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漫漫婚路:薄少请深情全文在线阅读

2018/1/11 21:43:09 来源:网络 []

小说:漫漫婚路:薄少请深情

第五章 薄太太

薄凉又扬起了那种好看得要人命的微笑,对了比了个ok的手势。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啦啦啦,路绮笙高兴的在心里撒花了。

见家长出乎意料的顺利,两人的事就这样敲定了,连婚期都定了下来。

吃了晚饭,薄凉送路绮笙回家,路绮笙在车上百爪挠心,欲言又止了好几回。

“想问什么就问。”薄凉睨了她一眼,恩准道。

“嗯,那个就是,我想问你,我们这么儿戏你家里人都同意。你是不是,嗯……你是不是特别老了啊?”路绮笙终于结结巴巴地问出了心里的疑惑。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薄凉闻言脸色马上沉了下来,对上路绮笙好奇得几乎冒光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你说呢?”

路绮笙却傻缺的以为薄凉在跟她玩猜猜猜呢,兴致勃勃的道:“我觉得你也没有多老,最多,最多也就35吧。”她心里还在腹诽,有钱人保养得就是特别好嘛,薄凉看起来跟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一样,只是更有味道些。

薄凉闻言整张脸都黑了,他看起来有那么老了吗?

“你的眼睛是长来看的吗?也没多好看啊。”薄凉淡淡的讽刺道,“你看我浑身上下哪儿像35岁?”他的皮肤明明比身为女孩子的她都要好!

路绮笙兀自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说道:“天呐!难道你40多了?保养得真好啊!天山童姥,有什么秘诀可以分享一下吗?”

薄凉他明明只有二十九好吗?

前头的程源已经笑趴在方向盘上了,他忍不住插嘴道:“老板娘,其实薄少他只有……”

“你给我闭嘴!开车!”薄凉冷冷地打断他的话,转而又意味深长的瞥了路绮笙一眼,看得路绮笙心里直发毛。

不就问问他怎么保养的嘛,大叔就是心眼儿小,路绮笙决定不搭理他,开始和程源胡吹海侃。

“程源,你今年几岁了?有女朋友吗?”路绮问。

“你猜猜。推荐http://www.huijindi.com/”程源从后视镜里看到薄凉黑着脸的样子就觉得想笑。

“你啊,顶多二十六七吧。”路绮笙道,“我报社里有几个刚毕业的小姑娘,介绍你们认识好不好?”

薄凉闻言脸更黑了,程源明明只比他小一个月好吗?这女人的眼光真是--他不想说粗话。

“我哪有时间认识姑娘啊,事情多得不行。”程源摇头拒绝。

车子行了一会,路绮笙便叫到:“程源,放我在前面那个路口就可以了。那里有间超好吃的麻辣烫。阅读huijindi.com你要不要吃?我请你。”

“多谢老板娘,不过薄少不让我吃这些的。”程源再次摇头拒绝了她。

“有没有搞错,连吃夜宵都管?”路绮笙撇嘴,“他是你老板又不是你老婆。”

然后路绮笙灵光一闪,激动地拽住了薄凉的衣袖:“等等,我好像发现了什么!薄少你和我结婚不会是因为程源才是你的真爱吧!”

“啊啊啊!”路绮笙简直兴奋得不能自持,“你们谁是攻谁是受?”

薄凉嫌弃地拔掉她拽着自己衣袖的爪子,声音带着些许不耐:“你再一惊一乍的我就把你扔下车了。”

路绮笙才不怕他:“扔吧。我要下去吃夜宵了。阅读huijindi.com

“程源,停车。”薄凉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道,“你陪她去吃。”

程源遵命,陪着路绮笙下了车。路绮笙熟门熟路地跟老板打了招呼。她拿了两个红色篮子,对程源说:“你要吃什么?我请你吃。”

程源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倒真的没吃过。他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不了解。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路绮笙第一次正视他,觉得他长得也挺帅的,有种小、弟、弟的感觉。她异常豪气地拍了拍他的肩:“没关系,我帮你点。你吃辣吗?”

“吃。”程源顺着她的手坐到了椅子上,又抽出纸巾给路绮笙擦了一张椅子。

路绮笙拿了好多菜,然后欢脱地坐到了程源旁边。

“这间麻辣烫的味道好正的,保证辣到你过瘾。”路绮笙笑眯眯的与他聊天,“对了,你喝啤酒吗?”

“不不,我待会要开车。再说薄少也不肯给我喝的。”程源摇头。

“啧。”路绮笙真是服了,“你干嘛那么怕他?你们真的不是gay?”

