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天涯海角唯望君安 最新章节

2017/12/29 14:37: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天涯海角唯望君安

第1章好妹妹

  深夜,静默压抑。汇金地

  有低低的暧昧声传来。

  女人身穿水蓝色贴身长裙,双手抓着床单,跪在地板上。

  身后一下比一下迅猛的撞击,让她纤细的腰身像是风中树叶,摇摆不停。

  男人逼迫她抬起头,看向一旁的穿衣镜,“说,现在干你的人是谁?”

  秦羽倔强的昂着头,她看着镜子里,两个人分明都穿着衣服,可交合处却让人血脉喷张,她紧闭着牙关,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斯拉一声,男人暴怒的撕坏了她的长裙,双手握住她的柔软,毫不怜惜的肆虐,声音越来越冷,“你不是一直都喜欢我这样的吗?装什么纯!”

  秦羽终于受不了折磨,每回自己的倔强换来的都是他更加暴怒的屠戮,她忍不住一边喘息,一边小声的说道:“你,你是秦少霆,是我的大哥。”

  “呵呵!”身后男人似乎终于满意了,抱着她滚到床上,一边用力挺进一边掐着她的脖子,“叫我。”

  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秦羽哽咽的哭泣,“大哥,大哥……”

  大哥,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秦少霆,秦氏财团的继承人,年轻,俊朗,多金,是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汇金地

  秦羽记不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四岁的时候她就被送到了秦家,之后的很多年她没有再见过亲生的父母,从此一直都生活在这里。

  直到很长时间她才知道,她原来是秦家抱养的孩子。

  她喜欢秦少霆,一直很喜欢的很小心,害怕的不敢让人察觉,他是她名义上的大哥,比她大了整整六岁,可她喜欢他,偷偷摸摸的藏在心底。

  四年前,闺蜜若兰的生日聚会上,一向不喜热闹的秦少霆,却当众向夏若兰表白,秦羽的一颗心彻底破碎了,她想,原来大哥喜欢的是自己的闺蜜,秦大哥这辈子都不会是她的,可她又为自己有这种想法感到罪恶,于是她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模模糊糊间闯入了一间房,糊里糊涂的丢掉了第一次,可没有想到,第二天一早,她和秦少霆竟然被恰好赶来的夏若兰捉奸在床,秦羽至今都忘不了,秦少霆一脚将光着身子的她踢下了床,夏若兰狠狠的扇她的耳光,骂她猪狗不如,骂她是贱人。

  再之后,夏若兰伤心的去了美国,她却成为了秦少霆的禁脔。

  “好紧,真特么骚!”秦少霆拍打她的臀部,“被我干了这几年还是这么紧?你真是个骚货。天涯海角唯望君安 最新章节

  秦羽默默的掉着眼泪,哽咽道:“大哥,我错了,我求你不要再这样了。”

  “现在知道错了?爬我床的时候,怎么那么骚?嗯?要不是你,若兰不会离开我,我干着你,你恐怕是高兴还来不及吧?我的好妹妹?”秦少霆抓着她的腰,像个打桩机一样用力挺进,“别跟我假惺惺,你不是要我上你吗?满足你!”

  剧烈的声响像是最残忍的酷刑,秦羽支撑不住的头埋在枕头里,默默地吞掉眼泪。

第2章别招惹她

  男人快速的耸动数下,满足的哼了一声,秦少霆缓缓的从她的身上抽出,像扔破烂一样,随手把她推下了床,“滚吧!”

  秦羽只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她身体里还残留着他的味道,她伏在地上战战兢兢,好不容易穿上衣服,哆哆嗦嗦的往外走。

  每次秦少霆要她,都会事先给她发一条短信,让她来到他的房间,如果她不听话,他就会残忍的惩罚她,让她痛到生不如死。

  秦羽的房间在隔壁,每回,她都像是在做贼,悄悄地来,悄悄地去。

  “若兰就要回来了,下周我们就订婚,你别惹她生气,如果被我发现你招惹她,我要你好看!”冷漠的话自背后响起,秦羽身形一僵,他说到就能做到,为了她,他会无尽的折磨自己。

  心痛了一下,随后又想,若兰回来也好,也许她回来了,自己就不会再被他这样对待。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若兰,你总算是回国了,我们少霆心心念念的都是你。”秦家别墅,秦母笑眯眯的给夏若兰添菜,“多吃点,看看你都瘦了。”

  秦少霆亲密的在夏若兰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看我妈多喜欢你。”

  夏若兰眉开眼笑,“阿姨,您对我真好。”

  秦母笑着说道:“你从小和我们家小羽一起长大,又是少霆心尖上的人,我不疼你,疼谁?”

