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弃妃逆袭:王爷在上妃在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8/1/12 14:32:29 来源:网络 []
小说:弃妃逆袭:王爷在上妃在下
第002章:斗兽场中的女人

场中的八头野兽,老虎、狮子、大型食人鹰,由上至下的包围着那些残破的囚笼。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站在笼子边上的人已经瞬间被咬掉了胳膊,场中鲜血四渐,哀嚎遍起。

大夏国的君臣显然早已对这等残忍的血腥场面见惯不怪,皆是满脸兴奋的盯着那些被野兽们嘶咬着的囚犯,看着那些人在笼子里就被咬掉了脑袋,那些血腥暴力另人眼皮狠跳的一幕对他们来说就像是茶余饭后的甜点,没有半点恻隐之心。

长孙晏离亦是慢慢饮着茶,清冷平静的目光淡淡的落在那在最左侧笼子里的年轻女子身上。

只见那年轻女子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满身的衣衫罗裙凌乱而赃污不堪,甚至身上还有几道血色的鞭痕,脸上亦有两处刮伤,头发散乱的披在肩前肩后,夹杂着干枯的稻草,站在她周围的那些囚犯眼中皆是恐惧与绝望,亦或者是空洞,只有那个年轻女子始终安静的站在笼子里,面对着差一点就快咬到他的狮子,一动不动,目光安静却并不空洞,只仿佛算准了那些野兽隔着笼子暂时咬不到她所在的地方,她虽然站的不是最中间的位置,却总是能巧妙的轻轻一个扭头就避开那些野兽的攻击。

她的脚下已经血流成河,那些站在笼子边缘的人无一幸免的只剩下残破的身躯,甚至那些野兽站在笼子外面,一边目露凶光的看着她,一边嚼碎了口中的头骨与血肉。

那年轻女子仍旧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只看着那些血盆大口中的骨头与血淋淋的肉,双手死死的揪紧残破的裙摆,面色苍白,不能说她不害怕,可她在这几十个囚犯中,是最镇定的一个。

远远望去,年轻女子的手悄悄握成拳,已有血顺着手心点滴而下,她用指甲刺破了掌心,泄露了她隐藏在平静表面下的恐惧。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长孙晏离忽然笑了,盯着那年轻女子的眼神与悄悄握拳的动作,慢慢放下茶杯。

多少年了,没再见过这样一个像小兽一样愚蠢而固执的故作坚强的人,竟然还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姑娘。

这时站在长孙晏离身后的一个太监见他似是看出了兴趣,便凑到他耳边去笑着说:“晟王殿下,这场中的死囚们就算今天不在这里被咬死,也会被凌迟处死,他们都是极为恶劣的死刑犯,根本不需要怜悯。”

“嗯。”长孙晏离眸色波澜不惊的又瞥了一眼其他的笼子,对身边的太监所说的话没有多大反映。

那太监趁机又道:“他们今天没有一个能活着离开斗兽场,但是这些人都有着生的渴望,欣赏他们的垂死挣扎,欣赏他们剩下的这些人在挣扎过后最终还是被野兽吞食的景象,是很刺激也很壮观的一场盛宴……”

“盛宴?”长孙晏离的眉宇微微动了动,意味不明地低笑了一声:“野兽们的盛宴。”

太监恭敬笑笑:“殿下可是不习惯?”

“没什么不习惯。版权http://www.huijindi.com/”长孙晏离在有宫女前来续茶时,复又慢慢的拿起茶杯,慢慢合动着手中的杯盖,看着那场中红着眼睛挣扎着的可怜人,清冷的声音缓缓道:“自古各国争地掠夺,人杀人,人吃人,屡见不鲜,眼下不过就是野兽遵循着他们的本性去杀人罢了,对比着人与人之间的杀戮,并无区别。”

建元帝在一旁忽然笑道:“的确,这些死囚不过也只是些没用的废物,早晚都会在乱世中被泯灭成灰,晟王能有如此胸怀来看待此等斗兽之事,实乃我大夏国的知音。”

长孙晏离却是忽然轻笑,瞥了建元帝一眼:“既是废物,死了也罢。但若是在一个时辰之内,仍有人能活下来,皇上又做何打算?”

