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一剑指天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11 18:48:24 来源:网络 []

书名:一剑指天

第一章 练剑

人族六大宗派之一的清源剑宗,宗门建在扬州的清源山上。推荐huijindi.com

清源剑宗分内门与外门,外门弟子所在之地称为外院,虽然也在清源山上,但却远离内门。

清源剑宗每三年开门收徒一次,招收外门弟子。今年的收获不错,招了四百多名新人。

关星白便是其中之一。关星白今年还不到十六岁,相貌清秀,但并不突出,正如他在此次入门测试的过程中一样,表现也属一般。

新入门的弟子每三天要组织集体练剑,今天又到了集中练习的日子了。

四百余名新人在一片极为空旷的场地上站着,人手一剑,静静地听着前方那名内门弟子的解说。网站huijindi.com

负责新入门弟子训练的是十名内门弟子,最前方的那名中年人便是负责人,中年人与关星白等人一样,均是一身紫衣,不过腰上系着的腰带颜色却是不同。

关星白等人外门弟子是白色腰带,而此人及其他内门弟子则是蓝色腰带。关星白知道,还有一类弟子,称为杂役弟子,同样是紫衣,不过系着的却是黄色腰带。

“诸位师弟师妹剑诀都已经背熟了,也练习了一段时间了,今天检验一下大家所学,本宗基础的入门剑法,迎客剑法,共有十八式,下面诸位师弟师妹听我的指挥,将这十八式剑法,一一演示出来。”

“第一式,开门迎客。”

随着这名洞虚境中年人话声响起,广场上剑气激荡,站得整整齐齐的四百余名新人齐唰唰地出剑。

关星白脸色平静,心中亦是一片宁静,对于这套剑法,他可以说是非常熟悉,不是因为他练了多久,他和其他弟子一样,入门虽然只有一个月,但是,他就是感觉非常熟悉,就如当初在入门测试时,两名内门师兄要他演练此套剑法前三式,结果他的演练非常到位,甚至比那些修炼了数年的筑基境弟子还要熟练,令两位师兄大为惊讶,认为他天生与剑有缘,与清源剑宗有缘。网站huijindi.com

关星白随着内门师兄的口令,精确的演练着剑法。

虽然这些新人当中只有部分人是筑基境,可以展示出少量剑气,但是人数一多,再加上整齐划一的动作,那种气势也是甚为威猛之极,长剑反射着阳光,一片明晃晃,场中剑气森森,一种威严浩大之势顿时显示开来,如同庄重的迎客礼。

清源剑宗不愧是传承数千年的大宗门,一个最基础的入门剑法,便有此等威势,着实令人叹服。

“第二式,闭门拒盗。”

唰唰唰!数百人剑势齐齐一变,出剑、抱拳、前斩、横扫,由庄重浩然之气,转为森严、冷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油然而生。

不请自来是为盗!主人不欢迎,那便要有所表示,森冷的剑意、纵横的剑气,便是那决心,便是那态度。

……

十八式剑招一一演练完毕。一剑指天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一切很是顺利,不过,在休息时,却是发生了一点小插曲。

林俊是和关星白同一天入门的弟子,此刻带着两名其他弟子一起朝着关星白走来。

当初入门测试那天,关星白便与林俊见过面,双方还有些不愉快,主要是因为林俊有些看不起关星白,觉得他这样一个资质平常、相貌平常、看上去又心不在焉的人,实在是不配和他站在同一个队列里,因此对关星白冷嘲热讽。

关星白当时没注意,正在思考问题,可是,却被一旁的另一名少年,石中破给制止了。后来,关星白与石中破便成了好友,自然的,与林俊便没什么好脸色了。

看这样子,林俊今天又准备来找关星白的难堪了。

这种情形立即引起许多弟子的兴趣,纷纷将目光投向此处,想要看一场热闹,反正宗门对此又不禁止。一剑指天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此时的关星白微微抬头,看着天上云舒云卷,面色平静,但若仔细看去,便可发现他似乎是在努力在回想着什么,并未意识到有一场风暴将朝着他刮来。