  秦羽吃饭的手,微微有些抖,夏若兰是秦少霆心尖上的人,是放在心尖上的呢,自己恐怕是什么都算不上吧?

  夏若兰,夏家千金,夏家与秦家是世交,两家人也同意秦少霆和夏若兰在一起,如此不但关系紧密,也可以起到商业联姻的作用。

  他们结婚是众望所归。

  秦羽默默的吃着饭,不发一言,夏若兰忽然轻轻推她,“小羽,你怎么都不说话,不喜欢我当你嫂子啊?”

  秦羽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秦少霆,男人正冷冽的盯着自己,眼睛里的怒气显而易见。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秦羽连忙笑了出来,“不是,怎么会呢,你做我嫂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夏若兰若有所指的说道:“是吗?你发自真心的就好。”

  饭桌上的气氛于她来说有些压抑,她中途溜去了卫生间,躲在里面不想出来。

  夏若兰随便找了个借口也跟了进去,她关上门,冷笑着,“贱人,离少霆远点!”

  秦羽下意识的回道:“他是我大哥,我和他永远不可能的,你不用担心。”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脸上已是挨了一巴掌,夏若兰掐着她的脖子,尖酸刻薄的骂道:“呵呵!我不用担心?你这个贱人不顾伦常,毛都没长齐就敢爬他的床了,要不是我顾忌着少霆和秦家的脸面,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我说这样的话!我告诉你,少霆是我的,别在我面前耍花样!”

  秦羽半边脸颊很快就红肿了一大片,她愣愣的,不曾想她的对的恨这么深,忙说:“我知道的,你放心,我不会在你面前耍花样的。”

  “哼!”夏若兰收回手,冷笑,“你这样被父母卖掉的人,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你给少霆提鞋都不配,他的心里只有我。”

第3章 订婚

  她实际上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孩子,这一点秦羽在六岁的时候,夏若兰就好心的告诉过她了,从那时起秦羽就再也没有想过要回去原来的地方,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对亲生父母的印象早已没有了。汇金地

  只是,如今提起,心底终究无法真正的释怀。

  秦羽默默的对着镜子洗手,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整张脸颊红肿不堪,娇嫩的皮肤印着鲜红的掌印,忍不住默默地咬紧了唇。

  当她走出来的时候,秦母正笑着说:“外面好像下雨了,今晚就别回去了吧,家里有的是客房。”

  夏若兰娇媚的答应了下来,“嗯,都听阿姨的。”

  秦少霆打趣,浑厚的嗓音磁性又性感,“睡什么客房啊?我的床大的很。”

  秦羽不敢再继续听下去,转身忙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夜深了,雨声刷刷直响,她却睡不着了,辗转反侧怎么都闭不上眼睛,秦羽起床来到了阳台上透气,窗帘刚打开,不觉间看到了隔壁的一对身影正在忘我的拥吻着。

  心猛的下沉,秦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吓的连忙弯下了腰。

  他们睡在在一起了?

  她坐在地上,心一阵一阵的抽着似的疼。

  秦羽,醒醒吧,别再做梦了,你从来都是多余的,别再做遥不可及的梦!

  一周后,秦家与夏家正式结为姻亲,秦少霆与夏若兰在国际酒店举行了盛大的订婚仪式,京都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

  秦羽作为秦少霆名义上的妹妹,这种场合自然是要出席的,她坐在角落里,看着西装笔挺,俊冷不凡的秦少霆挽着一身白纱,美貌非常的夏若兰,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样的场景她曾经天真的幻想过,如今亲眼看着,像是解脱,又些许不舍。

  “小羽,你还坐着干什么?快点招呼客人。”秦母推着她出去,笑,“今天是你大哥订婚的日子,你怎么还苦着脸呢?快点出来,来了好多青年才俊,你也长长眼挑一个。”

  秦羽忙回过神,笑了笑,跟着秦母一起招呼来宾,夏若兰挽着秦少霆一桌一桌的敬酒,轮到秦羽这桌的时候,夏若兰故意说道:“小羽,我很快就做你嫂子了,我们喝一杯。”那语气就像是她们是最好的闺蜜一样。

