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报复中的爱情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11 18:34: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报复中的爱情

第1章 黎一宁,好久不见

乌云黑沉沉的笼罩在城市上空,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汇金地

“拜托您,拜托您,帮帮我爸爸吧,帮帮我们家吧……”门廊前,一个身形单薄的女子正在不断的哀求着,没有任何的遮蔽,就那样伫立在大雨之中。

大概是因为淋了太久的雨的缘故,她乌黑的长发全部被打湿,紧紧的贴在皮肤上,而最引人瞩目的,却是她身上那一袭雪白的婚纱。

“不是我们不想帮你,实在是……不能帮你,你走吧,以后也别再来了!”

嘭的一声,大门在黎一宁面前狠狠地关上了。

黎一宁喉间发出一声呜咽,身子一软,缓缓跌坐在地上,苍白的小脸上,分不清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濡湿一片。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仅仅几个小时之间,她的世界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今天,原本应该是她一生中最明耀光华的一天,是身为黎氏集团的千金的她,与燕京市名门萧家三少萧沐辰联姻的日子,但是在这场盛大的婚礼上,新郎却根本就没有出现。

不仅如此,黎氏集团的股票也是一路下跌,转眼间就已经陷入泥沼,大小股东纷纷跳水,原本盈利的集团瞬间背上了沉重债务。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而黎一宁的父亲,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心脏病突发,现在还在抢救中……

黎一宁忍不住捂住脸,痛苦的啜泣。而与她隔着一条马路的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迈巴赫静静的停靠在那里,明暗不明中,一双猎鹰般的黑眸正一瞬不瞬的锁定在地上那个白色身影上。

男人身上穿着定制的手工衬衫,侧脸的轮廓如同雕刻版棱角分明,他薄唇紧抿,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有那深邃的眼眸中透着幽幽冷光。

倏地,男人打开车门,迈步而出。

雨越下越大,黎一宁挣扎着站起身来,却因为淋了太久的雨的缘故,身子有些支撑不住,再度跌回地上,白皙的手臂瞬间被路边凸起的小石块划开了一条伤痕。

殷红的鲜血,滴落在洁白的婚纱上,染出一小团晦暗。

忽然,一片阴影笼罩在黎一宁头顶上方,遮挡住了倾盆雨势。网站huijindi.com

与此同时,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出现在她的眼前。

黎一宁抬起头来,夜色迷蒙中,她只看到一张模糊的男人的脸。

“黎一宁,好久不见。”

声音低沉,略带一丝沙哑。

黎一宁一怔,随即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浑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冰冻凝结。

是他?!

情绪剧烈波动,黎一宁张了张口刚想说什么,眼前便忽然一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倒在了雨地中。

皇甫权冷冷的看着身形单薄的女人,眉心一蹙,缓缓俯下身来,将她抱上了车……

偌大的客厅,一派简欧风格,璀璨的水晶吊灯白光耀眼。汇金地

灯光直直投下,打在宽大沙发上正安安静静蜷缩着的女人身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嘤咛一声,似乎是醒了。

黎一宁微微皱了皱眉头,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痛着,缓缓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

天已经大亮,虽然窗帘并没有拉开,但是还是能够感觉到外面的阳光明耀。

这里,不是她的家。

黎一宁脑海中依稀记得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她在暴雨中,看到了皇甫权出现在她的眼前。

在心中自嘲的笑了一声,怎么可能是他,当初是自己狠心伤害了皇甫权,皇甫权又怎么可能再出现。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微微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黎一宁却赫然发现自己的手腕脚腕全都被束缚上了铁链!

除此之外,原本她穿在身上的婚纱已经被脱了下来扔在远处,而现在她浑身上下,竟然完完全全是未着寸缕的,只是盖了一件宽大的白色衬衫,虽然遮住了重点部位,但是不该露的也全都露了出来。

天啊,黎一宁完全懵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鼻息间有淡淡的烟草味道,黎一宁猛地转过头去,这才看到原来在房间中,还有另一个人存在。

她下意识的呢喃出了那个人的名字:“皇甫……权。”

在她的对面沙发上,高大的皇甫权正慵懒的陷于其中。修长的指尖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烟雾袅袅,使他的面容时而模糊,只有那唇角勾起的一抹冰冷的笑,格外分明。

