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一剑指天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11 18:48:24 来源:网络 []

书名:一剑指天

第一章 练剑

人族六大宗派之一的清源剑宗,宗门建在扬州的清源山上。原文huijindi.com

清源剑宗分内门与外门,外门弟子所在之地称为外院,虽然也在清源山上,但却远离内门。

清源剑宗每三年开门收徒一次,招收外门弟子。今年的收获不错,招了四百多名新人。

关星白便是其中之一。关星白今年还不到十六岁,相貌清秀,但并不突出,正如他在此次入门测试的过程中一样,表现也属一般。

新入门的弟子每三天要组织集体练剑,今天又到了集中练习的日子了。

四百余名新人在一片极为空旷的场地上站着,人手一剑,静静地听着前方那名内门弟子的解说。一剑指天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负责新入门弟子训练的是十名内门弟子,最前方的那名中年人便是负责人,中年人与关星白等人一样,均是一身紫衣,不过腰上系着的腰带颜色却是不同。

关星白等人外门弟子是白色腰带,而此人及其他内门弟子则是蓝色腰带。关星白知道,还有一类弟子,称为杂役弟子,同样是紫衣,不过系着的却是黄色腰带。

“诸位师弟师妹剑诀都已经背熟了,也练习了一段时间了,今天检验一下大家所学,本宗基础的入门剑法,迎客剑法,共有十八式,下面诸位师弟师妹听我的指挥,将这十八式剑法,一一演示出来。”

“第一式,开门迎客。”

随着这名洞虚境中年人话声响起,广场上剑气激荡,站得整整齐齐的四百余名新人齐唰唰地出剑。

关星白脸色平静,心中亦是一片宁静,对于这套剑法,他可以说是非常熟悉,不是因为他练了多久,他和其他弟子一样,入门虽然只有一个月,但是,他就是感觉非常熟悉,就如当初在入门测试时,两名内门师兄要他演练此套剑法前三式,结果他的演练非常到位,甚至比那些修炼了数年的筑基境弟子还要熟练,令两位师兄大为惊讶,认为他天生与剑有缘,与清源剑宗有缘。版权huijindi.com

关星白随着内门师兄的口令,精确的演练着剑法。

虽然这些新人当中只有部分人是筑基境,可以展示出少量剑气,但是人数一多,再加上整齐划一的动作,那种气势也是甚为威猛之极,长剑反射着阳光,一片明晃晃,场中剑气森森,一种威严浩大之势顿时显示开来,如同庄重的迎客礼。

清源剑宗不愧是传承数千年的大宗门,一个最基础的入门剑法,便有此等威势,着实令人叹服。

“第二式,闭门拒盗。”

唰唰唰!数百人剑势齐齐一变,出剑、抱拳、前斩、横扫,由庄重浩然之气,转为森严、冷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油然而生。

不请自来是为盗!主人不欢迎,那便要有所表示,森冷的剑意、纵横的剑气,便是那决心,便是那态度。

……

十八式剑招一一演练完毕。版权http://www.huijindi.com/一切很是顺利,不过,在休息时,却是发生了一点小插曲。

林俊是和关星白同一天入门的弟子,此刻带着两名其他弟子一起朝着关星白走来。

当初入门测试那天,关星白便与林俊见过面,双方还有些不愉快,主要是因为林俊有些看不起关星白,觉得他这样一个资质平常、相貌平常、看上去又心不在焉的人,实在是不配和他站在同一个队列里,因此对关星白冷嘲热讽。

关星白当时没注意,正在思考问题,可是,却被一旁的另一名少年,石中破给制止了。后来,关星白与石中破便成了好友,自然的,与林俊便没什么好脸色了。

看这样子,林俊今天又准备来找关星白的难堪了。

这种情形立即引起许多弟子的兴趣,纷纷将目光投向此处,想要看一场热闹,反正宗门对此又不禁止。一剑指天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此时的关星白微微抬头,看着天上云舒云卷,面色平静,但若仔细看去,便可发现他似乎是在努力在回想着什么,并未意识到有一场风暴将朝着他刮来。