程源露出一个十分温柔的笑容,软软的。“不是怕,是敬重。”

第六章 定制礼服

“他干嘛管你那么严?”路绮笙颇为好奇。

“他是我小舅舅。我妈托他照顾我的。”程源坦白。

“我看他是奴役你才真。”路绮笙嗤之以鼻。

正好此时两碗热气腾腾的麻辣烫上来了,路绮笙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

“快吃,快吃,要烫着才好吃。”路绮笙撕了一双筷子给他。

其实卖相还是不错的,红红的一层辣椒油,上面漂浮着鲜嫩的香菜和葱花,还有白白的酸萝卜。

路绮笙夹起一串油豆腐放到他碗里,“我最喜欢这个,你尝尝。”

不远处的薄凉见状,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她才和程源认识几个时辰啊?不但相谈甚欢,还到了往他碗里夹菜的地步了。

薄凉拔了车钥匙,大步朝他们走去。

“薄先生,你也来了啊?”路绮笙很有东道主意识,“要来一碗吗?”

薄凉瞥了一眼她碗里红油油的东西,嫌弃地别过头,傲娇到:“我们家备了满汉全席招待你你都吃不饱,来吃这个?”

路绮笙只喜欢和志同道合的人谈话,例如程源。

她干脆不理薄凉,又往程源碗里夹了一筷子大白菜:“你不是喜欢这个吗?我的给你。”

薄凉握拳,真当他透明的了?

“程源,你快点,待会还要回公司拿份文件。”薄凉实在不忍直视自己风度翩翩的小外甥和未婚妻一起吃路边摊的情形,转身回了车里。

果然,良善体贴的路绮笙识相的结账了。

路绮笙和程源回到车里,路绮笙从包包里掏出益达,分给了程源两颗。

“程源,我单位那边有间超级好吃的火锅,下次请你吃。”

“好。”程源开动车子。

这还有完没完了?薄凉斜了一眼程源。程源当即闭嘴,将车子的速度提了起来。

路绮笙到家了,她提着包包下车,很礼貌地对薄凉点了点头:“薄先生,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

薄凉这才勾起一抹微笑,回道:“不用。”

她下了车,却奉送了程源一个大大的甜美笑脸:“程源,拜拜咯。”

薄凉才勾起的笑意顿时垮了下去。

薄凉扫了一眼花园里停着的车子,对程源说道:“把她的车钥匙给我。”

“薄少,你要亲自帮她修车啊?这样她会爱上你的。”程源自告奋勇道,“还是我开去修吧。”

薄凉脸上不动声色,语气却凉得慌:“那你是想要她爱上你吗?”

程源默默的对手指,他还能说什么呢,只好讪讪地递上了钥匙。

次日一早,薄凉便来接她去定制礼服。

路绮笙从乔宅里出来,手里还拎着自己弄的红豆浆和南瓜饼,豆浆用小号的保温壶装着。

不等程源下车给她开车门,自己率先爬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程源,我自己做的早餐,尝尝。”她将一壶豆浆递给程源,又分给他两个南瓜饼。

然后,坐在后座的薄凉,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司机兼外甥和自己的未婚妻坐在前头津津有味的吃着东西。

“你们男孩子都不爱吃甜的吧,我放了很少的糖。”路绮笙的笑容简直灿烂得可比朝阳了。

“味道很好。”程源感慨,“想不到第一个亲手为我做早饭的居然是我的小舅妈。”

路绮笙被他逗笑:“我这个舅妈是冒牌的,不必恭维我。”

薄凉……这无端端冒出来的小小不快是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将视线重新投放在手上的报纸上,直接无视他们两个吃货。

“薄先生,你吃早饭了吗?”难得路绮笙忽然想起他这个未婚夫来。

“我……”薄凉正想故作矜持地婉拒她的油炸食品,不过天然豆浆他倒是不介意的。

“薄少订了影楼隔离的早点。”程源实诚地打断了薄凉没说完的话。

“幸好我没有准备他的,不然又浪费了。”路绮笙将最后一个南瓜饼放进了嘴里,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

薄凉眼里都快迸出刀子来了,敢情你问着好玩呢?

程源开着车,莫名一震,车里明明是有暖气啊,怎么突然觉得身后凉飕飕的?

“对了,我看到我的车子了。谢谢你程源。”路绮笙依旧笑得甜甜的。

程源再次默默的对手指,他到底怎么回答好?

