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最痛不过爱上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8/1/12 14:20:16 来源:网络 []

书名:最痛不过爱上你

:初相遇

“哎,你来这种地方干坐着是不是不太好,一起去玩啊。汇金地

在舞池里已经疯了一轮的安然找到了坐在角落的郭昊,拿着一杯橙汁坐到郭昊的身边。

“你不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儿?”

“有什么不对的啊。”

安然一点也没在意郭昊的话,靠在沙发背上,视线依然被舞池里狂热的气氛吸引着。

“这里没女人!你没发现吗?”

郭昊终于还是发现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偌大的酒吧,却一个女人都没有,就连高台上表演的也是男人。

“呃······”

听到郭昊的话,安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有些心虚的瞟了郭昊一眼,然后恢复了正常。

“怕什么啊,不就是gay吧吗,有什么关系啊,别告诉我你恐同啊。”

安然一脸戏谑的看着郭昊,眼底却有些晃动的恐惧。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怎么会,性向问题是个人自由爱好,只是,我们两个又不是他们的同类,出现在这种地方······不好吧。”

郭昊说的倒是实话,他对于这种问题从来都不会太在意,爱就是爱,跟对方是男是女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因为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让郭昊觉得浑身不自在,毕竟任何一个自认为性向正常的人看到这种情形都会觉得有些不舒服吧。(腐除外,毕竟这是一个特殊且神奇的群体。)

“既然不恐同不就得了,来这种地方就是玩玩而已,那么认真干嘛。”

安然一点都没意识到在听到郭昊说不讨厌的时候,自己偷偷松了口气。

“那你别乱跑了啊,被人吃了豆腐都不知道。汇金地

“来这种地方,就坐在这儿啊?你别逗了。

再说了,我是男人,被吃点豆腐又不会掉块肉,那只能说明我有魅力,让人,趋之若鹜。”

对着郭昊笑了笑,安然就准备起身再去舞池里玩,结果被郭昊一把拽下来。

“安生坐着,我还不知道你,死颜控,别被人勾走了。

这儿可不是普通酒吧,到时候吃亏的准是你。”

安然是标准的颜控,对于美好的人、事、物都有种变态的执着。

而且,对于安然来说,一个人长得好坏,和性别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只要是他看得上的颜,总是会想尽办法接近,这才是郭昊真正担心的地方。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刚刚郭昊环视一周,发现这里的男人虽说不算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美颜盛世吧,但至少长得都不错,毕竟敢来这里吊男人的人,总不会丑到哪里去。

只是郭昊清楚的知道,现场的人里并没有完全符合安然颜值标准的人,否则安然早就跑了,哪还有郭昊什么事。

“拜托,这里是酒吧哎,像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入得了我眼的人,你想太多了吧。”

安然很清楚既然郭昊不打算让他再去疯,那他就真的是跑不了,况且这里虽然长得不错的人有很多,但是真正能让安然眼前一亮的人是真没有,要不他也不会让郭昊拦下来了。

“万一呢?我们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有人看上你了,硬是要带你走怎么办?我可没那本事都给你拦下来。”

“行了行了,啰嗦。”

安然总算是安生的坐在郭昊身边默默的喝着手里的果汁,没人会懂一个在酒吧里喝果汁而且不能去疯的人的心情。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你来也来了,看也看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看着旁边因为不能跳舞而显得有些索然无味的安然,郭昊提议。

“别呀,我还没玩呢。”

安然可怜兮兮的看了郭昊一眼,郭昊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继续干坐着,等安然失去兴致,然后离开这个地方。

可还没等到安然想要离开,郭昊却等到了完全勾起安然兴趣的男人。

在看到那个从楼梯口上来的男人的那一瞬间,安然的眼神就变了。

其实不止是安然,那人的出现,吸引了在场大部分人的眼光。

爱慕的,欣赏的,嫉妒的,还有痛恨的。版权huijindi.com

他的身上仿佛自带光环,让人眼前一亮。

令人惊羡的身高,冷峻的外貌,黄金比例的身材,一出现就自带的强大气场,看起来更像是冰山下的太阳,第一眼让人觉得有些难以接近,可看的久了,却又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去接近。

而在安然的眼里,最吸引他的却是那双眼眸,标准的凤眼,尤其黝黑的眼眸,让人看一眼就陷了进去。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安然知道了那人的名字:蒲晨。

