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不过是一场传说全文在线阅读

2018/1/11 21:43:54 来源:网络 []
小说:不过是一场传说
第五章  只有沈曼才能给我生孩子!

奈奈以为,顾峰此举只是为了做亲子鉴定,确认自己肚子里的种是不是他的。

她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跟着顾峰进了医院。

直到她被人按在冰凉的机器上,听到老医生的感慨:“只是可怜了,一个成形的男胎。”

“医生,亲子鉴定今天能出来吗?我怕我先生等急了。”奈奈忍不住问道。

却听到医生不解的说道:“你做的是堕胎,不是亲子鉴定啊!”

奈奈这才恍然大悟。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原来顾峰带她来医院,名义上是带她做亲子鉴定,实则是要堕胎!

奈奈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伸手乱摸,想要往屋外跑。

结果脑袋磕在了桌子上,殷红的鲜血顺着惨白的小脸,就流了下来。

老医生连忙扶住她,却被奈奈猛地甩开了手臂,奈奈嘶声大吼:“你离我远点!别碰我!”

就在此时,门被打开了。

紧接着便传来了一个熟悉而寒凉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奈奈的身体猛地一哆嗦,凭着直觉一把拽住了顾峰的手臂,鼻尖一酸,眼泪哗哗哗的往下掉。

奈奈很少在顾峰面前哭,但这一次她真的没有办法了。

“顾峰,你相信我好不好?我肚子怀的真的是你的孩子,你自己的骨肉啊!”

顾峰蹲了下来,用手温柔的擦掉奈奈的眼泪,声音却是冷的让人发指:“沈奈,你打的可真是一手的好算盘。为了不惜坐稳顾太太的位置,竟然和我玩儿阴的!”

“顾太太的位置我不要了,顾峰,我现在只要我的孩子了!”奈奈跪在地上,哭的涕泗横流。汇金地

头发凌乱,语气中满是无助和哀求。

顾峰扯扯嘴角,微微一笑:“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

“这次是真的!”奈奈连忙点点头,哭的稀里哗啦,语言也开始混乱:“顾峰,咱们好歹夫妻一场啊,就留下这个孩子好不好!”

“可惜,已经晚了!”

顾峰薄唇轻掀,凑到奈奈的身边,微微一笑:“就算它真是我的骨肉,就不能留下来了。只有沈曼才能给我生孩子!”

奈奈听了这句话,心顿时就凉了。

她和他在结婚三年,竟然连生个孩子的资格都没有!

“顾峰,你就是个王八蛋!”奈奈擦掉眼眶里流出的眼泪,忍不住破口大骂。

但顾峰并没有搭理她,一把将她扛了起来,奈奈拼命的挣扎。

“你要是这样掉下去的话,倒是省了我的手术费!”

顾峰沉声说道。

奈奈一下子就安静了,任凭顾峰将自己放到冰凉的仪器上。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顾峰,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奈奈轻声笑笑。

还没等顾峰开口,奈奈就自顾自的说道:“女人生孩子就像犹如在鬼门关走一遭,你让我把它生下来,你可以放弃我的命!”

“少啰嗦!”顾峰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奈奈自嘲的笑笑,没想到她一命换一命都不行埃

这顾峰究竟是有都讨厌自己呢?

“顾太太,你闭上眼睡会儿,不会痛的。”老医生戴上手套,忍不住安慰道。

奈奈听话的点点头,绝望的闭上眼。

就在此时,门被蓦然撞开了,凉风嗖嗖的往里刮。

奈奈忍不住打了个寒蝉。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第六章  奈奈,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你们全部都住手!顾太太肚子里怀的可是顾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刘律师提着公文包愤怒的阻止道。

奈奈眼睛蓦然睁开了,面色一惊:“顾氏集团的继承人?”

