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古言小说《宫心为上》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9 9:11:36 来源:网络 []

小说:宫心为上

第1章 :拎着裙子

“皇上,别这样……不要嘛!”徐美人半推半就的倚在皇帝身上,赢帝捏着徐美人的下巴,徐美人娇嗔道:“皇上,你弄疼人家了。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赢帝笑着,没有说话,手上的力道也不减。而他的目光,落在湖对面,并肩而走的一对壁人身上。

“疼,疼啊,皇上!”徐美人花容失色。

赢帝哼了一声,把徐美人推倒在地,一甩袖子,走到石栏边,眯起眼睛,死死的盯着湖对面的两人,拳头攥紧,关节都隐隐泛白了。赢帝用力垂了石栏一下,周围的太监宫女跪了一地。

“摆架承德宫!”

赢帝从石亭里走出去,向承德宫的方向走去,宫女太监匆匆的跟上,撑着伞追了上去。徐美人揉着碰疼的胳膊,也站了起来,怨恨的瞪着湖边的宫女。来自huijindi.com

温雅的沈墨均握住伞的手,是那样的有力,风雨都没让他手里的伞移动分毫!他的眼里尽是柔情的看着躲在伞下的李千兰。李千兰看着雨“哗哗”的从伞边流下,拎着裙子。

李千兰抬起头来,湖中被雨点拍出一个个水纹,一圈圈的漾开。春去夏又来,又是一年的秋,她来到皇宫已经有十载。李千兰那略带忧愁的目光扫过湖面,落向湖边湖春亭中的徐美人。

沈墨均皱眉唤道:“千兰。”

“恩。汇金地”李千兰认真的掂脚走着,她走的很小心,除了脚底有点湿之外,雨水没弄湿她的鞋子。“你说,比起这徐美人,我的姿色如何?”

沈墨均听罢,眉皱得更紧了,目光投向他处,猛然转头道:“千兰,不要乱想了,太后不会允许你嫁给皇帝的!”

李千兰转过头来,惨然一笑,“我有说,要高攀皇帝吗?我是什么身份?一个宫女,一个带罪的宫女!”

“那你也不能用自己去换你娘的性命啊!”沈墨均丢下雨伞,双手搬过李千兰的身子,似是要扭转她的想法一般,“你娘她也一定不希望你这样做!”

“换?换什么?”赢帝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两人之间。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李千兰跪地,沈墨均行礼却不用跪。

赢帝咬着牙,脸上的肌肉僵了僵,“你是李千兰吧。”

“奴婢是千兰。”李千兰跪在地上,头也不抬,雨点急急的落下,打湿了她的衣衫,显露出她妙嫚的身躯。说明huijindi.com

赢帝眯起了眼睛,“你想救你娘李江氏?她可是要毒害朕的母后。”

“奴婢不求皇上宽恕她,只求皇上能命下奴婢娘亲一条命!”李千兰跪着不起,头也没抬一下。沈墨均在一旁

赢帝挑起李千兰的下巴,眼睛却是看着沈墨均,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是宫女!”

说罢,手向前一推,把李千兰推倒在地,“宫女知道吗?宫女就是皇帝的女人,你用什么和朕换?你本来就是朕的女人,你用什么和朕换!”

第2章 :别碰朕的女人!

李千兰挣扎着爬起来,身上全是黑泥,沈墨均看不下去了,伸手去扶,赢帝怒道:“你别碰朕的女人!”

沈墨均顿了一下,还是把李千兰扶了起来。

“沈!墨!均!”赢帝指着沈墨均,低吼道:“你再碰她一下,朕现在就下令杀了李江氏!”

沈墨均把李千兰扯了起来,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披在李千兰的身上,“那么拙劣的下毒手法,而且还是没下毒成功,大家都不是傻瓜,到底是怎么回事,所有人的心里都明白,李千兰虽然是罪婢,但是她却一点想谋反的心都没有,又何必逼她呢。”

“哈。”赢帝仰头失笑,正脸看向沈墨均的时候,脸就拉了下来,“你很了解她嘛。”

沈墨均神色如常的回视着赢帝,“我认识千兰六年,我看到的,至少比皇上您,还有太后看到的多吧。汇金地

“沈墨均!你好大的胆子!”赢帝眯起眼睛,“你就不怕朕砍了你吗?”

沈墨均忽然笑了,“如果你想这样做的话,我还会好好的站在这里吗?”