而安然那恨不得用目光把他看穿的炙热眼光,也瞬间吸引到了被安然看着的蒲晨。

蒲晨顺着感觉找过去,很轻易的就看到了坐在那个冷清角落里的安然。

安然自然是标准的肤白貌美,呸,是美颜盛世。

柔顺的刘海下隐约露出弯弯的美貌,挺拔的鼻梁,樱桃小嘴特显精致,而因为在酒吧的原因,两颊有些微微泛红。

而安然整张脸上最吸引人的,正和蒲晨吸引到安然的原因一样,是那双眼。

只是蒲晨的眼睛是犹如漩涡般黝黑,多看两眼就会让人不自觉的陷进去。

可安然却不同,像芭比娃娃一样大大的眼睛,清澈,透亮,看了就觉得舒服。

安然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精致,让人想要不自觉的保护他。

蒲晨自然也不意外,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和胃口的人,蒲晨当然不会轻易放过。

安然就看到蒲晨对身边的几个朋友说了句什么,就朝着安然走来。

“有兴趣一起跳舞吗?”

蒲晨只是朝安然伸出了手,安然就好像是被下了蛊一样跟着他走了,连郭昊叫他都没听见。

“哎~在这里,可都是你情我愿的,坏人好事,是不道德的哟。”

就在郭昊准备冲上去拉安然回来的时候,却被跟蒲晨一起来的朋友给拦了下来。

“我们不想惹事,但他不能被带走,他不是你们的同类。”

郭昊打开拦在他身前的手,准备向安然走去,却再一次被拦了下来。

“你们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不懂这里的规矩,在这里,只要双方愿意,任何人都不能干涉。

你不想第一次来这里就坏了这里的规矩吧。

而且你放心,我兄弟一向不会强迫任何人,只要你朋友真的不愿意,我保证他会完好无损的回来。”

听着那人有些流里流气的语气,郭昊皱了皱眉,不想再跟他废话,而是直接推开他去找安然,却发现已经找不到人了。

“别找了,他们早就走了。

不过我说,真的喜欢就要迎风直上啊,默默的守护什么的,可是得不到爱情的哟。”

身后那人又凑上来,手更是得寸进尺的搭在郭昊的肩膀上。

“别多管闲事。”

不想跟他废话的郭昊把他搭在肩膀上的手甩到一边,然后就要离开。

“交个朋友吧,我叫秦漠。”

看着第三次挡在自己面前的人,郭昊直接采取了无视态度,绕过他就离开。

而那叫秦漠的男人,看着郭昊的背影,陷入了深思,随后在一起来的朋友的召唤下,开启了这注定不寻常的夜晚。

郭昊在周围找了不多的几家宾馆,得到的消息却都是没见过安然,郭昊有些着急,却也是无计可施。

最后只能回学校,如果明天早上安然没能安全回来的话,再汇报给安然的妈妈。

如果可以,郭昊真的不希望走最后的那步。

再说这边安然和蒲晨的情况,像是着了魔般和蒲晨回到他的住所的安然,现在是真的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安然坐在床上,有些痴迷的看着倚在窗边抽烟的男人。

莫名其妙的跟着蒲晨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一进门就被吻了个七荤八素,让从来没有过这样子经历的安然显得有些呆滞。

可就在彼此已经脱到只剩下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蒲晨却停了手,莫名其妙的问了一个问题之后,就变成了现在的状态。

“你还没走?”

抽完烟之后完全平复了欲望的蒲晨回过头看到还在床上呆坐着的安然,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为什么要走?你带我来这,就是看你抽烟吗?”虽然你抽烟的样子是挺帅的。

最后一句话安然没敢说出口,只是自以为隐秘的用余光看着蒲晨的身材,怕被人当成花痴,毕竟第一印象很重要。

然而安然并不知道,他的第一印象已经被人定义为花痴了。

“你是第一次来Club Deep?”

蒲晨走到安然的对面,坐在椅子上,直勾勾的看着安然。

“嗯哼。”

被这样子看着的安然丝毫没有一点点不好意思的感觉,反而是更加大胆的欣赏起了蒲晨的身材。

“所以你不认识我咯?”

