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爱在情伤深处 最新章节

2018/1/4 15:51:40 来源:网络 []

小说:爱在情伤深处

第一章 难堪的相遇

安歌以为,和关若非分手后,两人就再无交集。阅读http://www.huijindi.com/可是他们还是相遇了,在这令人尴尬的境地里。

她的身子微微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她不愿意这么不堪的模样,被最爱的他看在眼里,玷污曾经纯真的一往情深。

“原来跟我分手,是为了爬上更多男人的床?”

他的话透着残忍,安歌微微泛白地双唇不住地颤抖着,捏紧了包裹着身子的浴巾,倔强地缩着身子,忍受他的羞辱。

她不要他这样跟自己说话。这比打她,骂她,还要让她感到难受。

难道要告诉他,自己是为了爸爸的事业,才将身子献给那被他打得倒地呻吟的猥琐男吗?

“不就是为了钱,呵呵……我出价比别人高,是不是服务会更好?”

安歌的眼里噙着泪水,扭过头躲闪关若非那杀人的目光。

她的隐忍让关若非的目光骤然变冷,抱起她向门外走去。来自http://www.huijindi.com/不顾她的惊呼,穿过走廊行人诧异的目光,直抵车库。重重地将怀里的女人丢在车座,浴巾散了开来。关若非看着昏暗灯光中穿着性感风骚的安歌,瞬间,眼中的危险和愤怒几乎喷涌而出。

“啧啧,这衣服……你的服务,还真的很到位!”

他的话,从牙缝中挤出,字字诛心。

“我跟你已经没关系了。”安歌气红了眼眶,死死拉着浴巾,遮盖住身子。“我做什么,不用你管。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不是给钱就行么?”

关若非大步走上前,欺压上去,让她动弹不得:“听说你最近为了钱,经常陪人上床?我也可以给你钱,要多少都行。你应该已经驾轻就熟了吧?今天让我看看,到底值几个钱!”

“不要……”

安歌害怕的看着关若非,他的眼神让她害怕。

可是关若非却没有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不顾她的痛哭尖叫,粗暴地拉扯她身上那几片薄纱,他讨厌她穿着这身衣服,不敢想她在别的男人床上卖力的景象。

“不要……若非哥……好痛……”安歌的泪水抑制不住地滑落下来。

他用力地冲撞着,像头野兽,没有任何的前奏,有的只是最原始的冲动。以前,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成为女人的过程,会这么的痛。

关若非的身子一怔,看着雪白浴巾上的殷红,一时竟感到了一丝欣喜。说明huijindi.com

安歌痛苦的闭上眼睛,泪珠在睫毛上颤抖。她不愿意接受,和关若非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会是这样的场景。可是关若非却觉得,她此刻的表情,是从内心深处地拒绝着自己。

这让他痛苦,也让他愤怒。

“安歌!跟我在一起,就这么的让你痛苦吗?!为什么离开我,为什么!”

第一次,关若非将这些天积压在心中的怨恨都发泄了出来。

他用暴力的碰撞,来释放内心的痛苦。

他不明白,当初非自己不嫁的女孩,为什么忽然转身离开,如此的决绝。爱在情伤深处 最新章节他关若非是天之骄子,多少女人抢着要爬上他的床,他从来不给正眼。可唯独他呵护至今的女人,想着办法的想要逃离。他不能理解,更不能释怀。

什么叫不爱了?不爱了,是那么简单就可以说出口的话吗?

安歌抵着他的胸口,任由眼泪肆虐:“关若非,你混蛋!”

“告诉我,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不爱你了,我爱上别人了!”像是抓狂的夜猫,沙哑的嗓子低吼着。

“谁?”

“跟你没有关系。”

“你们安家的生死,都捏在我的手里,安歌,你知道背叛我,是什么后果!”

