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凤华之弃身为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8/1/12 15:21:5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凤华之弃身为妃

第一卷:谁的执念,谁的劫【一】

卷语:人生如梦,聚散分离,朝如春花幕凋零。网站huijindi.com

几许相聚,几许分离,缘来缘去岂随心?

——

大雨淅淅沥沥的,像是一盆水从天上泼了下来一般,将整个世界都朦胧了。

一个小小的身影快速的穿过空无一人的街道,赤裸的双脚踩在水里,溅起水花。

雨滴毫不留情的打在她的身上,雨水顺着她光裸细嫩的小腿不住的流下来。

锦瑟知道……她只有跑,不知道往哪里去,但是却只能跑。

眼前的路她看不清楚,双眼都迷茫了,体内一种难以言喻的燥热,就算是这冰冷的雨水也浇不熄的火,在她的体内熊熊燃烧着。

雨声这样的大,可是她的耳边,脑海里……全是那猥琐的笑声,全是那浑身肥肉,大腹便便的男人身体。

那样的恶心……

“你母亲已经将你卖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本老爷的!”

锦瑟奔跑着,却因为身体无力摔倒在地,她捂着耳朵不住的摇头,脑海里全是那肥胖的男人将她压在身下的情景。《凤华之弃身为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他扯着她的衣衫,他的手不住的在她身体上揉捏,那可是从来没有被人碰到过的。

“好香,好香啊……这才是处子的香味啊。”

那胖子的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一般,就算锦瑟死死的捂着耳朵,也止不住那些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回荡。

锦瑟颤抖的拉着自己单薄破烂的里衫,那衣衫已经破烂得几乎遮不住她青涩的身体了……

她费了好大力气,才从冰冷的地上爬了起来。

体内燥热如火,让她四肢无力,意识朦胧,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刚才经历的那些就像是噩梦一般的纠缠着她,驱使着她一定要站起来,然后不顾一切的往前跑。

她母亲,把她卖了……

她知道自己是个无能的女儿,知道自从父亲去世后家里一日不如一日,几乎连饭都要吃不上了……

可是她很努力的做着家事,照顾母亲照顾弟弟……帮人洗衣服做针线来补贴家用,她很努力的做着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她卖掉?

现在她又该去哪里?

她无法回家了,因为他们一定会去她家抓她的,她打破了那个胖子的头,若是再被抓到,她一定会被打死的。

锦瑟咬着唇,屈辱害怕的眼泪弥漫在眼眶里,可是爹爹去世时,她答应过……不哭的。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她今天及笄了,是大人了……大人要懂事,懂事就不能哭。

锦瑟知道,她只有跑……只有跑,不停的跑。

她的亵裤被胖子扯掉了……双腿间凉飕飕的,裙子破破烂烂的只遮住了大腿……她就这样衣衫不整的跑在空无一人的街头。

有马蹄声极快的冲了过来,带着车轮滚滚的声音,锦瑟抬头……模糊的眼前看到那高大的骏马时,已经浑身都吓得瘫软的跌坐在地。

“找死吗?还不滚开!”车夫暴躁尖利的声音响起时,锦瑟只觉得天旋地转……身体像是要爆炸了一般的火热。

她到底是怎么了?身体为什么这样的奇怪?

那个胖子,强迫她喝下的,那甜得发腻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救……救命……”

锦瑟看着眼前的马车,伸出了手去,她实在跑不动了,眼前越发的迷糊,最终她的双眼轻轻闭上,晕倒在满是雨水的冰冷的地上。

车夫吓了一跳,也是这时,那华丽的马车内,响起了一个声音。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带她上来。”

冰冰冷冷的,毫无情绪可言,在雨声里轻微低沉,却又让人无法忽视。

车夫应了一声,下了马车抱起了那狼狈不堪的小小身子,送进了马车之中。

锦瑟感受到一阵阵的颠簸,可是她的身体好难受……像是被火烧着了一般。

那样的火热,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满脸通红。

她挣扎着睁开眼睛,可是眼前一片昏花,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觉得微弱的光线中,有谁坐在身前……

“下了这么重的药……”

