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阴缘4章

2018/1/4 12:37:56 来源:网络 []

小说:阴缘

第四章 它,上来了(1)

一只干枯苍白的手

破土而出

地下爬出一个脏东西

微笑着对你说:“晚上好”

火了!

姜大夫火了!

人活着时候默默无闻,死后一鸣惊人,种种关于姜大夫离奇死亡的版本在医院里流传开来,传得神乎其神,越来越没边儿。说明huijindi.com本身是医疗工作者,都是科学的信徒,但总有那么一小撮八婆,喜欢流言蜚语。这两天李冬阳上班时魂不守舍的,听了她们加工过的版本,愈发心寒,总感觉那“陈玉竹”躲在角落里,瞪着一双幽绿色的眼睛,目露凶光,不怀好意地盯着他。

最令他无语的是杨护士,那女人三十八九还没结婚,心理变态得很。他最讨厌跟她对班。杨护士闲着没事就给他讲当年的医院发生的离奇事件,那些故事他都听过,老生常谈,毫无创新。比如说104病床的故事。

当年李冬阳和赵家三郎在医院实习时,还真撞到过这事儿。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在此解释一下,《怖客》两名王牌编辑赵家三郎、石鼎都是学医出身,最后皆不务正业,弃医从文。

话说当年他们在医院实习,某天晚上他们在急诊室闲聊天,赵老三正要回神经内科去看看,外面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进来四五个年轻小伙,你一言他一语开始询问起来。其中有一个认识赵老三。

“赵老三,你在这儿工作呢?”

“这不是刘晓勇吗?你怎么来了?”刘晓勇是赵老三初中同学。

刘晓勇说:“我三叔得病了,过来看看。”

赵老三问了患者名字,他们一起去了神经内科,刚到神经内科的急诊病房,赵老三脸色登时铁青。李冬阳问他怎么了,他说刘晓勇他三叔住的是104病床。网站http://www.huijindi.com/一听这话,李冬阳心也凉了半截。

值班的黄大夫看着刘晓勇三叔的CT片,缓缓地摇着头。

赵老三问:“黄老师,这个患者情况怎么样?”

黄大夫说:“理论上是有希望的,实际上没啥希望。”听黄老师这么说,他们都明白了,没过凌晨一点,刘晓勇的三叔就去世了。

104病床空荡得像是一座棺材,只等着人躺进去。

送走了刘晓勇,赵老三回内科,李冬阳去了急诊科,已是凌晨两点。

夜,还是夜,寂静如死。阴缘4章

睡意涌来,李冬阳昏昏沉沉地趴在桌上睡了。

下急诊是最幸福的一件事儿,至少你可以好好休息,贪婪地睡上一觉。可是李冬阳下了急诊,还是感觉脑袋昏昏沉沉,像是灌了铅,头重脚轻。回寝室的路,每天都要走上三四遍,熟悉得很。走着走着,他发现路不对,抬头一看不知不觉走到了神经内科?

经过神经内科的急诊病房,医院里特有的酶味扑面而来,一瞥之际,李冬阳看到104病床上直挺挺地躺着个少妇,面色惨白,肌肉僵直,典型神经系统疾病表现。不知不觉间,他走到那病床前面,蹲在床前暗自垂泪的男人见他来了,扯着他的衣服哀求着说:“求你了,大夫,求你救救她……”可能是家属神经敏感,见到穿白大褂的就以为是大夫,实际上不是的,医院里保洁员也穿白大褂。病房里好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他。阴缘4章李冬阳没见过这等阵势,不知如何是好。而那男人,居然跪了下来。

李冬阳连忙扶起他。他哭得很伤心、很哀痛,痛不欲生。

李冬阳愣了几秒钟,石化了,脑袋里一片空白。他说:“我去给你看看你的主治医师是谁。”说完转身要走,这时,觉得肩头有人重重一拍,像是一把钳子愈发紧扣,耳边也响起颤抖的女声:“求你救救我……”

李冬阳回头一看,一张没有血色的脸,一双血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版权huijindi.com

他浑身发冷,那张脸如此眼熟!他斜乜了一眼104病床。倒吸一口冷气,这张脸和躺在104病床的女人的脸,一模一样。他惊叫一声,不知什么被他打飞,猛然醒来,原来是个梦。

只见小可正在地上摸索着什么。

天已大亮,红日满窗。

李冬阳原来是把小可的眼镜打飞了,急忙捡回来。小可是高度近视的睁眼瞎。她拎着早餐放到桌子上,笑着说:“你一定是做了噩梦吧!来,吃点早餐吧!”

李冬阳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话说小可是院长的孙女儿,长得跟车祸现场似的。大面上拿不出手,自然有放置之地,被安排到了器械科实习。器械科是专门给医疗器械消毒的地方,进去了,一天才能出来,不用直接面对患者,面对的只是些冰冷的止血钳手术刀之类。所以在那里大可放心,不必为尊容发愁。小可长得艰难,自然条件较差,那是众所周知的事儿。作为一个女孩子没有美丽的容颜的确是种悲哀,可是假如长成小可那种模样简直是人生的一大不幸。

李冬阳还清楚地记得赵老三第一次看到小可时,回来跟他形容的那些话。

赵老三说:“今天我去送器械,在器械科看到一位美女啊!”

他问:“美到啥程度?”