“对,顾太太有所不知。在顾董事长去世之前,他秘密留下了一份遗嘱。只要顾太太怀的孩子,不管男女都是未来的继承人。就连顾峰顾总经理都不能随意和您离婚!”刘律师解释道。

奈奈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顾峰的爷爷救了她!

顾老爷子第一眼看上奈奈的时候,就被奈奈吸引了。阅读huijindi.com

用顾老爷子的话来说,就是奈奈单纯善良,是个好媳妇。

所以顾老爷子不惜以总经理的位置来逼迫顾峰妥协,娶了奈奈,这也就是顾峰为什么讨厌奈奈的原因之一。

没想到顾老爷子还等她们结婚,就撒手人寰。

当时舆论四起,加之奈奈的姐姐沈曼出车祸,可顾峰还是遵守约定娶了奈奈。

奈奈以为顾峰对自己或许真有那么一丝情谊,没想到在结婚当晚,她的眼睛就被戳瞎了。

奈奈正在神思恍惚的时候,却被一只大手给扶住了:“顾太太,我送你回去吧。”

“顾先生呢?”奈奈将眼泪硬生生的逼了回去,随口问了句。

刘律师尴尬的说了句:“顾总已经离开了。”

奈奈也就没再多问什么了,任凭刘律师将自己送回了公寓。

没想到刚到公寓,就听到刘律师喊了声:“沈曼小姐好!”

奈奈的身体猛地一颤。

沈曼竟然在她家,她到底想做什么!

奈奈心里明明害怕的要死,但脸上却强行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意。

沈曼抓住奈奈的手腕,将她扶到看了沙发边,语气里满是担心:“奈奈,你不是怀孕了吗?怎么还到处乱跑?”

“姐姐,都怪顾峰。顾峰一定要带我去医院,看看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否康健,我都说了不用不用。”奈奈一脸无辜,微微一笑。

沈曼脸上得意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

“姐姐,你是不高兴吗?”

奈奈仰起脸,故作不安的问道:“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要故意占着顾峰的,实在是现在和以前的情况不一样了,等我生下这个孩子我一定离开。”

话音刚落,奈奈就感觉到一双芊芊细手覆上了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沈曼温和的笑笑:“妹妹,你这是什么话?姐姐希望你永远开开心心的,一辈子都开开心心的!”

奈奈心里冷笑连连,这个女人可真会演。

但面上却是一脸感动的模样,将头靠在了沈曼的肩膀上,撒娇道:“姐姐,你对我真好!”

沈曼拍拍奈奈的肩膀,温婉的笑笑:“姐姐对你一直都很好,不是吗?顾峰让我住你这儿,陪着你生孩子!”

奈奈顿时愣住了。

顾峰让她住进来,那就意味着她随时都有危险了!

“奈奈,你这是什么表情啊?你不想看到姐姐吗?”沈曼眉头一皱,起了疑心。

目光紧紧的缩在奈奈的脸上。

奈奈强颜欢笑:“哪有,奈奈高兴,高兴!”

奈奈心里有些害怕了,手死死的捏着指甲,硌得生疼。

话音刚落,奈奈就被沈曼给扶到了楼梯口。

沈曼望着层层台阶,眼眸里闪现出一丝阴狠的决绝,意味深长的看着伸手乱摸的奈奈。

第七章我就不相信,你孩子还不掉!

“姐姐,姐姐,你在哪儿啊?”

奈奈有些不安了,伸手到处乱摸,而摸到的全是一团空气。

沈曼拉过奈奈的手,温和的哄道:“奈奈,吴妈准备了一些新鲜的瓜果,姐姐带你下去吃啊!”

“不,不用了!”

奈奈心里也意识到了危险,连忙往后退,手也不禁往回缩。

结果沈曼将她猛地一扯,奈奈的身体就倒了过去。

沈曼顺势一推,奈奈踩在楼梯口的脚一滑,就像滚皮球一样,扑通扑通的往下滚。

沈曼冷眼旁观,嘴角露出一丝狠厉的笑:“沈奈,我就不相信,你孩子还不掉!”

