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可惜没有如果】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1 11:26:24 来源:网络 []
书名:可惜没有如果
第009章:生一个孩子

“爸,我真的没事!”何书蔓急了。完整版【可惜没有如果】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这个时候要是他给江迟聿打电话的话,以他那脾气,回来估计真能把自己给打得进医院不可!

“爸你不要担心我,我刚就是喝水呛去了,倒是你,我刚听你咳嗽了,是不是最近天气变化感冒了?要不我回老宅来看看你吧?”

“不用!我也真没事,就是心里惦记着你们什么时候能让我抱上孙子?”

“......”

还以为自己将话题转移得很好,结果还是给绕回来了!

何书蔓只好硬着头皮回道:“爸,这事我还真没想过。”

在她的脑海里,面对江迟聿从来都只有一个念头——如何才能摆脱这个男人!

可江华年却说道:“没想过没事,你现在想,你就直接一点告诉我老头子,你愿不愿意给我们江家生个大胖儿子?”

“爸……”

“我知道你还记恨这三年前我用钱把你买回来的事,可是蔓蔓,那一千万不是用来买你的,那是我们江家给你们何家的聘金啊!”

“爸,我知道,我也没有记恨你。”

这件事早在两年前妈妈就告诉她了,并且让她感恩江家。

因为当年就算不是江家买下了她,也会有别人。

“那蔓蔓你既然不恨我,为什么……”江华年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那股苍凉和失望即便是隔着话筒何书蔓也还是可以清楚地感觉到。

她有些心软,不知不觉就开口说:“爸,不是我不愿意,只是这件事我一个人愿意也没用啊……”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她已经反应了过来,可再想要收回这句话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何书蔓的脸开始发热发烫,心里充斥着一股莫名的情绪,让她整个人都开始躁动不安。完整版【可惜没有如果】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那边江华年得到满意的答案之后乐呵呵地挂了电话,然后把一肚子火气正在环城路上飙车的江迟聿给叫了过去。

江家大少爷怒火冲顶,进门的时候浑身都是杀气,甩着臭脸恶狠狠地问道:“有什么事非要当面和我说不可?天要塌了吗?”

“差不多。”江华年慢悠悠地喝了口茶,然后才回他。

江迟聿被气得要跳脚!

可他心里十分清楚,坐在那里的那个人,虽然表面温和,可实际上却和自己一样,充满了狼性!

江家的男人,和温和从不真正搭边。

他咬牙切齿瞪了瞪,转身就要走。

江华年这时便狼性爆发,直接‘砰——’地一声将手里的水杯扔在桌子上,怒喝道:“你今天要是敢走出这个门,我就把江氏交到阿言手里!”

原本大步流星的人猛然停了下来,背脊透着一股冷冽,缓缓转身。

江华年将他所有的不可置信都看在眼里,紧了紧手心,继续说道:“失去江氏你也就意味着失去一切,如果你不在乎的话,你可以走。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呵——”江迟聿冷笑,眼底的困惑不解霎时通通变成了寒气:“你用江氏威胁我留下来,不可能只是为了听你说几句废话吧?有什么目的明说吧。”

“我要你让蔓蔓在两个月之内怀上孩子,一年之后我要看到孩子出生。”

“不可能!”江迟聿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就直接给拒绝了,“我不会和她生孩子!”

“那你就得不到江氏!”

“我无所谓!”

“真的无所谓么?”江华年目光犀利地看了过来,虽然是他坐着,江迟聿站着,可无端端地就让人感受到一种居高临下。

“迟聿,你是我的儿子,也是我一手栽培起来的,这个世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你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失去江氏。”

他在三年前妥协了一次,隐忍三年之后,他更加不会轻言放弃!

江迟聿双手紧握成拳,因为太过用力,指关节已经泛起了可怕的青白色,甚至有‘咯咯——’的响声。

是的,他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失去江氏。

江氏是他母亲的毕生心血,母亲临死之前说过,绝对不能让江氏落入他人之手。汇金地

如果失去江氏,就是对死去母亲的失信!