针锋相对的两人,谁也不肯退让一步的站在那里。

赢帝脸上的煞气突然退去,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眼睛仍然目不转睛的盯着沈墨均,“千兰,你过来。”

沈墨均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赢帝脸上露出胜券在握的微笑,“你不过来,怎么救你娘呢?不讨好朕,又如何救你娘呢?”

李千兰身体微微颤抖着,看了看沈墨均,犹豫不决的向前踏了一步,拧眉,咬着红唇。

赢帝露出胜利的微笑,“沈墨均,你那个武林盟主的爹,会为了一个女人而与朕反目吗?不要以为你爹带着武林众派归顺于我大宏王朝,朕就一定怕他!李千兰!还不快点过来!”

李千兰抬头看了看沈墨均,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低垂下眼帘,看着自己的绣花鞋,又抬起眼来,眼里应着沈墨均的影子,来生,她一定嫁给他!

不再有犹豫,李千兰快速向前踏了一步,从沈墨均身边错过。

沈墨均拉住即将与自己擦身而过的李千兰,扭头对赢帝说道:“如果我想去把李江氏劫走,你又能如何?杀入江湖?如果我想不留下痕迹的带走一个人,你觉得,你能拦得住我吗?”

赢帝的脸色变了数变,低沉着嗓音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朕!”

沈墨均抬起下巴对着赢帝,他眼里的决绝之色,表明了他的决心!

赢帝举起手来,用手指虚点着沈墨均,“你好,好啊!朕倒要看看你怎么救个死人!告诉小喜子,即刻赐死李江氏!”

“不!”李千兰不顾身份扑到赢帝身边,“不,皇上,不要,奴婢……”

“千兰!”沈墨均跑过去拉起了李千兰,李千兰死命的跪在地上。

一道人影冲了出来,把沈墨均挡开,拎起李千兰,就丢向赢帝。

第3章 :目标就是她的唇!

沈墨均闷哼一声,“腾、腾、腾”后退三步,才站稳,便向前一步,怎奈刚才的人影已经挡在沈墨均身边,沈墨均抬掌就要“三叔,你拦着我做什么。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我要不拦着你,你岂不要继续闹下去!今天我要替你爹好好管教你!”说着,林虎奎就要动手。

赢帝狞笑着,拉过李千兰的胳膊,低下头,手上施加的力道越来越重,在李千兰耳边呢喃道:“你以为,沈墨均能救你吗!”

李千兰闭着眼睛,身子微微的颤抖着,把头扭向一边。赢帝身上的怒气,逼得李千兰向后退了两步。赢帝紧逼向前,“恩?怎么不说话了?不敢看朕了?你不要要勾引朕,好救你娘吗!啊!”

已经退到湖畔的石栏边的李千兰,退无可退,身子紧紧靠到石栏上。被打湿的衣服贴在身上,粉红色的肚兜透过湿衣服,隐隐的让人看不清,肚兜上的出水荷花,应着这湖水,赢帝眯起了眼睛。

跟着赢帝的太监,想上前给赢帝撑伞,却又怕赢帝把努力撒在他身上,他们唯唯诺诺不敢上前。赢帝身上的衣服也湿了,贴着李千兰身上,李千兰苍白的小脸,慢慢的染上了一层红晕,看着煞是好看。

赢帝低下头去,亲近李千兰。李千兰闭紧的眼睛,轻轻的颤抖着,雨点落在黑长的睫毛上,随着微微颤抖的睫毛,滑落到眼角。修长的颈子,因为紧张而绷紧着。赢帝顺着颈子向下看去。

因为刚才的挣扎,李千兰的衣服向一边歪了点,露出撩人的锁骨来,粉色的肚兜也露出一个边来……

赢帝盯着李千兰,大手攀上李千兰的颈子,李千兰僵了僵,随着赢帝的手越来越向上,李千兰不自觉的就掂起脚来,向上提着身子,以此来躲避着赢帝。

赢帝沙哑着嗓子,伏下头去,鼻子在李千兰耳边蹭了蹭,无意识的伸出舌头来,轻舔了一下,引来了李千兰微微颤栗!

李千兰身上的幽香,隐隐传入了赢帝的鼻腔里,李千兰听到赢帝的鼻息粗重,小手抗拒的推着赢帝。

赢帝用低哑的声音,在李千兰耳朵说道:“以你的姿色,是比那徐美人是强了不少,好吧,朕承认你有勾引朕的资格了!”

