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替身王妃在线阅读

2018/1/9 12:31:2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替身王妃

003狼狗

“请北王恕罪。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只可惜小七温和平静的声音不仅没能打动北君默的心,反而更让他恼火。

“恕罪?你以为本王是那些个心慈手软之人吗?你既然有胆欺骗本王,那就得承受这后果……”如同恶魔一般的的语气让这极宽敞的喜房瞬间变得阴寒。

小七知道依北王在外的名声,他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他,求饶无效那就自动求罚吧,希望这样能让灾本王心情好一些:“请北王责罚。”

“责罚?”北君默听到小七的话突然哈哈一笑,面前这个女子的确聪明,而这份聪明他欣赏,率性的撩起衣袍北君默优雅的坐在刚刚小七一直坐的位置上,高高在上的看着跪在那里的小七。

“不错同,是个实时务的奴才,既然你主动求罚那本王就成全你。”无情的眼眸透着嗜血冰冷,小七转过看向北君默时就看到他嘴角那一抹嗜血的笑容,心一惊连忙低头,今日怕是不能轻易逃身了。

“来人呀”威严的声音响起,门外两个侍卫装扮的人立马走了进来,恭敬的向北君默行礼:“王爷”

北君默不带任何感情的看了地上的小七一眼,无情的下着命令:“把这女子的嫁衣给本王剥了,然后给她一把匕首把她和前日捉来的那只野狗一同关进柴房。小说:替身王妃在线阅读

饶是再怎么冷静自持的小七这下也惊了,慌忙的抬头看像那正笑着打量她的北王,眼里有着浓浓的悲伤与恐惧,不要这样对我……

只可惜这悲伤与恐惧感动不了北君默,看着一脸吓坏的的小七他的嘴角有着戏谑的笑:“别怪本王没给你机会,给你一把匕首防身端看你与那野狗谁能活着出来了,如果是那野狗活着,那么你也别怪本王狠心,如果是你活了下来那本王也不屑杀你。”

看着小七一副惊吓下的样子,北君默甚是满足有胆欺骗他就得承受他的怒火,他北君默从来不是什么好人、君子,别说是个弱女子了就是个小孩敢对他出手他亦也不会放过。

再次求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小七知,她的求饶并不会换来北王的宽容,惊吓过后她便明白自己的处进了。众容的起身不待侍卫们动手,自己主动脱下了那大红的嫁衣,她卑微弱小但却有着她的骄傲,而在脱嫁衣时小七忽然明白了,这个男人怕是看到她一身嫁衣跪在地上很是生气吧,认为她配不上这嫁衣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小七骨子的执拗让她想做了个大胆的动伤,那就是将这嫁衣肆意的丢在地上,她要让北君默明白是,她小七不是不配而是不屑。可是想了一想小七又收回了那正准备丢出嫁衣的手,现在的小七根本不敢再惹怒他北君默,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还是规矩一些吧……

看着那样从容自若脱下嫁衣、放下嫁衣的小七,北君默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万分狼狈,好似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小孩子的游戏对她构不成任何的威胁,气恼于小七的镇定北君默再次催促:“你们还愣着干吗?没听到本王的命令吗?还不快动手。”

北君默嫌恶的挥手,他讨厌看到这个一身白色中衣明明应该狼狈万可却偏偏坦然处之的女子,他要看得是她一脸惊吓、满脸泪水苦苦求饶的样子,这样才能让他感觉折磨到了敌人。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两个侍卫一听立马动手将小七押了起来,其实他们刚刚真的是吓到了,王爷不是娶明珠公主的吗?怎么突然又要置这明珠公主于死地呢?

不过不得不感慨一下这明珠公主不愧为是皇家公主呀,这气度这风华真是让人折服,这要是换着一般的女子,哦不即使是个大男人在面对他们王爷的怒火时也会吓的三魂没了七魄。

相想到这里两份个侍卫眼带同情的看向小七,唉,这样一个女子怎么好好得就惹怒了王爷呢?要知道王爷说的那只野狗可是凶猛的狼狗,这样一个娇嫡嫡的公主和那狼狗关在起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小七很配合侍卫的动作任侍卫扣着她的双手,在在侍卫的带领下没有丝毫的挣扎就这么一步步朝那死亡之地走去。

原本还以为从冷宫出来她能得到一丝自由和生存的空间的,原来这一切都是奢望呢,娘亲,对不起,看样子小七没法完成您的心愿了。

小七也想好好活下的可是真的很难呀!不过,娘亲你放心不论前面有多难小七都不会放弃,会努力的活下去,因为小七不仅只是小七一个人的还是娘的小七。

小七一路从新房走向柴房,短短的一条路却引来无数人的侧目,但小七却是丝毫不在意,对于众人的眼神全部无神,她有在意的资格吗?