谁的声音,迷迷糊糊的,听不太清楚,锦瑟扭动着身体,体内那燥热的火几乎要将她燃烧殆尽了,她好难受……

好难受,身体这种奇怪的感觉从来都没有经历过。

她不住的扭动身体,试图坐起来,因为她好热,热得满身的汗水……湿了的头发贴着她通红的脸颊。汇金地

小巧的瓜子脸,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双眼迷蒙,隐隐散发着情/欲的光芒。

他披在她身上的披风被她踢开,露出她青涩的身子,破烂的里衫几乎挡不住她那已经初现窈窕的少女身段,那白皙的肌肤染上一层诱人的桃红。

小巧精致的香肩,完美的锁骨……还有胸前,若隐若现的柔软,乌黑的发丝散乱的披散着,贴在诱人的肌肤上,黑白分明,竟是那般的诱/惑人心。

男子垂了垂眼,狭长的眸子里一阵暗沉,心里竟是一阵骚动。

他紧抿着唇,伸手拉过了披风要盖在她的身上,可是她猛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那样舒服的感觉,他的肌肤,那样的冰凉,似乎能解除她浑身难言的火热。

“救我……好难受……救我……”原本是哀求,可是不知道为何,声音从她的嘴里发出来时,竟是那样娇软酥麻。

锦瑟自己都吓了一跳,可是只是一瞬,意识再次被侵吞。网站huijindi.com

她死死的抓着男子的手,不愿意放开,甚至想更接近……更接近。

她努力的想看清……这究竟是谁?

可是看不清楚,她几乎睁不开眼,看到的都是一片昏花。

锦瑟难受的将滚烫的脸贴上了那冰凉的手……身体却起了一阵奇怪的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男子只觉得喉咙干渴难当,身体蠢蠢欲动。

“该死!”他低低的咒了一声,只是一个发育都未完善的少女而已……怎会……让他起了反映?

“救救我……”她似乎认定了他就是她的救命良药一般。

她的身体那样柔软的缠了上来,贴在他的身上,那样的火热。

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自然香气带着雨水的清爽,她的小手胡乱的在他身上摸索着,试图探进他的衣衫内。

男子伸手一把抓住了那几乎要让人崩溃的手掌,可是她却像是蛇一般的缠在他的身上,怎么……也分不开。

娇小诱人的红唇,火热的温度,自然的馨香,凑近了他的脸,细细的,胡乱的吻着。

明明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却是这样的让人抓狂。

“你别后悔!”男子出言警告,眸子里尽是危险的光芒。

明明知道……她是不可能听得到的。

第一卷:谁的执念,谁的劫【二】

“你别后悔!”男子出言警告,眸子里尽是危险的光芒。

明明知道……她是不可能听得到的。

事实上,她迷蒙的双眼异常的惑人心,她摸索到了他的唇,一点点的青涩却火热的吻着。

他的体内的欲望慢慢升腾。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更何况……是一个送上门的礼物。

他从不是什么没有自制力的人,可是竟是他也不清楚,为何对着一个小姑娘,却有了这么无法忍耐的冲动。

竟然是她先惹上他的,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这宽大的马车上,是精致的小塌,珍贵的银狐皮铺垫而成,柔软细腻。

这般送上门来,不吃了……岂不是暴殄天物?

男子的眼那般的暗沉,那般的深,怎么也看不到尽头一般。

他吻住她的唇,在她的耳边呢喃着问道:“想要吗?”

“呃……难受……好难受……”锦瑟的眼几乎要出流出眼泪了,那迷蒙中带着一丝丝的水雾,让人怜惜。

他不忍再捉弄她了……

“啊!”锦瑟吃痛惊叫,身体却被死死的压制住……

男子早已料到她是第一次,他俯身吻她,轻轻柔柔的……让她在他的吻中慢慢放松。

她感觉到自己被充实着,她紧紧的抱着他的腰……

马车不停的颠簸着,雨势豪无缓解,打在马车精致的顶棚上,响声一片……

车内春光旖旎,两人紧紧的贴合在一起……车内全是欢爱中交合的暧昧气息,她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一直处于这种昏沉颠簸的状态中。

