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阴缘4章

2018/1/4 12:37:56 来源:网络 []

小说:阴缘

第四章 它,上来了(1)

一只干枯苍白的手

破土而出

地下爬出一个脏东西

微笑着对你说:“晚上好”

火了!

姜大夫火了!

人活着时候默默无闻,死后一鸣惊人,种种关于姜大夫离奇死亡的版本在医院里流传开来,传得神乎其神,越来越没边儿。汇金地本身是医疗工作者,都是科学的信徒,但总有那么一小撮八婆,喜欢流言蜚语。这两天李冬阳上班时魂不守舍的,听了她们加工过的版本,愈发心寒,总感觉那“陈玉竹”躲在角落里,瞪着一双幽绿色的眼睛,目露凶光,不怀好意地盯着他。

最令他无语的是杨护士,那女人三十八九还没结婚,心理变态得很。他最讨厌跟她对班。杨护士闲着没事就给他讲当年的医院发生的离奇事件,那些故事他都听过,老生常谈,毫无创新。比如说104病床的故事。

当年李冬阳和赵家三郎在医院实习时,还真撞到过这事儿。版权huijindi.com

在此解释一下,《怖客》两名王牌编辑赵家三郎、石鼎都是学医出身,最后皆不务正业,弃医从文。

话说当年他们在医院实习,某天晚上他们在急诊室闲聊天,赵老三正要回神经内科去看看,外面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进来四五个年轻小伙,你一言他一语开始询问起来。其中有一个认识赵老三。

“赵老三,你在这儿工作呢?”

“这不是刘晓勇吗?你怎么来了?”刘晓勇是赵老三初中同学。

刘晓勇说:“我三叔得病了,过来看看。”

赵老三问了患者名字,他们一起去了神经内科,刚到神经内科的急诊病房,赵老三脸色登时铁青。李冬阳问他怎么了,他说刘晓勇他三叔住的是104病床。阅读http://www.huijindi.com/一听这话,李冬阳心也凉了半截。

值班的黄大夫看着刘晓勇三叔的CT片,缓缓地摇着头。

赵老三问:“黄老师,这个患者情况怎么样?”

黄大夫说:“理论上是有希望的,实际上没啥希望。”听黄老师这么说,他们都明白了,没过凌晨一点,刘晓勇的三叔就去世了。

104病床空荡得像是一座棺材,只等着人躺进去。

送走了刘晓勇,赵老三回内科,李冬阳去了急诊科,已是凌晨两点。

夜,还是夜,寂静如死。阅读huijindi.com

睡意涌来,李冬阳昏昏沉沉地趴在桌上睡了。

下急诊是最幸福的一件事儿,至少你可以好好休息,贪婪地睡上一觉。可是李冬阳下了急诊,还是感觉脑袋昏昏沉沉,像是灌了铅,头重脚轻。回寝室的路,每天都要走上三四遍,熟悉得很。走着走着,他发现路不对,抬头一看不知不觉走到了神经内科?

经过神经内科的急诊病房,医院里特有的酶味扑面而来,一瞥之际,李冬阳看到104病床上直挺挺地躺着个少妇,面色惨白,肌肉僵直,典型神经系统疾病表现。不知不觉间,他走到那病床前面,蹲在床前暗自垂泪的男人见他来了,扯着他的衣服哀求着说:“求你了,大夫,求你救救她……”可能是家属神经敏感,见到穿白大褂的就以为是大夫,实际上不是的,医院里保洁员也穿白大褂。病房里好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他。阅读huijindi.com李冬阳没见过这等阵势,不知如何是好。而那男人,居然跪了下来。

李冬阳连忙扶起他。他哭得很伤心、很哀痛,痛不欲生。

李冬阳愣了几秒钟,石化了,脑袋里一片空白。他说:“我去给你看看你的主治医师是谁。”说完转身要走,这时,觉得肩头有人重重一拍,像是一把钳子愈发紧扣,耳边也响起颤抖的女声:“求你救救我……”

李冬阳回头一看,一张没有血色的脸,一双血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汇金地

他浑身发冷,那张脸如此眼熟!他斜乜了一眼104病床。倒吸一口冷气,这张脸和躺在104病床的女人的脸,一模一样。他惊叫一声,不知什么被他打飞,猛然醒来,原来是个梦。

只见小可正在地上摸索着什么。

天已大亮,红日满窗。

李冬阳原来是把小可的眼镜打飞了,急忙捡回来。小可是高度近视的睁眼瞎。她拎着早餐放到桌子上,笑着说:“你一定是做了噩梦吧!来,吃点早餐吧!”

