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愿你如谎】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2 16:11: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愿你如谎
是无情还是深情(6)

晚上十点半的时候慕靖南突然走了下来,一丝表情不带地要求她去给他的新女伴买一套内衣,说那套撕烂了。完整版【愿你如谎】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她不敢违抗,违抗只会挨打。

听话地点点头,“那慕先生我现在就去帮你买,你是想要买什么尺寸的?还有我没有钱,慕先生你要是不放心给我现金怕我乱用的话可以给我备用银行卡,有购物记录我想骗你也不会骗得了。”

“慕先生?”

灯光漆暗里,慕靖南的脸色很难看。

他冷笑点点头。

好一句慕先生,好一个听话懂事。

七年来她从未叫过他一句慕先生,七年来每次他只要跟其他女人暧昧一点点她都会打翻醋坛子又哭又闹。

现在都不一样了。完整版【愿你如谎】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往茶桌的方向看去,“钱包在桌面,尺寸36,自己去拿。”

“哦,我知道了。”

她往茶桌走去,转身的时候心还是疼痛了一下。

浅浅的,但很明显。

拿起他的钱包,又听见他站在楼梯口语气冰冷几乎是咬着牙地讲,“把震动器带上。”

“什么?”

她回头看着他摇头。

“我让你把震动器带上宋悠悠。说明http://www.huijindi.com/”他盯着她,“让外面的人都看看你有多贱!”

“........”

她皱脸想放声大哭,握紧他的钱包站在那里好久才咬着唇点头,转身走回自己的卧室。

他死盯着她的背影。

想忘记他从此当他透明的吗?

宋悠悠你死了也别想!

-

现在是冬天

外面下着小雪,她穿着一条单薄的连衣裙走在寂静无人的路上,感觉自己全身都要僵硬住。

还被他要求戴着那种东西,她每走一步都难受得想跌倒。

但要是一个小时内不能给他带他想要的东西回去,他一定会生气然后用各种肮脏的办法折磨自己。

她唯有跌跌摆摆地一路往前走。

眼看还有一条街就能走到前面那间大商场了,到了大商场就好了。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她跌跌摆摆地积蓄往前走,但因为太冷了还有那里太痛了的缘故,她没了精神力气,眼前景物都变得模模糊糊的,后退几步昏倒在了地面。

天公不作美,小雪渐渐变成大雪,哗啦哗啦地落在她的身上,给她渡上了一层薄薄的雪衣。

偶尔有几个路人走过发现她,但没有人敢管她,人人都怕惹事上身急忙忙走了。

她会死在这里吗?

要是死在这里了也好,从此就能摆脱掉慕靖南那个恶魔了。

但要是她死了,慕靖南一定会折磨她爸爸。

她舍不得她爸爸受苦。

........

“悠悠!悠悠!”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间很温暖的橘色调屋子里面,有一个男的坐在床沿处轻轻拍着她的脸,焦急地唤她名字。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她看着那男人的脸,苍白到极点的脸惊喜又忐忑,“远笙哥哥?远笙哥哥是你吗?”

“是我悠悠。”温远笙伸手去摸她的额头,“悠悠你的烧退了很多了,我去给你倒杯热水来,医生说你要多喝点热水才会好得快点。”

温远笙起身拿过床头柜的杯子往那边的饮水机走去,她看着温远笙的背影不由自主地回忆起自己以前小时候的生活,眼泪刷刷留下脸庞。

是无情还是深情(7)

温远笙跟她可以说是非常有缘分,二人是邻居从小玩到大,上学也恰巧是在一个班级里,她一直把温远笙当成自己的好朋友好哥哥。

但温远笙高中毕业后全家搬到了美国去发展,从此他们只能在电脑上偶尔聊天。

说起来她已经有七年没有见过温远笙真人了。

温远笙倒着一杯热水走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自己靠着床背坐直。来自huijindi.com

温远笙将手里的杯子递给她,“来悠悠,喝点热水。”

“谢谢你远笙哥哥。”

她接过那杯水低头喝。

“悠悠。”温远笙看着她犹豫一会,最终还是忍不住问,“悠悠,我在美国看新闻说宋叔叔的公司已经转让给了慕靖南,这是怎么一回事?还有现在这么冷悠悠你怎么穿一件衣服就走到街上,还晕倒了,要不是我这么巧开车路过,恐怕你已经被冻死了?”

她停下喝水,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悠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温远笙握住她的手焦急地问,“你告诉我,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你告诉我悠悠?”

