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傲娇总裁狂宠妻 最新章节

2018/1/11 19:32: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傲娇总裁狂宠妻

第1章 我回来了

一袭乳白色的晚礼服加上黑色的小披肩,衬托的脖颈修长白嫩,加上细小的高跟,显得整个人都高挑几分。汇金地

名车汇流,优雅的音乐喷泉,站在熟悉的林家大宅前,苏暖有些恍惚!

一年了,她还是回来了!很恶俗的情节,一年前,自己的订婚宴上,同父异母的姐姐挽着她的未婚夫,说我们才是真爱!她被迫让出那个位置,决然离开这个本来就不属于她的家!

苏暖的出现,吸引了在门口迎客的几人视线。

“宣姐姐,贱人回来了!”林瑶拉着一旁迎客的林宣凑耳提醒。

林宣皱眉,转眼看看身旁笑脸迎客的秦臻,拉过林瑶说:“看着你姐夫,我去应付!”

林瑶兴奋的点点头,早就听闻爷爷要将这贱人叫回来参加寿宴,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敢回来!当初不是扬言要跟林家断绝关系吗?果然还是惦记着林家的财产吧!

“苏暖!”林宣几步就上前,穿着剪裁合身,价值不菲的定制黑色紧身连衣裙,蓬松的大波浪被定在了左耳后,精致的面容,冷然的表情,以及冷漠的问候。

苏暖愣了愣,神情顿时冷了下来点点头,“林宣!”

“怎么,才一年未见,连声姐姐也不肯叫了吗?”林宣莞尔一笑,那笑却不达眼底,带着些厌恶和讥讽。

两人相对而视,谁也没有再开口!

苏暖和林宣一个清秀,一个美艳,站在一起已经让参加宴会的人开始注意,林家老爷子的寿宴来人非富即贵,更何况还是林家大小姐亲自迎出来的客人,人人都在猜测苏暖的身份!

“进去吧!叔叔伯伯们都在里面!很久没见了,去打声招呼!”林宣眉头皱起,显然不喜欢那些打量在她们身上的视线。

苏暖点点头,她今日也不过是为了来看看爷爷,毕竟这个家也只有爷爷对她好!老人家的八十大寿,她是要尽尽孝心的。

只是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大门处。汇金地

林宣眼中一闪而过的讥讽,笑着问:“妹夫也要来?”

苏暖没理她,收回视线就往主宅去,留下林宣在身后怨毒的神情!那样的老公,苏暖你也拿不出手吧!

今日回来,你也只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经过门廊的时候,正在迎客的秦臻眼前一花,看着熟悉的身影突然就激动了,“苏暖?!

听见这声音,苏暖浑身血液顿时凝固了,一股冷意从脚底升起,攥的她心脏深深的疼,她侧目扯了扯嘴唇,看着熟悉的面容,涩涩的开口:“姐夫!”

秦臻身着剪裁得体的深黑色西装,面容俊朗,却比已一年前看起来消瘦一些,激动的想要上前。

一旁的林瑶见状,忙抢前一步,拉着苏暖的手臂:“苏暖也回来了啊!快些进屋吧!姐夫,你先招呼客人,苏暖就交给我了!”

说着将苏暖扯进了屋子,她用劲儿很大,拉扯苏暖露出外面的胳膊一阵生疼!

苏暖挣脱开,冷声道:“爷爷在哪儿?”她扫了眼客厅,此刻都是些客人,而林瑶正是要拉着她去那些叔叔伯伯的地方,心中一沉,想要离开!

可慢了一步,还是被那些叔叔伯伯看见。

“哟,苏暖回来了啊!”尖利的嗓音带着讥讽,中年女人穿着华丽的晚礼服,斜眼看苏暖。

第2章 丢了我们的面子

苏暖心中虽然不愿看见这些人,却也终归是林家的人,今日也是爷爷的寿宴,不好不给面子。

乖巧的叫了一声:“大伯母!”