被这样看着的蒲晨也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毕竟蒲晨对自己的身材还是很有信心的,被这样看着,他甚至还觉得有些得意。

“我叫安然,是XX大学艺术学院的新生。”

安然的自我介绍让蒲晨有些懵,随即反应过来。

“你真可爱,不过,下次在这种情况下的自我介绍,不要自报家门,万一惹上什么麻烦就不好了。

我是蒲晨,很高兴认识你。”

:微妙的变化

“我是蒲晨,很高兴认识你。”

对于蒲晨的话,安然并没有在意。

毕竟安然又不傻,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蒲晨的话,恐怕安然也不会告诉对方自己的学校,甚至可能连名字都报假的。

“好了,刚刚看你是跟朋友一起过来了,为了怕他担心,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说着,蒲晨就自顾自的拿起刚刚脱到一边的衣服开始穿。

“为什么?因为我是第一次?”

安然感觉到刚刚两个人都有些情动,却就在安然青涩的回应蒲晨之后,蒲晨却无厘头的问了一句:“你是第一次?”并得到安然的肯定之后,终止了接下来的所有的动作。

“你第一次到Club Deep,所以不知道我的规矩也算情有可原。

第一,我的床上不见血。(并不是每个同性之间都会出血,这里只是代指初夜。)

第二,我不吃窝边草。

第三,我上过的人从不上第二次。

你犯了我的第一条,这次你是不知者无畏,再加上你还小,所以,下不为例。

走吧,穿上衣服,我送你回学校。”

穿好衣服的蒲晨拿起刚刚随手扔在一边的车钥匙,就要往外走,却被坐在床上的安然拉住袖子。

“这个时候,学校的宿舍都锁门了,这时候回去,被舍管抓住是要扣学分的。”

安然用自己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蒲晨,配上他的娃娃脸,杀伤力十分的强,安然这招从小到大都不知道成功多少次了。

然而,还没开学的学校,哪来的舍管闲的蛋疼去管他们擅自离校,这个谎话扯得连安然自己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那我送你回Club Deep,你朋友或许还在那。”

那么拙略的谎话,蒲晨没理由看不穿。

“你就那么不想跟我呆在一起啊。”

见自己这招居然失败了,安然嘴都不知道撅了多高,惹得蒲晨噗嗤笑了。

“小孩子晚上是不能在外逗留的,尤其,还是和我这种陌生人在一起,就不怕我把你给卖了啊。”

蒲晨揉了揉安然的头发,柔软的触感让蒲晨舍不得放开。

“我不是小孩子,我······我马上就十九了,都上大学了,而且,我知道你叫蒲晨,你知道我叫安然,这样就不算是陌生人了吧。”

忽略掉蒲晨在自己头上肆意的手,安然略显认真的表情再一次逗笑了蒲晨。

“好好好,不是小孩子,既然不想回去,那这样吧,你就在那边的沙发上睡一晚,我明天早上上班前送你回学校。”

看着安然的样子,蒲晨想起了没有在身边的弟弟,语气中也不由得有些宠溺的意味。

“沙发啊?我不能睡床吗?”

安然满心期待的抬头看向站在柜子前的蒲晨,希望可以得到期望值以内的回答。

蒲晨回头看着安然,然后浅笑着摇摇头:“不能。”然后安然的脑袋就又垂了下来。

蒲晨从柜子里拿出备用的床褥,放到了沙发上。

“快点睡觉吧,明天一早送你回学校,熬夜小心长不高哦。”

再次揉了揉安然的头,蒲晨就走向自己的床。

只有一米七二的安然最讨厌别人说他个子矮,尤其是当对方比自己高的时候。

而蒲晨将近一米九的个子对安然来说,是有着非一般的打击的。

安然把自己往被子里一埋,就不理蒲晨了。

让站在床边的蒲晨看到他幼稚的动作,再一次笑出了声。

而本来还在赌气的安然,却在不知不觉间陷入了梦乡,这一天的折腾下来,确实是太累了。

见安然已经乖乖的睡了,蒲晨轻手轻脚的关了灯,躺在了床上。

看着天花板,蒲晨想,过惯了夜夜笙歌的生活,像这样安静的躺着的夜,竟然也让自己觉得舒适。

蒲晨翻了个身,看向睡在沙发上的安然。

这个的地方不算大,是很典型的单人房,所以连隔间都没有,卧室也只是比客厅高一点,当初装修的时候,蒲晨也只是把床和客厅中间封了一层活动玻璃,

当初蒲晨会买下这里,只是因为这里离Club Deep和公司都很近,方便他带人回来,装修上,自然也不会太注重什么私密感。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从蒲晨的方向,刚好能看到在沙发上的安然。