“嘿,小子,别在发呆了,林师兄看得起你,想找你切磋下,试试你的剑法如何,不会不敢应战吧?”林俊等人在关星白身前丈许处停下,其中一人笑嘻嘻地看着关星白,大声道。

关星白依然是没注意,他的精神全都集中在自己的世界里。

“喂,小子,和你说话呢,聋了吗?居然敢不回话,你这是成心羞辱我们吗?”另一史个子比较矮小的少年怒声喝道。

“哼,羞辱你?是又如何?瞧你们这点出息,只知道欺负宗内的师兄弟吗?小矮子,羞辱你,你又待如何?”关星白没有说话,身边的石中破却是不答应了,冷笑一声,大声说道。

哈哈哈!场上顿时响起一片大笑。

矮个子确实比较矮,正常的少年人,十七八岁的年纪,应该有五尺多,他却只有四尺半,比起身边的林俊等人,差了将近一头,确实是矮小。汇金地

只是,他平时最忌恨其他人笑话他个子矮,谁敢喊他矮子,他就和谁急,再加上自身修行天赋也不是太差,实力算是不错,因此,众多弟子倒也没在他面前公然说他矮。

今日,石中破在数百人面前喊他“小矮子”,戳了他的痛处,自然是令他暴跳如雷了。

“姓石的,你欺人太甚!不要以为我会怕你!”矮个子脸色通红,脖子上根根青筋随之暴起,朝着石中破大声吼着。

“欺人太甚?哼,你们对关师弟就不是欺人太甚了?我知道你不怕,好呀,咱们俩来比划比划,看看谁学的本宗入门剑法更精一些。”石中破夷然不惧,冷冷说道。

石中破身材魁梧,比起矮个子少年,足足高了一头,两人站在一起,看上去就笑感十足,如今更是吵了起来,准备开战了,这就更让其余弟子感到兴奋了,满怀兴趣地准备看热闹。

对于石中破、林俊等人的争吵,甚至准备决斗之事,那几位内门的弟子却是根本就不制止,甚至同样抱着一丝看热闹的心情,脸带笑意。

外门弟子当中,相互挑衅、争斗打闹是常有的事,宗内也不禁止,只要不出现重大的伤亡,宗内都不会管,毕竟这也算是一种修炼。

第二章 比剑

“姓石的,我们知道你与这小子关系要好,我们今日只不过是想跟他切磋一下,怎么能算是欺人太甚呢?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宗内也是希望大家都能在切磋中进步,对不对?所以,希望你不要阻挠。”

正当那矮个子准备再开口时,身后的林俊上前一步,挡在矮个子身前,抢先开口,声音有些冷淡。

石中破不由得有些为难,这个林俊说得没错,做的也没错,没有违反宗内的规矩,他还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这家伙明显就是想要关星白难堪的。

石中破眼珠一转,随即便是有了主意,笑着道:“就这么简单吗?只是想要切磋一下?既然你如此说了,那很好,我也便趁今日之良机,向你领教一下,咱们来切磋切磋,如何?”石中破脸带笑意,眼中有着淡淡的挑衅之意。

在入门测试时,两人资质都是一样的,曾获得宗内长老的好评,认为不出意外的话,三月之内当可筑基成功,因此,谁也不怕谁,谁也不服谁。

虽然入门仅一个月,但大家都有了不小的进步,实力应该相差无几。而对于关星白,石中破也是清楚的,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有关修行的理论关星白说得头头是道,他自己也得了关星白的一些指点,但是实际上,关星白的修炼资质却是要差一些的,这一月以来,进步也没自己这么大,与林俊相比的话,恐怕不会是林俊的对手。

他作为关星白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在清源剑宗内唯一的朋友,当关星白有麻烦时,就必须出面帮他解决,就是这么简单!

听得石中破如此一说,林俊不由得眉头一皱,他虽然同样不怵石中破,但是石中破不是关星白,关星白此人平时少言寡语,在众多外门弟子当中似乎也没什么朋友,可以说只有石中破这么一个朋友。

而石中破却不一样,此人性格开朗,为人豪爽,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在宗内这些新入门弟子当中,也是拥有了不少朋友,具有一定的威望,林俊也不想与他之间的关系太过糟糕。

林俊皱着眉头,心下有些犹豫。

石中破则是神态坚定,昂着头,冷冷地看着林俊,心中已经做好了打上一架的准备。

两人谁也没说话,场面有些冷。

便在此是,一个淡淡而又清秀的声音响起,“石师兄,既然是找我的,那就让我来吧!”