幸好此时影楼到了,是本城最有名的《钟情于你》,听说在这里拍一套婚纱照都是三十万起底的,更不说定制礼服了。

路绮笙感叹道:“想不到我竟然可以穿上钟大师亲手做的礼服,真是托了薄先生的福了。”

第七章 粉色婚纱

薄凉也下了车,自然而然地虚搂着她的腰身,压下声音道:“从现在起不准再叫我薄先生了。”

路绮笙扭头看他,眼神充满了求知的渴望:“那叫你什么?阿凉?凉?小凉凉?老公?”

薄凉此刻都有点怀疑自己的眼光了。他怎么就鬼迷心窍看上了这么个二货?难道就是因为在一众人之中看她比较眼熟而已?

他沉着一张脸,声音不疾不徐:“叫我薄凉。”至于那些亲密的称呼,他要留给他心中的人。

路绮笙去了里间量尺寸,她出来的时候,看见薄凉正对着橱窗上的一袭粉色婚纱出神。

本城有个习俗,再婚的新娘婚礼上只能穿粉色或者红色,不能再穿代表着纯洁的白色婚纱。

“看什么呢?”路绮笙纤细的五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什么。”薄凉迅速收回目光,将双手插进外套口袋里,一如既往的淡漠,“只是觉得你若是遇上心爱的人,只能再穿这样的婚纱了。有些抱歉。”

“哦,没什么。”路绮笙看得十分开,“你下次领结婚证,上面也只能是再婚了。谁对不起谁呢!”

然而薄凉俯首看着她灵动的双目里清澈的目光,却有些莫名的心软。她是个良善的姑娘,他不会看错的。

“绮笙。”正好此时有人唤了一声。

“唉。”路绮笙自然而然的应着,可当她转头看见喊她的人时,脸上的笑意便有些挂不住了。

是凌悦清和萧子禾,也就是她的闺蜜和前男友。

“你也来试婚纱吗?”凌悦清毫无芥蒂地放开了萧子禾的手,走上前来,笑语盈盈。当然她的侧重点是那个“也”字。

“嗯,来量尺寸。”路绮笙回答得很是淡漠。

“绮笙,你不会还在生我气吧?你要结婚了都不通知我?以前不是说好要我做伴娘的吗?”凌悦清的大眼里就差溢出泪水来了。

“抱歉,伴娘的人选我夫家会安排的。”路绮笙从头到尾都没正眼望过她,视线始终如一地盯着手上的婚纱样式。

“我觉得这款最好看。”可有人就是这么不知趣,挨着路绮笙坐下了。

“小笙,不用再看了样式。”薄凉也量好了尺寸,阔步走了出来,身姿挺拔犹如青松,笑容清冽犹如明月。

“我让钟师傅给你亲自设计一款。”他勾起淡笑,十分温柔。

“这位是……”薄凉的目光浅浅掠了一眼凌悦清。

“哦,我大学同学凌悦清。”路绮笙十分随意地介绍着,又对上了凌悦清探视的目光,更加敷衍了,“薄凉,我未婚夫。”

“原来是薄少啊!真是幸会。”凌悦清虽然很吃惊,她什么时候认识的薄凉,居然都到了要结婚的地步了,难怪当初甩萧子禾甩得那么利落。

也是啊,有鲍鱼谁还稀罕粉丝啊!亏她还内疚了好几天。

然而,薄凉并没有伸出手来与她握手,只是朝她淡淡的点了一下头,转而十分亲昵的揽上了路绮笙的肩头。

“进去和钟师傅说说你喜欢怎么样的。”薄凉的语气十分温柔。

凌悦清不禁有点眼热起来,薄凉比他们都大好几岁。难怪老人们都说找老公要找年纪大一点的,不仅事业有成,嫁过去什么都不用操心,而且会疼人。

不像萧子禾,什么小事情都能跟她闹上几天。

路绮笙和钟情谈了一会便出来了,他们出来的时候凌悦清已经不见人影了。薄凉的手还勾着她的肩头,路绮笙其实不愿意跟别人有这么亲昵的肢体接触,所以不着痕迹的他与拉开了距离。

薄凉十分自然地收回手,揶揄道:“过了河就抽板,卸了磨就杀驴。”

路绮笙心情有些不好,懒得跟他斗嘴。

一个时时刻刻都都是笑眯眯的快乐姑娘突然静默下来,而且显得那么落寞。薄凉莫名的就觉得心软了,他可是难得有一次同情心。

“你如果还爱他,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我不追究你违约金。”薄凉站在她身后轻声说着,大发慈悲。

