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贪财宝宝:弃妇娘亲熬成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9 0:26:5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贪财宝宝:弃妇娘亲熬成妃

001是的,又是穿越!

S市一家顶级酒店的顶楼房间里。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薇薇将昏迷的男人一把就他推开,丝毫不费力气。

她八岁接受各种训练,是老太爷一手带大的,十三岁成为职业杀手,力气大是其一,什么催眠术、下毒、飞檐走壁、中西医,五花八门她样样在行。

床上的那个男人已死,只是怎么死的,谁也不知道,怕是等会儿,法医来了也查不出个所以然吧。

她完成任务之后并非马上逃跑,而是小心翼翼地撕去嘴巴里那一层薄薄的膜,即便那个男人是众女人心目中的高富帅,她还是嫌恶不已,方才那不到五分钟的触碰,险些让她憋不住一掌劈了他。

接下来,第二件事,依旧不是逃跑,而是冲澡。

她什么事情都懒,除了洗澡和数钱,看小说。

她人生中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泡在浴缸里按完计数器算清楚账后,拿本小说慢慢啃。汇金地

一个小时后,当她镇定自若地出浴室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一套脏兮兮的清洁工人连体套装,宽大的裤管里却藏着十公分细高跟,她对自己什么都满意,眼睛大、鼻子高,就是个头不高,勉勉强强一米六八。

她从宽大的裤兜里掏出了一台老式的一次成像相机,对着那男子惨白的脸咔嚓一声,一张复古风的照片就这么从相机底座缓缓流了出来。

“五百万,搞定!”她双指夹这照片,咧嘴乐了,眼儿弯弯,一对小酒窝浮现,很是可爱。

杀手这一行,做到她这个程度,基本上是三年不出山,出山吃三年,这一单子买卖成交后,就意味着她又有三年的休假期了。

圈子里的人都把她比喻成休眠火山,定期爆发,定期休眠。

她看了一眼时间,随手拿了桌上一根钢笔,将一头及腰长发高高挽起,这才背上一旁的工具箱,哼着小曲正准备撤。

只是,就这瞬间,她骤然止步,突然觉得脑袋很沉很沉,似乎一下子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样,当她下意识要取下挽着头发的钢笔时,晕眩感骤然传来,她只觉眼前一黑,顿时什么都看不见了,只隐隐听到了酒店警报声、嘈杂的喧嚣声、车轴轱辘声、鞭打声、冷兵器撞击声、怒斥声、哭泣声……

不对,这声音怎么越来越陌生了?

怎么回事?

“四小姐,大事不好了!”突然,这个声音清晰了,很近很近,仿佛就在她耳畔……

大事不好?什么大事不好?

薇薇以为是幻听,努力地想让自己清醒一点,然而,她根本办不到!

不管她怎么努力,都站不起来,不仅仅站不起来,甚至还有种下坠的感觉,仿佛要掉到什么地方去了?

天啊,怎么会这样?

而耳边的声音也越来越近。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四小姐,你快点起来吧,大小姐先回来了,大爷和夫人都还在路上呢!”

“四小姐,你怎么了,赶紧起吧,赶紧逃命吧!”

“四小姐,来不及了,大小姐回来了,这件事一定会被捅出去的!”

……

002怎么可以这样!

这焦急的声音一直萦绕在慕容薇耳边,她被扰得头痛欲裂,想睁眼,奈何一身没有力气,眼皮很重很重。

她完全听不懂那个声音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四小姐,什么大小姐,这些名词都离她太遥远了。

她自小就是孤儿,被老太爷收养了,困在一个孤岛训练,十三岁那年她从猛虎口下逃生离开了孤岛,入了杀手这一行,直到现在十年了,她二十三岁。

突然,指尖传来一阵剧痛,痛得她涣散的意识全都聚拢了,猛地睁开眼睛,然而,映入眼帘的一切让她瞬间僵化了。

这……这……这是什么地方啊!