到底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温远笙总能通过她的一个表情一个神态知道她真实的心情。

她抬起泪眸看着温远笙,声音哽咽,“远笙哥哥,我被骗了,被骗了七年。”

“悠悠?”

“我不但被骗了七年的感情,还害得爸爸的公司没了,我好没用!我真的好没用!”

她低头崩溃地哭起来。

“悠悠你别哭,到底怎么了?”温远笙握住她的肩膀,往她的方向坐近一些使劲地安慰她。

“慕靖南。”她哭着说,“慕靖南他当年之所以追求我根本不是因为爱我,只是他要替他最爱的女人报仇,所以他才接近我。”

“他用了七年的时间筹谋策划,利用我骗走了我爸爸手里所有的股份,我爸爸他气得脑梗住院,他用我爸爸的生命威胁我留在他身边任他折磨,今天我晕在路上就是他的折磨。可远笙哥哥我一直以为他是爱我的所以才跟我在一起........我一直都那样以为,可不是。”

他的演技为什么要那样好,好到七年里面她找不到一点的破绽?

要是差一点,他的演技差一点该多好。

“悠悠你别这样。”温远笙拍她的背哄她,不明白地问,“悠悠你跟宋叔叔到底做什么了?为什么他会这么丧心病狂地对你们?”

她抽了抽鼻子让自己尽量别这么崩溃,“因为当年我跟他表白他拒绝了我,我告诉爸爸这件事后爸爸一气之下找人去杀他的初恋女友想我得不到的其他女人更没资格得到,我不知道这件事远笙哥哥,是那天他跟我说我才知道了。”

温远笙答不上话,这确实是深仇大恨。

“远笙哥哥,我知道爸爸这样做很过分很离谱,要是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同意爸爸这样做.......可现在说这些话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宋叔叔这样做确实很过分,可慕靖南他骗走了宋叔叔经守打拼了一辈子的公司,还折磨得你大冬天晕在外面差点死了,这样的补偿已经够多了!”

是无情还是深情(8)

她苦瓜地笑了下。

大冬天晕在外面算什么?

他拿鞭子抽得她满身是伤痕,把她带去给他的打手们取乐,一遍遍折磨她侮辱她,这些都叫人绝望多了。

“悠悠你别怕,我会想办法帮你摆脱慕靖南。”温远笙看着她真诚地讲,“不要哭了好不好?”

“摆脱掉他?”她不敢相信,“可我爸爸还在他手里,我们怎么摆脱他?”

温远笙看着她想说点什么,管家撞门而入。

“不好了少爷,外面有个男的表情很难看地说要见你,说什么少爷你带走了他的人!要少爷你马上下去见他!”

她面色煞白,抬起头看一眼卧室墙壁上的挂钟发现现在竟然是凌晨四点多了,而他在她出去的时候命令过她要一个小时内回去。

“一定是他来了!”

“悠悠你别怕。”

温远笙回头看她说,“悠悠你别怕,我们一起下去,我会保护你的!”

她无助地点头。

现在只能这样了。

-

他们走到别墅铁门外的时候,慕靖南正靠在车上低头吸烟,穿着白衬衣却颓弃不羁。

察觉到他们,慕靖南抬头望去,宋悠悠被吓得躲到了温远笙身后。

“悠悠你别怕,我在这里。”

温远笙回头握住她冰凉的手安慰她。

慕靖南将手里的烟扔在地面踩灭,冷冷地笑,“好一副你情我浓的画面,宋悠悠你是长本事了,让你去买衣服你给我看你跟你情夫搞一块的戏。”

很平和的声音,除了有些冷意外再没其它情绪,但足以让人头皮发麻。

宋悠悠被吓得低下头不敢讲话。

温远笙转头看着慕靖南,“悠悠已经把整件事的经过告诉我了,慕靖南你抢走了她爸爸的公司害她爸爸现在躺医院生死未卜,还害得她在大街上差点冻死已经够多了不是吗?我也知道你失去了你的初恋女友单凭这些你很难释怀,所以我想跟你谈谈慕靖南。”

“谈?”慕靖南目光嘲弄,“谈什么?”

“你开个价钱吧?一笔你想要的钱加上悠悠他们父女已经受到了相应的惩罚,放过他们永远都不要再纠缠他们!”

“可是远笙哥哥我已经没钱了。”她抬起头焦急地说。

“悠悠你别怕,我有,我给你出。”温远笙回头说。

“可那怎么可以?远笙哥哥这件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怎么能让你给我出钱?”