“除了让我和她生孩子,其他任何事都可以谈。”

“除了让你和蔓蔓生孩子,其他任何事情我都不想谈。”

江华年的态度很坚决,毫无再商量的余地。

江迟聿站着不动,他的大脑在飞速运转,试图寻找一个能够两全其美的办法。

他答应过安然,此生除了和她,绝对不会和别的女人生孩子。

然而眼下的情况是——

如果他和何书蔓生孩子,是失信于安然。

如果他不和何书蔓生孩子,是失信于死去的母亲。汇金地

左右都是失信,怎么选都是一刀,他逃不掉。

第010章:你想和谁生孩子?!

江华年看他脸上的神情隐隐露出一丝颓败,于是趁热打铁道:“蔓蔓那边我已经替你问过了,她是愿意给我们江家生孩子的。”

呵!她有什么不愿意的?

都说母凭子贵,等她给江家生下孩子之后,那她就更有资本放肆嚣张了!说不定这个昏庸的老头子一高兴,又会给她一些股份!

之所以说又,是因为三年前在江华年安排何书蔓进江氏上班的时候,转了百分之十的股份到何书蔓的名下。

这个该死的女人,也不知道对江华年使了什么迷魂招数!

——

晚上江迟聿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很迟了,何书蔓已经睡得昏昏沉沉,隐约有听到开门的声音。

然后,房间的灯被人打开了。

由于长时间处于黑暗之中,突如其来的灯光令何书蔓的眼睛有些受刺激,她抬手遮了遮光亮,然后才睁开眼睛来看。

江迟聿就站在床尾的位置,目光沉沉地看着她,仿佛在一只伺机而动的豹子,随时会扑上来将猎物撕碎。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何书蔓心里‘咯噔——’了一声,一股不详的预感迅速在心底弥漫开来。

而这时,江迟聿走到了她这一侧的床沿,已经开始抬手给自己解衬衫扣子了。

一个一个,他的动作很慢很慢,就像是故意在试探什么。

房间安静得几乎听不到声音,何书蔓捏紧了身下的床单,口干舌燥。

衬衫扣子解到第四个,江迟聿终于开口了,语气邪邪地问:“听我爸说你想和我生孩子?”

“我没有!”何书蔓迅速否认。

她只是说她愿意,可没说她主动想。

江迟聿冷笑了一声,脱了衬衫扔到一边,将自己的上半身完全裸.露在空气中。

肤色健康,线条完美,胸肌匀称,再配上他那张俊美无双的脸,是个女人都难以把持!

可何书蔓清楚,这个男人有毒,碰不得。更何况,都不知道他在外面睡了多少别的女人,他的身上到底有多脏,这样的男人,她不屑!

江迟聿这时已经将手搭在了自己的皮带搭扣上,正准备解开皮带,下一步估计就是脱裤子了。

何书蔓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声音徒然变得尖锐:“你干嘛?!”

“我干嘛?”江迟聿抬起头来一脸的好笑,“我都在脱裤子了,你说我要干嘛?”

“生孩子的事你想都不要想,我不会和你生孩子的!”

“那你想和谁生?!”

某人一直压抑着的怒火瞬间被点燃,空气中想起令人头皮发麻的‘呲——’的一声,是皮带抽出来的声音。

被江华年威胁已经让他很不爽了,现在这个女人还一脸的嫌弃,她算什么东西?她又什么资格嫌弃自己?

“你告诉我,你不想和我生,那你想和谁生?容冶?还是你心心念念的江言?!”

江迟聿一边说着,一边动了动自己的手腕,那架势似乎只要何书蔓说出来的答案令他不满意,他就随时会挥起皮带抽打她一顿。

何书蔓虽然心底有些惧怕,可理智还是被气愤带偏了,“江迟聿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和容冶什么关系都没有!”

“那江言呢?一看到他就整个人都动不了了,你以为我眼瞎吗?!”

“是你带我去见他的!”

“你找死!”

江迟聿理智全无,目露凶光,扬手就抽打了过去。

黑色的皮带高高挥起,在空中划出一道令人惊悚的弧度,然后重重落下。

“啪——”地一声,很响很响,被皮带抽到的地方有很深的一个印子。

只是幸好,这一皮带抽下去,不是打在何书蔓的身上,而是打在了床头。

江迟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最后关头看到她浑身紧绷,明明很害怕却仰着脸一脸豁出去的架势,竟然心软了!

