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契约婚书:钻石宝贝》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19:55:14 来源:网络 []
书名:契约婚书:钻石宝贝
第1章:邂逅男厕所

  尊夜,A市最高档的娱乐会所。说明huijindi.com

  付晶和一群同学在7楼的KTV包房里聚会。

  他们前天才参加完高考,有些人才刚满18岁,按规定是不能来这种地方的。但只要消费得起,会所也不会过问。而他们最终选择尊夜,是因为班长欧阳茵的舅舅在这里当经理。

  此刻,付晶和欧阳茵坐在一起。

  班帅邵千阳走了过来,脸色有些不自在:“欧阳茵。你能不能出来一下,我有话想对你说?”

  付晶暧昧地笑起来,推了推欧阳茵,:“快去吧。汇金地

  欧阳茵喜欢邵千阳三年了,邵千阳似乎也喜欢欧阳茵。看样子,今天终于要表白了。

  欧阳茵红着脸出去了,付晶的笑容变得有点苦涩。

  其实,她也喜欢邵千阳。高一时,她和邵千阳是同桌,欧阳茵坐在他们前面。在她刚刚发觉自己喜欢邵千阳的时候,欧阳茵神秘兮兮地告诉她:“晶晶我告诉你哦,我喜欢邵千阳……你不要告诉别人!”

  就是因为这样,付晶压抑自己的感情,不再去喜欢邵千阳。就算有那么一点喜欢,也不表现出来,更不会告白。最新最热小说《契约婚书:钻石宝贝》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因为,欧阳茵是她最好的朋友。

  包厢外,邵千阳紧张地对欧阳茵说:“一会儿帮个忙好不好?帮我稳住付晶,我、我……”

  “想表白是吧?”欧阳茵故作轻松地问,“放心啦,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当然帮忙!”

  转过身,欧阳茵气得下颚发抖。邵千阳,你就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付晶有什么好!

  回到座位,她笑容如常,把酒杯塞到付晶手里:“来,晶晶,上大学后就不能天天见面了,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我……”付晶没喝过酒,害怕喝醉。

  “放心啦,不会醉的,醉了不是还有我们吗?”

  付晶这才喝了。

  欧阳茵又鼓动其他人来敬付晶,一阵时间后,付晶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觉得身上不舒服起来。

  还有人要劝,她难受地摇头:“我不能喝了……”

  欧阳茵也醉了,却义气地挡住大家:“晶晶不喝了,你们不要逼她!晶晶,你还好吗?要不要去厕所?”

  “嗯……”付晶点了点头,只想快点逃离这里,免得大家继续灌她。

  欧阳茵扶着她站起来,离开包房,邵千阳追出来:“晶晶……”

  欧阳茵手一抖,压抑着情绪,朝她摆摆手:“我们一会儿就回来!”说完走向走廊尽头的厕所。汇金地

  “茵茵……我好热……”付晶痛苦地呢喃。

  “我们去厕所洗个脸。”欧阳茵一张脸的表情完全变了,哪里还有醉态?更没有刚刚维护付晶时的义气!

  走到厕所门口,欧阳茵转身说:“有人打扫,我们去下面一层楼。”

  付晶头疼得厉害,看都没看一眼就点头。欧阳茵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当然不会怀疑什么。

  走进电梯,欧阳茵的手在按钮上犹豫了一下,最后毅然决然地选择了-1层。

  付晶,你不能怪我!谁叫你让邵千阳喜欢,邵千阳只能是我的。网站huijindi.com我从来不是你的朋友,你别怪我……

  走出电梯,欧阳茵有些害怕。她舅舅在这里工作,她无意当中听说过——尊夜的-1层,有很多通过各种途径进来的女人,明码标价,谁看中了,谁就上!甚至,许多人一起上!

  欧阳茵扶着付晶,快速走向厕所的方向。这层楼,没有女厕,只有男厕!