“四小姐,你总算醒了,你赶紧收拾收拾,大小姐还在府上,晚上就会过来别院了,咱们还有时间逃。”一旁的嬷嬷说着,连忙送来了衣裳。

慕容薇看了看被针扎过的手指,又看了看那老嬷嬷一眼,心下愈发的惊悚了,只见这嬷嬷一身古朴的玄色衣裳,梳着复杂的发式,满是皱纹的脸上尽是焦急之色。汇金地

“哎呀,四小姐,你这是吓傻了还是怎么了,赶紧起啊!”老嬷嬷又催促。

“你……我……那个……你是谁?”慕容薇怯声问道,手有模有样,自然而然地抚在那隆起的大肚子上,只是这个时候,她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触碰到了什么。

“四小姐……你今儿个是怎么了呀?”老嬷嬷这才发现慕容薇的不对劲。

“不是不是,我是谁……不对不对,这是什么地方……也不对!我是想问……问,问,问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啊!”

慕容薇的话随着这老嬷嬷的脸色一而再地变化,应变能力是每个杀手的基本功,这么突然的变故,对她来说虽然是太过于猛烈了,但她也还是很快淡定了下来。

她想起了一个很狗血的词来,是的,“穿越”!

“四小姐,老奴是说,大小姐来了,就在府上,明日或是今儿个夜里会到别院来瞧你!”老嬷嬷一字一句认真说道。

“啊……怎么办?”慕容薇突然也跟着惊慌了起来,她不知道这四小姐究竟是怎么得罪了大小姐的,只知道无外乎是一个嫡出,一个庶出,然后嫡出要奉旨和亲,想找庶出的当替身。

总之,她现在是四小姐,她必须跟着这老嬷嬷惊慌,才不会露出破绽来。汇金地

做戏,她最拿手。

慕容薇甚至惊得站了起来,直直要往外冲。

只是,就在她迈出步子的那一刹那,她骤然止步了,一身的僵硬,目视前方,一脸愕然。

“四小姐,你小心点啊,你这肚子里的孩子好不容易才保住了,过几日就快生了,这时候可不能出事,一出事必定是一尸两命!”老嬷嬷的语气很是严厉,将慕容薇拉了过来,利索地端来了水,又道:“四小姐,你先喝杯水,一会自个收拾收拾那些贵重的东西,其他的行礼老身都收拾好了,老身出去瞧瞧车夫到了没,你可千万别乱走,车夫一到,咱们就逃。”

慕容薇接过水杯,机械地点了点头,直到老嬷嬷咿呀一声关了门,她才缓过神来。

却仍旧是一身的僵硬,她如机器人一般机械地低头,甚至都听得到自己颈椎骨一节一节咔呲咔呲的声音。

她看到了什么?

一个隆起的大肚子!如同老嬷嬷所说,临盆在即!

老天,这玩笑开得大了点吧,她穿越成了孕妇,还临盆在即。汇金地

等等!

有个很重要、很关键的问题!

慕容薇缓缓扬起头来,无尽感慨,“孩子他爹是谁呀?!”

003小心,有奸细!

老嬷嬷很快就回来了,而慕容薇根本什么都没有收拾,坐在暖塌上把玩着一枚晶莹透亮的菱形吊坠,那材质是这个时代根本不会有的人工水晶。

她也没有想到,这东西会跟着她一起穿越过来了。

她迅速地搜查了一遍屋子,发现她作案的工具箱,落在被耨里,而她那挽起长发的钢笔,落在枕头下。

“四小姐,你今儿个是怎么了啊!你平常不是这样子的啊!大小姐回来了,你到底听清楚没有呀?”老嬷嬷焦急催促着,注意到了慕容薇手上晃着的吊坠。,

“好看不?”慕容薇的声音轻柔了起来。

“好看,四小姐,这是什么呀?”老嬷嬷好奇了。

“你认真看看,里头是不是藏着一个腾图。”慕容薇又是柔声说道,声音仿佛有了魔力。

老嬷嬷没有回答,看得越发的认真,似乎被这水晶吊坠勾了魂儿,俯着身子,看得痴迷。

慕容薇已经不晃那吊坠了,唇畔勾起了一抹神秘而优雅的笑,良久才开了口,柔声道:“告诉我,我是谁。”

“四小姐。”老嬷嬷喃喃出声,魂还真的被勾了。

这是最古老也是最简单的催眠术,瞬间催眠!

身为顶级杀手的慕容薇自然是要懂的,这催眠术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用,一百人里只有两三个人可以被瞬间催眠,显然慕容薇的运气并不差。

“四小姐是谁?”她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说着,懒懒地一旁高枕上倚躺了下来。

“瀚国慕容将军的四女儿,慕容紫,即将和亲轩辕皇朝成为齐王的侧妃。”老嬷嬷回答道。

慕容薇心下一惊,没想到这名字居然同自己只差一个字,她无奈笑了笑,正要继续发问,却又惊了。

即将和亲?

