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弃妃逆袭:王爷在上妃在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8/1/12 14:32:29 来源:网络 []
小说:弃妃逆袭:王爷在上妃在下
第002章:斗兽场中的女人

场中的八头野兽,老虎、狮子、大型食人鹰,由上至下的包围着那些残破的囚笼。汇金地

站在笼子边上的人已经瞬间被咬掉了胳膊,场中鲜血四渐,哀嚎遍起。

大夏国的君臣显然早已对这等残忍的血腥场面见惯不怪,皆是满脸兴奋的盯着那些被野兽们嘶咬着的囚犯,看着那些人在笼子里就被咬掉了脑袋,那些血腥暴力另人眼皮狠跳的一幕对他们来说就像是茶余饭后的甜点,没有半点恻隐之心。

长孙晏离亦是慢慢饮着茶,清冷平静的目光淡淡的落在那在最左侧笼子里的年轻女子身上。

只见那年轻女子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满身的衣衫罗裙凌乱而赃污不堪,甚至身上还有几道血色的鞭痕,脸上亦有两处刮伤,头发散乱的披在肩前肩后,夹杂着干枯的稻草,站在她周围的那些囚犯眼中皆是恐惧与绝望,亦或者是空洞,只有那个年轻女子始终安静的站在笼子里,面对着差一点就快咬到他的狮子,一动不动,目光安静却并不空洞,只仿佛算准了那些野兽隔着笼子暂时咬不到她所在的地方,她虽然站的不是最中间的位置,却总是能巧妙的轻轻一个扭头就避开那些野兽的攻击。

她的脚下已经血流成河,那些站在笼子边缘的人无一幸免的只剩下残破的身躯,甚至那些野兽站在笼子外面,一边目露凶光的看着她,一边嚼碎了口中的头骨与血肉。

那年轻女子仍旧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只看着那些血盆大口中的骨头与血淋淋的肉,双手死死的揪紧残破的裙摆,面色苍白,不能说她不害怕,可她在这几十个囚犯中,是最镇定的一个。

远远望去,年轻女子的手悄悄握成拳,已有血顺着手心点滴而下,她用指甲刺破了掌心,泄露了她隐藏在平静表面下的恐惧。小说弃妃逆袭:王爷在上妃在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长孙晏离忽然笑了,盯着那年轻女子的眼神与悄悄握拳的动作,慢慢放下茶杯。

多少年了,没再见过这样一个像小兽一样愚蠢而固执的故作坚强的人,竟然还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姑娘。

这时站在长孙晏离身后的一个太监见他似是看出了兴趣,便凑到他耳边去笑着说:“晟王殿下,这场中的死囚们就算今天不在这里被咬死,也会被凌迟处死,他们都是极为恶劣的死刑犯,根本不需要怜悯。”

“嗯。”长孙晏离眸色波澜不惊的又瞥了一眼其他的笼子,对身边的太监所说的话没有多大反映。

那太监趁机又道:“他们今天没有一个能活着离开斗兽场,但是这些人都有着生的渴望,欣赏他们的垂死挣扎,欣赏他们剩下的这些人在挣扎过后最终还是被野兽吞食的景象,是很刺激也很壮观的一场盛宴……”

“盛宴?”长孙晏离的眉宇微微动了动,意味不明地低笑了一声:“野兽们的盛宴。”

太监恭敬笑笑:“殿下可是不习惯?”

“没什么不习惯。说明huijindi.com”长孙晏离在有宫女前来续茶时,复又慢慢的拿起茶杯,慢慢合动着手中的杯盖,看着那场中红着眼睛挣扎着的可怜人,清冷的声音缓缓道:“自古各国争地掠夺,人杀人,人吃人,屡见不鲜,眼下不过就是野兽遵循着他们的本性去杀人罢了,对比着人与人之间的杀戮,并无区别。”

建元帝在一旁忽然笑道:“的确,这些死囚不过也只是些没用的废物,早晚都会在乱世中被泯灭成灰,晟王能有如此胸怀来看待此等斗兽之事,实乃我大夏国的知音。”

长孙晏离却是忽然轻笑,瞥了建元帝一眼:“既是废物,死了也罢。但若是在一个时辰之内,仍有人能活下来,皇上又做何打算?”