李冬阳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话说小可是院长的孙女儿,长得跟车祸现场似的。大面上拿不出手,自然有放置之地,被安排到了器械科实习。器械科是专门给医疗器械消毒的地方,进去了,一天才能出来,不用直接面对患者,面对的只是些冰冷的止血钳手术刀之类。所以在那里大可放心,不必为尊容发愁。小可长得艰难,自然条件较差,那是众所周知的事儿。作为一个女孩子没有美丽的容颜的确是种悲哀,可是假如长成小可那种模样简直是人生的一大不幸。

李冬阳还清楚地记得赵老三第一次看到小可时,回来跟他形容的那些话。

赵老三说:“今天我去送器械,在器械科看到一位美女啊!”

他问:“美到啥程度?”

赵老三长叹一声说:“容貌娟好,极尽妍态,那叫一个美。长得超惊险有创意,且活得相当有勇气。上震天,下撼地,很爱国,有骨气。突破人类想象极限,属于国际脸孔,世界通用。后现代化次时代,比车祸现场还他妈惨烈,很怖客、很抽象、非常提神的说。”

“这么严重。有整容的必要吗?”

赵老三苦着脸,说:“那估计得累死全中国的大夫。还有你知道她叫什么吗?”

“叫什么?”

“可心。”

这名字听着不错。人名的联想容易与现实产生误差,就好像网上的照片,千万不能相信。

赵老三说:“可心,可心,一见到可他妈闹心了。”

小可虽然难看,但心地善良,对李冬阳别有用意。可是,如果他们在一起,李冬阳这辈子在同学之间都抬不起头来。

李冬阳没理小可,径直出门,去了神经内科。路过神经内科急诊室,他惊呆了,一切居然都和梦境如此相似。

躺在104病床上的患者是个少妇,肌肉僵直,浑身抽搐,看样子不久于人世。跪在床边的是一个男人,痛哭流涕,悲痛欲绝。该患者的主治医师黄大夫带着几名实习生走了进来,那跪在床边的男人蹭到黄大夫面前:“黄大夫,求你救救她,救救她……”

黄大夫搀扶他起来,面无表情地说:“她现在的病情很危险,该用的药都用了,不见效果,还是做好最坏的打算吧!”

那人听到这句话,神情呆滞,登时软瘫在地。

黄大夫看了看,摇摇头走了出去。死人的事见得太多,所以医生才变得冰冷麻木。

李冬阳也跟着人流刚要走出去,双腿只感觉被人抱住了,接着就听有人声嘶力竭的哭喊:“大夫,求你救救她,我们两个好不容易才结的婚,还没有过完蜜月,没想到就出了这事,她要是死了,我也就完了。大夫……”

其时,李冬阳的心里也不好受,一片空白。资深医师都毫无办法,何况他是刚从校门走出来的实习生。他想到梦境中那双血红的眼睛:心有不甘,死不瞑目……

李冬阳轻轻地对他说:“你换一个病床。”说完他就快步走出病房,郁闷地走到医生办公室。拿着书,随便翻开,却看不下去,心乱如麻。

李冬阳问黄大夫,难道就真的没救了吗?”

“一点儿办法都没有。”黄大夫写着病例,叼着烟,“这事儿太常见了,以后你到了工作岗位上就会明白什么叫做无奈,什么又叫做脆弱了。”

突然,医生办公室的门呼的一声被拽开了,正是那104病床的男家属,他喜极而泣地说:“大夫,她不抽搐了……快……快去看看……”激动得连说话都有些结巴。

众人不容分说都跑进了急诊室。

黄大夫一愣:“怎么换了病床?”

