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时光不及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8/1/12 15:29:55 来源:网络 []

书名:时光不及你

第1章 被拍照了

  扒一下我和前男友还有那个小三的事吧。网站huijindi.com

  我和吴泽楷已经交往了三年多了,是他追的我,我刚刚到公司,他是酒店的主管,而我只是一个前台小妹。

  因为我身高一米六八,肤白养眼吧,前凸后翘的,可以说是很惹火的类型。

  所以吴泽楷就一直对我很好,之后就表白了。

  我一个人在大城市打拼很难,正好就对吴泽楷有一点点的好感,就同意了。

  可是我没想到,我和吴泽楷都见了双方家长了,就因为我不肯婚前性行为,他居然就给我约炮,我也是呵呵哒了。

  而我是怎么找到那个小三的,其实也怪吴泽楷太贪心。

  这个渣男居然想要脚踏两条船,结果约会的时间肯定紧张,我察觉出不对,在约吴泽楷看电影,趁着他睡着的时候看了他的手机。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果然看到那个女的一直给他发信息,而吴泽楷却说如果她同意,就当他的小老婆就好,他会一辈子惯着她的。

  小老婆?

  看到这三个字我直接炸毛了。

  吴泽楷我是真的蛮喜欢他的,可绝对不代表我能够忍受他是陈世美,我也要嫁。

  可是,我从22岁,被吴泽楷拖到了26岁了。

  我已经不是小女生了,被耽误了这么多年的青春,就因为他出轨,我就要损失掉全部吗?

  我就要这么放弃我的所有,给小三腾位置?

  当然不!

  凭什么啊!

  所以,我就直接找了某宝,找了一个能盗号的人,直接盗了那个女生的号。

  没想到,那女生的IPAD的账号居然是捆绑的,我直接能够看到她的相册。

  我看到了一大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照片,吴泽楷居然和照片里面的这个女生拍艳照和小视频。推荐huijindi.com

  “啊,你好坏,不要再进去了……”

  “小浪货,你不就是喜欢我这样吗?喜不喜欢,我问你,快回答……”

  “喜欢,好喜欢哥哥的,好大……嗯嗯,啊,快到了……”

  小视屏里面的情景不堪入目,而且还是那小三主动拍下来的,看的我火冒三丈。

  想到吴泽楷跟我说尊重我的决定,尊重我的婚前保守,我是最纯真的。

  转过身却跟小三在床上什么姿势都来了一遍,比AV教程书都厉害。

  特别是看到聊天记录里面,那个女生一直喊我叫做那个老大姐。

  我看了一下最新的记录,最后一句是。

  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可你跟那个农村出来只有一个妈的女人在一起,你会被他拖累的。而且,她有我够劲吗?我都叫你爸爸了,你还要怎么样嘛。原文huijindi.com和那个老女人分开吧。

  我几乎是毫不迟疑的点了那些精彩非凡的艳照,找到账号上面亲戚的分列,直接就给全部发送了出去。

  然后,直接给吴泽楷发过去了一条长长的信息,告诉他,我知道他做的所有事情了,所以我们的关系结束了,以后都不会有以后了。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当天晚上走路回家的时候,就被敲晕了。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而旁边站着一个正在扣袖口的高大男人。

  “你是谁?”

  我吓得心口狂跳,身上一点点衣服包裹都没有的感觉,让我汗毛倒立。

  可是,我的双.腿之间却并没有感觉到被侵犯了感觉。汇金地

  昏暗的台灯下,我这才注意到正盯着我看的男人有一张不输给吴彦祖的帅脸,只是那双眼睛盯着我看的时候,却全部都是不善。

  “你今天下午,害我妹妹自杀差点死了,发照片的时候,你没看到我吗?”

  “你是那个小三的另外一个奸夫?”

  我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再看向我被扔在地上的衣服,我看向男人的眼神恨不能喷火。

  “你对我做了什么?”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男人忽然靠过来,一把捏住了我的下巴。

  “小三?你再敢说一句,试试?嗯?”

  我对上男人杀人的眼神,感觉到我的下巴就快要被卸下来了的剧痛……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脑海里面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赤.裸的醒过来,被扔在地上的衣服,这发生了什么事情非常的不好说。

  “你把张思淼的照片发出去,她被逼的自杀未遂。既然你那么喜欢那种照片,我就帮你也拍了一下。《时光不及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男人高大的身形投下来的阴影几乎把我给笼罩了,我却是呼吸一顿。

  我的下巴被男人甩开,我的脸也跟着偏了过去。

  那个小三自杀了?

  我这才知道,原来那小三叫张思淼。

  而这个男人的意思,就是他也给我拍了裸.照吗?

  “是你妹妹自己勾.引我男朋友的?她明明知道吴泽楷有我这个女朋友,可她还是主动送上门了。

  你说她这不是千里送B,自己犯贱是什么意思?她自己有本事偷男人,有本事拍照片,有本事自己出来和我对持啊?我要报警,我要报警把你抓起来。”

  我转身就去找我的包包,可这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

  这地方外面,就忽然有虫鸣声。

  现在城市破坏那么严重,怎么可能还有虫鸣声?

