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素手妙医俏王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11 18:37:10 来源:网络 []
小说:素手妙医俏王妃
第1章 初来乍到

渴,很渴,身体也好热。原文huijindi.com

辛若很想大口大口的喘息,可是压在身上的身子却沉重的要命,厮磨中传来要命的快感,根本抑制不了几乎快要出口的低吟。

辛若很想睁开眼睛,身子滚烫的热度异样的感觉,很像是中了春毒,但是无论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男人紧紧的拥抱,反而越是挣扎越是难受。

“你……你放开!”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漆黑一片,完全看不清男人的样子。

下腹炙热的温度使得辛若口干舌燥,男人蠢蠢欲动的喘息响在耳侧,别样的暧昧,可是他完全没有任何动作,哪怕辛若已经感觉到他的渴求,他依旧只是紧紧的抱着她,没有任何再过逾越的动作。

辛若很难受,双手推挤着他的胸膛,想要使劲把他推开,脑子晕晕沉沉的,各种信息交汇,有些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别动!”男人的嗓音嘶哑充满着暗欲,却紧紧克制着。

辛若很是无语,不动,再不动的话,她都快被春毒给整死了。素手妙医俏王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正自腹诽着,门口却传来大堆人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点点灯光。

还未来得及反应,身上的压力骤然消失,脸上已经被狠狠刮了一巴掌:“贱货,居然敢和人苟且!”

辛若愣愣的看着眼前一群人或嘲笑或愤怒的眼神,宫装?古装?一时间连脸上的疼身体的难受都给忘了,一脸的不可置信。

“元三姑娘?无才无德无貌,整一个三无草包,看来传言还是得信的。”辛若随着声音望过去,心中忽然有些许的抽疼,皮相不错,风流倜傥,只是眼神却带着不屑,带着厌恶。

整理完脑中残留的意识,辛若不由轻叹了口气,庶女…三无…春毒…和人苟且……

“发什么呆呢,做了丑事,被这么多人看着,你让元家面子往哪儿搁呢。”

粉红宫装的女子似是气极,右手指着辛若,微微颤动着。

不用想,辛若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多么惹人遐想,全身的衣物已经因为厮磨凌乱不堪,身体的渴望更是导致满身淋漓,看起来就像是被人狠狠爱过一场。汇金地

可惜某些人,得失望了,那男人……够君子……

“姐姐,辛若还是完璧。”没有过多的解释,辛若指甲暗中狠狠掐进了手心,现在这种情况,她必须清醒,要真的被春毒弄得失去理智,就真的完了。

臂弯的守宫砂鲜红透亮,辛若虽是垂着头,余光却不放过屋内众人的表情,冷笑不由慢慢浮出嘴角。

很好,初来乍到。

某些人,得留着,慢慢玩。

第2章 捉奸在床

“雨儿,够了,别让大家看笑话。”大夫人冷冷呵斥了一声,温和的走上前,握住了辛若的手,安抚性的拍了拍。原文huijindi.com

“哼,明天等着南云侯府下聘,爷要娶辛雨,三姑娘不过是只破鞋而已,谁爱要就扔给谁吧。”苏牧生刷的一把抚开了折扇,整个动作倒是行云流水,却硬生生被那副厌烦的面孔给败坏了几分。

一群人风风火火的来,又是风风火火的去。

大夫人临行前看似关切的一眼,辛若却从中看出了几许阴冷,春毒未解,辛若已经坚持到了极致,连忙唤过大丫鬟紫兰给自己准备冷水。

春寒料峭,本就泛着冷意的天气,再加上浸泡着刺骨的冷水,辛若冻得直打颤,却死死的忍着,刚刚没有办法消化一些事实,现在可算是足够醒脑了。

“姑娘,你已经泡了很久了,这样会着凉的。”

紫兰敲着门,清丽的嗓音带着些许忧心,本来已经睡下了,却被大夫人一行给吵醒。汇金地

她是相信姑娘的,断不可能做出这种有损闺誉的事情,只是……也不晓得明日满城会有怎样的闲言碎语。

辛若披着单衣抖抖索索的出了房门,紫兰连忙拿过一旁的外袍给辛若披上,送上了一杯热茶,辛若不由宽慰的笑了笑,这傻丫头。

捏着杯沿的指骨轻轻的敲了敲,却没有喝:“出来吧,窝囊废!”