何书蔓转头看了看床头的印子,她不敢想象如果刚刚那一下是打在自己的身上,自己是如何的皮开肉绽?

因为心底的后怕来得太深太浓烈,她的脸上全是茫然,她看了看床头,又看了看江迟聿,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不知所措。

江迟聿脸色黑沉,眸光之中似有刀光剑影,令人胆战心惊。

无声对峙的局面大概持续了整整五分钟,最后被一个电话打破。

电话具体的内容何书蔓不知道,但因为江迟聿是当着她的面接的,她听到了几个关键的词——

安然、美国、医院。

然后,就看到江迟聿像疯了一样地迅速穿上衣服,扣子都没扣好就往楼下冲去,好像迟一秒,就会有天大的事情发生。

何书蔓愣愣地看着房门口的位置,心尖上仿佛被压了一块大石头,一呼一吸都是那么地困难。

第011章:还债

两天之后,江氏集团创意总监办公室。助手白薇竹将资料递上之后并没有退下去,而是磨磨唧唧地站在原地,一脸的欲言又止。

何书蔓停下手里的工作,笑着问道:“怎么了?有什么话就说,你知道我的脾气。”

白薇竹点了点头,迟疑地道:“蔓姐,你知道江总去哪了吗?”

“不知道。”

“那你这两天有听到什么传言吗?”

何书蔓摇头。

这两他江迟聿不在,她不知道多轻松自在呢,至于公司里的八卦,她从来就不关心,也没时间去关心。

白薇竹这时挠了挠头,低声道:“大家都说江总是去美国见他的初恋情人了,而且很快就会把初恋情人带回来。”

美国……初恋情人……

江迟聿的初恋情人就是安然!

再联想到自己两天前的晚上听到的电话内容,难道江迟聿真的去美国见安然了吗?

白薇竹看她一脸的呆愣,连忙安慰道:“蔓姐你先别伤心,这些都只是传言,不一定是真的,我告诉你是不想你从别人那里听说,她们说得更难听!”

“她们还说了什么?”

白薇竹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情急之下说漏嘴了。

“就是、就是说江总回来,会和你离婚。”

离婚么?她可真是求之不得呢!

难怪这两天大家看她的眼神比以往又多了几分嘲讽,难怪原本见了她还会打招呼的那几个人都对她避之唯恐不及,呵呵。

何书蔓并不难过江迟聿想要和她离婚,一段无性无爱的婚姻本就是个牢笼,谁都想要早日逃离。

可是……她难过的是这件事自己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

所有人都知道了,都在暗暗嘲笑她,而她却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还因他这两天不在觉得自在欣喜!

天底下还有人比自己更蠢么?应该没有了吧!

——

自从何家三年前破产之后,很多从小玩到大的朋友都疏离了何书蔓,另外一些是因为她嫁入了江家才继续和她做朋友的。

可后来她们发现,何书蔓在江家并不受宠,她的丈夫每日在外面花天酒地,动不动就给她难堪。

于是,又有一部分人和她断绝了来往。

有句话说得很好——大起大落看清朋友,大悲大喜看清自己。

何书蔓相信,最后剩下的这几个朋友,才是自己这辈子真正值得珍惜的至交好友!

当然,所谓至交好友,自然是对彼此的了解多余旁人。

叶听涵见她今晚特别沉默就知道她肯定是有心事,伸手抽走了她用作掩饰的杂事,直截了当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江迟聿又欺负你了?”

“你怎么也这么问?”

“还有谁这么问了?”

“他爸。”

叶听涵翻了个白眼,“知子莫若父,他爸是深知自己儿子什么德行啊!”

何书蔓闻言笑了笑,刚要伸手去那水杯,又被叶听涵也拿走了,“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了,是不是你妈那边......”

“不是。”何书蔓摇了摇头,“我妈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是我自己的问题。”

“你自己?”叶听涵诧异,“你自己能有什么问题?”

还有比三年前更加糟糕的日子吗?那个时候你何书蔓都熬过去了,还有什么能让你如此闷闷不乐?