  我脑海里面的一根弦在一瞬间就被拉紧了,抬起头去看那个男人。

  “你到底是谁?”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身上还有那么一点点正气的气场,我绝对要怀疑自己是被小混混绑架了。

  男人却慢条斯理的把西装外套缓缓脱上了,他的侧脸显得很冷漠,可是我却更加的紧张了起来。

  只看到男人操控着电视,上面居然开始慢慢的放出一张张照片。

  照片的男主角正是这个男人,可是女主角满脸绯红的紧紧抱着男人,那一张张不堪入目的姿势比起吴泽楷他们那上一部要更加的让人鼻血风.流。

  我浑身扯落的被男人抓着胸口,嘴巴里面还暧昧的含着男人的手指,那很黄很暴力的照片像是一个拳头一样,狠狠打在了我的心上。

  “你可以报警,我现在就可以让人送你回去。可你只要还想要在这个市里面混下去,那你最好就别轻举妄动。你做了三年多才升到酒店前台主管的位置,如果你现在打算毁掉你这么多年的努力,随意。”

  我的手指忍不住颤.抖起来,因为这个男人清楚的抓到了我的命门。

  而且,我现在被拍了这样的照片,就算我解释,谁会相信我是清白的呢?

  我可以毫不犹豫的和吴泽楷分手,可我绝对不能失去我的工作。

  现在我已经没了男人,我绝对不能连工作都没了。

  “那你想要怎么样?”

  我红着眼眶咬着牙问出这句话的,可是男人的神态却轻松自在。

  “收拾好你自己,现在就跟我去给我妹妹道歉,跟她说,你早就和吴泽楷分手了。”

  我直接砰的一下就把手机朝着那个男人砸了过去,大声怒吼做梦吧。

  让我给小三道歉,我宁死不屈。

  可我也不想要声名狼藉,所以我盯着男人看了好一会儿,才咬着牙说。

  “我可以退出这场游戏。以后,和吴泽楷绝对没有关系。”

  男人修长的手指在电视上面轻轻的敲了敲,嘴角忽然勾起一抹残忍的微笑,优雅从容的接话。

  “可以,你写保证书。”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恶劣的男人,他妹妹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可他居然能够帮亲不帮理的这么侮辱我。

  把我当成小学生吗?居然写保证书?

  我从来都没有那么讨厌过一个人,可是这一刻,我却把这个男人的脸清清楚楚的刻印在了我的脑海里面。

  人在屋檐下,我却不得不低头。

  把写好的保证书狠狠的扔在了地上,这才狼狈的从郊区的一栋别墅被放了出去。

  我以为这件事情就完结了,包括我和吴泽楷已经结束了的关系。

  可我没想到,我和这个男人的纠缠却从这一刻开始了……

  而这个男人后来我调查了才知道,他叫做张轩,是小三的哥哥。

第2章 把柄

  徐白雪撞了撞我的胳膊,一脸小心翼翼的问我。

  “南南,你真的和总经理分手了啊。我不是之前听说你们都见家长了吗?”

  如果徐白雪能把自己脸上那种兴匆匆的八卦神情收起来的话,我还能相信她也许是真的忽然脑残了,打算关心一下我。

  可现在,当着休息室这么七八个人一起问我,她绝对就是故意的。

  我端着杯子的手指忍不住收紧,可是脸上的笑容却一点儿也没有掉下来。

  “嗯,就是分手了。觉得不合适,毕竟男人不是上位的梯子,我也不想要结婚以后再离婚,那多没意思啊。”

  徐白雪是怎么做到现在的位置,这前台的人全部都知道。

  偏偏她还喜欢仗着老总和她的关系,总是摆架子。就她和老总的那些烂事情,只怕整个本市的人都知道了。

  现在居然来看我的笑话,我当然不会妥协。

  徐白雪脸上也露出了恼怒的神色,却是嗤笑了一声,故意大着声音说。

  “真的吗?那你可要努力了。毕竟你现在都二十六岁了,女人啊,过了二十五就老的特别的快。你现在和总经理分手了,以后想找到这样的可就难了。”

  其他前台的同事,也都露出了同意的神情,这让我心底又被捅了一刀。

  我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女人的青春有多么的可贵。

  我当然也打算收拾这个渣男,可谁让我的把柄就握在张轩的手上。

  张轩这个做哥哥的,为了妹妹都可以当A.V男主角这么豁出去了,我能怎么办?

  我抿着唇不说话,可是徐白雪却更加的得意了。

  “对了,南南,别说同事一场我没提醒你。等一下子,总经理就要带着他新未婚妻来选菜色了哦。听说对方,可是龙腾集团的千金小姐呢。这出嫁,说不定房子都能送好几套呢。哎,这人比人啊,就是气死人。”

  徐白雪踩着我的痛楚,不但朝着上面撒盐,还打算淋上一勺热油。

  我砰的一下就把手上端着的杯子给放下了,黑着脸站了起来。

  “哎呀,不是生气了吧?”徐白雪还假惺惺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我却是平息了一下想要把这个八婆给撕了的狂暴,冷笑了一声说。

  “没有,我只是忽然想到老总夫人昨天晚上才打电话给我,让我把她要的视频资料给发过去。而且,我怎么刚才好像听人说,老总的办公室昨天地上有什么脏东西,还有什么破布……”

  徐白雪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而其他人看到她这样,马上都明白昨天晚上徐白雪肯定是跟老总在一起了。

  只怕,还不是上床,而是哪里都可以。

  我捅了徐白雪一刀,看到她又着急有慌张的跑了出去,休息室里面其他看热闹的人,都哄笑了起来。

  我这才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裙子,迈着八寸的高跟鞋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欢迎光临……”

  我的话说到一半就卡住了,因为从大门口走进来的人,居然是张轩和张思淼。

  张思淼看到我愣了一下,而张轩的眼神却是带着一股深不可测的阴冷。

  我脸色一沉,看着张轩恨不能上去打这恶劣的男人一顿。

  想要我接待他吗?