“这……”建元帝愣了一下。

这些囚犯伤的伤死的死,基本都已经饿过几天的肚子,受过一段时间的折磨,哪里还有力气跑,在这么多野兽之间,怎么可能会有活下来的机会?

就在这时,周围忽然传来几声欢呼,转眼便只见那些关押着囚犯的铁笼也被逐一打开,那些始终站在铁笼正中而幸运的没被咬到的人被从笼子里驱赶出来,不得不以着脆弱的身躯去面对那些凶猛的野兽。

从笼中放出来的囚犯,只有二十几个人了,仿佛终于到了这一轮盛宴的高-潮,四周的皇孙皇孙与群臣皆是兴奋的在讨论,甚至在压注,比如哪一个会活到最后,哪一个会被先咬死,哪一个会在被吃掉之前吓的屁滚尿流,哪一个会蠢到给野兽跪下哭爹喊娘……

唯有长孙晏离静静的审视着斗兽场中的一切,忽然看见之前那个被他注意过的年轻女子慢慢的从铁笼中走出来,她仍旧不像其他人那些惊恐,垂在身侧的两手始终紧握成拳,慢慢的走到中间。

不知怎么,虽然那只是一个看起来弱质纤纤的年轻姑娘,他莫名的感觉她的镇定是来自于她的自信,她不会轻易就在这里死去,哪怕挣扎到最后。小说弃妃逆袭:王爷在上妃在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然而,事实的发展也果然如他所想。

场中的每一个囚犯接连在拼命奔跑中被残忍的追上,被吞食,那个年轻女子亦是在奔跑,她跑的速度不快,身上有不少伤,身上血的味道诱引着那些野兽追向她,可她总是能机警的让两头野兽同时奔向她,最后忽然闪身跳开,另两头野兽的头狠狠的撞到一起。

四周的人看着那些愚蠢的野兽被一个年轻姑娘给耍了,哄堂大笑,长孙晏离却是渐渐眯起了眼。

这姑娘,越看越眼熟,甚至那面临绝境之前的不屈不挠的眼神与眼底澄澈的光芒更是另他觉得万分的熟悉。

那最后的二十几人在一个时辰里逐一被撕咬至死,最后只剩下那个年轻姑娘,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再去戏耍那些野兽,场中虽然有几头野兽已经互相撞的晕在地上无法起身,但仍有两头狮子凶猛的向着她的方向奔去。

就在最后的一刹那,那年轻女子在奔跑中彻底没了力气,无力的倒在地上,两头狮子张开大口便向她咬去。

那女子忽然手指并拢,指尖有寒光闪过,竟然是握在手中的两根银针,狠狠的刺入狮子下颚处的一道穴位,瞬间,两头狮子的嘴麻痹的无法再咬她,更是惊恐的向后退去,没有再向她进攻。阅读huijindi.com

“好针法!这顾家的小女儿什么时候竟然在身上藏了针?”身后有几个官员小声议论。

长孙晏离看了一眼那个在斗兽场中挣扎着慢慢坐起身的年轻姑娘,淡问:“她是什么人?”