奈奈的脑袋碰到了墙角的瓷砖上,意识也跟着昏迷了。

吴妈手提着菜篮子,前脚刚走到楼梯口,后脚就看到奈奈滚到了自己面前,奈奈身下一片殷红的鲜血顺着肚子往下流……

“太太……太太……”

吴妈手里的菜篮子猛地一丢,顿时傻眼了。

沈曼穿着高跟鞋,急忙下了楼,厉声尖叫:“奈奈……奈奈……”

吴妈抬眼看着沈曼,顿时就呆住了,仿佛明白了什么。

“还杵着做什么?赶快送医院啊,我妹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沈曼叉着腰,冲着吴妈大声嚷嚷。

吴妈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跑出屋叫车。

奈奈浑浑噩噩的,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

她醒过来已经是后半夜了,她躺在病床上,被窗外寒凉的雨滴敲打着梧桐树叶的声音给惊醒了。

奈奈觉得身体像是散架一样,很疼很酸的感觉。

她本来想保住这个孩子,没想到沈曼竟然那么狠,竟然一把将她推下了楼梯!

让她瞬间前功尽弃!

奈奈眼睛受了伤,上了药,被纱布蒙着很不舒服。

眼泪侵蚀着药渍,疼得她只能咬住嘴唇。

此时,门被打开了。

奈奈连忙翻过身,压抑着心里的苦楚,强行使自己保持平静。

吴妈将滋补的鸡汤放在了桌上,看着奈奈瘦弱的身躯,忍不住叹了口气。

紧接着穿着黑色大衣的顾峰沉着脸,进了屋。

“顾先生。”吴妈连忙点头问好。

顾峰看了眼背着自己的奈奈,沙哑着声音问了句:“太太还没醒么?”

“还没呢,但医生说太太只是脸伤的重了些,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应该这几天过了,就醒过来了。”吴妈忍不住辩解道:“太太这次从楼梯上摔下来,肚子里的孩子竟然保住了,看来是天意啊!”

奈奈听了吴妈的话,眼眶里的眼泪顿时就凝住了。

她的孩子竟然还没掉!

奈奈伸手轻轻的覆上了自己的小腹,果然是妈妈的好孩子。

妈妈有一天总会把你吃得苦,全部都让渣男渣女全部讨回来!

奈奈想到这里,手也紧紧的握成了拳,关节捏的泛白。

可能是她想的太过于投入了,以至于顾峰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就在此时,她的手背被一只略微粗糙的手给蓦然拽住了,奈奈身体猛的一哆嗦,面色一惊。

第八章 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连楼梯都不走好。

“奈奈,你醒了?!”

沈曼皱眉,面色虽然不善,但声音却是波澜无惊,透着关心和不安。

奈奈愣愣的抬起头,自嘲的笑笑:“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连楼梯都不走好。幸好这次孩子没事,不然我就成顾家的罪人了!”

奈奈的话,成功的打消了沈曼的顾虑。

沈曼温和的拍了拍奈奈的手背,安慰道:“不都没事么?就不要再责怪自己了!”

奈奈低下头,没有接话。

看来从此以后,她要更加小心沈曼才是。

“太太,喝点鸡汤补补身体吧!”吴妈说着,将鸡汤递给了奈奈。

奈奈手指摸到冰凉的瓷器碗,结果后喝了一口,便啪的一下扔在了地上。

瓷器碗应声而碎,鸡汤溅了一地。

“奈奈怎么了?”沈曼不安的看着奈奈。

奈奈手紧紧的握着床单,佯装镇定的说了句:“吴妈,你做饭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差了,真不知道要你还有什么用!”

“太太别生气,我马上回去再重做一份!”吴妈吓得脸色惨白,连忙认错。

奈奈嘴唇微勾,冷哼道:“不用了!”