“快过来让二伯母看看,在外面一年,受苦了吧!”另一个中年妇女起来将苏暖硬拉到了沙发上坐着,眼神厌恶朝着周围看了一圈:“来,跟大家介绍介绍,这就是苏暖!”

沙发上人挺多,还有些苏暖不认识的,看来今天林老爷子大寿,林家人都回来了!果然二伯母一介绍,那些不认识的叔叔伯伯开始打听苏暖的身份了。

苏暖冷冷的坐在沙发上,听着耳边那些所谓亲戚之间的低语,坐在沙发最边上的三伯母也开口了:“我当是谁呢,苏暖也回来了啊!这身衣服还不错,没丢了你爷爷的面子!”

“呀!这首饰……”突然,在一旁的林瑶指着苏暖脖子上的项链叫了起来,“这是M&H空想系列吗?”

林瑶一叫,将这边一圈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M&H这个牌子可是奢侈品牌,而且空想系列的首饰一套三件,项链,耳环和手链!更为稀贵的是,空想系列根本还未上市,也只是发布了设计理念和图片!

三伯母整个身子凑了过去,盯着苏暖的脖子看了许久道:“瑶儿,乱说什么?空想根本就没有面市,这就是普通的水钻嘛!”

林瑶却一把拉过苏暖的手腕儿看了会儿叫:“妈,这手链儿跟空想的设计一模一样,不会错的,我前几日还跟宣姐姐讨论去伦敦看空想发布会的!”

她刚说完,一大圈的人开始凑过来要看,苏暖心中一沉,M&H的名气她也听过,不过这一套首饰绝对不可能是空想,林瑶这样肯定,是为了羞辱她吗?

想到这儿,苏暖心中冷笑,以前在林家的时候,林瑶就没少对她冷嘲热讽!看来今天,她也没想落下这个机会!

苏暖笑了笑道:“三伯母说的没错,这就是个水钻,不值钱的!”

林瑶看着苏暖的笑脸,心中厌恶,转念一想,就苏暖这样的还能买的起名贵的首饰?讥笑着说:“是我看错了!不过苏暖这样的首饰你也带的出来,今日来的客人都是有身份的,你这样简直丢爷爷的脸!”

大伯母也凑过来厌恶的说:“苏暖你也是,不值钱的东西就别带了,瑶瑶误认为是空想,被其它的人看见了也会这么认为的,你今天可在林家!让人知晓了我们林家的人带着水货!这传出去可就笑话了!”

苏暖握紧了拳,咬着嘴唇没说话。

三伯母斜了她一眼说:“瑶瑶,妈记得你不是说爱姿那套首饰不喜欢了,去收拾收拾给苏暖带上!”

林瑶一撅嘴:“妈!我不是不喜欢了,是耳环丢了一只,爸爸说还要给我找回来一只的!”

三伯母一瞪眼:“让你去收拾就收拾,哪儿来这么多废话!丢了就是丢了怎么也不是原配了!”

苏暖听在耳里,心中冷笑,这群人啊!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对自己冷嘲热讽一番。网站huijindi.com

苏暖笑了笑道:“谢谢三伯母,林瑶喜欢就留下来吧,今日回来是苏暖想的不周到了!”说着她将项链和耳环都拿了下来。

第3章 米乐其人

大伯母冷哼了一声:“行了,都安静些吧!少说话别让客人都看了笑话!”

看似她在缓和气氛,可说话还是斜眼看苏暖的,心想,小三的孩子就是小三的,穿上合适的衣服也只是个低等人!

此刻,客人也都来的差不多了,苏暖看见林宣挽着秦臻的手臂走了过来。

男的俊,女的美,林宣和秦臻站在一起就是一对璧人!他们过来,自然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妈,你们都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林宣整个身子都贴在了秦臻身上,笑的甜美。

大伯母笑着说:“说了些家常,今晚辛苦臻儿了。”

秦臻儒雅的笑,视线一直停在苏暖的身上,一年未见,她似乎瘦了些!

