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花房乱爱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8/1/12 12:10:52 来源:网络 []

小说:花房乱爱

没素质的父母

舒书的语气显得非常小心翼翼,抬头看着我说是我的老师。小说花房乱爱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刚才我原本打算严肃的教育一下舒书的父母的,但看他们这种骄横跋扈的姿态,估计是够呛了。

但即便如此,既然来了,我也肯定会尽到一个老师的责任。何况受害人是舒书,她对我那么好,而且是因为被她爸爸妈妈打了。

我连忙走过去,向舒书的妈妈伸出右手:

“你好,我是舒书的班主任。”

可是舒书的妈妈根本不想跟我握手,架子很大的模样,侧着头问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碰了一鼻子灰,尴尬的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笑笑说,我看到今天舒书的脸肿了,所以来了解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舒书妈妈沉默了一会儿才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情,你不用管了。”

没想到单纯纯真的舒书,竟然有一个势利眼的父母,但也怪不得他们,毕竟财大气粗的人在我印象中都是这个样子。原文huijindi.com

我又忍气吞声的笑了笑,说什么原因总可以告诉我吧,毕竟我是她的班主任,对她应该负有一定的责任的。

舒书的妈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

“好吧,好吧,这个孩子昨天没有出去上课,听说还跟别人跑出去玩,问她跟谁出去玩了还不说!气死我了!”

我的心里顿时惊了一下,舒书昨天明明是跟我出去玩了。

要是被他们知道这个事实的话,估计不揍我也得狠狠的骂我一顿。

而且,这么说的话,舒书是为了瞒住我,才挨打的?

当然这也不能全怪我,我昨天都是被她纠缠,没有办法才选择陪她去游乐场的。

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发现她也在懵懂的偷瞄我,见我看过去她迅速躲开了眼神。

然后我就不知道该与舒书的妈妈说什么了,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憋了半天我才说:

“爱玩是孩子的天性,无论怎样也不至于打她啊。汇金地

舒书的妈妈用力的挥挥手,否定了我的话:

“我们家有我们家的家规,老实您别跟着搀和了。”

我觉得她这样说就有些不讲理了,大声的辩解道:

“家庭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问题恶化的。”

可能太不耐烦了吧,舒书的爸爸站了起来,身子骨看上去挺壮实,他指着我的鼻子大喊道:

“我们家的事情用不着你多管,不愿意搭理你还没完没了。”

“我――”

我还想解释一下,他却打断了我,并朝着厅外还大喊道:

“龙子,送客!”

舒书的表哥爸爸长得很帅,跟她妈妈挺般配的,但他们的素质都不怎么样,一点也不懂的尊重人,尤其还是对待一个老师。

没想这样一对父母,竟然生出了无比善良的舒书。

他喊完了之后,从门外闯进来一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他的岁数不大,但一脸凶相,穿着一身背心,臂上的肌肉特别发达,显然练了很多年。推荐huijindi.com

这个叫龙子的小伙子交替看了舒书的父亲和我一眼,随即阴着脸向我走了过来,一只大手放在了我的脖子后面,然后差点就把我活生生的提了起来。

他还嚣张的笑说:

“哥们儿,你没听见老爷的话吗?别逼我动手!”

以我不服输的性格,我差点就跟他还手。

不过那样做的话我肯定吃大亏,因为三个我可能也不是他的对手。

我还想据理力争,但龙子一使劲就把推到了门口去了。然后又推了我一下,我就被推出了大厅。

我听到身后舒书叫了我一声:

“关老师……”

紧接着又是舒书妈妈的喊声:

“回来!你又要干嘛去!”