安歌痛苦的闭上眼睛,是的,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不论是谁,都可以跑到她的面前说,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就可以毁掉你,毁掉你的家庭。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他们做到了,父母留下一屁股的债务跑路了!现在所有人都追着她要钱,甚至威胁着要她用命来抵。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但要她就这么去死,她又不甘心。为了不被那些人拆碎成器官零散地贩卖,她低三下四地去给恶心的陌生人陪酒,为自己争取活着的机会。而这个机会,现在也被关若非撕碎。

现在,同样的戏码,又由自己最爱的男人上演,让她痛彻心扉。

她无声的抗拒,挑动着关若非的神经。

黑暗中,他无休无止的索取,不知是因为愤怒到想要破坏,还是因为她真的很美好,美好到他一刻都不愿意她离开自己的身体。

空气中尽是春意和两个压抑沉重的喘息声。

不知过了多久,安歌在一次次的自我释放中,彻底放下了内心所害怕的一切。

此刻,她只想拥抱他,彼此拥有。

这一夜欢愉就像是一场梦,可是梦总有醒的时候。

当她和那浴巾一起被丢下车,那张支票飘落在她脸上的时候,安歌所有的自尊心在一瞬间被击得粉碎。

第二章 侮辱

“以后需要钱了,随时可以来找我。对了,你好像很喜欢车震,喜欢什么车型,可以提前跟我说。”

关若非阴冷着脸,整理着衣服,就像是嫖客对自己心仪的小姐那般敷衍地允诺着。

安歌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都在微微的颤抖,她强忍着痛苦,笑着捡起那张支票:“好的,多谢关少。”

关若非的眉角不易差距地抽动了一下,转身进车,“嘭”的一声带上了门,绝尘而去。

若非哥……对不起……如果在你和家人之间选择,我只能选择家人,爱你的人那么多,不缺我一个……希望你以后安好……

安歌蹲在地上,将头埋进怀里,痛苦地哭了出来。

车里的关若飞紧锁眉头,看着后视镜中那颤抖着的身子,似乎能听着隐隐约约传来的哭声,心如同被谁死死地揪着,这种感觉让他感到窒息。

“该死地!”他重重地锤了一下方向盘,车子发出刺耳地喇叭声。

为什么,他们之间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安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凌乱地头发,一抹皱巴巴的浴巾裹着微微颤抖的身子,抱着双腿,躲在沙发上,眼神空洞地看着黑暗。

她怎么都没想到,曾经爱她如天上星辰般的父亲,竟然对她也到了如此的地步。她恨,恨父亲为什么自从母亲去世后,就跟着那个女人一起针对自己。她早就想逃离,可是对待父亲,她一直还抱着期待的。

期待他,还能再回到从前那个,最爱她和妈妈的男人。

昨天晚上,她说,爸爸,我们离开这里,一家人努力,可以东山再起。

可是,安褚山却只是摆了摆手,一脸颓然:“我让你去陪关若非,只要他帮你,我们什么事都不会有!为什么你不肯!不过就是上个床,有那么难吗!”

安歌苦笑,她也想找她最爱的若非哥哥帮助自己。可是,关妈妈说,他已经和楚攸宁订婚,现在的她又以什么样的立场去找他?订婚这事,如果关若非不同意,又怎么能成。

一丝苦涩从心底蔓延到嘴角。

第一次,安歌感到了彻头彻尾的绝望。一直以来的所谓的亲情,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原来她的爸爸,只是把她当作可以用来卖的工具。

只是更让她感到绝望的是,再次时,只有空荡荡的屋子,还有一张显然早就打印好的信,躺在餐桌上。

是的,父母带着家里所有的钱财跑路了,只留下她和这个等着法院封存的别墅,其他,一无所有。

她苦笑着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个熟悉的家,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将她从杂乱的梦中惊醒。大门被人用力地击打着,当他们撞开门,看到沙发上狼狈的女孩时,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安歌安静地看着愤怒的人群,愈发地明白,最后自救的机会已经没了,她被整个世界抛弃了。现在,她只剩下自己。

“钱呢!你说今天给钱的呢!”人群中不知道谁叫了一声。

群愤被激起,所有人都围向了安歌。

“钱啊,我没钱碍…我能做的都做了,可是我还是没能拿出钱来……”安歌凄然一笑,“你们自己看这个屋子里有什么可以拿走的吧,法院的人也快来了。再不拿,你们就什么都拿不了了。”

“她这是以退为进,他爸能一分钱不留给她?!就跟我们故意在这里装可怜!大家别被她们骗了!”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冲到沙发前,开始撕扯。混乱中有人趁机揩油,有人掐一下拧一下,有人肆无忌惮地破口大骂……安歌如同没有知觉的布娃娃,承受着人群的愤怒。