蒲晨来到S市以来,很少会想起自己的弟弟,毕竟白天经营公司很忙,晚上有时间也总是去各种酒吧找人来解压,很少有时间像现在一样静静的躺着,最重要的是,明明那边有一个那么符合自己胃口的暖床人选。

而且,自己居然会破例让他留下过夜,要知道,蒲晨对于床伴,不,应该说一夜情对象从来都没有什么怜惜知心,最多允许人在这休息一下,但绝不过夜。

这其实是蒲晨的习惯,以免有人起了什么不好的心思,毕竟就怕有心人利用某些东西来威胁到自己。

蒲晨想到这儿,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自从来这儿,蒲晨已经很少笑的这么轻松了。

公司给的压力几乎都能压的蒲晨喘不过气来,要在三年内让这边公司收益比往年提高50%,在科技公司层出不穷的时代,想要让公司在三年内提高50%对蒲晨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想起母亲给他的考验,蒲晨再次翻身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也许,这是他唯一能逃脱那个囚笼的机会了,他不想一辈子都被那个女人用着各种各样的原因和理由给操控起来。

这么想着,蒲晨竟也渐渐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蒲晨就被一阵并不是很响的声音给弄醒的。

一向习惯晚起的蒲晨从来没有被人吵醒的经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思考着这个时候会在自己家里吵醒自己的名单。

最后还是没想起来,无奈用手肘撑起身体往声源处看去。

“你醒了,过来吃早餐?”

听到一个自己明显不熟悉的声音,随即安然稚嫩的样子出现在蒲晨的视线里,蒲晨才想起来自己昨晚留了一个小不点过夜。

蒲晨想到这,又倒回床上,用手按住了额头。

所以说自己昨天晚上到底是被什么糊住了脑子啊。

“怎么了,头疼吗?”

安然见蒲晨又躺了回去,而且还用手抵住额头,还以为是蒲晨不舒服,然后走到蒲晨床边,拿开蒲晨的手,把自己的手轻轻的贴上去。

“没有发烧啊,没什么的话就快点起床吃早餐了。”

感受了一下蒲晨的温度,觉得没有问题,想想可能是因为早起有些不适应的原因,也就没放在心上,准备起身继续去餐桌旁折腾。

“怎么了?”

被蒲晨拉住手的安然不得已的又再次蹲下,看着蒲晨的脸。

“没事,几点了?”

蒲晨有些无力的问,从来没早起过的人突然早起还是有些不适应啊。

“七点。”

见蒲晨好像只是需要反应的时间,回答了问题的安然耸耸肩回到厨房。

“这么早就要去学校?”

洗漱完成的蒲晨坐在安然的对面,吃着小孩出去买的早点,无聊的询问。

“不早了,我们是提前到校的,郭昊昨天说今天要去熟悉一下学校,所以要早点过去,要不然他会担心的。

哦,对了,郭昊就是昨天跟我一起的那个人,是我好兄弟哦,我们一起长大的。

不过,过两天还要去军训,烦死了。”

本来谈起郭昊的安然是有些眉飞色舞的,但一想到要军训,他的眉头就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小孩子是不能怕吃苦的,难道你从小到大就没军训过?”

“也不是没有。”安然想了想,才嘟嘟囔囔的说:“只是后来因为腿上有伤就不再参加了。”

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安然怎么可能会害怕什么所谓的军训,只不过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后,他对这些东西都有些抵触罢了。

“怎么受伤的?”

“······不小心摔的。”

蒲晨只是随口一问,见安然有点敷衍这个问题,蒲晨也就没问,之后就是······沉默······

蒲晨是因为没有吃早餐的习惯,而且也却是不知道该跟眼前这个小孩聊什么,毕竟是有代沟的人呐。

而安然,则是见蒲晨沉默,以为他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说话,就干脆也跟着保持沉默。

还好没多久就听到了敲门声,结束了这仿佛无止境的尴尬。

“这么早叫我来干嘛啊?这叫压榨员工知道吗?”

