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情起不晚,情深不怯】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2 16:11: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情起不晚,情深不怯

第9章 陆先生,是女装店的尊贵会员

于梦气鼓鼓地走出总监办公室,又气鼓鼓地把陆氏的方案摔给周睿涵。汇金地

周睿涵不跟她计较,理好文件,认真地修改昨天讨论的地方。

“方案,什么时候拿过来?”电话响了,陆政轩的声音依旧冰冷。

这个人消息还真是灵通,周睿涵连忙回答:“马上马上。”

“我不喜欢等太久。”电话再次被挂断。

周睿涵放下电话,把落到眼前的头发别到耳后,抓了抓头,埋头苦干起来。

周睿涵赶到陆政轩办公室已经是下午,敲开陆政轩办公室的门,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完整版【情起不晚,情深不怯】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陆总,”周睿涵小心地将文件放下。

陆政轩抬头打量了她一下,说:“叫你换一身衣服。”

周睿涵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衬衣,上午穿的时候有一点润,这会干了的地方都皱巴巴,周睿涵一个劲地往下拉着衬衣角,希望可以拉得平整一点。

“这套衣服,以后别穿了。”陆政轩打开方案看起来。

周睿涵低头站着,连连点头,偶尔偷眼注意着陆政轩的神情。

“做得还不错,有几个地方还是要改。版权http://www.huijindi.com/”陆政轩放下方案,起身穿西装外套。

“那我马上拿回去改。”周睿涵拿起文件夹。

“车库,到我车上来。”陆政轩说完这句话,拉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一片“陆总好,陆总好”的声音,此起彼伏。

周睿涵心里一阵温暖,看起来冷冰冰的陆政轩,还亲自送自己回公司。来自http://www.huijindi.com/她抿着嘴,偷偷地笑了起来。

陆政轩的车上有淡淡的香味,不像香水味,也不像空气清新剂的味。周睿涵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贪婪地闻着这个味道。

一路无言。

周睿涵转头看着他开车的样子,侧脸的轮廓被阳光映得更加清晰,闪发着金色的光芒,周睿涵感到自己的脸烫得厉害。

陆政轩停车,周睿涵这才发现,哪里是公司,这是高端步行街。

“陆总,我......”

“下车。汇金地”陆政轩淡淡地说,“包留在车里。”

下了车,陆政轩朝一家奢侈品女装店走去,周睿涵稀里糊涂地跟了上去。

“陆先生。”门口穿着黑色小礼服的导购露出职业的微笑迎接着两个人。

“给她看看,适合什么。”说完,陆政轩坐下看起了财经报。

导购热心地拉着周睿涵去试衣间换衣服,周睿涵有种幸福的错觉,甚至觉得一切不真实得好像一场梦。网站huijindi.com

就算是一场梦,也希望这个梦可以长久一点。

“周小姐,这件吊带小黑裙怎么样?”

一件吊带小黑裙,肩带是三角形,刚好露出肩胛骨,收腰处又点缀了一点点蕾丝,导购提在手里都可以看出裙子的垂坠感好得出奇。

“会不会太,暴露了?”周睿涵不好意思地说。

“怎么会,这么多人来看衣服,我看你的气质最合适。”

试衣间里,周睿涵拉不上拉链,叫导购来拉。

“周小姐,这么多人,好多人都被这衣服压垮了,变成了衣服穿人,你气质很好,才真的是人穿衣服。”导购一边拉上拉链,一边夸她。

“是陆先生带来的吗?”周睿涵听出话中有蹊跷。

“陆先生常来,是我们的尊贵会员了。”导购说到这,闭嘴了。

这是一家女装店,陆先生,常来。

周睿涵懂了,陆先生,常带女伴来这里挑衣服。

心口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疼,怪自己动心太早,也怪自己太不自不量力。

走出试衣间,周睿涵紧张地在陆政轩面前站定,手竟不知道要放在哪里。

陆政轩放下报纸,定定地看着她,裙子刚好勾勒出了她的身材,心里有了一点别样的情愫。

周睿涵见他没有反应,知道自己肯定比不过他曾经带过来的人了,咬了下嘴唇,低下头说:“是不是,不好看?”

