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诱妻入怀;老公很强很凶猛》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21:15:4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诱妻入怀;老公很强很凶猛

001陷害不成

夜色深邃,寰宇酒店的一个房间内。推荐huijindi.com

中年贵妇冷眼盯着床上醉醺醺的女人,吩咐一边的女儿,“小瑶,你去,帮你嫂子把衣服换掉,换成那套性感的!”

“妈,你最聪明了!”傅瑶一边给顾玉荀解着衣扣,一边幸灾乐祸的道:“艳照门一出,我看她还有什么理由霸占着我哥不肯离婚!”

顾玉荀一向没什么酒量,刚刚的小姑子生日宴上,又被迫喝了不少,这会儿正醉的不省人事,任由婆婆和小姑子摆弄。

她当真是个尤物,虽然已经结婚几年,但雪白的皮肤还细嫩的和个少女似的,身材也好到了极点。傅瑶看在眼里,满心嫉妒。

“好了,换好了我们该走了!”婆婆催促着,等出了门,将房卡交给傅瑶,又叮嘱了一句:“找好的男人快来了吧?告诉他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只要拖到明天早上记者们过来就行!”

“妈,你就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这次的事一出,爸肯定不会再偏袒她,哥这婚啊绝对离定了!”

两个女人相视一笑,洋洋得意的转身离开,至于房内醉死的顾玉荀,呵呵,等待她的当然会是一场好戏。

……

超五星级酒店的大床,软绵绵的很舒服。

顾玉荀睡得正香,一串尖锐的铃声突然传来,打断了她的甜梦。网站huijindi.com

她不耐烦的翻了个身,并不想理会,可外面的人没有放弃,门铃一直响着。

难道是傅融骁回来忘带钥匙了吗?

想到这个可能性,顾玉荀勉强从床上爬起来,撑着疲软的身子走到门口,将门拉开。

门外站着的并不是什么傅融骁,而是酒店的女服务生。

即使都是女人,乍然见到她身上这套性感到了极点的睡衣,女服务生还是不由的红了脸。

“嗯?老公……不是?”顾玉荀醉眼迷离的望着对方,娇嫩的嗓音在夜里听起来都格外诱惑,“你……是谁啊?找我有事吗?”

女服务生回过神来,冲她微微鞠躬,礼貌的解释:“不好意思,这位客人,之前的房客说您这间房的马桶堵了,我们还没有修好就把它开给您了,实在很抱歉!”

这么点小事,顾玉荀并不在意,刚想说没关系,可对方又诚恳地道歉并说道:“为了弥补您的损失,我们经理另准备一间VIP套房,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收拾下,随我过去吗?”

“嗯?行……都可以……”顾玉荀此刻不是很清醒,对方到底在说什么,她没太明白,只是含糊的点头。

女服务生将新房的房卡给了她,领着她过去。房间依然是在这层,只不过是换了方位。汇金地

才走了几步,女服务生身上的无线对讲机响起来,客房部通知她有紧急事情需要她去处理。

“真的很抱歉,我临时有事,没办法送您过去了。”望着顾玉荀,女服务生一脸歉意:“您自己过去可以吗?这边一直走,再过去五个房间就是了。”

“嗯嗯,没事,你去吧。”顾玉荀一向好说话,明明醉的腿软,可还是笑着挥了挥手,等服务生离开后,自己扶着墙壁歪七扭八的朝前走去。

数着门一路走过来,她的脚步,终于顿住。

“是这吧?”

她一边掏着房卡一边眯眼朝门上的房号看去,想看清楚一些,可是,头越来越晕……

不等她将卡插入巢内,脚下一个踉跄,门竟然被她轻轻松松给推开了。最新最热小说《诱妻入怀;老公很强很凶猛》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来这门根本没上锁,只是虚掩的。

她也没管这是怎么回事,进门后,直接带上门,连灯都顾不得开,直接扑进了柔软的床。

“唔……好舒服……”她蜷缩起身子,将蚕丝被紧紧夹在修长的腿间,舒逸的哼出一声,闭上眼重新睡了过去。

外面,酒店的长廊上璀璨的灯光笼罩,将夜色击退,每一个角落都照得和白昼一样。

就在此刻,从电梯里走出来一行人。

最为显眼的自然是最前面的那个男人——他一身深色手工西服,很简单,但气质非凡。看起来明明是沉稳内敛之人,可身上迸射的气魄倒叫人不敢随便造次。网站huijindi.com