说着,便握紧了沈曼的手,一脸天真的笑笑:“姐姐,我想吃你为我熬的鸡汤。”

“这……”

沈曼顿时愣住了。

沈曼是沈家的掌上明珠,两手不沾阳春水,怎么可能会熬鸡汤?

“姐姐,你若是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了。”奈奈放开沈曼的手,一脸的落寞。

沈曼却安慰的拍了拍奈奈的手:“放心,我这就去给你做!”

沈曼说着,就起身出了屋。

奈奈听到高跟鞋渐行渐远的声音,才不禁松了口气。

她走到现在这一步,一步一步的多么艰难埃

现在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把沈曼给赶出去。

只要这样,她才能平安的生下这个孩子。

沈曼的动作很快,两个小时后就带着保温桶过来了。

满含期待的将呈有热乎乎鸡汤的保温桶,递给了奈奈。

奈奈故意手一缩,鸡汤便打翻在地。

沈曼脸色大变,恨恨的看着奈奈。

吴妈赶紧来拖把来收拾残局。

“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奈奈咬着嘴唇,伸手拉住了沈曼修长的手指:“姐姐,你应该不会生奈奈的气吧?”

奈奈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也随之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

话音刚落,奈奈的脖子便被一只大手给掐住了,奈奈脸色顿时惨白。

第九章  痛就对了,姐姐还怕你不痛呢!

奈奈也没有挣扎,只是仰着头,呆呆的看着顾峰。

“沈奈,我警告你!这个孩子现在是你唯一的筹码,你要是再折腾,孩子没了,你自身也难保!”

顾峰紧紧的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耐烦。

沈曼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像是宣示主权似的,故意冲着奈奈笑笑:“顾峰,我自己的妹妹了解的很,她说不是故意的,那就肯定不是故意的!”

顾峰和沈曼的一唱一和,让奈奈瞬间清醒了。

对啊,顾峰这么喜欢沈曼,肯定会处处维护着她呀!

她想把沈曼,扫地出门,那根本就是痴心妄想,说不定真像顾峰说的那样,连肚子里唯一的筹码都给折腾没了呢!

到那个时候,沈曼肯定会更加的肆无忌惮!

奈奈正在胡思乱想,便被顾峰猛地一推,整个人就瘫在了病床上。

“顾峰,上次都是我不好。”

奈奈说这话的时候,低着头,她害怕自己眼眸里全是掩不住的仇恨。

但是她现在羽翼未丰,她斗不过他们,所以她只能装。

奈奈等自己的心境平复之后,抬起头来,双眸里竟然全是无辜和纯净。

“而且你和姐姐那么要好,肯定不希望有人来打扰吧?不如我搬出去住,让吴妈跟我一起住!”奈奈温和的笑笑,声音听起来像她的声音一样温暖。

顾峰顿时愣住了:“真的?你愿意搬出去?”

“嗯,我愿意给姐姐让位置!”

奈奈点点头,说着最违心的话。

奈奈以前要求什么,顾峰从来都不会答应她。

但这次,顾峰竟然答应了。

当天晚上,就让吴妈收拾好了行李,把她接到了一个简陋的单间里。

吴妈将她送到住的地方,看到简陋的环境,忍不住抱怨:“太太,这哪是什么人住的地方啊?”

“怎么就不是人住的了?”

奈奈坐到了沙发上,苦笑道:“反正我眼睛也看不到,住在哪里都一样。”

“沈曼那样勾引先生,总有一天会出事的!”吴妈不禁插嘴。

奈奈脸色一变,怒喝道:“你胡说什么呢!姐姐对我有救命之恩,就算是所有人背叛我,我姐姐都不会背叛我!”

奈奈这一吼,给吴妈彻底吼怕了,也就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自从奈奈搬了出来,她就清净许多。

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很快就到了临盆的时候了。

奈奈走路很吃力,再加之眼睛坏了,所以只能坐在沙发上发呆。

有时候一坐,就是一天。

就在奈奈神思恍惚的时候,突然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吴妈,这么早就回来了?”