“就算他跪下求我我都不会与他复合的。何况人家还准备结婚了,我怎么可能这么贱?”路绮笙用微笑掩饰掉自己眼底的那点落寞,无所谓地拒绝他的好心。

薄凉却难得正经起来,他抬头望了望远方的天空,声音有种寂寥的感觉。他说:“真的爱情,不会在乎贵贱的。你没看过张爱玲的书?爱一个人可以低到尘埃里。”

路绮笙的心情顿时治愈了,用一种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的眼神巴巴地看着化身情圣的薄凉。

第八章 知道你眼睛好看

薄凉一低头就看见她圆碌碌得跟小鹿一般的眼神,清可见底,净得透明。

她的眼睛可真好看,不像小娆,布满了沧桑,难展欢颜。

“薄少,想不到你还看言情呢!你有没有看过《霸道总裁爱上我》,《王爷,你被甩了!》?我觉得男主好深情啊……”路绮笙又开始脱线了。

薄凉无言地摸乱她的短发,叹气道:“你还是去和程源交流吧。我跟不上你的思维。”

路绮笙不满地拔掉他的手:“别老是乱摸我的头,我不是你家养的狗!”

这么一说,薄凉觉得她还真的挺像一只宠物狗的,会讨人欢喜,活蹦乱跳,可爱纯净,偶尔静下来就会让他感觉到莫名的心软。

路绮笙见他又露出那种她不明所以的微笑,心里就觉得怪怪的。

下午的行程是写请柬。

当然不可能让他们两个写,薄家及乔家的亲戚朋友都有人写好了,只待薄凉和路绮笙补充上双方的朋友就可以了。

路绮笙的朋友不多,报社的同事一律都请,几个要好的同学。

然后,她握着笔犹豫了良久,终于还是决定不请萧子禾和凌悦清。

倒不是她狭隘,而是她和薄凉迟早都会离婚的,她不想让这两个人用今日的风光讽刺自己来日的落魄而已。

当然!谁说她一定就会落魄了?她路绮笙是生命力坚韧的野草,无论去到哪里,都会活得生机勃勃的。

选婚礼场地时,薄家本来选的是城西的教堂,问薄凉和路绮笙的意见。

私下,薄凉说:“我都不信耶稣的。”

路绮笙:“在万能的主跟前欺骗长辈感情,我良心不安。”

于是两人一致决定就在宴客的酒店大堂举行就算了。理由是--省事儿!

薄家长辈--真是懂事的孩子。

举行婚礼那日很不巧下了些小雨,可依旧没有影响这个婚礼的盛大。薄家旗下最大的一间酒店门口,豪车满布,客如云来。

路绮笙穿着布满水钻的婚纱,走在红地毯上,一步一步朝着薄凉走去。

薄凉今日一整套的白色正统西装,口袋里还有一枝红玫瑰,脸上始终挂着一丝隐隐的笑意。真真是风度翩翩,玉树临风。

路绮笙和他都厚着脸皮行完礼,宣读了誓词。最后,司仪说了句路绮笙没考虑到的话:“薄先生,交换完戒指,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路绮笙听完这话,脸上迅速就布满了可疑的红晕。她抬起眼用眼神问薄凉,意思是,怎么办啊?忘了这茬了!真是百密一疏,什么都考虑到了,偏偏漏掉了这个。

她应该事先让薄凉串通好司仪的啊!让他cut掉这个环节啊!

就在路绮笙还在各种怨念的时候,薄凉的俊脸已经在她眼前放大了。路绮笙紧张的咬着唇瓣,再次用眼神询问他,不会真的要亲吧?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薄凉直接用行动告诉她。

她的唇比想象中的更软更甜,(路绮笙:你竟然敢想象!你这是潜意识违约!)薄凉在周围的欢呼声中加深了这个本打算浅尝辄止的吻。辗转反侧,温柔缠绵。

除了路绮笙整个过程都完全处在震惊中,傻愣愣地瞪着大眼睛以外,薄凉觉得整体来说还是完美的。

“别瞪了,知道你眼睛好看。”薄凉借着在她头上拔礼炮纸花的动作,俯首在她耳畔轻语道。他的声音性感得跟他身上的禁欲系西装形成了妥妥的反差萌呀!