那男人解释说:“搬走了就好些了。”

黄大夫心照不宣,他当然知道其中的秘密,通常来的患者他们不会告诉你住哪个病床,全凭患者家属自己选择,选到104病床,不能怨天尤人了。

那患者一离开104病床,竟然奇迹地好转,病情明显减轻,可是抽搐还在。

黄大夫斜乜一眼104病床,随即对实习生说:“马上再请针灸科大夫来。”

一个实习生应声而去。

黄大夫清清喉咙说:“你们都给我记住,不到最后一刻决不能放弃治疗,哪怕有一丁点希望,我们也要做到百分之百的努力。你们看——”顺着黄大夫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面墙上写着十几个正楷大字: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

“作为医生,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一定要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抢救患者,因为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

针灸科大夫也及时赶到,合谷、人中、环跳……行针几处,那患者长出一口气,渐渐转危为安,意识清醒。等到医护人员都退了出去,李冬阳还站在那里,怔怔出神,不可思议。他转身要走,匪夷所思的事又来了,那刚刚转危为安的女患者弱弱地说:“谢谢……你救了我。”

李冬阳猛然回头,只见那男人流着幸福的眼泪,久久注视着病床上双眼微闭的她。

阴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郑锋:你的圈子决定你的人生

    在我家附近巷子里,有一小商店。因为不是主街,店主便摆了张方桌,到晚上闲来无事邀集几位好友一起打牌。十几年间,每次经过都是那几张熟悉的面孔。打牌的花样从过去的够级、升级,到现在的“打枪”,他们玩得很投入。人们甚至没有觉察到这几人从黑发变成了两鬓斑白。因为其中有一位是我的同学,所以我了解他的日子过得并不怎么好。有人说:八小时之外决定了你的人生。我就想:如果他们把这十几年的光阴用到某项事业上,也许能够做出点意想不到的成绩。然而,这就是个消遣的圈子,打牌可以打发时间,或者暂时忘记烦恼。和他们同龄的一群人

  • 口琴《等你等了那么久》,送给所有思念的人~

    ▼口琴曲《等你等了那么久》等你等了那么久,是那样的漫长,彷徨的的思绪无处可依,倚窗倾听自己的心音。远方的你还好吗,只要你安好,我心泰然!

  • 《论语新解:子路第十三》(191)

    三百一十八子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古人约言数字,常举奇数,如一三五七九是也。三载考绩,七年已逾再考,此乃言其久。即,就义。戎,兵事。民知亲其上,死其长故可用之使就战阵。先生说:“善人在位,教民七年之久,也可使他们上战场了。”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以,用义。必教民以礼义,习之于战阵,所谓明耻教战,始可用。否则必有破败之祸,是犹弃其民。此两章见孔子论政不讳言兵,惟须有善人教导始可。先生说:“用不经教练的民众去临战阵,只好说是抛弃了他们。”钱穆先生:《论语新解》(191)

  • 国学大师钱穆:什么是运气?

    气数与命运,不能简单地说是迷信。其实这两个观念,在中国传统思想史里,有其根深蒂固的立足点。中国人有了气运观念,所以懂得得意得势不自满,失意失势不自馁。居安思危,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刻也不松懈,一步也不怠慢。中国人有了气运观念,所以又懂得见微知著,所谓一叶落而知秋,履霜坚而冰至,君子见机而作。把握得机会,勇于创始,敢作敢为,而潜移默化,不大声以色。中国人有了气运观念,所以又懂得反而求诸己,只要把握得枢机,便可以动天地。所以每当历史上遇到大扰动,大混乱,便有那些稳居独善之士,退在一角落,稳握枢机,

  • 母亲是大仙给别人看病,为什么自己女儿重病治不了?