众人转头望去,赫然便是关星白。此时的他已经将目光从天空收回,看向林俊等人,眼神变得清澈而平静,丝毫没有不满或是生气。

“星白,你……”石中破脸色一变,惊声开口,想要阻止关星白。

“没事的,关师兄,既然林师兄有此雅兴,那我怎能坏了他的兴致呢?”关星白竟然露出一丝笑意。少年谈吐举止有条有理,眼神清澈,笑容纯真,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彬彬有礼的邻家小伙,让人大起好感。

石中破张着嘴巴,大为吃惊,这个关师弟居然答应了与林俊动手!

两人在实力上肯定是存在着差距的,从与关星白平时的交谈中,他也了解到,关星白的修炼速度有些慢,而剑法的话,也看不出有多突出。

如此的话,与林俊交手,比试剑法,输的可能性在八、九成,岂不是正好遂了林俊等人的心愿,这是他不明白的地方。

似是知道石中破心中所担心的事,关星白看着他,轻声道:“没事的,石师兄,就让我来吧!”声音不大,但语气中却是透着无比的坚定,令得石中破竟然无法再说出阻止的话来,他低头略想片刻,默默地后退一步。

似乎同样是对关星白的应战感到惊讶,林俊竟然微微迟疑了下,而后方才开口道:“你们谁上去,教教这个傻小子,本宗的剑法到底有多精妙!”

此时在林俊的心中,正在因为自己刚才的犹豫而有些恼怒呢,还有些羞愤,自己一个称得上天才的弟子,竟然会害怕一个资质平常的小子,实在是不该。

一名少年闪身而出,大声道:“既然林师兄有命,那便由我来吧!”这名少年神色间颇有些傲慢,很是轻蔑地看着关星白。

林俊点了点头,道:“如此,大家就看看刘师弟的表演了!”

“小子,等下早点认输啊,不然,我担心会伤了你!”这名刘姓弟子傲然说道。

关星白却是沉默片刻,而后看向林俊,缓缓道:“既然刚才林师兄说想与我切磋剑法,那么便当由你自己出手才是,怎能假借他人之手呢?”

林俊尚未开口,刘姓弟子已然脸色一变,关星白竟然自始自终连瞧都没瞧他一眼,直接将他无视,这让他大是愤怒,不由得怒声道:“小子,我来和你过招便够了,以你的水平,还不够林师兄出马!”说着,手中长剑一抖,挽起数朵剑花,带着森冷的剑气,便是朝着关星白狠狠冲来。

“哼,关师弟不想与你动手,你就乖乖地在一边看着吧!”关星白身后的石中破脸色一冷,亦是急速冲出,手中长剑迎了上去。

叮叮叮,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两剑相交,瞬间便是十余下,奇快无比,而后两人迅速分开。

刘姓弟子连退五步,方才站住,脸色通红,胸口急剧起伏,拿剑的右手微微抖动着,显然刚才那片刻的交手,对他造成的压力很大。

而石中破则是只退了两步,脸色平静,右手持剑,稳稳地横在身前,冷冷地看着他。

这一下交手,两人实力高低一眼就看得明白,刘姓弟子脸色忽红忽白,又惊又怒,似乎是没想到石中破竟然比他强出这么多。

场上一片寂静,其余人似乎也没料到,这刘姓弟子竟然一个照面便被石中破击退。

不过再想想,当初石中破在入门测试时,一位长老就曾点评过,石中破将来走的是刚强一路,力量厚重,宗内那名齐姓长老应该会很喜欢他的。

能被长老如此称赞,石中破的资质天赋自然不差,他也是天生臂力强大,与刘姓弟子这一番快速比拼,占据上风乃是应有之理。

第三章 剑意

林俊微微皱眉,看着关星白,沉默片刻,而后缓缓道:“好,既然你如此说了,那我便领教一下关师弟的剑法!”右手握住剑柄,缓缓将剑从鞘中拔出,剑诀一掐,庄重肃穆的感觉便油然而生,不愧是天赋不错的弟子。

感受着林俊的气势,石中破脸色微微一变,这林俊的实力与他相差无几,实力不弱,关星白岂非危险?