路绮笙刚被轻薄了的不快统统消失不见,只余下一点淡淡的害羞。果然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吧,古人诚不欺我。

路绮笙还傻乎乎的云里雾里,薄凉已经亲热而自然地挽起了她的手,开始去敬酒。

伴娘是薄家安排的,喝酒那叫一个豪爽,一轮下来绮笙只沾了些酒味,根本没下到肚。

“这就完了?也没他们说的那么累嘛。”路绮笙发表感想,揉了揉自己可怜的脚,“就是这鞋子我实在穿不惯。”她是跑外景的,家里几乎没有高跟鞋。

薄凉可没有她那么自在,喝了不少,白皙的脸庞有些微醺的红,领带也扯开了。他正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醒酒茶,昂头就喝,性感有型的喉结上下滑动。

路绮笙暗想,不行啊,薄少这么秀色可餐,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对,他若是偶然脱个衣服秀个腹肌。那她--要是忍不住来个霸王硬上弓的,要赔多少钱啊!

薄凉喝了醒酒茶,神色更清明了些,之前眼里微醺的醉意都没了。

“下午还有一场呢,在薄家。”薄凉开声打断了路绮笙的胡思乱想,他抬起有力的手腕,看了看手上的百达翡丽,“时间差不多了,要去准备了。”

路绮笙:“不是吧,我的脚……”

第九章 小财迷

下午的那场是中式的,路绮笙坐在房里由着人装扮。待人将那套正统的凤冠霞帔拿出来时,路绮笙的双眼登时就发光了。

真特么的太漂亮了啊!路绮笙摸了摸,质感真是棒棒哒!

“哇!好漂亮,好漂亮!嫂子,给我穿一下!”人群里忽然冲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眉眼跟薄凉有七成像,齿白唇红,脸庞粉嫩粉嫩的,皮肤真是好极了。

“小颜,你别乱动!”薄凉的二婶赶紧上来拽住她,“这是你嫂子的嫁衣,怎么能让你穿呢。你喜欢以后你出嫁,我给你照着这套做。”

“嫂子……”薄颜紧紧攥住路绮笙的衣袖撒娇,“给我穿一下嘛。”

“穿吧,穿吧。”路绮笙大方得很,二婶马上皱起眉头,“这怎么能行?小颜你别胡闹。”

“没事没事,现在不讲究这个。”路绮笙心里默默补充道,反正她也没指望能跟薄凉长长久久。

“好了,二婶你别捉住我嘛。我就戴戴那顶帽子。”薄颜退而求其次,哀求道。

二婶也没眼看了,只得由着她。薄颜兴奋极了,马上过去戴起了凤冠。她急急忙忙的掏出手机自拍。

“唉,你这个角度不好,显得肤色暗。”路绮职业病又犯了,上去拿过她手机,“我帮你拍吧。”

路绮笙拍了几张,递给薄颜看,薄颜喜出望外:“哇,嫂嫂你拍得我真好看!”

“那当然,我是专业的。”路绮笙在自己的技术上一向自信。

“绮笙,好了吗?”一群人正在闹哄哄的时候,薄凉推门进来。

路绮笙站起来,薄凉迎面走来,脚步稳健,嘴脸含笑,一身大红的袍服更衬得他姿容卓绝面如冠玉。

路绮笙心里有些淡淡的伤怀,若是如斯男子,是她的命中良人,怀着虔诚爱意来将她娶走。她该有多么的幸福啊!

外面传来一声高亢的:“吉时到,请新人行礼!”

二婶赶紧将凤冠给路绮笙戴上,路绮笙差点没把脖子给折了。这东西还真特么的重啊。

二婶拖着她的手将她放到薄凉手上,他的手掌有些汗津津的温热。薄凉低头看着她,终究是女孩子,这种时候难免害羞。一身凤冠霞帔,衬得她肤色洁白,脸若桃花。

路绮笙感觉到薄凉的视线在打量她,她抬起眼对他笑了笑,笑容甜美又带着些青涩的羞意。薄凉看得心跳都停了一拍。

若是如此美景良辰,他迎娶的是自己心头的人。那该有多么的幸福。

他心头的人?呵……为什么此刻竟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还远不及眼前娇美人儿来得鲜活动人。