“包起来,就这件。”陆政轩拿起报纸掩盖住自己内心的波动。

“你喜欢吗?”周睿涵惊喜地问。

陆政轩放下报纸,提着纸袋往外走。

“你喜欢吗?”周睿涵追在后面喊。

“有空自己再去买个包。回去改方案。”陆政轩一脸平静地系上安全带,踩下油门,仿佛周睿涵的话根本不存在。

周睿涵的神情却逐渐冷却了,她知道了,他不过是不想她丢他的脸,自己穿得太丑,会让他陆政轩没有面子。

至始至终,只有广告公司职员周睿涵,没有女人周睿涵,更没有中意的女人周睿涵。

周睿涵系上安全带,一路目不斜视。

第10章 副驾驶的女人才是他喜欢的吧

周睿涵喝完杯子里剩下的一点咖啡,伸了一个懒腰,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她站起身看了看,不知不觉,整个办公区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唉,本以为只是几个小问题,结果改来改去,自己一直都不满意,怎么能够让陆政轩满意。

周睿涵把改好的策划案打印出来,又细心地用文件夹夹好,小心地装进包里,提起包来仔细打量了一下,的确显得太孩子气,和职业化的环境太不搭。

见四下没人,周睿涵从包里拿出下午买的裙子,下午回来一直不敢声张,怕被人发现。纸袋在包里都被压皱了,周睿涵有点心疼,小心地拿出裙子,在身上比划着,对着落地的玻璃窗旋转。

这也许是一个梦,可裙子是真的。

周睿涵抱着裙子,忘我地转圈。

“看来你还挺喜欢。”

身后突然响起了声音,这声音冷静、平淡,没有一丝情感。

周睿涵一惊,转回头一看,竟是陆政轩。

怎么办怎么办,周睿涵慌了手脚,慌忙把裙子团成一团,胡乱塞进纸袋里,又一股脑把纸袋塞进背包里。

陆政轩站在门口,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不动声色地看着周睿涵的窘迫。

周睿涵收拾好裙子,不知所措地站着,来回搓手。

“下午叫你把方案改好,”陆政轩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都这个点了。”

“改好了改好了,”周睿涵抓起包——包早被纸袋塞得鼓鼓囊囊——周睿涵从里面扯出文件夹,打开一看——刚才塞纸袋太用力,里面的几页纸被塞得皱成一团。

“拿过来。”陆政轩站得笔直,目光如炬。

“我明天打印好了,给你送到办公室。”周睿涵抱着文件夹,不敢上前。

“拿过来。”陆政轩沉稳地说,根本不管周睿涵的窘迫。

周睿涵胆战心惊,一步一步挪到了陆政轩面前,低着头将文件夹递了上去。

陆政轩接过文件夹,打开一看,皱了皱眉头,将皱了的几页纸抹平,前后翻了几页,合上递回给周睿涵,“还不错,就是太慢了。”

周睿涵兴奋地接过文件夹,忍不住问:“是不是不用改了?”

陆政轩看着她的脸,一字一顿地说:“要改。”

“还有,纸不能皱。”陆政轩的声音依旧听不出任何情绪。

周睿涵心里泄了气,不过马上提起精神使劲地点头。

“你为什么来这里啊?”周睿涵睁大了眼睛问。

陆政轩却根本不理会她这句话,理了理手腕的表,转身走了,走到一半,又丢回一句话“换个包”。

周睿涵急忙跑到玻璃窗前去看,陆政轩的迈巴赫就停在楼下,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女人,贴到陆政轩的脸上亲了一口。周睿涵脸贴着玻璃,痴痴地看着。

陆政轩的迈巴赫缓缓地开走了,周睿涵一直看着,直到车灯都消失在深重的夜色里。

走了,走远了。

周睿涵打开文件夹,摸了摸他抹平的地方,仿佛还可以感受到他的体温。

夜更深了,一阵凉风吹过,周睿涵走在小巷子里,不由得抱了抱双臂,没想到夏天晚上的风这么冷啊。

第11章 “会议再推迟一个小时”

陆政轩在办公室等着周睿涵,可是一直等到下午都不见周睿涵,心里不由得闪过一丝烦躁。

“我们陆氏的广告策划,你们是不想做了吗?”陆政轩提起电话,打了过去。

“做着呢,陆总不是想周睿涵负责的嘛,她负责的啊。”创意杨总监本来翘着二郎腿在转椅上转来转去,一听是陆政轩,赶忙端正地坐好。

“杨总监,如果你敷衍陆氏,我可以马上把陆氏的广告拿给别人做。”说完,陆政轩挂断了电话。

杨总监挂了电话,马上拨电话叫周睿涵进来,电话却迟迟没人接。

“周睿涵!进来!”杨总监打开办公室的门,冲办公区吼了一声。

没有人应答,大家都看着他。

“没听见吗!周睿涵!进来!”

“总监,她今天,请假了,发烧。”程橙站起来,小声说。

杨总监气得拍桌子,吼道:“谁准的假!我不知道!于梦,你知道吗!”

于梦站起来,不卑不亢地说:“不知道。”

“于组长,她今天给你打了电话的。”程橙急忙说。

“我不知道她请假。”于梦根本不看程橙。

“你怎么这样啊......我们都听到的,你们说,是不是听到的......”