第一卷:谁的执念,谁的劫【三】

“偏偏是个小妖精,但是你不该惹上我的。”男子的修长手指轻轻的抚摸过锦瑟有些红肿的唇,然后勾唇笑了起来。

清浅的笑容,却是泛着一丝丝的冰冷。

他最后看了她一眼,替她拉好了身上的被子,又环视这间豪华夸大的房间,然后起身离开。

关门时,他又看了床上昏睡着的人儿一眼,转身离去。

*

感觉到自己浑身酸痛难当时,锦瑟挣扎着睁开了眼睛,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她还有些迷糊。

自己现在正睡在柔软的床上,她怔怔的坐了起来,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和骨头似乎都在叫嚣着,要散架了一般……

眼前终于一片清明了,这是一个华丽的房间。

锦瑟坐在这柔软的床铺上,鼻子里全是这房间里清清淡淡的香味,手里捏着的锦被,那样的柔软。

眯着眼睛,看到头顶华丽的幔帐,绣着大朵大朵的富贵牡丹……那样的好看,她从未见过。

这究竟是哪?

锦瑟想起身,却猛然发现自己未着片缕,惊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竟是有好多细小的青紫的痕迹……

遍布全身!

她……

她的思绪混乱,可是此刻意识清醒,她紧紧的捏着锦被,在床上回忆了起来……

有个男人,清瘦的身影……她还记得,可是她看不到他的脸,她不知道那究竟是谁?

缠绵的吻,他的抚摸……他的索取,还有空气里暧昧的吟声……

锦瑟忙捂住了耳朵,可是脑袋里那些模糊的画面和声音,却不住的提醒着她。

她失身了。

锦瑟迷茫的坐在床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看到床边有一套衣衫,忙拿了穿在自己的身上。

刚好合身,淡淡的粉蓝色的纱裙,穿在身上竟是那样的轻盈,这颜色好美,脚上粉色的锦鞋,还有鞋头毛绒绒的圆球,好美……好美。

锦瑟抚摸着身上的纱裙,那样的柔软,一定是很珍贵的吧?她这辈子,也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呀。

她茫然的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然后摸索着出了房间,现在刚是清晨,天亮了不久……这小小的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穿过了院子,锦瑟看到有人在前堂忙着,她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这才发现……这景象竟是有些熟悉。

摆放整齐的桌椅板凳,忙碌着扫地擦桌的店小二……还有柜台里正在算账的老板。

锦瑟的心突然就吊到了嗓子眼,这……这不是城里最豪华最贵的客栈吗?

小二也看到了锦瑟,笑吟吟的迎了上来,“小姐,这么早起,要吃点什么?”

锦瑟一颤,害怕得后退了一步。

小二不解的看着她。

她被那个人丢在客栈了,她忙在身上摸索了一下,刚换上的新衣,什么也没有……

她没有钱啊!

“小姐……”小二刚叫了一声,锦瑟就忙摇头道:“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要!”

说完,急忙朝着大门走去,急匆匆的离开了,头也没有回。

走出了老远,锦瑟才回头,看到没有人追来,这才放心了。

街上三三两两的小贩刚开始摆摊,看着这清冷的街道,锦瑟却迷茫了……她该去哪呢?回家吗?娘不会责怪她吧?

她抓紧了衣襟,还未从失身的迷茫中出走来,却又要面对……她究竟该何去何从的问题。

她昨日才刚及笄啊,昨日是她十六岁的生辰,娘亲卖了她唯一的一根簪子,说是要请她吃烧鸡的……

可是,为什么吃着吃着就睡着了?醒来……就变成了一场噩梦呢?

锦瑟捏紧了拳头,想起了那个胖子猥琐的笑声和让人作呕的脸。

她好不容易才从那里跑出来的,却还是……

泪水不仅弥漫上了眼眶,锦瑟不论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昨日那人,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只是他待她极温柔,想起那一夜的火热,忍不住脸红心跳了起来,锦瑟忙跺了跺脚,竟是又瞎想!

就算想起来了又如何?天大地大,更何况,就算找到了……又如何?

锦瑟咬唇,死死的将眼泪又吞了回去,路过三三两两的人群疑惑的看了她几眼,然后闲聊着走开了。

“昨日城南四巷那着火了……听说烧死人了。”

那样低的闲言碎语,却让锦瑟听到了,她心里不知为何就起了疑心,城南……

她的家不也在城南四巷吗?

也不知道娘亲和弟弟怎么样了?