“嘿,小子,别在发呆了,林师兄看得起你,想找你切磋下,试试你的剑法如何,不会不敢应战吧?”林俊等人在关星白身前丈许处停下,其中一人笑嘻嘻地看着关星白,大声道。

关星白依然是没注意,他的精神全都集中在自己的世界里。

“喂,小子,和你说话呢,聋了吗?居然敢不回话,你这是成心羞辱我们吗?”另一史个子比较矮小的少年怒声喝道。

“哼,羞辱你?是又如何?瞧你们这点出息,只知道欺负宗内的师兄弟吗?小矮子,羞辱你,你又待如何?”关星白没有说话,身边的石中破却是不答应了,冷笑一声,大声说道。

哈哈哈!场上顿时响起一片大笑。

矮个子确实比较矮,正常的少年人,十七八岁的年纪,应该有五尺多,他却只有四尺半,比起身边的林俊等人,差了将近一头,确实是矮小。汇金地

只是,他平时最忌恨其他人笑话他个子矮,谁敢喊他矮子,他就和谁急,再加上自身修行天赋也不是太差,实力算是不错,因此,众多弟子倒也没在他面前公然说他矮。

今日,石中破在数百人面前喊他“小矮子”,戳了他的痛处,自然是令他暴跳如雷了。

“姓石的,你欺人太甚!不要以为我会怕你!”矮个子脸色通红,脖子上根根青筋随之暴起,朝着石中破大声吼着。

“欺人太甚?哼,你们对关师弟就不是欺人太甚了?我知道你不怕,好呀,咱们俩来比划比划,看看谁学的本宗入门剑法更精一些。”石中破夷然不惧,冷冷说道。

石中破身材魁梧,比起矮个子少年,足足高了一头,两人站在一起,看上去就笑感十足,如今更是吵了起来,准备开战了,这就更让其余弟子感到兴奋了,满怀兴趣地准备看热闹。

对于石中破、林俊等人的争吵,甚至准备决斗之事,那几位内门的弟子却是根本就不制止,甚至同样抱着一丝看热闹的心情,脸带笑意。

外门弟子当中,相互挑衅、争斗打闹是常有的事,宗内也不禁止,只要不出现重大的伤亡,宗内都不会管,毕竟这也算是一种修炼。

第二章 比剑

“姓石的,我们知道你与这小子关系要好,我们今日只不过是想跟他切磋一下,怎么能算是欺人太甚呢?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宗内也是希望大家都能在切磋中进步,对不对?所以,希望你不要阻挠。”

正当那矮个子准备再开口时,身后的林俊上前一步,挡在矮个子身前,抢先开口,声音有些冷淡。

石中破不由得有些为难,这个林俊说得没错,做的也没错,没有违反宗内的规矩,他还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这家伙明显就是想要关星白难堪的。

石中破眼珠一转,随即便是有了主意,笑着道:“就这么简单吗?只是想要切磋一下?既然你如此说了,那很好,我也便趁今日之良机,向你领教一下,咱们来切磋切磋,如何?”石中破脸带笑意,眼中有着淡淡的挑衅之意。

在入门测试时,两人资质都是一样的,曾获得宗内长老的好评,认为不出意外的话,三月之内当可筑基成功,因此,谁也不怕谁,谁也不服谁。

虽然入门仅一个月,但大家都有了不小的进步,实力应该相差无几。而对于关星白,石中破也是清楚的,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有关修行的理论关星白说得头头是道,他自己也得了关星白的一些指点,但是实际上,关星白的修炼资质却是要差一些的,这一月以来,进步也没自己这么大,与林俊相比的话,恐怕不会是林俊的对手。

他作为关星白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在清源剑宗内唯一的朋友,当关星白有麻烦时,就必须出面帮他解决,就是这么简单!