  欧阳茵站在门口,倾听里面的动静。

  付晶靠在她身上,难受地扭动:“茵茵……我好热、好难受……水……我要水……”

  欧阳茵吓了一跳,生怕付晶的呻吟声引来男人。等了片刻,里面没有动静,她猜里面没人,立即扶着付晶走进去。看到那些立在墙上的小便池,她脸一红,走到另一边,推开隔间的门,把付晶放到了马桶上。

  “是不是想吐?”欧阳茵拍拍付晶的背,“想吐就吐吧……”

  付晶趴在马桶上,不想吐,但她很难受。最新最热小说《契约婚书:钻石宝贝》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她觉得自己心里有把火在烧……

  “茵茵……我好热……”

  “我去给你拿水!”欧阳茵看着她,最终狠下心,转身跑出了厕所。她飞快地跑进电梯,等电梯门合上,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好怕半路遇到男人,那样绝对会被当成来这里卖的女人,很可能清白不保。现在,她没事了。不过付晶……

  相信很快就会有男人去上厕所的,到时候……哼!她就再也没有资格、没有机会抢走邵千阳了!

  ……

  柏斯宸走出乌烟瘴气的包厢,满脸不悦。付子兴说请他来尊夜放松一下,他就猜到不会那么简单。他还以为付子兴会玩点有格调的东西,结果——

  看到那群女人在他面前跳着奔放的舞蹈,着实让他倒尽胃口!

  柏斯宸嫌恶地看了一眼手指,伸出手。手下立即递上一个黑色典雅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方白色的手帕。

  柏斯宸拿过手帕,使劲擦拭着手指——那里刚刚被一个女人碰到过!

  擦了几下,他把手帕一扔,直接往前走,四名手下立即跟上。

  后面的门打开,付子兴走出来,急忙把人拦住,诚惶诚恐地问:“柏总,你、你有哪里不满吗?我马上让人重新准备!”

  “不用了。”柏斯宸冷然地说,眼角扫了他一眼,“我爱干净,这种地方不适合我。”

  “干净?”付子兴一愣,猛地抬起头,柏斯宸已经带着人走了。

  柏斯宸路过电梯,手下刚要去开门,他却径直走过了。手下愣了一下,明白了什么,脸色不变地跟上。

  柏斯宸走进厕所,四名手下守在门外。

  站在小便池前,柏斯宸双手解开皮带,闭上眼,开始解决生理需求。哪怕是此刻,他也是冷漠高贵的,让人不自觉害怕。

  “嗯……”角落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呻吟,“水……”

  柏斯宸一愣,睁开眼,慢慢地解完手,穿好裤子。转身洗了一个手,那个声音还在继续:“啊……茵茵……救我……我好难受……”

第2章:是个宝贝

  柏斯宸朝那方看了一眼,以为有人带女人来这里办事。

  尊夜的糜烂他早有耳闻,刚刚又亲眼见识过,所以并不惊讶。他烘干手,准备离开。

  砰地一声,付晶从隔间里撞了出来。

  柏斯宸下意识地看过去,微微一愣,面带疑惑地走了过去。

  付晶靠在墙上,双颊呈现不正常的红晕,皮肤上一层薄汗,身上的衬衫被她抓挠得有些凌乱,几缕发丝暧昧地贴在脸上和脖子上,眼神迷离、媚眼如丝,嫣红的小嘴微张着、吐着如兰的气息……

  柏斯宸却没注意到这些,凌厉地伸出手握住了她下巴,抬起她的脸仔细一看——

  “你不是她!”

  对,怎么可能是她?她不可能堕落到这种地方。

  “嗯……”付晶发出一声呻吟,扭开头,光滑的下巴从他手中滑落。

  柏斯宸一怔,几根手指互相摩擦,回味着那细腻的触感。

  “救我……”付晶喊道,伸手双手抓住他,站立不稳地靠在了他胸口。

  柏斯宸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她的样子——极其诱人!