之前在他身后的太监走上前来恭敬的小声说:“那是我大夏国前丞相顾升平的小女儿顾倾城,顾丞相在三个月前因为与敌国暗中往来,欲叛国的证据被揭发后,被抄了家,全家百余口人在一个月前都已经被斩首了,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小女儿还活着。”

“这个顾倾城在一年前刚满十五岁时便嫁给永君王,据说这一年都未怀过半个子嗣,传闻她和永君王始终没有圆过房。她才做了一年的永君王妃,却没料到,最后竟然落得这种下场,年纪轻轻的,也才十六岁而己……不过奴才听说,揭发她爹顾丞相叛国之罪的人,就是永君王,一个月前斩杀顾家的监斩官,也是永君王……”

长孙晏离眸光微微一顿,复又看向那在场中慢慢的站起身的年轻女子,慢慢放下手中的茶杯,由上至下的看着她眼中那勃发的恨意和悄悄藏进掌中的银针,他忽然勾起唇来,淡淡的笑了。

“本王若是要她,皇上可会绕她一命?”

他这话一经出口,大夏国君臣满堂惊愕,可这晟王已当众开口,谁又能拒绝?

第003章:侧妃进门

三个月前——

顾倾城数着日子,算着她的夫君也该回来了。

那个人人皆在口中称赞的永君王,那个名叫温无涯的男人,他所向披靡,是大夏国的四皇子,就在一年前二人大婚时被封了王。

她与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早已暗生情愫,唯此生相许绝不辜负。网站huijindi.com

然而一年前大婚之后,温无涯就忽然变的极为忙碌,边关战事,朝中政事,无数的事情缠身,使他没有多少时间留在王府中陪伴在她左右。

顾倾城也不是多么愚蠢的女子,她自然也有她自己的办法解闷度日,小生活过的有生有色。

这一次温无涯去边关镇压战事,一走就又是两个月,算算日子是真的该回来了。

早上时侍女还说永君王已经回了皇城,下午就能回王府。

于是顾倾城早早的就穿戴好了他最喜欢看的那身衣裳,青涩稚嫩的脸上皆是对自己爱人的思念,和即将团聚的激动。

刚过午时,门外已经有了动静,顾倾城刚走到王府前院去,便赫然看见自己心心念念已久的夫君搂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进了门。

那女子是一种娇艳的美,说话温声温语的态度与顾倾城向来直来直去的性子大相径庭。

温无涯搂着那女子进了门,眼中皆是对那个女子的怜爱与关怀,两人刚一走进来便同时看见了正杵在青石路间的顾倾城。

平日里很少去装扮,今日难得精心打扮了一次的顾倾城。

“都说永君王妃是我大夏国第一奇女子,幼年时便能在边关救母,十一岁时在宫中智斗敌国使臣被皇上赏赐,十三岁时便已因美貌而艳冠天下,更又得了永君王的青睐,嫁入了永君王府,成了咱们大夏国最幸福的王妃,如今一见,王妃果然是美貌无双呀。”

那娇艳的女子软软的依靠在温无涯的怀中,嘴上虽然是在夸赞着,眼神却是极为轻蔑的瞟了一眼顾倾城身上的衣服,虽然是精心打扮过,但却依然是素色,看起来似清水芙蓉般干净清澈,可在这娇艳女子的眼中却偏偏难看极了,虽然,不得不承认,这顾倾城的确是有一张倾城之貌,难怪大夏国的女子都嫉妒她。

顾倾城先是稳了稳了自己的情绪,没有直接面对那个女人的话,而是转过眼先看向了温无涯。

本以为温无涯能给她一个解释,对于眼前的状况她实在不能理解。

然而温无涯却是很亲昵的拍了拍怀中那女子的肩,更是坦然的向她介绍:“这是柳锦烟,南部边关城主的女儿,我已带她面见了皇上,拒绝了皇上的其他赏赐,只请皇上将她赐给我做侧妃。”

说着,温无涯又道:“柳儿,她便是王妃,你喊她王妃妹妹便可以,她的年纪比你小两岁。”

柳锦烟当即便笑的极为欢喜的对着顾倾城行了个万福礼:“王妃妹妹,初次见面,没料到竟会是在这王府前院里,本来我是打算找个机会向王妃妹妹敬上一杯茶的。”