满院空无一人,辛若摇了摇头,这种情况,她是已经想到了的。

这一夜,辛若睡得很是安稳,良好的睡眠却被外院的吵闹给破坏。

“姑娘,姑娘,快别睡了,得去给老爷请安呢。”紫兰轻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辛若只能无奈的爬起身,洗漱穿衣。

“怎么这么热闹?”紫兰看着辛若,眼神闪烁,有些许的愤懑,但就是吞吞吐吐的不敢说。来自huijindi.com

“姑娘……是…是苏世子他……”

看着紫兰言辞闪烁的样子,辛若心里也明白了七八分。

“紫兰,你去,给我买些绣线。”

辛若将存着的银钱交给紫兰,转身换了衣服便出了院门,看着精致的主院张灯结彩,心下不由冷笑出声,几个侍婢看见她走过无一不是指指点点,满目的冷嘲热讽。辛若只是挺着脊背,不作任何表示。

父亲所在的院落已经近在眼前,听着里间传来的笑声,辛若微微的皱了皱眉,刚进门便看见辛雨依偎在大夫人怀里,而自己所谓的父亲正笑容满面。

“父亲,辛若给您请安。”

元臣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便转移了视线,对这个伤风败俗的女儿,他着实没有太大的好感,难为牧生这孩子,还愿意和元府结亲。

辛若起身找到角落的位置坐下,刚一入座,抬眼便看到辛柔鄙夷的视线,微微沉了沉眸,双拳不由紧握,心内慢慢泛起一丝丝疼痛。

亲情凉薄,无论前世今生……

第3章 贱人就是矫情

“老爷,你看,南云侯府的聘礼已经下了,绣坊赶着给雨儿做嫁衣呢,这绣帕……”大夫人企盼的看着辛若,然后又看看元臣,这小心思任谁都能一眼看明白。

元臣瞧着大夫人温柔良善的样子,心下柔软了几分:“就这样吧,若儿不是绣活绣得好么,这帕子,就当是若儿给雨儿的出嫁礼物了。”

辛若心下不喜,但却苦于现下无任何势力,只能应下。继续呆下去不过是徒增烦扰,辛若吿安后便自己回了院落,却看见紫兰一脸哀怨的盯着手中的荷包。

“紫兰,你怎么了?”一向机灵活泼的小丫头却像是霜打的茄子,辛若上心了。

“姑娘。”紫兰眼见辛若这么快便回了院,有些慌张,连忙擦了擦眼睛,只是,微红的眼角还是透露了些许信息。

紫兰没有说话,但是一旁的墨兰倒是个心直口快的:“姑娘,明明姑娘还是清白之身,可是外面都传得可难听了,那些人太过分了,这样姑娘还怎么嫁人了。”

辛若安抚的拍了拍墨兰的脑袋:“傻丫头,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的,相信我。”

这种情况辛若是早就预料到的,传言只会往难听了去,推波助澜的效果可见一斑,让紫兰出门买绣线也不过是个借口而已,主要目的便是打听是不是如她所料,果不其然。

元府三姑娘在外的臭名昭著,估计有些人是没少下功夫的。

“姑娘,咱们的月例已经花光了。”紫兰头疼的垂下头。

一旁的墨兰连忙走向梳妆台,从底下的盒子里倒出一个精致的小荷包:“姑娘,这是三姨娘偷偷塞给奴婢的。”

辛若一听立马坐直了身子,“姨娘的月例,统共才十两而已,给了我们五两,她怎么办,不行不行,她还怀着肚子,你赶快送过去。”

墨兰缩了缩脑袋,还是想着劝说,“三姨娘她真是猜对了,姑娘不愿意收,所以才让奴婢拿过来,姨娘她现在吃穿也不愁,说是银钱她也不怎么用。”

“一般都是谁去给我领的月例?怎么这个月这么快就用完了?”辛若心下很是清明,这原主空有一身好绣活,脑子可真是傻得可以,整天只知道不停的绣绣绣。

要不然就是埋在书海里,搞得她也只能在百无聊赖的时候绣绣东西,更离谱的是从不出门,长这么大居然连元府的构造都不晓得,这么大一个府邸,辛若连逃都没办法找着路。

“哼,还不是那个只会对着夫人摇头摆尾的陈妈妈……”