“你,你回来了……”黎一宁从来没有想到,再次见到皇甫权,竟然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境。汇金地

“是啊,五年了。”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转眼,你都要结婚了。”

黎一宁心中咯噔一下,此时此刻的皇甫权,浑身上下都是陌生的感觉。

不仅陌生,而且危险。

第2章 原来是他

“皇甫权,你要做什么,放开我。”黎一宁试图挣脱四肢上面的铁链,但是却是徒劳的。

男人步步逼近,直觉告诉黎一宁,皇甫权很危险。

高大的身影如同一座雄伟的山峰,将黎一宁娇小的身躯笼罩在其下。皇甫权站在沙发旁,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双手双脚都被束缚着的女人。

想到自己就这样出现在男人的视线当中,黎一宁又羞又怒,却没有办法解脱,只得别过脸去。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只大手便突然落下,黎一宁顿时惊叫出声。

大概是因为掌心有茧子的缘故,那粗粝的触感反倒更加的明显,随着男人的动作,一波接一波的刺激着她的神经。

黎一宁顿时僵在了那里,浑身的肌肉紧张到了极致,她想要躲开皇甫权,却因为四肢全被束缚而毫无闪避之力。

黎一宁惊惶的大叫:“皇甫权,皇甫权你住手!你这是要做什么!”

然而皇甫权只是轻笑一声,不仅没有因为黎一宁的话停下手中的动作,反倒是得寸进尺,使得整个气氛更加的紧张。

“皇甫权……不要……”黎一宁的声音越来越低。

慌乱与不知所措占据着黎一宁的心,直到现在,她也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皇甫权为什么要绑住她,为什么要对她做这样的事情。

五年前,皇甫权离开的时候,她以为这辈子,她都不会再见到他……

黎一宁的皮肤白皙细腻,女人凹凸有致的玲珑身躯,看上去就像是一块温润的白玉。

“你怕什么?”皇甫权黑眸变得深邃,幽幽的光芒暗中浮动,“就算不是我,昨天晚上你也会成为其他人的人,总归都是要经历的。”

一想到黎一宁竟然要嫁作别人的妻子,皇甫权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你,不该答应和别的男人结婚。这是对你的惩罚。”

黎一宁浑身一僵,面对着男人犀利的眼神,忽然明白了什么。

猛地抬起头来,黎一宁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难道……是你阻止了我的婚礼?!”

说是婚礼,其实也只不过是一场为了家族利益的联姻,黎一宁自己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最重要的是——爱情于她已经变得太过奢侈,她情愿接受这样的安排。

不过萧家和黎家交好多时,她和萧沐辰也算是熟悉,正是因为这样,萧家缺席婚礼,她才一直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香烟燃烧的红色火点后,男人淡漠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是我。那又怎样?”

好看的薄唇末梢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黎一宁,你真的以为,黎家被退婚、黎氏集团濒临破产,这些都是偶然发生的吗?”

黎一宁浑身的血液瞬间涌上脑颅,皇甫权这话的意思,是在说其实这一切的背后都是他在暗中操纵?是他毁了自己的家,毁了自己的世界?

“为什么……为什么!”

黎一宁愤怒的冲着皇甫权大吼,他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随随便便的说出这样的话?

他的轻描淡写,对于黎家来说,简直就是天崩地裂的灾难。

“为什么?”皇甫权锐利的鹰眸微微眯起,如雕刻般的俊脸上有恨意一闪而过,他狠狠地将手中的烟头摁灭在了烟缸之内。

男人向前跨了一步,走到黎一宁的面前,伸出手来,死死的扣住了她的下巴,逼迫她不得不直视自己的眼睛。

男人黑眸中尽是讥诮的冷讽,“黎一宁,在皇甫琰因为你而死去的时候,你就该想到,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因为距离太近的缘故,皇甫权唇齿间的烟气悉数喷洒在黎一宁脸上,呛得她忍不住一阵咳嗽。然而黎一宁的心中,却是一点一点的凉了下去。

“怎么,有了新欢,这么快就忘记曾经的旧爱了吗?”