北王府很大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样子,小七才听到前面那破旧的小屋传来狗叫声,而这声音让小七明白那小屋里关的狗约对是一条饿狗,而她将是这饿狗的食物……

“公主,请。”左边那个黑黑瘦瘦的侍卫递了一把短刀给小七,同时投来一个同情的眼神。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小七清然的一笑,从容不迫的接过那匕首,同时轻轻点头对那侍卫说道:“谢谢。”

这一声谢让两个侍卫同时抬头看像她,这个什么明珠公主的不会是疯了吧,这个时候还能笑着道谢,不过这些他们也不着了,无论他们多么同情面前这个女子,他们都不能做什么……

小七才不管这两个侍卫如何想的,将匕首在手上掂了掂量,然后扫了一眼周围那些个不知发生什么事却围着看热闹的人群,既无悲亦无苦的转身就朝那关着野狗的小木屋走去。娘亲,保佑小七……

“公主您请放心,那狗有条长链子锁着他只能在屋内走动。”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在她往内走时那递给她匕首的侍卫悄悄在她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轻音不大只够小七能听到。

小七微微点头一笑多看了那人一眼,她很高兴这个时候还有这么一个人给她帮助。这一刻她又有了勇气面对任何的危险,深吸了一口气小七在众人期待亦不解的眼光下,从容的走进来那木房。刚一踏入那木门就在她身上关上了,这一刻她没有回头因为她面前正有一只双眼闪着绿光的狼狗盯着她。汇金地

呃,这链子还真是够长的呀,长到她只能贴在门上一动也不有动,而她只要往前走一步就必葬身在这畜牲的口中,贴着木板小七看着眼前这不停的留着口水把她当成一顿美食的狼狗,眼里第一次升起杀意。小七闭上眼在心中默念着:娘亲,请保佑女儿,不然女儿就无法完成你的遗愿得提前去陪您了。

再次睁开眼,小七已经将心中的恐惧了压了下去,看着这野狗脑子非快的转着,她得快快想法子不然那野狗的力气那么大,恐怕不要几下就能挣开这束着的它铁链了。

看着那不这个的嚎叫的野外,小七心中很快就有了主意,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将手中的匕首拿了下起对着自己的左臂……

“啊……”小七痛叫了一声,原来她既然用这匕首把自己自己左手臂上的肉给狠狠的割下了一块,左手臂上的整块肉被小七给削了下来,小七强忍着痛用完好的右手将这块肉给取了直来,血不停的往外流,这血腥味的刺激让那野狗加快的跳起来的动作……

而小七等的就是这一刻,她明白这狼狗饿了这般久怕是看到肉就会向前扑,然后忘了她这个活生生的人。她自认不是什么善良之人也不是什么娇嫡嫡的弱女子,为了活下去她必须自救……

04活着

忍着挖心般的疼,小七将那块刚刚从自己手臂上割下来的肉放到左手上,不过疼痛强制抬刚自己受伤的左手而右手则紧紧握着那把匕首,她在审势着哪个角度胜算最大……

就在那野狗忍不住拼尽全力往前一跃准备吞下小七时,小七冷静的将手中的肉放在左手边一百三十五度的方向。那野狗一看到有肉果然不管小七径直改变方向朝那肉的位置扑去,可就在它跳起来扑向小七手中的肉时它的死穴也爆露在小七的面胶了。电光火石间,那野狗堪堪咬住了小七左手上的肉而小七右手上的匕首也狠狠的刺向那狼狗的颈项,一刀将野狗的颈子割掉,小七的手在颤抖但却没有丝毫的手软,一手软死的就是她了……

畜牲就是畜牲,即使自己遭到了致命的攻击第一反应也不是躲避和反攻,反倒是将嘴里的食物吃尽,也正是因为如此小七才有了第二次机会,小七用力将匕首拔出再次狠狠的往狼狗的脖子处划去……

也许是那匕首太锋利,也许是小七太用力,这一下那野狗睁着那幽绿的眼睛不甘的往后倒下,但嘴里的肉也没有松开。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看着倒了下去的狼狗,一直绷紧着神经的小七才松了一口气,此时她才发现自己刚刚有多么的害怕,而手上的伤有多么的疼、身上的衣服又有多么的脏。那一身的血她已分不出是那只狗的还是她的,泪想要从眼眶里留出小七却倔强的仰起头让它们全部流回眼眶,她活下来了,她应该高兴她不哭……