李千兰身子更僵了,她挣扎着看向一边与林虎奎暗中缠斗的沈墨均,眼睛里带着泪。突然一双大手捏住了李千兰的下巴,“你是朕的女人,你只能看着朕!听到没有!”

听到了赢帝的低吼,沈墨均分神去看李千兰,却被林虎奎抓住机会扣住了他。

赢帝的动作顿了一下,缓缓的转过头去,勾起嘴角,又转头面向李千兰,把李千兰的脸扶正,让她对着自己。看着丰润饱满的唇,赢帝再次伏下头去,目标就是李千兰的唇!

第4章 :让你生不如死

李千兰感觉到赢帝的动作,睁大眼睛,乌黑闪亮的眸子,惊愕李千兰的大脑一片空白。

沈墨均看着自己还没敢吻过的唇落到了赢帝口中,挣扎着向前,“咯咯”两声响,沈墨均的膀子便被他自己弄脱臼了。

林虎奎听到声音,吓了一跳,连忙松开了手。林虎奎突然松开手,沈墨均失力,趔趄一步扑向前,林虎奎扶住沈墨均。沈墨均被碰疼了,“嘶——”的一声,倒抽一口冷气。

咬了咬牙,头还没抬起来,便喊道:“千兰!”

李千兰听到声音,这才回神,眼睛瞪得更圆更大了。

李千兰盯着赢帝的脸,一时间脑海里只闪现一个“逃”字,但是身后就是石栏,接着就是湖了,她能逃到哪里去?用眼睛的余光看着沈墨均,眼里满了委屈。

帮沈墨均接胳膊的林虎奎也没精力再注意其他了,这是大当家的宝贝儿子,伤在自己手里了,那还了得?虽说是沈千均让他来的制服沈墨均的,可他这个当叔的,心里也不好受啊!

沈墨均听着“咔嚓咔嚓”两声,咬着牙,就向李千兰扑了过去。

林虎奎见沈墨均跑了,“哎呀”一声便又拦。

赢帝见他们从暗较劲,到现在厮打起来,哼了一声,“千兰……”

赢帝才起个头,只感觉抵在自己胸前的小手收了回去,李千兰双手瞬间平举起来,撑着石栏,便跳了起来。速度快得,连赢帝都没抓住李千兰。伸手欲抓,却只抓到李千兰的衣角,“嘶——”的一声,扯下半件外衫来。

“千兰!”

“扑通!”

李千兰像是一朵落花,飘下了石栏,飞入湖中。

赢帝愣住了,在皇帝要临幸谁这当儿而去自杀的人,也只有李千兰一个人而已!

“李千兰!”愣过之后,赢帝怒了,抓起身边一个小太监,就要往湖里丢,“救她上来!否则你自己也别上来了!”

林虎奎见李千兰跳了湖,也愣了,松开手,沈墨均便飞了出去。

又是“扑通”一声,林虎奎趴向石栏,脸上愕然之后,更深了。只是因为李千兰“呼啦”一声,从水里冒出头来。

李千兰用手划了几下水,平衡了身子,不会让自己沉下去,抹了抹脸上的水,低呼一声,又把身子沉了下去。

沈墨均见李千兰浮了上来,才放心下来,连忙游了过去,在水里一沉一浮的脱下外衫,给李千兰披上。扶着李千兰,一起游上了岸。

李千兰才一挑头踏上岸边,赢帝气冲冲的跑了过来,一把将李千兰又推了回去,“你倒是死啊!朕杀人无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不在乎多逼死你一个李千兰!”

沈墨均再扶李千兰起来,“我没想过死。”

“哈!”赢帝被气笑了,“你不想死!好,好啊,朕不会让你死,朕会让你生不如死!李千兰你给朕记住!上来!”

赢帝扯着李千兰的胳膊,把李千兰拉上了岸,撕扯着李千兰身上的青衣,几下撕烂……

宫心为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宫心为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从“灭绝师太”和“母老虎”看教化、教育和教养

    她们都是很好的人,积极负责,乐观主动,为人和善,大气又漂亮的好老师。但他们却被学生而且是好学生,那些预备考入五大名校的学生冠以这样的外号。初听之,我觉得甚是好笑,还在想这些尚处于懵懂之中的娃娃,会不会那天也给我取个类似于这样的外号。从他们的表现和眼神看,他们是喜欢我,敬畏我的。但我这样一个既胖又老的男人,能博得他们的青睐实数不易。中国人越来越看重教育,因为教育可以承载一个家庭甚至是家族的梦想和希望。我不知道他们想没想过,培养好了学生就可以报效国家,拯救民族。但他们会把眼光瞄准在名校里热专业,热专