何书蔓低了低头,声线变得细而低,“他爸前几天给我打电话了,意思是希望我能和江迟聿生个孩子。”

“你答应了?”

“嗯。”

“我靠!何书蔓你脑子进水了吧!”叶听涵直接原形毕露飚了脏话出来,“江迟聿什么人你不了解啊?你要给魔鬼生孩子?还不如找个火坑跳下去弄死自己算了!”

“听涵——”低弱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压抑和无奈,何书蔓抬头看着她说道:“我妈的身体能恢复,这一切都是江华年的功劳,我打电话问过老宅那边的福伯,他说江华年没多少日子了,最多只能撑到年底。”

叶听涵听了也是一愣,“你是同情他才答应和江迟聿生孩子?”

“不,我是还债。”

如果生一个孩子能把三年前一千万的那笔债给还掉,能把妈妈这三年治疗的费用相抵掉,并且能让她和江家脱离关系,那么她愿意!

叶听涵从她决绝的神情中就猜到了她的打算,却还是担心一件事,“蔓蔓,你确定自己以后可以丢下亲身骨肉吗?你真的能做到那么狠心无情吗?”

女人在没当母亲之前和当了母亲之后心态上是会发生很大改变的,尤其是面对自己的亲身骨肉,能做出的让步远远超出想象,甚至可以毫无底线。

第012章:江迟聿,我们做个交易吧!

叶听涵的问题让何书蔓有些发愣,因为她从没想过孩子生下来之后的事情。

如果是个男孩,长大之后必是和江迟聿一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高高在上受万人尊重。

可如果是个女孩呢……

女孩生性敏感,而在江家这样的家庭,难免还是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存在,再加上有自己这样一个母亲,身为女孩真的可以在江家无忧无虑地长大吗?

何书蔓忽然有些害怕这个假设,忽然觉得自己好残忍。

——

江迟聿在三天之后归来,尽管一脸的风尘仆仆,可是并不显得狼狈落魄。他神色淡漠,姿态却格外地倨傲。

从何书蔓面前走过的时候,眼角的余光都不曾留给她一丝一毫。

梅姨等他完全上了楼才走过来轻声问道:“太太,江先生这是怎么了?”

何书蔓摇了摇头,她也是一脸的茫然。

“要不你上去看看江先生吧,我看他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啊?”

刚想再次摇头,却又突然想到自己有事要找他谈,于是便上楼去找他了。

卧室没人,何书蔓去了书房,也没人,倒是看到书桌后面的椅子上挂着他刚刚穿在身上的西服外套,证明江迟聿刚刚的确是在这里。

她上前,发现电脑屏幕是亮着的,下意识就瞥了一眼,屏幕上,是一个女孩子的照片,笑得很是灿烂。

就在何书蔓想要看个仔细的时候,屏幕忽然黑了,她想也没多想,就伸手动了下鼠标,屏幕又重新亮起。

照片里的女孩子,是江迟聿的初恋情人——安然。

就在这时,书房和阳台之间移门忽然‘哗啦——’一声拉开了,江迟聿走了进来。

看到她手握鼠标站在电脑旁,江迟聿立刻脸色铁青,大步流星走过来攥住她的手腕,像甩垃圾一样将她甩开,“我允许你动电脑了吗?!”

何书蔓被甩得撞到了一旁的书柜,额头立即肿了起来,一阵刺痛袭来。

身后的男人见她不说话怒火更旺,冷冷笑着,指着屏幕上的女人厉声质问:“你还好意思看她的照片?看到她你不觉得心虚吗?如果没有你,我和然然现在不知道多幸福!”

然然……

他说每一个字都是那样地咬牙切齿,唯独在念到然然的时候是温柔的。

你看,他不是不会温柔,他只是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他所爱的人而已。

何书蔓忽然觉得自己好可笑!

那天和叶听涵谈完心之后她就决定,等江迟聿回来,要和他好好谈谈,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平衡点,以后两人和谐相处。

她不想再这样剑拔弩张下去,太累了。

可是她错了!错得很离谱!

她何书蔓和江迟聿之间,永远都没有平衡点!因为他恨自己破坏了他的幸福!