而林宣扫了一眼有些诧异的问:“瑶瑶这是怎么了?今天可是也有的寿宴,你这眼眶红红的,被爷爷看见了准说你不懂事!”

林瑶哼了一声,被林宣一提,眼眶更红了,“宣姐姐,我妈欺负人!”

林宣瞪了她一眼,呵斥道:“瞎说,谁不知道三伯母最疼爱你,平日中骂一句都舍不得,还欺负你!”

林瑶撇嘴:“我妈让我把爱姿的首饰给苏暖带!凭什么啊!那可是爸爸送给我的!苏暖这个私生女配带爱姿吗?”

苏暖在秦臻和林宣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自动隐到了众人的,可此刻随着林瑶的控诉,她被众人置在了视线中心。

林宣看着秦臻面色黑沉了些,盯着林瑶低吼:“瑶瑶,不要胡闹!苏暖的身份由不得你这么胡说,也不看看今天什么日子!要是被爷爷知道了,你想被逐出林家吗!”

这么一吼,众人都想起来几年前,有个佣人在背后说苏暖的坏话,林爷爷一气之下不光是把人赶出了林家,连后路都断了!

苏暖皱眉,林宣这么提一句,是想帮她呢还是害她呢?

果然,林瑶本来就气,现在更生气了,一把扯过苏暖的胳膊说:“宣姐姐,我没有胡闹!你看看啊,苏暖本来就是私生女上不了台面的,带着不知道哪里来的水货,就是来丢爷爷的面子!”

她的力气很大,不光是扯下了那手链,还把苏暖收起来的项链和耳饰都抢了过来,而苏暖踉跄着没站稳,跌倒在地,围观的叔叔伯伯没有一个扶一把的。

“暖暖!”秦臻见苏暖跌倒,想要上前去扶,被林瑶拉住。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姐夫,你别上当,她苏暖就会装柔弱假装摔倒!我都没用力!”

苏暖今日穿着的细高跟,跌倒的时候脚踝磕了一下,有些疼,再加上周围的视线,她心中一阵冷笑,果然还是不回来的好!

终于也有叔叔伯伯看不下去了,今日的场合由不得林瑶胡闹,出声制止!却没有一人来扶苏暖。

这边终归是林家人所在之地,本来就被有些人注意在眼里,,再加上现在的状况已经吸引了足够的视线了。

苏暖在努力的起身,毕竟今日是爷爷的寿宴,她不想因为自己而搞砸丢了爷爷的面子,至于林家,抱歉,早就已经跟她无关了!

“暖暖!”就在苏暖努力之时,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带着欣喜和惊讶。

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一道靓丽的黄色就冲到了自己面前,一把抱住她,大叫:“暖暖,真的是你啊!你终于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少女穿着淡橘色的波西米亚长裙,瘦高的个子玲珑有致的身形,加上那双带着森系风范儿的,清脆的声音顿时将这一边的氛围都压了下去。

苏暖心中涩涩的叫了声:“米乐!”

来人正是苏暖从小到大唯一的好朋友,米家的大小姐,米乐,小时候喜欢欺负苏暖,后来因为苏暖帮她打了一架,就跟苏暖成为了好朋友。

“暖暖,你有没有怎么样?”米乐吸了吸鼻子,压住了溢出来的眼泪,将苏暖拉了起来。

苏暖也吸了吸鼻子,看着熟悉的面容摇了摇头,“没有!”

林瑶在一旁冷哼:“真会装!”

米乐顿时火了,将苏暖拉到了自己身后,双手叉腰,恶狠狠的宠林瑶呵斥:“道歉!”

林瑶冷笑,斜了米乐一眼:“呵,还会找帮手给自己撑腰了!”

米乐扬手就给了林瑶一巴掌,林瑶没反应过来,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巴掌,清脆的声响震得这一边鸦雀无声。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第4章 对不起,我来晚了

林瑶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哇的一声哭了,叫嚷着:“打人了,打人了!妈,米乐打我!”