“墨兰!”紫兰提高了音量,瞪了墨兰一眼,隔墙有耳呢,这丫头就这么嚼口舌。

“陈妈妈?”辛若心下有了计较,要是她记忆没有出错,这个陈妈妈可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微笑不由慢慢爬上嘴角,这样的人,最是好办!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到了元府大姑娘出嫁的日子。

辛若带着绣帕往主院走,走到院落门口,正要踏门进屋,去听见一阵环佩叮当传来,伴随着少女清脆的嗓音。

“二姐,苏世子可真大方,那么多的嫁妆呢,世子那么俊俏,大姐可是有福了。”

“冉妹妹,你和姨娘好好对娘亲,保准你也会嫁得好的……”

元辛冉羞红了面颊,元辛柔调皮的去挠她的痒痒,两人边说边笑骂着,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辛若侧过身,卑微垂头。

想来两人正是兴奋着,也没有瞧见她,自是说笑着进了屋,辛若无语的抽了抽眉,这是故意还是无意呢,不过也好,省的胡搅蛮缠的,吃不消。

第4章 入了小郡主的眼

进了屋,看着大家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辛若倒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帕子可真漂亮。”辛若还在想着这女子是谁,居然能坐到主位上,手上的帕子已经被女子抓了过去。

“郡主,您坐您坐,要帕子您说声就是,我们若儿都能绣的。”辛若讽刺的看着父亲狗腿的表情,低垂的头恰到好处的掩去了眼底的不屑。

跃林郡主毫不在意,一张小嘴微嘟着,似是听惯了那些逢迎的话语,倒是拿着绣帕爱不释手的说,“别人做的没有自己做的好,我喜欢自己动手。”

这郡主倒是个直性子的,辛若心下微动:“郡主,这帕子虽然精致,但要是薰上熏香,就更加完美了。”

跃林郡主一向就喜欢这些个小玩意,一听居然还有熏香,不由来了兴趣,大大的眼睛咕噜噜的转动着,殷切的看着辛若。

辛柔一双手已经搅紧了裙摆,瞪着辛若的视线越加不满,跃林郡主本就是贵客,她想着怎么攀上做个朋友呢,居然让这个贱丫头抢了风头。

“三姐姐,对郡主可不能说大话了,熏香咱们都见过,味道太浓了,也保存不了多久,买熏香可要不少银子呢,用在这上面可不是浪费了?”

紫兰一听不干了,想她之前看到姑娘捣鼓熏香也只当是无聊玩玩呢。

哪晓得姑娘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调制出了不少的香味,不浓不淡,很是好闻,更难得的是居然能存好久,到现在都还没淡去呢。

“我们家姑娘找来的东西都是极好的,头些日子的牡丹香,到现在味道还和刚薰上一样呢。”

紫兰一向因为主子木呆受欺负惯了,这忽然间得到重视,哪能不把握机会的,要不是姑娘再三强调不允许透露是自己制作的熏香,她早就……

辛若连忙拉住紫兰,在大夫人即将开口之前狠狠训了一通,才对着跃林郡主抱歉的欠了欠身:“郡主,实在是我管教不力,丫环越发没的规矩了,还请郡主不要见怪。”

跃林郡主大方的挥了挥手,她倒是没注意这些个小事情,听刚刚小丫头的话,熏香居然能保存这么久,不由拽住了辛若的手:“辛若姐姐,真的能保存那么久呢?”

辛若想着自己会熏香的事情还是不宜透露,但要是和郡主交好,说不准也是为以后留一条路子,便笑着开口道:“卖香的就是这么说的,紫兰倒也没说错,从买回来到现在味道还没散去呢,和买来的时候一样的味道。”

元辛柔眼见大家的目光都集中辛若身上,几乎忘记了今天就是她大姐出嫁的日子了。

虽然世子还未过来迎娶,怎么着也得准备准备,想想辛若几乎没怎么出门,怎么有机会得到那么好的东西,不消味的熏香,连她都没见过呢。

“哦,三姐姐,你可别说了谎去,这丢面子的可不是你一个人呢,要真有那么好的东西,你就赶快回去把这些帕子都薰上吧,可得快点,喜轿就快到了。”

辛若无奈之下接过绣帕,心下真不知道是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熏香也是技术活,抬头正看到郡主水灵灵的大眼睛,眼神直勾勾的,不由微微笑了笑:“郡主,是想要熏香么?”