在蒲晨起床之后,就直接给秦漠打了电话,让他过来接。

“我车昨天丢公司了,你不来接我,难道要我走路去上班啊。”

一点都没有撒谎的愧疚样子,蒲晨甚至没理会秦漠的抱怨,给秦漠打开门之后蒲晨就走回餐桌。

如果不是因为秦漠昨天和蒲晨是分开去的Club Deep,而且蒲晨车停的比较偏的话,也不会这么理直气壮的撒谎。

“你没开车回家怪我咯,你昨天不是能打车回来风流吗,就不能打车回去啊。”

秦漠在玄关把鞋子脱了之后,一边抱怨一边往里走,一点也没怀疑蒲晨的话。

“不容易啊,一向不吃早餐的蒲大总裁居然在吃早餐,而且还是从路边小贩买的,天下奇闻啊。”

看到蒲晨居然坐在餐桌旁边乖乖的吃早餐,秦漠显得有些惊讶,毕竟,他和蒲晨认识这么久,他可是从来不吃早餐的,尤其是路边小贩卖的东西,以前的蒲晨是根本连碰都不会碰的。

:模特

“不容易啊,一向不吃早餐的蒲大总裁居然在吃早餐,而且还是从路边小贩买的,天下奇闻啊。”

秦漠坐到餐桌边,拿起包子就叼进嘴里。

相比蒲晨的挑食,秦漠就显得太好养了,而且秦漠尤其喜欢在路边小贩买的东西,还是挺好吃的。

“不是我买的。”

“谁啊?这么早给你送早餐来?”

秦漠根本就没把蒲晨的话当回事,谁不知道蒲晨从来不喜欢留人过夜。

“你有客人啊?”

背对着洗手间的秦漠听到自己身后传来陌生的声音,有些机械似的扭头,看到了安然。

“我去,不是吧,蒲晨,你什么时候会留人过夜了。”

不怪秦漠瞬间就认为安然是留在这的,因为安然明显就是昨天见的那身衣服,且不会有人这么好心的大早上跑来这里作死的给蒲晨送早餐。

如果说不是在这过的夜,秦漠只能说:“骗鬼呢?!”

“别想了,赶紧滚下去开车,先送小孩回学校,然后我们再去公司。”

“你这么早叫我来就是为了送他去学校?你太坑我了吧,就不能让他打车回去啊。”

秦漠一听蒲晨牺牲了他珍贵的睡觉时间就是为了送安然回学校,瞬间就觉得自己被骗了。

“他刚来S市,怕他走丢了,而且我昨天晚上答应过他的。”

蒲晨站在衣柜前整理自己,安然乖乖的走到蒲晨面前帮他系领带。

虽然并不懂为什么蒲晨会撒谎,但安然还是选择保持沉默。

只是,安然在想,真的不用提醒蒲晨他的车钥匙放的有些太明显了?

“蒲晨,你能跟我说说,你没开车回来,为什么你的车钥匙会在这里吗?”

秦漠果然还是看到了床头柜上明显的有些过分的车钥匙,而且,秦漠太清楚蒲晨的习惯了,只要不开车,蒲晨是绝对不可能带着车钥匙的。

“我就是想你来接我啊。”

一边享受着安然的服务,一边扭过头微笑的看着秦漠。

结果,秦漠只能打碎牙往嘴里咽,身为蒲晨的死党,秦漠当然也太了解蒲晨的恶趣味了,自己心情不好也绝对不会让身边的人心情好到那里去。

早上被安然吵的早起的蒲晨确是是心情不好,不过会叫秦漠来接也不能说完全是因为自己的情绪,当然,他不否认会有一点。

“我还能去找你吗?”

一路上都没什么话,直到要下车的时候,安然才懦懦的问了一句。

“虽然我们两个是没上过床,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不要再出现在Club Deep那种地方了,你还小,而且,如果被人知道你经常出现在Gay吧的话,你在学校的生活也会受到影响。”

蒲晨委婉的拒绝了安然想要再见他的意思,毕竟,按照他蒲晨的习惯,能收留安然一晚已经是很难得了。

当然,蒲晨理解错了。

本来安然的意思是想问问能不能去他家找他,因为安然确实很难碰到这么合眼缘的人,很希望他可以当他的模特让他画一次。

不过让蒲晨一提醒,他才想起来,他是可以去Club Deep找他。

“你能当一次我的模特吗?”