薄家家大业大,很多长辈都是从外地,有的甚至是国外飞回来的。所以路绮笙跟薄凉行完礼,又将媳妇茶也一道给奉了。

一整轮下来,路绮笙已经累得快趴下了。她被带进新房的时候,已经是到了腰酸脚酸脖子歪的地步了。

新房里居然还点着一双大大的龙凤烛,贴满了大红喜字。路绮笙掀了掀被子,床上寓意早生贵子的东西也是一样不落。

她摘了凤冠,拿出刚才奉茶时长辈给的红包,坐在床上乐滋滋数了起来。

这世上再没有比数钱更令人快乐的事情了!一千,两千,三千……路绮笙越数越是乐不可支。

“有多少?”她正喜滋滋的将钱分成两半的时候,薄凉回来了。

因为来薄家这儿参加婚礼的都是至亲,所以薄凉不能推酒,喝得有点儿多了。他整张脸都染成了红色,眼里醉意迷离,隔得这么远说话,路绮笙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

“三万八千多,每人一万九,零头归我了。”路绮笙抱着自己那份,将另一份推给薄凉。

薄凉轻轻笑了笑,走近床边,又忍不住伸手揉她的头。“全都归你,都是长辈给你的。”他的声音有些哑了,可还是很悦耳。

这下路绮笙更高兴了,抱着那堆全是一百的人民币:“发财了!我发财啦!”言毕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一只色泽上好的墨绿色玉镯。

“喏,薄太太刚才给的,说是你们家的传家宝。你保管好啊。”她递给薄凉。

薄凉本来带着愉悦的眸子,一瞬间便黯淡了下来。他凝视了路绮笙好几秒,终于还是伸手接过了那只镯子,沉着声音道:“多谢你。”

“不客气,谁叫我们是好伙伴呢!我会好好孝顺薄太太的,你放心。”路绮笙笑逐颜开,丝毫没注意到薄凉的小小失落。

第十章 薄凉你这个禽兽

“要叫妈了,不要再叫薄太太。”薄凉出声纠正她,望着她高兴的样子,嘴角也会不由自主的上扬,好像不管什么时候,她总是笑眯眯的。

不是说爱笑的女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吗?她怎么就遇上他了呢?

就在这时候,房门外面传来的小小的一声嘭,应该是谁打翻了什么东西。

薄凉的眼神有些无奈,坐到了床上。

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挨着你坐着,还用一双迷离好看的桃花眼深情款款的望着你……

路绮笙的反应是:“啊--你想做什么?”

薄凉的眼神更无奈了,伏在她耳边低声道:“我们家都有听墙角的习惯,你随便叫两声,满足一下他们吧。”

路绮笙双目圆睁:“怎么叫?”

薄凉回望她,正在斟酌着如何回答她,便又听得她自顾自的说道:“哦哦,我知道了!”

就在薄凉正为结束了这个尴尬问题而松了一口气时,就听到路绮笙扯开嗓子喊道:“啊!薄凉你干什么?”

门外的人个个眼冒绿光。

“你撕我衣服干什么!啊--你别过来!”

门外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薄颜低声道:“想不到我二哥看起来挺人模狗样的,居然这么重口味!”

“嗯!”众人点头同意。

路绮笙还在卖力表演:“啊!薄凉你把蜡烛拿开!我怕--别这样啊!”

薄凉整张脸都黑了,赶紧上前捂住她的嘴巴,气得简直要疯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薄凉咬牙切齿的,却又不得不轻声道。

“唔--你堵住我嘴巴唔--干什么……”路绮笙断断续续地吼完这一句。

世界清静了。

门外的人都识相的走光了,薄凉揉了揉太阳穴,已经不忍想象自己在家人眼中的形象了。

路绮笙却对薄凉心里的暴躁毫无察觉,还是笑嘻嘻的:“怎么样?这样ok吗?我的演技好吧?”

薄凉望着她一脸快表扬我吧的神情,异常无力地别过头。

“薄凉,你们晚上怎么睡觉啊?只有一床被子。”路绮笙可怜兮兮的问他,他应该不会这么没风度让自己睡地板吧。

“当然是一起睡。”薄凉叹气。

“你--你想做什么?合约里写明的……”路绮笙赶紧攥住自己的衣襟。

“你信不过我的人品也应该相信我的眼光。”薄凉赶紧打住她的胡思乱想。

路绮笙这下又不高兴了,她灵机一动拿出自己的手机,将大红色的嫁衣解开,露出里面绣了鸳鸯戏水的肚兜。

她这样一拉开,就露出了整截光洁白皙的脖子,白嫩嫩的,在昏暗烛光下尤其刺眼。

“你做什么?”薄凉压着自己心中微微的躁动,板起脸。

“我发自拍去朋友圈啊!”路绮笙已经开始嘟嘴卖萌,搔首弄姿,高贵冷艳等等各种表情……

薄凉的脸又黑了。发穿肚兜的相片上朋友圈?