如果就这样死去,该有多好碍…

第三章 做他情妇

关若非赶到的时候,众人已经散去,他踏着一地的狼藉,找到了蜷缩在沙发上的安歌。

他看着她,如同残破的布偶,在风中瑟瑟发抖。

昨晚抛下她离开,可是彻夜未眠的他却听到安褚山早已跑路的消息。一瞬间,他便想到,安歌是被安褚山遗弃来替他挡路的,而那些债主不会放过唯一和安褚山相关的人,安歌。

因为从小打大,她从未在那个家庭感受到过一分的快乐。直到他们相遇,他用了半年的时间,才让她学会了什么是笑。

本想强忍着不要管,可还是拗不过内心的冲动。

“……”关若非的拳头紧紧地捏着,不敢伸手触碰那些青紫的伤口。

安歌木然地抬起头看着他,她的若非哥哥来了碍…

关若非看着这张苍白无助的脸,伸手想擦去她嘴角的血丝,可是心底升起的怨恨让他猛地捏住了她红肿的下巴:“如果你不离开我,就没有人敢碰你,我也不会跟楚攸宁订婚,现在的一切……是你咎由自取!你以为你摆着这张委屈的脸,我就会像以前一样吗?!”

他怒吼着,眼角抽搐,额头青筋暴起。

她的头在他手中,摇摇欲垂。终于还是无力地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安歌睡得很不安,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后背还有冷汗未干。她转动着眼珠,看到的是病房里特有简单的桌椅,鼻子里充斥着淡淡的药水味。

关若非撑着下巴,闭着双眼,气息均匀。夕阳落在他的脸上,像是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他真是一直都这么好看。安歌牵扯着疼痛的嘴角,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再也不要走了。

忽然,关若非睁开双眼,让正全神贯注地打量着他的安歌措不及防,来不及收回目光。

他平静的表情忽然消失,如同变天一般变得阴翳骇人,让安歌的心不由得微微颤抖了一下。

她害怕他这样的目光。

“醒了?”

“……嗯。”

简短的对话,忽然安静的空气,还有他那透着寒气地目光。

安歌不敢看他,局促地揪着手指,这种尴尬的气氛,让她有些难受。

“现在跟你两个选择,被那些讨债的打死,要么,做我的情妇,我可以替你还债。”

这两个安歌都不想选择,她痛苦地看着关若非。

他非要这么羞辱自己吗?什么叫,做他的情妇?

“你不是为了钱,可以去陪任何男人么?现在我给你钱,你做我的情妇,只用跟我一个人,这对你来说,应该是赚了吧?”

难道,她的身体,是这样来计算的吗?安歌苦笑着,看着关若非,如果不是因为爱着他,自己又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境地。

她擦了擦落下的眼泪,冷冷说道:“想让我做情妇的人很多,我为什么要做你的情妇。我的事,不用你管,我也不想跟你有任何的关系。”

她的话,让关若非瞬间暴怒。他捏住她的下巴,一双狭长的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你觉得,我说不许,谁会敢要你?你别忘了,只要我愿意,你那对爸妈,就算躲进阴沟里,我都能给翻出来。到时候,你觉得这些讨债的人,会放过他们?”

“关若非,为什么你变得这么可怕!”安歌大哭了起来,她那温柔如水的若非哥哥不见了。

安歌痛苦地闭上眼睛,她也曾经尝试过为了关若非坚持下去。

可是,很多事情,不是她想坚持,就能成功的。

在权利和金钱面前,爱情不值一提。

“好,我做你地情妇。”安歌苦笑着,声音小的连自己都听不清。

关若非看着她,松开手,重重地甩上门离开了。

第四章 逃向哪里

“这个,戴上。”

安歌看着关若非递来地锦盒,打开,看到了里面那枚精致简单的戒指。她不解地抬起头,做情妇,为什么要戴戒指?

“如果你敢弄丢,我保证让你死的很难看。”

现在他的想法安歌不了解,也没力气去了解。

她拿出戒指,戴上手指,刚好。

病房门口站着一个身材姣好的长发女子,此时紧紧地揪着心口,重重地喘着粗气,她想冲进去破口大骂,可是理智还是让她掏出手机,拍下照片,然后安静地离开。

她楚攸宁是好女孩,至少是关若非心中的好女孩,绝对不能意气用事,不然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

可是,她跟关若非都订婚了。安歌到这种境地了,居然还可以跟自己挣男人,这让她难以释怀。

到底哪里比不上安歌?不管家世,还是样貌举止,她都不输给那个小老板的女儿,凭什么这么多年,关若非的眼中只有她?