黎一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如果当初我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皇甫琰他会追过来,对不起……”

皇甫琰,皇甫权的亲弟弟,同时,也是黎一宁的前男友。当初,在黎一宁提出分手之后,皇甫琰竟然发着高烧开车出来追她,没想到却在半路中出了事故,抢救无效……

第3章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皇甫权听了黎一宁的话,冷哼了一声,随即加重了手下的力道,钳制着黎一宁下巴的手指指骨甚至都微微泛出了青白之色。

黎一宁只觉得自己的下巴几乎都要被男人捏碎,痛的几乎要叫喊出声来。

“你不配提起他的名字。黎一宁,你给我记住了,你身上的罪孽,我要你用一辈子来偿还。”

说到“皇甫琰”,皇甫权的铁拳忍不住紧紧攥起,当年,他最疼爱的,就是自己这个弟弟,可是最后,小琰却惨遭横祸!

痛苦的神色一闪而过,皇甫权很快又恢复了冰寒的神色。

黎一宁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那曾经熟悉的眉眼,心痛的不能呼吸。

就在这时,黎一宁的手机响了起来。

皇甫权扫了一眼地上嗡嗡作响的手机,看了下屏幕上的来电名字“妈妈”,嘴唇几不可察的微微向上勾起,随即接通了电话,按下了免提。

顿时,电话那头便传来了尖利的斥责声。

“黎一宁,你这丫头死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医院要将你爸爸赶出去!”

黎一宁一惊,“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说是医药费拖欠的太多,现在我们家的银行账户全部都被冻结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承担这笔费用!”

什么?银行账户全部都被冻结了?!这,怎么会这样呢?

忽然,黎一宁想到了什么,猛地睁大了眼睛望向皇甫权,失声惊叫,“是你?!”

电话那头的黎母不耐烦的责骂道:“黎一宁,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到底还顾不顾你爸的死活?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给我借钱回来听到了没有!”

电话嘭的一声挂断了。

客厅中只剩下一片死寂。

明明是夏天,但是黎一宁却觉得浑身上下不停的冒着冷气,心中更是一片冰寒。皇甫权他……不仅仅毁了她的婚姻,毁了黎氏的企业,现在,还要间接地夺走她父亲的性命吗?

想起那些在她上门之时忙不迭的找借口托辞、视她如瘟神的人,他们原本都是同黎家交好的家族,可是现在,却没有一个愿意站出来伸出援助之手。

这一切的背后,竟然都是皇甫权。

皇甫家本来就是燕京市赫赫有名的望族世家,而皇甫权,更是年轻一辈中最为杰出的子孙。现今不过只是三十岁的皇甫权,已经在特种部队待了多年,战功赫赫,是华夏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部队长官。

不管是军界政界还是商界,皇甫权的影响力都是惊人的,哪怕只是皱个眉头,都能够引发很多震动。

只要皇甫权开口,任何人都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能做的只有服从。

“我说过,你身上的罪孽,我要你用一辈子来偿还,现在,只不过是个开始而已。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全燕京市,不会有任何人敢帮助黎氏,除非,他不想再在这里混下去。”

皇甫权冷冷的开口,深沉的黑眸中带着似笑非笑的幽光,叫人看不真切他的真实想法,“当初,是你选择了小琰,可是最后,你却狠狠的伤害了他,黎一宁,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薄情的女人。”

一行清泪沿着黎一宁的眼角缓缓滑下,黎一宁痛苦的摇着头,嘴中不断地低喃着,“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皇甫权狠狠地甩开黎一宁的下巴,站直身体,凌厉的视线如同刀子一般来回的割划着她。

回忆不停地翻涌,黎一宁的脑海中浮现起了许许多多当年的事情。曾经的她,拒绝了皇甫权,并且当着皇甫权的面,接受了皇甫琰的告白,选择了和皇甫琰在一起……

可是事实上,那根本就不是她的本意,她一直喜欢的人,都是皇甫权,只是发生了一件事情,使得她不得不做出那样的选择。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找到皇甫权向他说明一切,皇甫权就已经毅然决然离开了燕京市,投身在部队之中,再也没有回来过。

如今,他终于回来了,他们终于再见面了,可是,他却是来报复她的。

五年的时间,让一切都变了,变得物是人非。

黎一宁动了动嘴唇,内心无比的痛苦,“皇甫权,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但是……无论你想要做什么,都冲着我来可以么,不要,不要牵扯到我父亲他们……求你……”

