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恶少的小小新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8/1/12 14:10:11 来源:网络 []
小说:恶少的小小新娘
011 就那么愉快的决定了

一切都按照官右男最初的预想进行。阅读huijindi.com

但是现在,这却不是官右男想要的。

“我知道,对于这个婚约西门小姐应该很排斥,但是这是西门爷爷的遗愿,我想西门小姐应该不会违背他老人家的遗愿吧?如果那样,我想西门爷爷在天之灵也不会安息的。”

官右男说的一本正经的样子,却是想多逗逗西门莉雪,早知道这丫头那么可爱,自己就不弄这么多事了,惹得老头子大发雷霆。

西门莉雪无语,真没想到,这个官右男这么的老奸巨滑,知道拿爷爷来压制自己。

看起来,想要解除婚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既然如此,西门莉雪就好好的发挥她淘气魔女的本质,好好的折腾折腾官右男,到时候让他自己知难而退,也未尝不可。

“既然官先生执意要履行婚约,莉雪也不好说什么,但是,莉雪虽然年纪小,也是知道对爱人要专一,从一而终,那么就请官先生解释一下照片里的女人怎么回事。恶少的小小新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哼,这下总该没话说了吧?

到时候自己就委屈一下,当自己是一个未婚夫出轨的怨妇,只要能够接触跟这个家伙的婚约,西门莉雪就算是自毁形象也没有关系。

反正她不能嫁给官右男就是了。

但是,这些对于久经商场的官右男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

“西门小姐现在是在吃醋吗?”

吃醋?简直就是笑话!

西门莉雪眼睛瞪的滚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家伙以为自己是谁?

自己怎么会为了他一个大叔吃醋?

这家伙简直超级自恋,未免也皮太厚了吧?

官右男觉得心情大好:“好了,那些都是过眼云烟,我们现在已经算是认识过了,等什么时候你方便去我家,可以拜访我爷爷,让他决定我们的婚期,我想西门爷爷也不会有意见吧?”

可恶的家伙,西门爷爷不会同意的!

见西门莉雪不语,官右男又继续道:“在此之前,我会尽好一个未婚夫的责任,每天陪着你,也算是我们婚前的培养感情吧!”

官右男自顾的说着,仿佛一切就那么愉快的决定了一样。

可是西门莉雪一点也不觉得愉快,反而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西门莉雪向赫管家投去求救的目光。网站huijindi.com

赫管家淡淡的应到:“是,一切就按官少爷的意思,等什么时候方便,小姐会去拜访官老爷的。”。

怎么搞的?

西门莉雪纳闷,赫管家不是跟自己站在一边吗?怎么会忽然就被官右男给“策反”了呢?

总之,西门莉雪觉得不爽,非常不爽。

没有继续听赫管家跟官右男的对话,没有顾及自己该有的形象,西门莉雪气冲冲的上了楼。

官右男好笑。

真是一个喜怒形于色的小女孩儿,高兴写在脸上,不高兴也写在脸上,还真是可爱的很呢。

“那么,右男就先告辞了。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不知道为什么,官右男觉得赫管家很亲切,甚至比家里的那个老头子还要亲切。

说起来,赫管家更像是一个爷爷。

012 统一战线

不知道为什么,官右男觉得赫管家很亲切,甚至比家里的那个老头子还要亲切。

说起来,赫管家更像是一个爷爷。

“官少爷,请稍等。”

“赫管家有什么事?”

赫管家顿了一顿,似乎很难开口。

“赫管家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只要右男能力范围以内,定会尽力。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听官右男那么说,赫管家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我想…关于西门家生意的现状官少爷应该非常清楚,老爷走的这一期间,公司内部非常混乱,现在就连大小姐的叔伯都躁动起来,我希望…官少爷…”

不等赫管家说完,官右男已经明了,关于西门家的事情,他早有耳闻,只不过,以前是以旁观者的姿态对待这些事情而已。

“赫管家你放心,我会帮助莉雪重振西门家族的生意。”

听到官右男那么说,赫管家竟然老泪纵横:“看起来老爷的绝定是对,只不过大小姐还太小,不知道如何做一个好妻子,我担心…”

“收起你的担心,以后我会保护她的。”

这也算是一个承诺吧!

听官右男那么说,赫管家连连点头,看得出来,他对官右男非常满意。

大小姐能托付给这样的男人,自己也就放心了。

“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

“赫管家说的是报纸上的女人?”