锦瑟有些放不下心,忙朝着家的方向去了。

远远的,就看到了那曾经熟悉的房屋已经不复存在了,烧得面无全非,几乎成了一堆黑炭……

因为昨夜下雨的缘故,现在那烧焦的木材上,还隐隐的冒着白烟。

四周空无一人,安静得诡异,锦瑟一步步愣然的走近了,她呆滞的看着那曾经的家……

“怎么会……”

第一卷:谁的执念,谁的劫【四】

“怎么会……”

锦瑟一步步的上前,踩在那些已经焦黑得分不出来是什么的废墟上,喃喃的喊道:“娘……程儿?”

没有人回答她,除了她有些颤抖的声音外,安静得让人害怕。

“怎么……怎么会这样?”锦瑟双腿失力,猛然跌坐在废墟之上。

她的眼神空洞,竟是也没有落泪下来,只是呆呆的坐着。

怎么会这样呢?明明……昨天都还好好的,是她不乖……是她没有好好听话吗?

是她打伤了那个胖子跑了,所以害了娘亲和弟弟?

锦瑟呆滞的坐在原地,空洞的大眼没有半分的神采,没了……什么都没了。

‘滴答’一声,细微的声响,冰冷的雨滴滴落在锦瑟的眼下,像是泪水一般的划过她的脸颊。

又下雨了……

天都好像黑了一般,没有半分的光明,锦瑟什么都看不到,看不到眼前的景象,看不到未来的路……

什么都没了。

毛毛细雨,却也让整个世界都变得灰蒙蒙的,锦瑟一动不动的呆愣在原地,任由这小雨将她整个人都打湿了。

“阿姐!”一声略有些青稚的声音响起,将呆滞的锦瑟唤回了神。

她木讷的转身,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辆美轮美奂的马车,豪华得很。

而她的弟弟,仅仅八岁的锦程从上面爬了下来,一脸笑嘻嘻的欢乐,朝着她扑了过来,“阿姐,阿姐……”

那小小的身体猛的就抱住了锦瑟瘦小的身子,锦瑟这才回过神来,是真的,眼前的真的是她的弟弟!

不是什么都没了……

“程儿?程儿……你没事吧?”锦瑟忙抱住了锦程,她冰凉的身子,这才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拉着他在她的面前看了好几遍,脸上笑着,可是眼中从未落下的泪水猛然滑落,和她脸上的雨水化成了一团。

“阿姐不哭,程儿没事。”锦程伸出小小的有些瘦弱的手掌,为锦瑟擦干了眼泪。

“阿姐,那个哥哥救了我……他说娘亲去了很远的地方,很久很久……都不能回来了。”锦程说着话,转身指向了身后的马车。

濛濛细雨中,车帘掀开,探出一把白色的纸伞来,上面画着精致的梅花,红梅点点,在这一片灰暗中,火一样的耀眼。

一身月白的袍子,修长完美的身形,伞下的男子一身华贵,掩不住的尊贵之气。

纸伞微微一扬,露出那俊美精致得能让全世界都失去了颜色的脸来,在这小城这中,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人。

那样的尊贵,那样的完美……高高在上,淡然狭长的眼轻轻的看向锦瑟,就像是无数细密的丝线将她缠绕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他的唇菲薄,轻轻的扬着,似笑非笑。

四目相对,她仰视着他,浑身雨水,狼狈不堪。

而他高高在上的俯视,有睥睨一切的气势。

似乎这样的开始,是命中注定的一般。

“你叫什么名字?”他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听不出什么情绪,可是低沉魅惑的嗓音,竟是那样的好听。

“锦瑟……”她小声的应了,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像是陷进了他深深的黑眸中一般,她不自觉的问道:“你呢?”