  做梦。

  我转身,就朝着休息间里面走。

  “不好意思,张先生,您这边请。已经有礼仪部的人在等着您选菜色了。”

  老总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出现在了大厅,一向高高在上的他居然对着张轩弯腰问好。

  可是,张轩的声音却从我的身后传来。

  “不如让这位小姐给我做介绍吧,毕竟,我们有过……关系。”

  “是吗?”我一听到老总那谄媚的笑声,我心底就知道要不好。

  “顾南南,你过来给张先生做介绍。”

  我才走了两步,就听到老总喊我的名字。我内心是崩溃的,可是看着从拐弯的地方走出来的吴泽楷,我却忽然生出来一股不服气。

  凭什么做了不要脸事情的人是他们,可现在却是我要狼狈的躲开?

  我一个转身,笑容灿烂的对着老总一点头,迎上张轩那危险的眼神,我在心底给自己打气。

  “张先生是吧?请这边走,我们选菜是在这边。”

  我踩着高跟鞋在酒店的瓷砖上面,发出清脆而悦耳的哒哒哒的声音,站在张轩旁边的张思淼一直盯着我看。

  我看到张思淼的手紧紧的抓着张轩的衣服,在看到吴泽楷的时候,却是笑了起来。

  “泽楷,你在等我吗?”

  说着,张思淼已经飞扑到了吴泽楷的身上了。

  我可以清楚的听到,前台的方向发出了一句句的八卦重点。

  可是,我却是对着张轩又点了一下头。

  “张先生,这边请。”

  张轩冷冽的眼神带着警告在我身上看了一眼,微微转过头对着还挂在吴泽楷身上的张思淼,用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温和的声音开口。

  “淼淼,去选菜了。”

  张思淼挽着吴泽楷的手,而我和张轩就走在最前面。

  吴泽楷一直在瞄着我的脸色,慢慢的旁边的张思淼也开始沉下了脸来。

  菜色被端上来了,我站在旁边,咬字清晰的给这三个人说着菜名菜色和特色。

  张轩却是看着我,点了点自己的碗。

  意思很清楚,这个家伙要我帮他们夹菜。

  我感觉到包厢门口老总那盯过来的颜色,给他们三个人夹菜。

  张轩的嘴角一直挂着嘲讽的笑容,气的我脸都红了。

  “这些不是很好吃啊。”

  张思淼忽然开口,把我夹到她碗里面的菜丢在了盘子里面。

  卷翘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向张轩,撒娇的说。

  “哥,咱们不在这边了好不好?”

  “这边是本市最好的五星级酒店,要是去别的城市,生意上面的人会比较麻烦走动。

  而且,让你的婚礼被更多的人见证,这才是最好最盛大的婚礼,才配得上你张家小姐的身份。”

  张轩优雅的就像是贵族一样,黑色的筷子被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指握在手中,脸上的神色却是淡淡的。

  可是,我却可以看到张轩在看向我和吴泽楷的时候,都充满了警告。

  被更多的人见证?

  我忽然明白了这个男人为什么要的故意这样子羞辱我了。

  他是想要看我彻底的参加张思淼和吴泽楷的婚礼,好让我彻彻底底的死心,然后卑微到尘埃里面去。

  或者说,这个张轩想要我彻彻底底的对吴泽楷死心吧。

  “张先生,你还是尊重一下思淼的意见吧。”

  吴泽楷忽然开口,声音带着一贯的温和。可是,他的体贴却是对张思淼的。

  当然是前提,他的眼神不要看向我。

  啪的一声,张轩把.玩在手上的小册子轻轻的落在了桌子上面。

  我和另外一个端菜的小妹站在旁边,却感觉到了桌子上面的气氛在瞬间就紧绷了起来。

  “这里是最好的选择。”张轩忽然的开口,眼神却已经带上了锐利。

  我这才发现,这个男人年纪轻轻居然可以做到不怒自威。

  只是一句话,吴泽楷居然就不说话了。

  “哥,你干嘛对泽楷发脾气嘛。明明是她不对……”张思淼却是忽然站起来,手指直指站在餐桌旁边的我。

第3章 你说话客气点

  “是她在这里破坏气氛,泽楷都那么喜欢我了,可她还在泽楷面前每天勾.引他,就是她不对。”

  张思淼说着,脸上的神色忽然变得紧张了起来。

  我却是脸色一沉,就算这是我的工作,可不代表张思淼就可以侮辱我。

  “张小姐,你说话客气点。”

  一句为我自己辩解的话,却忽然像是点燃了炸弹一样。

  张思淼居然朝着桌子上面的水壶,就朝着我砸了过来。

  “你这个贱女人,你该死,你就应该死掉……”

  张思淼忽然的神经质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我只来得及抬起手挡住了那水壶。

  可是,热水却是哗的一下就淋在了我的身上。

  我疼得啊的叫了一声,旁边的端菜小妹也吓得跑过来,用端盘子的托盘挡在了我的面前。

  “淼淼,你冷静一点。”

  张轩直接抱住了张思淼,吴泽楷也在旁边劝着。

  可是,张思淼却像是疯了一样的要朝着我扑过来,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就像是个……疯子。