米乐扬着下巴冷哼着说:“你刚刚推了暖暖,打你都是轻的!我说你这个女人,心真歹毒,从小到大都是欺负暖暖,背后人前都说她坏话!自己姐姐抢了暖暖的男人,仗着自己年龄小就童言无忌,到处败坏暖暖的名声!”

米乐的话说的有些难听,至少在林宣和林家人听来是这样,她话里话外都在酸涩着一个人,就是当初抢了秦臻的林宣。

林家大伯听不下去了,低吼了一声:“米小姐,你父亲今日来了吗?”言外之意就是,家教带来了吗?

林宣拉了下苏暖说,放软了语气:“暖暖,今日怎么也是爷爷的寿宴,你别让米乐闹了,等下宾客都过来了!”可话里无一不再说是米乐在胡闹。

被林宣这么一说,众人的视线又回到了苏暖的身上,又加上了那些低语的难听话。

“幸亏秦臻后来娶的是宣儿,要是这个私生女真的嫁给了秦臻,那才成了我们林家的笑话了!”

“低贱的麻雀就是麻雀,还妄想变凤凰了啊。”

“就是。私生女就是私生女,永远都上不了台面,连交的朋友都这么没素质!”

……

苏暖捏紧了拳头,低吼一声:“够了!”她眼眶泛红扫视了一圈林家的长辈晚辈同辈。

“是,我苏暖是私生女,你们怎么说我都可以,但是不能这么说米乐!而且这个私生女的身份我想在场的几位叔叔伯伯不会不知道!到底谁才是私生女!今日我回林家不为别的就是看看爷爷,要是你们还一直冷嘲热讽的,对我的朋友出言不逊。推荐http://www.huijindi.com/对不起!这件事我会交给爷爷来处理!”

苏暖不是没脾气,就连当初那件事她都忍了,因为背后无人说话不痛!但是苏暖在意的被人如此欺负,那她苏暖可就不答应了!

林家众人一听这话顿时气的不行,特别是那几个被点名的叔叔伯伯,脸色很是难堪。

“苏暖!注意你的身份!”林家二伯呵斥一声。

苏暖压了压嗓子的苦涩,倔强的看着林家的众人。

“真是反了!当年你妈没教好你,就连在林家学的都忘记了吗?对叔叔伯伯是这么说话的吗?家教呢?”大伯母也冷哼一声:“苏暖,我觉得你不配参加爷爷的寿宴,哪儿来的哪儿回去吧!”说完还示意的看了几个小辈。

林瑶最先反应过来,一把拉过苏暖,就要往外扯:“苏暖,你出去,我们林家不欢迎你!”

她的动作很大,苏暖的脚本来就受伤了,此刻被她猛地一扯,踉跄着往外走了几步。

米乐见状要上来帮忙,被林宣一个眼神示意,就被旁边的保镖给拦住了,她只能干看着不能伸手帮忙。

“林宣,你这个贱人,不要脸,抢了暖暖的男人,还在背后使刀子!闹啊,闹啊!我今天就闹大了看看,让全燕京的人都看看你们林家人的行迹!”

而林瑶这边在呵斥着苏暖,把她往大门口拉,那些保镖在大伯母的示意下将米乐也扯出去,如此大的动静已经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也有好事者开始打听这其中闹得最欢的几人身份。

旁人的猜忌和打量的眼光,苏暖似乎又回到了一年前,她穿着优雅的白色纱裙等待着秦臻的来临,没想到聚光灯下迎接她的是,林宣挽着秦臻的胳膊说,暖暖,其实秦臻爱的是我,你成全我们吧!

苏暖鼻子一酸,心中抽抽的疼,无助从心底蔓延四肢,冰冷冰冷的凉,她低低的叫了声‘阿白!’模糊视线中,门口出现了一人。

第5章 私生女

他的出现顿时让刚刚还有些喧闹的宴会厅,鸦雀无声!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眼球!