  • 骨瓷之光:薄如纸、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磬

    骨瓷(Bonechina)虽然英文名带有china,但是瓷器之意,与中国无关。骨瓷基本工艺是以动物的骨粉(用牛、羊、猪骨等以牛骨为佳)、粘土、长石和石英为基本原料,经过高温素烧和低温釉烧两次烧制而成的一种瓷器。骨瓷是世界上唯一由西方人发明的瓷种,这种瓷器在欧洲价值连城。更为神奇的是,这种瓷器可以做成灯具,有着比玻璃灯更加奇幻的效果。英国女设计师AngelaMellor,充分发挥骨瓷的透光性,用光与骨瓷共同创造了梦幻之美。骨瓷色泽呈天然骨粉独有的自然奶白色,光泽柔和,温润如玉,拿一只骨瓷杯或碗,放

  • 无限镜屋——艺术家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YayoiKusama,这位来自日本的波点女王,1929年在日本松本(Matsumoto)出生,其以超乎想象力的“斑点”系列设计和“无限镜屋”系列设计,享誉全球,展览所到之处无不呼风唤雨、引来数以几十万计的观众。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系列一直以来都保持着现代主义的印记——令人眩晕的有限与无限,空间视觉上神秘的延伸,自己与他人之界限的混淆,短短几分钟内仿佛坠入另一世界的错觉。“密集恐惧症”“精神病人”“圆点女王”“怪婆婆”,世界给她贴了无数个标签。但她不需要成为任何标签,也不需要成为任何人

  • 书法人——流连于翰墨之间

    王洪海,字鸿儒,号江鸟王,怡春堂主,生于1963年4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老子、华佗、曹操故里,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系中共党员。1997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受教从师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徐本一先生。现任中国国家书协常务理事、当代中国美术家协会安徽分院副院长。中国榜书家协会北京市通州分会秘书长、世界华人书画协会副秘书长、亳州市青少年书法协会副主席、皖北书画院院长、老子书画院特聘顾问、香港卫视《名人堂》栏目签约书法名家。2017年曾被联合国华人国礼收藏鉴赏委员会、联合国文化产业联合会,被授予“

  • 美国艺术家Lee.Alban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食色:俄罗斯Yury.Nikolaev作品

  • 希特勒:我希望能以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如果艺术不被认可,那就掠夺

    “我是艺术家而非政治家,待波兰问题解决后,我希望能以一名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阿道夫·希特勒第二次世界大战,既是全人类的一场浩劫,也是法西斯国家掠夺受害国艺术品和财宝的饕餮盛宴。据德国人赔偿犹太人财产会议估算,德国纳粹“二战”期间从犹太人手中夺取共计65万件艺术品,其中10~20万件至今下落不明。这尚且只是纳粹掠夺的一部分。但以希特勒为首的德国纳粹政权为何对艺术品情有独钟?希特勒的艺术情结阿道夫·希特勒,1889年出生在奥地利茵河畔的布劳瑙镇,艺术对他而言是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少年时期,他

  • 英国Peter.Adams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作者:红娘子挑战30分学院/Fans寒冬朔雪,客至宾来。户外万物萧索,天寒地冻;屋内炉火微红,略有暖意。虽是寒冬,客栈里俨然是宾朋满座,座位中间一位青衫落拓的男子,依约有些书生气,左手拾袖微抬,好燃一炉旧年火、好温一壶新醅酒。只听他道:各位,且听我说一个故事。都说写梅诗中,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然则,此梅却有另一说,有人到这梅乃是他隐逸山川后遇到的“梅妻”。林逋一生淡泊宁静,生无旁物。南宋灭亡后,后人在他的墓中发现,陪葬的竟然只有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

  • 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圆满落幕

    声明:感谢作者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2018年1月14日上午,在江南小镇三楼李晓楠文学工坊欢声笑语一片,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会在此举行。来自宁河各阶层文友近40人欢聚一堂,载歌载舞满怀深情表演了自己拿手的文艺节目及自创的诗歌作品。联欢会上,李晓楠老师总结了文学创作工坊作者2017年文学创作的成绩(共发表纸媒200余篇,网络300余篇),展望了2018年文学创作未来,大家满怀激情,信心十足,制订了自己的创作计划,誓为宁河文化经济发展放歌。联欢会还邀请到了著名作家、编剧戴雁军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