  我捂着身上,可却盯着张思淼的眼睛看。

  当我看到张思淼的眼睛里面完全没有正常人有的清醒,我忽然惊愕住了。

  保安冲了进来,可张轩呵斥着没有人敢碰张思淼一下。

  闹哄哄的一团糟,最后是张轩直接把张思淼给抱走了。

  “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

  吴泽楷居然来到了我的面前,斯文的脸上全是担心和心疼,就和当初他还是我男朋友那时候一模一样。

  冲进来前台同事,在看到吴泽楷过来的时候,都悄悄的后退了一步,可是看着我的眼神却变得暧.昧了起来。

  我忽然觉得恶心,狠狠一把推开挡在我面前的吴泽楷。

  “你自己喜欢找小三,别不要把我也当成做小三的人。”

  我知道我说这句话,吴泽楷在这酒店的名声就算是彻底毁了。

  可是,我现在身上火.辣辣的疼,我凭什么忍受这些呢?

  果然,吴泽楷的脸色瞬间一变。

  马上慌张的抬起头去看周围的其他人,在看到其他人看向他的目光,吴泽楷说了一声我先走了,就夹着尾巴逃跑了。

  “南南姐,你可真厉害。”

  端菜的小妹小声靠近我说,我朝着她看了看,嘴角轻轻一扯。

  踢走了渣男,就厉害了?

  要是知道我居然敢把别人的艳门照发出去,现在这小妹是不是还要更加惊呆了?

  幸好那些热水不是很烫,我直接换了衣服,就找老总批了假条了。

  等到去医院拿了一些烫伤的药膏,想要那对狗男女居然还要在我面前举办婚礼,我忽然的就不想要回去了。

  找了个小店,进去好好的吃一顿,算是弥补自己一下。

  等到天色泛黄,我才慢悠悠的朝着家里面走去。

  我住的地方是那种蛮老旧的教师楼,也没有物业。

  昏黄的小电灯泡,在我拐弯的时候,却看见了男人手上夹着的香烟亮。

  我转身就跑,可是却被张轩抓住了裙子的领子,这家伙直接把我朝着门里面一推。

  我这才发现,他居然早就开了我家的门?

  而一进来,张轩的手居然就朝着我的衣服里面钻。

  有人说过,生活就像是强.奸,既然无力反抗,那还不如一起共赴有趣的高.潮。

  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强.奸这个字样会带来这么大的疼痛。

  当我被张轩拖着朝屋子里面带进去的时候,我根本还没反应过来。

  我以为因为我的几句话让张思淼发狂的原因,张轩是过来揍我一顿的。

  然而,当我的衣服被扯开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他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却已经太晚了。

  他就像是野兽一样,在我身上啃咬。

  我的手也没有客气,一直朝着他脸上身上不断的抓挠。

  如果说这是一场做.爱的话,那还不如说这是一场肉.体的搏斗。

  肌肤互相的碰撞,最后我还是败在了男女力量悬殊上面。

  我被张轩压着,被狠狠进入,然后他开始动起来的时候,我就开始惨叫。

  他直接把手指塞到我嘴.巴里面,不让我叫。

  可下身传来的疼痛还是让我整个人都挛筋了起来,眼泪一直往下掉。

  幸好,或许是因为我是第一次,张轩进去之后很快就溃不成军了。

  他却还压在我的身上,好像还在享受刚才的感觉。

  “你等着坐牢吧。人渣。”

  我从来没有那么厌恶过一个男人,如果说之前只是讨厌,那现在就是厌恶加憎恶。

  太恶劣了。

  就算他是妹控,为了张思淼可以不顾一切。

  为了自己的妹妹,可以毫不在意的侮辱别人,可是这样子的霸凌强势,真的太恶劣了。

  我说完这句话,再也忍不住的推开他一点点,抱着枕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张轩的手还维持摁在我肩膀上,控制住我的姿势。

  可是,他原本愤怒的表情却已经慢慢的消退下来了。

  那种不顾一切要毁了我的疯狂,从他的脸上退下来,再次恢复成为他那种冷冽冷漠的表情。

  “你怎么是处.女?”

  张轩终于放开了我的肩膀,可问出口的第一句话,却让我觉得更加的羞辱。

  我抬起头,狠狠的抬起手朝着张轩的脸上啪的一下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你自己妹妹不要脸,喜欢睡男人,难道我就不能是干净的吗?”

  “你和吴泽楷交往了那么久,你怎么可能还是处女?”

  被我打了一巴掌,可是张轩的眼神在看向床单和我双.腿之间的红色的时候,却是带着莫名的情绪。

  有一种兴奋,却还带着满足的神情。

  那种眼神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是我却知道张轩是把我当成那种被男人睡烂了的女人。

  我气的冲上去,又对着张轩一阵的挠。

  “够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能打人的女人。”

  张轩被我打的闪躲,可是很快就直接抓住了我的手腕,再次把我给摁在了床上。

  这家伙出手我就知道,他练过擒拿。

  我根本打不赢他。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悲从中来。

  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你们一家子不要脸的,我要告你们。”

  “在本事,你想要告到我,还是先自保吧。”

  或许是看我哭的凄惨,张轩终于从我的身上推开了。可是,他的手却忽然摁在我的……

第4章 你这个变态

  张轩的手忽然摁在我的PP上面,一摁,我原本坐起来的身体又被摁下去了。

  我房间很小,张轩啪嗒一下就打开了点灯。

  “啊……你这个变.态,你想要干什么?”

