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绝爱冷漠王妃7章(第7章 司徒曼夭不是软弱的人)

2018/1/11 14:18:27 来源:网络 []

书名:绝爱冷漠王妃

第7章 司徒曼夭不是软弱的人

嫁入王府一月有余,那天过后,司徒曼夭便再也没有见过楚逸轩的身影,仿若这个王府里,从不曾因为曼夭的出现而有什么变化,对于眼前的局势,曼夭是满意的,楚逸轩不出现,她也乐得清闲,如此甚好。绝爱冷漠王妃7章(第7章 司徒曼夭不是软弱的人)

早在进入王府第二天,曼夭就将王府里的一切打听清楚,楚逸轩,冥王朝当今三王爷,深得当今皇帝宠爱,府中留有四位侍妾,或许是因为楚逸轩新婚冷落自己的原因,至今为止,曼夭从未见过那所谓的侍妾。

这天,曼夭正悠闲的在庭院里晒着太阳,院门口子一声厉喝徒然响起。

“司徒曼夭......”

慵懒的抬眸,曼夭面无表情的看着突然冲到自己眼前的男人,嘴角,勾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花。

只见满脸阴鸷的楚逸轩正大步的朝着曼夭走来,他似乎很是愤怒,浑身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凌厉气息,英俊的脸上,更是将他心中的狂怒演绎的淋漓尽致。

楚逸轩的身后,跟着一脸担忧的凌枫,望着他愤怒之极的背影,心中一阵无奈。

曼夭的身躯,懒懒的倚靠在软榻上,并没有因为楚逸轩的出现而有所改变,冷然的视线,直直的落在他高大的身躯上。

“司徒曼夭......”

楚逸轩并没有理会曼夭此刻的态度,一个箭步站在了曼夭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依然悠然自得的她,额头青筋暴起,锐利的黑眸直勾勾的盯着曼夭不放。说明huijindi.com

“该死的贱人......”

如雷般暴烈的大喝一声,楚逸轩上前揪住了曼夭的衣领,一副恨不得杀了她的神情。

娇小的身躯,因为楚逸轩的动作被迫站立,曼夭双眸一眯,冷然的望着揪着自己的双手,眸光中浮现了一抹不悦。

身后的凌枫见状,慌忙的想要上前制止狂怒的楚逸轩,多年的相处,他深深的知道,此刻的楚逸轩处于暴怒的边缘,很容易失去理智做出什么伤害曼夭的举动。

担忧的视线落在了曼夭的身上,虽然凌枫同样不耻这个女人使出的手段,但是,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楚逸轩失去理智,公然挑衅皇帝的威严。

“楚......”

曼夭冷然的开口,想要楚逸轩放开自己。

还未等曼夭说出口,迎面一个耳光甩来,只听清晰的巴掌声响起,曼夭的身躯整个僵住无法动弹,白皙的脸颊上,瞬间高高肿起,浮现一抹鲜明的五指樱

脸颊上尖锐的痛楚,口腔里隐隐传来的血腥味,让曼夭的脸色一变,抬眸,冷冽的目光,直直的对上楚逸轩狂怒的双眸。

“你这个贱人......”

楚逸轩高大的身躯携带着不可遏止的怒气,双目赤红,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直视着自己的女人,心中的怒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抬手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汇金地

凌枫眼见楚逸轩失去理智的出手,正想上前制止,却晚了一步,只能眨着眼眸,无奈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眼见那凌厉的一巴掌即将落下,曼夭眼眸一阵凌厉,抬手,纤细的小手轻快的阻挡了楚逸轩的手掌。

“楚逸轩,你疯够了。”

轻而易举的将楚逸轩的一巴掌挡下,曼夭大声的呵斥着。

她可以容忍自己被甩一巴掌,但绝对不会容忍同一个人欺辱自己,如果他楚逸轩以为自己好欺,恐怕,要让他失望了。

四目相对,曼夭毫不畏惧的对上楚逸轩阴鸷的双眸,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越扩越大。