男子微微一愣,没有想到她那样会这般的大胆随意。

随即他似乎笑了笑,轻声应道:“慕容修云。”

慕容修云,她在心里喃喃的念了一遍又一遍,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就以这样难以忘怀的姿态,烙印在了她的心里。

尽管,她从未开口叫过一次。

“这个世界只有有用的人才能生存下去。”慕容修云开口,还是那样好听的声音,却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到我这来,”他朝她伸出了手,“做一颗有用的棋子,你便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那是她见过最美丽的手掌,十指修长,手掌厚实完美……

那样的干净,似乎散发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气味,教人无法抗拒。

那个雨天,她不知道是怎样将手放入了那温暖的大掌中的……

那一年,她才十六岁,他牵起了她的手,她永远记得他手掌的温度,掌心温热,指尖冰凉。

他的眼那样的睿智,隐隐的冰冷和淡漠,她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危险,可是……

尽管如此……她还是义无反顾。

第一卷:谁的执念,谁的劫【五】

“纳兰锦,你想死吗?”一声尖利的怒吼,在纳兰府的后苑里响起,似乎连这被大雪覆盖的世界都震动了一般。

那被唤作纳兰锦的女子,穿着一身素色的袄裙,长发顺滑的贴在背部,头顶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一根银簪,利索……朴素。

这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大雪纷飞,飘飘扬扬的映衬着她瘦小的身躯,袄裙上柔软的兔毛领让她的脸越发的小巧,在这一片白色的世界里,那一双黑瞳,像是世界上最珍贵的黑曜石一般,倒映着片片雪花飘落,晶莹剔透。

她的身后是凝结了一层薄冰的湖水,有梅花在湖边绽放,一点点的血红,是这冬日里一片白色中最耀眼的颜色。

这里那么的美,好不容易有兴趣赏一次梅,却还是叫人扫了兴致。

“是不是你拿了外邦进宫的裘毛大氅的!你明知道我看中许久了……你竟然敢跟我抢!你这个死拖油瓶!”那声音越发的近了,怒气冲冲的,毁灭了这一片安宁的唯美世界。

纳兰锦微微的一叹,被那样怒喝着叫了一声,她也只是淡淡的转过头来,看到那大雪纷飞中一个火红的身影,比这冬日里的梅花还要耀眼的一身艳丽,那脸庞是美丽的,就如同绽放的梅花,可是那怒气冲冲的样子,却是叫那美丽的形象大打折扣了。

“三姐……”纳兰锦收起了眼里的鄙夷和不屑,变为了顺从的羔羊,恭敬的起身想要行礼,谁料刚站起身来,就被一把揪住,封住了领口。

“交出来,你这死拖油瓶,吃我家的用我家的,连姓……都让你随了我们,还处处和我争!”纳兰忻封着纳兰锦的领口,她看不惯这母女许久了,从她娘四年前嫁入府做小妾,还带着这不要脸的拖油瓶,整整四年了,她就是要和这狐狸精母女两过不去!

“那裘毛大氅是爹爹送给娘亲的……不是我……”纳兰锦想解释,她低着头垂着眸,看上去异常的乖巧顺从,说话声音细小,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一看她这样子,纳兰忻就更来气了。最讨厌的就是她这副样子了,而每次她这样,都只叫纳兰忻的火气越大,让她更想欺负她!

“你和那狐狸精都不是好东西!”纳兰忻越发的气了,看着纳兰锦那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双眼竟是闪过了一丝恶毒的光。

“我真的没有……”纳兰锦小声的辩解,被风轻轻一吹就散开了,似乎根本无法听进别人的耳朵里,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似乎早已经习惯了。

纳兰忻看着身后那冰冷的湖水,冷笑了一声,“不好好教训教训你,怕你以后都要骑在我的头上了!”

说完这一句,突然猛力一推。

“啊!”纳兰锦惊叫一声,手忙脚乱的要来抓住可以让她平衡的东西,可是四周什么都没有,而唯一能抓到的纳兰忻,又是极其厌恶的将她推开了!

她知道纳兰忻是故意的,但是却又没有半点办法……身后的湖水结了一层薄冰,小小的身子,就那样落了进去。

纳兰锦听到冰面裂开的声音,很轻微……然后听到了水花激起的声音,瞬间浑身一阵刺骨的寒冷,像是无数的冰刃一刀刀的刺进了她每一寸肌肤,每一寸骨骼……

“救……救命……”纳兰锦懂得一些水性,在湖水里挣扎着游动,可是太冷了,不一会儿四肢就没有了感觉,完全无法用力……

眼看着还没有游到岸边就要下沉了……

纳兰锦看着岸边‘哈哈’大笑,并且根本不打算救人的纳兰忻……狠狠的吐了口气。

她纳兰锦会被这些小儿科打倒吗?