我回头看了一眼舒书,她好像很怕她的爸爸妈妈,低着头站在了原地。

我见此状,心中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汇金地我受点气没有什么关系,关键是舒书,她实在是太可怜了,出生在这么一个家庭里面。

没有办法,讲理我也讲不清,打架我也不是对手,我也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不过我实在想不通,以他们这样的素质,怎么拥有得这么多的家产。

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我先回到了学校里面,然后开着我的雪弗兰回到了家里面。

去舒书家里的时候,还幻想她的父母会款待我。这倒好,碰了一鼻子的灰。

阮莞还没有回来,我决定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什么时候回来,要不要给她做些吃的。汇金地

于是我拿出手机我就拨打了过去。

许久,阮莞才接听了电话,语气轻松的问我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

她那边非常的安静,似乎正在一个密闭的环境跟我通话。

我讨好的笑了笑说:

“家访已经结束了,你大概什么回来,要不要给你留吃的。”

阮莞似乎想也没想就说:

“不用了老公,我今天加班可能加到很晚才能回去,你自己先吃吧,累了就早点睡。”

我坏笑了一声说,不不不,我还要等你一起睡呢。

阮莞忍俊不禁的笑了笑说:

“今天晚上我回去真的会很晚的,累了你就先睡。”

可就在这时,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类似敲门的声音,随即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喊叫:

“亲爱的,快点啊,我们去蓝鲸去啦……”

这一连串的声音跳出了之后,阮莞的语气明显出现了一丝慌乱,先对那个男人大喊了句:

“别喊了,我知道了,我正在和我老公打电话呢!”

然后又支支吾吾的向我说:

“同事来叫我吃饭呢,我先挂了啊。”

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她此时此刻应该在厕所一类的地方,所以才会那么安静。

我突然觉得她一定是在避开什么人接我的电话,否则为什么要跑到洗手间里面。

想至此,我的心里一阵阵的猜疑和惊慌……

我本想狠狠的质问她,但是我已经冤枉了她好几次,现在已经不敢再贸然的说一些怀疑的话了。

阮莞还在电话那头不住的催促我:

“在吗?我真的先挂了啊。”

于是我有些畏缩的说道:

“你确定刚才那个男人是你同事?他为什么叫你亲爱的啊?”

阮莞啧了一声,不开心的说:

“关阳我们刚刚和好,你不会又要犯老毛病了吧。”

我干巴巴的大笑一下说:

“不是,我就是随口问一下啊。”

阮莞用力的叹了一口气说:

“就是我的一个同事,我们在公司都是亲爱的这样称呼对方,显得比较亲切一些,你别太大男子主义了。”

我还没有问完,阮莞似乎不想给我继续问下去的机会,急忙催促的说:

“我真的要走了,好多人在等我呢,等我晚上回去在说吧。”

然后电话听筒里便传来漫漫的嘟嘟嘟的声音……

挂了电话之后,我的心情却一点也好不起来,因为我怎么想也不觉得是她的同事。

同事之间都会直接叫亲爱的吗?我和学校里其他的老师为什么不这样叫?难道只是职业上的差异性?

再说了,叫他的那个男人的音色非常老气,一点也不想我和阮莞这个岁数的人。

我突然想到舒书,就犹豫起来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毕竟蓝鲸酒店是她家里开的。

可是犹豫了半天,打开手机之后,我才想起还没有记她的手机号码。

于是我垂头丧气的将手机放在了旁边的茶几上,心中的猜疑让我什么事情也不想做。

不料过了没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接听了之后,我立刻就听到了舒书的声音,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关老师,今天的事情非常对不起。”

我装作满不在意的说:

“没事,就是你的父母有点太那什么了……你还好吧?”

听舒书那略显萎靡的声音,似乎并不是特别好,她轻轻嗯了声,说挺好。

我也嗯了一声,想到之前的事情,感觉气氛有些尴尬……

我也在想要不要让她帮个忙,帮忙监视一下今天晚上将要去蓝鲸酒店的阮莞,毕竟她认识酒店里面的人。

但舒书毕竟还是一个学生,这样利用她的话不知道好不好,会不会给她的身心造成什么影响。

舒书的心情可能差到了极点,见我不说话便小声嘟囔道:

“关老师,没什么事情我就先挂了,我就是想跟你道个歉,听一下你的声音就好。明天见!”