大家纷纷缩着头,不说话。几个创意组的同事小声说听到的,于梦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大家不作声了。

“够了!”杨总监摔门进了办公室,电话拨了陆政轩办公室,“陆总,我们小周昨天加班啊,赶着给陆氏做这个案子呢,发烧了,今天没来呢。”

“知道了。”陆政轩挂了电话。

李秘书敲门进来,“陆总,下午三点的会议已经推迟二十分钟了,各位股东都在会议室等你。”

“会议取消。”说着,陆政轩已经穿好西装外套,朝门外走。

“可是不好交代,这次的股东会议是很早就决定好的。”

“那就再推迟一小时。”陆政轩抬手看了看时间,拉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医院普通病房外,周睿涵躺在中间的病床上输液,闭上眼睛休息着。

陆政轩隔着玻璃看着周睿涵,嘴唇通红,脸颊也是红的,看来烧得不轻。

“让一让。”一个护士推着小推车对陆政轩说。

陆政轩跟在护士后面进去了,护士给周睿涵的药袋里加了药,又给旁边床的两个病人加药。

他摸了摸周睿涵的额头,还是烫得厉害,又给她把输液的速度调慢了一点,好让她舒服一点。做完这些,陆政轩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要赶回去开会。

周睿涵迷迷糊糊觉得有人摸了自己的额头,睁开眼睛,陆政轩正在给她调节输液的速度。

真的是他?

周睿涵闭上眼睛再睁开,却不见他了,难道是梦?心里一阵着急,慌忙转头找他。

还好,没走远。

“陆总”

周睿涵急忙叫住他。

“怕你出问题影响我们陆氏的广告。”陆政轩没有回头,声音低沉。

“我知道,”身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陆总,这是方案,我发烧了,没给你送过去。不好意思。”

陆政轩转过头,周睿涵半躺在床上,一手抱着包,一手拿着文件夹朝他递着。心里一阵异动,这个女人,越来越不一般了。

陆政轩并不接她的文件夹,转开头不再看她,说:“出院了自己送到我办公室来。”

“陆总!”见他要走,周睿涵急忙喊住他。

陆政轩收住了脚,周睿涵看着他的背影,小声说了一句:“谢谢你来看我。”

陆政轩听到这句话,顿了一下,说:“别影响我的广告。”说完,推开了门。

刚出病房,就见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朝病房里面看着,陆政轩斜看了他一眼。男人神情猥琐,伸着脖子朝里面张望,陆政轩狠狠地盯着他。男人被陆政轩挡住了视线,又见他高大正气,脖子一缩,走了。

陆政轩看了他的背影一眼,不再多想,回了公司。

第12章 病房英雄救美

陆政轩开完会,疲惫地靠在椅子后背上,突然想到了什么,拨通了李秘书电话。

李秘书敲门而进,在办公桌前站定。

“去,给安妍买好这些东西送过去。”陆政轩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清单。

李秘书接过清单,瞥了一眼,上面整齐地列着香水名包,还有一栋别墅。见陆政轩还在思考着,便问:“陆总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陆政轩揉了揉太阳穴,说:“对了,再买一个最新款的Hermes,送到......”

李秘书疑惑地看着陆政轩,陆总一向雷厉风行,很少这么犹豫。

“不了,就买清单上这些。”

“那,Hermes呢?”

“我自己去买,你去办你的。给安妍的别墅要海边别墅。”

“买这些......”

“不该你问的,就别问。”陆政轩拿起桌上的文件,认真看起来,嘴唇紧抿,不再多说一句。

李秘书自知多嘴,低着头,退出了办公室。

病房内,周睿涵一边输液一边看着方案,她要再认真看看,争取做到完美,好让陆政轩完全满意。

尽管只是停留了那么一会,周睿涵已经满足。

一想到他站在自己床边,伸手摸自己额头的样子,周睿涵就忍不住偷笑。

可是,那天晚上,亲吻他的那个女人,才是他喜欢的吧?

自己呢,只有做这些边边角角的事情,能让他开心,能让他满意就行了吧。

“哟,出落得漂亮了啊。”

周睿涵循声抬头,脸色瞬间煞白,吴志强!这个恶魔!

吴志强伸手去摸周睿涵的左手背,周睿涵一下子弹开了,大声说:“你想干什么!”

“你别紧张嘛,”吴志强淫笑着,脸上的横肉挤作一团,周睿涵看着觉得恶心,更觉得害怕,这个恶魔,曾经的痛苦涌进周睿涵的脑海里,她慌忙左看右看,哪里有人,左右床刚出院了!

“我老婆肚子里,还怀着我们两个的孩子呢。”吴志强又凑近了一点。

周睿涵大叫一声,一只手抱着文件夹,另一只手朝他打去。

吴志强抓住她的手,抚摸着,说:“我老婆这三个月了,怀的还是我们两个的孩子,你说,还不如我们两个自己造一个,是吧?”