“没错!”

“只是一颗棋子,不过在我见到莉雪之后就没有任何作用了。汇金地

听官右男那么说,赫管家连连点头,看得出来,他对官右男非常满意。

大小姐能托付给这样的男人,自己也就放心了。

老爷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吧?

官右男自己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的局面,他对这桩婚约其实非常的排斥,但是见到西门莉雪之后,他改变了主义意,并不是因为别的,只是那一次,西门莉雪撞进自己怀里的感觉,让他觉得心悸。

如果跟这样一个女孩儿一起生活,官右男相信自己以后的生活一定会更加的多姿多彩。

这让他很期待。

虽然自己比她大很多,可是官右男并不认为这样有什么问题。

送走官右男,赫管家来到了西门莉雪的房间门口,门半虚掩着,并没有锁着,赫管家透过门缝看了看,西门莉雪似乎还在耍着小孩子脾气。

赫管家轻轻的敲了敲门。

“小姐,你在吗?”

“不在!”

西门莉雪的声音气呼呼的,赫管家知道,现在的西门莉雪心情糟糕透了。

“既然小姐不在,那么我就进来了!”说着,赫管家推开门走了进来。

“小姐在生气啊?”

“明知故问!”西门莉雪的火顿时冒了出来,“赫管家不是跟我一个战线,一条心吗?现在是怎么了?被那个大叔收买了吗?”

面的西门莉雪的质问,赫管家并没有直面回答。

“大小姐觉得赫管家做错了是不是?可是我希望小姐你好,比任何人都好,请相信我!”

看着赫管家语重心长的样子,西门莉雪有些难过。

现在没有人会在乎她怎么想。

013 我要结婚

“哥,你不会因为退婚开心到便成白痴了吧?”官左男手里拿着刀叉“攻克”自己面前的那一客牛排的时候,嘴里咕哝道。

不对劲,真的很不对劲!

这个晚上,官右男的心情似乎都很好,嘴角总是带着微笑,跟平时冷漠的连跟木板一样的那副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坐在主座上的官振东看了一眼官左男,以目光警告他:“臭小子,吃着饭,最好少说让人倒胃口的话!”

官左男赶紧闭嘴。

全家上下,大概也只有官右男敢跟官振东叫嚣吧?而且偏偏官振东就拿官右男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说实话,有时候官左男非常的羡慕官右男呢!

官右男看着弟弟那副饱受压迫的模样,笑容随即扩大。

老头子现在的心情应该很不爽吧?

“有两个消息要宣布,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要听哪一个?”

官振东哪里有心情听什么消息,现在的他,满心的愧疚感,总觉得自己对不起已经过世的西门丙。

放下手里的餐巾准备回房间。

“爷爷,你等一下,我有事情要宣布。”

官振东坐回到自己的座位,静静的等带着官右男的下文。

倒是官左男,似乎很感兴趣:“我要先听坏消息…等等,还是好消息吧!”

官右男刚要说话,却有被有些娘的官左男阻止:“等下,哥,等一下,还是听坏消息,这样才会觉得好消息更加的好!”

官右男觉得好笑。

“坏消息就是,今天我去西门家解除婚约了。”

说完故意一停,官右男看着官振东的反应。

老头子的脸色现在就像煮的过火的猪肝一样,黑紫黑紫的,难看的很。

官右男心底里暗爽。

官左男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失望,哥哥排斥包办婚姻,尤其是现在,要娶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这场婚约无法兑现,在情理之中。

“那好消息呢?”

既然坏消息没有惊喜,那么好消息应该会让人觉得比较期待吧?

“好消息就是我要结婚了…”

果然,还是好消息具有爆炸性。

“真的吗?哥,你要结婚,跟谁?漂亮不漂亮?是报纸上的那个女人吗…”

砰的一声,打断了官左男的八卦。

官振东气的浑身颤抖,拍才桌子上的手臂青筋蹦了老高:“混帐,除非我官振东死了,否则,你休想弄些不三不四女人进门!”

官右男看官振东的反应,笑了。

“你不是以只希望我结婚吗?现在我要结婚你到反对了,你这老头也太矛盾了吧?”

官右男的话差点没有把官振东气的吐血。

“你这个臭小子,我是希望你结婚,可是并不是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你先是背信弃义,后来又要误入迷途,你是要气死我吗?”说完,官振东激动的咳嗽了几声。

官左男见状,赶紧放下手里的刀叉,起身扶着在身边的官振东。

“哥,你不会少说几句吗?”