  张轩居然就这么摁着我,在看我身体。我浑身上下被张轩扒光了,可这个该死的男人却是故意打开了灯,就这么盯着我看。

  我不断的扭动,可是张轩的手指却是勾动了一下,就快速撤开了。

  “我出去一下,你也可以选择现在报警。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就算去警察局,我也可以证明是你勾.引我的。我有那么照片在手上,也可以找人证明你是故意报复我家。你是个很聪明的女人,想清楚之后再做事,别犯傻。”

  张轩知道我的死穴在哪里,我不敢拿我自己的未来做赌注。

  我坐在床上,张轩却已经出去了。

  张轩是妹控,从他亲自给自己的妹妹出头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这辈子会和妹控这样的人有交集。

  跟张轩讲理,他根本不会听,因为在张轩这样的人眼里,张思淼就是道理。

  我收拾了一下我自己,拿上手机就打算去找朋友。

  可是才走到客厅,忽然就看到张轩回来了。

  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袋子,上面有附近药店的名字。

  “擦一下,你被我弄伤了。”

  我的眼圈忍不住又红了起来,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人。

  我的伤全部都是他造成的,可是他却能够用这样冷静淡定的态度,说出这些话。

  “你给我滚。”

  我指着门,朝着张轩说。

  张轩却是老神在在的坐在了沙发上面,我从跳蚤市场买回来的二手沙发,被这个男人一坐,显得很狭小。

  可是,张轩却一点儿也不在乎,抬起头看着我,一双眼睛带着蛊惑,刚才的疯狂退去之后,这个男人又变得危险了起来。

  因为,他那理智到不像人的眼神,让我觉得可怕。

  “你难道不想要报复吗?”张轩双.腿交叠,长腿因为沙发的空间太小,只能斜斜的放着。

  我看着那双脚,却恨不能抄起榔头就把他的长腿直接敲断了。

  “报复,你不是跟我说了,在本市报复你家是没有用的吗?你一个是强.奸犯,一个妹妹是疯子,我跟你家讲报复?我连本本分分的日子,你们都不肯给我安宁,你现在跟我说报复?”

  我反嘲讽的话,果然让张轩的脸色阴鸷了下来。

  我嘴角微微一勾,有一种真的报复的快感。

  “而且,就你那个疯子妹妹,到时真的杀了我,你们家给开一张精神病证明,我就是冤死的。不是吗?”

  “顾南南,你再说一次试试看?”

  果然,张轩瞬间就被我的话给激怒了。

  我却是挺直了背脊,一双眼睛和张轩对视,丝毫不肯退让。

  “我就算再说一百次,也没有我想要一刀捅死你们家子来的解恨。”

  男人的眼神慢慢幽冷下来,他忽然朝着我走过来。

  “你打算杀了我?”

  我看着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虽然想要硬气到底,可却还是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他却是忽然把我压.在墙上,手撑在我的脸颊旁边。

  “不是说,一夜夫妻百夜恩?你和我都睡了,你真的打算杀了我?”

  “就你这种早泄男,死不足惜。”

  男人喷砂在我脸上的气息,让我想到刚才自己经历的一切,我更加想要恶言相向。

  可是,张轩忽然一把伸手把我的PP一捏。

  我吓得一个机灵,他却已经把我直接给抱了起来。

  “看来,我有必要让你再尝试一下什么叫做欲仙欲死……”

  我的尖叫和反抗,全部被这个家伙给制服了。

  后来我知道张轩小时候是在军营里面长大的,然后学了散打擒拿拳击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可是最让我崩溃的是,原本看着一个冷冰冰的张轩。

  居然使出了浑身十八般武艺让我真的共赴了有趣的高.潮。

  当我浑浑噩噩的只知道说不要的时候,我昏睡之前最后听到的,是张轩问我满不满意。

  “起床。”

  旁边忽然有人靠近,手在我的脸上捏了一下,我吓得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睛看到是张轩,我的眼睛马上眯了起来。

  “我叫了外送,出来吃饭。”

  我刚刚想要开口反唇相讥,却是一动,忍不住就哎哟了一声。

  张轩穿着白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却没有扣上,原本站在床边俯视我的。

  听到我叫了起来,忍不住皱眉。

  “怎么了?”

  “腰疼。畜生,禽.兽,用下半身思考的直立行走动物。”

  我气的破口大骂,昨天晚上的第一次,让我疼得恨不能死掉。

  可是之后,我却不得不承认张轩很有当牛郎的本事。

  他的手指和他的腰都太好了,好到让女人根本是上入天堂,下坠地狱。

  可现在我的腰一动就痛,还是让我一看到他就恨的咬牙。

  张轩却是轻轻笑了一声,我没想到他居然会笑,一抬头,就看到了这家伙嘴角那好看的弧度。

  “以后习惯了就好。”张轩的眼底有着得意,然后他的手就直接把我给摁了回去。

  “你干嘛?”