他声音冷冷的:“要不要把我也拍上去?”

路绮笙双眼冒光:“真的?太好了!来,我们摆个姿势。”

薄凉:“……”

他一把夺过路绮笙的手机,放在了他这边的床头柜上,沉着声道:“睡觉,不准玩手机。”

“这才几点啊,睡这么早?”路绮笙眼巴巴地望着与自己遥遥相望的手机。

“明天五点起床祭祖,你爱睡不睡。”薄凉淡淡的扫了一眼她哀怨的脸,然后就在自己这边躺下的。

路绮笙躺下来开始各种找茬:“这蜡烛这么亮,怎么睡嘛?”

薄凉闭着眼睛没理她。

不到一刻钟,她又不耐烦的转了个身:“这床下面这么多硌人的东西,怎么睡嘛……”

薄凉的眼皮动了动,还是没理她。

随即不到半刻,她又转了个身,抱怨道:“这床单被子上面怎么一股味儿?”

真是忍无可忍!

薄凉嚯的一下坐起来,将她的手机扔还给她。冷着声音道:“明天你起不来别怪我!”

路绮笙哪还管他心情如何,拿起自己的手机,一边调成静音一边自以为体贴的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吵着你的。”

薄凉已经没有心情搭理她了。

路绮笙拿过手机,又凑到薄凉跟前,讨好地问:“土豪,你们家的wifi密码是什么呐?”

薄凉悠悠地睁开眼,十分无语地望了她几秒钟。路绮笙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的感觉,赶紧举手投降:“好了,好了,我睡觉还不行吗?”

她一脸不情愿的躺了下来,咕哝了一句:“有钱人就是屁事儿多。”

薄凉压着要把她从窗户丢出去的冲动,索性转了个身背对着她。

路绮笙躺了下来,合眼又睁眼,睁眼又合眼,瞥了瞥放在枕头边的手机,又偷偷的拿了起来。

这时世,哪有不刷一遍朋友圈就能睡着的人啊?

漫漫婚路:薄少请深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漫漫婚路 或 薄少请深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国士无双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国士无双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国士无双目录预览:第1章快餐店里的打工大神第2章美女老板的邀请第1章快餐店里的打工大神输了游戏,你还有人生!看着电视画面里播放着DOTA全球国际邀请赛,TI4夺冠队伍双手高高捧起冠军神盾,享受着台下无数的鲜花和掌声,正在快餐店里洗地的青年发出了长长的叹息。DOTA已经不仅仅只是一款全球性的电竞项目,高额的奖金甚至一度超越了传统体育赛事,成为了各大新闻热议话题。“想不到今年的冠军居然会有3100万人民币,每个人少说也能分到500万,真是一夜逆袭成高富帅啊,唉。

  • 网游之天地浩劫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网游之天地浩劫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网游之天地浩劫目录预览:第1章送您一台高配第2章欢迎来到艾特兰斯大陆第1章送您一台高配公元2200年6月18日,地球、月球、火星上,三百亿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独立日做着准备。一百年前的6月19日,入侵地球的外星文明科达斯帝国被英勇无畏、团结一致的地球人打败了,人类将这一天命名为独立日。一百年后的今天,人类的脚步早就走出了地球,并在月球和火星上建立了庞大的地外殖民基地。“吴经理,明天就是独立日了,我那十三个兄弟的抚恤金今天必须得给了吧。”方山站在矿区经理吴

  • 鬼尊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鬼尊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鬼尊目录预览:第1章地下室惊魂第2章做他的妻子第1章地下室惊魂我走在落针可闻的地下室里,手里抱着老板说的72年红酒,正向着楼上走去。我叫佩芊芊,大学毕业,满腹希望的我,却在接连几次应聘中失败,学校里面学的东西,来到了这个社会居然一点都派不上用场。最终我妥协了,来到了这家不起眼的旅馆打工,虽然旅馆非常破旧,也没有几个客人,但是,工资,却很高,7000块钱一个月,还可以包食宿。这对于一直找不到工作的我,简直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不过第一天上班,老板的要求让我感到很奇怪,他告

  • 恋恋不忘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恋恋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恋恋不忘目录预览:楔子第一章楔子今天不是个好日子,因为周彦召从外地回来了。进门的时候,他就坐在窗边等着谭惜。粼粼的海光映在他的侧脸上,衬得他神色很清淡,甚至还带有一丝儒雅。儒雅……想到这个词谭惜不禁打了个冷战。儒雅跟这个混蛋可没有半毛钱关系。“来之前怎么不跟我说一声?”走到周彦召身边,谭惜从后面抱住他。他不置一词,只是转过身,从怀里拿出一块瑰红色的玉石,戴在谭惜的脖子上。“喜欢吗?”他的声音磁性而温柔,犹如缓缓拉奏的低音提琴,“今天晚上,我在KissClub拍下