半响后小七才恢复了过来,转身拍着门板:“开门,开门,那野狗死了。”

而在这完这话后她整个人就趴在了门板了再也无法动弹了,失血过多、精神紧绷的她这一终于是放松了……

木门被幽幽打开,随着门扉慢慢开启,众人也看到刚刚那一身白色中衣的女子此时一身是红的朝门外的方向摔了下去。幸好一旁的护卫眼明手快,伸手拉住了小七一把,但正是这一拉让小七那原本就血流不止的左手再次受到重伤。

“啊……”原本昏过去的小七又被痛醒了,痛苦的叫了一声,可却又再次的陷入了昏迷之中,这一战耗尽的不是仅是体力还是精神。

看到小七左边衣服上的血以及那不停的从左手滴下来的血,两个护卫明白了这公主左手受伤了,于是乎站在右边的那护卫连忙接了过去扶住了小七,就这么一小小的举动却让小七舒展了眉头。

“快去,禀报王爷看现在要如何处理。”其实对于眼前的状况大家都是有些不知所措的,因为他们一至认为在这小木房里,死的必定是这个公主殿下,即使这个公主殿下不死那么也是伤痕累累经一番苦战后才能出来的,可不晓才不过一个转身的功夫这公主就出来了,虽然也是一身的血但却和伤痕累累挂不上。

刚刚拉着小七左手的那护卫飞快的穿过围观的人群,向北王的书房跑去。

而周围围观的人亦在那指指点点,无不谈论着小七的事,有人联想力丰富的想着,这个陌生的女子不会是王爷今天娶的那个明珠公主吧?

这一个假设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因为王爷为了娶那个明珠公主可是把府上的姬妾都遣散了,府里已没有别的女子,这个陌生的女子不是公主?然不成是宫女?可这女子眉眼间的傲气,又不像是一个宫女会有的,还有身上那丝制的中衣也不是宫女能穿的。

“不是吧,王爷不是很想娶这个天下第一美人吗?”

“就是呀,王爷不是说这天下只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倾城绝色的明珠公主配得上他吗?为啥才刚娶来,就显些把公主置于死地呀。”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王爷才不会真的想让公主死呢,不过是给公主一个下马威,让她日后在府上记着自己不在是东方王朝的公主,而是北王府的王妃了。”

“是吗?但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点呀,这万一一个不小心把公主那张脸给毁了怎么办呀,或者公主残废了呢?到时候要如何像皇上交待呀。”

“你们看,你们看,传说中明珠公主不是美貌绝伦吗?可她好像不像是美貌绝伦的呀。”

“是呀,看上去也没有皇室的尊贵之气呀,而且王爷也没在这身边,就派两个普通护卫来了,难道……”

有人接口了:“不会是假的吧,不会这个是冒牌货吧。”

“肯定是个冒牌货了,要不是冒牌的以王爷的为人怎么可能会如此苛待一个弱女子呢。”

此人话一出众人哑口无言了,眼光同时刷刷的看向刚刚说话的男子,王爷的为人?唉,还有比他们更了解王爷的为人的吗,以王爷的为人对个弱女子如此有啥好了不起的。

“新来的吧。”

那刚刚说话的人木然的点了点头,他们怎么知道他是新来的呀,这王府仆人这般多难道他们都认识?

“难怪的。”众人移开视线不在理那个呆头呆脑的小子继续看着戏。

而满身怒气离开新房来到书房的北君默在王府谋士林熙源分析下,已稍稍平复了心情,必境他不是个儿女情长之人,之所以要娶明珠公主不过是因为她的身份与才貌罢了。

他的情绪已从那个假王妃中万利了过来,但刚刚听到这护卫的话却让他的情绪再次波动,什么?那个女子居然活了下来,而且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解决了那只狗,要杀那条狗可是连个大男人也不一定办得到。

“有人帮忙?”冷若冰霜的眼神看像跪在那里的侍卫。

侍卫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回着:“回王爷的话,当时众多的奴仆在外观看,属下以性命保证无人帮助。”

北君默略一思考便动侍卫吩咐:“安置到厢房,请大夫诊治。”

