气冲天第12章偶遇万悠悠如今的秦岳开辟了六条武脉,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武力,所以已经可以驱使九牛玄天鼎炼制一些自成丹药了。虽然能够炼制的丹药品级不会太高,但丹药这东西,在风扬城这样的小地方还是极为稀有的,一颗适得其用的丹药在身,往往可以起到很大的效用。正因如此,秦岳来到城中交易市场后,一番转悠后,倒是收罗了不少可以炼制丹药的药材。只不过,能够增强神念之力的药材,却是一株也没有发现,倒是让他有些失望。忽然,原本已经失去信心的秦岳,目光猛然一震,在他前方不远处,一个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