关星白神色依旧平静,似是对林俊毫无感觉,只是随意地将剑拔出,横于胸前。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便自有一股特别的气息弥漫开来。

这股气息,乃是剑意,这种剑意就像这个少年般,平静、清澈,小小的少年,不过是一个起手式,竟然给人一种剑道高手临场的感觉。

场上观战的人群忽然安静下来,那些灵寂境的内门弟子亦是神情微异,便是就连一直没有任何表示的那位洞虚境的中年弟子,神色也变得郑重许多。

“剑与意合,意与神合?此子竟然能够达到这种境界?可是他明明连筑基都没有啊!怎么可能呢!”这位洞虚境的弟子无论是境界还是眼力,自然超出其他人许多,他一下子就感觉到关星白身上的那种非同寻常之意。

修行分五大境界,由低至高,分别是筑基、灵寂、洞虚、通神、至圣,洞虚境虽然只是处于中间,看起来似乎不高,但是,在一些小门派中,洞虚境便可做宗主、长老了,修为、眼光自然不会低。

就算是在清源剑宗,洞虚境的内门弟子也不过数百人。

林俊连筑基都没有,自然没有那名洞虚境师兄的眼力,但是他直接面对关星白,却是能够感受到一股压力。这种压力令他极为不爽,因为是对面这个自己一向看不起的平凡小子带给他的。

在家中时,他自幼便以聪明有天赋著称,骄傲冷漠,别人都要看他脸色,对他恭恭敬敬,便是从家中来到清源剑宗,在一众同门师兄弟中,天赋也算是中上水平,除了那些惊才绝艳的天才,或者说妖孽之辈,其余诸人他都不输。

如今面对一个资质普通的平凡小子,自己竟然会产生一股压力,竟然会害怕、担忧,实在是可笑,可恶,可恨,可恼!

因此,他心中颇为愤怒,暗下决心一定要将这股压力打趴、化解、踩在脚下。所以,他必须要赢,也一定会赢!

没有任何客套,突然之间,林俊的身影动了。

这处用来练功的场地只是很大,并没有特别修砌,只是将场地稍事平整,场上甚至还能看到不少小草、小树、小花之类的。

刹那间,一股凌厉之极的劲风在场中陡然刮起,关星白与林俊周边的那些小花、小草、小树,忽然间向后方齐齐弯去,仿佛平地上忽然生成了一股飓风,要将它们刮断掉一般。

劲风骤起,一道残影乍现,向着身前急速而去。

林俊展开了他的攻击,实力展露无遗,速度快,剑气冷,他的出手无可挑剔,就连洞虚境的内门弟子亦是暗暗点头,今年招收的弟子当中,着实有几个是不错的。

按理说,面对这种攻击,实力差上一截的关星白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迅速闪避,避其锋芒。可是,面对林俊快速无比的出剑,关星白却是令人惊讶地站立不动。

“他不是吓傻了吧?”

“肯定是自己知道速度比不上林师兄,所以干脆站着不动!”

……

议论声嗡嗡地响着,众多弟子对着关星白指指点点,嘲笑、讽刺、担忧,各种情绪均有。

哼,竟然不闪不避,想要原地与我硬拼,哼,你以为你是那个姓石的大块头?真是不自量力!在这一刻,就连林俊亦是心中忍不住暗生怒意,手中长剑顺势一变,凌厉无匹地刺向关星白腹部。

就在林俊的长剑与关星白相距不到一尺的距离时,关星白动了,但不是他的身体动,而是手动了,手中的剑自然也跟着动了。

右手出剑,左手并指,青锋横扫,剑意森冷。

这正是入门剑法第二式,闭门拒盗。不请自来是为盗!关星白不喜欢林俊的打扰,自然将之视为盗,就要拒之于千里之外。

虽然未曾筑基,没有真气加持,但是关星白对这套迎客剑法无比熟悉,剑式随手施为,从三尺青锋间流露出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剑意,让人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寒意,就像是关星白此刻的心意,冷淡、不喜。

剑意这种东西,不是谁都能拥有的,也不是说你练习久了,便能产生,更不是说谁的境界高,谁的剑意便更强。

剑意需要一种融合,剑与意合,才叫剑意,从剑上清晰地传出主人的意愿与意志,这就叫剑意。

有时候,人不得不承认是有天才存在的。林俊此刻便有这种感觉,非常失败的感觉,自己的天赋比起眼前这个小子明显强上很一大截,却至今也没弄明白要怎样才能修出剑意,可是这小子居然炼出来了?难道自己还不如他?这种感觉令得林俊更加不爽了。

