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岁月静好良人已归 大结局

2018/1/9 0:47:1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岁月静好良人已归

第1章:缠情,一夜笙歌

大雪在凛冽的风中,残卷了整个冬夜。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迟念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突然听到房门有响动。

她刚翻身打开床头灯,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子扑来,按倒在床上。

“别怕,是我!”男人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

酒的浓香,混杂着他身上奢侈的香水味,刺激的迟念胃中作呕。

“楚天……你……”

她的唇,被他吻住。

他像一只发情的野兽,在她身上疯狂的索取,让迟念猝不及防,却不敢挣扎。

男人霸道的将她抱起,让她的脊背贴在冰冷的墙上,温柔又疯狂的吻着她,吻遍她的脸,她的全身。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他将唇嘶摩她的耳畔,“思琪,别怕,我会温柔的!”

啪!

迟念眼眶红了,抬手给了他一巴掌,“乔楚天,你看好了,我不是谢思琪,我是迟念!”

这一巴掌,让男人清醒了,渐渐清晰的视线中出现另一张面孔,他慌张的松开了手。

迟念从墙上滑落,重重摔倒在床上,疼的她身心俱碎。

他竟然在欢爱的时候,还想着谢思琪,可见他有多爱那个女人。

“迟念!”乔楚天清醒后,愤怒的按住迟念的肩膀,恨不得将她肩骨捏碎,“你这个卑鄙的女人!”

迟念不卑不亢,倔强的看着他,“我怎么卑鄙了?”

他抓起迟念的肩膀,“你明知道,我最恨别人威胁我,可你还是逼着我娶你!”

明明心被扯痛了,迟念却眉眼含笑,“没办法,谁让只有我能救谢思琪,别人谁都救不了。”

“你够狠!”

男人厌恶的一把将迟念扔在床上,翻身下床,整理身上凌乱的衣裤。

他又要扔她独守空房?是在外面过夜?还是要去找那个女人?

这一刻,迟念承认,她不甘心,也怕寂寞,甚至怕乔楚天就这样走了,再也不会回来看她。

如果威胁可以得到他给的爱,迟念宁愿做那样恶毒的女人。说明huijindi.com

“楚天,几个月后,她就要动手术了,如果你不想她出事,今晚留下来陪我。”

“你在威胁我?”

乔楚天捏住她的下巴,狠狠地盯着迟念的脸。

迟念脸上荡漾着笑意,“对,我是在威胁你!”

“你真厚颜无耻!好……我满足你!”

一把将迟念的脸甩开,乔楚天站在床边,将身上的衬衣和裤子,带着愤意,脱了下来,重重的扔在地上。

他不带任何温度,将迟念按倒在床上,没有热吻,没有温柔,毫无前戏的对她攻城略地。

身上撕裂的疼,和心一样的痛。迟念感受不到他的温柔,她就像一个被人发泄的娃娃,被他疯狂的惩罚和折磨。

“你不是不甘寂寞,婚后一直等我要你?”

“我会让你永生难忘!”

这一夜,迟念不知被他要了几次,折腾了多久,最后在昏昏欲睡时,他抽离了身子。版权huijindi.com

“迟念,别忘了你答应我的话,等思琪治好了,就马上跟我离婚。”

咣!

乔楚天甩门而出,震声碎了她的心。

离婚?

这两个字,太沉重了。

压在她柔软的心尖,痛到她由欲睡变得清醒。

迟念将身子蜷缩成一团,将头埋在床上,眼泪从倔强的眼眶止不住的掉落下来。

她以为婚后能温暖他的心房,他们终会像一对夫妻恩爱的在一起。

可现实多么残酷,他还是会和她离婚,还会娶谢思琪那个女人。岁月静好良人已归 大结局

肚子忽然翻江倒海的疼,疼的迟念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从床上滚落下来。

她疼的太难受,怕熬不过今夜,艰难的从地上爬起。

迟念顾不得穿鞋,光着脚去找隔壁房间的乔楚天,她知道他没有走,因为他答应她,今晚会留下来。

卧室没有人,听到浴室里传来了洒水声。

她敲了浴室的门,“楚天!”