奈奈以为是吴妈,微微一笑。

却听到沈曼的冷笑道:“妹妹,眼睛都坏了这么久了,怎么连姐姐的脚步都听不出来了!”

奈奈的身体猛地一颤,手也不禁握在了一起。

脸上强撑出笑容。

沈曼抱着胳膊,进了屋,冷眼看着奈奈凸起来的肚子:“奈奈,算算日子,你也快临盆了啊!”

“姐姐,奈奈生孩子,你不高兴吗?”奈奈抿抿嘴唇,装出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

沈曼微微一笑,坐在了奈奈的面前,用手摸了摸奈奈凸起的肚子,奈奈不禁往后一缩。

“奈奈,别怕埃姐姐来是想告诉你个消息!”沈曼说着,便凑到了奈奈的耳边,一边观察奈奈的神情,一边轻声开口说道:“奈奈,姐姐我呢,也怀了顾峰的种。你说咱们谁的孩子会成为未来顾氏集团的继承人呢?”

沈曼这话一出,奈奈的脸都变了。

奈奈心里越来越慌,突然肚子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

“姐姐,送我去医院!我要生了!”奈奈痛苦的脸都变了形。

奈奈扯住沈曼的衣袖,沈曼却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翘掉,起身就要走,奈奈顿时急了,一把抱住沈曼的裤腿。

“姐姐,奈奈好痛啊!”

“痛就对了,姐姐还怕你不痛呢!”沈曼一脚将奈奈踹开,转身就出了屋。

奈奈摔倒在地,肚子疼的她眼泪直流,她摸了摸身下,一股热乎乎的液体越流越多……

第十章  先生对太太这样好,太太终于苦尽甘来了。

奈奈身下的液体越流越多,疼得她眼泪直往下掉,她用手撑着桌子腿爬了起来,吃力的拿起剪刀,眼眸里闪现出一丝狠厉的光芒:“你们不让我生,那我就自己生!”

奈奈摸到尖锐的剪刀,狠心划向了肚子。

紧接着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婴儿啼哭声,奈奈拼命着挣扎起身,忽的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奈奈醒过来已经是第五天中午了,她模模糊糊的听到耳边有哭声。

她真的不知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有谁会为她哭一哭呢?

奈奈睁开眼,却见吴妈正在抹眼泪。

“你哭什么?”她自嘲的笑笑。

吴妈愣了愣,忙笑了笑:“太太终于醒了。先生为太太重新移植了眼睛,可能太太一时半会儿会不习惯!”

奈奈这才明白,原来她之所以能重现光明,全都是拜顾峰所赐。

但她脸上并没有一点欣喜,而是淡淡的问道:“孩子呢?”

“孩子已经被先生抱回去了!”

奈奈听了这话,脸上总算是有了表情的起伏,连忙从床上爬起来:“送我回去!”

沈曼那个女人那么狠,保不齐会对着她孩子做什么!

她必须要现在确认孩子的安全。

吴妈见阻止不了,只好匆匆忙忙的和医生打了招呼,就将沈奈送回了公寓。沈奈一路心急如焚,这个孩子现在是她所有的筹码,她真的输不起了!

奈奈想到这里,便急切的走进了客厅,却看到沈曼穿着一身旗袍,踩着高跟鞋缓缓下楼。

她一看到沈曼,心里的仇恨莫名的燃烧起来,扯扯嘴角,微微一笑:“姐姐,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沈曼愣了愣:“奈奈,你怎么知道是我啊?”

“姐姐,你我生活一起这么久,我如果连姐姐的脚步声都听不出来,那不是太对不起姐姐么?”