关若非走了,安歌看着手上的节制,脸上的表情,时笑时伤。

还记得当时和关若非初识的时候,她被后妈打,逃出家去,他却走失在外,膝盖破了皮,不知在外面流浪了几天,满身狼狈。

将自己所有的吃的给他,陪着他走了半个城市的路,找到了家。

关妈妈说,为了感激她,愿意帮她爸爸的事业更上一层楼。

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可是这种轻松得来的财富,总是那么轻易地被剥夺走。

安歌没想过,她给家里带来的荣誉,也会因她而被剥夺。父亲只沉醉在关家的协助,而没有自己的作为,所以轻而易举地被人打回原形。

想想,这悲剧,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就像她和关若非,永远不可能成为一类人。她就该是那个陪他学习,陪他玩耍的小伙伴,暗生的情愫,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关若非以为乖巧的安歌真的认命了,可是当他再回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只有空荡荡的病房,和病床上那张他曾丢给她的支票安静地躺着。

除此之外,别无所有。这个女人,居然敢真的离开!关若非站在病床前呆呆地看着,在他的心里,安歌从来不敢违背他的意志。可是她现在去了哪里?他的怒火蹭蹭地往上冒。

找遍了医院可以寻找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她的身影。没有人知道她什么时候离开,去了哪里。

坐在空荡荡的病床上,关若非痛苦地抓着头发,为什么昨天晚上不留下来?

忽然,安家的债主们蜂拥而至,却看到了一脸阴翳的关若非,哪里还有什么安歌?

“关、关少……”

“你们谁找到安歌,安家的债,我帮她还。最先找到她的人,我给他债务的三倍。”

他的话,如同给一群困兽打了鸡血,他们立刻哄散离开。

“安歌!你以为你可以逃到哪里?!”

关若非咬着牙,心中的痛苦却也一样难以释怀。此刻他对她无尽的恨意几乎溢出胸腔,可是却没出息地开始担忧,这样身无分文的她就这么走了,她的人生要怎么继续下去?

第五章 钦定的儿媳

公园的夜,这样的冷。

安歌紧了紧衣服,她看着天上的星星,想着曾经和关若非坐在草坪上。她说,只要有星星的地方,就有她对关若非的爱。

关若非说,我比你的多一份,只要有空气的地方,就有我对你的爱。

安歌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角的泪。

城市地另一边,关若非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夜空。两天了,没有她的消息,一个人怎么会凭空消失,除非她打从心眼里不想被人发现。

他的心狠狠地揪着,手里两人的合照已经被捏得变形。

不管是死是活,他都要找到她。

寂静地公园里不时有野猫瘆人的叫声,安歌有些害怕地看着周围,肚子里也传来了抗议的声音。

“不要叫了……我……我现在就去找吃的……”

黑夜里,马路上唯一还亮着的店,只有24小时便利店了。安歌站在门口张望着,里面的小哥正歪着脑袋玩手机。估计是在打游戏来提神。

大概是注意到了外面有人鬼鬼祟祟,小哥伸出脑袋,看到安歌紧张地看着她,便走了出来。

“你走来走去好几遍了,有什么事吗?”

“我……我看到你店门口的招聘,现在这边招不招人碍…”

“大半夜的过来找工作?”

“我……我身份证丢了,找了很久的工作都找不到,好几天没饭吃了……”安歌觉得自己说谎的本事比自己想象的要好,而肚子也非常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似乎在印证她的话。

小哥抓了抓脑袋,看她一个女孩子大半夜在外面晃悠也不安全,只好说道:“算了,你先进来吧,我给你弄点吃的。”

“谢谢碍…谢谢……”

吃饱喝足后,安歌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可不可以在这里打工啊,我实在没地方可去了……”

“你家呢?”

安歌愣了一下,苦笑着:“我没有家了……我现在就一个人。”

为了能远离关家的生活圈,安歌几乎走了半个城市,才走到了这个偏远的郊区。她想在这里先生活一段时间,赚一点钱,然后再离开这座城市重新开始生活。

“可是……”

“我真的什么都可以做!”

不顾男孩的诧异,安歌迅速地拿起抹布开始认真地擦拭每一处,将散乱的货物仔细地摆弄好。好在她在家也常做家务,这些事情对她来说也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看着她满头大汗,却还不知停歇,男孩叹了一口气拉住她的手:“好了,别干了,你就留下来吧。不过,我这里生意也一般,工资很低,不过一日三餐倒是可以保证你的。”

“我不要工资!我需要一个住的地方……”安歌感动得快要哭出来,老天爷还没完全地抛弃她,她才会遇到这么好的人。

男孩笑着摇了摇头:“如果不介意的话,后面的仓库你可以收拾一下住下。”

“不介意不介意,有个睡觉的地方我就满意了!”