浴室没有回应,她就拧开浴室的门把手,走了进去。

“楚天……”

迟念双手捂住肚子,看到浴室里的男人关掉花洒,从袅袅水雾中转身走来。

“怎么,还想让我要你啊?”

第2章:他说,要她一尸两命

乔楚天身材匀称,麦色的皮肤沾着水珠,没有赘肉,腰腹健壮,身上的每一处,都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魅力。阅读huijindi.com

乔楚天捏住她的下巴,恨不得捏碎,“还没要够?真是放荡!”

低头看了眼她的裙摆,他的手肆无忌惮动着,却被迟念的手按住。

“乔楚天……住手!”

“想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我没那个耐性,不想要就滚出去!”

乔楚天厌恶的推开迟念,迟念咣当一声,身子撞到了浴室的玻璃门上,摔倒在地。

腰间围上一条浴巾,乔楚天视她为空气,从她身边经过。

迟念坐在冰冷的地上,下腹痛的厉害,一股热流沿着大腿流出。

她低头一看,白色的睡裙染上了红色。

“楚天……”

乔楚天打开浴巾,在衣帽间里找睡衣,不耐烦的吼一声,“别喊我!”

迟念蜷缩在地上,含泪望着他换衣的背影,“楚天……快送我去医院!”

“滚!”

几近哀求,换来的却是无情的吼骂。

她早该知道,他有多厌恶她,何必来这里求他。

迟念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捂着疼痛的肚子,跌跌撞撞朝着门口走去。

眼前忽然一黑,摔倒在地上。

乔楚天回头看去,见迟念躺在地上。

他扬唇讽刺,“少给我装可怜,没用!”

走近迟念,当他看到她的睡裙染了红色,地上有一滩血迹。

乔楚天脑中一片空白,抱起迟念就往外跑,“迟念,你流血了……”

将迟念放进车内,他钻进车,脚下疯踩油门赶往医院。

“迟念,你醒醒,你不能出事……”

耳边传来乔楚天的唤声,迟念缓缓睁开眼,渐渐清晰的视线中,她看到乔楚天紧张的表情。

“楚天……”她有些感动,他还是在乎她的。

“迟念,我警告你,千万不能出事。要是因为你耽误了思琪的手术,我绝不放过你。”

原来,他这样紧张,都是为谢思琪。

迟念绝望的笑了,泪含在眼眶,眼皮最后沉重的落下。

她这一刻真的想死,因为她死了,谢思琪就没救了,她才不愿意成全乔楚天和谢思琪在一起。

“迟念,你醒醒……不许睡,马上到医院了……迟念!”

她什么都听不到了,只觉得浑身冰冷,心也和外面的冬天雪地一样冷。

……

浓浓的消毒水味,刺激着她的鼻子,让她禁不住想要醒来。

听到脚步声走来,迟念转头唤了一声,“楚天……”

“是我!”一身卡其色套装,卷发有气质的女人走来,手中端着一杯水。

“楚天有事出去了。给……喝点水吧!”

谢思琪脸上温柔的笑容,和外面的阳光一样,总是给人温暖。

迟念刚伸手要接,谢思琪松开杯子,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想喝,自己倒啊!”谢思琪温柔的笑,此刻像锋利的刀子,一样伤人。

迟念抬头,清冷的看着她,“谢思琪,你还能更虚伪一些吗?”

“我哪里虚伪了?迟念,我倒是要问问你……”谢思琪的手按在她的肚子上,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暗芒,“你什么时候怀上楚天的孩子了。”

迟念打开谢思琪的手,不敢置信的看向她的肚子,“你说我怀孕了?”

“难道不是你故意装晕倒,让楚天送你到医院检查,让他知道你怀孕的事?”

“我可没你那么城府深!”迟念冷言反驳一句,担心的摸着她的肚子。

谢思琪了然一笑,“放心,你的肚子里的孩子现在没事。但几个月后,我要手术……你的孩子就未必能活了。”

谢思琪忽然凑近了脸,眼里的阴毒,让迟念莫名的不安,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谢思琪,你别想动我的孩子!”

谢思琪捂着被打的脸,余光扫到了刚进门的身影。

她委屈的望向迟念,向身后退几步,哽咽着说:“小念,我就是想给你递杯水,你为什么要打我?”

啊!

她脚下踩了水一滑,朝着身后摔倒。

“小心!”