那几乎已经铁青的嘴角几不可闻的扬起一抹浅浅的冷笑,自信并且孤傲……她猛然停止了挣扎,整个人朝着水底便沉了下去。

纳兰忻笑着笑着……竟是发现水面一片平静了,没有了任何的声音……猛然惊慌了起来,虽然她四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找借口欺负这个女人,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害死她!

她……杀人了?——

推荐【销魂殿】作品:

作者:月下销魂

书名:《枕边欢情:总裁凶猛》

书号:92132

简介:误中媚药,她爬上他的床。

一夜缠绵后变成一场致命的游戏,她沦为黑道总裁的陪床玩宠,不论白天黑夜,随叫随到!

当他爱的女人归来,一张支票,她带着肚子里的宝宝狼狈离去……

四年后,他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强制打乱她和儿子的平静生活。

她拼命逃离,却怎么也无法逃出他的掌控,他看着她愤怒的样子,轻勾唇角,冷漠的甩出亲子鉴定报告,夺去她的儿子,囚禁她生生世世!

~~

收藏,推荐,留言一条龙支持哦!

第一卷:谁的执念,谁的劫【六】

她……杀人了?

一时的慌乱,纳兰忻的脑袋猛然转了起来,不行……刚才她叫得那么大声,很多人都知道她又来找纳兰锦的麻烦了!如今她死在池子里,她岂不是最大嫌疑?

纳兰忻慌了,四下看了看,这后苑平常只有纳兰锦一个人住,但是不远处便是佣人们的偏院……

“拼了!”纳兰忻想着,猛然跌坐在地上,捡起湖边一个不小的石头,一下砸在了自己的脚上,那一下砸得不轻,脚瞬间便红肿了起来……

她苍白着脸,忍着痛,猛然放声大叫道:“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不出纳兰忻的所料,不一会儿偏院的佣人就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消息迅速的传了出去,大家急忙开始打捞救人……

不一会儿,便将浑身冰冷,已经不省人事的纳兰锦救了起来,马上带进了湖边一座小小的阁楼里,请了大夫,加了火炉……

这原本冷冷静静的小苑,聚集了好多的人,纳兰忻坐在一边,大夫在帮她包扎脚,她的眼睛里聚集了泪水,忍着痛却是无比自责的模样,让人怜惜得很。

“我不知道她会掉下去的……她推了我一把,我一下没站稳,摔倒时……就……就不留神推了她一下,她……就掉下去了……”

说着,纳兰忻的眼泪一颗颗的掉了下来,再看她脚上的伤,红肿了一大块,真是伤得不轻……

“你……你好端端的,又跑这后苑来干嘛?”纳兰德信声音洪亮,确实有些生气的!想骂,可是看着自己亲生女儿这样梨花带雨的模样,却又舍不得……

“老爷,这又不怪我们忻儿,我们忻儿也受伤了啊,何况是她先推的我们忻儿,我们忻儿是无意的,哪里错了?”大夫人是正室,眼看着自己女儿吃亏,又要挨骂,马上就站了出来!

“这……”纳兰德信本来自己也不舍得,毕竟那纳兰锦又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自己养了她四年,还让她姓了纳兰,已经是天大的恩德了。

可是一转眼,看到纳兰锦的娘亲坐在床边默默的擦泪,那担忧和焦急的目光溢于言表,一下觉得两面为难!

“老爷,没事的……大夫不也说没事吗?只是身子受寒,多多休养就是了,您就别责怪三小姐了……”纳兰锦的娘亲蓝姬,是四年前,带着纳兰锦嫁进纳兰家的寡妇,在此为妾。

虽然已经上了三十,可是风华依旧,性格善解人意,从来不跟府里的其他妾室争吵,万事都能以和为贵,处处忍让,这也是纳兰德信一直宠爱她的缘故。

“蓝姬啊,难得你宽宏大量……”纳兰德信就等着这个台阶下,心疼的看了蓝姬一眼,转眼马上立眉怒喝道:“要不是你五娘不计较,看老夫今天怎么教训你……”

“爹……人家都已经受伤了……”纳兰忻委屈的撅嘴,而纳兰德信重重的叹了一声,也只有挥手道:“快带三小姐回房休息去吧!送大夫出府……都退下吧,不要扰了七小姐休息了……”