“没事的悠悠,只要你能平安我不在乎这些。”

站在那里的慕靖南看着他们两个你推我进的模样,面似寒冰。

“滚回来,宋悠悠。”

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

她抬头看着他,眼里的恐惧再没有昔日的爱意,只一味害怕地摇头。

她真的不想再回去他身边了,那里像是地狱一样让她生不如死。

她的反应彻底激怒了他,他咬牙点了几下头,怒极反笑,“很好宋悠悠,你胆子是越来越肥,是我想管也管不住了。”

“看来你是不想你爸爸好好躺病床上!”

她哭着摇头,“不要,不要伤害我爸爸。”

她哭着走过去,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伤害她爸爸。

是无情还是深情(9)

“悠悠!”

温远笙想拉住,但她已经走到了慕靖南身边站着。

慕靖南手臂落在她纤细的腰上,勒紧让她跌靠在自己怀里,看着站在面前的温远笙冷笑,“温远笙是吗?我慕靖南还没有穷到要卖一条母狗赚钱的地步,要真这么舍不得你的宝贝在我这里受苦,有本事弄垮我慕靖南!”

冷笑,另一只手打开车门回头扫一旁的宋悠悠,宋悠悠红着眼圈抬起脚准备进去。

“悠悠!”

温远笙追上去,慕靖南的面色冷得像是要杀人。

刚坐进车里的宋悠悠怕慕靖南会打温远笙,温远笙从小君子谦谦不可能是慕靖南的对手,看着温远笙焦急地摇头,“远笙哥哥不要管我了,我没事的!”

慕靖南绷着的面色这才缓了几分,甩上车门绕过车头大步往驾驶座走去。

“悠悠!”

温远笙站在那里心如刀割地目送他们离开,不是他不想追上去,而是他无能为力。

像是慕靖南说的,想救宋悠悠只有先弄垮他慕靖南。

握紧拳头。

悠悠,不管前面的路再艰难,我都会想尽办法去救你脱离火海。

........

走进客厅,慕靖南将手里的西装外套扔在沙发,回头盯着那低头眼泪汪汪跟在自己身后的宋悠悠。

刚才她看温远笙的时候,那眼睛里面全是温柔。

到了他这里,就变成这种死金鱼眼。

怒极逮住她的手将她推到身后的墙上,压在她身上扣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宋悠悠你他妈真是跟发-情母狗没什么分别!让你去买点东西这么短的时间就忍不住骚想去勾引男人了,嗯?”

她被掐的面色煞白,哭着摇头,“我没有,我没有!”

“就这么饥渴?”他手去扯她身上的裙子,“这么饥渴是吗?贱货那今晚让我来满足你,弄死你怎么样?”

“不要!我不要!啊!”

身上的裙子几下就被他扯个精光,看着她洁白纤小的身体,那具最近每次他跟其他女人做都幻想着的身体,染着红血丝的眼睛瞬间就变得燥热,带着低喘伸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压在她身上忍耐不住不受自我地去堵她的嘴唇。

“唔。”

他吻得很疯狂,像是要将她生吞下腹一下,她想别过透口气被他按住半边脸动弹不得。

他越吻越是疯狂,开始只是没间断地吮吃她嘴唇,后来强行撬开她滑了进去,那带着昂贵腕表的手在她身上乱摸。

他像是被火烧着,而她是唯一能浇灭那把火的冰雪,只恨不得将她彻底融入自己的怀里。

当手触碰到她那光洁的地方时,整个人轰得一下清醒,松开低头看去,抬起头带着低喘质问,“那东西呢?”

她累得几乎要断气,脑袋别过一边哭哭啼啼的。

“宋悠悠我问你那震动器跑哪里去了!”他握着她的下巴目光像是要杀人,“跟温远笙做过?东西留在他家里了?”

她哭着摇头,“我没有........”

“宋悠悠你觉得我会信你?”他面目狰狞地笑,“难怪温远笙跟个脑残一样说不管多少钱都要赎你,原来背地里是这种交易!”

是无情还是深情(10)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不见了......可能是在走路的时候掉了出来,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全身都冻僵了我不知道它有没有掉出来。”她哭得语无伦次,握住他的手摇头,“可我真的没有跟远笙哥哥做过那种事,我真的没有!”

他的身体略微一僵。

她走去的时候浑身都冻僵?