  “我好热……好热……”付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浑身燥热难当,情不自禁地扭动起来。

  柏斯宸看到她的动作,眼中窜出两撮火苗,身体跟着热了起来。

  不、不能在这里!付晶推开柏斯宸,下意识地觉得这个陌生男人很危险。往前走了一步,柏斯宸突然把她抓了回去。

  “你干什么?”付晶晕惊吓不已,却昏沉得连人都看不清,“放开我——”

  “算你运气好。”柏斯宸靠近她,伸手抚着她的脸,“我还从来没遇到过你这样的女人,看一眼就让人忍不住想……”

  “你说什么?”付晶想逃,下一刻却被他吻住了。

  很快,她觉得自己身上的燥热得到了缓解,竟然主动回吻起来。

  柏斯宸狠狠攫取着她,抱起她走进隔间,反手将门关上。

  公厕这种地方,从来不在他做这件事的考虑之内,但今天,这个女人太对他的胃口了,竟然能这么快挑起他的欲望,他没法等了!

  ……

  厕所外,柏斯宸的四名手下满头冷汗。他们想不明白,总裁去上个厕所也和人做起来了!而且,男厕所怎么会有女人?难道是付子兴安排的?

  不过总裁都high起来了,他们只能拦着其他上厕所的男人。

  付子兴匆忙赶来,他本来以为柏斯宸走了,到门口一问才知道没有走,于是又倒了回来,然后听说柏斯宸的手下在这里。

  他以为柏斯宸拉肚子了,走近了才听见里面传来男人的低吼、女人的呻吟。他小心翼翼地问:“柏总他……”

  “你安排的?”一名手下眯起眼睛问。不知道他们总裁有洁癖吗?敢安排在厕所,这是想死呢?想死呢?还是想死呢?

  付子兴急忙摇头,这柏斯宸是什么毛病?刚刚那么多美人看不上眼,现在却在厕所里做起来了。

  厕所里,柏斯宸经过最后一击,结束了这场酣畅淋漓的运动。他趴在付晶身上喘气,心满意足地说:“你可真是个宝……”

  付晶几近晕厥。而且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想就这样死掉。

  柏斯宸将自己收拾干净,走到她身边,捡起地上的衣物给她穿上。

  付晶浑身发抖,用最后一丝力气说:“放了我……求求你……”

  “要放你,也把你放到别的地方,在这里,有别的男人来呢?你不希望自己被更多的男人碰吧?”

  柏斯宸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但干干净净一个女孩子在这种地方,还吃了药,多半是被人害了。

  付晶抖得更厉害。

  “别怕,我带你走。”柏斯宸说完,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她身上,把她抱了起来。

  不想让人看到她的样子,他把她的脸也遮住了。付晶靠在他怀里,昏了过去。

  走出厕所,柏斯宸看到付子兴,冷冷一挑眉——他安排的?竟然敢用下药这么下流的手段!

  付子兴弯着腰说:“柏总,今天很抱歉,让您扫兴了!”

  “……”他那里扫兴了?他非常尽兴!

  “我想请柏总吃饭,纯粹是吃饭,还请柏总赏脸!”

  柏斯宸抱着付晶往前走:“不知道付总准备请我吃什么?”

  “这……柏总可愿吃家常菜?”付子兴忐忑地问,“柏总是贵人,外面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不如到在下家里吃顿简单的粗茶淡饭?”

  柏斯宸好笑地看着他,让他去付家?传出去对付家也有益,这付子兴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好吧,他倒要看看他有什么安排!

第3章:我要告你

  “那就明晚吧!”柏斯宸说。

  “是!是……”付子兴激动得连连点头,看到地上有一滴血液,那是……处子血?