既然没死那就留着慢慢调教吧,虽说现在的怒气已经平复许多但被人欺骗的事实依就存在。既然身边有个玩具供他消气那他就毫不客气,闲时逗弄一番也是不错的,如果能将那个女子脸上的冷静打破想必更是有意思的。

“是。”侍卫连忙离开。

“熙源,代本王看看那个代嫁的女子伤势如何。”其实这话是要去查清小七是如何在如此短时间内杀死那凶恶的狼狗活下来的。

“属下遵命。”林熙源快速起身转身离去,他也很想知道那个女子如何逃生的,还有依王爷的形容那个女子的胆色似乎不错值得好好的探究一番。

05坚忍

林熙源来到厢房时大夫才刚刚坐下,所以他看到的还是那个未曾未收拾过一身是血的小七。

“大夫,请……”林熙源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女子看不出哪里受了伤为何一身是血。

老大夫上前搭着小七的脉搏,而随着时间越久这老大夫脸上神色越发的凝重,半响收回搭着小七脉搏的手,凝重说着:“这位姑娘失血过多身体极弱,想必之前遇到过什么事情让她精神绷紧极度不安。”

“请大夫先为她清理伤口止血吧。”其实林熙源是想知道这女子的伤在哪里。

老大夫皱眉仔细打量一番小七身上的血迹,这个女子貌似左手臂那边血色较新,而且也没有凝固难道伤在那里?不管了先赌一把吧。

“请林公子安排个丫鬟替这个女子翻个身吧,那伤该是在左手臂上。”其实他是想让个丫鬟进来检查一下伤是不是在那里,小七的衣服完好的没有丝毫的破损身上又到处是血,一时间还真不好下决定。

“好。”

不一会儿一个身着碧绿色的布衣的小丫鬟就走了进来,在林熙源的吩咐下小心的挪着小七的身体,但即使再小心小七那张清秀的脸也痛到皱眉。小七这样子这让老大夫与林熙源都在想这女子到底伤的多重,如此深度晕迷下依早会觉得疼.

在老大夫的指引下小丫鬟轻轻的抛起小七左手边的衣服。“啊……”不知见了什么小丫鬟吓的大叫一声然后跌坐在地,林熙源立马上前,大夫也赶紧上前同时看到……

天呀,难怪那个小丫鬟吓成那个样子,这即使是个男子突然看到这样的伤品也会吓到罢,这伤口实在上让人心疼。

在老大夫与林熙源的面前是一血肉模糊、深到见骨的大伤口,这伤口他们很轻易的就看出来这是自己用刀割下的,左手臂整块肉被连皮一声剥了下来。

林熙源忍着欲叫出来的声音,颤抖的对老大夫说。“快,快清理,止血。”

在林熙源的提醒下老大夫才回神,慌忙的拿起一旁的药箱手竟有些颤抖。天呀!造孽呀!这是谁对这样一个姑娘下如此重的手呀,好好的一只手臂只剩森森白骨了,这日后即使长好了怕也是会留下极丑的疤痕呀。

老大夫没敢先清洗因为这伤口血流得太快了,再不止住这血只怕这女子救不了,老大夫直接就将整瓶金创药倒在这伤口上。先给给这伤口止血待止往血后再慢慢清洗。

当金创药与小七的伤口碰触的那一刹那,林熙源看到小七的额头上不停的冒着冷汗直,眼角亦有丝丝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第一次林熙源心痛了、觉得北君默的手段太过残忍。

当小七的伤口处理好,林熙源回到书房向北君默汇报时,已没了在小七床前的不满,只不过脸色稍稍凝重了几分,林熙源还没有说话北君默就先问道:“怎么了,死了?”

“回王爷的话,那个女子并没有死只不过受了伤。”

“哦,是吗?那熙源你可查清她是如何杀死那狼狗的。”比起小七的生死他更关心这个。

北君默的话让林熙源的脑海里再次闪过那个女子手臂上那血肉相连的伤,眼底有着一丝怜惜但却有更多的赞赏。

“王爷,那女子以自身之肉为饵,诱那狼狗再借机杀之。”短短一句话却道出了小七的聪慧与坚忍。

林熙源的话引起来北君默的好奇:“以自身之肉为饵,有意思,怎么个为饵法?”