奈奈勾勾嘴唇,说着就向沈曼走了过去。

沈曼呆住了,脚步没有移动。

奈奈走到沈曼的面前,优雅的笑笑:“姐姐,奈奈回来了,你应该会为妹妹开心吧?”

“你的眼睛……”

沈曼吃惊不已。

奈奈点点头,双手一摊:“没错。我看到了,让我看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顾峰。姐姐,我孩子也生了,眼睛也看到了,你是不是应该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啊?”

“沈奈,给你点颜色,你还真是要开染坊啊!”

奈奈话音刚落,便听到身后一个熟悉而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奈奈不用看都知道是谁,她扭过头,却见穿着黑色风衣的顾峰阴着脸脚步像是带风似的,走了进来。

沈曼跑到顾峰面前,躲到了顾峰的身边,脸上全是无辜和害怕。

“顾峰,给我颜色的是你,让我开染坊的人也是你!我知道你喜欢我的好姐姐,但是现在我已经好了,麻烦你让她给我滚出去!”

奈奈眯眼看着顾峰身后的沈曼,一脸厌恶的冷声说道:“你们在外面,随便怎么搞,只要我看不到,都无所谓!”

奈奈强力忍住想上前扇她耳光的冲动。

顾峰却是微微一笑,声音极为暧昧:“奈奈,我知道你许久没有看到光亮,心里很兴奋。但是,有些事情你还是应该知道一下的。”

奈奈瞥到了沈曼那得意的冷笑,心里咯噔一下,一把揪住顾峰的衣领,眼里像是要喷出火来,语气里全是焦躁和不安:“我孩子呢!快让我见他!”