听得石中破如此一说,林俊不由得眉头一皱,他虽然同样不怵石中破,但是石中破不是关星白,关星白此人平时少言寡语,在众多外门弟子当中似乎也没什么朋友,可以说只有石中破这么一个朋友。

而石中破却不一样,此人性格开朗,为人豪爽,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在宗内这些新入门弟子当中,也是拥有了不少朋友,具有一定的威望,林俊也不想与他之间的关系太过糟糕。

林俊皱着眉头,心下有些犹豫。

石中破则是神态坚定,昂着头,冷冷地看着林俊,心中已经做好了打上一架的准备。

两人谁也没说话,场面有些冷。

便在此是,一个淡淡而又清秀的声音响起,“石师兄,既然是找我的,那就让我来吧!”

众人转头望去,赫然便是关星白。此时的他已经将目光从天空收回,看向林俊等人,眼神变得清澈而平静,丝毫没有不满或是生气。

“星白,你……”石中破脸色一变,惊声开口,想要阻止关星白。

“没事的,关师兄,既然林师兄有此雅兴,那我怎能坏了他的兴致呢?”关星白竟然露出一丝笑意。少年谈吐举止有条有理,眼神清澈,笑容纯真,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彬彬有礼的邻家小伙,让人大起好感。

石中破张着嘴巴,大为吃惊,这个关师弟居然答应了与林俊动手!

两人在实力上肯定是存在着差距的,从与关星白平时的交谈中,他也了解到,关星白的修炼速度有些慢,而剑法的话,也看不出有多突出。

如此的话,与林俊交手,比试剑法,输的可能性在八、九成,岂不是正好遂了林俊等人的心愿,这是他不明白的地方。

似是知道石中破心中所担心的事,关星白看着他,轻声道:“没事的,石师兄,就让我来吧!”声音不大,但语气中却是透着无比的坚定,令得石中破竟然无法再说出阻止的话来,他低头略想片刻,默默地后退一步。

似乎同样是对关星白的应战感到惊讶,林俊竟然微微迟疑了下,而后方才开口道:“你们谁上去,教教这个傻小子,本宗的剑法到底有多精妙!”

此时在林俊的心中,正在因为自己刚才的犹豫而有些恼怒呢,还有些羞愤,自己一个称得上天才的弟子,竟然会害怕一个资质平常的小子,实在是不该。

一名少年闪身而出,大声道:“既然林师兄有命,那便由我来吧!”这名少年神色间颇有些傲慢,很是轻蔑地看着关星白。

林俊点了点头,道:“如此,大家就看看刘师弟的表演了!”

“小子,等下早点认输啊,不然,我担心会伤了你!”这名刘姓弟子傲然说道。

关星白却是沉默片刻,而后看向林俊,缓缓道:“既然刚才林师兄说想与我切磋剑法,那么便当由你自己出手才是,怎能假借他人之手呢?”

林俊尚未开口,刘姓弟子已然脸色一变,关星白竟然自始自终连瞧都没瞧他一眼,直接将他无视,这让他大是愤怒,不由得怒声道:“小子,我来和你过招便够了,以你的水平,还不够林师兄出马!”说着,手中长剑一抖,挽起数朵剑花,带着森冷的剑气,便是朝着关星白狠狠冲来。

“哼,关师弟不想与你动手,你就乖乖地在一边看着吧!”关星白身后的石中破脸色一冷,亦是急速冲出,手中长剑迎了上去。

叮叮叮,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两剑相交,瞬间便是十余下,奇快无比,而后两人迅速分开。