灯影下,绝俊的五官像是雕刻一般立体,完美无瑕。

快到房间前,他脚步顿住,目光淡看了一圈众人,简短的吩咐道:“今天的会议辛苦大家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好的,董总,晚安。”

有人给他打开了房门,在一众属下的注目中,他缓步走进了房间。

墙角亮着一盏昏黄的小灯,他就没有开其他的灯,优雅的摘下腕表,松了领带后朝浴室的方向走去。

不多长时间,男人从浴室里出来,沉步走入卧室,空气里都是沐浴后的香味。

今天开了一整天的会,他有些倦怠,躺到床上打算休息。来自huijindi.com

可是,下一瞬,他蓦地皱眉。

床上有人!

仔细听呼吸,再嗅到清雅的香味,应该是个女人无疑!

他利落的将床头的灯拧开,借着灯光朝自己身边看去。

果然!

躺在这儿的不但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近乎赤身裸体的女人!

002抱抱,你是我老公

  女人穿着一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蕾丝睡衣,露出大片莹润剔透的肌肤。

  大概是酒精的缘故,她巴掌大的小脸上,氤氲着一团红霞,五官精致,红唇翕动,像是在诱惑着人来品尝。

  还有这惹火的情趣睡衣、撩人的柔媚姿态……这女人完全就是一个小妖精!

  只是,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他这儿?

  欣长的手指轻轻一挑,便将她秀气的下颔抬了起来。

  他居高临下的凝着她,低沉的声音充满磁性:“你是谁?”

  “不要吵我……”顾玉荀嘟着红唇,下意识的想要拍开他的手。

  奈何他力气不小,她挥了两下没挥开,这才勉强自己睁开眼。

  似是看清楚了对方,又似没有看清,她突然憨笑的坐起身,张开纤柔的双臂,出其不意的将男人抱住。

  男人身形一僵,深瞳内闪过一抹危险的暗色。

  这女人身体格外的软,软得像棉花似的,不,应该像棉花糖,不用尝,只是嗅一嗅已经感觉到了丝丝的甜味。香甜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在她身上咬上一口,或者,直接一口吞掉——即使,她此刻喝得醉醺醺的。

  “你明白你现在在做什么吗?”托住她的后脑勺,男人将她贴在自己颈窝里的小脸抬了起来。他醇厚的嗓音性感十足。

  像是听明白了他的话,她点了点头,笑意更深,忽然就在他唇上偷了个香。女人香软的唇瓣,让他一愣,很快,他听清了她唇间溢出的呢喃:“老公……你回来了啊……”

  老公?

  这女人,已经结婚了?

  他扣住她的后脑勺,又仔细端详了下,她实在不像是个已经结婚的妇人。

  但是,既然已婚,怎么又来他房间勾引他?

  他皱了皱眉,打算推开她,她却把他缠得紧紧的,顺势一跌,将他压倒在床上。

  似乎怕他跑掉,她更是大胆的分开双腿,霸道的架在他腰上圈住。

  “唔……”

  他被她修长雪白的美腿缠得倒吸口气,深邃的双眸暗潮涌动。

  这要命的女人!

  他在她臀上拍了一记,“你往哪坐?给我下来!”

  女人非但没翻身下去,竟是直直的望着他。

  下一瞬,她忽然红了双眼,脸上是委屈而控诉的神色。

  “为什么你从来都不肯要我?我们是夫妻,不是吗?可是,这世界上,哪有像我们这样的夫妻吗?”她凄凄的问着,双目悲凉。身子扭着往下倾,离得他越来越近。

  这该死的女人!

  这么惹火的样子坐在他身上就算了,居然还敢乱动!