男人笑了笑,“黎一宁,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你可别忘了,现在的你,已经不再是黎家那个大小姐了,你只不过是一个身上背负着上千万债务的破产千金。”

当初,为了成全她和自己的弟弟,皇甫权选择主动放手,离开燕京市,再也没有和任何女人在一起过,只是一心一意的投身于保卫国家安全的事业中。

想起当初黎一宁拒绝了自己转投皇甫琰怀抱,皇甫权幽深的眸子变得更加的深邃,透着一丝凉薄的冷讽。

忽然,皇甫权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他的队友兼兄弟骆战打过来的。

第4章 最锋利的一把刀

“老大,秦风追踪到了‘毒蛇’的秘密通讯点,两个小时后,‘毒蛇’可能会在那里活动!”

皇甫权的神情瞬间变得十分的严肃,眉眼中处处都是冷峻沉静,他仔细的听着电话中的相关汇报,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浓浓的威严感。

多年的特种部队生涯,已经将这个高大的男人打磨成为了一个特别具有大将风范的将士,皇甫权所在的雷霆部队,如今已经成为了华夏最锋利的一柄利刃,哪怕仅仅只是说出这个名字,也都足够让敌人闻风丧胆。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雷霆部队也是很多人费尽心机想要除去的障碍。

望着眼前那个高大的男人,黎一宁也不禁被这种气氛感染,一时之间忘了言语。

“原地待命,我十分钟之后到。”皇甫权严肃这一张脸,迅速拿上衣服走了出去。

在皇甫权走了之后,房间里又走进来一个冷艳美女,身材高挑,一头卷发妖娆而又性感,随意披散在身后。她身上穿着白大褂,手中还拎着一个军用医药箱。

若九的一双美眸中满是敌意,冷冷的看着沙发上的黎一宁,随即将医药箱放在地上,无论黎一宁说什么,她都冷冰冰的根本不搭理她。

黎一宁尝试了几次,想要让她放了自己,但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最终还是作罢。

女人将黎一宁手臂上的伤口包扎了一番之后,再也不看黎一宁,径直离开了这里。

大门砰的一声被关上,黎一宁绝望的躺在那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黎一宁终于打起精神来。

自己不能够一直像这样被束缚在这里,黎一宁奋力地开始挣扎着四肢的铁链。或许是上天眷顾,正在绝望之时,黎一宁忽然眼角余光一扫,注意到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有个什么东西在反射着灯光。

再一细看,钥匙。

黎一宁一路狂奔,生怕自己速度慢了,就会被皇甫权抓住再度带回去。一想起刚刚在哪个房间中发生的一切,黎一宁只觉得那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这辈子,再也不要再见到皇甫权。

匆匆赶到医院,黎一宁回顾了好几次,确定自己确实是逃出升生天了,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医院长长的走廊中,弥漫着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空气中不时地传来哪个角落中病人家属悲恸的痛哭。

黎一宁正走着,才靠近父亲的病房,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争吵喧闹声。

黎一宁慌忙跑上前去,将正在和医生争执着什么的母亲程燕玉拉开来。

“妈,怎么了?”

程燕玉见是黎一宁,顿时将所有的火气都转移到了她的身上,“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钱呢,钱借到了没有?!这些黑心的人,现在要将你爸爸赶出医院你知不知道!”

见黎一宁沉默着没有说话,程燕玉知道她一定是无功而返,更加的生气。

“抱歉,如果今天中午十二点前无法结清先前所欠的医药费的话,所有的治疗都会停止,这是医院的规定。”医生冷着脸走了。

颓然的跌坐在走廊冰冷的长椅上,黎一宁痛苦的抱住自己的膝盖,皇甫权说过的话清晰的回荡在耳旁,此时此刻自己和家人所经受的一切折磨,都是因为她……

有皇甫权的禁令,整个燕京市,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人敢于冒着违抗皇甫权的风险来帮助他们,怎么办,怎么办。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个温润关切的声音自头顶响起。

“一宁,你……还好吗?”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黎一宁一怔,随即抬头来,“沐辰,你怎么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皇甫权从中作梗,黎一宁和眼前的萧沐辰,此时已经是夫妻。