不过是一场传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不过是一场传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极品佛医》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极品佛医》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极品佛医第16章:我们有事,不送了就在皇甫清影心下紧张的时候,冰山美女突然又问道:“阳先生,你想不想知道我突然找你的目的呢?”想,简直是太想了,阳叶盛的心里在大叫,不过,现在他已经冷静下来了,知道冰山美女说这句话是故意在逗他,于是便淡淡回道:“想就是不想,不想就是想,说就是不说,不说就是说。”冰山美女也愣了,她没想到阳叶盛竟然给她来了一句佛家的偈语,心下也是暗暗佩服,点了点头道:“阳先生高言,小女子真是佩服。”接下来,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龙少的点金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龙少的点金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龙少的点金手第一卷千万富翁第十六章切涨1000倍“这么贵啊,三百万,都够我买几辆跑车了。”唐如嫣也有些咂舌道。“呵呵,三百万不算贵,这块石头只是擦了个边,就已经出了绿,冰种的料子,虽然颜色是淡绿,可只要往里面延伸个七八公分,这块石头就稳赚不赔的。”杨浩笑道。唐大少心中一动,右手搭在那块半赌毛料上,灵气灌入之下,整块毛料内部的情形清晰的出现在唐大少的脑海中。整快赌石有西瓜大小,内部全是石块,不见翡翠,只有靠近边的那里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深山神医采仙药第十六章中药美容面膜“王石蛋,等你挣到一百万,我……我都人老珠黄了。”柳春妮小脸红透,此刻万有引力也对她格外关照,让她抬不起头,低声道,“你虽然高中成绩好,但都丢下好几年了,还能考上大学吗?”王石蛋叹了口气,眼睛望着远处,有些忧伤:“春妮儿,其实我有个秘密,我一直跟高中的班主任有联系,她带完一届毕业班,就帮我买同学用过的学习资料,我一直练着,想等家里缓过气来,我爸的病好点,我就去参加高考,但是—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名动江山医妃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名动江山医妃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名动江山医妃传016拼了,不得不刮目相看林初九才不管这些人想什么,只要这些人乖乖配合让她医治就成了,趁萧天耀的亲兵失神之际,林初九动作利落的一针扎了下去。“啊,痛……”亲兵第一反应就是挣扎,可林初九反应更快,伸手按在对方的肩膀上,“相信我,我不会害你。”不知是林初九的声音有信服力,还是亲兵因为中毒而无力动弹,反正那亲兵放弃了挣扎,任林初九注射。“放松,肌肉绷太紧,针都快断了。”林初九得寸进尺的说道。事已至此,再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娇妻带娃来认亲》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娇妻带娃来认亲》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娇妻带娃来认亲第016章别忘记自己什么身份何禹刚送了哲哲回家,就接到了管家打来的电话,眉头一皱,虽然并不乐意,却也无奈的调转了方向。“少爷,回来了,就等着您回来吃饭了。”年长的管家恭恭敬敬地说着话。一看管家的年纪就知道资历很深了。何禹笑了笑,在这个家也唯独管家对他是好的。眸光掠过一抹嘲讽。这些他都不在乎。何家的当家人现如今已经60多了。此刻的状态已经显得有些不好了。尽管依旧严肃,可惜岁月不饶人。身旁坐着的女人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最强狂人》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最强狂人》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最强狂人第十六章培养自己的人才“苏狂,你招的高手呢?”苏狂来到公司,刚在保安部坐下,张佐倩便摇着翘臀走了进来,直接开口说道。苏狂扫了她一眼,发现她今天穿着一身短裙薄衫,搭配紫色坎肩,细高跟鞋,将本来就挺翘圆润的臀部,衬托得更为饱满,简直勾死人不偿命。不止苏狂,保安部的其他保安都恨不得把眼珠子凸出来了。公司的四个老总,一个赛一个漂亮,但最能勾起人欲望的,绝对是张佐倩无疑,她是公司男员工的女神。苏狂眼睛不舍的从张佐倩臀部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16章第一次去俱乐部不是因为这样的声音会令她伤心难过,而是恶心,超级的恶心。而另一房间里原本已经睡熟的林父林母也被吵醒了。“哎呀,老头子你看看你养的好闺女,三更半夜的尽折腾人,叫这么大声,也不怕邻居听见,她还害不害臊啊!”林母被林潇潇叫得老脸通红,混身发热。下意识的她却认为是林菲菲在叫,因为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林潇潇竟然会爬上姐夫的床。林父也听的尴尬不已,“睡吧睡吧,孩子的事咱们少操心,更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6章我是她男朋友第二天上午,东方辰运动回来,去开夏紫墨的房门,他轻手轻脚怕吵醒她,但其实她早已经醒了。“醒了,醒了就下来陪我看电视。”他本来想好好说话的,可是一开口语气就有点冲。她坐着没动,神情呆滞,不理他,东方辰看到她这个样子很生气,忍不住吼她:“那个男人有什么好,他都不要你了,你到这样要死要活又是为了什么!起来,起来!”他大力去拉她,要把她从床上扯下来。“你滚开!我不要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十六章:我很拜金的!叶海凝心里咯噔一声,婚礼!叶天行还没来得急回答,坐在对面的陆子超开口了:“爸,老三的婚事是不是有些匆忙了?”‘哗’地一声,陆非凡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与盘子碰撞而发出刺耳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餐桌上硝烟四起,他缓缓抬头,嘴角微微勾起,沉声开口道:“这件事一点也不急,但若是等她大着肚子的时候,再举行婚礼,那时,是不是也有点太不匆忙了?”他话音刚落,叶海凝就条件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016,先告一状!冰烟眼中划过不屑,淡淡道:“我是主子,你是奴才,我想打你,还需要理由吗?我打便打了,谁敢说什么。你难道忘记自己的身份,意图想踩着我这个小姐的肩膀,想以下犯上被赶出丞相府吗!”李妈妈一惊,没想到冰烟会是这样的反映,若是以前这二小姐定然会吓的瑟瑟发抖,求着她不要追究自己的过错,反先给自己道歉,现在看这二小姐怎么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她说出这话身上的冷意,竟然令她为之心颤,一种本能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