“这……”建元帝愣了一下。

这些囚犯伤的伤死的死,基本都已经饿过几天的肚子,受过一段时间的折磨,哪里还有力气跑,在这么多野兽之间,怎么可能会有活下来的机会?

就在这时,周围忽然传来几声欢呼,转眼便只见那些关押着囚犯的铁笼也被逐一打开,那些始终站在铁笼正中而幸运的没被咬到的人被从笼子里驱赶出来,不得不以着脆弱的身躯去面对那些凶猛的野兽。

从笼中放出来的囚犯,只有二十几个人了,仿佛终于到了这一轮盛宴的高-潮,四周的皇孙皇孙与群臣皆是兴奋的在讨论,甚至在压注,比如哪一个会活到最后,哪一个会被先咬死,哪一个会在被吃掉之前吓的屁滚尿流,哪一个会蠢到给野兽跪下哭爹喊娘……

唯有长孙晏离静静的审视着斗兽场中的一切,忽然看见之前那个被他注意过的年轻女子慢慢的从铁笼中走出来,她仍旧不像其他人那些惊恐,垂在身侧的两手始终紧握成拳,慢慢的走到中间。

不知怎么,虽然那只是一个看起来弱质纤纤的年轻姑娘,他莫名的感觉她的镇定是来自于她的自信,她不会轻易就在这里死去,哪怕挣扎到最后。汇金地

然而,事实的发展也果然如他所想。

场中的每一个囚犯接连在拼命奔跑中被残忍的追上,被吞食,那个年轻女子亦是在奔跑,她跑的速度不快,身上有不少伤,身上血的味道诱引着那些野兽追向她,可她总是能机警的让两头野兽同时奔向她,最后忽然闪身跳开,另两头野兽的头狠狠的撞到一起。

四周的人看着那些愚蠢的野兽被一个年轻姑娘给耍了,哄堂大笑,长孙晏离却是渐渐眯起了眼。

这姑娘,越看越眼熟,甚至那面临绝境之前的不屈不挠的眼神与眼底澄澈的光芒更是另他觉得万分的熟悉。

那最后的二十几人在一个时辰里逐一被撕咬至死,最后只剩下那个年轻姑娘,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再去戏耍那些野兽,场中虽然有几头野兽已经互相撞的晕在地上无法起身,但仍有两头狮子凶猛的向着她的方向奔去。

就在最后的一刹那,那年轻女子在奔跑中彻底没了力气,无力的倒在地上,两头狮子张开大口便向她咬去。

那女子忽然手指并拢,指尖有寒光闪过,竟然是握在手中的两根银针,狠狠的刺入狮子下颚处的一道穴位,瞬间,两头狮子的嘴麻痹的无法再咬她,更是惊恐的向后退去,没有再向她进攻。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好针法!这顾家的小女儿什么时候竟然在身上藏了针?”身后有几个官员小声议论。

长孙晏离看了一眼那个在斗兽场中挣扎着慢慢坐起身的年轻姑娘,淡问:“她是什么人?”

之前在他身后的太监走上前来恭敬的小声说:“那是我大夏国前丞相顾升平的小女儿顾倾城,顾丞相在三个月前因为与敌国暗中往来,欲叛国的证据被揭发后,被抄了家,全家百余口人在一个月前都已经被斩首了,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小女儿还活着。”

“这个顾倾城在一年前刚满十五岁时便嫁给永君王,据说这一年都未怀过半个子嗣,传闻她和永君王始终没有圆过房。她才做了一年的永君王妃,却没料到,最后竟然落得这种下场,年纪轻轻的,也才十六岁而己……不过奴才听说,揭发她爹顾丞相叛国之罪的人,就是永君王,一个月前斩杀顾家的监斩官,也是永君王……”

长孙晏离眸光微微一顿,复又看向那在场中慢慢的站起身的年轻女子,慢慢放下手中的茶杯,由上至下的看着她眼中那勃发的恨意和悄悄藏进掌中的银针,他忽然勾起唇来,淡淡的笑了。

“本王若是要她,皇上可会绕她一命?”