“那个女子用刀割下自己左手臂整块肉诱狼狗进食。”那该是多大的决心呀!在那种情况她居然能想到,不仅能想到她还下得了手,那有多痛呢?切肤之痛想必就是如此吧,给他一把刀,必他也下不了这个手。

“如此胆识、如此狠心饶是男子也比不上,皇后会让她代嫁想必也是有原因的吧。”北君默的脑子里永远不会有儿女私情,他想到的就是家国天下……

林熙源不语,对于小七他不要要如何评价,那样的女子大多数男子都会欣赏,即使不欣赏亦不会为难。但这大多数男子中不包括他们家王爷,王爷遇到这样的人遇到那般的女子怕是只会想着如此将这人的坚忍毁了、灭了。

“既然皇后知晓本王无聊,送上一个如此有趣的玩具那本王也就不好辜负皇后的一片用心了。”

笑的嗜血、笑的残忍,这笑也让林熙源只能在心底默默为小祈祷,希望她要么一如既往的命大要么早早的死了好,免得活着受罪。

“吩咐下去好生给本王照料着,千万别把人弄死了,要是死了就让所有人照顾她的陪葬。”好久都没有遇到能引发他噬血渴望的人。

“王爷,难道不觉得这个女子可能是被逼的。”唉,林熙源也不知为何,只是觉得那样的一个女子如果折损掉了实在一种损失,所以忍不住为她求情。

“那又如何,一个女子而已本王何需在意。”北君默的语气有些不满。

“可……”

“熙源,守好你的本份。”

06缝合

待小七再次醒来已是十天后,这十天她过的倒是很不错,因着北君默的命令下人小心的照料着,生怕她一不小心死了他们也没法活了。

十天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却足够让小七的伤口慢慢的结茄,那样的伤口要长出新肉来不是一时半伙的事,老大夫说了那伤至少要三个月以上才能完合的痊愈,可北君默却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怎么会给小七三个月的时间休养呢。

这十天的时间小七在养伤北君默也没有闲着,有十天的时间足够他查清小七的身份背景以及皇后的打算了,而查了之后北君默无趣了,一个冷宫弃妃的女儿实在没意思的紧,既然皇后没有别的打算那么这个叫小七的女子他北君默就当女奴收下了。

“你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养好身体,一个月后你就是本王的侍女。”这是小七醒来的第一天,第一次光顾她这个病房的北王所说的第一句话。

侍女?看样子这北王真真是个小心肠的人这样还不能放过她呢:“奴婢遵命。”

对于小七的如此配合,北君默并没有觉得高兴因为这个女子的配合太假了,根本就是因为不得不答应,她根本没有从心里认可她的诚服只是表面的。

“侍女,你的名字?”这语气如同皇后与小七说话时的语气一般,好似问她名字是一件多么让她荣幸的事一般,其实小七早就说过她的名字,只不过北君默不记得罢了。

“小七”

“小七,果然天生下人的命。”

“谢王爷夸奖。”失血过多身体极虚,小七已没什么力气与北君默周旋,只希望他能够快快走人让她能再休息一下。

“哼,的确很有当下人的潜质,小七给本王记住,你早晚会对本王心悦诚服的。”说完后便如了小七的所望转身离去了。

小七累的闭上了眼,她不知道她到底哪里惹得这个北王的兴趣了,她已经如他愿与那狼狗共处并活了下来,为何还不肯放过她呢?这十天的时间足够这权倾天下的北王查清的她的一切吧,她真的是无辜的呀!

站在门外等着北君默的林熙源将小七与北君默的对话全部听在耳朵,同时也看到小七脸上的无助。他很心疼但他却什么都不能说,如果他告诉那个叫小七的女子王爷是因为你的傲气、你的倔强、你的淡然与从容才会如此待你,你会为了活命而改变自己吗。我想你应该不会的吧,我从你的眼里看到这些比你的生命更重要。

小七,希望用你的骄傲、你的倔强、你的聪慧、你的淡雅征服王爷的心,让王爷为你改变,不然你这一生将永远见不到阳光……

一个月对于小七那样的伤口来时间说实在太少了,为了能让伤口早早愈合,当老大夫来替她检查伤口时,小七便让那老大夫把她的伤口重新清洗,然后找来一根针把这碗大的伤口缝起来。

老大夫直呼不可以,但小七却非常的坚持。

“不行的姑娘,如果这样的话你那手可就得修养大半年才能好呀,这伤口好不容易慢慢在愈合了为何又要拆了。”

“大夫,这伤口一时半伙实在好不了我没有时间等它好,王爷只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修养,您认为一个月的时间这伤口能好吗?”如果能选择小七又怎么会选择再痛一次呢,这缝合伤口怕是比她当初举刀割肉更痛吧,看着太夫犹豫小七又再次说道:

“大夫,不会有事的,把这针钱与伤口清洗干净,如此缝合应该会让伤口更快好的。”

“可是姑娘我怕你受不住呀。”那该有多痛呀,比割肉还痛吧。

“大夫,您放心我可以撑得住的,到时候你就直管缝吧不要管我了。”即使说着这些,小七的脸上依就有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好似那伤不在她身上一般。

终于还是被小七脸上那一脸的自信给打动了,老大夫答应替她缝合伤口。

缝合伤口的那一天刚巧林熙源来看她,听到老大夫的话直叹太不可思议了,居然能想到如此法子让伤口快速愈合,如果在战场上如此做的话定能让那受伤的士兵早日康复。

但接下来缝合的过程却让林熙源沉默了,这把愈合的伤口撕开,把结茄的肉翻出来,把干净的伤口再次弄的血淋淋,然后用那上等的烈酒清洗,再来用针钱将皮肉缝合,这痛这决心不是一人人都能受得住的。

“你不痛吗?”他站在一旁都能听到那针穿过皮肉的声音,那线在皮肉中拉止的声音,她不痛吗。

“痛,很痛……”一开口小七的眼睛便泛红了,而嘴角亦流出丝丝血迹,那原本娇嫩的嘴唇早已被小七咬破烂。

痛,她好痛。可是她有选择吗,在这个医术如此落后的年代,如果不缝合的话她的伤没有半年的时间根本好不了,而且即使好了怕左手臂也无法见人,如此缝合一番也许会有救,所以她赌。

“我……”看着闭上眼睛强忍着痛意的小七,林熙源什么的话说不出来,这个女子是除了王爷以外他最欣赏的人。

07侍女

伤口缝合了,有一个月的时间虽说不能全好但却可以自由行动,只要小七小心些不要太用力,就不用担心伤口会再次撕开了,如此痛一次而绝后患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在北王所说的一个月后的那一天,两个婆子出现在她的门前。

“王爷吩咐,请侍女小七换上这衣服然后去王爷卧房侍候王爷。”

冰冷的声音停了下来后两个婆子便走上前将手中的衣服放在桌上,不待小七说什么或者问什么转身就出去了。

粗布黑衣?小七拿起桌上的衣服笑了笑,这布可真不是一般的粗糙呀,穿在身上怕是会磨得肌肤发疼吧,看样子那王爷知道她不是什么娇嫩的女子,所以觉得这衣服给她穿刚刚好吧,一身粗皮也不怕这粗衣吧。

小七脱下外衣换上这北王指定的黑衣,好在这只是外衣如果中衣也是这样的话她可能就笑不出来了。

一身粗布黑衣、一个随意盘起的发髻就是小七的装扮,而这装扮也成功的将小七那秀美的脸遮住了,同时亦将小七身上那与人不同的气质掩盖了。

打开房门那两个婆子就站在门口等着,小七一出门她们就往前走似在给小七带路,小七也不言不语的跟在她们身后走着,九转十八弯后停在一个偌大的院子门口,那两个婆子又开口说了一句:

“往里走推开最中门那扇红木的门那就是王爷的寝室。”

而此时一旁的仆人也将手中的铜盆递给了小七,小七用右手接过左手轻托着,而一拿到手小七就显些将盆子更打掉了,不得不说这水很够份量而且很烫,才刚拿到手那右手便立刻红肿一片,但她却不能将这铜盆给丢了,只得若无其事的忍着端着这水往前里走。走到门口小七不得不将整个铜盆的重量全放在右手上,腾出左手敲门:

“进来”

进去后小七第一件要做的事不是把手中的铜盆放下,而是忍着双手的无力转身把门关上,再回头低着头将铜盆放在架子上,这么轻轻的一放却让小七有着如释重负的感觉。

放下脸盆后小七走到那张雕花大床前继续低眉顺眼,这种样子她已经装了十五年了,她相信自己做的很好:“请王爷起身洗漱。”

“进来吧。”北君默是有意为难但那又如何?让小七当侍女本就是为难她。

公主?原来那皇后也是不错的,挑了另一个公主嫁给他,可却是一个在皇宫内不被人在意的冷宫公主,这样的公主他需要将对方的身份放在眼里?皇后把她送来的目的也是不希望她好过吧,女人的嫉妒心呀真是可怕。

小七轻轻的撩起床幔,同时那床前的景象也展现在小七的面前,小七估摸着看到这样的景象她是该大叫一声呢,还是假装晕倒的比较好呢,只可惜北君默根本不给小七思索的时间,更不用提给她晕倒的时间了,就那样站了起来,丝毫不在意自己全赤裸的样子,对着小七吩咐道:“替本王更衣。”