也就是她现在还没有和亲到轩辕去,确切的说就是她未婚先孕了,而且临盆在即了!

这在古代,可是件比杀人还可怕的事情,好不容易平复了情绪,慕容薇依旧柔声,“四小姐怀的孩子是谁的?”

“奴婢也不知道那人是谁,大小姐爱慕轩辕齐王,可是同齐王自小定亲的却是四小姐,一年前,大小姐带四小姐到北边避暑,回来后四小姐就怀孕了,这件事就只有老奴和几个侍卫知道,孩子三个月大的时候,四小姐称病到这个别院休息,正逢老爷奉命出征,夫人随行,这件事才隐瞒至今的。”老嬷嬷如实回答道。

“为什么不把孩子打掉呢?”慕容薇继续问道,她并不知道,很久很久之后,每每当她想起自己当初这句话到时候,心总如刀割。

“四小姐心底善良又胆小怕事,连只蚂蚁都不踩,更不会杀害肚子里的孩子。”老嬷嬷说道。

慕容薇无奈摇了摇头,又道:“大小姐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知道,四小姐一直住在别院,老爷和夫人走后,就一直没有人来看过四小姐,就是因为大小姐差了侍从看管,奴婢也是奉命看管四小姐的,大小姐表面上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跟将军到塞外去了。”嬷嬷答道。

慕容薇点了点头,只是,转念一想便吓得忍不住后退,好险好险!

这……这么说来,老嬷嬷居然是奸细!

若不是动了催眠术,她还真可能糊里糊涂地就栽在这老嬷嬷手中了!

记住了啊,穿越过来遇到的第一个下人,可不总是心腹!

慕容薇大概猜到了整件事的关键,伸了个懒腰,好奇道:“齐王又是什么人?”

虽然明摆着那大小姐就是陷害她的人了,而且手段非常的狠,不仅仅要她嫁不成齐王,更要她的命!

再怎么说她都是慕容府的四小姐,未婚先孕还可趁早把孩子解决掉,寻一户低于将军府地位的人家嫁了,但是身怀六甲临盆在即才被发现,这事情可就可大可小了。

奈何,她对男人比对女人感兴趣,轩辕齐王,一听起来就很有派头。

“轩辕齐王,名澈,轩辕的七皇子,太子登位后,封为王,赐号“齐”,他精六艺,备才德,貌倾国,少年时便扬名列国,为人神秘,行踪不定,若不是宫廷大宴,鲜少见他出现过。”老嬷嬷如实回答道。

“轩辕澈?”慕容薇喃喃自语,随后又问,“和亲之期可定了?”

“这门亲事是幼时定的,至今轩辕皇室都没有提起过,但是当初先皇手谕在将军手上,这门亲事是怎么都逃不掉的。”老嬷嬷回答道。

慕容薇点了点头,又问了好些关于慕容将军府的事情,直到深夜才收起了那水晶吊坠。

原来慕容将军无子,这四小姐是他唯一嫡出的女儿,而大小姐慕容兰、二小姐慕容秋、三小姐慕容月则是二姨太的庶出,将军夫人嫁得迟又去得早,留下了这亲生女儿从小被欺负到大。

半晌,发愣着的老嬷嬷突然一个激灵,终于缓过神来,却是一脸茫然,忘记了自己方才做过什么了。

她茫茫然看了看慕容薇,这才又着急起来,一边收拾着暖榻上的细软,一边催促,“四小姐,赶紧赶紧,车夫马上就到。”

慕容薇却是一副慵懒模样,不着痕迹地推开了老嬷嬷按在细软上的手,淡淡道:“我累了,天也不早了,明儿个再走吧,记得早点来叫我。”

说罢,一手轻轻掂起那沉甸甸的细软,一手撑在腰上,有模有样的标准孕妇起身往床榻上而去。

而老嬷嬷这才转头朝窗外看去,发现夜色正浓,顿时惊了,这怎么回事,怎么就晚上了!

004路过而已

这一夜,慕容薇如何睡的着呢?