  秦羽慌忙站了起来,举着酒杯对他们甜甜的笑,“我祝大哥大嫂,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话毕,一扬脖子干了一整杯白酒,“愿你们永远幸福。”

  秦少霆面色如常,夏若兰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挽着秦少霆去了别处。

  “小羽,你脸都红了?没事吧?”坐在秦羽身边的是她的大学同学韩琛,两人关系一直很好,见着秦羽脸色不好,他关心的问了一句。

  秦羽忙摆手,“没事,我……”话没说完,只觉胸口一阵热涌,像是要吐了出来,“我去一下休息室。”

  她慌芒跑到休息室,铺天盖地的吐了起来,这一通,仿佛把肠子都要能吐出来了,可胃里依旧是很难受,像火烧的一样。

  “勾引男人?”背后突然响起了秦少霆的声音,秦羽吓了一大跳,连忙转过脸来,哆哆嗦嗦的说道:“大,大哥,你怎么来这里?”他不是在外面应酬吗?

  秦少霆冷笑勾起她的下巴,“是不是太久没艹你了,你就寂寞了,去勾引别的男人?”

第4章 贱人

  秦羽愣了一下,连忙摇头,躲避着,“我,我没有。”

  “没有?你当我是瞎子吗?”秦少霆一手掀开她的裙子,修长的手指在她柔嫩的臀瓣流连,“才几天没干你,你就这么痒了?”

  秦羽慌忙的拉着他的手,乞求道:“不要,今天是你订婚的日子,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呢,大哥,大……嗯!”话未说完,他已经粗暴的进入。

  秦羽慌乱的只能捂住嘴,不让自己发生任何声音。

  “你听好了,我还没玩够,你要是敢去找别的男人消遣,我一定饶不了你!”秦少霆捏着她的下巴,语气又冷又狠,动作却是越来越快。

  他看着她在自己身下颤抖呻吟,看着她的眼睛,心底怒不可遏,可又快感十足,那晚,她像个小猫一样的爬上自己的床。

  他推开她,她却抱着他的腰,说什么十八岁了,想要给自己一个成年礼!

  他头脑昏昏沉沉,恍然大悟,自己竟然被下药了!

  当时气血上涌,怒火攻心,什么身份都忘了,毫不吝惜的上了她。

  此后的每一天他就像是上了瘾,现在看到这样一张脸,还是忍不住想要上她,尤其是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交头接耳的时候,他就更想要把她死死的压在身下。

  秦少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是本能的驱使自己做下去。

  自从夏若兰回来后,他已经一周没有碰过她了,秦羽以为他再也不会碰自己,可现在,她只觉腰要断了,下身更是疼的她直想飙泪。

  不觉间,脑子里忽然想起那天在阳台上看到场景,眼前的男人和夏若兰在阳台上忘我的拥吻,一想到他碰过别的女人,秦羽本能的排斥,双手挣扎着逃离,可却是越挣扎越是被他死死的箍住,一动不能动。

  “少霆,少霆你在里面吗?少霆?”屋外,突然响起了夏若兰娇媚的声音。

  秦羽脸色大变,拼命的推着男人,可男人却是更加紧密的抱着她,在她的身上剧烈的驰骋。

  极致的快感像电流一样窜过全身,她忍不住想要尖叫,可又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最后一张口狠狠的咬住了他裸露的肩膀。

  秦少霆顿了一下,随后是更加迅猛的攻击。

  “少霆,你到底在不在?我要进来了。”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夏若兰越来越近。

  休息室的门并没有上锁,夏若兰只需要一根手指头就能轻易的打开,秦羽害怕的心脏都要跳了出来。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是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渐渐的脚步声终于还是远去,秦羽绷着的身体瘫软了下来,秦少霆也到了顶点,粗重的喘了几口气,抽离了出来。

  他冷漠的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女人,“我跟你说的话,记住了,别让我发火!”

  话毕,整理好衣衫,又是一表人才的模样,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

  秦羽蜷缩在地上,只觉下身好痛好痛,忙颤颤巍巍的去了卫生间,她坐在马桶上简单的清洗,却发现下身流出了好些血丝,她忙用纸巾擦拭,又拿出护垫垫在了下面。

  又撕裂了吧?她想,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经常性的弄疼她,下身撕裂过几回,也看过医生,所以秦羽这次也只以为是那方面的原因,并未深想。

  她收拾好自己后,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对着镜子补了妆,不然这么出去肯定会引起怀疑的。

  一切收拾完毕后,秦羽推开卫生间的门准备出去,不想夏若兰突然推门走了进来。

  “秦羽,你果然在这里!”夏若兰挑着眉梢,快速的看了一眼四周,都是经过事的女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气得大骂,“少霆刚才在这里是不是?臭婊子,狗改不了吃屎!你那么喜欢男人上你,你出去卖啊!勾引少霆算什么本事!你个贱人!婊子!”