他这话一经出口,大夏国君臣满堂惊愕,可这晟王已当众开口,谁又能拒绝?

第003章:侧妃进门

三个月前——

顾倾城数着日子,算着她的夫君也该回来了。

那个人人皆在口中称赞的永君王,那个名叫温无涯的男人,他所向披靡,是大夏国的四皇子,就在一年前二人大婚时被封了王。

她与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早已暗生情愫,唯此生相许绝不辜负。版权huijindi.com

然而一年前大婚之后,温无涯就忽然变的极为忙碌,边关战事,朝中政事,无数的事情缠身,使他没有多少时间留在王府中陪伴在她左右。

顾倾城也不是多么愚蠢的女子,她自然也有她自己的办法解闷度日,小生活过的有生有色。

这一次温无涯去边关镇压战事,一走就又是两个月,算算日子是真的该回来了。

早上时侍女还说永君王已经回了皇城,下午就能回王府。

于是顾倾城早早的就穿戴好了他最喜欢看的那身衣裳,青涩稚嫩的脸上皆是对自己爱人的思念,和即将团聚的激动。

刚过午时,门外已经有了动静,顾倾城刚走到王府前院去,便赫然看见自己心心念念已久的夫君搂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进了门。

那女子是一种娇艳的美,说话温声温语的态度与顾倾城向来直来直去的性子大相径庭。

温无涯搂着那女子进了门,眼中皆是对那个女子的怜爱与关怀,两人刚一走进来便同时看见了正杵在青石路间的顾倾城。

平日里很少去装扮,今日难得精心打扮了一次的顾倾城。

“都说永君王妃是我大夏国第一奇女子,幼年时便能在边关救母,十一岁时在宫中智斗敌国使臣被皇上赏赐,十三岁时便已因美貌而艳冠天下,更又得了永君王的青睐,嫁入了永君王府,成了咱们大夏国最幸福的王妃,如今一见,王妃果然是美貌无双呀。”

那娇艳的女子软软的依靠在温无涯的怀中,嘴上虽然是在夸赞着,眼神却是极为轻蔑的瞟了一眼顾倾城身上的衣服,虽然是精心打扮过,但却依然是素色,看起来似清水芙蓉般干净清澈,可在这娇艳女子的眼中却偏偏难看极了,虽然,不得不承认,这顾倾城的确是有一张倾城之貌,难怪大夏国的女子都嫉妒她。

顾倾城先是稳了稳了自己的情绪,没有直接面对那个女人的话,而是转过眼先看向了温无涯。

本以为温无涯能给她一个解释,对于眼前的状况她实在不能理解。

然而温无涯却是很亲昵的拍了拍怀中那女子的肩,更是坦然的向她介绍:“这是柳锦烟,南部边关城主的女儿,我已带她面见了皇上,拒绝了皇上的其他赏赐,只请皇上将她赐给我做侧妃。”

说着,温无涯又道:“柳儿,她便是王妃,你喊她王妃妹妹便可以,她的年纪比你小两岁。”

柳锦烟当即便笑的极为欢喜的对着顾倾城行了个万福礼:“王妃妹妹,初次见面,没料到竟会是在这王府前院里,本来我是打算找个机会向王妃妹妹敬上一杯茶的。”

顾倾城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柳锦烟,三言两句间便深知这女人不简单,但更让她震惊的是,曾经发誓与她执子之手与子皆老的温无涯竟然会带个女人回来。

让她震惊的是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相爱多年,才不过成婚一年,这一年来他因为忙碌而对自己莫名其妙的忽冷忽热,这一年来两人聚少离多,却竟然在最后带另一个女人进了王府,说是已经向皇上求赐成为了侧妃。