男人只有二十多岁,或者有三十多!沉稳的面容上很难看出他的实际年龄。

身穿裁减合身的黑色西装,系着明亮色的条纹领带,戴着一幅无框眼镜,修长的身形,毫不逊色电视上的那些顶级模特,俊朗的脸庞,线条鬼斧神工,干净利落的碎发随风在轻柔的飞舞。

他的视线在会场绕了一圈,虽然带着温和的笑意,却让被扫到的人心中一沉,有种莫名的压迫感。那些有身份的人开始揣测此人的来历。

林瑶呆愣愣的,扯过林宣道:“宣姐姐,这人谁啊?好有气势!”

林宣忙回过神,收回视线,道:“大约是哪家的公子吧?怎么看上了?等下姐姐让爷爷给你介绍介绍!”

林瑶一听忙兴奋了:“好啊好啊,帅哥啊,那脸那腿那腰!”

“不过……”林宣眉心皱了下道:“他那身西装看起来不怎么上档次……”

林瑶眼冒星光,此刻已经忘记了她还一手拉扯着苏暖,娇嗔道:“哎呀,宣姐姐,能把廉价的西装穿出这样的气势!就算没林家有钱我也认了!再说在燕京,除了秦家还有谁能比得上咱们林家啊!”

虽然林瑶说的没错,可林宣还是心中多想了几分,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男人将视线投到了这边,也不知看到了什么,眸子一下冷了,迈开长腿就走了过来。

林瑶激动的将苏暖一推,苏暖身子重心不稳,再次跌倒在地!而她扯着林宣的手臂,叫道:“啊,宣姐姐,过来了,他过来了!肯定是看上我了!哎,你帮我看看,衣服行不行?头发行不行啊?”

男人迈开沉稳的步子,从容的气势让站在宴会中的众人下意识的后退让路,所以尽头站在最中间的林宣是最能感到那份冲击力的!

好似,时间静止,他一步一步的踩在了自己的心跳上靠近!

林宣心动了!曾经她以为最爱的是秦臻,直到这个男人的出现,给她的冲击力是无法抗拒的!

乔白眸子有些冷,他快步走了过来蹲在苏暖面前,揉了揉她的发丝,心疼的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阿白!”苏暖眼眶红红的,待认清楚了面前那影子是乔白,扑进他的怀中,汲取他身上熟悉的安心味道,摇了摇头,她吸了吸鼻子在乔白的怀中蹭了蹭,“不晚,我一叫阿白,你就来了!”

乔白拍了拍苏暖的后背,问:“伤着了没?”

苏暖借助乔白的力量站了起来,小脸带着埋怨,声音糯糯的说:“你选的鞋子跟太细了,我穿不习惯!”

“抱歉!”乔白抱歉一笑,将苏暖放在了椅子上,单膝跪地,将小女人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慢慢的揉!

两人的互动让在场所有刚刚幻想过得女子心碎,而林瑶则是整个人都傻了!林宣也愣在了原地。

“下午被拉着开了个会,没有陪着你很抱歉!”乔白的手指很好看,配合苏暖白皙的脚,如同一对相生的白瓷!而周围的人都被这一幕吸引住!

苏暖摇了摇头,看着乔白,刚刚郁闷烦躁的心情一点儿也没了!而且刚刚林瑶和林宣的对话她都听在耳里。

哼哼,很抱歉!这个男人是她的!

乔白的视线一直在苏暖的身上,而这里刚刚的氛围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何况是乔白,他冷冷的扫了一圈,那些保镖心中一颤,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

乔白声线低沉的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让周围的人都心中愤怒,特别是林瑶气呼呼的瞪着苏暖,而林宣美眸怨毒一闪而过,接着换上得体的笑:“这是妹夫吧!你好,我是林宣,苏暖的姐姐!”

乔白将视线停在了林宣的身上,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同样,被震慑在原地麻木一般的还有秦臻,乔白没出现之前,他是整个会场的焦点,乔白的出现完完全全压了他一头!