“是!”下人们应了一声,忙扶着纳兰忻跟着大夫人走了,屋里空了起来,纳兰德信看着蓝姬忧愁的脸,不由得劝道:“你也别太担心,大夫说了没事的……我那里还有颗野山参,待会就叫下人熬汤了,给锦儿补补身体……”

“嗯,谢谢老爷。”蓝姬擦了擦眼泪的泪花,勉强的笑了起来,“老爷也去忙吧,我在这照顾着就是……”

“好,那我先走了,你就多陪陪她吧!”说完,纳兰德信便出了这小阁楼……

他自认对她母子两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好在蓝姬一向温顺,善解人意……这母女娘,当年在茶楼里卖艺唱曲,那时蓝姬还是个风华正茂的年纪,虽然带了个女儿,可是他还是娶了过门……

虽然对纳兰锦也不错,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女儿,四年来……对纳兰锦总受欺负的处境,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纳兰锦也二十了,因为是庶出又不是纳兰家的血脉,虽然长得天生丽质,却总是一人躲在这后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不爱说话,平日里也淡漠得很,和谁也不亲……所以一直无人上门提亲……

看来……也是时候找个好人家,把她嫁了,这府里……也就安生了。

想着,纳兰德信不由得笑了起来,脚步也更加的轻快了。

纳兰德信走远了,后苑又安静了下来,雪小了许多,这后苑又一片唯美安静,这时……纳兰锦才睁开了眼睛。

她幽幽的坐了起来,蓝姬刚才那一副担忧焦急的模样也变得有些严肃冰冷了,她起身竟是恭敬的跪在了纳兰锦的身前,正声道:“属下无能,让小姐受苦了……”

凤华之弃身为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凤华之弃身为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如果你经历过这32件事情,恭喜你!你绝对是一名地道的南京人!

    一名地道的南京人是一定经历过这些的!#那二年#每次老友相聚总是会嘲笑对方当年干的糗事那时虽然qiong但却是记忆最深的日子~1、那一年1块钱3个的蒸儿糕白的、芝麻的、豆沙的活跃在南京的大街小巷2、那一年风靡南京的冰袋用塑料袋装着各种味道拿在手心,冻得好爽3、那一年公交车还没有空调双层特1路,一上路就是一道流动的城市风景孩子们看到了会兴奋地要去坐这种高大上的公交车4、那一年照相是个很值得高兴的事情没有PS和美图秀秀5、那一年我们能轻易地被这些谎言忽悠起:耍火要流尿亲了嘴要生娃娃在屋头打伞长不高6、

  • 人生,唯有锻炼与读书不能辜负

    人到了一个阶段,不仅需要提升自己的内在修养,还必须对自己外表负责。不管长相如何,锻炼久了,减脂塑形,精力充沛,可以遇见全新的自己;不论学历如何,读书多了,内心充实,精神丰富,腹有诗书气自华。当灵魂升起,看着疲于奔波的自己,成为自己生活的旁观者,你才能找到自己的节奏。当你坚持跑步和读书,会发生什么?-01-越来越勤奋跑步是一个从懒惰到勤奋的过程,这个过程会让你摈弃越来越多的坏习惯,拖延症也会被治愈。每个坚持跑步一年以上的人,都不会是一个懒惰的人。-02-抗压能力越来越强现代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而跑

  • 【观点】关于文化创意产业的思考

    一、何谓“文化创意产业”文化创意产业是20世纪90年代发达国家提出的一个新概念,后来逐渐演变成一种全新的发展理念。这种理念认为,当代经济的真正财富是由思想、知识、文化、技能和创造力等构成的创意,这种创意来自人的头脑,它会衍生出无穷的新产品、新服务、新市场、新就业机会、新社会财富,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一些专家甚至提出,文化创意产业将会从现代服务业中分离出来,成为一种更高层次的全新产业形态,也就是所谓的“第四产业”。杭州动漫产业代表:中南卡通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提出创意产业概念并运用公共政策

  • 人生,唯有锻炼与读书不能辜负

    来源搜狐网,作者:佚名。读一天书、跑一天步,你和其他人还是没区别,但一年之后,五年之后,十年之后……人生,贵在坚持。——主编君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人到了一个阶段,生活开始给你做减法。当灵魂升起,看着疲于奔波的自己,成为自己生活的旁观者,你才能找到自己的节奏。读而思。两个人,因为外在决定是否在一起,因为内在而决定在一起多久。虽然我们一再强调,不要过分关注一个人的外表而忽视其内在的品质,但我们也应知道,几乎没有人会透过连你自己都毫不在意的邋遢外表,去发现你优秀的内在。所以,我们不仅需要提升自