  这家伙又开始掀开我的裙子,我吓得叫起来。

  可是张轩已经拿过旁边的袋子,开始打开里面的东西了。

  等到我感觉到他那双手在我的腰上面开始揉捏按摩的时候,药膏清爽的感觉,让我感觉好受了一点点。

  这家伙,疯狂起来跟疯子一样。

  可是,这按摩的手法和昨晚让我舒服的手法,却真的是高超。

  “放心,我会负责的。”

  我被摁的舒服眯起眼睛,嘴里面还在骂着张轩不人道不是人。

  却忽然听到张轩开口,不紧不慢的开口说了一句。

  我愣了一下,接着嘲讽的笑出声:“张先生还真的是商人,把我弄上,再给我按摩,就算是负责了?难怪张先生的家业这么大,和着就是这么坑蒙拐骗的。”

  张轩在我的腰上一摁,我哎呀了一声。

  “我不是说这个,我说的是,咱们可以结婚。”

  “什么?”我怀疑我的耳朵坏掉了。

  “结婚。”张轩居然又重复了一次。

  “哈哈哈哈……”还来来不及想,我已经狂笑出声了、

  可是,等我看到张轩一脸认真的时候,我却忽然愣住了。

  “你说什么?”

  张轩用纸巾擦拭了一下自己还带着药的手,狭长的眼睛朝着我斜睨过来一眼,慢条斯理的开口。

  “我说,你要是想要保护吴泽楷,而你也觉得自己被我睡了吃亏,咱们可以结婚。

  成为吴泽楷的嫂子,还可以让我负责,这个买卖,对你很划算。”

  “你他妈肯定是在逗我!”我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张轩。

第5章 畜生

  我被张轩送到酒店门口的,我的脸上却是恍惚的神情。

  上班的时候,就算是徐白雪一直挑衅我,甚至笑话我和吴泽楷的事情,都没有办法引起我的兴趣了。

  因为,我真的在认真思考张轩说的这个提议。

  “南南姐,你手机一直在响。”

  身边的同事推了我一下,我才反应过来,转身去拿我的手机,却看到打电话过来的认识吴泽楷。

  我直接挂断手机,可是脸色却不太好看。

  只是,我没想到吴泽楷居然会用老总的名义,骗我和他见面。

  我到老总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吴泽楷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面。

  我转身想要走,可是吴泽楷却冲上来一把就抱住了我。

  “南南,我知道你恨我,我也很恨我自己。我只是,只是一次参加酒会的时候,和张思淼不小心发生了关系。

  之后,张思淼就一直缠着我。我的钱投资在了基金上面,最近亏本的厉害,可咱们就要结婚了。

  张思淼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消息,给我打了钱,我才把咱们的婚房给买了的。

  我原本打算等到咱们结婚了,我就和她说清楚的。

  可是我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

  听到吴泽楷的话,我想也不想就用高跟鞋狠狠的踩向他的皮鞋。

  他吃疼的松开了手,我却是一抬手,直接啪的一下就朝着吴泽楷的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你把我当成傻子吗?你和张思淼的事情多久了,是怎么发生的,我已经不想要知道了。

  可是吴泽楷,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的厌恶你,看不起你。拿着别的女人给你的钱买房子,然后还要和我结婚。我……”

  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压抑住自己想要杀人的愤怒。

  “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更恶心。”

  “南南,我知道你会生气,我知道的。”吴泽楷的脸上被我打出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可是他居然一点儿也不生气。

  他抓住了我的手,我甩不开,他却更加的粘了上来,贴近我的身体。

  “那个女人就是一个疯子,我就是一直担心她伤害你,我才会不敢把事情搞成那样的,我都是为你。

  我不求你体谅我,可是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子狠心对待我。

  我都是为了咱们的将来,我想要给你更好的生活啊。而且,事情如果不是你捅出来的话,我也不会和她结婚的。

  她家里面的权势,可以让咱们都混不下去的。不单单是在酒店行业,就是在其他地方,他家也可以让咱们两个人玩完的。”

  我听到吴泽楷不断的贬低着张思淼,甚至还威胁恐吓的说着他是为了我好。

  我真的发现,我以前真的是瞎了眼才会看上这样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肮脏的踩着女人上位,还看不起张思淼。

  张思淼就算有再多不堪,他吴泽楷不和她上.床,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吗?

  根本不可能。

  难道说张思淼是疯子,她就有抓住吴泽楷丁丁,逼着吴泽楷上了她的能力吗?

  可现在吴泽楷居然还委屈上了,还觉得他才是受害者。

  真的是……恶心的男人。

  “你和张思淼打算怎么办,我不想要管。你们喜欢什么样的姿势,我也不想要参与。你们想要拍艳照拍视频,就算你们去拍A片,我都不想要管。可是现在你放开我,咱们两个已经彻底没有关系了。别弄脏了我。”

  我甩开吴泽楷的手就打算跑,可是吴泽楷却忽然紧紧的抱住了我。

  “你脖子上面是怎么回事?”

  吴泽楷的手忽然扯开了我的衬衫,我脖子上面有不少张轩那个禽.兽弄出来的吻痕,白皙的脖子一颗颗的草莓吻痕,彰显了昨晚张轩在我身上激烈的爱欲和激情。

  吴泽楷的脸色忽然变得特别的狰狞,一手抓住我的衣领,把我抓了过去。

  “你和野男人睡觉了?”

第6章 我毁了吗

  我原本还恶心吴泽楷,想要甩开这个渣男。

  可是,在看到吴泽楷那愤怒的脸色,我忽然生出一种快感。

  一种报复的快感。

  凭什么吴泽楷的努力,都可以成为他升职的资本。

  而我的所有功劳,却会被整个酒店当成是因为我是吴泽楷的女朋友。

  特别是吴泽楷偷吃之后,前台的那些人说的话。

  男人偷吃难道就是应该的吗?