“等等!”我实在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便有些为难的说道:

“我老婆,你见过的,她今天晚上可能去蓝鲸酒店里面……”

我还没说完,舒书就打断了我的话说:

“我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不是十分确定的问,你知道我要让你做什么?

舒书轻轻的笑了笑说:

“知道,就是帮忙跟踪一下你老婆,看了看她有没有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对吗?”

“对!”我答应了一声,心中不由暗叹现在的女孩既聪明又早熟。

然后又对她强调说:

“看看她和什么样的男人在一起?还有他们有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就可以了。”

舒书似乎很乐意帮助我做这件事,开心的说:

“嗯呐,请问还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花房乱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花房乱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武道天途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武道天途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武道天途第19章突然遇袭(2)这颗暗器竟然是半法器!也就是所谓半成品的法器。所谓“半法器”,大多是将暗器经过特殊方式炼制,制成的类似法器的半成品。其制作方法较法器简易甚多,所需要的财力也相应小非常多,故此较为容易推广。冷道人冷哼一声,身形一闪,失去了踪影。可是等到冷道人现身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手里已经抓住了那枚半法器。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手上的护体罡元,已经被马刺刺透至少五分之一的厚度。这枚半法器歹毒的特性,给冷道人的心里带来一丝不小

  • 小说三国争锋之铁血军皇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三国争锋之铁血军皇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三国争锋之铁血军皇第19章城门骚动(一)这日下午时分,时间已经快要入夜,天空的落日已经不见踪影,原本如一堆棉絮般的白云,如今已变成了灰土般的颜色。江陵城内如同往日里一般的平静,唯有城门口已经排起一列长龙。看看天色,原来是已经到了该关城门的时候了。这时候,人龙后面出现两个人,并排慢悠悠地走着。马上之人一个是个十二三岁的小青年,另一个确实个威风凛凛的武士,身上佩剑,马鞍桥上还挂着一条虎头银枪,真实威风凛凛。更加耀眼的是,不仅他们的坐骑都是清一色

  • 小说霸宠妖孽小公主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霸宠妖孽小公主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霸宠妖孽小公主第19章清白女儿身凌啸风用眼角的余光瞟了高逸辰一眼,心中冷笑着:“高逸辰啊高逸辰,你试图用一个女人来摆脱西凉国,天底下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今天,孤就替你要了这个女人,看你还有脸将她带到乌苏去奉给那个半死不活的可汗去!”“滚开!狗娘养的!”白毓萱双手不能动,她的双腿在拼命地挣扎着,用她知道的最难听、最下流的话骂着,“你这断子绝孙的家伙,刚才姑奶奶就应该直接阉了你!”凌啸风的唇堵住了她那骂的正欢的小嘴,那狂风暴雨般的吻让她感到一阵

  • 小说高冷总裁别诱我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高冷总裁别诱我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高冷总裁别诱我第19章天啊,她到底是不是女人啊?清晨,万籁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空气丝丝清冷,灰蓝色的穹隆从头顶开始,逐渐淡下来,淡下来,变成天边与地平线接壤的淡淡青烟。河边升起一片轻柔的雾霭,山峦被涂抹上一层柔和的白色,白皑皑的雾色把一切渲染得朦胧而迷幻。杜晓蕾紧紧抱着那洁白的被子,睡得非常香甜。那长长的睫毛微微向上翘着,再配上那粉嘟嘟的小脸蛋,活脱脱一个可爱的洋娃娃。天刚朦朦亮,她就被一阵敲门声给吵

  • 小说凰求凤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凰求凤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凰求凤第19章林中,只见一白衣女子,背对着他,正坐在石凳上,轻轻地斟着一杯芳香扑鼻的香茗。那女子,有着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身上隐隐散发着一股桂花的清香。她身材略瘦,不过那怯弱的姿态,让人心动不己,恨不能上前扶她一把。这时,音乐嘎然而止。“你是……”皇上的心“砰砰”乱跳。白衣女子轻轻地转过了头,只见她笑靥如花,那精致的妆容,将她那美丽的五官充分凸显了出来。虽然她的脸色不是非常好,可是却多了几分病西施的味道。“爱妃,是你?”皇上大吃一惊。孟贵妃打扮的非