  女性的柔软,一下一下摩擦过他那儿,情趣睡衣穿在身上比不着一物更让男人疯狂。胸前雪白的丰盈若隐若现,随着她的动作上下起伏,异常的撩人。

  任再有自制力的男人,也经不住这样的挑逗,男人的下身立刻有了反应。

  他索性一个翻转,将娇软的女人压在身下,深邃的眸底溢满了让人心惊肉跳的晴欲。

  她柔软的小手本能的摸索,竟然探入了他的睡袍里,顺着肌肉的线条暧昧的抚摸。

  “小妖精,惹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暗哑的男音滑过,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一俯首,薄唇强势的含住了她的唇,一并将她的娇吟尽数吞没。

  果然,她的味道,如他所料,香甜得让人忍不住流连。

  他迫不及待的吮住她宛若樱花的唇舌,她像个青涩的孩子,似乎很喜欢这样的逗弄,轻轻含住他的,贪恋的吮吸。

  那温热的触感几乎逼疯了他。

  他倒抽口气,一边后悔任由自己被这小妖精挑逗的如此狼狈,一边褪掉了身上的浴袍,又断然将她身上的睡衣推到腰上,长指挂在她内裤的边上,往下扯去!

003我们到底有没有那个

  翌日。

  顾玉荀头痛欲裂的醒来,耳边是“哗啦啦”的水声,动一动浑身都痛。

  她艰难的睁开眼,神思恍惚的望着头顶的白色天花板和奢华的水晶吊灯。

  昨晚凌乱的片段像剪断的电影,开始在脑海里慢慢回放。

  忽然想起什么,她惊得坐起身。

  蚕丝薄被从身上滑落,露出让人面红耳赤又凌乱不堪的情趣睡衣。

  这场景让她震惊且迷茫。

  这是哪?

  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儿的?谁给她穿上的这种衣服?

  而且,身上还这么乱,青色紫色的痕迹斑驳……好像是欢爱过的痕迹。

  不对,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

  最重要,也让她最头痛的是,她竟然没有把握确定,浴室里的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她的丈夫傅融骁!

  心,有些乱。她不敢再回想昨晚的事。

  而就在此刻,浴室的门,忽的被人从里面拉开来。

  “醒了?”男人的声线沉缓,像是随意的问好。他沉步走出浴室,全身上下就只在腰间裹了条浴巾。

  比起见到这个俊逸的陌生男人,顾玉荀完全惊呆的神情,他倒始终泰然。只是微微扫她一眼后,不紧不慢的戴上腕表,视线慵懒的落在窗外。

  眸光略显幽冷,眸底氤氲着一层薄薄的烟雾,让这个男人看起来更透着一股迷人的神秘。

  “你……你是谁?”顾玉荀张口结舌,绝望的像是跌入了冰窖,浑身发寒。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生得极好看。无论是无可挑剔的面容还是完美的身材,几乎都能和报刊上那些专业模特媲美。

  可是,他不是傅融骁啊!不是她的丈夫!

  所以,昨晚……她出轨了?安分守己的当了两年傅太太的她,竟然酒后失足?

  男人慢条斯理的转过身,幽深的目光好整以暇的睨了她一眼,清楚的看到她眸底的沉痛、愧疚和打击。

  他不满的挑了挑眉,和他过夜,当真有这么痛苦不堪?

  薄唇微张,只不过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她已沮丧的朝他举起手:“你别说!你别告诉我你是谁,我一点都不好奇!”

  她脸色惨白,深吸口气,稳了稳情绪。

  清凉感袭来,她这才想起自己的穿着实在不得体,又快速的扯过被子裹到身上,看他一眼后,到底还是忍不住的问:“我们……我和你……”

  她微颤的手指在两人之间比划了下,像是难以启齿,又不得不说出来,“我们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

  男人轻慢一笑,自若的穿衬衫,像是根本不屑回答她这个问题。银白色玫瑰纽扣,在晨曦下闪烁着耀眼的光泽。

  她快要疯了!

  “你这算什么态度?你告诉我,我们昨晚到底有没有……那个!”她愤慨的下了床,绕到他跟前。

  “那你觉得呢?”他从上而下冷睨着她涨红的小脸,反问的语气薄薄凉凉:“昨晚的事,难道你都忘了?”

  “我要是记得,还用得着问你吗?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是不是趁我喝醉,把我给强……”“奸”这个字卡在喉咙里,她情绪突然失控的握紧拳头要捶他,“你这是趁人之危!”

  男人快一步将她的手腕扣住,微凉的视线仿佛要穿透她。

  “这位小姐,容我提醒你一句,是你先穿成这样睡在我的床上,所以,不管昨晚我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都得由你自己负责。没也谁有义务要给你任何解释!”