  那我吃了呢!

  “是,我找男人上床做了,那又关你什么事情?你是我的谁,凭什么管我和谁约会暧.昧上.床?”

  我狠狠推开吴泽楷,他原本凶狠的神色,在我推开他的时候,却是顿了一下。

  我伸出手,把刚才因为吴泽楷的手蹭开了的口红给抹掉。

  看着自己手背上面口红的痕迹,我笑了,得意的笑了起来。

  “你以为就你能耐吗?你以为就你可以找别人吗?我告诉你,吴泽楷,如果不是女人对于家庭的感情更加的依赖,我早就可以找到无数比你好了的男人了。

  可你呢?你却还可笑的以为是我离不开你?还让一个疯子成为婚姻阴影里面的小老婆?

  我告诉你,是你吴泽楷离开了我才会成为废物,不是我顾南南离不开你这个渣男。”

  狠话说的我心胸都觉得宽敞出了很多地方,憋在我心口的话,终于让我说了出来了。

  哪怕,吴泽楷一个巴掌狠狠打下来的时候,我都是笑的。

  “贱人,你跟我在一起,就不肯和我睡。一和我分手,就找了别的野男人,贱人,你就是个婊.子。我还傻傻的被你骗了这么多年,你早就不是什么处.女了吧?女人原本就是活在男人裤裆下的,我看你就是犯贱欠艹……”

  我被吴泽楷一巴掌打的整个脑袋都是懵的,男人那种加上怒气的力气,打的可以打死一头老虎。

  我被抓住了头发,吴泽楷比我大出好几个轮廓的巴掌就这么往我脸上招呼。

  啪啪啪的巴掌下来,我被打的眼冒金星。

  “放开……”

  我的手抬起来,在吴泽楷的脸上不断的抓挠着。

  更加让我没办法接受的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我,我曾经那么喜欢的男人,居然是那么龌龊的一个人。

  而且,还是一个那么垃圾的人。

  “张思淼是个烂货,你也是,你们活该挨老子的打,妈的……”

  吴泽楷一边说着,腾出一只手开始解自己的裤腰带,咣当一声,吴泽楷已经把西裤给脱下来了。

  我昨天晚上才经历过了那么一场磨难,现在的我清楚的知道吴泽楷想要性侵我。

  “放开我,你这个畜生。”

  我不断踢腾的腿,踢在了吴泽楷的肚子上面。吴泽楷送开了我的手,我急忙翻身就要朝外面跑。

  可是,小腿却被吴泽楷给抓住,朝着后面狠狠一扯,我整个人砰的一下直接摔在了地上。

  手撑在地面,我感觉到了一阵剧痛传来。

  而吴泽楷已经红了眼,掀开我的裙子,抓住我的安全裤和底.裤就朝着下面扯。

  “变.态,畜生……”

  “呵,女人就是要干了才老实,都是贱骨头……”

  吴泽楷身体朝着我压了下来,我浑身炸起了一阵阵的鸡皮疙瘩。

  吴泽楷的手却是狠狠抓住我的胸部,像是对待玩具一样的,在我的胸口上面狠狠的掐了好几下。

  吴泽楷却是喘着气,那身下的坏东西却已经在我的大腿内侧蹭了上来……

  厚重的办公室大木门被人从外面,慢慢打开来。

  我已经绝望的眼神里面,最后一点点的亮光被掐灭了。

  我知道,我完了。

  被别人看到我和吴泽楷这个样子,我彻底毁了吧?

时光不及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时光不及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逆凰医妃惊天下007威胁,皇后忘恩“凤轻尘?”东陵子洛试探地叫了一声,凤轻尘依旧一动不动,双眼紧闭。“不会死了吧?”东陵子洛担心,不顾身后太监的阻止,亲自上前查看。东陵子洛低下头,准备去探查凤轻尘的鼻息,可就在这一刻。凤轻尘突然睁开双眼,盯着东陵子洛……“你……”东陵子洛吓了一跳,这种眼神他见过,他母后想要弄死哪个妃子时,就会显露出这样的眼神。这是杀人眼神。“是我!”凤轻尘冷笑一声,趁东陵子洛没有反应过来时,一把

  • 黄佟佟:活于人间是一场大修行

    京戏《追鱼》的结尾有这么一段对话,观世音问鲤鱼:“不知你愿大隐还是小隐?”鲤鱼回问:“大隐怎的,小隐何来?”观世音回道:“大隐拔鱼鳞三片,打入凡间受苦,小隐随吾南海修炼,五百年后,得道登仙。”听到这一段,内心无比震动,我们都以为随菩萨修行是修行,其实比随菩萨修行级别更高的修行是在人间修行。确实,人生就是一场修行,活于人间是一场大修行。可能要经历上千亿年的机缘,你才终于可以来人间一趟,可是你闭上双眼,合上双耳,不修不行,随波逐流,生命荒芜一片,多么让人伤感的选择。

  • 红梅精神传书香,春城少年祭英灵,“书香春城·诵读经典公益行”走进黑龙潭

    在梅花盛开之际,由云南儿童网策划执行,云南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指导,云南儿童网联合昆明市文明办、昆明市教育局、昆明市园林局、昆明市文化广播电视体育局共同主办,昆明市黑龙潭公园协办的“书香春城·经典诵读公益行”2017昆明市青少经典诵读系列活动(四)以“红梅赞”为主题走入昆明市黑龙潭公园。梅花被誉为花中四君子之一,自古便为文人雅士所称颂,因其高洁雅素、傲骨铮铮,因在百花凋零之际,唯有梅花傲雪挺立,正如那一位位英豪在国家危急存亡之际,用生命与鲜血救国救民于水火。今天,600余名来自武成小学国福校区