  啪!刚化好的妆容瞬间变了形。

第5章毁了你的脸

  秦羽捂着脸,不发一言,不是不想辩解,而是就算她辩解了,夏若兰也不会相信,在她的眼中,错的永远只有自己。

  “你这个贱人!我饶不了你!”夏若兰不顾形象的扑了过去,对着秦羽又打又骂,“四年前,你不要脸的爬上少霆的床,害得我和他不得不分开,现在我回来了,你竟然还敢勾引他!秦少霆是你大哥,你连乱伦都不顾,你这个婊子,贱人!你怎么不去死,你为什么非要抓着少霆不放!你个贱人!要不是你,我和少霆早就能结婚了!贱人都是因为你!”

  夏若兰坐在秦羽的腰上,双手撕扯着她的头发,又是掐又是打,秦羽只觉的肚子一阵阵痛,她皱着眉头,忍受不住的,一个翻身把夏若兰甩了出去。

  “好痛,我的肚子好痛!”秦羽小声的说道:“若兰,别再打了,我不会跟你争的,他的心里从来没有过我,你又在乎什么?”

  夏若兰听到这话,柳眉倒竖,更是暴怒,“臭婊子,你给我闭嘴!闭嘴!”

  她转手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狠毒的掐着秦羽的脸,“你为什么能爬上他的床,还不是因为这张脸,我要毁了你,我要毁了你的脸,让你以后都没有男人愿意上你!”

  秦羽奋力的挣扎,奈何肚子太痛,身体踉跄了几下又重新跌到了地上,“不要,若兰,你冷静点。”

  “我冷静不了!你这个贱人!毁容吧你!”夏若兰猛然举起明晃晃的锋利水果刀,一刀重重的划了下去。

  “啊!!”尖叫声响彻了整个宴会厅,“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噗,鲜血喷涌而出,夏若兰愣住了,颤抖的直往后挪,她,她原本只是想要划破秦羽的脸,可没有想到手下没控制力道,一刀下去竟然伤到了她的一只眼睛。

  夏若兰吓坏了,“不,不是我,不是我。”飞速的逃离了现场。

  楼下,秦少霆与秦母听到声音的时候,迅速的赶了过来,一进门,看到秦羽跌坐在地上,整张脸上都是血,鲜红的血染红了她的衣襟,一滴滴的渗透到了地上。

  “小羽,小羽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小羽!”秦母吓的脸色惨白,秦少霆瞳孔猛地一缩,飞一般的冲了过去,拦腰将她抱起横横冲直撞的下了楼。

  一时间,整个宴会厅炸了锅,订婚宴不得不暂停。

  秦羽麻木的窝在秦少霆的怀里,她勉强睁开另一只完好的眼睛,血液模糊的却看不清他的脸,只觉的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心在这瞬间凝固,身体也不堪重负,她闭上了眼睛。

  秦少霆疯了一般,开车速度达到了极点,他抱着她奔跑着来到了手术室,最后被医生强行留在了外面。

  他坐在走廊上,看着满是鲜血的双手心情复杂,她流了好多血,顺着眉眼到脸颊那么深的一道口子,血肉都翻了出来,一定很疼吧。

  脑海中回想着她明媚的脸蛋,心底愈发不是滋味。

  秦少霆烦躁的站了起来,随手拿出烟点燃,她毁容了,心底蓦地有些说不出的疼。

天涯海角唯望君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天涯海角唯望君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刘亚安的艺术精神和语言解读

    彝乡·市场150x1802014艺术心语在刘亚安的艺术世界里,我们感受着历史的沧桑、感受着春去秋来、感受着日夜交替、感受着万物迁移、永不停息。在这纷纭变易的万象背后,是对周流世界、创进不已、神秘莫测的生命力量和无限的宇宙生命的内在感叹。刘亚安老师简历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唐山画院院长主要艺术活动:1987年油画作品《时间、空间、生命》《复杂气象》入选文化部、解放军总政治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60周年美术作品展”。油画作品《空军电子模拟对抗演习》被空军收

