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你不是我的地老天荒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8/1/9 9:34: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你不是我的地老天荒

003 贱人命硬

卧室里满是情欲的气息,江为芷走上前去将窗户全部都打开。汇金地

湿冷的风将屋内的气味吹散,江为芷才感觉自己压抑的呼吸稍微缓解了点。

这个房间是当年他们结婚时沈奶奶为他们准备的婚房,这三年来,沈容擎回来的时间并不多,所以这个屋子一直是她一个人在祝

可是就在今天,沈容擎竟然带着别的女人公然在他们的婚房里,翻云覆雨,如今只要一进这个屋子,她就压抑的慌,满嘴苦涩,恶心想吐。

江为芷叹了一口气,等到她再也无法忍受沈容擎给予她的疼痛的时候,或许就是她离开的时候吧。

这些年,她一遍一遍的劝说自己,沈容擎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总有一天会发现她的好。

她就是用这样的心一直坚持着,坚持着爱沈容擎,任凭沈容擎对她恨之入骨,她也初心不改。

……

沈容擎离开别墅以后,打了个电话,叫了一帮子狐朋狗友去良辰会所。

酒一杯一杯的灌下去,反而越喝越清醒,周遭吵闹的环境,沈容擎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格格不入。你不是我的地老天荒小说txt全文阅读

一路疾驰,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后半夜了,推了一把卧室的门,竟然没有推开,心里有把火忽的就窜了上来。

急吼吼的找了钥匙出来,卧室却空荡荡的。

突然而来的心慌,他竟然有些着急。

顺着楼道,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过去,直到在他们隔壁的房间里,看到睡着的江为芷,他才感觉自己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看着她平静安详的样子,莫名的觉得火大,凭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痛苦。

然后大步走上前去,直接将她拖在了地上。

江为芷迷迷糊糊的刚睡着,突然被一股大的力气扯到地上,全身的骨头像是被拆了重新安装过一样疼痛。你不是我的地老天荒小说txt全文阅读

她抬头看一眼突然出现的男人,心里有些惊讶。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只是站起来就花光了她所有的气力。

“怎么,嫌弃那个房间脏?”沈容擎的声音冰冷而无情。

江为芷现在很累,身体极度疲 惫,只想躺在床上,一句话也不想说,完全没有理会沈容擎的话,像个八九十岁的老人一样伛偻着腰,步履蹒跚的好不容易爬到床上,就被沈容擎一把拽了下来,直接扔了出去。

江为芷的身体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摔倒了地上,发出砰地一声,“怎么,哑巴了,不会说话?”

趴在地上,江为芷已经没有了爬起来的力气,抬头盯着沈容擎的眼睛,心里满是凄凉。

沈容擎看江为芷一句话也不说,更是火冒三丈, 走到江为芷的跟前,直接伸腿踢了她一脚。

江为芷只感觉被踢到的地方骨头像是碎裂了一般的疼,额头上冷汗吧嗒吧嗒滴落在地毯上,没入深处。你不是我的地老天荒小说txt全文阅读

她脸色苍白透明,皮肤下的血管清晰可见,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趴伏在地上哑着声音问:“你真的想让我死吗?”

每说一个字都感觉像是要被火烧一样的疼。

沈容擎冷哼了一声,“贱人命硬,不会这么轻易就死掉的。

004 以后怕是不能怀孕了

江为芷咧着嘴苦笑了一下,其实对她来说,活着反而比死更受罪吧。

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江为芷,沈容擎感觉心里的火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压不祝

“想在这里躲清闲,你做梦。”沈容擎弯腰直接拽着江为芷的胳膊一路将她拖去了原本的卧室。

肚子里像是灌满了寒冰,江为芷从内到外都透着凉,她蜷缩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肚子,费力的挣扎了几下。

沈容擎站在她面前,低头俯视了一眼,像是看一个死鱼一样,“别给我装死,起来。版权huijindi.com

江为芷咧嘴笑了笑,心里却满是苦涩,她的心好痛,再也不想爱他了。

沈容擎也没了耐心,一把把她抱起来,扔在了床上,说了句晦气,转身摔门离开了这个房间。

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江为芷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屋子里开了空调,热乎乎的。