虽然两家是联姻,但是萧沐辰本身确实是一个很优质的男人,身后的追随者不少。

素日里,萧沐辰对黎一宁也是温柔绅士,和他相处,黎一宁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心理上的抵触。

只是现在,婚事黄了,黎家破败了,两个人再度相见,总归是有些尴尬。

“一宁,今天……对不起。”

萧黎两家的婚事本备受瞩目,而婚礼现场,新郎家全员缺席不说,新郎也完全没有出现,这件事简直已经成为了燕京市最大的笑话。

黎一宁摆了摆手,扯出一丝笑容来,“没关系的。”

“我听说,伯父住院了,情况好像有些严重,所以过来看看伯父,顺便……也看看你。”

萧沐辰俊朗的脸上闪过一丝痛惜而又无奈的神情,随即抬起手来,将手中尚有热气的食物递到黎一宁的面前。

报复中的爱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报复中的爱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蒙古】 吴艳龙| 追溯我的同桌

    来了秋天,我怀着留恋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从屋檐下迁走的燕子。那一个个闪亮的黑点,陆续消失在苍荒的天边。去了冬天,我怀着急切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曾居在屋檐下的燕子,我终于看见,几个轻捷的黑点在天际呈现。凡事都有根有源,我只以此小诗为由,追忆初中三年那既温又馨的学习生活。从我村骑自行车向西走十五分钟的路程,就到了库伦图公社.(过去称公社现在改为乡镇)。颠簸的土街道两侧是低矮的小商店,专供穷孩子们买书本,或零食的地方,.也有家常用品。偶然跃起一座大的建筑,那是供销社的门市部。这在当时是库伦

  • 【湖北】黄朝忠 | 老盖(小说)

    麦子黄梢的一天,池乡长来到盖印村查看生产。快晌午了,乡长要走。村主任老汤说:“就11点了,在村里吃顿便饭呗。”“便饭也不能吃。”池乡长说:“老汤,你又不是不知道,上面八项规定,不许领导干部在下面吃饭给基层增加负担。”“这我知道。”老汤说:“不上酒店,就在农家吃顿便饭呗。再说,你领导下乡总不能把锅背在身上啥?中午了,你回乡政府食堂吃饭,怕是赶不上了哦。”池乡长抬腕一看手表,也是赶不上了.说:“老汤,就在你家随便吃点吧。”老汤说:“老婆回娘家去了,没人做饭,安排在老盖家,我陪你。”这时,老汤在一旁给

  •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征稿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是由红楼梦学刊编辑部主办的一个订阅号,在广大爱好者的热心支持之下,创办两年半以来,已经有了较大的发展,目前关注人数已达六万五千余人。二月份主题: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感兴趣的朋友们欢迎投稿参与进来。其他稿件仍在需求范围之内,望广大红学研究者或爱好者踊跃投稿,分享您的读红心得。现将订阅号征稿要求发布如下:1、在微信订阅号上发表的文章,不局限于论文,与《红楼梦》有关的杂文、赏析、读后感、活动介绍、书讯等均可,文章以四千字以内为宜,在文中注明作者姓名。2、需作者本人投稿,首发需在学刊订

  • 【秦可卿】倾国倾城莫倾情

    作者林建勇庄子说:“人固无情。”惠子听到后被惊得目瞪口呆。他充满疑惑的问庄子:“无情还是人吗?”庄子解释道:“吾所谓无情者,言人不以好恶内伤其身。”有好恶之心便有情绪,有了情绪心便不能平静,不能安然。庄子所说的无情是指人不能被情所伤。《红楼梦》中提到:“宿孽总因情。”一个“情”字带来的悲欢离合说不尽也道不完。情是《红楼梦》一书的线索。书中人人有情。可是曹雪芹却忍不住要问,谁的情是真情?于是在《红楼梦》的引子中他感慨道:“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俗世所谓的情只不过是私欲的外化,是逢场