  他嘲讽的轻扯嘴角:“哪怕我真对你做了什么,这件事,也是你自作自受。”

  男人的话有些无情,却偏偏也是事实。

  顾玉荀被他噎得哑口无言,脸涨得通红,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瞥了她发红的双眼,他放开手,俊逸非凡的面上,冷漠的神色却没有丝毫和缓。

  忽然,门铃响了。他像是没听到似的,旁若无人的扯掉浴巾,套上长裤。

  转头,见她还一脸惨白的傻愣在那没动,沉声吩咐:“去开门。”

  “为什么是我?”顾玉荀觉得他简直莫名其妙。先不说这房间根本不是她的,就她乱糟糟的这一身也没办法见人啊!

  “难道,你想就这副样子离开?”男人没多看她一眼,长指勾过皮带利落的扣上,而后,竖起衬衫衣领,将真丝领带挂在脖子上。

  顾玉荀怔忡的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

  明媚的晨曦下,他的侧颜好看得完美无缺。动作利落又优雅,举手投足间都渗透着衿贵气质,神情淡漠的,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入不了他的眼。

  直觉告诉她,他绝对不是普通人!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能住在这种总统套房内的人,绝对非富即贵。

  “看够了吗?”他突然侧过脸来,深邃的眸子和她的堪堪对上。

诱妻入怀;老公很强很凶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诱妻入怀 或 老公很强很凶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一剑诛天8章

    原标题:一剑诛天8章书名:一剑诛天第八章效率猎杀妖兽“可有清除之法?”秦啸眸光微沉,起身穿好衣服。这个炼体之术效果虽好,但这代价确实有些难以承受,用的多了说不定就会卡死在某个修为等阶。“没有的话我敢教你么?只是清除起来很麻烦。”喵喵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提前跟你说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别到时候乱了手脚。不过现在的你还是拿妖气没办法的,以后再说吧,先把修为提上来。”“好。”秦啸点头,看了看周围,随便挑了个方向向前走去。之后接连数日,他都在妖兽林边缘处游走,猎杀起一阶妖兽,然后每天用妖血炼一次体。除

  • 女总裁的贴身男秘8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贴身男秘8章小说名称:女总裁的贴身男秘第8章月儿李成梁面露难色,但依旧坚定道:“沈小姐,你这是在为难我。我身为警察,请不要阻止我办案。”心里同时有些紧张起来,这一次他彻底的把沈佳月给得罪了。想要继续好好干下去,只能紧抱董家大腿。沈佳月冷声道:“好,那我也不走了。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办案的。小莉,事情办怎么样了!”她身后的秘书点头:“沈总,江律师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李成梁倒吸了一口凉气,江律师?那可是江南市鼎鼎有名的大律师。看来这沈佳月是要死保这小子了!李成梁望了林枫一眼,一时间有

  • 异能小农民8章

    原标题:异能小农民8章小说名:异能小农民第8章收获刘小波让自己冷静下来,很快想出来了一个办法。他连忙脱下自己的衣服和裤子,连接起来,拧成一条长长的绳子,在一端拴了一颗石头,朝着溪水里的杨寡妇扔了过去。“嫂子,快抓住绳子!”刘小波穿着裤衩站到溪水边,担心距离不够,杨寡妇够不着,刘小波索性半截身子站到溪水里。杨寡妇已经喝了好几口溪水,呛得直咳嗽。见绳子扔过来,像是看见救命稻草,连忙抓住。刘小波使劲往上面拉,幸亏杨寡妇不是很胖,不一会儿,刘小波就把她拉了上来。杨寡妇一上来,就一阵“呕吐”,吐出了好多溪

  • 都市仙王8章

    原标题:都市仙王8章小说书名:都市仙王第8章美女受辱班长徐忠早就定好了包间,点了不少零食,还叫了不少红酒和啤酒、饮料,男生们很快开喝起来,女生们有人喝饮料,有人则是小饮几杯啤酒或红酒。不一会,就有人开始唱起了歌曲。“这些年一个人,风也过雨也走……”“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唱着唱着,大家居然都伤感起来,就连心情很是不错的百里云霄,也有了些许情绪,一一扫视着四周人等,仇也好、恩也好,帅哥也好,美女也罢,多么美好的年华?可是百年以后呢?终究是一堆尘土。突然间,他就失去