小七脸红,不是装的是真的脸红了,前后加起来也三十多岁的人了,可她真没见过脱的这么干净的男人呀。北君默羞辱人还真是有一套呀,这就是小七,要是任何一个女子恐怕受不了这羞辱吧这可比调戏还严重的说。

正了正身子眨了眨眼睛,小七告诉自己前面一片灰,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是”

赶紧转身,因为转的有些快显些撞到了一旁的床柱,而这迷糊慌乱的举动很成功的取悦了北君默。

寻找了一番打开衣柜,看着里面一件件叠的整齐的衣服,小七随意从上面取了一套青色的锦衣和白色的中衣,小七将衣服托到北君默的面前:

“愣着干吗还不快替本王穿上。”

小七看了一眼手中的衣服,再看了一眼那个站在自己面前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干净的男子,把外衣放在一旁,拿起中衣就替他穿了起来,手指无可避免的与他的身体碰触。

看到小七径直替他穿起衣服来,看着那有些粗糙但却依就小巧的手指在自己身上拂过,北君默不禁在想这到底是谁在折磨谁呢。

穿好衣服后,后面的洗漱不待北君默提,小七就自动的全部揽了起来,告诉自己把他当成孤儿院的小朋友就好了,就当在照顾他们吗。

也不知是这心理暗示有用了,还是北君默懒得为难她了,总之这早晨要做的一切,在小七细致的观察和耐心的处理下都全部做好了,至少表面上是如此,因为北君默没有再开口要求东要求西了。

替身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替身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 花鸟画让家美得像世外桃源

    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越来越享受生活,布置家居更是一丝不苟,高档的室内装修必然会选择挂上一幅好的字画来装饰,这样不仅为空白的墙面上填充一丝空白还能提振居室风水,烘托极高的艺术品位,还能为高档的家居营造非同一般的艺术美感,定会受到相辅相成的效果。随着挂画成为装饰家居空间的时尚潮流,不过每个家居空间的功能不同,所需的挂画也有不同,比如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进门挂画是很有讲究的,俗话说“开门见山”,正对大门的地方打开之后,人们往往会被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吸引,所以正对大门的第一印象,

  • 独立的背后

    独立电影就是没市场?喜欢电影的我听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拍个人的东西不挣钱,没人看。所以应该先拍商业,再用这些钱去拍个人的东西”。我想:拍商业的,是自己喜欢的吗?自己不动心,能成为作品吗?不成为作品,观众会买单吗?那除了被喷,消磨了对电影的热爱,还剩下什么?经常看电影的人,喜欢了解电影背景的人会发现:还是有很多不错的独立电影,因为它的成功让大家忽略了这是一部独立电影。而且,有些导演都未曾接触商业,从处女作开始就一直坚持独立。比如:大陆导演忻钰坤导演的处女作《心迷宫》这部电影甚至在开机前几个小时还

  • 什么,喝普洱茶也有境界之分?!

    喝茶就喝茶,竟然还有境界之分确定不是在逗我?!就像茶友也分小白和资深所以喝普洱茶讲境界,貌似也有一定道理如果你也在喝普洱茶你的“境界”是第几层呢?虽然爱喝茶的原因各种各样但喝普洱茶都是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开始追求的是香气。当然,不该出现的工艺香和异杂气息,比如“焦糖香”“霉香”等除外。普洱茶具有的香气,通常包括品种香、地域香和陈香。▼然后追求的是滋味。浓强不走水,纯正无异味,这可是好茶的标配只有茶香没有茶味,那还叫喝茶吗?▼最后上升到触感层次。生津无涩感,不刺舌不锁喉,汤感粘稠,才可称

  • 农业部全面启动实施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测计划

    本报讯(记者卢静)为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中央1号文件和全国农业工作会议精神,围绕实施食品安全战略和乡村振兴战略,全面掌握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状况,切实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根据《农产品质量安全法》《食品安全法》《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测管理办法》的规定,近日,农业部印发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风险监测)计划,作为2018年农业部“农业质量年”活动的重要措施启动实施。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风险监测)计划突出“三个重点”。一是突出重点指标。进一步调整完善