更甚至,苏暖窝在乔白的怀里,笑的甜美幸福!

秦臻僵在了原地,视线也投在了乔白的身上,两人的身高差不多,一个冷峻一个温和,同样的俊朗面容,乔白的却沉稳如同一口古井,让秦臻心中一颤!

他伸出手,勾出一抹自信的笑容:“你好,秦臻!”

乔白扫了眼他伸出的手,淡淡的撇过,没有回应!气氛一瞬间变得尴尬,秦臻看了眼自己伸出去的手,笑容消失默默的收了回来!

扫了一圈,乔白似乎很不满意他皱了下眉头,有人不怒自威的威仪:“还没有人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如此的强势夺人,林家大伯不开心了,坐在沙发上冷声问:“你什么身份?!”

乔白淡淡的移开视线到了林家大伯的身上,只是这一一扫,林家大伯就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我是乔白,暖暖的丈夫,眼前的这种状况,我想我有责任和义务了解你们对我的妻子做了什么!”

傲娇总裁狂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傲娇总裁狂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严辉文评论| 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

    严辉文评论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2018-01-19严辉文为一块大地立传,是一件技术活。非大地的画师、生命的歌手,不能为也。更何况那是大漠深处的戈壁滩地,比如说一片遥远的葵花地。大漠和戈壁,总是令少数人无比神往,大多数人则永远充满理想性又空洞的想像。辽远、博大、空旷,肯定也不免空寂。我们不难相像,要为这样的大地立言,或许只适合某种宏大叙事的视角,只适合粗犷的男性作家。人类的土地上生存,也是一种不公平的命运分配。比如有些人注定要被散布在美中不足的荒漠上。这既是磨练,又是一种幸运。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土

  • 倪萍现身《谢谢了,我的家》“吐槽”莫言“长得丑”?

    作为一名资深的主持人,倪萍凭借自己知性包容、幽默风趣的主持风格“霸屏”央视十几年,一度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央视一姐”,深受观众喜爱。而她的幽默不仅表现在春晚舞台上给观众带来的笑声与愉悦,也体现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平日里,倪萍就是个十分有趣的人,她时常在微博上调侃自己的体重,说自己是“幽默不分胖瘦”,被网友戏称为“一个被主持事业耽误的段子手”。近日,倪萍惊喜加盟央视中文国际频道(CCTV-4)《谢谢了,我的家》,向观众透露,自己的幽默细胞其实是遗传自姥姥。平时,倪萍就热衷于向朋友们讲述姥姥的趣事。节目

  • 为什么搞嘻哈的人,穿裤子要露半个屁股?

    来源:壹读(yiduiread)▼托pgone的福嘻哈文化最近又火了一把因为pgone写的《圣诞夜》歌词里有很多脏话、毒品内容遭到了网友和媒体的大规模抵制而pgone辨称说这是受太多黑人嘻哈的影响但文字君觉得pgone根本没有学到黑人嘻哈文化的精(jia)髓(de)因为他平时穿裤子是这样的而那些搞嘻哈的黑人都这样的LLCoolJ这样的美国rappermeekmill和这样的美国rapperTheGames这一点pgone甚至还比不上我们贾斯汀比伯虽然我们贾斯汀比伯不是个嘻哈选手但丁日穿裤子真的比

  • 和田玉中的普通料 被无良商家加工过后 价格却堪比顶级和田玉

  • 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

    梵高一生郁郁不得志,他的画在有生之年几乎无人问津。而常玉不同,他的穷困潦倒,很大程度都是拜个性的孤独清高所致,是他主动选择了自己的命运。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黄永玉在书里讲过一件关于常玉的趣事:五十年代初,中国文化艺术团来巴黎,访问毕加索,也访问了常玉。那时候常玉五十多岁,已经过了声名鹊起的时期,受访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二者相识。代表团中有位画家劝他回国,还可以做个美术学院的教授,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住在暖气不足的阁楼,靠一年卖两三张小画勉强维生。常玉只回答说:可是我早上起不来床,也做不了早