刘姓弟子连退五步,方才站住,脸色通红,胸口急剧起伏,拿剑的右手微微抖动着,显然刚才那片刻的交手,对他造成的压力很大。

而石中破则是只退了两步,脸色平静,右手持剑,稳稳地横在身前,冷冷地看着他。

这一下交手,两人实力高低一眼就看得明白,刘姓弟子脸色忽红忽白,又惊又怒,似乎是没想到石中破竟然比他强出这么多。

场上一片寂静,其余人似乎也没料到,这刘姓弟子竟然一个照面便被石中破击退。

不过再想想,当初石中破在入门测试时,一位长老就曾点评过,石中破将来走的是刚强一路,力量厚重,宗内那名齐姓长老应该会很喜欢他的。

能被长老如此称赞,石中破的资质天赋自然不差,他也是天生臂力强大,与刘姓弟子这一番快速比拼,占据上风乃是应有之理。

第三章 剑意

林俊微微皱眉,看着关星白,沉默片刻,而后缓缓道:“好,既然你如此说了,那我便领教一下关师弟的剑法!”右手握住剑柄,缓缓将剑从鞘中拔出,剑诀一掐,庄重肃穆的感觉便油然而生,不愧是天赋不错的弟子。

感受着林俊的气势,石中破脸色微微一变,这林俊的实力与他相差无几,实力不弱,关星白岂非危险?

关星白神色依旧平静,似是对林俊毫无感觉,只是随意地将剑拔出,横于胸前。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便自有一股特别的气息弥漫开来。

这股气息,乃是剑意,这种剑意就像这个少年般,平静、清澈,小小的少年,不过是一个起手式,竟然给人一种剑道高手临场的感觉。

场上观战的人群忽然安静下来,那些灵寂境的内门弟子亦是神情微异,便是就连一直没有任何表示的那位洞虚境的中年弟子,神色也变得郑重许多。

“剑与意合,意与神合?此子竟然能够达到这种境界?可是他明明连筑基都没有啊!怎么可能呢!”这位洞虚境的弟子无论是境界还是眼力,自然超出其他人许多,他一下子就感觉到关星白身上的那种非同寻常之意。

修行分五大境界,由低至高,分别是筑基、灵寂、洞虚、通神、至圣,洞虚境虽然只是处于中间,看起来似乎不高,但是,在一些小门派中,洞虚境便可做宗主、长老了,修为、眼光自然不会低。

就算是在清源剑宗,洞虚境的内门弟子也不过数百人。

林俊连筑基都没有,自然没有那名洞虚境师兄的眼力,但是他直接面对关星白,却是能够感受到一股压力。这种压力令他极为不爽,因为是对面这个自己一向看不起的平凡小子带给他的。

在家中时,他自幼便以聪明有天赋著称,骄傲冷漠,别人都要看他脸色,对他恭恭敬敬,便是从家中来到清源剑宗,在一众同门师兄弟中,天赋也算是中上水平,除了那些惊才绝艳的天才,或者说妖孽之辈,其余诸人他都不输。

如今面对一个资质普通的平凡小子,自己竟然会产生一股压力,竟然会害怕、担忧,实在是可笑,可恶,可恨,可恼!

因此,他心中颇为愤怒,暗下决心一定要将这股压力打趴、化解、踩在脚下。所以,他必须要赢,也一定会赢!

没有任何客套,突然之间,林俊的身影动了。

这处用来练功的场地只是很大,并没有特别修砌,只是将场地稍事平整,场上甚至还能看到不少小草、小树、小花之类的。

刹那间,一股凌厉之极的劲风在场中陡然刮起,关星白与林俊周边的那些小花、小草、小树,忽然间向后方齐齐弯去,仿佛平地上忽然生成了一股飓风,要将它们刮断掉一般。

劲风骤起,一道残影乍现,向着身前急速而去。

林俊展开了他的攻击,实力展露无遗,速度快,剑气冷,他的出手无可挑剔,就连洞虚境的内门弟子亦是暗暗点头,今年招收的弟子当中,着实有几个是不错的。

按理说,面对这种攻击,实力差上一截的关星白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迅速闪避,避其锋芒。可是,面对林俊快速无比的出剑,关星白却是令人惊讶地站立不动。

“他不是吓傻了吧?”

“肯定是自己知道速度比不上林师兄,所以干脆站着不动!”