“我叫度舒,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戈小安。”

“恩!”

仓库小小的,可是躺在纸箱铺的“床”上,裹着度舒的外套,安歌感到非常的安心。多少天,她没有这么舒心地睡觉过了。

她沉沉地睡着了,可是城市另一边的某栋别墅的某个房间的灯还亮着。

无数的信息汇集过来,却依旧没有安歌的消息。

关若非揉了揉酸胀的眼睛,却被身旁忽然出现的手吓了一跳。

显然来人也被他吓了一跳,手中的被子应声而碎,温热的牛奶撒了一地。

“若非……”

楚攸宁有些不知所措,急忙蹲下拾捡地上的碎片:“对不起,刚才吓到你了。”

“这些让阿姨来收拾吧,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楚攸宁笑了笑,眼里满是爱意:“我知道你担心安歌,看到你的房门还有光亮,就给你送杯牛奶。有她的消息了吗?”

“没有……”

楚攸宁不易察觉地松了一口气,却还是一副担忧的神色:“这个丫头一向比较倔,做了决定很难改变。不过我也会想办法联系上她,到时候,第一时间告诉你。”

“订婚了,你也被我妈接进家里了,我妈钦定的儿媳妇,你不担心安歌会影响到你的地位?”关若非忽然看向她。

爱在情伤深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在情伤深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第一章怪梦“余鱼,这房子也太大了吧?”我看着眼前的三层欧式别墅,皱了皱眉对余鱼问道。“怎么了,觉的太大一个人住着太寂寞,要不给你介绍个伴来?”余鱼见我这么问,竟然开始取笑我起来。“你放心吧,我会四年不会回家,找个男人过来陪你,养出一个小孩来都够时间了。”余鱼见我没立马回答她,又接着笑话道。“别损我了,你知道我没有异性缘。”我没好气的白了余鱼一眼,抬头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房子。这是余鱼的房子,听她说,是她爸妈给她买的,但如

  • 小说强娶强爱:傲娇总裁二货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强娶强爱:傲娇总裁二货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强娶强爱:傲娇总裁二货妻第一章:撞到男人的...了?“前方十二点十分的方向,穿浴袍,带墨镜,正喝着红酒的男子便是今天的目标,你给我盯紧他!”“老大,老大,那里好像有两个人?”“白色浴袍的那个,后面那个连脸都不敢露出来,不用管。”“好的。”实习生听着米小娴严肃的话语,猛地点了一下头,死死的盯着坐在泳池边的白色浴袍男人。今天是万星娱乐举办的三年一度的盛宴,也是实习生出来实习的第一天,宴会在一个极尽奢华的大别墅里举行。听说他们公司那个刚回

  • 小说妃常难求:王爷加把劲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妃常难求:王爷加把劲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妃常难求:王爷加把劲第一章神算木琳琅此刻很是心神不宁,因为面前这个算命的竟然说她活不过三十岁。此人虽然行事做派、言谈举止与寻常算命先生不大相同,但说出来的几件事,竟然还都让他蒙着了。“这位姑娘,一看就是生在富贵之家,从小娇生惯养,可惜身子弱,因而来这瑶山并不为修仙,却是为了强身健体的吧?”“嗯。不错。”“姑娘三年前回乡,现在去而复返,莫不是家中遭遇变故,有亲人故去不是?”“你怎么知道?”“呵呵,我还知道姑娘你……”说到此处,那人很恰到好处

  • 小说军宠甜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军宠甜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军宠甜妻第1章神秘电话晴朗明媚的下午,绿树成荫的大学校园里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中医学院,一声熟悉的铃响,学生们纷纷走出教室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新妍,萧艾我们快点去临安路吃自助餐吧!我好饿。”季小微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说。她长一张圆脸,绑着丸子头,十九岁的大学生很是可爱。“萧艾快点走吧!不然某人要饿死了,我们可付不起责任。”新妍把桌上的课本收进书包,好笑的看着趴在桌上的季小微。凤新妍长得非常好看,清清纯纯的鹅蛋脸,精雕细琢的五官,皮肤像白瓷般光滑有色泽,