安然想了一会,觉得还是应该提前跟蒲晨打个招呼。

蒲晨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安然说过他是学画画的事情。

“想画我啊?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好了,赶快进去吧,你的朋友在等你了。”

安然转头才看到郭昊站在门口,看样子已经等了他很久了。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啊,下次见。”

说着,安然就朝蒲晨挥挥手然后跑向郭昊。

蒲晨看着安然慢慢跑到郭昊身边,好像是被郭昊说了几句,然后安然不知道说了什么,紧接着对着郭昊笑了笑,郭昊就没了气。

看着安然和郭昊的相处模式,蒲晨勾了勾嘴角,然后开门,上车。

“去公司。”

回到车上的时候,蒲晨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样子,看的秦漠一阵咂舌。

“怎么,刚刚不还是笑的挺欢的?”

一边开着车的秦漠才不会放过这个能调侃蒲晨的机会,毕竟难得。

“你最近很闲?”

“没有。”

一听蒲晨的语气,秦漠立刻肯定的否认,要不然就真有他们忙了。

“不过,话说,你真的没睡刚刚那小孩?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秦漠想起刚刚听到蒲晨说自己没跟那小孩上床的时候自己有多惊讶,毕竟能被蒲晨看上的人,从来没有能全身而退的。

又想起自己早上看到小孩时,他虽然疲惫却并没有什么纵欲的神色,才敢相信昨天晚上他俩是真的纯盖被子聊天来着。

“你觉得他那么小,是有过床事的人?”

蒲晨顺手拿起他让秦漠带来的文件一边回答秦漠的问题,不过,眉头却慢慢的皱了起来。

“也是,他的样子是真的不像,看起来跟未成年似的。

说到这儿,你可小心着点,别让对家儿的人抓住你什么把柄,猥亵未成年什么的,到时候可是难摆平。”

秦漠的担心也不是无缘由的,毕竟他们初来乍到的,虽说公司在这块地方已经有些年头,可蒲晨新上任,又年轻,有不少公司想要趁机打压,借机获取利润。

“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他是不是对家儿派来的我还是分的清的,如果没记错,他应该是安家的大公子。”

蒲晨在Club Deep看到安然的那一刻就觉得安然有些眼熟,到后来会停下手也是因为彻底认出了安然,不过他的那些规矩也不是胡诌的。

“安家大公子?那个军政世家?”

听到安然是B市安家的儿子,秦漠也不由的有些傻眼。

安家在B市是赫赫有名的,安家三代从军,现在安家的大家长是已经83岁的安定国,安然的爷爷,现任B市军区总司令,军衔为上将。

安然的爸爸安宗明,今年56岁,现任B市军区政治部部长,军衔为大校。

安然的妈妈李怡,54岁,国防部总政治部部长,军衔为上将。

然而这个军政世家到了安然这一代,却没出一个当兵的。

大女儿安璇,今年26岁,画家,油画专业毕业,却是尤其擅长素描,她笔下的东西可谓是栩栩如生,不过她到没开画室,而是喜欢四处旅游。

大儿子安然,今年17岁。(你没看错,就是17岁,他是被特招进这所学校的。)S市XX大学艺术学院新生,喜欢跳舞唱歌,擅长油画,喜欢画画其实是被他姐姐给带跑偏的。

小儿子安祈,今年10岁,因为还小,不好说,不过倒是非常喜欢计算机,尤其崇拜黑客行业。

就是这么三个孩子,却没一个有当兵的意向。

想当初他安然大学报了到这里的时候,可是被他爸一顿很抽,不过,还是那句话,那有真正狠心的父母呢,最后安然还不是如愿的来了这里上学。

见蒲晨淡定的点了点头,秦漠再次不淡定了。

“没听说安家大公子是gay这回事啊,我告诉你啊,你要是跟这件事扯上关系,可就算是跟安家对立了,你想清楚点。

他们那种军人家庭死板的很,要知道你把他儿子给带成了gay,非活剥了你不可。”

“我也没说安然是gay啊,你紧张什么?

再说了,我蒲晨是万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的,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也想让我栽跟头啊,我有那么不济吗?

别说我没碰他,我就是碰了他,又能怎么样,这种事情你情我愿的,谁都怨不着谁。

单凭蒲家在B市的地位,他安家想动我之前也得掂量掂量。”

蒲晨敢这么说是有原因的,虽说民不与官斗,但凭蒲家在B市的地位,安家想动他确实也不会那么随心。

“那你晚上带他回家?不是惹祸上身吗?”