楚逸轩的黑眸冷冷眯起,望着被曼夭制止的手掌,怒气横生。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楚逸轩,如果要发疯,麻烦你离我远点,我这里,不是疯狗撒野的地方。”

冷冷的一甩手,曼夭将楚逸轩的手掌拍开,整理着自己稍显凌乱的衣衫,娇躯往后退了一步,脸颊上隐隐传来的痛楚,让曼夭忍不住蹙了蹙眉,心中徒然升起了一抹不悦。

该死的男人,要发疯,凭什么找上自己?

因为曼夭的动作,楚逸轩身上的戾气加重,浑身上下散发着寒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曼夭却没有丝毫的畏惧,骄傲的挺直身躯,视线却一片冷然,冷冷的凝望着眼前犹如撒旦的男人,心中只觉得一阵好笑。

“轩......”

凌枫显然没想到曼夭居然会如此的大胆,公然的挑战楚逸轩的怒气,视线,忍不住落在了曼夭的身上,心中一阵错愕。

这个女人,如此的淡然。

缓缓的上前,凌枫在楚逸轩暴怒之前出声,试图唤回他崩溃的理智,曼夭一片清冷的眼神,让凌枫的心中一阵佩服。汇金地

“贱人......”

无视于凌枫的话语,楚逸轩暴虐的开口,不等曼夭反应过来,高大的身躯猛然的冲到曼夭的面前,大手忽然掐在曼夭纤细的脖子上,五指冷硬的收紧,眸光中寒光迸发而出,一脸阴郁的他,要毁了眼前这个害了他心爱女人一生一世的下贱女人。

突如其来的动作,曼夭并没有防备,等她反应过来之后,只觉得呼吸一阵窒息,曼夭被楚逸轩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感到一阵心悸,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居然让他如此的狂怒。

没有挣扎,曼夭冰冷的视线直直的落在楚逸轩的身上,精致的小脸上,依旧一片淡然。

“楚......楚逸轩......有本事掐......死我......”

口腔内越来越单薄的空气,使得曼夭说话断断续续,精致的小脸上,因为缺氧而通红一片。

艰难的开口,曼夭双眸中充满了恨意,有本事,他今天就掐死自己,否则,今天他楚逸轩加诸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她司徒曼夭绝对会一一讨回来。

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手臂上青筋暴起,因为曼夭的话,楚逸轩陷入了疯狂,大手没有丝毫的留情,阴狠的掐着曼夭纤细的脖颈,双眸闪现一抹嗜血的光彩。

只要掐了这个该死的贱人,他心爱女人所承受的一切就能够全部讨回。绝爱冷漠王妃7章(第7章 司徒曼夭不是软弱的人)

“轩,放手。”

一边的凌枫见状,一把冲到了楚逸轩的身前,双手制止着楚逸轩的大手。

他疯了,这个女人是皇帝亲自送到楚逸轩身边,如果有什么差池,他拿什么向皇帝交代。

“轩,快放手,难道你忘了皇上的话,这个女人,现在动不得。”

眼看曼夭已经泛白的眼神,凌枫再也顾不上什么,凌厉的一掌拍向楚逸轩,试图拉回他的理智,他知道,失去心爱的女人,是楚逸轩心中的痛,但是,这个女人身后是皇帝,他们暂时动不得。

凌枫的一掌,成功的制止了楚逸轩,只见他气急败坏的松开了对曼夭的钳制,双眸依旧嗜血的望着跌坐在地板上的女人,上下起伏的胸膛显示着他此刻的怒气。

如果不是凌枫的制止,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个女人的脖子拧断。

“咳......咳......”

娇小的身躯跌坐在地上,得到自由的曼夭忍不住一阵咳嗽,喉咙传来尖锐的痛楚,可见楚逸轩用了十分的力气,意在置自己于死地。

“疯子.....”