  • 小说战神王后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战神王后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战神王后第19章双簧钟无艳并没有理会小雅,只是依然冷冷地笑着。夏贵妃听了,那张涨的红红的脸庞,顿时有些发紫。“姐姐是什么意思?”她的神情也有些不大自然,“什么双簧?”钟无艳缓缓走到她的面前,久久凝神着那双漂亮的眸子。夏迎春并不敢直视钟无艳的眸子,因为那双眸子里,闪烁着一股异样的光芒。毕竟,那双眼睛,在战场上见过太多的杀戮,也见过太多的鲜血,夏迎春并不敢看。“很简单。”钟无艳冷冷地说,“一开始姐姐只是同情小雅,可是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妹妹根本不曾打死过一

  • 小说养狐为妻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养狐为妻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养狐为妻第19章黄泉收费站“好吧,我们一定把花采来给你。”逍遥子淡淡一笑,转身离去。苏凝儿心一紧,连忙追了上去:“师父!你怎么可以答应他呢?难道,我们真的要下阴曹地府?”她有些不明白,以逍遥子的法力,要离开这里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他为什么偏偏要答应那个奇怪的老人呢?难道他不知道,私自下地狱,那可是会受到惩罚的啊!“难道你不觉得这里有些奇怪吗?这里的人,居然在短短几年间都神秘死去,唯独只剩下了一个老人。这其中,一定另有隐情。”逍遥子一边走,一边冷冷

  • 小说残王不爱:请出局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残王不爱:请出局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残王不爱:请出局第19章长得丑,走路也这么慢叶萧默立在殇院门口,转头,看了看欧阳菲菲,道,“长得丑,走路也这么慢。”欧阳菲菲停住了脚步,看向叶萧,道,“你走的就很快吗?还不是和我一样?”话落,侧着身子,从他的身边走过去。叶萧的那双眸子,停落在她的后背上,那斑斑血迹,渗透了她的衣服,她应该伤的不轻吧。叶萧晃了晃头,该死的,什么时候开始关心她的安危了,扯回了思绪,转身,缓步而行。这殇院的门窗,已经破损。灰尘满布,欧阳菲菲环视一下四周,只见,这房间

  • 小说冷王不要跑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冷王不要跑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冷王不要跑第19章你满意吗陈思涵好后悔,后悔那该死的好奇心,把自己推进火坑里。喜欢,她是瞎眼了吗?见他一面,就喜欢上了他?他值得她喜欢吗?答案是,不值得。陈思涵哭了,哭的撕心裂肺。陈思涵哪陈思涵,你为毛要有这种好奇心?一定要探个究竟?她在心中一遍又一遍,问自己这个问题。此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好奇心。天下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也没地方买。她是他的妃?他不承认,她也不承认。可他,为什么不放了她?如今,她被他伤过,被他羞辱过,也被他打过,虐待过

  • 小说俊俏小妾哪里逃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俊俏小妾哪里逃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俊俏小妾哪里逃第19章难得的独处茅草屋,是如此的熟悉,叶小乔双手负于脑后,平躺在床上。钟泽翔单手摆弄着剑穗,这一刻,他似乎有些担心,钟泽谦的伤势。从树上摔下来,那样的高度,他的伤势,一定不轻。看了看叶小乔,轻声说道,“小乔,我回府看看,你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见她无声的点点头,转身,缓缓迈开步子,向茅草屋外走去。没听到叶小乔被处罚的消息,钟泽谦知道,她被钟泽翔救走了。喝掉那碗药,打发掉了丫鬟,双眸直视着窗外,此时,他真的不知道叶小乔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