……

议论声嗡嗡地响着,众多弟子对着关星白指指点点,嘲笑、讽刺、担忧,各种情绪均有。

哼,竟然不闪不避,想要原地与我硬拼,哼,你以为你是那个姓石的大块头?真是不自量力!在这一刻,就连林俊亦是心中忍不住暗生怒意,手中长剑顺势一变,凌厉无匹地刺向关星白腹部。

就在林俊的长剑与关星白相距不到一尺的距离时,关星白动了,但不是他的身体动,而是手动了,手中的剑自然也跟着动了。

右手出剑,左手并指,青锋横扫,剑意森冷。

这正是入门剑法第二式,闭门拒盗。不请自来是为盗!关星白不喜欢林俊的打扰,自然将之视为盗,就要拒之于千里之外。

虽然未曾筑基,没有真气加持,但是关星白对这套迎客剑法无比熟悉,剑式随手施为,从三尺青锋间流露出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剑意,让人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寒意,就像是关星白此刻的心意,冷淡、不喜。

剑意这种东西,不是谁都能拥有的,也不是说你练习久了,便能产生,更不是说谁的境界高,谁的剑意便更强。

剑意需要一种融合,剑与意合,才叫剑意,从剑上清晰地传出主人的意愿与意志,这就叫剑意。

有时候,人不得不承认是有天才存在的。林俊此刻便有这种感觉,非常失败的感觉,自己的天赋比起眼前这个小子明显强上很一大截,却至今也没弄明白要怎样才能修出剑意,可是这小子居然炼出来了?难道自己还不如他?这种感觉令得林俊更加不爽了。

只是,林俊已经没有时间用来感慨了。

轰的一声巨响!林俊与关星白相遇,他们手中的剑也已相遇。

轰轰轰!无数狂暴的厉风从地面上呼啸而起,绕着二人的身体狂舞,劲风拂过他们的衣衫,发出啪啪的碎响。

叮叮叮!二人的剑相遇,映着高挂于上空的太阳,闪耀出刺眼的光芒,犹如银光闪闪的宝物。

在这场比试开始前,练功场上众多弟子便已经纷纷猜测,天赋上佳的弟子对上平凡普通的小子,颇有声名的少年对上默默无闻的弟子,究竟谁强谁弱?这是练功场上山数百名观战的弟子最想知道的事情。

按道理,这个情况不用说,谁都认定自然是林俊胜出,而且应该会相当轻松的胜出,但是现在的情况与他们原本的预料或者说期望似乎有了些微的变化。

两人交手十余招了,但至少现在看起来,这两个人都没有丝毫败象。

这样的结果令得有些人震惊,比如那些原本不看好关星白的人;还有些人不解,比如那几个灵寂境的内门弟子;还有些人惊喜,比如石中破,比如那名洞虚境的弟子。

第四章 你输了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惊呼、议论声。

关星白与林俊却是根本没有听到观战人群发出的惊呼,他们的心神都在剑上。

林俊脚下不停地移动,手中的剑不停地挥舞着,速度极快,道道流光如同射出的利箭,不断地从他身上发出,咝咝声不绝于耳,气势极为惊人。

他想要依靠速度取胜!是的,这就是他的打算,因为他的实力强过关星白许多,内力能够支撑他如此高速的移动,而关星白却不能。

关星白的应对有些出乎意料,或者说他的剑法之强出乎林俊的意料,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关星白以不变应万变,任你如何快速移动,他始终只是站在半径三尺的一块极小的区域内,主要依靠的是剑法。

林俊再如何凌厉的攻势,到了关星白面前,都会被他以看似极为普通的一式剑法化解。比如林俊使出入门剑法中攻势最为强大的倒挂银钩,剑气森森,将关星白包围在里面,可是关星白却是一式灵剑为引便将这些剑气化解,引向一旁,将地面上的一块石头削成数块。

还有其他的剑式,同样如此,林俊再如何厉害的剑招,关星白都是轻松化解,除了入门的迎客剑法,二人当然还学了一两套其他的基础剑法,此刻全都被展露出来。

一个是资质不错的弟子,修行快速,一个是普通的少年,修炼缓慢,可是两人比拼的结果却是不分上下,众人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那些层次低的入门弟子当然看不出来了!