只是,林俊已经没有时间用来感慨了。

轰的一声巨响!林俊与关星白相遇,他们手中的剑也已相遇。

轰轰轰!无数狂暴的厉风从地面上呼啸而起,绕着二人的身体狂舞,劲风拂过他们的衣衫,发出啪啪的碎响。

叮叮叮!二人的剑相遇,映着高挂于上空的太阳,闪耀出刺眼的光芒,犹如银光闪闪的宝物。

在这场比试开始前,练功场上众多弟子便已经纷纷猜测,天赋上佳的弟子对上平凡普通的小子,颇有声名的少年对上默默无闻的弟子,究竟谁强谁弱?这是练功场上山数百名观战的弟子最想知道的事情。

按道理,这个情况不用说,谁都认定自然是林俊胜出,而且应该会相当轻松的胜出,但是现在的情况与他们原本的预料或者说期望似乎有了些微的变化。

两人交手十余招了,但至少现在看起来,这两个人都没有丝毫败象。

这样的结果令得有些人震惊,比如那些原本不看好关星白的人;还有些人不解,比如那几个灵寂境的内门弟子;还有些人惊喜,比如石中破,比如那名洞虚境的弟子。

第四章 你输了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惊呼、议论声。

关星白与林俊却是根本没有听到观战人群发出的惊呼,他们的心神都在剑上。

林俊脚下不停地移动,手中的剑不停地挥舞着,速度极快,道道流光如同射出的利箭,不断地从他身上发出,咝咝声不绝于耳,气势极为惊人。

他想要依靠速度取胜!是的,这就是他的打算,因为他的实力强过关星白许多,内力能够支撑他如此高速的移动,而关星白却不能。

关星白的应对有些出乎意料,或者说他的剑法之强出乎林俊的意料,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关星白以不变应万变,任你如何快速移动,他始终只是站在半径三尺的一块极小的区域内,主要依靠的是剑法。

林俊再如何凌厉的攻势,到了关星白面前,都会被他以看似极为普通的一式剑法化解。比如林俊使出入门剑法中攻势最为强大的倒挂银钩,剑气森森,将关星白包围在里面,可是关星白却是一式灵剑为引便将这些剑气化解,引向一旁,将地面上的一块石头削成数块。

还有其他的剑式,同样如此,林俊再如何厉害的剑招,关星白都是轻松化解,除了入门的迎客剑法,二人当然还学了一两套其他的基础剑法,此刻全都被展露出来。

一个是资质不错的弟子,修行快速,一个是普通的少年,修炼缓慢,可是两人比拼的结果却是不分上下,众人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那些层次低的入门弟子当然看不出来了!

可是洞虚境的那名中年弟子却是知道原因的,因为关星白几乎每一式剑招上,都附带着一丝剑意,虽然并不明显,也并不强大,但是用来对付只比他强上一点的林俊,保持自身不败,倒也是绰绰有余了。

然而,不败却不是关星白与林俊二人的选项,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他们都要击败对方。

林俊是要嘲讽关星白,打击关星白,而关星白则是想要证明自己,同时也是立威,他不想以后还遇到这种事。

因此,两人都不打算留手,要拼了!

两人再次相遇,在一瞬间,两剑相交十数次。

那阵阵清鸣便是两剑相触的声音,因为太快,所以声音太密,竟然给人以一种没有中断的错觉。

众多弟子只看到两人交手处剑光闪耀,身影纵横,叮当声不绝于耳,战斗极为激烈。而那名洞虚境的弟子却是瞳孔微缩,内心微异,对关星白的表现大为惊讶。

他注意到,两人交手间,关星白每每都能在林俊剑式一出时便施展出相应的招式,将对方的剑式封死。这种眼光、反应速度根本就不是一个刚入门一个月的弟子所应该有的,倒像是修炼发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那些师兄们。

然而,关星白却又是实实在在的是今年刚刚入门的新人,这就让人大感到震惊了!

清鸣声骤起骤止,练功场上狂暴的剑气与劲风忽然消失。两道身影骤然分开,然后静立于地,一如动手之前,相距三丈远。

“谁赢了?”见到这种场景,众多弟子不明所以,大是惊讶,出声询问。

“这还用问?肯定是林师兄嘛!”一些看好林俊的弟子当即大声回答。

石中破亦是有些惊愕,还有些担忧,不知结果如何,紧张地看向关星白。

洞虚境的师兄面带惊讶,但又有着一丝笑意,看向关星白,微微点头。

关星白持剑于身后,静立不动。

片刻后,林俊缓缓低头,望向地面,自己与原来站立的地方偏了三尺,而后缓缓抬起头来,望向对面的关星白,发现那个平凡的少年竟然还是站在原地,似乎动都未曾动过。

“了不起!”林俊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第一次正视眼前这个自己一直看不上眼的普通小子。想不到这小子竟然如此厉害,能够与自己交手力拼如此长时间而不落败,身影更是似乎连动都没有动过。

这让林俊有一种深深地挫败感!“我的实力明明比你要强,可是和你打了半天,你竟然能不败!”