  • 小说落跑101次:总裁的天价私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落跑101次:总裁的天价私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落跑101次:总裁的天价私宠第1章再跑,打断你的双腿哗!车灯如虹,突然直射过来。夏蕊蕊犹如受惊的兔子,抬手遮挡在双眼上,“谁?”“夏蕊蕊,你胆子可不小。”这道声音冷冽至极,仿佛自地狱里发出,令她手中提着的鞋子“叭嗒”掉在地上,身子像筛糠似的抖了起来。“大……大少爷。”“过来。”一声冰冷,透着不容违抗,夏蕊蕊哪敢怠慢,光着脚,一路小跑着穿过光束。男子静静地站在暗影里,修长健硕的身躯包裹在纯手工定制的高档西装里,无边的黑暗都掩不住他与生

  • 小说我的霸道老公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的霸道老公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我的霸道老公第1章可疑分子北风那个吹啊~罗云妩紧了紧大衣的衣领,秋天的晨昏时分冷得真教人哆嗦还要坚持在这执岗真悲催。她望了望这处岗点,刚刚陈队长与几个同事都进监控车去吃早餐了,留下她一个人守着。从昨晚零晨起她们队的任务就是守住这一区盘查可疑车辆,据知情人报料,有某茬恐怖分子准备今晚把军火运出京都,结果守了几个小时仍毫无收获。“085,呼叫085。”对讲机突然呼叫。“085收到请讲。”罗云妩说。“四点钟方向辅道处刚刚停了一辆白色奔驰,车牌看不清楚

  • 小说今生锁定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今生锁定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今生锁定你第1章未来姐夫尼玛!全身都像是散架了的累且酸痛!戴依涵望着屋顶上的晶莹剔透的吊灯,脑海里闪过一幕幕昨夜的景象。昨晚那个一次次索要的猛男压在她身上,只是她的意识模糊着,看不清那男子的脸。昨天她才刚从意国回来,刚好又碰上戴丹丹的生日派对,在李晴天的挑衅下于是便连喝了三杯!结果……究竟谁在在酒里下手!要是知道是谁戴依涵真恨不得马上便去扇她几巴!一个侧身,便对上一副古铜色的绝美的俊脸,却在戴依涵一个动作时眼睛及时睁开,一双大手扣着戴依涵的手腕。是他

  • 小说我的欢喜冤家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的欢喜冤家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我的欢喜冤家第1章采访夜遇半夜十二点钟的京都,夜色让昏黄的灯光给映照着,雷紫潇才刚结束完最后采访,背着工作包一个人从深巷中走出来。这里是一个比较老的城区,四处都是杂乱无章的深巷子,今天雷紫潇便是来这块采访一位老翻译家的,老婆婆都八十多岁了还坚持不懈地翻译作品,本来很早就采访完了,只是翻译家是个空巢老人,平时只与保姆生活,难得有生人来,拉着她话长道短的舍不得放她走。这条巷子比较偏,周围的居民早就入睡了,四处连个人烟都没有。雷紫潇望了一下,叹了一口气,

  • 小说顾少宠妻成瘾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顾少宠妻成瘾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顾少宠妻成瘾001只是来卖而已,不用结婚吧?张柯站在房间门口,犹豫着。20万,这是她今晚陪客的价格。一旦踏出这一步,她就再也没有退路了。从此,她跟那些出卖自己上位的女明星们,不再有区别!一瞬间,她有一种马上逃离的冲动。可是,想想姐姐伤心的脸,她的心冷硬起来。深吸一口气,推门--大门推开,张柯眨眨眼,还没适应里面的光线,就被人拖了进去。快进去,别让顾少久等。她踉跄着站直身体,眼神往四周扫去。这是一间豪华的大包房,一群莺莺燕燕中,坐着两个年轻男人。扭

  • 小说我们的故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们的故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我们的故事第1章眼里的是泪,憋回去就是血“嫂子,今天可是我哥的生日,你不是很爱他吗?怎么连刻意给他做的汤都这么酸?”白茜茜将滚烫的汤泼到秦欢身上的时候,秦欢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只有皱起的眉和紧紧拽着衣服的手,泄露她正在承受怎样的疼痛。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眸却固执地望向餐桌对面坐着的白瑾昊——她的丈夫:“瑾昊,我没有……”汤全都泼到了她的身上,酸不酸,没有机会证明,但羞辱和痛已经渗透到了她的心上!“你没有?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白茜茜的声音变得更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