顾倾城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柳锦烟,三言两句间便深知这女人不简单,但更让她震惊的是,曾经发誓与她执子之手与子皆老的温无涯竟然会带个女人回来。

让她震惊的是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相爱多年,才不过成婚一年,这一年来他因为忙碌而对自己莫名其妙的忽冷忽热,这一年来两人聚少离多,却竟然在最后带另一个女人进了王府,说是已经向皇上求赐成为了侧妃。

先不说温无涯在介绍她们二人时,只叫了柳锦烟的名字,对自己的名字却没有提及,只以称呼来形容为王妃。

再说温无涯竟然让她一个刚进门的侧妃叫自己妹妹,即使年龄上有差别,以尊卑之分也不该叫妹妹,而这一声妹妹,显然昭示着这个柳锦烟的地位并不仅仅是侧妃,甚至她即使只是侧妃也可以凌驾于自己之上。

再甚至,温无涯出去两个月没回来,终于回来连家门都没有进,直接带着这女人进了宫,求赐了婚,就这样搂搂抱抱进了门,明显是已经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顾倾城努力让自己沉住气,仍旧无视柳锦烟,只盯着温无涯看:“侧妃?”

面对着顾倾城隐忍之下的怒意,温无涯却只是对她淡淡勾了勾唇,半句都没有解释的说:“柳儿自南部边关随我一同回皇城,已经劳累极了,我送柳儿去休息,你记得叫下人将西院打扫干净,明日便让柳儿住进去。”

说罢,温无涯便直接搂着柳锦烟自顾倾城的身边走过,眼中没有半分歉意和要解释的意思,坦然的仿佛无论他多么冷落她,无论她娶多少个女子进门都与她无关。

“讨厌,你干吗又捏人家的腰~昨晚都累死了,在马车上你也不放过人家,人家现在好想睡觉~”

“本王陪柳儿一起睡可好~”

“哎呀,无涯,你小声些,王妃会听见的……”

“无碍,不必理会。”

“无涯,这永君王府好大啊,那里的鱼塘会不会显得多余了些,要不要填平了变成一处花圃来,种一片我最喜欢的芍药牡丹可好?”

“都依你,柳儿喜欢什么就种什么,就算将这永君王府中所有的水池鱼塘都填满,本王也都一样依你,以后你就是这永君王府的另一个主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来问我。”

“无涯,你真好……”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远,顾倾城犹如被冰冻住了一般,许久,才缓缓的转身看向那两人消失的方向,然后转眼看向那片鱼塘。

犹记得三年前,她第一次来永君王府里走动,那时候这里的水池并不多,偏偏顾倾城喜欢有水的地方,也喜欢没事养些鱼,喂喂鱼什么的,于是温无涯特地大动干戈请来了各种工匠将王府前后左右的院子都弄出了几片好看的水池,让她随意用,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他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一年前嫁进王府时才看见他竟然只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竟然几乎将整个王府都快翻过来了。

这种被珍视的感觉,被如珠如宝捧在手心里去爱的一切,曾经都是顾倾城为之不顾一切也要嫁给他的原因。

哪怕明知不理智,也还是嫁了。

可是一年来的冷落,一年后忽然被一个名叫柳锦烟的女人闯入,在这一刹那她才发现,自己当初做的决定究竟有多荒唐,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三年来究竟爱的是什么样的人。

第004章:男人的话你也信?

翌日,清早。

一夜未睡的顾倾城站在前厅里,温无涯走出来时看见她,并没有说话,便欲直接自她身边绕过去。

顾倾城直接肯横过身子挡在他面前,双眼直视向他满是冷淡与距离的眼中:“事已至此,我也无法再去追究那许多……”

温无涯漠然笑着打断她将要说出的话:“你想追究什么?皇上都已经赐婚了,柳儿已经是我的侧妃,这一点无人可以违抗。”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顾倾城瞪着他:“无涯,我从八岁开始认识你,这八年来我们一起长大,一起面对过那么多的事,一起同进同退,你曾经发誓说这一辈子只要我一个人,现在这算什么?成婚之后你连我的房门都不进一次,忙了一整年,我也没有什么怨言,可是转眼你就带了一个女人回来,你至我于何地?”