“你准备要认输了吗?”关星白面无表情,淡淡地问道。

林俊顿时脸色一红,羞怒交加,大声道:“我又没输!”

“你已经输了!”

哗!场上众多弟子一片哗然!看向说话的方向。

林俊原本颇为恼怒,正准备大声喝斥关星白,忽然神色一愣,因为,他发现说话的不是关星白,而是另有一其人,不由得看向说话之人。

洞虚境的中年师兄缓缓朝着两人走来,神色间一片肃穆。刚才说话的正是他!

“怎么可能?我又没输!”虽然是内门师兄说的话,但是林俊依然不服,停顿了下,还是大声反驳。

“是吗?不服?你看看你的衣服!”对林俊的不敬,中年师兄却是没有放在心上,而是淡淡说道,随即便是不再看林俊,转而望着关星白,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你叫关星白?”

“是!”关星白很是平静,朝着中年人躬身行礼。

“不错!你对本宗剑法的理解很是深刻,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修炼出剑意来,看来你天生就是练剑之人!只是,你缺乏足够的真气支持,所以威力便弱了许多,如果和他一样有着内力支撑,你十招之内,就可以打败他了!”中年人微微点头。

剑意?

剑意!

十招?

听得内门的洞虚境师兄如此一说,练功场上的众多弟子顿时一片哗然。

林俊亦是愣住了,既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自己左侧腰部,紫色的衣服被划开了一道三寸多长的口子,刚才被自己的左臂挡住,所以没有人注意到。

若非内门师兄提醒,林俊自己也不知道,其他人也不知道。不用说,这道口子自然是刚才关星白的长剑划破的,而不会是他林俊自己弄破的,更不会是穿着的时候就有了。所以,内门师兄说他输了!

一剑指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一剑指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闪婚强爱:霍少的心尖宠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闪婚强爱:霍少的心尖宠妻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闪婚强爱:霍少的心尖宠妻目录预览:第1章潘金莲,狐狸精?第2章求求你,带我走第3章技术不错,多谢第4章羞辱,点名要她第1章潘金莲,狐狸精?华灯初上。帝都的一家高档会所里,金碧辉煌的大厅中摆弄的无比奢侈喜庆,在此招待的都是军政商三界的名流,外加知名媒体。苏翎穿着一身高调红色的一字肩鱼尾裙,这一身红换做一般人穿可能会有些俗气,但是如此复古的酒红却被她穿出了一股雍容出尘的贵气,一双清冷却又淡漠的黑眸里,好似无形中酝酿着风情,举手投足间

  • 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目录预览:第一章这是我的新男友!第二章需要我负责吗第三章李妈妈上门闹事第四章新男友啥时候带回来第一章这是我的新男友!“对不起!锦昕,我们分手吧!”耳边突然乍响起这么句话,惊得顾锦昕拧眉抬首:“你说……什么?”“我说,分手!”说话的男人脸上荡漾着得意,还有一种明晃晃的报复之感:“锦昕,你太无趣了!我们两个都交往三个月了,你还始终不肯让我碰你一下!这样,我们又跟做普通朋友有什么区别……”“哦?所以,就因为我的‘无趣’

  • 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目录预览:第1章鬼压床第2章这个女的,我要了第3章想要狠狠的欺负你第4章血红色的玉环第1章鬼压床“梦影,沈梦影。”睡梦中好像谁在叫着我的名字。我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然后嘟囔着说了一句,“文昊哥,让我再睡一会。好困哦。”耳边没了声音,却好像多了一丝气息。那气息冷冰冰凉飕飕的,贴着我的耳朵,擦着我的脖子冒了上来,让我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然后稍微有些清醒。“文昊哥?”我微眯着眼睛,朦胧中貌似看到一道人影正趴在我的身上

  • 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目录预览:第一章极品亲戚第二章狡炸的男人第三章空间初现第四章母妇相处第一章极品亲戚西边,满天的晚霞渐渐散去,夜幕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笼罩了大地。大齐西北,一条偏僻的山道上,几个男女正对躺在地下的一个小小身影拳打脚踢。其中一个四十几岁的妇人边踢嘴里边骂:“死蹄子,小贱人,叫你再跑,你倒是跑啊!”随着她的动作,身上的肥肉也一抖一抖的,像是要跳出来一般。地上瘦小的身影一动不动一躺着,仿佛没了气息一样。“不好了,娘,这小蹄