  • 易经文化的传播者 — 郭富国

    郭富国号,龍陽散人。研习《易经》3O余年,对易学中象数、易理有独特理解和感悟。认为”易”的本质为宇宙大自然运行规律,”易“与”道“实为一体二名。深知易经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哲学关系在预测中的运用。对易学术数门类的风水、奇门、命理、相术、择日、六爻、姓名学、时空数码等均有涉猎。尤善运用大、中、小风水理论之独创风水理念:“大风水必得天运之生,中风水必得龙脉之真,小风水必得地利之位”。以形势与理气为炉。融三元、三合、玄空、八宅及先后天水法等风水流派为一体。解析阴、阳宅风水,以察天然及人造环境与建筑是否

  • 腊八快到了,腊八节的来历

    在农历腊月初八这一天,是释迦摩尼佛的成佛日子,是佛教界重大的节日之一。释迦摩尼佛是印度迦毗罗卫国的太子,为了寻求人生的真谛,毅然放弃了王位,来到苦行林出家修行。经过六年苦行,经常一天只吃一麦一麻,以致身形消瘦,羸弱不堪。有一天,他忽然觉悟到,过度享受固然不易达到解脱大道,但是一味苦行,也是没有办法大彻大悟的。于是他决定重新进食。尼连河边有两个放牛女孩,一个名字叫难陀,一个名字叫波罗,经常在苦行林边上放牛。她们把挤出的牛奶蒸成了乳糜,盛了满满一钵,来到释迦摩尼佛跟前,礼拜供养给佛食用。释迦牟尼接受

  • 易得乌龙角,难逢紫马肝——紫端龙凤砚鉴赏

    砚台是中国传统的文房四宝之一,为传播中华文明作出了巨大作用。其产生发展过程充发证明砚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发展中的奇葩,它不仅具有实用价值,更有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紫端龙凤砚就具备了这一特点。紫端龙凤砚,砚呈椭圆形,砚额琢龙凤呈祥纹,龙五爪,昂首,凤展翅,翱翔于祥云之中,整体构图寓意吉祥,刀工精湛。此砚厚重,材质极佳,以浮雕技法雕刻龙凤呈祥图案,构图美好,保存至今,实为不易,极具收藏价值。端砚以其“细密、坚实、细腻、稚嫩、温润如玉”的石质、一起的天然石品斑纹以及巧夺天工的技能制作,位居“四大名砚”

  • 见素抱朴,少私寡欲-我译《道德经》系列之十九

    第十九章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抛弃所谓的标榜圣贤及智略计谋,肯定是百倍利于人民百姓;遵循道义,即便放弃所谓的仁义说教,百姓还是会回归孝慈的;消灭投机取巧、不当得利的现象,盗贼也不会过多的出现了。当然,光靠立法惩戒,用外力实现以上三个目的,是远远不够的。还要靠思想的教化提高,通过思想的教化,使人民心有归属、单纯朴实、少私心、寡妄欲。如果能够坚持身心两方面的治理教化的治国之道,就可抛开一切所谓的治国

  • 明清瓷器的底款:翰海专家老师教你如何认识明清瓷器

    如果以款识的内容作为评判依据,收藏界也有一个排序原则,依次排列分别为本朝款、寄托款、人名款、字款、画款、简单花押款。如果对不同的款识从内容上予以区分,比较常见的就有帝王年号款、官字款、花押款、堂名款、铭文款、吉语款、用途款以及寄托款(也有人称之为伪托款)以及人名款。明清官窑瓷器中最主流的款识就是帝王年号款,它于明永乐年间出现,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就出土过标有“永乐元年”的楷书款陶瓷残件。明代的帝王年号款多为青花料书写,到了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时,官窑瓷器的款识书写也多用青花,而珐琅彩瓷等品种则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