放下握住她下巴的手,看着她身上那单薄的连衣裙,回想开车顺着在她手镯定位导航去找她时下的漫天大雪,心头那个位置续痛了一下,皱眉不语。

她不断哭,她被他吓得精神高度紧张,还发着烧,此刻整个人混混沌沌的几乎没有理智。

她哭哭啼啼地喃喃,“我真的没有跟远笙哥哥做那种事,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你相信我好不好,不要像上次那样打我好不好,我好痛好痛.......也不要找远笙哥哥的麻烦好不好?求求你.......”

“不要找温远笙的麻烦?”

他抓住这句话,对她仅有一点的怜惜因为这句话彻底转回为愤怒,铁青着脸盯着她,“宋悠悠你对温远笙真是情深款款,自身难保还知道给温远笙求情,嗯?”

“我.......”

一把扣住她的手将她拉进自己的胸膛里,“宋悠悠,连谁是你的主人谁是你应该顺从的人都记不住!你他妈真是欠管教了!”

扯着她往门外走。

“不要,我不要去!”

她倒退着哭着想抽回自己的手,她知道他肯定是要用那些变态方法虐待自己。

可他力气很大,不管她怎么倒退他稍微用力就将她拖回身边,最后还是被他给拖了出去。

一脚踢开那空置房的房门,将身后的宋悠悠丢了出去。

“啊!”

宋悠悠整个人跌倒在地面,她撑着地好久才站起身,看着站在门边的他害怕倒退。

这间房间就是上次他拿锁链锁住她,拿鞭子抽她的房子,现在那些东西还在地上。

这间房间对她来说像是地狱。

慕靖南反手关上门,走到那条黑色皮鞭处弯身捡起那皮鞭,扬起手中的皮鞭往一旁那桌子用力抽了一下。

“沭------”

沉重的鞭声回荡在空荡的房间,那桌子的桌面硬生生被甩出了一条白痕。

她脊背发麻,倒退着摇头,“不要,不要这样.......”

“跪下。”

“不要.......”

“跪下!”

“呜呜.......”

她站在原地害怕地哭起来。

慕靖南走过去,目光冰冷地盯她看几秒,俯身捡起地面那条黑色的锁链。

一把揪住她的手腕跟另一只,不管她的反抗使劲绑住,拉着锁链的另一头将锁链头扣在那边的围栏上。

“你放开我!慕靖南你混蛋!”

她低头看着自己被绑住的双手使劲扭摆,想跑可锁链禁锢了她的自由。

回头看着慕靖南满脸眼泪,他冷着脸一鞭子就甩在了她的膝盖上。

“啊!”

钻骨的疼传来,她痛得跪倒在地面。

膝盖那里的痛还没缓解,背部又传来这样的痛。

接着是腰,是手臂,是小腿是脚裸,他面色铁青一鞭刚停又重力下新的。

“不要!”

“不要打了!啊!”

是无情还是深情(11)

她绝望的撕裂声伴着那沉重压抑的鞭声在这空荡的卧室回荡又回荡,他越抽越烈。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把手里的皮鞭摔在地面,走到她跟前带着低喘握住她的下巴逼她抬头,“宋悠悠记清楚,我慕靖南才是你的主人!以后再让我听见你为哪个男人讲话,我不介意拿条狗链二十四小时将你绑住!”

她面色白得如死灰,嘴唇疼得被咬破,脸上全是泪水。

哭着点头,“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不要打了.......不要”

浑身发抖双眼一黑,整个人闭上眼睛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宋悠悠!”

慕靖南觉得自己要疯了,大步走过去解开她手上的项链,打横抱起他大步往门外走。

抱起她的时候才发现她身上烫得厉害,起码烧到了四十度。

他越发不安,皱着眉走得越加快,精炼细碎短发下的额头烦躁冒着冷汗。

-

两天后

躺在病床上的宋悠悠沉沉地睁开自己的眼睛,对上的是一位中年女医生的脸。

“醒啦?”那女医生问她。

她点点头,自己坐起来发现手正在输液,惯性地抬头看一眼输液瓶再看回那女医生问,“我怎么会在这里?”