    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才18岁,生了很严重的病,到医院里去治疗,花了很多钱,家里几乎搞得倾家荡产。她的妈妈是仙儿,专门帮人看病,但她帮自己的女儿看不了,因为她知道这里业力,太大了,她没能力解。后来,有缘找到了师父,师父帮这个女孩子观了一下,看到她身上都是冤亲债主,一大片,师父就跟他们一个一个地谈,给他们开示,劝说他们,让他们放下嗔恨,恶缘化成善缘。但是有一个,不肯原谅她。他告诉师父:这个女孩的母亲曾经帮一个腿折了的人看病,这个人骑车的时候,摔了一跤,把腿弄折了,怨亲债主一看要债的机会来了,就从那个

  • 终于找全了:蝴蝶效应、青蛙现象、鳄鱼法则、鲇鱼效应、值得收藏

    心理效应是社会生活当中较常见的心理现象和规律;是某种人物或事物的行为或作用,引起其他人物或事物产生相应变化的因果反应或连锁反应。蝴蝶效应、青蛙现象、鳄鱼法则、鲇鱼效应、羊群效应、刺猬法则、手表定律、破窗理论、二八定律、木桶理论,这些效应大家熟悉吗?1、蝴蝶效应: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一个名叫洛伦兹的气象学家在解释空气系统理论时说,亚马逊雨林一只蝴蝶翅膀偶尔振动,也许两周后就会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蝴蝶效应是说,初始条件十分微小的变化经过不断放大,对其未来状态会造成极其巨大的差别。有些小

  • 写给渐渐老去的自己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来源:正能量(ZNL118)亲爱的自己,在孤独的时候给自己一些安慰,在寂寞的时候给自己一些温暖,风雨人生,记得给自己一个微笑。亲爱的自己,岁月太过无情,增长了你的年龄,磨平了你的棱角。你从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变成了身心疲惫的中年,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堆积了太深的心酸。亲爱的自己,看看镜子,是不是发现了眼角的细纹,是不是看到了一丝的白发。一脸的倦容,憔悴的眼神,是你为生活付出的证明。亲爱的自己,我们日渐老去,社会的现实,人心的残酷,让我们越来越能看透,任何人都靠不住,只能靠自己一

  • 小说:甜爱蜜宠:席少,别乱撩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甜爱蜜宠:席少,别乱撩在线阅读小说:甜爱蜜宠:席少,别乱撩目录预览:第3章从今以后,恩断义绝第4章上帝还是开了一扇窗第5章我们结婚吧第6章面试(上)第7章面试(下)第3章从今以后,恩断义绝陆展风紧紧的搂住舒菱筠,不让她打电话。“菱筠,我挪用了公司的钱,如果这个月末不能补上,我就要坐牢了。”陆展风艰难的说出了自己的苦衷。舒菱筠一愣,停止了挣扎,陆展风以为她这是谅解了自己,可他看到舒菱筠蹙眉凝视着自己,目光中充满了失望,他的心头顿觉一刺。“菱筠,我……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才……才出此

  • 小说:美女的贴身男秘书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美女的贴身男秘书在线阅读书名:美女的贴身男秘书目录预览:第003章无路可退第004章摧毁第005章杀机隐隐第006章梦境第007章邂逅的回忆第003章无路可退不过对下属之间这样的互掐,秋紫云到也不放在心上,作为一个高超的领导,适当的让下属们互相攻击,未必就是一件坏事,只要自己清楚的分辨出情况,那么自己就可以永远的成为他们的中心点,下面一片和气,抱成了团,自己也就听不到很多事情,也难以对他们进行有效的控制,谁都知道,团结就是力量。车速很快的,本来这个矿在离市区较远,路况也不是太好,要

  • 小说:爱情游戏:神秘金主别过来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情游戏:神秘金主别过来在线阅读小说:爱情游戏:神秘金主别过来目录预览:第3章让她滚第4章没资格第5章折磨第6章囚禁第7章把衣服脱了第3章让她滚她挣扎着想要踢开冷少顷,尖叫声响彻整个房内,可以听出绝望和崩溃在这样的叫声中越来越浓重,凄厉而冰凉。血在床单上绽开,暗色床单顿时添上几分艳丽的色彩。冷少顷看了一眼,只是一瞬间的停滞随即动作更加狂野,根本不理会荣依姗崩溃的哭腔。床在摇晃。荣依姗喊了不知道多久,终于累了,声音从尖利转为绝望,再由绝望渐渐麻木……她只有一个念头——死。绳子总有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