熏香在这个世界还真是比较稀罕的玩意儿,但是辛若可算是香药世家的传人,对制香制药早就通透了,有些素材直接满院都是。

看这小郡主性格也算是讨喜,不由分说便回头吩咐紫兰:“把这些绣帕都薰上吧,剩下的拿过来给我。”

素手妙医俏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素手妙医俏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详解四合院 中国传统建筑装饰文化

    四合院,又称四合房。所谓四合,四指东、西、南、北四面,合即四面房屋围在一起,形成一个口字形。北京正规四合院一般依东西向的胡同而坐北朝南,大门辟于宅院东南角巽位。四合院中间是庭院,院落宽敞,庭院中植树栽花,备缸饲养金鱼,是四合院布局的中心,也是人们穿行、采光、通风、纳凉、休息、家务劳动的场所。“口”字形的称为一进院落;“日”字形的称为二进院落;“目”字形的称为三进院落。一般而言,大宅院中,第一进为门屋,第二进是厅堂,第三进或后进为私室或闺房,是妇女或眷属的活动空间,一般人不得随意进入,难怪古人有诗

  • 相遇是“缘”请一定要好好珍惜把握,别等失去了才后悔……

    在情感的世界里这一次的相遇是你们前世的约定是你们对缘分的寄托【血缘】我们跟自己的父母相遇也是一种缘分,世界万物生息循环,这种缘分叫【血缘】!父母造就了我们的躯体,给了我们微小的生命。母亲十月怀胎,忍受煎熬用心的孕育我们生下我们!父母的爱是世上最伟大的,父母含辛茹苦把我们养育长大,我们在慢慢长大,父母在慢慢老去我们必须在父母健在的日子,要像母亲一样细心的照料着肚子里的我们一样照顾好自己的父母珍惜每一天好好的孝敬父母!【姻缘】我们跟爱人的相遇那就不用说了,天底下那么多人,然而偏偏是你们俩相遇了,这就

  • 乡愁,割不断的记忆!陆良马街

    品名篇佳作,观世间百态,享人文情怀文/潘砚文【原创作品,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我出生在爨乡陆良一个叫马街子的小村庄,村中生活是三个姓氏的数百人。按辈份来算,中年的我,在村中既有一些爷爷,也做了一些人的爷爷,每次回老家去,碰到几个人,有的我要叫爷爷,有的要叫我爷爷,倒也很是有趣。只是这些隔着几代的人,有的年纪相仿,叫是叫了,但一旦坐上饭桌,几圈酒转晕了以后,就开始有人乱麻麻地叫着弟兄好呀什么的了,此时,总有几个威严的长者威长叹一声,哎,乱了乱了,全都乱了!于是几个小辈,酒意被生生地惊醒大半,跑去

  • 盘文玩,文武双修方成大师 并非是打打杀杀

    看了标题大家肯定心中疑惑:小编今天是咋了?难道昨天晚上让人传授了“XX宝典”了?其实并不是,大家都理解错了小编的意思了,文玩圈中的“文武”并非是打打杀杀,而是更有玩头的概念。1.文武是啥文玩的“文武”,其实指的是文盘和武盘。文玩嘛,本来就讲究个盘玩,不过盘玩的过程并不如人们想的那么简单,在怎么盘的问题上,不同人的差异极大。如果粗略区分,就有“文武”的区别。2.文盘咱们有一句老话“慢工出细活”,意思是做得慢一点,自然出来的效果就更精细、出色。如此到来移步到文玩中同样成立:玩得仔细,自然玩出来的东西

  • “稀奇古怪”悬崖夹缝的鬼斧神工,崖柏根雕!