官右男看到这场景,倒是显得挺平静的。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说我要结婚。‘’

014 未婚夫

官右男看到这场景,倒是显得挺平静的。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说我要结婚。”

“你什么不说都已经气死我了,如果你什么都说,你打算替我办后事吗?”官振东几乎是全身的颤抖。

这个臭小子,是真的想气死自己吧!

“我只是按照你的意思结婚。‘’

“我的意思是让你跟西门莉雪结婚,怎么你不听?”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呢?”

一瞬间,官振东跟官左男都愣在了原地。

怎么回事?

“你说什么?”官振东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官右男说自己要结婚。

而且是跟西门莉雪?

官左男也着实得让官右男给吓了一跳。

“哥…你开玩笑呢吧?”

可是这个笑话却一点也不好笑,倒是挺考验人的心脏强度。

官右男一副认真的模样:“有什么不可能的,反正迟早会结婚,跟谁结婚有差吗?”

看着现在的官右男,官振东有些迷惑了,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了?先前才死活不肯娶西门莉雪非要退婚,现在倒好,准备结婚,对象依旧是西门莉雪。

有谁能告诉他们这些到底是为什么。

官振东爷孙俩似乎都没有听明白官右男的话一样愣在原地,直到某人悠然自得的放下刀叉,上楼。

忽然间,官振东哈哈大笑。

谁也不知道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这家伙已经接受了这门婚事不就得了吗?唉,这个不孝孙,终于做了一件让自己心里舒坦的事情。

(* ̄3)分割线(ε ̄*)

“西门莉雪,外面有人找你。”

有人会来学校找自己?

西门莉雪走出教室,看到不远处的走廊有几个女生正在嘀嘀咕咕。

走过去,西门莉雪看到了那个自己不愿意见到的人。

――她的未婚夫。

西门莉雪所在的学校是女子学院,就连男老师都很少,现在有一个陌生男人出现,而且是一个帅的不像话的男人,自然而然的就能引起众多女生注目。

大家的视线几乎同时全部投到了西门莉雪的身上。

“你来干什么?”西门莉雪的声音很甜美,但是听不出来半点儿的友善。

官右男并不介意。

“当然是来找你,你那么聪明,这么明显的事情你都看不出来吗?”说完,官右男的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露出一排洁白如皓月的牙齿。

引得众多女生的眼睛里冒出两颗粉红色的桃心。

西门莉雪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暗自道:真是一帮花痴,你们没见过男人吗?当然,这算的上一个好看的男人。

官右男朝西门莉雪走了过来,众女生侧目,似乎在看什么好看的剧码一般。

也是,在这个偌大的女子学院里,难得有什么新闻,就算是八卦,只消一点小小的线索,众女生就能“深入挖掘”出更加内涵的故事,其能力,一点也不亚于八卦杂志的那些狗仔。

“看我干什么?我很好看吗?”说这些话的时候,西门莉雪的声音有些轻颤。

她并不是怕官右男。

015 情人眼里出西施

"看我干什么,我有你那么好看吗?”说这些话的时候西门莉雪的声音有些轻颤。

她并不是害怕官右男,她是怕那些个会看剧情,会编故事的“长舌妇”。她怕他们那些惊人的脑细胞会为他们现在看到的场景添枝加叶。

西门莉雪可不想成为学校里的名人,成为那些无聊人士茶余饭后八卦的余料。

官右男似乎看出西门莉雪的软肋,越发的笑得灿烂:“你当然没有那么好看,不过中国有句古话不是说的很好嘛,情人眼里出西施,你虽然不是情人,我也是,不过我也算是呢的未婚夫嘛!”

官右男的话音未落,在众多八卦女之中就已经炸开了锅。

在这所女校里,这应该是今年最劲爆的新闻了吧?

一向以淘气魔女著称的西门莉雪,不但家世好,人长得漂亮,而且还居然隐藏了自己订婚的事实。

而且对方是一个超级大帅哥。

“西门莉雪订婚了?怎么没有听说呢?”

“是啊,是啊,那个经常离学校找他的男生不才是她的男朋友吗?不会劈腿了吧?”