  • 时间验证了人心,见证了人性。

    时间是个好东西,验证了人心,见证了人性。说的好不如做得好,我总是担心身边会失去谁,可我却忘了问,又有谁会害怕失去我!人生,努力了珍惜了,问心无愧就好!虽然我不完美,但我很真实。短期交往看脾气,长期交往看德行,一生交往看人品,不要存侥幸心理,虚伪永远换不来真心!有时候看错人,不是因为瞎,而是因为善良。有时候帮错人,不是因为蠢,而是因为把感情看得太重。有时候忍下,不是因为没理,而是不愿去争了......最近很流行的一段话:“如果我用你待我的方式来待你,恐怕你早已离去!”这句话,适合任何关系!凡事换个

  • 一个叫花子的故事(十个人看完十个人开悟!)

    从前有一个叫花子,每天出门乞讨,他很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于是他把乞讨粮食积攒起来。可是他积攒了好多年,他的粮仓还是只有一点米。一天夜里,他悄悄地躲在角落,果然一只大老鼠半夜来偷吃他的粮食。他很气愤大喊道:“富人家那么多粮食你不去吃,为什么偏偏偷吃我辛辛苦苦攒下的粮食?”没想到老鼠居然说话了:“你命里只有八分米,走遍天下不满升。”叫花子问老鼠:“这是为什么?”老鼠对他说:“我也不知道,你去问佛祖好了。”于是,叫花子决心要去西天问问佛祖,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才有如此命运?第二天他就出发了。他一路乞讨,早

  • ۞正月初十,送你十个字,好美~!

    忍带来非凡的气度善带来优良的品德乐带来愉悦的心情动带来健康的身体学带来知识静带来优雅情操勤带来财富爱带来美好的家庭城带来朋友行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觉得不错,请在下方点赞

  • 【嘉文荐读】一个人的魅力在于他的精神深度

    一个人的深度,彰显的是人生的阅历,胸怀的宽广;是进则天下退则田园的进取与淡薄;是面对世事变迁生命无常的淡定从容。一个人的深度是一种生命的厚度。即便再聪颖再努力,没有时间的打凿,年轻不经事的生命无法向大海一样深广。四十知天命,五十从心所欲。一个有深度的人,不光要知性,还能具备生活的智慧。能知天命而不庸人自扰,能从心所欲而在繁杂的世事中能进能退。年轻时,我们都喜欢那些看似才华横溢的人,一首首风花雪月的诗,让很多人为之倾心,也会喜欢上满脑尖锐观点的愤青,觉得他们很酷。成熟后才发现,这些都是一池鹅黄的春

  • 海德格尔 | 根据问题

    “根据律”作为一个“最高原理”,似乎自始就阻止了诸如根据问题之类的东西。但“根据律”就是一个关于根据之为根据的陈述吗?它作为最高定律根本上揭示了根据之本质吗?这个定律的通俗的、简化了的表述是:nihilestsineratione,没有根据便一无所有。换一种肯定的说法就是:ommeenshabetrationem,任何存在者都有一个根据。这个定律是关于存在者的陈述,而且是着眼于诸如“根据”之类的东西所作的陈述。不过,什么是根据之本质,在这个定律中并没有得到规定。对此定律来说,根据之本质被预先假定

  • 流光溢彩的天工之技——金银错

    金银错工艺是中国古代汉族金属细工装饰技法之一。最早始见于商周时代的青铜器,主要用在青铜器的各种器皿,车马器具及兵器等实用器物上的装饰图案。金银错是我国青铜时代一项精细工艺,但它出现比较晚,大概是青铜工艺发展了一千多年以后,即到春秋中晚期才兴盛起来的,它是中国古代科学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但它一出现,很快就受到了人们的普遍欢迎。西汉错金银鸠仗首战国两汉时期,金银错青铜器大量出现,在人们生活的各个领域中广泛流行,考古发现战国汉代的金银错青铜器以千百计。但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对于中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