转头看了一眼身边平整又冰凉的位置,苦笑了一声。

她不知道沈容擎什么时候离开的,只有被扔在浴室里的衣服证明他曾经回来过。

下腹疼的有些厉害,内裤上一片鲜红,勉强去浴室洗刷了一下,看到被扔在地上的衣服,低头默默地把它拿起来,塞进了洗衣机。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衬衣上红艳艳的唇印,浓郁的香水味,江为芷的动作没有一丝的停顿,这种事,她早就习以为常了。

假都没有请,她直接去了医院,反正她只是沈容擎的私人秘书,说是秘书,其实就是帮他处理床上的各种女人。

一连串的检查过后,江为芷坐在面色沉重的医生面前,“医生,我的身体我自己有数,你就跟我说实话吧,没关系,我能承受的祝”

医生叹了一口气,一脸的严肃,“江小姐,你昨天才流产,就把身体折腾的这么厉害,如果不好好养着,以后恐怕不能再怀孕了。”

不能怀孕了,江为芷对着一声苦笑了一下,“没关系的,医生,谢谢您。”

自从沈容擎亲自带她去流掉那个孩子,江为芷就再也没有想过做妈妈。

只要跟着沈容擎,怕是这辈子也没有机会了。

如果将来有一天,跟沈容擎离婚了,江为芷也没有想过再找个人,这辈子,爱沈容擎已经用掉了她所有的力气,她再也没有能力也没有力气去爱别人了。

江为芷没有任何的伤心,心里酸酸麻麻的,转身离开了医院,去了墓地。

她为那个流掉的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一眼的孩子立了一块碑,一块光秃秃的碑,没有名字,没有立碑人。

江为芷直接坐在了地上,脸贴着碑石,“宝宝,你永远是妈妈的宝宝,妈妈对不起你,下辈子再补偿你。”

本来阴沉的天,突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江为芷就那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全是水,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回到家以后,江为芷连饭都没吃,直接回卧室躺下了。

005 高烧

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的浑身像是被火烧了一样,耳朵嗡嗡直响,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意识,后来干脆就彻底昏迷了过去。

沈容擎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进卧室看到江为芷已经睡着了,也就没在意,从浴室里出来,爬上床才感觉不对劲。

江为芷脸上布满不正常的潮红,全身滚烫,颤抖,紧紧的缩成一团,他抬手摸了一把她的额头,吓得手一缩。

从床上爬起来就给家庭医生打了电话。

大半夜,家庭医生被吵醒,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沈容擎趿拉着拖鞋,在卧室里来来回回不停地走动,他躁动不安,心里更是着急的不行。

一听到门响,急忙跑下了楼,中途把鞋都跑掉了,都没顾得上。

赤着一只脚,拖着家庭医生就上了楼,“快给看看,发烧,已经昏迷了。”

医生给江为芷挂了点滴,才走到沈容擎面前,“沈总,我已经给少夫人打了退烧药,不过需要配合物理降温,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废话怎么这么多,有事快说。”沈容擎烦躁的吧啦着头发。

“是这样的,沈总,麻烦您每隔两个小时给少夫人用酒精擦拭一下身体,如果明天早上还不能退烧的话,那就需要送医院了。”

医生离开以后,沈容擎小心的掀开江为芷的衣服,替她擦拭了一下身体,火热滚烫的温度,全身透着粉红色,沈容擎看到眼睛生疼,胸中欲念翻腾,暗暗骂了自己一句,“禽兽。”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才堪堪压下涌上的欲念。

擦拭完身体,沈容擎把手机定了闹钟,就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江为芷。

每隔两个小时,闹钟响起来,他就起身给江为芷擦一遍,天蒙蒙亮的时候,沈容擎站起来,给她起针,摸了摸已经退烧的额头,才松了一口气,忙了一夜,他也累的不行,干脆趴在床边就这么睡着了。