  • 万界永恒8章

    原标题:万界永恒8章小说名字:万界永恒第八章龙马功“横刀立马!”这道伟岸身影低喝一声,身躯下沉,扎出一个马步,站出了一副拳架子。轰隆!武恒只觉得脑中轰鸣,眼中再也无其他,只剩下了那道伟岸的身影。而这个时候,他所看到的并非是人形,而是一匹马,一匹活着的龙马。头角峥嵘,鬃毛赤金,覆盖全身,无风自动,露出一片片金色的龙鳞。横刀立马,四蹄踏地,不动如山,泰山崩而不动声色,面对千军万马不堕声势,风云不变。武恒看得眼睛发亮,精气神完全融入了其中,想象自己也成了一匹龙马。而前方万马奔腾,千军林立碾压而至。立时

  • 血脉战神8章

    原标题:血脉战神8章书名:血脉战神第八章火莲与血蟒这是一片湖泊,周围都被茂密的山林所包围,是连云山脉中的内湖。虽然这片湖泊的风景很优美,不过这五人却没有一丝欣赏的心思,反倒是都皱起了眉头。“赵东,我们虽然没见过火莲,但也知道,火莲的生长环境,那是要一些非常干燥,温度很高,比如火山旁,或者一些沙漠绿洲内,哪有火莲会长在湖边上的?”背上背着一柄长剑的白衣男子,语气冷冷的问道。“白子若,我们合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还不相信我?这里可不只是一片湖泊,走吧,我带你们去看看,你们就知道我所演非虚了。”说罢,

  • 超级微信8章

    原标题:超级微信8章小说名:超级微信第八章赵天宇过了一会儿,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出头十分文雅的男子出现了,这个男子是沈芊月的秘书,赵天宇,赵天宇的父亲和沈芊月的母亲是堂兄妹,算是亲戚关系。而赵天宇几年之前毕业之后,因为在大学之时天天厮混,没有学到什么东西,找了工作之后,做不了两天就被辞退了,因为他实在是太废了。之后,赵天宇的父亲便找到了沈芊月的母亲,哀求了一番之后,沈芊月的母亲终于答应让赵天宇进入九凤珠宝公司。而赵天宇在公司里面名义上担任着公司的销售部副经理,实际上就是一个混饭吃的,光领工资不拿钱。

  • 宠婚万万岁8章

    原标题:宠婚万万岁8章小说:宠婚万万岁第8章被他揽住了他不经意看了她一眼,却发现她的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不禁笑了下,问:“怎么,饭菜不合胃口?”“没,没有。”她忙低头,拿起餐具开始吃饭,却总是心虚地觉得他问的不是饭菜。霍漱清看着她这样,心情似乎越来越好了。到了他这个位置,吃饭已经完全沦为交际的一个方式,桌上的菜肴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桌边的人和谈话。可是,今晚,看着眼前的女孩子吃的津津有味的,他口中那些早就退化的味蕾似乎又复活了。毕竟是初次和领导单独吃饭,而且又是这么高级的场所,苏凡的心里对霍

  • 女老板的贴身助理8章

    原标题:女老板的贴身助理8章小说:女老板的贴身助理第八章初试巫术接受了那枚血珠的洗礼后,他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精气神十分充足,身体的爆发力,感知力,也比以前强大了很多很多。就算是面对十名普通人,他也一点都不发沐。“你就是陈扬?竟然能够察觉到我们的存在,看来你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一道阴冷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同时一阵阵脚步声响起,一名身穿黑色短袖衫,宽松长裤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他身手还跟着十多名手持棍棒的男子。一股奇异的气场从他们一行人身上散发而出,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力,要是普通人对上,绝

  • 超品兵王8章

    原标题:超品兵王8章小说:超品兵王第008章横行霸道顺着冷冽声音响起,南溪港派出所民警所形成的包围圈,硬生生被撕开一道口子,保安制服、耳麦、墨镜统一制式的一群壮汉闯入街道。为首身材挺拔大汉,寒冽眼眸环视周遭,嘴角泛起一抹冷酷笑容,最后目光落在以青牛为主的青蛇堂人群身上,在所有人烁烁目光注视下,竖起三根手指:“废了。”大汉话音落下,身后保安根本就不说话,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出手,瞬间便放倒青蛇堂十余人。“你们是什么人?”种种始料未及的状况出现,总算是让青牛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太寻常,特别是在这群保安出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