“一辈子只要你一个人?”温无涯顿时就笑了起来,渐渐转为冷笑:“倾城,我记得你八岁那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当时我不知可否。你说,如果男人的鬼话也能做数,那么连母猪都能上树,这话是不是你说的?”

顾倾城的面色一僵,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所以……男人一时意乱情迷间说的情话,你又怎可相信?”

温无涯笑了笑,同时忽然出手抚上她的下巴,暧昧的摩挲,眼中更是忽然盛出几分欲望来:“你若是怪我与你成婚这一年都没有与你圆房的话,我今日可以不进宫里,先与你圆房……”

明明曾经最爱的人就在自己面前,此时他的手只是摸上自己的下巴就让她几欲做呕。

一想到他这双手曾经在别的女人妖娆的身躯上游走,顾倾城更是恶心的想吐,本能的忽然向一旁移开一步,躲开了他的手。

温无涯的手僵在了半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冷瞥了她一眼:“顾倾城,既然你已经坐上了你梦寐以求的王妃之位,将来我若是继承了皇位,这皇后的位置也必定是你的,你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还想怎么样?”

她一顿:“你说什么?”

见她眼中那丝诧异和不懂的眼神,温无涯斥笑:“你不是算准了我在大夏国的势力最大,也早就看穿了我的能力,知道我注定是会成为大夏国的皇帝,跟在我的身边做我的女人,将来就一定会是皇后么?为了这么一个皇后的位置,你真是煞费苦心,我成全你,柳儿不过也只是一个侧妃,将来也不可能凌驾在你之上,你的位置没有人能动摇,所以顾倾城,事到如今你也不必再装了,好好做你的永君王妃,不要在我面前卖弄这些假仁假意,虚伪!”

“温无涯!”顾倾城忽然怒视着他:“我什么时候说过我……”

“你什么时候说过,你自己心里清楚。”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警告你,柳儿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她的孩子若是没了,我一定唯你是问!”

顾倾城到了嘴边的所有疑问和解释瞬间都被他这一句话炸飞了。

犹如当头棒喝一般,她只能怔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在自己面前漠然的甩袖离去,大步走远。

柳儿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

指尖深深嵌入手心,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那些所有的莫名奇妙和想搞清真相的欲望,都被这样一个消息彻底的打碎。

他早就已经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在自己和他成婚的这一年里,他始终没有在自己面前真心实意的笑过,曾经那些恩爱难道都是假的不成?

三个月的身孕,也就是说他和那个柳锦烟在一起至少已经超过四个月,这一年来他常常去边关,原来是因为那边有佳人在等她。

顾倾城忽然想笑,她也就真的笑了出来。

那些过往,那些曾经,那些根本就不可能是做假的一切,两人一起经历过的那么多事情,他对自己的疼爱,对自己的呵护,在有危险时本能的将她护在怀中或者身后时的种种举动,甚至每一次两人牵手共同面对的那些往事,那些眼神,都不可能是假的。

唯一的答案就是,他爱过自己,可是他变心了。

因为一个莫名奇妙的连她都不明白的理由变了心。

甚至那个柳锦烟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三个月了呢……

呵。

**********

入夜。

顾倾城仍然睡不着,这多年的感情不可能说放下就放得下,即使知道他变了心,可心里还是痛的剜心入骨,夜不能寐。

现在柳锦烟该是在西院里,她想去温无涯的寝阁和他对峙,关于他白天所说的那件事,她想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无论结果如何,平白的冤枉她绝对不受!