  爱干净果然是这么回事,还好他及时想明白了。能不能拿到柏氏在国内的销售代理权,就看明天了。

  ……

  走出“尊夜”,一辆劳斯莱斯停在面前。柏斯宸对手下说:“查一下她为什么会在那里。”然后抱着付晶上车。

  把付晶安置在旁边的座位上,他舒展四肢,吁了口气。片刻后,他打开前头的小冰箱,拿出一瓶威士忌。

  半路上,付晶醒过来,开始扭动,柔软的身躯靠向他,小嘴里发出诱人的声音:“嗯……好热……你喝什么?给我——”

  付晶伸手去抢他的酒,他一顿,扶着她的脸,亲手喂她。

  “咳咳……”付晶尝到一点,急忙推开,“咳咳……好辣……混蛋……”

  柏斯宸放下酒,升起前方的暗色玻璃,低头吻住她。

  “嗯……”付晶用手推他,瘦弱的力气完全推不开。

  汽车停在酒店门口,司机感觉到汽车轻微的晃动,没敢打扰,慌忙下了车。在车子外等了十多分钟,柏斯宸才抱着付晶下车。

  柏斯宸满脸餍足,眉梢带着一点慵懒的风情,走进酒店,迎面的女客和女服务生看见他,全部都脸红心跳。

  ……

  一夜过去,付晶腰酸背痛地醒来。昨晚的情况,她脑海中还有印象。她居然……居然在厕所里被男人给……

  付晶捂着脸哭起来,哭了好久,才想起应该关心现在的情况。

  她急忙爬起来,看了看周围,没有她的衣服,不过床头放着一叠女性的衣物,连bra都有,应该是给她的。

  她连忙拿来穿上,穿好后下床,双脚完全没有力气,差点摔倒。

  昨晚,那个男人做了很多次。厕所一次、车上一次,回来还做了两次……而她每次都不由自主地跟随,虽然她不想!

  她被人下药了?

  欧阳茵……是她吗?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付晶难过得不行,失身就够崩溃了,如果还是欧阳茵设计她……她不知道要怎么办。

  走出房间,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穿着白衬衣,看起来很知性、但胸围却十分雄伟的美女站在门口,她是柏斯宸的秘书之一——琳达。

  琳达抱着文件夹,低头刷刷刷地写了一张支票给付晶:“这是你昨晚的酬劳。”

  她经常帮柏斯宸做这些事。柏斯宸睡完女人,如果没特别表示,支票开五万块就差不多了;要是女人中途被赶走,那就不用开。

  像付晶这种,柏斯宸早晨起来,居然交代了话:“不要吵醒她,给她准备一套衣服。”

  后面这项,不用他提醒,琳达也会看情况办的。所以,必须开五十万!

  付晶猛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你的酬劳。”琳达没觉得自己不对,欢场女子,不就为了钱吗?不过总裁昨天似乎有点失控,据说在厕所和车上都做了,显然这个女人的魅力非同一般。或许,总裁以后还会想要?

  琳达翻开文件夹,拿起笔:“留一个你的电话,万一柏总问起——”

  啪!

  付晶拍翻了她手上的东西,抽过那张支票撕成碎片,愤怒地道:“我要告他!”

  琳达目瞪口呆,片刻后冷笑道:“小姐,你在开玩笑。”

  付晶气得浑身发抖,她知道,自己恐怕告不了。这个男人,开劳斯莱斯、住总统套房,恐怕比付家的势力还大,肯定不容小觑。

  她哭着离开,琳达气愤不已,拿手机给柏斯宸身边的助理打电话:“欧文,那位小姐离开了,脾气好大……”

  欧文一愣,压低声音说:“你等等!”然后捂着话筒对柏斯宸说,“总裁,那、那位小姐刚刚离开。”

  柏斯宸此刻刚刚到付子兴家门口,正在下车,闻言扫了他一眼:“有人送吗?”

  欧文明白,送的意思,就是要知道人去了哪里。他急忙道:“我马上安排!”然后转身对琳达说,“你最好把人留下。”

  琳达一惊,扔掉手中的文件夹,踩着8厘米的高跟鞋朝电梯跑去。跑出酒店,付晶已经不见人影,她跺了跺脚,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给我找人!”

  ……

  付家大门口,付子兴带着妻女迎出来,远远看见柏斯宸在和属下说话,就停了下来,他可不敢去听柏斯宸的事。

  柏斯宸听说付晶走了,有点不悦,问欧文:“叫你们查的事怎么样了?”