“这谁知道啊。不过西门同学的未婚夫长得真的很帅。”

众八卦女的话让西门莉雪觉得自己的脸蛋一阵阵的发烧,敢在自己的面前公然讨论自己,这是什么节奏?

西门莉雪阴沉着脸对着那些八卦的不行的女同学微笑的说:“亲爱的各位,如果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太平静了,可以试图跟我一起玩玩。”

说完,西门莉雪狠狠地丢给众女生一记白眼球,就算是警告。

众女生见状,哇啦一下子全部散开。

有谁愿意得罪这个淘气魔女呢?

西门莉雪有多么的“会玩”,他们可不是不知道。

这些个女同学一路见证了淘气魔女西门莉雪的成长,自然知道西门莉雪的性格。

那是说一不二的人。

众多女生散开之后,西门莉雪才觉得心里好受一点。

“真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嘛!"

官右男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笑意更浓,就像三月的桃花,微微地醉人。

啊呸!

西门莉雪摇了摇自己的脑袋,粗鲁的样子,就连额头上的齐刘海都跟着微微的晃动。

自己的脑袋一定是秀逗了,不然怎么会那么想官右男呢?看起来自己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存在一点小花痴的成分。

“你少废话,我跟你很熟吗?”

西门莉雪的态度让官右男并不感到意外,就冲刚才西门莉雪对他的同学放狠话的劲头,官右男就知道,这丫头不是一个小角色。

这让官右男对西门莉雪的好奇感更加浓烈。

“当然不太熟,只不过我也也跟西门爷爷很熟而已。”

官右男的话,噎的西门莉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个可恶的男人,居然知道用爷爷来封自己的口。

见西门莉雪不说话,官右男也没有步步紧逼,悠然道:“既然这样,我们好好谈谈吧!”

“屁话,你既然来找我,就肯定有事,有话说,有屁放!本姑娘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你磨叽。”

016 有话说,有屁放

“屁话,你既然来找我,就肯定有事,有话说,有屁放!本姑娘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你磨叽。”

听西门莉雪那么说话,官右男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这个西门莉雪,果真其他的千金小姐不一样,她的粗鲁不但没有让自己觉得厌恶,反而让他觉得非常有趣。

可是官右男的笑让西门莉雪觉得非常不舒服,仿佛在六月的热流里忽然间遇到一股冷空气,西门莉雪全身的汗毛都哆嗦了一下,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有病啊!干嘛看着我这样笑!”

“走吧!我帮你请过假了!”独裁的行事风格,让西门莉雪更加的讨厌自己眼前的这个大叔,这个笑的一脸阳光的大叔。

“谁要你帮我请假的,我不需要。”

“我可是好意,你不是不愿意嫁给我吗?就算是退婚,你也得跟我这个当事人谈一谈吧?”

退婚?

他真的肯吗?

如果他肯退婚,那昨天在西门家的那一幕又算是哪一出?

不过,但听到退婚这两个字就很有吸引力了。

西门莉雪语气有些缓和道:“你真的肯取消婚约吗?”

“那要看西门小姐怎么想了,我官右男还没有卑劣到逼婚的地步。”

官右男当然不会逼婚,必要的时候,会诱婚。

那就要看西门莉雪的意愿了。

半信半疑的,西门莉雪跟随官右男走出了学校,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官右男,西门莉雪觉得自己好像小矮人一样,这家伙,估计得一百八十公分以上吧,自己明明都有一六二的身高,可是现在,在官右男的面前,西门莉雪就像小矮人一样,容易让人忽略掉她的存在。

由于想的太过出神,以至于官右男停下的时候西门莉雪没有察觉,依旧继续朝前走。

“好痛!”整个脸部最高挺的不为也就是最疼痛的地方,西门莉雪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官右男的后背上。

“你是死人吗?停下的时候就不会通知给后面的人吗?”吃痛的捂住自己的鼻子,西门莉雪恶声的指责着罪魁祸首。

她大小姐似乎忘记了,如果不是自己思想满天乱飞,自己怎么会撞到官右男的身上呢?

官右男似乎很无奈,他真没有见过西门莉雪这样的女孩儿,明明自己撞到自己的身上,现在还怪自己停止不另行通知。

“你没事吧?”官右男掏出自己西装里的一方手帕递给眼睛冒着泪花的西门莉雪,声音里有一丝担心。

但是西门莉雪并不领情,恶狠狠的接过官右男手里的手帕擦拭着眼睛,最后极不淑女的将那一方手帕在高挺的鼻梁之下狠狠的揩了一把。

可怜了那一方巴宝莉限量版的手帕,就已那样的命运终结。

更可笑的是,西门莉雪用完手帕之后,再次递到了官右男的面前。

“喏,你的手帕!”