谢思琪摔倒在地,晕过去。

“思琪,你醒醒,思琪……”

乔楚天紧张的将谢思琪横抱在怀里,临走前,恨恨的望着迟念,警告她,“要是思琪出了事,我就让你一尸两命。”

碰!

门被甩上。

迟念咬着唇,捂住肚子,视线模糊不清。

这是他们的孩子,他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要她一尸两命。

他到底有多冷血,才能说出这样无情的话。

难道,她有了他的亲生骨肉,一样无法温暖他的心?

哭累了,也哭到心灰意冷了,迟念刚用手擦干眼角的泪。

一个人推开门,风风火火的走来,抬手就甩了迟念一巴掌。

这一巴掌,太过用力,打的迟念唇角都裂开了。

而打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亲生妈妈王薇。

“迟念,你明知道你姐身体不好,还把她打晕了?你的心得有多恶毒啊你!”

迟念捂着脸,哽咽着说:“妈,谢思琪她想害我的孩子,她才是最恶毒的人!”

“你……怀了楚天的孩子?”

王薇惊讶的看了眼她的肚子,迟念点头,她以为妈妈是为她高兴,“妈,我怀孕了。”

“老天还真是不长眼,怎么能让你怀孕了。”

王薇冷冷瞥了迟念一眼,转身匆匆走了。

这就是她的亲生妈妈。

她的妈妈自从嫁给了养父,就再也没有疼过她,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养父的女儿谢思琪。她真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为什么妈妈要这样待她?

心凉到痛了,这世界也只剩下她肚子里的宝宝,能给她安慰。

迟念低头摸着肚子,在阳光中露出微笑:“宝宝,妈妈一定要把你健健康康的生出来,妈妈会疼你,照顾你,把所有的爱都给你。”

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疾步走来,“这个孩子,不能要,现在就去堕胎!”

第3章:求你放过我

他一身白色大褂走来,阳光照在他的脸上分外柔和,像柔软的沙子一样,柔情又温暖。

迟念抬头看他,态度坚定:“这个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

霍易峰看她脸色苍白,坐到床边劝她,“小念,你现在情况特殊,再不进行手术,会有生命危险。”

“可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有危险。”

迟念握住霍易峰的手,眼泪闪转,求他,“易峰哥,能不能等到我把孩子生出后,再手术?我求求你,让我生下这个孩子好不好?”

霍易峰内心挣扎,无奈的叹口气,“小念,只要你想好了,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

“谢谢你易峰哥!谢谢你!”

“谢我什么,都认识这么久了,别再说客气的话了。”

霍易峰去忙了,迟念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越来越远。

她感激霍易峰,在大学的时候他是她可以谈心里话的知心学长,她到医院实习的时候,身为内科手术一把手的他,从未因为她身份低微,反而帮了她不少忙。

迟念摸着肚子,对孩子轻声说:“宝宝,等你出生后,一定要好好感谢霍叔叔!”

手机铃声响起,迟念抓起放在枕边的手机,看到是一串陌生的数字。

“喂!请问你是……”

“念念,是爸爸!”

“爸……爸真的是你吗?这么多年,你去哪里了?”

“念念……你有没有钱?能拿多少,就拿多少,我把地址发给你,你把钱带过来……不多说了,挂了!”

“爸……”

手机挂断了,迟念再打过去,无人接听。

很快短信就来了,她看到了地址。

心又激动,又不安,毕竟从几年前家里破产后,爸爸为了躲债,就将她和妈妈抛弃了,逃的无影无踪。

她恨过爸爸,要不是他,她和妈妈也不能辗转了几个城市,躲避债主。

她妈妈最后也不能改嫁,她也不会过上寄人篱下的苦日子。

可她毕竟是他的女儿,也想念曾经温暖又贴心的爸爸,那是他留给她最美好的童年记忆。

迟念跳下病床,穿着病号服往外跑。

门口她碰见了乔楚天和谢思琪肩并肩走,两个人的手臂挽在一起,是那样的碍眼,刺痛了她的心。

“小念,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

谢思琪朝迟念善解人意的笑了笑,脸贴在乔楚天的手臂上,像情人一样撒娇。

迟念讽刺一笑,“我为什么要担心你?你自己摔的,又不是我推的,一定摔不伤,也摔不死。”

谢思琪咬着唇,委屈的对乔楚天说:“楚天,小念为什么要这样恨我?是我哪里得罪她了吗?”