  • 你是我心底的一首歌 温以沫陆湛 百度云共享

    “他爱的是这颗心,不是你。”“你不过是他用来养心的容器而已!”苏染的话一遍遍在温以沫的脑子里回响,挥之不去。难怪!难怪她这么坏,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将她从孤儿院领回来。难怪他给了她所有想要的一切,包容了她所有的缺点和任性。难怪他每次看她的时候,眼底都有着她看不懂的柔情和缱绻。原来,这一切本来就不属于她。她根本没有那么幸运,根本没有那么好,好到值得他那样呵护她。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颗心。他爱的是她这颗心,不是她。根本就不是她!“为什么,为什么……”温以沫身体一软,跪倒在了雪地里,冰冷的雪在掌心融化

  • 安顺市蜡染协会会长走访调研镇宁会员企业

    2018年1月16日下午,为进一步密切与会员企业的沟通联系,征求会员企业对协会今年工作的意见建议,新春伊始,中国少数民族用品协会蜡染分会、安顺市蜡染协会会长徐波带队走访了蚩尤布依服饰有限公司,深入开展调研活动。协会领导与企业主要负责人、蜡染协会副会长肖友清进行了座谈交流,了解蜡染企业的现状诉求,着重介绍了协会今年拟开展的主要工作,并共同探讨了协会新一年的工作方向。会员企业对协会长期以来在优化蜡染企业发展环境中的工作表示肯定和感谢,希望继续与协会加强联系,促进企业健康发展。徐波会长表示,协会今后要

  • 儿童手工折纸乌龟 鳄龟的折法教程

    儿童手工折纸乌龟,简单鳄龟的折法教程视频。

  • 想当画家,先看看自己什么星座

    星座一直都是被大家热衷的话题撇开准不准信不信不说星座确实是个蛮好玩儿的东西直接开始今天的话题十二星座谁最适合搞艺术欢迎各路英雄好汉对号入座妈妈再也不担心我学不好美术史了🙋🙋🙋摩羯座保罗·塞尚关键词:偏执、工作狂都说摩羯冷漠、偏执、装逼、闷骚max。其实认真淡定、外冷内热。高品君给大家说说摩羯座的艺术家:保罗塞尚。法国著名画家,是后期印象派的主将,从19世纪末便被推崇为“新艺术之父”。其实塞尚并不是个有天赋的画家,所以一直勤奋刻苦,悬梁刺股。这非常符合摩羯座工作狂的特点。塞尚对自己的作品要求

  • 新书推荐丨《路边偶遇的昆虫》

    是不是很多人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每当在花园里、草地上看到各种各样的小昆虫的时候,甚至是当小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抓着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小虫子放到自己手心里的时候,多数的成年人都会觉得这些小生灵们长相丑陋、气味难闻,对其避之不及。然后下意识地对小孩子们喊道:“好脏!快把它们扔掉!”可实际上,这些微观世界里的小生灵们却是无比美丽的存在,它们也是人类在这个地球上离我们最近,且数目最为庞大的邻居。它们其实就在人类身边不易觉察的地方热闹而忙碌地生活、劳作、社交、繁衍生息。它们色彩斑斓,它们性格各异,它们时刻在我们

  • 2分钟学会心形的折法 简单的爱心手工折纸教程

    2分钟学会心形的折法视频,简单的爱心手工折纸教程。

  • 儿童手工折纸:乌鸦的折法

    儿童手工折纸大全,乌鸦的折法视频教程。

  • 各种小动物的折纸 小兔子的手工折纸教程

    各种小动物的折纸视频,简单小兔子的手工折纸教程。

  • 保定国学风水大师白志永--什么是昭穆?什么是昭穆葬法?

    昭穆是宗法制度对宗庙或墓地的辈次排列规则和次序。在宗族内,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凡是属于族人聚合的场合,都昭穆分序列定班位。属于昭者在左,属于穆者居右,左昭右穆,班次分明昭穆制度:始祖在上,分左昭,右穆,河北、京津、山东等地将家族坟葬法细分为大、小昭穆。.墓地葬位的左右次序之葬居中,以昭穆为左右。”郑玄注:“先王造茔者,昭居左,穆居右,夹处东西。小昭穆葬法即兄居左,弟居右,兄弟辈一、三、五居左,二、四、六居右大昭穆葬法即:昭方取兄弟辈第一,二位居左,穆方取第三、第四位居右另有:抱子携孙式葬法,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