咳了许久,曼夭觉得呼吸一阵顺畅,泛白的脸颊,也渐渐恢复了正常的色彩,抬眸,曼夭愤怒的指责着眼前的男人。

这个男人,一把冲到自己的面前,二话不说就对自己动手,跟疯了一样,莫名其妙。

“贱人,总有一天,我会拿你的命,去祭祀幽晴。”

楚逸轩冰冷的面容上狰狞无比,紧攒的拳头显示着他此刻的怒气。

‘啪’曼夭缓缓的稳住自己的身躯,抬手,狠狠的给了楚逸轩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还给他刚刚给予自己的一巴掌,她司徒曼夭从来不是软弱的人,别人给予的自己,她绝对会奉还。

“楚逸轩,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司徒曼夭不是软弱的人,别人怎么对待我,我绝对会一一还回。”

傲然挺直的身躯,曼夭无视楚逸轩杀人的目光。

楚逸轩的俊脸因为曼夭的一巴掌,歪向了一边,浑身上下,散发着更加浓烈的冰冷气息。

在场的凌枫,包括楚逸轩自己,都没有想到,曼夭居然会动手甩他巴掌,只觉得不可思议。

“楚逸轩,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你在发什么疯,现在,马上滚出我的视线。”

纤细的手指向门口的方向,冷清着声音,毫不客气的下着逐客令。

现在,他打也打了,疯也疯够了,可以滚出自己的视线了吧。

“轩......”

趁着楚逸轩彻底抓狂之前,凌枫上前拉着他的肩膀,强硬的将他带走,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他不希望楚逸轩彻底的失去理智。

强硬的将楚逸轩拖走,凌枫若有所思的看了曼夭一眼,随即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望着楚逸轩离去的身影,曼夭的脸上扬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

脸颊边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让曼夭双眸一冷,纤细的双手紧握,纤长的手指深深的陷入肉里。

楚逸轩,我等着,看你还能玩出什么把戏。

绝爱冷漠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爱冷漠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让你垂涎欲滴的“冻海棠”

    让人垂涎欲滴的“冻海棠”有些年了,一直想这一口儿:冻海棠。(北京人平常说“这一”俩字时,发合音,称“zhei”)小时候,冻海棠容易吃到。一到冬天,小摊儿、店铺都有卖的。现在,北京市面上很难看到。我是开车到潭柘寺买来鲜海棠后,冻完化开,方吃上这一口儿。有点儿没出息了,别笑话我,谁让人们总是念旧哪?当下,吃喝不愁,又有条件,追回一些有滋、有味儿的往事,也是一种幸福。冻海棠吃起来,是酸甜口儿,凉滋滋的,感觉独特。不过,我今天吃上冻海棠,好像感触胜过感觉。嘴中是果,心中满是回忆。在众多群友点赞,并发来点

  • 玉友兴高采烈的拿着玉观音来炫耀,为何半个小时后愁眉苦脸离开?

  • 如何分辨中国、韩国、日本男人?【传媒机器人】

    很有意思,中国、韩国、日本男人站在一块,不管任何年龄,你一眼就能辨别出来。是气质或者言行举止上有什么不同吗?中国人-我只说在国外怎么在大街上快速分辨出中国人。男的走路很慢,爱晃荡,年轻的会一直搂着女朋友,穿着随意,年轻的有的打扮的很好看;女的走路相对于男的要快些,外八字很多,站着的时候爱叉腰,肤色各异但肤质都很好,素颜。总体嗓门大,一群人爱同时说话。经常见是很容易区分的,不仅仅是长相上,还有穿衣打扮和气质。韩国人都是很白的,男生女生都很白的,很大可能是化妆化白的。而且男生女生妈妈阿姨都很注重打扮

  • 和田玉人造皮颜色技术日新月异,我们应该怎样才能见招拆招!