那女医生写着档案,表情没有多少客气可言,“你还问你自己怎么在这里?跟男朋友玩皮鞭玩到晕了还发着高烧,要不来这里打强心针在家待几天恐怕是跑殡仪馆火化去了。你们这些小年轻啊真是什么都敢玩,要平时还能说是个情调,现在你这姑娘家有了娃差不多两个月还敢这么玩。”

“姑娘你别说我这上了年纪的说话难听,要不是你也有那种癖好的话趁早跟你那男朋友断了打了胎以后找个正经的过日子,跟你男朋友那种人没好未来。但要你自己也是这种爱好者就当我没讲过这门子事。”

“好了别讲那些东西了,现在都感觉身上有哪里不舒服?我给你检查检查。”

女医生的话让她整个人愣住在那里。

不是因为那些好心劝她分手的话,而是那句她有了差不多两个月的身孕。

她竟然有孩子了?

看着那女医生不安地问,“那他,就是我男朋友他知道我有身孕的事了吗?”

“怎么你们都不知道还孩子的事?”那女医生抬起头扶了扶眼睛说,“你那男朋友昨晚把你送来收到个电话就走了说让你好了自己回家去,那么没责任心的男人,哎姑娘真不知道你瞧上他哪里了一头栽进去。”

那女医生失望地摇头。

她感觉自己的大脑乱乱麻麻的极速旋转。

她有孩子了,孩子就在她的肚子里面。

可他知道她怀孕了,肯定会逼她流了或者逼她生下这个孩子一同折磨她的孩子,像是新闻里面那些虐童案件一样给孩子注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像是找人凌辱她这样凌辱她的孩子。

他素来狠心,绝不会把她生下来的孩子当成自己孩子对待,哪怕那个孩子确实有着一半他的基因。

相比之下流产了这个孩子比生下来要好得多。

愿你如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愿你如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无删节前妻,别来无恙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前妻,别来无恙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前妻,别来无恙目录预览:第一章七年后的归来第二章闺蜜第三章撞见第四章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第一章七年后的归来站在江城市中心最奢华的地段前,望着眼前高耸入云的鼎盛大厦,洛冰才在心里默默感叹时间的轮回,人的渺小。七年,整整七年,终于,她还是回到了这座城市。先去大厅办理了入职手续,然后按照流程,前台负责接待的迎宾李瞳领着她参观这座宏伟壮观的大厦。从主楼到副楼,员工别具一格的餐厅,还有休闲娱乐的活动场。“哦!对了!洛律师,等一下我带您见完了沈总后,会有人和

  • 无删节婚婚欲睡:心不由身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婚婚欲睡:心不由身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婚婚欲睡:心不由身目录预览:第一章噩梦第二章老公第三章嫌你脏第四章不配做许太太第一章噩梦嫁入豪门,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梦想,对于陆尔来说,也是如此,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成功嫁入豪门后,竟然成为了她的噩梦。三年来,陆尔被贴上了无数的标签。小三。心机婊。倒贴货。甚至是贱人.三年前,闺蜜利清清滚下了楼梯,躺在了血泊之中,这一幕,陆尔亲眼所见。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利清清竟然说,是她推的。尚未出世的孩子,没了。这是属于利清清与许临的孩子。到现在,陆尔都没搞

  • 无删节惹火契约妻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惹火契约妻免费阅读全文小说:惹火契约妻目录预览:第1章心,痛得无以复加第2章这样的男人,我看不上第3章火,只有她能扑灭第4章第一次,只值五毛钱第1章心,痛得无以复加半山别墅园区18号,震耳的音乐放佛要把屋顶掀翻,乔锦塞着抗噪耳塞,还是隔绝不了音乐使劲往耳朵里钻。心烦意乱地抓起设计稿,哗哗地揉成一团扔在地上,今天选择在家里完成设计稿,真不是明智的选择。楼下,她的姐姐,国内首屈一指的新闻女主播,乔靓,邀了一群人在家里开生日party。乔锦收拾好电脑和设计稿,准备出门去找个安静的地方继续

  • 无删节我和我的总裁大人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我和我的总裁大人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我和我的总裁大人目录预览:第1章宿醉的晚上第2章我喜欢第3章专业鸭鸭第4章总裁助理第1章宿醉的晚上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雨声?还是水声?哗啦啦的,清脆地敲打着她的鼓膜。肖云叶皱了皱鼻头,小脸又换了个方向继续睡。谁那么吵啊,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吵死了!接着,一阵头痛袭来,好像脑浆子都在抽风,肖云叶闭着眼睛就想将这颗脑袋割下来送给谁,只要不要这么痛。没法睡了,睡不着了!肖云叶是有起床气的,一张小脸皱成个面团,撅着嘴巴睁开了眼睛。“几点了?”她从唇齿间叽咕