既然这样,那么——

“江迟聿,我们做一个交易吧。”

“你没资格我和做交易!”

“这个交易能让你和你的然然重新在一起,你能得到一切你所想要的。”

这样的橄榄枝,果然让江迟聿有了一些兴趣。他眯眸盯着何书蔓,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何书蔓也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知道你想得到公司,我可以帮你,但是事成之后,我要你和我离婚!”

“离婚?”江迟聿重复这这两个字,心中无端觉得十分不爽。

就算要离婚,也轮不到她提出来吧?!

可他心里也清楚,如果得不到江华年和何书蔓手上加起来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他想要完全得到江氏那是不可能的。

但,要他乖乖听这个女人的,绝对不可能!

“我想得到什么不需要你操心,至于离婚——”他冷冷地笑起来逼近她,伸手捏了她的下巴,几乎要徒手捏碎,“何书蔓我告诉你,你我之间的这场游戏,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都是我说了算!”

话音落下,他将她再一次甩开,转身关了电脑,然后离开了书房。

何书蔓看着门口他消失的方向,整颗心如同坠入了冰湖里。

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结束?自己何时才能离开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

——

翌日一大早,江迟聿和何书蔓就匆匆起床赶往了医院,原因是江华年突然发病,现在正在手术室抢救。

一出电梯,福伯就迎了上来,“大少爷!大少奶奶!”

江迟聿神色冷峻,虽然眼中也有明显的焦急,却依旧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高高在上的清冷。

他问道:“怎么回事?爷爷前两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第013章:谁先有孩子谁就得到公司!

福伯看了他一眼,犹犹豫豫地说道:“其实老爷的身体最近一直都不太好,今天一大早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知大少爷你去美国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去看安然小姐,一气之下就......”

江迟聿闻言拧了眉头,下意识地转头看何书蔓。

而后者,在对上他疑惑的视线时,自嘲地笑了起来。

就算是异梦,但至少也同床共枕是不是?自己有没有一大早起来给谁打电话他觉察不到么?

江迟聿这时也意识到自己怀疑得太不可理喻,于是收回了目光,转而看向手术室。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手术室的门才打开,江华年躺在病床上被推出来,随后是他的主治医生。

“宋医生,我家老爷怎么样了?”福伯最着急,第一个就冲了上去问。

宋医生摘了口罩,看着众人说道:“暂时是控制住了,但是你们要有心理准备,情况并不是太乐观,大概年底吧。”

福伯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迟聿脸色紧绷:“上次手术之后不是说有五年时间吗?现在才三年!”

宋医生叹了口气,“本来是有五年的,但是你爸最近这段时间情绪波动太大,病情提早复发了。”顿了顿,他又问道:“最近你们家里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江迟聿一愣,眼神明显一闪。

再加上旁边的福伯看了他一眼,宋医生立刻明白过来,估计是这亲生儿子又惹老爸生气了。

接下来的时间宋医生也没再说什么,只说先等江华年醒来。

——

晚上七点多,江言带着庄岑也到了医院,正巧江华年醒了,庄岑立刻上前,关切地问道:“大伯,你还好吗?”

刚做了手术,江华年明显有些虚弱,只微微地点了下头。

江迟聿和江言的脸色都略显凝重,两人几乎同时上前,然后又同时停下了脚步,互相看着对方。

床上的人看了他俩一眼,勉强提起最后一点力气说道:“我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这么些年来阿言一直是我带在身边看着他长大的,我也一直把他当儿子看待,今天我就在这里宣布,迟聿和阿言两个人,谁先有孩子,江氏就给谁。”

江迟聿一愣,紧接着暴怒:“爸你病疯了是不是?!”

江华年没看他,直接闭上了眼睛,神色已经变得十分苍白,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一旁的福伯连忙上前劝道:“大少爷,阿言少爷,老爷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你们自己去商量吧,这里我看着就行了,你们都会去休息吧。”

江言虽然诧异于江华年突然做出的这个决定,但明显是对自己有好处的,他自然不会有过多的疑义。

而江迟聿则是站在那里不动,脚下像是被什么钉住了似的。他目色冷凝,只盯着江华年,没看任何别的地方。

福伯深知这位大少爷的脾气,也不敢多劝,只能用眼神求助于何书蔓。

何书蔓咬了咬唇,硬着头皮上前碰了江迟聿的手臂一下,轻声说道:“爸他需要休息,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江迟聿还是不动,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她说话。

他完全无法理解江华年的这一决定!