  • 试婚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试婚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婚目录预览:001伤透离开002可怜的三001伤透离开H市,秦氏国际本该庄重的总裁办公室里,此刻正充斥着浓烈的酒气和情欲气味,尽显糜烂。宽大的办公桌前,一个妩媚的女人,正被抵在桌沿处,双腿紧紧的缠住男人的腰,酒红的卷发随着身体的动作,划出妖媚的弧度。叶以沫看着眼前的场面,唇角缓缓的扯出一抹弧度,笑得满心苦涩。在她的角度,虽然只能看到男人的侧脸,却仍是不难看出,那个正在女人身体里驰骋着的男人,就是她的老公。女人媚眼如丝般眯起的眼,蓦地瞠圆,终于看到了站在门前,一双水

  • 御鬼师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御鬼师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御鬼师目录预览:第一章都市传说第二章迷雾重重第一章都市传说“夜幕下的御鬼师,会用双手,惩戒每一处黑暗。”————《都市传说》《都市传说》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他讲述了一个类似蝙蝠侠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名御鬼师。御鬼师,取阴间之鬼力,御之。他和他的鬼宠,惩戒着常人看不到的黑暗。这样的人物是虚无缥缈的,也是不真实的。可是,这本书所记载的十个案件,却是真实存在的。这十个案件,是以S市的十大悬案为蓝本,增加了御鬼师这样一个角色。我是S市的警校学生,名叫张科学,别说所学

  • 妃常得意之皇上嫁到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妃常得意之皇上嫁到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妃常得意之皇上嫁到目录预览:第001章谣传第002章重生第001章谣传宣武十年,六月,上京城。近日上京城到处疯传着一个吓人的消息,知府大人家的二千金乔璎珞突然死而复生,性情大变,人人都怀疑她是被借尸还魂了。一大早菜市场就围着一堆人,在听着乔府的老妈子的儿媳妇她娘绘声绘色地说着那天发生的事情。“我那亲家母正准备帮二小姐穿寿衣,突然看见二小姐的手动了动,然后就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当时把我亲家母吓得快晕过去了,还以为是诈尸呢!”“不是吧?那么恐怖。”“是真

  • 紫金大道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紫金大道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紫金大道目录预览:第一章紫金大帝第二章青山碧水小石村第一章紫金大帝这是一方充满着力量的世界,即便是万里荒原也让人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厚重之感,没有丝毫生机不存的虚浮。这就是神界,一个力量至上,强者云集的世界,然而今天必定让未来之人铭记千万年。“轰隆隆......”一道巨响在天地间传开。从上空望去一个方圆数千万里的土黄色牢笼矗立在大地上。牢笼之中一位紫金光彩环绕,一身血铠面庞温和的男子悬浮在空中,静静地看着牢笼之外。刚刚那道巨响便是他积蓄力量向周围的土黄色牢笼发

  • 色字头上有只鬼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色字头上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色字头上有只鬼目录预览:第001章美女经理第002章黑色陶偶第001章美女经理现在这个年头收藏之风越来越盛,不管是邮票还是纪念币以及古董,但凡是感觉有收藏价值的,那么就会有无数人去追捧跟风收藏,各种收藏品更是千奇百怪……但是……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群人,有着特殊的爱好收藏,这种收藏都在黑暗之中进行,不能公诸于世,而我就是见到了这种诡异的收藏品,结果就陷入了离奇惊悚的风波之中,让我无法从中脱离而出……我叫安岩,出生在农村,高考落榜之后直接就来到珠海市打工,由

  • 不想修真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不想修真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不想修真目录预览:第一章白日做梦!第二章绿光第一章白日做梦!如题!此文实乃作者凤梦中天授,如有雷同麻烦托梦告知一下,谢谢!对了,听说一个章节最少需要一百字才能够发布,麻烦帮我数一下,到了一百“吱~”一声我好发出来,再次感谢!鞠躬!......字数还不够?呃...那我就再说两句吧...咳咳~差不多应该够了,我再试一下......好了!(这两个字是发布后再添加的!打搅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正文下章开始,本章免费!)(下一章其实也免费!)第二章绿光张真从火车上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