可是洞虚境的那名中年弟子却是知道原因的,因为关星白几乎每一式剑招上,都附带着一丝剑意,虽然并不明显,也并不强大,但是用来对付只比他强上一点的林俊,保持自身不败,倒也是绰绰有余了。

然而,不败却不是关星白与林俊二人的选项,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他们都要击败对方。

林俊是要嘲讽关星白,打击关星白,而关星白则是想要证明自己,同时也是立威,他不想以后还遇到这种事。

因此,两人都不打算留手,要拼了!

两人再次相遇,在一瞬间,两剑相交十数次。

那阵阵清鸣便是两剑相触的声音,因为太快,所以声音太密,竟然给人以一种没有中断的错觉。

众多弟子只看到两人交手处剑光闪耀,身影纵横,叮当声不绝于耳,战斗极为激烈。而那名洞虚境的弟子却是瞳孔微缩,内心微异,对关星白的表现大为惊讶。

他注意到,两人交手间,关星白每每都能在林俊剑式一出时便施展出相应的招式,将对方的剑式封死。这种眼光、反应速度根本就不是一个刚入门一个月的弟子所应该有的,倒像是修炼发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那些师兄们。

然而,关星白却又是实实在在的是今年刚刚入门的新人,这就让人大感到震惊了!

清鸣声骤起骤止,练功场上狂暴的剑气与劲风忽然消失。两道身影骤然分开,然后静立于地,一如动手之前,相距三丈远。

“谁赢了?”见到这种场景,众多弟子不明所以,大是惊讶,出声询问。

“这还用问?肯定是林师兄嘛!”一些看好林俊的弟子当即大声回答。

石中破亦是有些惊愕,还有些担忧,不知结果如何,紧张地看向关星白。

洞虚境的师兄面带惊讶,但又有着一丝笑意,看向关星白,微微点头。

关星白持剑于身后,静立不动。

片刻后,林俊缓缓低头,望向地面,自己与原来站立的地方偏了三尺,而后缓缓抬起头来,望向对面的关星白,发现那个平凡的少年竟然还是站在原地,似乎动都未曾动过。

“了不起!”林俊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第一次正视眼前这个自己一直看不上眼的普通小子。想不到这小子竟然如此厉害,能够与自己交手力拼如此长时间而不落败,身影更是似乎连动都没有动过。

这让林俊有一种深深地挫败感!“我的实力明明比你要强,可是和你打了半天,你竟然能不败!”

“你准备要认输了吗?”关星白面无表情,淡淡地问道。

林俊顿时脸色一红,羞怒交加,大声道:“我又没输!”

“你已经输了!”

哗!场上众多弟子一片哗然!看向说话的方向。

林俊原本颇为恼怒,正准备大声喝斥关星白,忽然神色一愣,因为,他发现说话的不是关星白,而是另有一其人,不由得看向说话之人。

洞虚境的中年师兄缓缓朝着两人走来,神色间一片肃穆。刚才说话的正是他!

“怎么可能?我又没输!”虽然是内门师兄说的话,但是林俊依然不服,停顿了下,还是大声反驳。

“是吗?不服?你看看你的衣服!”对林俊的不敬,中年师兄却是没有放在心上,而是淡淡说道,随即便是不再看林俊,转而望着关星白,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你叫关星白?”

“是!”关星白很是平静,朝着中年人躬身行礼。

“不错!你对本宗剑法的理解很是深刻,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修炼出剑意来,看来你天生就是练剑之人!只是,你缺乏足够的真气支持,所以威力便弱了许多,如果和他一样有着内力支撑,你十招之内,就可以打败他了!”中年人微微点头。

剑意?

剑意!

十招?

听得内门的洞虚境师兄如此一说,练功场上的众多弟子顿时一片哗然。

林俊亦是愣住了,既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自己左侧腰部,紫色的衣服被划开了一道三寸多长的口子,刚才被自己的左臂挡住,所以没有人注意到。

若非内门师兄提醒,林俊自己也不知道,其他人也不知道。不用说,这道口子自然是刚才关星白的长剑划破的,而不会是他林俊自己弄破的,更不会是穿着的时候就有了。所以,内门师兄说他输了!