  • 你以为大牌只在限定款上作妖?老外的中国风魔爪已伸向衣食住行

    ▼农历狗年快要到了各大外国品牌又在比赛出中国新年限定了文字君看着这些蜜汁画风的狗东西们真的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力感这些歪果仁到底对中国风有什么误解呢?不只是新年限定穿衣吃饭盖房子只要涉及中国风总能让你眼前一黑并只想喝二两的设计下面就跟文字君一起来看看他们的脑洞吧▼首先来看的是施华洛世奇的狗年摆件哪位少年买了这个送女朋友女朋友是肯定不会留他过年了耐克AirForce#I狗年限定过年就一定要这么喜庆吗?鞋帮上还假装有文化写了个「獒」字这大花大朵披红戴绿的画风下一步必须得是脱鞋盘腿上炕了!T恤作为男女不限

  • 读睡古诗词欣赏 雪盈高阁暮烟舞,风透寒衫乱发枯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配图|网络《寒流》文/紫枫雪盈高阁暮烟舞,风透寒衫乱发枯。霜染西窗芳影上,冰沉睡兀塞翁孤。《渔舟唱晚》文/木棉谁饮越城曲,唱酬兰棹章。香山升玉镜,峭屼托星光。榕树千秋岁,磐岩万里长。竹风霜露起,平仄聚寒房。《行香子年味》文/菩提树梅送红颜。雪缀群山。望天空、鹊燕鸣欢。南坡悄绿,北埝还闲。晓春将到,运将好,志将坚。千家万户,祥光瑞气。接新年、笑意酣然。憨童最乐,放炮言欢。看恋人牵,老人悦,国人圆。《江南春·花事了》文/唱枫林晚花事了,落红残。凌波堤上柳,轻钓一江烟。桃英流水香销暗

  • 粘住了时光的美味长啥样?他亲切的称它为软糯乡情

  • 宋朝的高奢食物,一般人都不敢吃!

    一句“无人知是荔枝来”,使得大唐王朝顶级高奢水果“荔枝”家喻户晓,到了宋朝,梁山好汉的“大块吃肉”又让牛肉成为行走江湖的标配,其实宋朝的美食还有很多。比如面食,就有《水浒传》中记载的,山洞梅花包子、馉蚀,还有武大郎倾情代言的“炊饼”。武大郎“每日仍旧挑卖炊饼”中的“炊饼”,就是“蒸饼”,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馒头。蒸饼就蒸饼吧,干嘛又叫炊饼呢?因为宋仁宗名赵祯,祯与蒸谐音,为避讳“祯”字,称“蒸饼”为“炊饼”。施耐庵的《水浒传》成书于元末明初,那时炊饼已经叫了半个多世纪了。炊饼在宋朝是平民食品,卖炊饼

  • [美文茶舍]寂寞,却如此让人心动

    在寂寥的时光深处打坐,寻一条心路,通往净土。禅音如清泉缓缓流淌。清空内心,清静如莲。或许生命就是一场修行,活着就是活着,就这么简单。合上眼,关上耳,摒弃红尘所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参禅悟道,让心灵得到解脱,其实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寂寞是如此让人心动,我爱寂寞,更爱独处。人生其实是孤独的,每个人都是一个刺猬,抱着取暖,却伤了彼此。也许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如果不能做一枝遗世的梅,做一朵菊也好,在疏篱下独自幽香。不为等人,不为爱恋,只在寂寥的时光里,宠辱不惊,慵懒开败。一切都会静水流深,一切

  • 这部豆瓣评分8.3的纪录片 《我是中国的孩子》2018新年在韩国精彩播出

    海豚传媒DolphinMedia前有《舌尖上的中国》撩动全世界吃货的味蕾,后有《航拍中国》让世界惊艳于中华大地的美,纪录片凭借真实性、客观性的特质,成为我国文化“走出去”的重要窗口。2018新年伊始,由海豚传媒出品的原创纪录片《我是中国的孩子》在韩国精彩播出啦!每周五上午11点,在韩国环境电视台播出一集,2018年将陆续在泰国、越南等其他国家播出!第一集《苏涵的山康节》布朗族第二集《娇娇开爽要结婚》黎族第三集《莫吉次吉的火把节》彝族第四集《磊磊的烦恼》鄂伦春族第五集《阿尔升的夏天》哈萨克族第六集

  • 刻意讨人喜欢,折损的是自己的尊严

    ◆◆◆文莫言这个世界,总有你不喜欢的人,也总有人不喜欢你。这都很正常。而且,无论你有多好,也无论对方有多好,都苛求彼此不得。因为,好不好是一回事,喜欢不喜欢是另一回事。刻意去讨人喜欢,折损的,只能是自我的尊严。不要用无数次的折腰,去换得一个漠然的低眉。纡尊降贵换来的,只会是对方愈发地居高临下和颐指气使。没有平视,就永无对等。也不要在喜欢不喜欢上,分出好人和坏人来。带着情绪倾向的眼光,难免会陷入褊狭。咬人的,你不能说它是坏狗。狗总是要咬人的,这是狗的天性和使命。也就是说,在盯着别人的同时,还要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