官右男看着那一方被西门莉雪“摧残”的不像样子的手帕,冷冷得道:“不必了!”

这个西门小姐,为什么那么排斥自己?

017 叫板

官右男看着那一方被西门莉雪“摧残”的不像样子的手帕,冷冷得道:“不必了!”

这个西门小姐,为什么那么排斥自己?

再怎么说自己也算是年轻有为的商场才俊,而且官右男对于自己的相貌也非常有自信。

但是,这一切,在西门莉雪面前,似乎都如同空气一般。

他甚至觉得西门莉雪似乎非常讨厌自己。

呼,终于鼻子不再那么酸溜溜得难受了,西门莉雪吸了吸鼻子对着官右男说:“谢谢你的手帕,现在言归正传,不是说要解除婚约吗?你有什么条件?”

昨天才死活不肯接触婚约的官右男现在居然说退婚,可定有别的目的,西门莉雪又不是傻瓜,怎么会看不出这些。

但是,这些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

“谁有说过退婚?”

官右男的话,让西门莉雪瞬间戒备“那你什么意思?”

官右男把西门莉雪手里的那方手帕捏过来随手丢进身后的垃圾桶,拍了拍双手才说到:“第一,我没有打算退婚或者是延迟我们的婚礼,相反的,我觉得,如果跟你一起生活,我相信我以后的生活会非常得有趣,第二,就算你不愿意嫁给我,那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现在我们的婚姻不仅是西门爷爷跟我爷爷的决定,而且,我能拯救西门集团,还有就是,刚才西门小姐真的是一点大家闺秀的气质都没有!如果身为官太太,这样出现在公众面前,我会觉得很丢脸的!”

官右男的一席话,让西门莉雪彻底的恼火,这个家伙感情在耍自己呢?

西门莉雪才不会吃这个哑巴亏。

“官右男,我告诉你,第一,不肯解除婚约你找我来干吗?我跟你又不是很熟,那里那么多的话跟你说,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之间有代沟吗?大叔,第二,我爷爷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不知道我会有多么的讨厌你,如果他老人家知道我那么讨厌你,我相信就算是西门集团破产,爷爷也不会逼我嫁给你这个自以为是的人,再有就是我死都不会嫁给你当什么官太太,所以我又没有气质像不像大家闺秀,跟你没半毛钱的关系,最后,别自以为是了,西门集团的存忘,不会因为我嫁给你或者是不嫁给你而改变,你放心,我不会因为西门集团而为取自嫁给一个超级自大的人,因为你不配!”

似乎是发泄一般,西门莉雪说完这一番话,头也不回的会学校了。

自己刚才真是见了鬼了,居然会相信官右男说的话。

西门莉雪离开后,官右男不爽到了极点。

很好,西门莉雪,从来没有人敢那么正面的跟自己较劲,一个初出茅庐,未踏足社会的小姑娘居然敢跟自己叫板。

官右男脸色铁青,随即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也不看就拨下一串数字。

“阿唐,终止对西门集团散股跟游离股的收购。”。

对方似乎不敢相信。

“右男,你确定吗?如果现在不收购,接下来,对我们进入西门集团就会变得非常棘手。”

018 藏的够深啊

对方似乎不敢相信。

“右男,你确定吗?如果现在不收购,接下来,对我们进入西门集团就会变得非常棘手。”

官右男根本听不进去,现在,他只想教训一下西门莉雪。

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

等着瞧吧,西门莉雪,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香槟金色的法拉利如同一道闪电,疾驰而去。

(* ̄3)分割线(ε ̄*)

西门莉雪订婚的消息一瞬间,在这所女校里爆破。

其威力,不亚于原子弹爆炸。

整个女校里,一时都是西门莉雪跟他的帅气未婚夫的传言,沸沸扬扬。

西门莉雪觉得很丢脸,即使是自己再怎么解释,在众人看来也是掩饰。

所以,西门莉雪既不解释,也不澄清,干脆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在家好好的休整调理自己的心情。

这次,她几乎被官右男气的内伤。

已经是早上点多了,西门莉雪依旧在床上裹着被子,她怎么睡的着?