“思琪,你没错,都是她心肠恶毒,不知悔改!”

乔楚天揉着谢思琪的头发,那样宠溺的眼神,温柔的目光,像一团火灼伤了迟念的眼。

迟念心裂开的痛着,脸上却是不甘示弱的讥笑,“我难道不该恨你吗?我是他的妻子,你算什么?凭什么缠着我的老公不放?还装委屈,装哭,真是恶心!”

“住口!”

乔楚天抬手要给迟念一巴掌,迟念倔强的看着他,“你打啊,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为了小三打了你老婆,让他们都可怜我,同情我,到最后谢思琪一定会被指责,会被人嘲讽,让她没脸见人。”

“迟念,你真是恶毒……”

碰!

一拳头,从迟念的脸颊擦过,重重的砸在墙上。

迟念有些惊魂未定,乔楚天收回拳头,指骨皮肉流了血,疼到她的心里。

“楚天,你的手受伤了。”

迟念紧张的抓起乔楚天的手,却被乔楚天甩到一边。

“别烦我!”

迟念脊背撞到冰冷的墙上,滑到在地。

看着谢思琪抓起他的手,轻轻吹着,像一个妻子,温柔又担心着他,“楚天,你的手受伤了,快去找医生包扎下……”

谢思琪扶着乔楚天走,临走前她不忘添油加醋说:“楚天,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缠着你,不然你也不会受伤。”

“思琪,你没错,都是迟念的错,要不是她还得救你,我真希望她死了。”

绝情的话,让迟念心痛欲裂,原来她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救谢思琪的工具。

若是她死了,和肚子里他的孩子一起死了,他真的不会心痛吗?

迟念撑着墙站起,摇晃着身子走出了医院。

外面,冰天雪地,她身上只穿着一套单薄的病号服。

今天下了雪,鹅毛般的雪,洋洋洒洒落下,很快就将她的头发,身上,落满了苍凉的白。

迟念任由雪打在身上,一步步走着,不知道走到哪里,也不知道去往何处。

直到她冻麻了双脚,冻的身上都僵硬了,听到手机来了信息,才醒过来。

短信里爸爸催促她快去找他。

迟念没带钱,就用手机滴滴打车到了家,换身衣服,带上了她个人的所有积蓄,匆匆的赶往赴约地点。

迟念推开一个KTV包间,走了进去,见到爸爸那张已经苍老的面孔,她忍不住跑过去,抱住了他。

“爸……这么多年,你都去哪里了,你为什么那么狠心,抛弃了我和妈妈!”

迟项阳抱紧已经长大的女儿,热泪盈眶,“是爸爸不好……爸爸无能,把你和你妈扔下了……”

抱了一会儿,迟项阳忽然推开迟念,“钱呢?”

“爸,给你!”

迟念把钱给了迟项阳,迟项阳看了眼只有几千块钱,猩红着眼问,“念念,就这些钱?”

“这张卡里还有五万块,密码是我的生日。”

迟项阳拿过卡,匆忙要走。

“爸,你去哪里……”迟念追过去。

“别再管我了!”

迟项阳刚要跑出去,就被几个男人堵在门口。

“钱呢?”

“给!”

“就这点钱?”

“五万多,以后有了,我再还你……”

为首的一个寸头,戴着耳钉的男人,一把将迟项阳拽出去,“给我打!”

“放开我爸!”

迟念冲了过去,却被这个寸头耳钉男一把推进包间,按倒在沙发上,他压住了迟念挣扎的手脚,浓浓的烟酒味钻入迟念的鼻尖。

“你爸说你有钱,你会给他还债吧?”

迟念扭动着身子,清冷的看着他,“我爸欠你多少钱,我给你……不许碰我,更不许打我爸!”

“五百万,你有吗?”

“五……百万?”

迟念没想到爸爸欠了那么多债,可眼下她拿不出那么多钱。

“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我凑钱给你……”

“不能,今天我就要!我不但要五百万,还要你陪我睡,当做利息……”

寸头戴耳钉的男人,一把撕开迟念的衣服,扯掉绷紧的纽扣,上下其手的强迫她跟他在沙发上做。

“念念……你们这些畜生,放开我女儿,放开她……啊!”迟项阳疯了一样要冲进去救女儿,却被人毒打。

“混蛋!放开我……快放开我!”