在古代,失眠了不能打怪升级,也不能刷微薄,只能在床榻上辗转反侧,奈何,慕容薇连辗转反侧都不可以,一动不动地仰躺着。

挺着这么个大肚子,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以前也装过孕妇,可是毕竟是做做样子的。

她纠结了许久,终于还是偷偷摸摸的出了门,肚子饿地咕咕叫,难怪适应能力极其强悍的她会睡不着了。

古代的厨房又称作东厨,意思就是正堂之东,也就在正东边,这点常识她还是有的。

望一眼皓月,慕容薇唇畔勾起了一抹浅笑,一下子找到了正东,小心翼翼摸黑而去,终于在尽头发现了一间小火房。

借着月光小心翼翼地开了门,这才打开她的袖珍手电,调了弱光,陪她穿越过来的那工具箱里各种东西都有,只可惜全都是充电的,只能用一段时间。

她先寻了凳子坐下,气息不定,一身古装长裙,挺着个大肚子,不仅别捏,每一步都费力气,这可憋坏了一向大大咧咧,甚至偶尔会翻墙爬树,兴起会飞檐走壁的她。

且不说这四小姐的身子怎么样,就单单这个肚子,就让她一身的本领都使不出来,明日那大小姐就到了,必须想个周全的办法,保住自己的性命,也保住肚子里这孩子。

思及此,她不由得笑了,轻轻拍了拍大肚子,笑着道:“娃娃,咱们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蚱蜢了,我保下你,你以后可别怪我夺了你娘的身子哦。”

说着,她正要起身,谁知道肚子里那娃娃居然动了,似乎踹了她一脚,这下惊得慕容薇的小脸一下子白了,双腿一软,差点跌倒,而就这瞬间,一道黑衣掠过,大手扶住她的双肩,护住了她。

太可怕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心灵感应,所谓的胎动!

慕容薇惊慌未定,死死地保住了那手臂,身子还颤着,嘴里喃喃自语,“还好还好!”

她早已关掉手电,就在胎动之前的瞬间,她就察觉到黑暗中有人靠近了,只是,没想到这家伙的动作这么快。

昏暗中根本看不清楚眼前这男子的脸,只知他很高大,高出她一个头不止,他似乎醉得不轻,炙热的鼻息透着浓浓的酒气轻随着他的靠近而扑来,扰得她心神不定。

“呵呵,你不怕我?”他轻笑着,低沉得很好听的声音里透出了些许慵懒,些许醉意。

“你是谁……你要……要做什么?”慕容薇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胆怯得如同一直受惊的小兔子。

“路过而已,我累了。”他懒懒说着,颀长的身躯竟是缓缓朝她倾来,慕容薇不敢说话,下意识地后退,一退再退,最终结结实实地靠在了墙上。

而他,大手捂住了她的嘴,人就靠在她身旁,脑袋抵着墙壁,似乎在定神,又似乎在休息,良久良久都没有说话。

慕容薇睁大了眼睛,不敢扰他,她可以感受到那双手的温润,只是虎口上有许多老茧,这人定一定是个养尊处优的主儿,而且一定是个常年握剑的主儿。

这个男子究竟是什么人,这个时候为什么会醉醺醺的出现在这里?

是慕容将军府的什么人,还是,真的就只纯粹路过打酱油的呢?

良久良久,他渐渐松了手,都没有任何动静,慕容薇这才敢缓缓转过头去,只是,这一转头,她便怔了,昏暗中她只能看到他的侧脸,线条分明、弧度完美、简直如雕琢出来的一样。

慕容薇突然有种冲动,想马上就亮起手电,看看这究竟是一张怎么恍若天人的脸呀!

只是,她没有。

杀手与生俱来的敏锐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她必须马上离开。

她都还未动弹呢,他却冷不防转身,背靠墙壁,脑袋一耷拉,靠在她肩上,大手缓缓拢住她的脖颈,拥得越来越近。

酒香也难掩他身上那专属的龙涎香,对各种香都排斥的她居然有种沉醉的错觉,缓缓地,他的唇就这么温柔地贴上了她的脸颊。

竟是如此的冰凉!唬得她一哆嗦,彻底清醒了。

他沉默着,冰凉唇一路碎碎吻而下,在她唇畔若离若即,却始终没有吻下。

慕容薇双眸大睁,再也沉不住气了,手中袖珍手电抵着他的腹,狠狠地按了下去。

“你是什么人?”他随即离开,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声音清冷凌厉。

昏暗中,慕容薇终于同他正面迎上了,她还是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知道他那一双犀眸,深邃而冷冽,早已全无醉意。

她手上这东西依旧抵着他的腹部,是一把一直被她当手电用了防狼棒,三百伏的电压虽然不是长按,但这家伙也应该倒下抽搐了呀!