赵老三长叹一声说:“容貌娟好,极尽妍态,那叫一个美。长得超惊险有创意,且活得相当有勇气。上震天,下撼地,很爱国,有骨气。突破人类想象极限,属于国际脸孔,世界通用。后现代化次时代,比车祸现场还他妈惨烈,很怖客、很抽象、非常提神的说。”

“这么严重。有整容的必要吗?”

赵老三苦着脸,说:“那估计得累死全中国的大夫。还有你知道她叫什么吗?”

“叫什么?”

“可心。”

这名字听着不错。人名的联想容易与现实产生误差,就好像网上的照片,千万不能相信。

赵老三说:“可心,可心,一见到可他妈闹心了。”

小可虽然难看,但心地善良,对李冬阳别有用意。可是,如果他们在一起,李冬阳这辈子在同学之间都抬不起头来。

李冬阳没理小可,径直出门,去了神经内科。路过神经内科急诊室,他惊呆了,一切居然都和梦境如此相似。

躺在104病床上的患者是个少妇,肌肉僵直,浑身抽搐,看样子不久于人世。跪在床边的是一个男人,痛哭流涕,悲痛欲绝。该患者的主治医师黄大夫带着几名实习生走了进来,那跪在床边的男人蹭到黄大夫面前:“黄大夫,求你救救她,救救她……”

黄大夫搀扶他起来,面无表情地说:“她现在的病情很危险,该用的药都用了,不见效果,还是做好最坏的打算吧!”

那人听到这句话,神情呆滞,登时软瘫在地。

黄大夫看了看,摇摇头走了出去。死人的事见得太多,所以医生才变得冰冷麻木。

李冬阳也跟着人流刚要走出去,双腿只感觉被人抱住了,接着就听有人声嘶力竭的哭喊:“大夫,求你救救她,我们两个好不容易才结的婚,还没有过完蜜月,没想到就出了这事,她要是死了,我也就完了。大夫……”

其时,李冬阳的心里也不好受,一片空白。资深医师都毫无办法,何况他是刚从校门走出来的实习生。他想到梦境中那双血红的眼睛:心有不甘,死不瞑目……

李冬阳轻轻地对他说:“你换一个病床。”说完他就快步走出病房,郁闷地走到医生办公室。拿着书,随便翻开,却看不下去,心乱如麻。

李冬阳问黄大夫,难道就真的没救了吗?”

“一点儿办法都没有。”黄大夫写着病例,叼着烟,“这事儿太常见了,以后你到了工作岗位上就会明白什么叫做无奈,什么又叫做脆弱了。”

突然,医生办公室的门呼的一声被拽开了,正是那104病床的男家属,他喜极而泣地说:“大夫,她不抽搐了……快……快去看看……”激动得连说话都有些结巴。

众人不容分说都跑进了急诊室。

黄大夫一愣:“怎么换了病床?”

那男人解释说:“搬走了就好些了。”

黄大夫心照不宣,他当然知道其中的秘密,通常来的患者他们不会告诉你住哪个病床,全凭患者家属自己选择,选到104病床,不能怨天尤人了。

那患者一离开104病床,竟然奇迹地好转,病情明显减轻,可是抽搐还在。

黄大夫斜乜一眼104病床,随即对实习生说:“马上再请针灸科大夫来。”

一个实习生应声而去。

黄大夫清清喉咙说:“你们都给我记住,不到最后一刻决不能放弃治疗,哪怕有一丁点希望,我们也要做到百分之百的努力。你们看——”顺着黄大夫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面墙上写着十几个正楷大字: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

“作为医生,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一定要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抢救患者,因为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

针灸科大夫也及时赶到,合谷、人中、环跳……行针几处,那患者长出一口气,渐渐转危为安,意识清醒。等到医护人员都退了出去,李冬阳还站在那里,怔怔出神,不可思议。他转身要走,匪夷所思的事又来了,那刚刚转危为安的女患者弱弱地说:“谢谢……你救了我。”

李冬阳猛然回头,只见那男人流着幸福的眼泪,久久注视着病床上双眼微闭的她。

阴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

  • 迎新春|名家书法惠民活动——钱守宽

    “买1送2”活动详情凡购买钱守宽四尺整张书法一张(尺寸:68cm✖️138cm,价格:500元/张)送1.钱守宽四尺对开书法一张内容为四字吉语或公司单位名称斋号(尺寸:138cm✖️34cm,价值:300元/张)2.红福字一张订制办法方式一加店主微信15753915688转帐同时发来您的姓名、电话、详细地址,便于我们尽快将书法送到您的手中如要求合影或视频请提前告知方式二如顾客为同城可自取可到工作室亲自来领还可以喝茶唠嗑哦~地址:中国罗庄大家名家艺术区二楼212号联系人:范敬增:157539156

  • 双桥老太太传奇故事:邓小平乐意给罗有明当会计

    1983年3月一天早晨,中央办公厅的小李早早地开车来到罗有明门诊部。他是奉某位老帅之命专门来请罗老太出诊的。罗有明二话没说便随他上了汽车。在车上小李告诉她,国家主席李先念近期将出访亚洲四个国家,离出访日期只有几天了,可李主席突然扭伤了腰,疼得不能走路,躺下后连身也不能翻。这两天请了几位专家来治,可是效果都不太好。李先念同志这是任国家主席以来第一次出访,误了访问会造成国际影响。昨天几个老帅推荐了您,所以今天一早就赶来了。进中南海西门,小轿车缓缓停在一栋平房前。一进门,罗老太愣了一下,邓小平等几位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