“把门关上,别扰了爷的兴致,爷要好好玩她!”

包间的门,在迟念惊恐的视线中关上。

她看不到迟项阳为救她时被人毒打,看不到有人过来救她,更看不到任何希望。

寸头戴耳钉的男人,灼热的唇沿着她的脸往下啃咬,而她的挣扎,挑逗起他的邪恶趣味,让他更加疯狂的掠夺。

绝望的泪滑下,她哽咽着喊:“乔楚天,你在哪里?快来救我,救我……”

岁月静好良人已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岁月静好良人已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此生唯你不可负6章

    原标题:此生唯你不可负6章书名:此生唯你不可负第六章你别这么冲动两个月了,虽然肚子还不是很显怀,可温如意在监狱四年,身子骨早就不行了。最近又是呕吐又是失眠,身体破败得厉害。可她见不到黎愠,黎愠像是消失了似的,也或许,不想见她。晚上,温如意又失眠了,捂着泛酸的胃部下楼,却听见楼下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凑近了,才发现温诗诗正扯着暴怒的黎颜。“黎颜,你别这么冲动!就算你现在把温如意弄死又怎么样?难道你要让黎家绝后吗?”黎颜一把将温诗诗推开,靠着感觉扶着楼梯往上走,还不停地叫骂:“温诗诗!你别在这装什么大

  • 无敌败家子系统6章

    原标题:无敌败家子系统6章小说书名:无敌败家子系统第六章:败家才可以幸福!高大帅的黄金轮椅以及黄金战车在阳光下别提有多美了,凡是走过的地方,金光灿灿,多少人不得不的捂住自己的眼睛,不然就要被闪瞎了不可。凌丹萱都多么想要自己下来走了,什么不好选,偏偏选这种庸俗的色彩。对此高大帅还特别自豪的昂首道:“必须要有这么亮的,不然不能够衬托出我的身份。”胡闹了一下午,终于是回到了高家了,凌丹萱推着高大帅从战车上下来了。前来带走青麟犼的下人见到耀眼的战车,惊声道:“怎么好端端的变成这样子了?”“是少爷弄得,他

  • 爱你在劫难逃6章

    原标题:爱你在劫难逃6章小说名:爱你在劫难逃第六章:被自己的嫂子的男人上顾诺哭了一会,她身体本来还没有大好,觉得有些累了,去浴室里洗漱了一番,回到房间里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半夜里,她感受到一道火热的身躯朝她靠近,微微带着薄茧的手从睡裙里往上探去,抚上了她的柔软。顾诺被他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梦里,似乎是回到了18岁那年。她和姜森垣一起躺在学校里的草坪上,天空碧蓝一片,飘着白绵绵的云朵,风景好,人也很美好。两人一起畅想着美好的未来,姜森垣突然翻身压着她,拿着狗尾巴草往她鼻子上蹭着。梦与现实的感触交织

  • 谢谢你,在这里等我6章

    原标题:谢谢你,在这里等我6章小说书名:谢谢你,在这里等我第六章只输给姜北辰一个人“这需要感谢姜总的栽培,袁总事业中天,我也常听姜总提起您,对袁总崇拜得不行呢。”几杯下肚,我开启马屁模式。姓袁的心里爽啊,崇拜和仰慕以及想上他的床明明区别很大,但在这群人的眼中,却成了一个意思。说话间我将他的手挡开,和他喝了一杯,姓袁的得寸进尺,一手搂住我的腰,借着酒劲另一只手直接伸到我大腿间。“难得袁总来南城,我再敬袁总一杯。”我虽然可以陪客户,我可以让男人揩油,最后的底线,我只输给了姜北辰一个人。袁总听我有拒绝