相对于秦漠的激动,蒲晨显得冷静多了。

“别说我是没那心思带他入圈,就算是我,最后也会从这圈子里退出去,结婚生子,我不会那么缺德。

而且,现在看来,这安然最多也不过就是好奇,毕竟是小孩。

不过,如果这层关系打好了,以后我们蒲家的路,会走的更顺畅。

而且有了这层关系,家里那些虎视眈眈的人,也能站清队。”

蒲晨在认出了安然的那一刻这些个利害关系就已经在心里走了一遍,只要能跟安然打好关系,基本上蒲家的路会更加的顺畅。

而且,蒲晨是世代从商,在政治方面没有太多的涉及,虽说安家是军政,但在国家政策上有的影响力也是不可小觑的。

尤其是安然的母亲李雅欣,虽说她是一介女流,但李家在国政上可谓是占了半壁江山,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安家在B市的地位无人撼动。

不过让蒲晨觉得惊讶的是安然的胆子,父亲和爷爷是军人,母亲从小耳濡目染是政治好手,他却偏偏要学画画,现在更是大胆的跑去gay吧找刺激。

蒲晨可不相信安然在这儿的一举一动B市的人会毫无知晓,不然他们也不会安心的把安然放到这么远的地方不闻不问。

而且,看昨天跟他一起去gay吧的那个小孩,多半也是被安然的母亲给派来的。

只可惜,这郭昊恐怕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不知道安然的母亲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

“你现在算盘打得漂亮,可别最后玩火自焚了。”

最痛不过爱上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最痛不过爱上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重生之再为将军妻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再为将军妻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重生之再为将军妻第011章公主高才第十一章公主高才正想说自己不喜欢,但看着旁边静姑姑一副新奇和期待地注视着她的时候。顾倾心想了想,若是按照这个身体的年龄,从小长在山村里的孩子,第一眼看到这么多好玩的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应当是欣喜若狂的。而她都没有表现出来欣喜,如果再一个都不喜欢,一个都不要的话,是不是太逆天了?最后在静姑姑殷切的注目礼之下,顾倾心从小抽屉里面翻出一个九连环放在手里把玩研究。还一脸天真好奇地问:“姑姑,这个是什么呀?怎么玩的

  • 小说嫡女生存攻略:嫁憨夫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嫡女生存攻略:嫁憨夫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嫡女生存攻略:嫁憨夫第11章脑中,许多画面飘过;大哥身着戎装,那依旧彰显着稚气的脸上,透着不容忽视的坚决。“母亲,我要从军,待我功成之时,便自立门府,再不用让你过这水深火热的日子!”画面又是一闪,母亲那美丽的脸上尽是伤心,“这世上,哪里来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神话故事啊?”画面又是一闪,母亲那满是病容的脸上,写满了担忧“晴儿啊,娘亲最放不下的,便是你啊!你虽聪慧,却这么善良!如何斗得过她?如何斗的过啊?”画面又是一闪,只见那俊逸男子,脸上展现

  • 小说贵女攻略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贵女攻略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贵女攻略第011章算计第十一章算计“姑娘们,大姑娘与四姑娘来了!”明月压低了声音,适时的提醒正聊得欢的两只。林诗语一直想不明白,上辈子,林诗音究竟是因何而死,难道上辈子时,她也是躲在这假山里偷听到了什么?所以才遭不测?正在思索中,假山下传来一阵叫人恶心的娇笑,接着从假山下上来两人。领先的那个身材略单薄,衣着尚好,瞧着到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只是那低眉顺眼,卑躬屈膝的献媚样儿,很是叫人不齿。而身后的那个身材高挑,清瘦,纤腰细柳身材,一身大红锦缎直裾裙,

  • 小说寒门主母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寒门主母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寒门主母第11章此刻,所有的人翘首以盼,等着夏青几人的归来,可与早上夏青所说归来的时间已晚了许久,人人的眼里都万分的担忧,直到不知谁激动的喊了声:“少夫人回来了……”一时,村人沸腾了。可瞬间,又静寂无音,甚至还主动在中间分出了一条长长的道,都惊奇的看着一群野猪,还有被绑着脚的雉鸡与野兔,还有各种猎物的出现,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们面前。竟然有数十只之多,还有五个男人身后背的萝框里的野菜和猎物。夏青依旧是那张平静而显得沉默的脸,但此刻脸上有着倦容,水梦