    “稀、奇、古、怪”是根雕的造型标准,生长在如背阳生长或像长于悬崖峭壁石缝中,死根、炭化、几乎接近化石的古老根木,更是根艺的佳材。稀奇古怪,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形容一件事“稀奇”,一般来说,不会是太坏的事,至少在量的统计上,人无我有,还能占些许上风。若被人说“古怪”,就怎么也和好事沾不上边了。而若某件事物必须以“稀奇古怪”做基本准则,那该是怎样的光景?让崖柏根雕来揭晓答案吧。根雕,稀奇古怪唱主角根雕,是以树根(包括树身、树瘤、竹根等)的形态进行创作,经过构思、加工及工艺处理,创作出人物、动物、器物

  • “精雕细琢”小叶紫檀这破木头到底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有许多朋友好奇小叶紫檀价格高的原因,我们一起来看看吧!自然因素:紫檀分布区域小、紫檀生长周期长、紫檀出材率低。跨国因素:小叶紫檀不是产于中国,如果是本国产的,开发起来自由一些,运输也方便。印度政府也限制,运输也不方便,甚至有人身安全风险。品质因素:紫檀木在各种红木中质地最为细密,木材的份量最重,入水即沉,防水防虫。小叶紫檀木纹不明显,色泽初为橘红色,久则深紫色如漆,几乎看不出年论文纹。脉管纹极细,呈绞丝状如牛毛。文化因素:紫檀从印度而来,印度是一个信佛的国家,“檀”在梵语中是布施的意思,所以紫檀

  • “暗藏杀机”警惕!文玩圈的四大陷阱!

    很多玩友埋怨文玩水太深,总会在不经意间吃了药,其实多理解一些文玩学问,才渐渐的理解其中的玄机,这样就完成了从小白到大神的渡过。下面小编就带您看看常见的五大文玩圈套。紫檀的拆房老料。很多商家声称自己手上的紫檀手串是拆房老料制造的,小叶紫檀原料原本就稀缺,就算1万年前开端建房,也没有这么多的拆房老料。为何那么多玩友都十分迷信拆房老料呢?主要是由于拆房老料年头长,木性稳定,油性足。海黄紫油梨。在文玩中,海黄位置十分高,海黄中的紫油梨更是被玩家看作是极品,紫油梨木料自身的确是不错的,油性密度很高,质地细

  • “欲哭无泪”农村老汉高价买来的紫檀赌料,就这么赔大了?

    赌来的小叶紫檀料子,只是看着不错,不知道里面到底如何,迫不及待开料。印度小叶紫檀老料,大家看看,没有看走眼吧~淋水更清楚的看一下纹理,这可不是往上面撒502胶我的天哪,切开之后发现竟然是中空的,当下看着就蒙了,这次真是赔大发了!定下心来仔细一看,中空不是很大,但是从外面看着是好好的,心还是哇凉哇凉的啊,由此额料子还不错,金星满满!这么好的金星不要浪费了,准备开料做珠子,毕竟做成手串收藏价值比较高。(免责声明:本文由互联网收集而来,为方便大家阅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旭东传媒2018 IECIE电子烟展圆满落幕展会活动执行服务有限公司

    为期三天的2018IECIE电子烟展于会展中心6/7/8/9号馆顺利落下帷幕!感谢所有展商、媒体、观众对本次展会的大力支持!IECIE致力为电子烟行业打造最专业的展会平台,并一直以拓展行业宽度和深度为目标。本次展会吸引了大批国内外优质的专业买家以及新晋接触蒸汽文化的潮流人士。此外,本次2018IECIE电子烟展所有活动得以顺利举行,无论是各大颁奖仪式、调油大赛、精准绕丝、世界蒸霸赛、特价交易日等一系列和玩家互动的项目,还是专业的新品发布会、行业研讨会,都得到了广泛的支持与肯定。IECIE电子烟展

  • (首发新闻.中国) 香港湖南娄底联谊会一周年庆典

    (记者秋实李莹)“加强港娄两地文化教育交流暨香港湖南娄底联谊会周年庆典”。在香港隆重举行。大家欢聚一堂,共度美好时光。大会邀请的主要嘉宾有:中联办社团联络部郑战良主任,香港华商公会荣誉主席萧炎坤,好莱坞院长王洪庆,政协委员李坤远,太平绅士林德亮,九龙社团联会主席区少贞,湾仔区议员李文龙,金心教育周子珺,德慧控股董事长吴文典,三湘集团董事长刘胜辉,世运主席罗少雄,香港水警总部部总督察郭志强,昂船州船厂董事长黄通林,成丰影视国席胡炎明,雷威集团伊英达董事长行业精英。娄底是湖南省重要的省辖地级市,位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