“叮铃铃……”江为芷是被闹钟的声音吵醒的,费力的抬手摸索着拿过手机关了闹钟。

睁开沉重的眼皮,突然意识到刚才的闹钟不是她的铃声。

一转头就看到了趴在床边的沈容擎,清晨的阳光带着明媚的温度打在他的脸上,清晰的能看到每一个毛孔。

刚刚醒来,又加上高烧,江为芷的头脑还不是很清醒,有些头昏脑涨的。

不自觉的向着沈容擎的脸上伸去了手。

就要碰到的瞬间,她看到沈容擎的睫毛动了动,吓得立刻缩回了自己的手。

沈容擎悠悠转醒,睁开眼睛就看到眼前放大的脸。

皱了皱眉头,直接伸手摸了摸江为芷的额头,“嗯,已经不烧了,应该没什么大事了,既然醒了就起来吧,我先下去安排一下早饭。”

额头上一阵温热,江为芷吓得没了反应,沈容擎此刻温柔的样子对她来说有些可怕。

沈容擎看着江为芷惊恐的眼神才反应过来,立刻收回了自己的手,清了清嗓子,“醒来就起来吧。”声音已经回复了原本的清冷。

你不是我的地老天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不是我的地老天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用10年收藏1000多种年画,他还原出了神明真正的样子,送给中国人

    造物中国013期歲sui年礼你相信中国有神明吗?在我们还没来到人世之前,善男信女们便会去到当地最灵验的庙宇,三叩三拜,求观音送子。等我们出生、长大,逢年过节,家中长辈会拜灶神保平安,迎财神发大财......中国各路神明统御着人们对生活与未知的信心与信任。千百年来,有一句话把这祈愿总结得简炼又明确:做人,总要信。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对于出生在山东的尹琪,因为从小生活在中国年画之乡,耳濡目染让如今不惑之年的他依然相信中国神明。可与善男信女不同,他发现人们给神佛叩头烧香时,并非信仰,亦非尊崇,而是希望神

  • 李嘉诚等明星与本命佛的缘分

    本命佛,不仅为大家挡难消灾、助财运旺姻缘,更能防小人,本命佛并非是新兴起的护身符,但为何大家都如此热爱呢?原因不乏与这些名人、明星有关李嘉诚与本命佛的缘分李嘉诚先生是世界十大富豪之一,拥有举世显赫的成就,但很少有人知道,他更是世界上最孝顺的人。2005年底的时候,李嘉诚先生秘密来到宝岛台湾,特地拜访了星云大师,为自己和母亲各自奉请本命佛,来化解不好与不顺周润发与本命佛的缘分周润发父母自幼就为他奉请了生肖羊的本命佛,能成就一切事业1974年,周润发顺利从训练班毕业,经过短暂的龙套生涯,很快得到了演

  • 教育部正式把书法、篆刻正式纳入高中必修课程!

    1月16日,教育部发布《关于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学科课程标准》,强调明确了普通高中教育是在义务教育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国民素质、面向大众的基础教育,不只是为升大学做准备,还要为学生适应社会生活和职业发展做准备,为学生的终身发展奠定基础。从2012年开始,教育部组织260多位专家对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14门学科课程标准进行了修订,历时4年已全部完成,经国家教材委员会审查通过,于2017年底印发。新的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体现了鲜明的育人导向,思想性、科学性、时代性、整体性等明显增强。新课标加强了中

  • 养壶没那么简单,每把壶都有它的脾气

    谈到养壶,玩壶的朋友都知道一些基本方法,紫砂壶种类繁多,所用泥料也不尽相同。紫砂壶讲究的是【一壶侍一茶】不同的泥料和壶形适合泡不同的茶,养一把壶也要根据泥料来选择合适的茶。一、紫泥紫泥是最为常见的紫砂泥料,天清泥、底槽清等也都属于紫泥。紫泥类的壶泥料内所含颗粒较大,结构疏松器身明显成双气孔结构,空气对流顺畅气孔对流较好,泡养好上手。养紫泥类的壶,市面上大部分的茶都可以,只需注意一壶侍一茶,防止串味和养花。二、红泥红泥可以分为朱泥、小红泥,大红袍泥,其区别是原矿层的不同及风化程度、炼制拼制的差异。