  • 都市柔情6章

    原标题:都市柔情6章小说名称:都市柔情第6章一个背影魏虎又要出手甩在王五的脸上,却被楚烟用手拧在他的胳膊上。她那脸通红,双目含羞。魏虎阵阵心颤,胳膊轻抖。魏虎看着楚烟有些不解,这是为何突发脾气?多会还是一个温柔似水的女孩,怎么一会就上手?楚烟羞中怒色地看着他道:“你乱什么?谁答应你了?趁机占我便宜!这是轻的,下次,不经我同意不准胡!”魏虎看着她道:“那是……那是……我这不是兴奋的给秃撸嘴!那也是让我欢喜一场,你看,这怎么也要给我一点的脸面!不然,我将如何教训他们?”楚烟眼中露出歉意,这也是她没有

  • 不负江山不负卿6章

    原标题:不负江山不负卿6章小说书名:不负江山不负卿第6章让你和整个大凤朝陪葬!祁烨怒极猛的抬手扼住她纤细的脖颈,“别给我装神弄鬼,你最好祈祷榕儿没有任何闪失,否则我让你和整个大凤朝陪葬!”凤知微呼吸不畅,目光直直看着一个方向,如一只没有生气的木偶,她连她的孩子都没有护的好,又怎么配护一整个大凤朝?祁烨没来由的烦躁,语气更加咄咄逼人,“你以为你为什么能活到现在?”凤知微不语,目光未变。祁烨手上不禁更加用力,恼怒阴冷的提醒,“若不是你肚子里的孽种,能做药引解了榕儿病,我早就让你去陪你的容景哥哥了。”

  • 匆匆混过的年华6章

    原标题:匆匆混过的年华6章小说名称:匆匆混过的年华第六章倾诉我听她的话也听出来什么意思了,肯定是邓南又找了其她的女孩了,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过来一遍!妈的!这么好的女孩都不要,还他妈说我瞎招拜!!!我看着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就坐在她的旁边,一个劲的说她“别哭了好么”。我真不会哄人,特别是女孩,还他妈是一个哭了的女孩,我从兜里掏出纸巾递给她,她接过去擦了擦眼泪,然后看着我,一双大眼睛水蒙蒙的,我擦!那叫一个我见犹怜啊!然后她说:“那天他找你的事我知道。”我抬头看着她,“嗯,然后呢……”“但是我不知

  • 许你一场刻骨伤恋6章

    原标题:许你一场刻骨伤恋6章小说:许你一场刻骨伤恋第6章女人的耻辱绕过多事的记者,从医院出来,林音音得知那个沈怀远已经将将医药费付完走了,心里很不是滋味。等她有了钱,一定要还给她。抱着朵朵,她将能联系到的人都联系了。“喂?……杉杉,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现在被家里赶出来了,我和朵朵没地方可以去。我……”“啪嗒。”是被挂断的声音。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最后一个,好友思思犹豫地说:“音音,你也别怪我,你和郑昊之闹得那么厉害,他放了话出来如果帮你就是跟他作对,我……我也不敢跟他作对啊,你还是找别人吧。”又

  • 都市野狼6章

    原标题:都市野狼6章小说名字:都市野狼第六章这一夜乔小春和魏晨赶了过来,额头上有些汗珠。喘着粗气,王大虎看着这两人是跑着回来的。乔小春威武的站着如那青山,魏晨双眼明亮一脸笑意。王大虎看着他们,“可有发现?可有收获?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等等一系列问题王大虎直接发问。乔小春嘿嘿一笑:“头,有发现又没有发现。”魏晨笑着道:“一路就拾到些碎片和一个带着稍微白面的袋子,其它在断崖处终断。”王大虎先是激动后来确实气急的吼道:“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终断呢?这些毒崽子太狡猾了。”乔小春接着说道:“断崖下

  • 南风未起,思你成疾6章

    原标题:南风未起,思你成疾6章小说名字:南风未起,思你成疾06:掉进无尽的深渊电话偏偏这时候摔坏了,来电显示也查询不了,苏安暖感觉自己就像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深渊中。再也爬不起来了。为此,傅嗣年根本不让她接近医院,她只能通过陈管家的口得知,傅淮山虽然抢救了过来,可是也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说,他的心跳随时都有可能停止,即便活着,也有很大的概率成为植物人。不过,也还是有希望醒过来的,有希望就好,她会一直祈祷的。“陈管家,实在是麻烦你了。”看着面前的苏安暖毫无血色的脸,陈管家实在是心疼,“少奶奶啊,少爷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