  • 邓州市长罗岩涛到孟楼镇调研指导工作

    1月18日,邓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来到孟楼镇,就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美丽乡村建设等进行调研。冬日的孟楼寒意正浓,但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激情丝毫未减。孟楼大地干群联动,掀起了“三权分置”改革的新热潮。罗岩涛一下车,就在孟楼镇党委书记李爽陪同下,深入该镇“美丽乡村”耿营项目和“美丽小镇”时代家园项目现场,实地调研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推进情况,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商讨推进“三权分置”改革的办法措施。罗岩涛指出,党的十九大着眼于更好解决农村发展不充分、城乡发展不平衡等重大问题,提出实施乡村

  • 闲时读诗——陈育新诗歌两首!

    陈育新,笔名蜗牛、仲妮,教师,中文系本科毕业。2014年真正开始文学创作,有多篇文章在报刊杂志上发表。2015年在安康市举办的图书馆大赛中散文《太空图书馆》获得优秀奖。2016年在“我欲飞天”征文中,散文《飞天梦》获得优秀奖。2014年成为唐山市作家协会会员,诗词协会会员。2016年成为河北省散文协会会员。著作有散文集《浅唱低吟梦中花》。《黑暗》它,躲在一角像一只怪兽只因伟人的光遮住了它的光芒时而出来捣乱被锋利的刃斩掉刀已变老失去往日的辉煌蹒跚着脚步迎难而上黑暗走出夺走了太阳的闪亮虽然一代伟人复

  • 陈少霖之化装程序

    今日推送之《陈少霖之化装程序》出自《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为乐詠西摄影。陈少霖为京剧老生,又名福寿,字沛如,自号春阳居士,出身梨园世家,其父陈德霖是青衣宗师。这组照片记录了他在后台化妆的全过程。(《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怀旧

  • 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召开

    1月17日下午,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在会议中心召开。会议对我市农村垃圾治理工作进行再安排、再部署。市领导罗岩涛、张栓誉、李景龙出席会议。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在讲话中指出,推进农村垃圾治理是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加快全面小康建设进程的重要举措。近年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改善农村环境,群众对城乡环境的满意度不断提升。但对照上级要求,我市农村人居环境还存在一定差距,农村“脏乱差”现象还没有彻底根除。各级各部门要进一步统一思想、明确任务、强化措施,扎实推动农

  • 两篇幽默短篇,揭露两种深刻人性!

    人性太复杂,有多复杂呢?看看这2个短篇就知道了。哎……01《都病得不轻》一位小伙子骑车上班途中,遇到一老人晕倒在路边。小伙马上将老人送医院,当时因身上没带多少钱,只能打电话向女友求援。女友一进病房就骂小伙子:“你他妈的脑子有病啊,什么闲事你都敢管?”。当女友看到病床上的老人后,大吃一惊,叫了一声:“爸!”。老人看了女儿一眼,对小伙子说:“孩子,你是好人,听我一句话,和我女儿分手吧,她真的不配你啊!”。出院后,老人对女儿说:“这种傻瓜,绝对不能嫁!”。02《最大的炫耀》一老头骑三轮蹭了路边停的一辆

  • 西游未解之谜:唐僧的亲生父亲不是状元,不是水贼,那到底是谁?

    (六石映像第334期)西游世界是很讲究出身门第的,神二代本身就有更多的机会,更大的发展空间。二郎神就因为出身问题得不到重用,一身本事却只能在灌江口管理水利工程,能力很重要,出身更重要。取经团队里的每个人,出身都很耐人寻味!孙悟空真的是天生地长,无父无母,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猪八戒怎么成为掌管天河的元帅的?沙僧又怎么当上的玉帝秘书?最奇怪的还是唐僧,这个江流儿!唐僧的母亲是当朝宰相殷开山的千金,那长的如花似玉,任何形容都不过分,从血统上说是高贵的。她是怎么嫁人的呢?抛绣球,天上不会有馅饼,但是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