先不说温无涯在介绍她们二人时,只叫了柳锦烟的名字,对自己的名字却没有提及,只以称呼来形容为王妃。

再说温无涯竟然让她一个刚进门的侧妃叫自己妹妹,即使年龄上有差别,以尊卑之分也不该叫妹妹,而这一声妹妹,显然昭示着这个柳锦烟的地位并不仅仅是侧妃,甚至她即使只是侧妃也可以凌驾于自己之上。

再甚至,温无涯出去两个月没回来,终于回来连家门都没有进,直接带着这女人进了宫,求赐了婚,就这样搂搂抱抱进了门,明显是已经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顾倾城努力让自己沉住气,仍旧无视柳锦烟,只盯着温无涯看:“侧妃?”

面对着顾倾城隐忍之下的怒意,温无涯却只是对她淡淡勾了勾唇,半句都没有解释的说:“柳儿自南部边关随我一同回皇城,已经劳累极了,我送柳儿去休息,你记得叫下人将西院打扫干净,明日便让柳儿住进去。”

说罢,温无涯便直接搂着柳锦烟自顾倾城的身边走过,眼中没有半分歉意和要解释的意思,坦然的仿佛无论他多么冷落她,无论她娶多少个女子进门都与她无关。

“讨厌,你干吗又捏人家的腰~昨晚都累死了,在马车上你也不放过人家,人家现在好想睡觉~”

“本王陪柳儿一起睡可好~”

“哎呀,无涯,你小声些,王妃会听见的……”

“无碍,不必理会。”

“无涯,这永君王府好大啊,那里的鱼塘会不会显得多余了些,要不要填平了变成一处花圃来,种一片我最喜欢的芍药牡丹可好?”

“都依你,柳儿喜欢什么就种什么,就算将这永君王府中所有的水池鱼塘都填满,本王也都一样依你,以后你就是这永君王府的另一个主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来问我。”

“无涯,你真好……”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远,顾倾城犹如被冰冻住了一般,许久,才缓缓的转身看向那两人消失的方向,然后转眼看向那片鱼塘。

犹记得三年前,她第一次来永君王府里走动,那时候这里的水池并不多,偏偏顾倾城喜欢有水的地方,也喜欢没事养些鱼,喂喂鱼什么的,于是温无涯特地大动干戈请来了各种工匠将王府前后左右的院子都弄出了几片好看的水池,让她随意用,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他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一年前嫁进王府时才看见他竟然只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竟然几乎将整个王府都快翻过来了。

这种被珍视的感觉,被如珠如宝捧在手心里去爱的一切,曾经都是顾倾城为之不顾一切也要嫁给他的原因。

哪怕明知不理智,也还是嫁了。

可是一年来的冷落,一年后忽然被一个名叫柳锦烟的女人闯入,在这一刹那她才发现,自己当初做的决定究竟有多荒唐,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三年来究竟爱的是什么样的人。

第004章:男人的话你也信?

翌日,清早。

一夜未睡的顾倾城站在前厅里,温无涯走出来时看见她,并没有说话,便欲直接自她身边绕过去。

顾倾城直接肯横过身子挡在他面前,双眼直视向他满是冷淡与距离的眼中:“事已至此,我也无法再去追究那许多……”

温无涯漠然笑着打断她将要说出的话:“你想追究什么?皇上都已经赐婚了,柳儿已经是我的侧妃,这一点无人可以违抗。”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顾倾城瞪着他:“无涯,我从八岁开始认识你,这八年来我们一起长大,一起面对过那么多的事,一起同进同退,你曾经发誓说这一辈子只要我一个人,现在这算什么?成婚之后你连我的房门都不进一次,忙了一整年,我也没有什么怨言,可是转眼你就带了一个女人回来,你至我于何地?”

“一辈子只要你一个人?”温无涯顿时就笑了起来,渐渐转为冷笑:“倾城,我记得你八岁那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当时我不知可否。你说,如果男人的鬼话也能做数,那么连母猪都能上树,这话是不是你说的?”