已经两天了,西门莉雪满脑子都是那天官右男说过的话,一开始,西门莉雪承认,自己很生气,气官右男的自大,气他不肯接触婚约却还耍自己,可算平静下来的时候,西门莉雪有些后悔了。

她的初衷,并不是跟官右男闹翻了脸的,她只想,就算自己不能和官右男解除婚约,最起码她可以请官右男帮助西门集团走出困境,至于婚礼,最好一再拖延,虽然是缓兵之计,可是最起码,到时候西门集团的危机会解除。

说不定到时候官右男会发现自己并不适合他,解除婚约也说不定?

可是现在,却因为自己的臭脾气,弄得一团糟。

唉,早知道就不得罪官右男了。

胡思乱想着,门响了。

是女佣。

“小姐,常少爷来了!”

“是吗?我马上下去。”

西门莉雪匆匆穿好衣服,下楼。

现在这个时候,常磊怎么会出现呢?

楼下,一身白色休闲装的常磊坐在落地窗前正悠闲的喝着一杯奶茶,手里翻看着一本杂志。

看他的模样,阳光帅气,小麦色的健康肤色是长期运动的结果,一头栗色的短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好看的色泽。

“你怎么会来的。”西门莉雪看着常磊问道,脸上喜悦的色彩,根本无法掩藏。

她有多久没有见过常磊了?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爷爷的葬礼上,至今已经半年了。

“这话说的,想你了呗!就不能看看你?”常磊的声音跟一般处于变声期的男孩子听起来不太一样,软软的,富有磁性,很好听。

就如同他本人一样,阳光朝气。

西门莉雪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如同熟透的蕃茄一样。

“谁说不能了,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在家的。”

按照平时,常磊只会去学校等自己放学。

现在直接来自己家,看样子,已经去过学校了。

接下来,常磊的话,让西门莉雪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你不说我还不知道,藏的够深啊!”

恶少的小小新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恶少的小小新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罗新︱卡里斯玛可以休矣

    《强人领袖的神话:现代时期的政治领导》[英]阿奇·布朗著BasicBooks2014年4月出版480页文︱罗新卡里斯玛(charisma)并不是马克斯·韦伯(MaxWeber)发明的,但被他用作宗教社会学和政治社会学的概念工具之后,成为学者和大众媒体都广泛使用的词汇。首先是1920年代在德国被用来分析崛起于意大利的法西斯领导人墨索里尼,其次是1930年代在欧洲(包括纳粹德国)和美国被用来描述希特勒,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演化,终于在1960年代成为美国社会学和政治学的热点概念,影响旁及人类学和历

  • 加强作风建设重在抓常抓细(文/张广良)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干部平时的言行举止就能够反映出干部素质的高低和作风的好坏,这不仅直接关系到干部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和威信,更关乎着党和政府的事业成败和兴衰。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指出:“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永远没有休止符,必须抓常、抓细、抓长,持续努力、久久为功”。因此,从严管理干部,要从加强作风建设入手,着力规范干部日常行为,努力打造出一支“为民务实、清正廉洁”的干部队伍。规范干部日常行为,重在教育引导。从严治吏,首要是管好干部的思想,解决干部思想上的问题。要深

  • 河南太康:农民变身“模特” 舞台上展示农民新气象 孟庄村民模特大赛

    2018年6月22日太康县孟庄农民模特大赛在孟庄民俗文化生态园正式启动。河南电视台城乡时讯栏目执行制片人孟森先生,太康县文联主席高雷先生,第54、55届国际小姐模特大赛河南赛区组委会总导演,2016、2017太康县孟庄村晚组委会总导演,全国连锁鑫舞国际舞蹈培训总部艺术总监,2018太康县孟庄农民模特大赛组委会主席李云女士,太康县老冢镇孟庄行政村党支书于凯田先生,2018太康孟庄农民模特大赛组委会主任孟权先生以及中外名模出席本次活动。大赛主席李云、孟庄行政村村支部书记于凯田发表致辞、孟庄村民杜玉梅

  • 购买南红请注意!这个责任可不怪商家哦!