然而刚走到温无涯的寝阁外,就看见守在外面的侍卫脸红又尴尬的看着她,但因为顾倾城是永君王府的正王妃,即使现在不方便,可也不敢阻拦。

于是当顾倾城走进阁楼时,刚刚上了二楼,便直接听见温无涯的寝房中传来阵阵另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啊……无涯……你轻点……”

“柳儿……你是妖精变的么……这么勾人……”

“嗯……啊……相公……人家受不了你这样……”

一阵阵“嗯嗯啊啊”的声音不绝于耳,甚至柳锦烟越叫越大声,像是要让整个王府的人都听见她正在被永君王宠幸一样。

顾倾城却是愣了一下,尔后想到柳锦烟是已经怀孕三个月了,这种阶段的确是已经可以行房事。

他们竟然这么迫不及待,甚至柳锦烟根本没有住在西院,而是竟然就这样直接住在了温无涯的房里。

这里曾是她和温无涯的婚房,自己在新婚那夜一个人在大红喜床-上睡到天亮。

想到此处,顾倾城忽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涌的恶心,所有的镇定与理智随着房间里男女交合之时的“啪啪”声还有那些呻吟娇喘而彻底崩溃,转过身踉跄的跑下了楼冲出阁楼,站在后院的池边就开始大吐特吐,直到将晚上吃过的东西全吐了出来,才怔然的望着波光如灯的水面。

心里绞痛的像是要死了一样,可偏偏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弃妃逆袭:王爷在上妃在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弃妃逆袭 或 王爷在上妃在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民间故事:猴子报恩送来聚宝盆,一个脱困,一个却毁了家

    很久以前,秦岭山下是一片肥沃的农田,虽然土地肥沃,但是农民们的生活依旧贫困而艰难,甚至还经常吃不饱饭。因为所有土地都为财主杨万霸占着,杨万财是位贪婪而又吝啬的财主。他不管什么灾年丰年,凡租用他地耕种的佃农,每年必须足额缴租。佃户小二是位勤劳善良的青年,双亲亡故,独自一人租种了杨万几亩田,每天起早贪黑伺弄着,每年收获的粮食交了杨万的地租后,除了自己一个人的口粮,还有少量的节余。小二便拿这些粮食接济一些孤儿寡母或年迈体弱的老人,获得了很好的口碑。好人自有好报,两年前,小二从河里救了一个姑娘,后来两人

  • 远东丨身体喜欢的家居尺寸

    01月21日周日生活不是一场赛跑,而是一次旅行,要懂得好好欣赏沿途的风景店址生活岂止于美

  • 让开心成为一种习惯

    文林清玄已看惯了太阳的东升西落,月亮的阴晴圆缺;习惯了春夏秋冬的冷暖,世间万物的改变;却很难看淡人间的悲欢离合、情仇恩怨,更难将伤心难过看得风清云淡。经过了很多年的改变以后,将开心当成了一种习惯,于是我发现我的开心感染了很多人,人们问我为什么的时候,我只说:开心是一种习惯!以前常常讨厌世人那些所谓的好心忠告,因为明明知道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事事喜欢去斤斤计较,到头来伤心难过的只是自已。常常听不习惯朋友的花言巧语,看不习惯朋友的惺惺假意,突然恨透了这个世界,感觉到处都是虚伪的面孔。也许是因为经历的

  • 朱光潜:像草木虫鱼一样,顺着自然的本性来生活

    人们应该如何生活才好呢?我说,就顺着自然所给的本性生活着,像草木虫鱼一样。生活就是为着生活,别无其他目的。文丨朱光潜我写了许多信,还没有郑重其事地谈到人生问题,这是一则因为这个问题实在谈滥了,一则也因为我看这个问题并不如一般人看得那样重要。在这里我之所以提出这个滥题来讨论,并不是要说出什么一番大道理,不过把我自己平时几种对于人生的态度随便拿来做一次谈料。我有两种看待人生的方法。在第一种方法里,我把我自己摆在前台,和世界一切人和物在一块玩把戏;在第二种方法里,我把我自己摆在后台,袖手看旁人在那儿装