  • 【河北】汤云博诗歌集合

    第一课寂静了一夏天的保定学院在第一声报道之后突然热闹拖着沉重的行李捧着三年的果实离家的游子终究要去更远的地方我知道从踏入校门的第一步便开始了人生的第一课故乡稚嫩的小伙子一本正经的说着普通话却还是夹杂着奇怪的味道回到家脱下新衣一头扎进玉米堆里记忆中故乡只是爸妈和土地写给祖国祖国不是父亲是母亲无言又慈爱他有力的手臂紧紧地将我们拥在一起感觉好暖以前的磨难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烙印他不言但成为我不退却的理由一片叶子一片叶子落地本意味着一切的结束可它偏不不愿作人们口中的春泥拽着风的衣角挣脱泥水的纠缠不知重点,

  • 查理·芒格的19本推荐书清单

    姚斌丨华研数据查理·芒格说,在他的一生中,他认识的各个领域的智者都在不停地阅读——没有不看书的智者。沃伦·巴菲特的阅读量会让我们吃惊,而他的阅读量也会让我们吃惊。因此有些年轻人嘲笑芒格是“一本长着两条腿的书”。芒格经常有着一种奇异的想法,同已故的伟人交朋友,比如一个人能同亚当·斯密交朋友,那么他就能把经济学学得更好。按照芒格的思路,既然我们同已故伟人都能交上朋友,那么我们更应该与我们同在的伟人交上朋友,它肯定将比课堂教育更有助于我们的生活和事业。芒格深信,这种方法远比仅仅传授基本概念出色。芒格先

  • 宏圆法师:色空不二的道理能帮我们破除分别和执着

    下面我们谈谈,为什么说色不异空,又接着说空不异色,然后又进一步的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因为这几句经文,不仅内容不同,而且所度的对象也不同,义理精微,所以句句深入,层次逐渐的提高。色不异空是对凡夫讲的,凡夫都着相、着有,把一切的这种境相都认为是实有,继而贪得无厌。所以,说色不异空,让大家明白,不要执着任何的色相。纵然你枉费心机,使尽计谋,可是一切都是空,反而自己造业受报,枉受轮回之苦,太不值了,佛说可怜悯者,冤枉受报。空不异色是对二乘说的,因为二乘人执空,认为色之外有空,空之外有色,因而废色守空

  • 天光作天音:走向好莱坞的音乐人

    作者杨天光文章来源香柏原创主持人:青云相约香柏,认识生命,传递信仰!亲爱的香柏读者们,晚上好,我是今晚的主持人青云。艺术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产生过不朽的影响力,或者说是艺术的魅力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从个人到整体,从民族到国家。近代中国,是真理的信仰所付的代价在支撑整个中国文明的转型。从文字到文学,从视觉灵感创作到音乐、美术、雕塑、影视作品等许多艺术呈现方式在上帝对生命的看重中不断地被补充,被丰富。现在更出现以福音主打的中国歌剧,比如2018年元旦在北京剧院演出的大型福音歌剧《诱惑》;还有今晚,即将

  • 【国诚精彩活动回顾】“睿智人生 品味生活”红酒沙龙活动圆满成功

    岁月悠悠,人海茫茫。今天的我们,越来越将日子过成浩瀚天空云淡风轻一般,多了份平静、平和是因为更加相互懂得,少了些“抑扬顿挫”和“如火如荼”的奔放是因为都留在了心底。今天的国诚资本,越来越懂你,越来越希望多一些相聚,少一些分离。为此我们特意于1月18日下午在公司举办了一场“睿智人生品味生活”的红酒沙龙活动。整场活动人气爆满,实际到场的朋友远远超过了主办方的预期。本次活动也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圆满结束。下面就和大家一起来回顾下活动现场的情况。活动现场国诚资本为到场的来宾准备了醇香的红酒作为伴手礼人气爆

  • 干净,一个人最好的底牌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孟德斯鸠说过:美必须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在形象上如此,在内心中更是如此。眼睛纯净,才能看见美丽的风景;心灵干净,才能拥有纯粹的感情。干净,是最好的底牌。如今说一个人干净,为极高的评价。-01-做人要干净,乃贯穿生命始终的课题。从一个新生儿呱呱坠地开始,就是吃喝拉撒睡的清洁呵护,并由此形成终生的卫生习性。一个地方如果干净的人多了,这个地方的环境会更为清朗清爽。因为大家行事各守本分,各司其责,光明磊落,规规矩矩,该办的事一定办,不该办的事一定不办,自然淳朴有爱,人心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