  • 山里汉宠妻有道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山里汉宠妻有道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山里汉宠妻有道目录预览:第一章:小可爱一号第二章:我要换系统第三章:你咋不上天第四章:饿晕了第一章:小可爱一号罗玲已经保持着双眼无神的模样足足有十分钟了,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当她接受了另外一份,断断续续,却属于别人的记忆,睁眼又看到如记忆中熟悉的场景时,她就开始发呆了。难怪,她还有意识,还能思考,还能动,原来不是她幸运的活着,而是根本就在另一个人身上死而复生了。这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罗玲想。作为一个杀手,一个只会杀人,什么都不会的杀手,罗玲虽

  • 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目录预览:01.童熙,你脏得让我恶心02.我更喜欢你叫我三爷03.新欢旧爱,哪个更宝贝?04.三年前,她是他的……01.童熙,你脏得让我恶心滴答......水珠滴落在大理石地面的声音,冗长而尖锐。酒精的暧昧气息弥散在空气中,浅色的灯光将紧贴在墙壁拥抱着的男女包裹其中。童熙一言也不敢发,她仅仅穿了一件裸色的曳地长裙,镂空的后背紧贴在洗手间冰凉的瓷砖上,浑身瘫软如泥,下意识的伸手勾住身前这男人的脖颈。童熙是美

  • 暖暧缠情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暖暧缠情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暖暧缠情目录预览:第1章出手真大方第2章又给我惹了什么幺蛾子第3章性子一点都不软第4章真被你说对了第1章出手真大方阳城十二月的天冰寒刺骨,阮凝倒在客厅的沙发里盯着天花板发呆,窗帘缝隙透过来几束光斜在她脸上,茶几上横七竖八放着一堆空了的啤酒罐,屋子里的空气污浊的令人头晕,宿醉后的心情用两个字可以形容,日天!地毯上的手机嗡嗡震动,阮凝眼珠动了动,伸手捡起,号码是辉腾的高管未森。“喂。”她声音沙哑,这点让对方也愣了下,片刻后男人低沉的声音说:“……半

  • 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目录预览:第1章重生第2章戏弄四小姐第3章诡异的睡美男第4章竟然要杀她?第1章重生午间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花叶,在地上洒下斑驳的碎影。破旧的房屋内,两个衣着光鲜的女子站在榻前,望着榻上昏睡不醒的白衣女子。“四妹,这回你可是玩得太过了。”“这怎么能怨我?谁知道这傻丫头居然去跳湖,二姐姐,这事你也有责任,你我可都别往外说,否则外人知道实情会骂咱们的。还好在她福大命大,没被淹死。”二人一边说着,一边走了出去。而她们才离

  • 蜜战不休:总裁太欺人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蜜战不休:总裁太欺人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蜜战不休:总裁太欺人目录预览:欢迎大家支持新书第001章慕凌歌,你究竟要有多贱?第002章把孩子生下来,我还你自由第003章你终究还是改不了水性杨花的本质。欢迎大家支持新书作者新书:《幸孕豪门:早安,总裁前夫》惨遭渣哥算计,她被迫和那个最尊贵的男人彻骨缠绵。五年后她带着一双儿女再度归来,他却死缠烂打。苏小可终于忍无可忍,“让开,你挡住我的桃花了。”“是么?我倒要看看谁敢跟我抢女人?”男人将她逼到墙角,眼底带笑。http://www.

  • 殿上妻:宫女有毒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殿上妻:宫女有毒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殿上妻:宫女有毒目录预览:第一章惊愕第二章侍寝第三章楚国公主第四章太子调戏第一章惊愕楚国,嘉鸿二十六年,冬。京中端王府后门,不起眼的辇轿停在端王府的后门前,一个女子低头从辇轿中走出来,头上的喜帕挡住了所有的视线。此时后门被人打开,一个自称是管家的人走上前,说是奉了大公子的命令出来迎接,身边搀扶着她的两个宫女微微俯身后转身离开。管家让两个婢女将她带近王府,她眼前什么都看不到只能任两个婢女将她带到一个屋子内,将她安顿好后,管家带着婢女一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