难道亲儿子和侄子是一样的吗?难道在他的眼里,江言比自己更有能力吗?

良久,他才收起身上那层骇人的戾气,接着往后退了两步,神色肃杀,转身负气而去。

他腿长,迈一步何书蔓要迈两步,一路上何书蔓几乎是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脚步。

在距离车子还有两米远的地方,他突然停下,后面的人猝不及防,狠狠地撞上了他的背。

先是感觉到痛,然后就是一股独属于他的男性气息萦绕在了鼻端,带着淡淡的清冽味道,如同山间的清新空气,闻着十分舒服。

江迟聿转过身来,面无表情且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她,“你现在应该心情不错吧?”

“什么意思?”

莫名其妙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他又人格分裂了么?

江迟聿冷笑了起来,眼里完全的都是厌恶,“你早就知道我爸的这个决定了吧?你不想和我生孩子不就是为了让江言得到公司么?何书蔓,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的阴险!”

她阴险?她根本就不知道江华年为什么会突然宣布这个决定,也从来没想过要帮江言得到公司!

从三年前在民政局领了证的那一刻起,何书蔓就告诉自己,不管当初对江言有多爱,从今往后都该放下了!

这三年里,她从来没有提到过江言,更加没有偷偷联系过江言!

第014章:你碰我不觉得恶心吗?

“不要把别人想得都和你一样,我对我自己做的事情问心无愧,也请你不要动不动就侮辱我。”

“你要是想证明你和江言之间是清白的,那就和我生个孩子!”

“江迟聿你——”

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何书蔓懒得和他再继续理论下去,直接就转身走人。

熟料,身后的人根本没有就此放过她的意思,长臂一伸就把她的人给拽了回去。拖着走了几步之后,直接就打开车门把她塞了进去。

“江迟聿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觉得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动粗了还能干什么?!”

他站在车子外面,一手扶着车门,一手扯着自己的领口,面上是岑冷的笑意,在地下停车场昏黄的灯光照射下,特别地令人心颤。

何书蔓的一颗心都在发抖,双手本能地环住自己的胸口,整个人往里缩去。

“看来你真的很想帮江言得到公司啊——”江迟聿慢慢俯身,一把抓住她的脚踝,用力往自己这边一扯。

何书蔓差点大叫起来,那种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恐慌终于彻底击碎了她的心理防线。

“江迟聿你神经病!这里是停车场,随时都可能有人来,你不要脸了么?”

“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我还要什么脸!”他怒气冲天地朝她吼,随后整个人钻进了车里,并且关上了车门!

“你想江言得到公司,我就偏不让你们如愿!何书蔓我告诉你,你毁了我的爱情,所以——所有你珍爱的人和事,我都要毁掉!”

话音落下,他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将她整个人都拉过来,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撕扯她的衣服。

此时正值初秋,何书蔓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套头连衣裙,被江迟聿揪住领子用力一扯,裙子直接从中间被撕开来,成了开衫。

车里没有开灯,但停车场的灯光有照射进来,车厢里的视线明暗交错,瓷白肌肤在这种环境下显得尤其诱.人。

江迟聿本能地咽了口口水,虽说三年来同床共枕的次数也不少,但其实他从未碰过何书蔓,更别说细细打量她的皮肤和身材了。

没想到,竟是极品一枚!

何书蔓被他如狼似虎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毛,此时此刻大脑有短暂的空白,除了往后退之外想不到任何别的有效的办法。

那一刻还是来了么?自己还是逃不掉么?

心底有愤怒,有恐惧,还有无穷无情的凄凉。

她看到江迟聿的手伸过来,慢慢地放在她的脖子,明明没有用力,却还是让她觉得难以呼吸。

江迟聿盯着她,另外一只手从她的小腿慢慢往上,声音暗沉而邪肆:“这三年我都没好好碰你,还真是浪费啊!”