顾倾城的面色一僵,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所以……男人一时意乱情迷间说的情话,你又怎可相信?”

温无涯笑了笑,同时忽然出手抚上她的下巴,暧昧的摩挲,眼中更是忽然盛出几分欲望来:“你若是怪我与你成婚这一年都没有与你圆房的话,我今日可以不进宫里,先与你圆房……”

明明曾经最爱的人就在自己面前,此时他的手只是摸上自己的下巴就让她几欲做呕。

一想到他这双手曾经在别的女人妖娆的身躯上游走,顾倾城更是恶心的想吐,本能的忽然向一旁移开一步,躲开了他的手。

温无涯的手僵在了半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冷瞥了她一眼:“顾倾城,既然你已经坐上了你梦寐以求的王妃之位,将来我若是继承了皇位,这皇后的位置也必定是你的,你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还想怎么样?”

她一顿:“你说什么?”

见她眼中那丝诧异和不懂的眼神,温无涯斥笑:“你不是算准了我在大夏国的势力最大,也早就看穿了我的能力,知道我注定是会成为大夏国的皇帝,跟在我的身边做我的女人,将来就一定会是皇后么?为了这么一个皇后的位置,你真是煞费苦心,我成全你,柳儿不过也只是一个侧妃,将来也不可能凌驾在你之上,你的位置没有人能动摇,所以顾倾城,事到如今你也不必再装了,好好做你的永君王妃,不要在我面前卖弄这些假仁假意,虚伪!”

“温无涯!”顾倾城忽然怒视着他:“我什么时候说过我……”

“你什么时候说过,你自己心里清楚。”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警告你,柳儿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她的孩子若是没了,我一定唯你是问!”

顾倾城到了嘴边的所有疑问和解释瞬间都被他这一句话炸飞了。

犹如当头棒喝一般,她只能怔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在自己面前漠然的甩袖离去,大步走远。

柳儿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

指尖深深嵌入手心,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那些所有的莫名奇妙和想搞清真相的欲望,都被这样一个消息彻底的打碎。

他早就已经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在自己和他成婚的这一年里,他始终没有在自己面前真心实意的笑过,曾经那些恩爱难道都是假的不成?

三个月的身孕,也就是说他和那个柳锦烟在一起至少已经超过四个月,这一年来他常常去边关,原来是因为那边有佳人在等她。

顾倾城忽然想笑,她也就真的笑了出来。

那些过往,那些曾经,那些根本就不可能是做假的一切,两人一起经历过的那么多事情,他对自己的疼爱,对自己的呵护,在有危险时本能的将她护在怀中或者身后时的种种举动,甚至每一次两人牵手共同面对的那些往事,那些眼神,都不可能是假的。

唯一的答案就是,他爱过自己,可是他变心了。

因为一个莫名奇妙的连她都不明白的理由变了心。

甚至那个柳锦烟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三个月了呢……

呵。

**********

入夜。

顾倾城仍然睡不着,这多年的感情不可能说放下就放得下,即使知道他变了心,可心里还是痛的剜心入骨,夜不能寐。

现在柳锦烟该是在西院里,她想去温无涯的寝阁和他对峙,关于他白天所说的那件事,她想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无论结果如何,平白的冤枉她绝对不受!

然而刚走到温无涯的寝阁外,就看见守在外面的侍卫脸红又尴尬的看着她,但因为顾倾城是永君王府的正王妃,即使现在不方便,可也不敢阻拦。

于是当顾倾城走进阁楼时,刚刚上了二楼,便直接听见温无涯的寝房中传来阵阵另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啊……无涯……你轻点……”

“柳儿……你是妖精变的么……这么勾人……”

“嗯……啊……相公……人家受不了你这样……”