    现在大家都喜欢网购,在长时间的等待后,终于看到一个自己喜欢价格合适的南红作品,很多人都怕自己会错过,所以匆忙就下单了,但是等待实物到手后一看,颜色可以、款式也不错,就是大小和自己想得不一样,甚至根本不适合自己佩戴,回头看看网上的页面,文字图片都有说明尺寸,这就不能怪商家,只能说自己粗心大意了。对于购买者而言,即便是你看到了尺寸,也往往想不出来它到底有多大,因为自己对于尺寸缺少概念。商家标明的尺寸一般都会是最大值,而南红本身大部分体量都比较小,只是在拍摄的时候为了效果和突出细节,才让人看起来很大,

  • 恐怖故事:琴房倩影

    这个夏日的夜晚闷热难当,画了近三个多小时的静物,我的双眼有些酸痛了,这时同学小焦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嗨!该走了,快晚上十点了”我伸了伸懒腰揉了揉酸胀的双眼,“好!走,今天我请你吃西瓜”。我俩走出画室,最近上超写实静物素描课,课时三周,我画了一双草鞋,为了赶进度所以牺牲了很多课余时间,当然了为了专业上能够取得好的成绩,这点付出也是值得的,一分付出一分收获,天道酬勤吗,我相信老天会看在眼里的。我俩走到校外的超市,我挑了一个又大又圆的西瓜,付了账。“走,去哪儿吃?”我问道;“嘿嘿...千万别回

  • 陕西安康作家李永明新作:烤烟情(小小说)

    烤烟情(小小说)安康李永明炎炎烈日之下,一位老人正奋力的挖着烟苗地里的杂草。一场小雨过后,绿油油的烟苗间隙下疯长着野草,老人不紧不慢把地里的野草连根挖断,野草在地皮上一下子卷着叶子蔫了,烟苗下面一下子通风豁亮起来。这位劳碌的老者不是农民,而是一位五保老人。老人名叫惠全社,今年62岁,是一名分散供养的五保老人,他属于脱贫攻坚兜底户,国家给予生活补贴,不缺吃少穿,可老人不安现状,肯吃苦爱钻研,慢慢掌握了烤烟种植技术,成为一名“烟把式”。一天晚上,惠老汉摸黑找到村主任家里,屁股没暖热,就断断续续说明来

  • 恐怖故事:和蔼的老太太

    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红红又搬家了。她经常跟着父母搬家,每次到一个地方,住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又要搬家。红红觉得很孤单,她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刚刚和周围的人熟悉以后,她就要搬家了,所以,她根本就交不到交心的朋友。她时常会觉得孤单寂寞,也很羡慕那些玩的很好的闺蜜。她知道,这些都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就算是自己交到了很好的朋友,也会因为自己的离开变得淡然。在离别的时候,还会让人觉得特别的哀伤痛苦。到后来,她索性把自己包裹起来,不再去结交朋友。她天真的以为,自己这样就能够减少伤心难过。可是,人始终是群居动物

  • 客厅山水装饰画案例分享,送给爱好山水画的你

    磅礴大气,寓意深远的山水画,历来是家居风水选择装饰和客厅沙发后墙挂画的首要之选。山水画“可观、可望、可游、可居”,一个人的文化底蕴和品行德性都完全表露在了青山绿水之间。山清水秀的自在舒适,带来的不仅仅是沉浸在山水画中自然风光的美景,扫去一天劳累和疲惫的心理,寄情山水感悟”天人合一“的境界,更有着山水画为客厅风水招财增运,添喜召福的,相铺相成的功效。那么你知道客厅山水装饰画怎么布置更好呢?小编为大家奉上客厅山水画如何布置法则,打算在客厅挂画,又不知如何布置的你千万别错过哦~(一)、客厅山水装饰画·

  • 自编自唱又自拍, 太有才了

    自编自唱又自拍,太有才了

  • 千亿99版人民币回收销毁,退市已经进入倒计时?

    新版人民币中,自99版人民币发行以来,版别和设计上有许多失误,央行近年来一直着力于99版人民币的回收工作。近年来大量99版纸币通过各种途径被集中回收起来,图为一些回收的散币。很多问题纸币被重新整理,工作人员把这些市场流通过的问题纸币进行统计。这都是一些比较繁重的统计工作,统计完的纸币进入传送带准备进行绞碎处理。百元大钞就这样被处理成圆柱形的“纸砖”,一块大约相当于人民币17000多元。直接焚烧容易造成污染,决定把这些碎纸用来做成纸浆或者作为发电厂燃料。千亿元的百元大钞就这么成了废纸,让人看着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