  • 幸福与好运的背后,是看不见的自律

    01清晨5点,我照例自然醒来,来到书房拉开窗帘一看,外面黑漆漆的一片昏暗。昨晚下了一夜的雨,小区里坑坑洼洼的地面积了深浅不一的水,呼呼的北风从阳台上吹过,声音好吓人,我被冻了一下,打了个喷嚏,怕吵醒家人,赶紧用衣袖捂住口。冬天不愧是冬天啊,还真冷。每天的这个时刻,我都会先出去晨跑一圈,再回来给孩子们做早餐,然后去上班。春、夏、秋三个季节还都挺舒服,可现在有点难熬了,冬季注定是不好受的,又阴又冷,尤其大清早的,能有动力钻出温暖的被窝就不错了,更别提这两天还都阴雨绵绵,雪上加霜。我开始犹豫了,好冷,

  • 画家陈焕强应邀参加2018国际中国公益事业大典

    近日,2018国际中国公益事业大典在北京星光影视基地隆重举行,画家陈焕强(中国画鸡强)应邀参加,并接受了CCTV中央电视台采访。陈焕强向与会的慈善家赠送国画作品“奔向好日子”及书法作品“海纳百川”。由于陈焕强老师的作品独特,主题鲜明。为传播正能量、宣扬中国精神、激励上进、增强企业凝聚力、促进家庭和谐,深受各界关注,为人类和谐作出了贡献。荣获《2017中国书画年度十大人物奖》,文化部领导现场为他颁奖。

  • 青少年篮球训练营-金杯之杰夏令营活动介绍

    金杯之杰篮球夏令营,金杯之杰羽毛球夏令营,金杯之杰乒乓球夏令营,金杯之杰运动夏令营,孩子在参加完夏令营活动之后,会在哪些方面有所提高?参加篮球冬夏令营能学到什么内容呢?通过参加各个年龄阶段的篮球夏令营,能让更多青少年接受正规篮球训练,树立青少年的团队合作精神,发掘中国篮球运动的后备人才,提高同学们的健康意识、挖掘潜能、培养团队的协作意识,增强兴趣爱好,快乐健身,快乐生活,充分发挥孩子的优势天赋,取长补短,增强同学的身体机能调整到良好状态,并提高身体素质,掌握篮球技能丰富同学的假期生活。篮球夏令营

  • 建盏是什么?教你识别建盏的7大瑕疵!

    高温与火烧的结合,诞生出人工与自然绘制的艺术精品,我们日常在市场上看到的建盏精美绝伦。在国际拍卖市场上的价格重重刷新最高拍卖价,让人们错觉地以为建盏每一个烧制成型或者出土的建盏文物都如此美轮美奂。事实上真的如此吗?从烧制的工艺上来说,建盏相比起其他的各大瓷器来说,烧制成型的几率和工艺过程都相当复杂,甚至有的时候会出现一位成名已久的工艺师傅,相隔好几个月都无法烧制出优秀的建盏。一个建盏想要达到完美无瑕,那至少在胎土、釉料的配比上要精准,在烧制过程中时时刻刻都需要把控好温度和火候,以保证建盏整体受热

  • 齐白石画论妙语

    齐白石画论妙语‍1、善写意者专言其神,工写生者只重其形。要写生而后写意,写意而后复写生,自能神形俱见,非偶然可得也。2、欲立艺者,先立人。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勿道人之短,勿说己之长。3、不叫一日闲过。4、人欲骂之余勿听也,人欲誉之,余勿喜也。5、作画妙在于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不似之似,天趣自然,因曰神品。6、寿高未死羞为贼,不辞长安作恶饕。7、任君无厌千回剥,转觉临风遍体轻。8、作画先阅古人真迹过多,然后脱前人习气别造画格。乃前人所不为者,虽没齿无人知,自问无愧也。清逸,不慕名

  • 一眼看懂中国六大茶类产地分布,让你直观感受中国茶!

    我国是产茶大国,那么你知道哪些地方盛产什么茶吗?如果知道的不完全,那就跟着小沫一起来学吧~六大茶类产地分布之一:绿茶绿茶是六大茶类中唯一的不发酵茶,是中国历史上最早出现的茶类,各个茶产区几乎都生产绿茶。中国生产的茶叶约有70%是绿茶,北到山东、陕西、甘肃,南到海南,都生产绿茶。其余还包括:浙江、江苏、安徽、河南、湖南、湖北、江西、福建、四川、重庆、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几乎涵盖了南方各省。1959年评选的“十大名茶”中,绿茶占了六席,分别是:西湖龙井、碧螺春、黄山毛峰、庐山云雾、信阳毛尖、六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