一阵阵“嗯嗯啊啊”的声音不绝于耳,甚至柳锦烟越叫越大声,像是要让整个王府的人都听见她正在被永君王宠幸一样。

顾倾城却是愣了一下,尔后想到柳锦烟是已经怀孕三个月了,这种阶段的确是已经可以行房事。

他们竟然这么迫不及待,甚至柳锦烟根本没有住在西院,而是竟然就这样直接住在了温无涯的房里。

这里曾是她和温无涯的婚房,自己在新婚那夜一个人在大红喜床-上睡到天亮。

想到此处,顾倾城忽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涌的恶心,所有的镇定与理智随着房间里男女交合之时的“啪啪”声还有那些呻吟娇喘而彻底崩溃,转过身踉跄的跑下了楼冲出阁楼,站在后院的池边就开始大吐特吐,直到将晚上吃过的东西全吐了出来,才怔然的望着波光如灯的水面。

心里绞痛的像是要死了一样,可偏偏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弃妃逆袭:王爷在上妃在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弃妃逆袭 或 王爷在上妃在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你的壶养不好,根本原因在这四点

    养壶,是件雅趣之事,好壶是养出来的,这句话老吕深有同感。养壶,养的是壶,磨炼的却是人的心性,所以主角依旧是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养出一把好壶来,关键看以下这四点:泥料养壶,壶本身品质相当关键。想要养好一把壶,壶的料子不行也白搭,那些劣质、残缺的壶,养过之后终究还是残缺。心态养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所以心态不能急,越是急于求成,结果越是恰恰相反。如果再用速成的方法去养壶,这壶养出来也经不起岁月的打磨,无用。清洁有人认为,把茶水留在壶内过夜,让壶有更多的滋润时间。这是不对的,虽然紫砂壶隔夜不馊,但

  • 紫砂壶的差价怎么这么大,这是什么原因呢?

    很多刚玩紫砂壶的人,对于紫砂壶的市场可能是一头雾水,从壶型,从泥料,从价格,都是天差地别,同一个老师的壶可能价格也是有悬殊好几倍,甚者,有的淘宝上的紫砂壶有卖几十元的,紫砂壶,究竟价值几何?差别为什么这么大?市场上的紫砂壶千姿百态,各有特点,有的宣称是大师名作,价格高达百万,有的则称泥料、做工好,最贵的也就几百元,由此不少紫砂藏友会有这样的疑惑:紫砂价格差别悬殊原因何在?难道只要是大师的作品价格就一定会高的离谱,甚至比普通艺师的高出百余倍?针对为什么紫砂价格相差悬殊,记者专门采访了业内人士古建舟

  • 选好一把好的紫砂壶不简单七大秘笈需领悟

    品茗是种生活的享受,也是生活的艺术。茶壶对品茗者而言,它是孕育茶叶的摇篮。茹苦含辛、任劳任怨地蕴着香、育着味,这即是茶壶的任务,也是精神。所以选壶不应局限一隅,毕竟以名为贵或以稀为贵是古董收藏家或专家的职务。一般言之,一把基本条件够格的新壶,如维护适当也善于蕴香育味,所以只要是把好壶,古今皆足取。茶壶是茶具的主体,是泡茶动作中最能影响个人感受的焦点。所以无论在选壶或上均须如法,本文提列七点选壶要领以供参考。这七点是:美感、质地、壶味、精密、出水、重心、适用。兹列如下:一、美感每个人对于美感的欣赏

  • 所谓正宗宜兴紫砂壶是指什么?

    正宗紫砂只在宜兴,其一是因为走遍全世界,也只有宜兴出土紫砂。确切的讲,紫砂的产地不是宜兴市区,而是位于宜兴东南方向14公里的“鼎蜀镇”(又称“丁蜀镇”)。鼎蜀镇是以“鼎山”和“蜀山”得名,坐落太湖之滨,风景宜人。而正是上亿年地壳运动的偶然结果造就了鼎蜀镇独占紫砂泥这种天然财富的现实。什么是正宗紫砂、紫砂泥原料的性能、化学成份,分子结构,吸水率,透气性、紫砂壶泡、注茗的功能、壶的造型、色的色泽、工艺技巧、以及装饰手段、艺术风格、名人名作、历史沿革,欣赏紫砂、亦浅、亦深、亦玄、亦神,关健在于你如何进

  • 谁控制了绿松石的价格?