一剑指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一剑指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52岁的苏菲·玛索,又活成了世上最美的女人

    人间需要一位女神,于是苏菲·玛索降临了。法兰西之吻提到苏菲·玛索,我们能想到的,无外乎美丽、性感···她被誉为“法兰西玫瑰”、是法国男人“永远的挚爱”,也让全世界为之倾心。有趣的是,不止男性喜欢她,很多女人也会为丈夫,收集苏菲·玛索的电影,她们说,老公喜欢苏菲·玛索,起码证明他品味不俗。13岁出道,苏菲·玛索的代名词就是“美丽”。她笑靥如花,一双无可复制的褐色双眸,散发着一种迷人的浪漫,虽然是西方人,却兼具东方人的气质。她清纯可爱,温暖大方。随意挽起头发,便美得不可方物,她留了一辈子的刘海,也因

  • 他是徐悲鸿的师兄,是被遗忘的大师

    在中国,有这么一个神人他与林风眠共同创立国立艺专,是赵无极、吴冠中的师父,徐悲鸿师兄,被誉为“小塞尚”、“国立艺专旗帜”,但他在生前没出过画册,也没有办过个展,一度遗忘多年。几十年后,他的画估价近2000万!他就是中国抽象艺术之原点,吴大羽。追溯西方抽象艺术的的起源,可以至后印象主义代表人物塞尚,他是第一个将现代主义艺术从具象带往抽象的画家,也是对吴大羽影响颇深的画家。今天我们把抽象艺术理解为颜色和形式的艺术时,才能更好的体会塞尚对于色彩的精辟理解。这影响了其后立体主义、至上主义的发展。在中国,

  • 【健康】吃早饭,不能晚于这个时间!否则,糖尿病容易找上门……

    你几点吃早餐?7点?9点?干脆不吃?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指出:在上午9:30之前吃早餐,能够避免肥胖和糖尿病。研究结果发表在《DiabetesCare》杂志上。吃早餐的时间,会影响一种调节餐后血糖和胰岛素反应的“生物钟基因”,从而与肥胖、2型糖尿病、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产生联系。浙江大学医学院人类遗传病专家祁鸣教授表示,人体内,有9~12组控制节律的基因,在它们的作用下,人的激素分泌是有节律的。9:30这个时间点,应该是现代人的节律基因,根据上班族相近的工作时间,慢慢自主形成的一个时间节

  • 2018年书法作品价格 任法融书法保真销售

    任法融,俗名任志刚,原籍甘肃天水市,生于公元1936年。我国当代著名道教学者、书法家,前中国道教协会会长,现任世界宗教和平会主席,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国家民族宗教委副主任,中国道教协会会长,陕西道教协会会长,中国道教学院院长,陕西周至楼观台道观监院。任法融道长踏实、勤苦,不走捷径,自幼师从外祖父学文习书,从颜体入手,兼学诸家,其路端正,基础厚实。其后利用出家学道之机缘优势,潜心临习前贤之碑贴,数十年如一日,手不释经,笔不洗墨。其文如人,字亦如其人。书家的道德修养支使其运笔之

  • 五个高颜值公主,你带走谁?