“你不是很爱你的然然吗?你碰我不觉得恶心吗?”

“恶心?怎么会!”江迟聿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慢慢靠近她,对着她肌肤柔嫩的脸颊吹气,“这么如花似玉的老婆要是让别人给碰了,那我才真的觉得恶心呢!”

说着,他一个低头就吻住了何书蔓的双唇,那力道大的几乎要将她的唇瓣给碾碎。

何书蔓先是被他突如其来的攻势震住,紧接着就是拼命反抗。

好脏!这个男人好脏!

他可以心里想着一个女人,身体却和另外的女人做.爱,这么无耻的事情她何书蔓永远都接受不了!

“江迟聿你变.态!你这是婚内强.奸!我要告你!”

话音落下,正压着他为所欲为的男人忽然停下了动作,缓缓抬头,目光里满是不可置信,还有浓浓的嘲讽,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你说什么?告我?”

何书蔓不说话,只是紧紧盯着他,警惕而厌恶。

后车座的空间太小,尽管她已经尽量将自己蜷缩起来,可还是无法避免地和他有肌肤相触。

江迟聿脸色一点一点地沉了下来,山雨欲来风满楼。

就在何书蔓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他忽然收起全身的怒气笑了,是那种特别可怕的笑容。

他说:“很好,你现在不让我碰也没关系,因为你很快就会来求我碰你!”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他动作迅速地转身开了车门下车,然后重重甩上。

何书蔓坐在车里思绪一片混乱,他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他要对自己做什么?还是——他要对江言做什么?

——

江家老宅,位于三楼江言的房间里。

庄岑洗完澡,穿着一身性.感的情趣睡衣从浴室走了出来。

江言背对着她坐在那里看书,她上前,双手环住江言,整个人贴在了他的后背。

“阿言,很晚了,我们睡觉吧。”