    中国的市场还不是那么有序,你也许会怪股市水太深,楼市国家调控太严,又或许会责问市场上的菜为什么又贵了,猪肉价格怎么又创了五年新高。而很多玩松石的藏友还会关心绿松石的价格,它会升还是降?绿松石的市场跟什么有关系?本文粗浅的谈一下绿松石市场的那些事儿,谁操控了绿松石的价格……一、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尊重传统文化才能尊重价值当社会越进步,时代越发展,其实人们会更渴望一种传统的回归,一如我们的传统文化、传统工艺。就在之前的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

  • 浅谈康熙背浙版铜元价值

    康熙通宝,清代钱币。铸于清圣祖康熙年间(1662~1722年)。钱径2.5-2.7厘米,重3.8-5.5克。钱面文字“康熙通宝”以楷书书写,从上而下而右而左直读。康熙通宝按照背面文字可以分成两大类:一类是仿顺治四式的满文钱。钱背满文宝泉、宝源左读,是户、工两部所造。另外一类是仿顺治五式满汉文钱。康熙通宝有小平及当十大钱。钱文真书体,直读。除宝源、宝泉二局以满文纪局外,各省均以满汉字纪局名,穿左铸满文,穿右铸汉文。各省铸钱均为小平。折十大钱为宝源局所铸,面文离郭隔轮,背满文宝源列穿左右。币材多呈青

  • 艺术品流通市场报告:中国艺术品市场占据第一位

    据2017年全球艺术市场报告,中国艺术市场占有率在全球超过美国成为第一位。实际上,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中流砥柱仍是中国传统书画市场。日前,北京保利、北京匡时两家大型拍卖行中国古代书画及近现代书画专场已拍完,并均取得不错成绩。北京保利首日更是总成交额更是达到了12.25亿元,再度创造了中国书画拍卖的纪录!为了满足众多藏友在书画、玉器方面鉴定、评估及艺术品流通的业务需求,珍宝斋艺术馆将在6月23日早上9:00(本周六)末举行第三届专家鉴定交流会(书画、宝玉石专场),现场将邀请中国民间艺术品收藏评估委员会

  • 婚纱照套餐 浪漫爱情文化中婚戒的戴法

    随着西式婚礼的越来越受欢迎引进来的文化也是有所差异的。就像对于结婚戒指戴哪个手指的问题还是一直是有很多争议的。那现在就对于不同文化差异来看看结婚戒指戴哪个手指合适些来讨论下吧!一、中方观点。在中国的传统的文化中,一直认为男为阳,女为阴,只有阴阳调和才能生万物,也是世界的本源。钻石戒指的佩戴上,遵循的“男左女右”的原则,也是从“阴阳调和”的观点中延伸出来的。在求婚仪式完成之后,求婚戒指便会佩戴在男士的左手上面,而女士则会将它戴在右手上二、西方观点。在西方的观点中统一的戴在左手的中指上,不论男女,都

  • 王春亮思断崖

    栈桥头,断魂乡,花月夜,孤情谁思量,儿女情,百般娆,春风屋檐下,纵使万泪成海枯,日月斗转,草木移石,春亮推拿功成,额角发斑白。暮回首,人匆匆,兮兮浪沙尽,十年寒窗捧礁石。

  • 黄裕棠老师易经文字弟子班课程详细介绍{2}

    第一阶段第二天弟子班详细介绍1.名字里面的图形大家都知道每个公司有logo的图形,这个是代表公司的一个标记,而名字里面也是有图形的,而这个图形会引导你一生的。名字里面有地雷字,反克才会有意外血光,而名字里面图形不对,也会引导血光之灾,如果碰到重大的事故也是会很重要的。2.名字的架构大家都知道,名字是有架构的,有的是两个字,有的是三个字,有的是四个字,还有少数民族的多个字,但是怎么去看这个名字的天格、人格、地格、外格、总格。老师会详细讲解。3.人与人之间的磁场关系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碰到这种现象,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