    听说蛋糕和咖啡更配哦,快来看看一半一伴新诞生的五个高颜值的小公主吧!香草甜杏蛋糕一颗杏子香,满阶香草绿。我偷偷地摘下一颗甜杏,小口地咬下,那份甜蜜融入了蛋糕的糯软之中,空气中弥漫着香草的清香。杏黄色的公主啊,能否请你跳支舞?抹茶伯爵慕斯一袭素面,不尽青衣香。那令我沉醉的,是那淡淡的抹茶香。你低调又朴素,神秘又吸引。品着你就像在读一本书,品着一杯茶。青衣公主,来谈谈人生吧!千层蛋糕人有千面,我有千层。一层又一层地剥开你的心,你的味道还是始终如初。你虽有千面,难以捉摸,我却是认准你的那个人。千层公主

  • 有些心情,无法言说

    人有了心事后,都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一双眼轻轻的闭着,一颗心默默的想着。不愿见人说累,有多累自己扛着;不愿逢人诉苦,有多苦自己尝着;不愿遇人就哭,有多痛自己藏着。人生中,总是累多于美,不得不面对;感情里,总是疼超过醉,难免有心碎。理不清的是是非非,只能独自去品味;剪不断的错错对对,只有暗自流下泪。人累了,可以躺下去休息;心累了,能否放下不在意!有些心情,是无法言说的。笑容,都显得牵强;话语,都觉得多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是沉默,是静默,还是冷漠;摆脱不了的一切,是纠结,是心结,还是情结。宁愿一个

  • 活动招募 | 揭秘尼克尔铭家年会十大亮点 年度超低价 大奖抽不停

    同创尼康尼克尔俱乐部铭家年会(以下简称“尼克尔铭家年会”),将于2018年1月20日在自安然酒店举办。精彩的年会,十大亮点,心动了吗?1.多重好礼免费送2.现场大奖抽不停3.主题拍摄靓模秀4.名师名家论摄影5.器材低价年度惠6.百年影赛大揭晓7.摄友才艺乐翻天8.精彩表演奏不停9.器材保养清爱机10.摄影周边购随心大美摄影的影友们,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练手的好机会!感兴趣的朋友戳下图二维码报名参加。成功报名活动者,即可于年会现场领取精美随手礼一份,并可免费参加现场抽奖活动。另外,1月18日之前,将

  • 放手,是因为爱的太深

    放弃......是因为爱的太深...爱的太深...才对自己没有把握,要用放弃做赌注...输了,证明对方还不够爱你。有一种爱,叫放手。曾经的我天真的以为不管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有多长多远,我们之间的感情一定会恒久不变,因为爱是没有理由的……爱不能成为牵绊,所以要选择放手,从容的让彼此走彼此的世界,凡事到极至,伤也会痛。其实爱过就会懂,彼此个性的太过坚强终究会是一起生活的阴影。昨日的幸福已成为一种痕迹,两人能携手走完整人生固然很好,可陪上了一段也应心存感激了。爱一个人不是要成为所爱人的牵绊,只要心中有爱

  • 永久自行车偷偷开了间咖啡店,设计里满满的回忆杀!

    看着现在满大街的摩拜和小黄车你还记得那些年拉风的永久牌自行车吗▼在上世纪六七十年——那个被称为“自行车王国”的年代,自行车几乎是所有人出行的标配,而有着77年历史的自行车老字号——永久,更是成为了一代人心中共同的记忆符号。但没想到,本已经淡出我们生活的永久牌,居然玩跨界偷偷开了一家骑行主题咖啡馆。这家位于上海兰花路的永久自行车咖啡馆,以骑行为主题,店内环境充斥着单车元素,满载着轻客文化,也是峻佳设计参与品牌升级跨界营销设计的经典案例。单车总是让人回忆起关于童年与青春的美好故事。设计师陈峻佳自身就

  • 你忽然发现,你宁愿孤单一个人

    你和他,曾经有过许多快乐的时光,你以为从此不再孤单。只是,许多年后,你忽然发现,你宁愿孤单一个人。假如只有你一个人,你用不着再向他交代你的行踪,你毋须再迫自己和他一起成长或一起不成长,你不必再听他唠叨,你不用再迁就他,你不用再向他说甜言蜜语。有一天,当你长大,你会明白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为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而死,毫不灿烂。活着比寻思更需要勇气。世上或许有一段不可代替的感情,却没有一个人是不可以代替的。在情爱的世界里,从来没有相同的痛苦和相同的快乐。上帝既仁慈也残忍。痛苦和快乐,都会随着岁月变得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