  欧文小心翼翼地回答:“尊夜说那层楼没有摄像头,不知道她怎么过去的。”

  “别的楼总有吧?她总不可能凭空冒出来,再去查!”柏斯宸几乎咬牙切齿,这种办事能力,也好意思跟着他?

  欧文灰溜溜地退后。

  柏斯宸向前,付子兴急忙迎过来:“柏总,欢迎光临寒舍。”

  柏斯宸扫了一眼他伸过来的手,没有动。

  付子兴尴尬地收了回去,指着旁边两个女人说:“这是我太太和我女儿。”他特别把女儿拉出来,“我女儿叫付莹,今年17岁,还在上高中。”

  付莹小心翼翼地看了柏斯宸一眼,娇羞地低下头:“柏先生你好。”

  柏斯宸看着她,突然笑了,明白了付子兴在打什么主意。

  ……

  付晶坐出租车回家,走进别墅,一个佣人走过来:“大小姐,先生和太太在宴客……”

  付晶不悦:“他们宴客,我就连自己的家都不能进了吗?”

契约婚书:钻石宝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契约婚书 或 钻石宝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11章 他来了【11】

    原标题: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11章他来了【11】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第11章他来了我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刚要转头望过去,却发现自己被人抓住了胳膊,一瞬间便拉到了包厢里面。包厢的冷气开的有点大,但此刻抓着我的顾宸似乎更加寒冷。“顾少,您来啦,有什么需要我帮您的吗?”我抬起头来看着顾宸深邃的眸子,稍稍定了定神,故作轻松的送上了一抹略显尴尬的微笑。顾宸本来就是玉面阎罗,但是看今天这样子说他从地狱里爬出来的确实不为过。我只是看了他一眼,就下意识的感觉浑身发颤。“很意外我会来?还是你已经有别的金

  • 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十一章 大小姐的怒火【11】

    原标题: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十一章大小姐的怒火【11】小说名字:亿万婚约第十一章大小姐的怒火“一定是昨天掉在酒吧了。”苏沫懊恼的捶打着脑袋,她一定是被上帝遗弃的,要不要这么整她啊?shenfen证和yinhang卡都随身放在包里,现在没有了这些东西,她哪里都去不了。她在想,要不要找陆少琪帮忙?约莫着萧楠夜离开半个小时左右,门铃响了,苏沫第一个反应就是,该不会禽兽这么快就回来了吧!后来想起他临走前说的话,苏沫这才不情愿的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男人,看上去三十左右,身上的西装一丝不苟,看到门打开,