  • 小说猎妻计划:恶魔总裁的调教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猎妻计划:恶魔总裁的调教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猎妻计划:恶魔总裁的调教011:见家长第十章:见家长时央央猛地抬起头来,正好和对方的眼睛对上。时央央顿时愣住。而在这个时候,叶连城已经将自己搂进了怀中,他的怀抱很暖,让时央央突然觉得很有安全感,也让自己有种想要沉沦的错觉。不过很快,叶连城便自己将这个感觉中拽了出来,他说道,“时央央,这个世界上,你的敌人不会因为你的脆弱而手下留情,你不想要被击败,就只能坚强。”是啊,他叶连城是什么人?时央央顿时笑了起来,将面前的男人推开,擦了一下眼泪,

  • 小说重生之股市女王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股市女王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重生之股市女王第十一章情窦初开第11章情窦初开沈修暂时中断了他和女子的动作,嘴角闪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他就说,怎么可能有人能够逃脱他的掌心。他自信的接起电话。“修,明天我们见一面吧,我有些想你了。”唐心怡话语温润,可是,她的内心却无比恶心,她现在只想看到沈修跪在她的面前,跟她磕头认错,可是,时机未到,她也只有忍。沈修得意的笑着,看来,他不去理唐心怡是正确的。“好,心怡,你不会责怪我吧,我其实也不是有意的,只是看你这么忙,也就没去打扰你。”虚伪

  • 小说邪性BOSS,请节制!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邪性BOSS,请节制!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邪性BOSS,请节制!11.小嫂子驭夫有术向暖一脸感兴趣的看着言哲,好奇的小眼神十分的明显。林妍婷水眸微眯,看着向暖的神色骤然变得冰冷,这个女人如此赤、裸的嘲讽,真当她是白痴吗?她喜欢黎川,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她就不相信,向暖没有听说过。不过一想到她的身份,嘴角却又扬起了胜利的微笑。A市四大家族,谁不想攀上?黎川跟她结合,绝对是强强联手,以黎川的手段以及她们林家的人脉,五年之内绝对能把商业帝国上升到让人无法企及的高度。向暖能给他什么

  • 小说邪性老公太凶猛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邪性老公太凶猛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邪性老公太凶猛第十一章部下穆芸受伤安兮诺忙完一切,已经夕阳西斜。安兮诺刚回到公司门口,翟禹碹的车便停在了她的跟前。“你怎么来了?”疲惫了一整天,安兮诺并不是很想见到他。“来接我的太太回家。”浅浅一笑,翟禹碹并不在乎她的态度。“不需要你来管,我想一个人静静。”安兮诺平静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让人心疼的虚弱和疲倦,却硬逞强不想他来烦她。“是么?”翟禹碹似乎想了一下,“那你静静吧,也不用管我。”安兮诺以为他放弃了,便径直迈步朝前走。现在并不想回家,要

  • 小说阴婚,鬼色撩人100%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阴婚,鬼色撩人100%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阴婚,鬼色撩人100%第11章:喜欢过吗?之前在学校毕业的时候,他就已经想要和她分手,但是身边的人提醒了他一句,白南南的脾气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受得了的,如果他能够撑到和她结婚的话,还可以分到一笔可观的财产。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刘东立即想明白了,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事情是,自己可以得到的,不仅仅是白南南分给自己的那么一丁点的财产。他想要的,是全部。这么多年了,那是他理所应当得到的。“刘学长,你困不困?”声音传来,刘东头也不抬,说道,“我不困,很

  • 小说契约隐婚:豪门不好嫁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契约隐婚:豪门不好嫁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契约隐婚:豪门不好嫁第十一章偷听“这是哪儿?”陌生的气息,陌生的环境,脑袋一阵宿醉后的钝痛让她渐渐清醒过来。“醒了?”“你怎么在这儿?”一双褐色的大眼写满了不可思议,舒晓瞳完全没有想到大清早起床便会看见齐子修。“喝了这个,快点收拾好,带你去上班。”齐子修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留着一脸惊愕的舒晓瞳一个人在房间里静静。一阵匪夷所思后她也渐渐回忆起昨晚的点点滴滴,但是怎么遇到齐子修的她怎么也想不起来了,眼神有些恹恹的掠过床头柜上齐子修为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