没想到三百伏只能让他酒醒。

“你不是慕容紫,你是什么人!”他的声音更冷了,亦是注意到了她手上的东西,只是,还未动手,慕容薇眸中掠过闪过,又一次按住开关,这一次并不是一按就松手,而是长按。

一百伏长按足以要人命,何况三百伏,这家伙的体质再异常,也总归是个人吧!

果然,男子一声闷哼,随即松手就这么直挺挺地仰躺了下去,压断了案几,轰然一声!

静谧的夜里,这一声巨响可了不得。

慕容薇踩着绣花鞋狠狠地踩了他一脚,连忙闪人,那瞬间无比怀念她那双十公分的细高跟……

贪财宝宝:弃妇娘亲熬成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贪财宝宝 或 弃妇娘亲熬成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我的21岁美女校花8章

    原标题:我的21岁美女校花8章小说:我的21岁美女校花第八章手放错地方了“难道是我太饥渴了的原因?”叶静姝分析着,却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她这么多年都饥渴过来了,也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叶静姝直觉跟那一股股的热流有关系……不过,这种东西真是不好问了。叶静姝准备起身了,虽然罗天按得非常舒服,可叶静姝真不敢让他继续按下去,万一又按得她兴奋了,让她再一次出丑,那就真的无地自容了。这一系列的心理活动,都是在眨眼之间完成,几乎就是在罗天刚刚说完话,叶静姝便双手撑住沙发,往上坐了起来,可坐到一半,叶静姝感觉不对

  • 你最珍贵8章

    原标题:你最珍贵8章小说书名:你最珍贵八、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妈妈!”夏筱纤终于追了上来,好不容易才拉住了谢思语的手:“你为什么要走?”谢思语别过头去,不让她看到自己的脸,她强忍着泪水道:“对不起,你认错人了!”说完,她用力把手抽了回来,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奔去。认错人?这怎么可能?夏筱纤怎么也没有想到,妈妈竟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谢思语已经离自己好几米远了。“妈妈……妈妈……”顾不及脚上的伤,她以最快的速度奔去。突然“咚”得一声,一个支持不住,她整个人倒

  • 此意寄昭昭8章

    原标题:此意寄昭昭8章小说名:此意寄昭昭Chapter07在我心上,又退我万丈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薄昭浔这一病反反复复,从冬天到春天,断断续续地感冒咳嗽,一茬接一茬,总是好不利索。为了让薄昭浔早日痊愈,乔初意绞尽脑汁地打听来各种偏方,清热润肺的、散寒止咳的,一一抄下来贴在厨房的碗柜上,时间久了,碗柜上一排排全贴满方正的字条,已经看不出来原本的样式和颜色。乔叶惊叫了无数次:“乔初意!这套橱柜是我托朋友从德国运过来的,家具中的爱马仕你知不知道?天价啊,比一个你都贵!”“姑姑!”乔初意的

  • 烈火战龙8章

    原标题:烈火战龙8章小说名字:烈火战龙第八章大海全是水呀休息了一晚上,大伙起得都很晚,不过个个都精神抖擞的准备大干一场。吃过早点后烈火来到柜台问道:“掌柜的,你这里请跑堂么?”“客官,我这里人丁不兴旺,请不起啊!怎么,客官要找事做?”掌柜答道。“是啊,掌柜的,那你知道这附近哪有请人的?做什么的都行?”烈火接着问道。掌柜抬头看着烈火说道:“客官,城东有一个启运商行,那里长期招下人,城北有一间千金楼,也招下人、跑堂、龟奴什么的,你们可以去看看!对了,客官,你们今天还住么?要住的话定金不够了,你看是不