  • 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十一章:亲自登门道歉【11】

    原标题: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十一章:亲自登门道歉【11】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十一章:亲自登门道歉(第二更了哦,求收藏,求票票,求长评!)夏凝这次进了办公室,欧以轩看着她好几分钟都没有开口说话。欧以轩的眼神很复杂,夏凝知道他心里肯定不少疑问。“易云睿是你哪位?”到最后,欧以轩率先打破平静。夏凝双眸一黯,微微别开脸:“与你有关吗?”“有!”欧以轩回答得很肯定:“虽然我们不在一起了,但相识八年,我不希望你被骗!你知道易云睿是谁吗?C区军长,喜欢他的女人不计其数,夏凝,你玩不起的!”被骗?呵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一章 暗恋【11】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一章暗恋【11】书名:前妻不要逃第十一章暗恋自从冷清溪上班之后,她就专门避开和凌菲儿于慕寻城见面的机会,幸好她总能拿捏好时间,既不让自己迟到,又不会碰上那两个讨厌的人。“早,冷姐”“你们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公司里的员工相处的如同姐妹一样,这可能也是老板管理有方吧,短短的一段时间,让冷清溪都不的不佩服这位年轻的小老板,不仅在设计上有独到的见解,在生意上更是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冷小姐,麻烦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老板白书南却一直都客气的叫她“冷小姐”,只是除了冷清溪之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玉碎瓦全【11】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玉碎瓦全【11】小说名称:相思君知否玉碎瓦全若妃的孩子没保住,不到五个月,流产时异常困难,最后和着血水掏出来,是个刚成型的男胎。她身体底子不好,宫壁极薄,本已有滑胎之照,这一摔,宫裂血崩,能保住性命已属侥幸,更遑论再孕育孩儿。丑妃数罪并罚,重阳节那夜之后,便被关入地牢,等待判决。宋庆成的牌位,终究没能留给她,第二日宫人们打扫凤鸣阁,见那灵牌还在龙口里卡着,好几个年轻力壮的宫人耗尽力气,倶没能将它拔出来,那东西好似与生俱来便生长在其中,坚如磐石,刀砍斧劈无以撼动。献帝只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1章 药哑【11】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1章药哑【11】书名: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1章药哑苦涩的汤剂被强行灌入嘴里,顺着喉咙很快流入了胃中。应雪桃没有反抗,她又能反抗得了什么?她害死了父皇,如今连母后也保护不了。她真的累了,想哭,可是眼泪像是早已流干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翻身下床找水喝,不小心跌倒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让她张大了嘴巴,可是嗓子眼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应雪桃哑了,这件事在宫里很快传开了。被派来看管她的宫女,如同看待畜生般看她。她们私下里议论,有的说应雪桃可怜,有的说她活该,还不如一头撞死得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1章 误会发怒【11】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1章误会发怒【11】小说:先生,我们不约第11章误会发怒当林语嫣按响门铃时,酒店房门忽然就开了,屋里漆黑一片,一只大手拽进她就将她抵在了房门上。口中全是浓重的红葡萄酒味,熏得她脑袋有些发沉,男人迫不及待撕碎她的连衣裙,双手转过她的身,从身后占有了她。林语嫣从开始的挣扎到被他完全掌控,她的身体发软要往下坠,男人抱起她就走进了卧室。等她的背刚碰到柔软的大床,男人很快就压了上来,动作粗鲁不带一丝温柔。“今晚的你,很特别……”过了没几秒,突然,冷爵枭的动作停了下来,一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1章 逼问【11】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1章逼问【11】小说书名: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1章逼问多么温柔,多么体贴,萧月看着她的动作,却只觉得恶心。“不用了。”陆温泽搂住她转身,声音清冷,“她不像你一样善良柔弱,这点雨算不了什么。”门被“哐”的一声关紧,大雨倾盆,她站在原地像是一尊石像,浑身上下都是冷的。她不知道站在那里站了多久,离开时仍旧下着雨,她没有拿地上的行李,只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夏遇的家里走去。夏语是她唯一的朋友,也是见证着她爱上陆温泽这十五年的人。等到夏语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甚至来不及开口和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1章 面对他的……【11】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1章面对他的……【11】小说名字:相思满心间第011章面对他的……乐宝儿听到来人的动静,立刻从沙发上爬下来,扑到方小鱼的怀里。方小鱼蹲下身,把想念了一天的宝贝儿子揽进怀里,好一顿亲。“咯咯咯……”乐宝儿窝在妈咪怀里撒娇,清脆地笑着。“哎呦喂,小鱼啊,你可算回来了,我这一把老骨头都要散架咯!”沐老爷子佯装抱怨到,脸上满是享受天伦之乐的乐意,没有一点不耐。方小鱼抱起乐宝儿,满脸歉意的朝老爷子鞠躬,笑了笑:“给您添麻烦了。”“乐宝儿就还给你啦,我先去睡了,老咯,熬不得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1章 误会发怒【11】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1章误会发怒【11】书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1章误会发怒当林语嫣按响门铃时,酒店房门忽然就开了,屋里漆黑一片,一只大手拽进她就将她抵在了房门上。口中全是浓重的红葡萄酒味,熏得她脑袋有些发沉,男人迫不及待撕碎她的连衣裙,双手转过她的身,从身后占有了她。林语嫣从开始的挣扎到被他完全掌控,她的身体发软要往下坠,男人抱起她就走进了卧室。等她的背刚碰到柔软的大床,男人很快就压了上来,动作粗鲁不带一丝温柔。“今晚的你,很特别……”过了没几秒,突然,冷爵枭的动作停了下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