可惜没有如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可惜没有如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神级透视》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神级透视》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神级透视第十九章闭上眼睛,不准看沙发上,被绑着的洛依看到刘阳,心中终于也松了一口气,“小坏蛋,快帮我解开绳索!”“哦!”刘阳眼睛眨巴了两下,此时,洛依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加上绳索绑着的那个模样,看起来真的有几分别样的感觉。被刘阳这样盯着,洛依感觉浑身不自在,“不准看,闭上眼睛!”“可是,不看,我没法给你解开绳索啊!”“没事,我指挥你!”刘阳乖乖的闭上了眼睛,开始朝洛依身上摸索着,下一刻,房间里便响起了洛依的尖叫声。“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都市白领要修真》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都市白领要修真》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都市白领要修真第十九章鬼火楚云浩随着王涛还有陆子峰走了过去。王涛生怕身边带着的这些女生有危险性,是以,让剩下的几个男生去保护他们。自己则和楚云浩对着吴月芬过去看看那所谓的墓穴。虽然王涛陆子峰等人作为男生而且还是驴友。是不会怕这什么墓穴的。但现在这个环境就有些不同了,这可是在深山的当中。在深山当中,这墓穴看起来就有些的阴森可怖了。吴月芬很是害怕的靠在了楚云浩、王涛的身边。越靠近那墓穴,楚云浩能感到一股很是阴冷的阴气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我的爱轻若尘埃》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我的爱轻若尘埃》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我的爱轻若尘埃第十九章秘书来的很快,刚一进来易宥轩便开口,“把手机给我。”秘书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说,“我马上去拿!”幸好,刚才有个文件需要他签,还没来得及扔,不然可真就死了。不过总裁跟白玉到底什么关系,看他心情阴晴不定的,两人莫非早就认识?昏暗的废区里,白玉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四周依旧黑漆漆的,段承烨自从上次来了以后没再出现过,只让人偶尔送来一些难吃的饭菜。她想过要跑,可四肢被绑,根本没有逃走的可能。突然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为爱,年华逝去》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为爱,年华逝去》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为爱,年华逝去第十九章她在哪儿“苏宓!”苏宓听到有人喊着自己的名字,一惊,猛然转身,看清来人,便挑起眉头:“哦~原来是沈大总裁啊。”苏宓对沈慕衍的态度,绝对谈不上“好”,就是眼前这个人……她恨不得这世界上就没有沈慕衍这个人!“有何贵干?”苏宓的敌意,显露在外,一点都没有收敛的意思。就是面前这个男人……毁了唐小染的一生!难道,她还要对这个人有什么好脸子吗?呵呵……“她呢?”沈慕衍脸色冰冷,将苏宓的敌意和态度,忽略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念念不忘》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念念不忘》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念念不忘019我们直接假戏真做苏向晚跟上官昀打了声招呼后直接换好衣服正准备出去,看见陆少哲从对面过来。陆少哲见是苏向晚,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远远的就听他的声音:“大嫂,你来看大哥吗?”“小叔是来看少初的吧?我刚从里面出来,上官医生在那里,你可以直接进去,我先回去了。”苏向晚淡淡的说完,就准备往外走,陆少哲突然拦住她,笑着说道:“算了,今天就不进去了,要不,我陪大嫂四处逛逛吧。”陆少谦说完就去牵苏向晚的手,苏向晚急忙手一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落沉沦》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落沉沦》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落沉沦第19章满满的宠溺欧厉的姐姐欧颜中午才到别墅,长的很漂亮,一看就是职场女强人。见到我时,欧厉的姐姐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她和欧厉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坐在那不说话了。“林小姐,你和我弟弟结婚这么快,你对他了解吗?”我懵了,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觉得我和欧厉结婚是有所意图?我还在想该摆个什么姿态,欧厉拉住我的手说道“姐,我喜欢悦悦,结婚虽然比较仓促,但是是我经过慎重考虑,才决定的。”“阿厉,婚姻不是儿戏,你突然想结婚就结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许你一世温柔》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许你一世温柔》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许你一世温柔第十九章你从来都不欠我什么“好,许安然,这是你说的!”顾城冷笑出声,眼眸中是掩盖不住的锋芒,“既然如此,等你出院后,我们就去民政局离婚,不过你放心,你好歹跟我夫妻一场,我也不会亏待你,现在那套别墅,就当做你这么下贱的伺候我这三年的补偿!”许安然冷冷一笑,“你这在补偿我?补偿我所受到的屈辱,补偿我因为你和苏婉儿而失去的孩子?”许安然的声音小,却不紧不慢,“其实,你不必给我这些,我们之间也算是两清了,因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已成陌路》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已成陌路》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已成陌路第19章一家三口许寂贤其实没有别的意思,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伸手触碰苏舒,他或许只是想辩解一下。但是他说出这样的话在苏舒的眼里却像是在讽刺,讽刺她怀着孕还有别的想法,在他刚回来的时候。“请你不要自以为是吧。”苏舒低声的说。终于不带任何情绪,匆匆进了卧室。许寂贤直到这个时候才明显感觉,苏舒不一样了,她在刻意的躲避,他感觉自己就像空气在他面前。等到苏舒穿好衣服出来,说因为自己怀孕,晚上动静比较大,抱着被子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愿此生不相逢第19章她竟然敢忤逆他沈云繁被陆清言的那一句话中强调了两次的私事给彻底惹怒了。他冷笑着站起身说道:“我突然想起来,明天有个很重要的会议。既然陆秘书你这么有空闲的话,就去准备明天的会议上要用到的材料。记住每个董事会的成员,人手一份。”“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问题的话,这不是余秘书的工作吗?”陆清言淡淡的说道。沈云繁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这个女人,是在忤逆自己?望着这个女人头也不回的样子。沈云繁火气上涌,他快步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都市高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都市高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都市高手19章艺术行为“毅哥,什么十万?发生了什么事?”吴涛一脸迷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跟什么。乐毅脸色很不好看,舅舅花了十万块买他平安这件事,舅舅在电话里只字未提,为了这个外甥,也许他也并不在乎这十万块。可是乐毅心里却过意不去,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自己惹出来的,却让舅舅来破费,为他买平安。“吴涛,今晚我们不回去吃饭,去外面酒店吃大餐!”乐毅忽然开口。吴涛一听要去吃大餐,眼睛一亮,然后耸了耸肩,道:“毅哥,我身上可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