  • 法医惊魂8章

    原标题:法医惊魂8章小说书名:法医惊魂008鉴定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六子先一愣,然后看着我,满脸茫然的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凌晨那会儿的事我都不大记得了,我就知道看那个盒子的时候犯困犯的厉害,然后迷迷糊糊好像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休息室的床上。”我皱着眉头瞄了一眼六子,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难道六子真的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真的不记得昨晚的怪事儿啦?六子看我没吭声,还问我昨天晚上到底是咋回事儿,醒来之后咋就躺休息室里面了。我决定不将这事儿告诉六子,就随口敷衍说,昨晚在主持人家的时候你

  • 推倒主人8章

    原标题:推倒主人8章小说书名:推倒主人第八章你没资格“姓江,为明。”江明眯着眼道:“你好歹也是个狗熊,收小弟时也不认真点,降低了你的品味不说,还容易引来血祸之灾,何必呢。”“我艹,你个土包子居然敢骂李二爷是狗熊,活腻歪了吧?!”“李二爷别跟着他废话了,让小弟几个上去废了他!”李二熊身后几个小弟叫嚣起来。李二熊摆手示意手闭嘴,然后冷冷的看着江明道:“江明,我可以为我手下的鲁莽道歉,但是你打伤了他们,不给点表示,我这个做老大的恐怕很难下台。”“你想怎么样?”江明饶有兴趣问。“赔一万医药费,这事儿就这

  • 冷血总裁深情吻8章

    原标题:冷血总裁深情吻8章小说名称:冷血总裁深情吻第8章愤怒的小兽海琳在一边惊讶的捂住了口。莫珊的脸微微偏向一侧,眼睛睁的大大的,像是不敢相信莫瑶居然会出手打她。“你给我闭嘴!”莫瑶慢慢放下手,一字一字道,“莫珊,你怎么说我都没关系,只怪我当初识人不查,没有看清你的真面目。但是你若是敢侮辱我妈妈一个字,我必不会放过你!”做出那个动作动作幅度过大,莫瑶觉得眼前一黑,几乎跌倒,所幸及时扶住了桌子,坚持咬牙一字一字说完,“不就是一间办公室吗?你想要便给你好了。你坐过的椅子,我嫌恶心。”说着撑着身子就要

  • 总裁的天价小保姆8章

    原标题:总裁的天价小保姆8章书名:总裁的天价小保姆008、永远不要回头本来是刻意过来要给童瑶难堪,结果却惹来两个男人同为童瑶来揭穿她的丑陋,指责她,警告她。感受到四面纷纷投过来的非议,她只能无地自容的落荒而逃。……海岸下,童瑶沿着没有边际的沙滩悲伤的奔跑,她要远离这个让她悲伤的城市,那三年的牢邢,她度日如年,终于熬出来,却变得无家可归,无梦可循,连一份工作都难以寻觅,她觉得狼狈二字已不足以形容她悲哀的人生,生无可恋也许最适合她现在的心情,她好想逃,逃到没有人认得她,没有人知道她坐过牢的地方。萧景

  • 总裁挚爱天价妻8章

    原标题:总裁挚爱天价妻8章小说名字:总裁挚爱天价妻第八章小菜一碟冷三少轻皱眉头,这女人,似乎也不是小菜一碟的料。“关于大嫂的事情,我晚上再向你细细说明,现在你,听好我所说的话语,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妹妹。我大哥冷苍澈,为人温和,不难相处,我二哥冷苍磊,人现在在法国,没有回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姐冷苍媛,为人柔弱,内向话少。在去年已经嫁给了环氏集团的总裁环炫蔚,感情和睦。我妹冷苍黎,刁蛮任性,被我妈宠得无法无天。女人,等会你,最要小心注意三个人,我妹冷苍黎,我妈,还有大嫂。不管她们如何的恶言

  • 邪魔当道8章

    原标题:邪魔当道8章小说书名:邪魔当道第008章用唐糖的会员卡拿了喊价牌,听到下面的喊价已经稀稀疏疏起来,居然喊到四千多金币了,看来王阶魔兽的魔晶核确实受欢迎。“五千个金币!”成晟举牌喊价。“五千零五十个金币!”“五千零六十个金币!”草,喊价越为越让人哭笑不得,这时候还有加十个金币的,估计也到极限了。“五千五百个金币!”“哗…”听到一个女声出口便是猛加价,场中所有人都向楼上那间VIP包厢望去。“六千个金币!”成晟继续喊价。“六千五百个金币!”那个女声针锋相对。“七千个金币。”“是哪个臭小子敢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