  • 宫泽贤治童话:水仙月四日

    图片由出版社提供水仙月四日宫泽贤治雪婆婆出了远门。雪婆婆长着一对猫耳朵,灰白的头发,她越过西山上耀眼的碎云,去了远方。一个孩子,裹着红色的小毛毯,满脑子想着甜甜的蜂窝糖,顺着大象脑袋形状的雪丘下的小路,急匆匆地往家赶路。你瞧,把报纸卷成尖尖的喇叭形,呼呼地吹一吹,煤炭就会冒出火焰,像鬼火一样。然后呢,往锅里放一把红糖,再放一把粗粒白糖,加水,然后咕嘟咕嘟咕嘟地熬就行了。孩子一边急着赶路,一边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如何做蜂窝糖上。澄澈清冷的天际,太阳公公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燃烧着耀眼的白色烈焰。太阳

  • 2017年北京保利国际拍卖公司重新突破百亿成交!

    2017年,保利拍卖成立以来的第十二年,上半年度春季拍卖便有优异表现,共斩获逾38亿元,其中北京保利24.08亿元,保利香港10.9亿元,保利厦门2.6亿元,傅抱石《茅山雄姿》(1.87亿元)、曾梵志《面具系列1996No.6》(1.05亿元)、崔如琢《秋煙漠漠雨濛濛》(1.41亿元)等五件作品过亿,稳居亚洲第一。秋季拍卖会,保利香港再创高峰,18.08亿港币刷新成立五年来单季成交总额新高,明永乐《铜鎏金大威德金刚》、8.26克拉深彩蓝色钻石配钻石戒指分别以1.32亿和1.2亿成交。北京保利十二

  • 澳洲弘法行回顾

  • 潢川某男违停被拦辱殴交警

    本网讯(郭海红杨光)近日,一段视频在潢川人朋友圈中迅速传播,视频中一男子不但对民警恶语相加,更是大打出手,野蛮的行为,令人震惊,有群众用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幕。有网友调侃说,难道他爸是李刚?敢如此嚣张地对待警察,是喝醉了、脑子进水了,还是真的有“背景”呢?违规停车,交警上前将其拦下,是正常执法,竟会招致交通违法者的辱骂殴打。这一切的源头仅仅是因为一起简单的交通违法而已,而交通违法者的癫狂行径着实让人吃惊。试问,这位男子的底气从何而来?是什么力量让他如此敢做敢为?无论是何因,最终,他都要受到相应的处罚

  • 好听短一点的句子,最新的个性签名

    01、刹那的芳华,烙印。02、不要回头,你的世界不该有等待。03、我愿从此天涯陌路,后期无期。04、卸下所有防备,卸下所有面具!05、不喜欢白天,因为白天的宣吵。06、不再有期待,不再为谁而难过!07、时间是贼,却偷不走我对你的爱!08、你和直率之间只缺了点教养而已。09、总有一个人在你心里比我略胜一筹。10、我的世界没有星星,星星不会说话。11、我来自北方,我来撞墙的。12、请尊重每一次选择!13、我爱你,爱的不偏不倚。14、不是我矫情,而是我真的憋不住了。15、我就是我,没必要顾及观众的心情

  • 经典音乐:早安,周日清晨

    送走一天的忙碌,忘掉一天的烦恼,脱去一天的疲惫,丢弃一天的压力。周末啦,听听这首优美的曲子吧~为心灵打开一扇窗才能体验更多的鸟语花香让心融入世界把温暖注入心房无论如何不要跟自己过不去一定要善待自己享受生活人生一场别人追屋逐堡我只要风花雪月,花棚石凳小坐微醺,歌一曲茗一杯,自得其乐心境简单了就有心思经营生活生活简单了,就有时间享受人生我们要学会经营自己的生活周末了,祝朋友们:心情愉快,美好生活陪伴您每一天!来源:百草园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