  • 皇后区有一片竹林——旅美当代艺术家张宏图的艺术与人生

    皇后区有一片竹林——旅美当代艺术家张宏图的艺术与人生撰稿:薛茗前言张宏图,被誉为中国当代艺术政治波普的重要代表。1982年,张宏图从北京来到纽约,2016年,纽约的皇后博物馆(QueensMuseum)举办了他的大型回顾展,吸引了大量观众前来观看。正文01.从曼哈顿搭上7号线地铁,经过一段长长的隧道,穿过东河(EastRiver),到达彼岸的皇后区(Queens)。我与艺术家张宏图及太太黄妙玲约好到他们在Woodside的家中拜访。推开他们的家门,妙玲正在做羊肉抓饭。我先在客厅坐下。客厅的中央,

  • “我要净呼吸”公益行动火遍全网

    近日,一部《我要净呼吸》的短视频迅速火遍全网。这部短视频是「有养」为“我要净呼吸”主题公益行动拍摄。通过来自不同职业的群众判断一些防护雾霾观点的对错,来关注大家的呼吸健康,呼吁将这份关爱和健康传递给身边的人。中国首个专注于父母教育的内容平台「有养」联合空气净化解决方案领导者「布鲁雅尔Blueair」共同发起“我要净呼吸”公益行动,这部短视频是「有养」为“我要净呼吸”主题公益行动拍摄。你真的了解空气吗?是否晴天就不需要佩戴口罩?节目邀请了33个不同领域的挑战者,进行了一次关于空气的测试,结果竟然无

  • 茶之所在,无问东西

    (注明:本文原创出自:锦木工坊公众平台,欢迎关注!)前言:电影《无问西东》为纪念清华大学建校百年而拍摄,用了四个既独立又连成一体的故事来讲述。笔者爱茶,于是在茶的品质“色、香、味、形”上找到了共鸣。……无论哪个年代,最重要的都是听从已心。能引发让人共鸣的故事,其实,正是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渐渐丢失掉的。这个世界很美好,但是世道很艰难,听了那么多人生如茶的道理,我们应该都懂了一些,煎熬着就变成一种成就,然后用尽全力过好这一生。无问西东,问茶之色绿给了我发展,红给了我热情,黄教我以忠义,蓝教我以高洁,粉

  • 中国职工音乐家协会地方工作部会议在南京举行

    (候海平、强利明)2018年1月18日上午9时30分,中国职工音乐家协会地方工作部会议在南京市天丰大酒店五楼会议室召开。南京市总工会副主席焦勇,中国职工音协顾问沈尊光、常务副主席修骏、副主席段庆民,南京市工人文化宫书记马虹在主席台上就坐。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修骏主持会议。会上,焦勇同志代表南京市总工会向与会人员表示热烈的欢迎,并希望协会能一如既往地多关心、多支持南京职工音乐文化事业。修骏同志在讲话中,首先对南京成功举办“放歌新时代”全国首届职工春节联欢晚会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赞扬,对南京市总大力支

  • 自恋,一种哀伤和爱的无能

    作者简介:童俊武汉市心理医院副院长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第二届中挪心理治疗培训项目中方教员1998年至2000年在美国TUFTS大学和哈佛医学院接受精神医学、精神分析的临床和科研训练2007年在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医学院接受创伤治疗和科研的培训。澳门城市大学心理分析专业博士小编按赛明顿(Symington,N.)教授曾说,自恋是一切心理问题的根源。自恋也是弗洛伊德、温尼科特、科胡特等精神分析大师所共同探讨的问题,在心理工作中极为重要。2017级三年课程也正在童俊教授的带领下研习自恋的课题,大家一起来探讨

  • 着汉家衣裳,兴礼仪之邦

    汉服,即华夏衣冠,中国汉族的传统服饰总体系,又称为华服,不能与“唐装”、“和服”相混淆。其由来可追溯到自炎黄时代黄帝垂衣裳而天下治,一直到明末(17世纪中叶)以前,以汉族(及汉族的前身华夏族)的民族文化为基础,在自然的文化发展和民族交融过程中形成的具有民族特点的服装体系。华夏衣冠有礼服和常服之分。从形制上看,主要有“上衣下裳”制(裳在古代指袴)、“深衣”制(把上衣下裳缝连起来)、“襦裙”制(襦,即短衣),“通裁”制(长衫、外披)等类型。其中,上衣下裳的冕服为帝王百官最隆重正式的礼服;袍服(深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