  • 无删节傲世王妃:王爷,谁怕谁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傲世王妃:王爷,谁怕谁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傲世王妃:王爷,谁怕谁目录预览:第1章哑巴八小姐第2章挑衅六王爷第3章这个女人很有趣第4章教训雁云娇第1章哑巴八小姐水花四起,碧绿色的身影撞在湖中的岩石上,一道血红的口子落在她的额头上,淡淡的血腥味扩散开来,惊走了四周的游鱼,也吓到了四周的人。谁又能想到,这雁家的八小姐会自己跳湖。周边的丫鬟与侍卫均视而不见,站在假山旁边的两人却早已脸色大变,那一身天蓝色衣裙的雁云娇,双手紧捏,紧咬着嘴唇,小声道,“这样的贱人就应该去死,春梅,你知道怎么说

  • 无删节全能医王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全能医王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全能医王目录预览:第一章异变第二章林动的变化第三章神医第四章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第一章异变跌跌撞撞地走在过道上,林动感觉自己好落魄。紧紧地撰着拳头,任由指甲嵌入肉里,也不觉得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相处了四年的女友居然会和他提出分手,原因是她嫌自己穷,而且她已经在跟一个阔少劈腿了……想起王艳那决绝的话语,还有她从LV包里拿出一根高级女士香烟,张扬地在自己面前点上,然后肆无忌惮吹在了自己脸上……林动心里在滴血!他怎么也想不到王艳会是这样的人,算自己瞎了眼!但是他

  • 无删节情到深处无怨尤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情到深处无怨尤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情到深处无怨尤目录预览:第1章把她当成那种女人第2章昨晚是不是干坏事了第3章觉得她别有用心第4章叶小姐,我可以帮你第1章把她当成那种女人夜幕降临,华灯初上。S市有名的苏荷会所里,女洗手间内,叶澜清有些无力的拧开水龙头,双手掬水往脸上泼,洗脸,也漱口。她刚刚吐完,胃酸胀难受,嘴里充斥着苦涩的味道,就像此刻的心,晦涩难当。抬头看着镜子里一脸狼狈的自己,叶澜清有些恍惚,脑海中回想着上午主编对她说的话,不由苦笑。“你这次的采访任务就是他,盛世集团总裁,陆

  • 无删节商遇良缘之腹黑冤家是学长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商遇良缘之腹黑冤家是学长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商遇良缘之腹黑冤家是学长目录预览:第1章安氏招标第2章能言善辩为王第3章猪队友赛过神对手第4章心理与演技并存第1章安氏招标a市亚洲酒店三层的水晶会客厅里,此时由安氏集团举办的一场关于三亚地区一块别墅群的融资交际会正在进行着。各大房地产公司皆都派出了代表人前来竞争,毫无意外,他们都在好奇着a市名门安氏这一次为什么没有与世交叶氏联合投资,反而把这块肥肉投向了大众。与他们同样好奇的还有跟随领导张柳一同前来的邓嘉。一身黑衣长裙的邓嘉端着酒杯不时与身

  • 无删节迷城绝恋:通缉心计妻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迷城绝恋:通缉心计妻免费阅读全文小说:迷城绝恋:通缉心计妻目录预览:第1章流言蜚语第2章服务太好了第3章生个孩子吧第4章不是做梦第1章流言蜚语“不是吧?你怎么知道夏冬还是老处女啊?”“你刚到咱们公司,所以不知道,她是老处女这件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夏冬刚刚走进洗手间,就听到同事们在讨论自己。“哎,你说啊,她这么大年纪了还不谈恋爱,不会是没人要吧?”夏冬眉头一跳,她才二十四岁,很老吗?“我听人家说她很小就没了父母,在孤儿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被姨妈接回了家,你说像她那样经历复杂

  • 无删节极品绝色女友:无极神眼通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极品绝色女友:无极神眼通免费阅读全文书名:极品绝色女友:无极神眼通目录预览:第一章给校花治病第二章欢迎下次光临第三章好一双妙脚!第四章反正你就是坏人第一章给校花治病锦城中医药大学!针灸专业的大二学生沈非,走在学校里,想着中午要吃什么这个大难题,刚拐过弯,沈非忽地看到对面走过来一个漂亮妹子,这妹子有着长长的睫毛,雪白直挺的鼻梁,白皙细腻的皮肤,精致如玉。身上穿的是碎花裙子,裙子被汗水浸透,紧紧贴在她的身上,将她曼妙玲珑的美妙曲线,淋漓尽致地凸现出来,特别是某处的风景,如同荷花,亭亭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