周睿涵拼命挣脱掉,大声叫:“这是医院!你不要乱来!”。

吴志强哪里管,伸手就去抓周睿涵,嘴里嚷嚷着:“我都找了你好久了,你就从了我吧。反正我们都有孩子了!”

周睿涵大叫着挥手打他,这雨点般的小拳头对于吴志强来说,却像是挠痒痒一般舒服,他一把握住周睿涵的胸前,用力。

周睿涵的眼泪涌了出来,屈辱的过往提醒着她,她曾经经历过这么不堪的事。

文件夹滑了,快要掉下床。周睿涵连忙伸手去捞,吴志强一把捡了去,“什么玩意儿,你还当个宝贝,来,陪我玩会儿。”

说完,吴志强将文件夹往地上一丢,搂住周睿涵就要亲。

周睿涵哭得更厉害,左右躲闪着他的嘴。

吴志强扳住她的头,想强行吻上去。

就在嘴快要碰上的一瞬间,吴志强突然感受背后一只强有力的手将自己抓了过去。

陆政轩抓起吴志强,往地上一丢,目光像鹰一般,狠狠地说:“滚!”

吴志强站起来就要打,陆政轩目光变得更加锐利,一拳打在吴志强的肚子上,说:“我再说一遍,滚!”

吴志强见捞不到什么好处,爬起来跑了。

周睿涵慌忙弯腰捡起地上的文件夹,打开看看里面的纸都平整,又小心地擦干净文件夹表面的灰尘。

“他是谁?”陆政轩在床边坐下,目光清冷。

周睿涵不回答,眼睛里含着眼泪,将方案递给陆政轩,小声说:“陆总再看看,满意吗?”

陆政轩的内心突然无比烦躁,用手钳住周睿涵的手腕,厉声问:“他是谁!你们的孩子什么意思!”

周睿涵避开他的眼睛,这段不堪不忍面对的过去,她没办法开口。

如果说出自己曾经被迫出卖过......他会怎么想?

陆政轩更加用力地钳住她,周睿涵吃痛想缩回手,陆政轩加大力度,厉声说:“回答我!”

周睿涵低下头,依旧是不说话。

连衣服穿得丑都会被说丢脸,这段历史被挖出来,陆政轩,怕是连方案都不愿意让她做了吧。

陆政轩放下她,一言不发,起身离开了病房。

周睿涵,就算你不说,我陆政轩一样可以查到!

周睿涵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的酸楚满得快要溢出来。此刻她才注意到门口有一个手提袋,上面印着Hermes。

第13章 原配当街暴打“小三”

输了两天液,高烧终于退了,周睿涵收拾东西准备出院。说是收拾东西,最重要的东西还是陆氏的方案,还有那个Hermes手提袋,里面是一个女款包,周睿涵在时尚杂志上见过,Hermes樱花粉牛皮包。

周睿涵拿着包不知道怎么办,万一是陆政轩要送给别人,结果忘了带走的呢?

想来想去,周睿涵给陆政轩打了个电话过去,“喂?你的Hermes包包落在我的病房里了。”

“就这件事?”电话那边,陆政轩的声音听起来清冷又平静。

“我担心你需要,我给你送过来?”

“你自己用”,电话被挂断了。

周睿涵握着手机久久没有反应过来,我自己用,那就是,他给我买的吗?

他给我买的?

他买给我的?

周睿涵喜出望外,小心拿出包包,指尖轻轻地顺着纹路摩挲着。

包包的确好看,更何况是他买的,是他买的,周睿涵兴奋得快要跳起来。

周睿涵将包收进手提袋里,这个手提袋比自己的背包好看还扎实,周睿涵将文件夹也放进手提袋里。想了想,觉得Hermes太招眼,将手提袋抱在胸前走出了医院。

“周睿涵!你个臭婊子!”

周睿涵回身一看,谢红梅挺着个肚子指着周睿涵骂,旁边的吴志强扶着她。

谢红梅大步上前,一巴掌扇到周睿涵脸上,大吼着:“你敢跟我老公搞破鞋,我打死你个小三!”

周围很快聚齐了一大群人,原配打小三历来历来热闹事,不少好事者开始拿出手机拍照、录视频。

周睿涵紧紧抱着手提袋,大声反抗:“你胡说!你们两个明明违法,那天是你老公要强奸我!”

“给脸不要脸!你不勾引我,我会强奸你?”一直小心扶着谢红梅的吴志强突然高声说。

“你胡说!你胡说!明明那天是我,是我朋友救了我!”周睿涵急得眼泪直流,,声音嘶哑地吼着。又不愿意暴露陆政轩,只用“我朋友”替代。

“啪!”谢红梅又打了一巴掌,狠狠地瞪着周睿涵。

周睿涵含着眼泪,伸出一只手要还手,吴志强却看清楚她要干嘛,将谢红梅护在身后,一把抓住周睿涵的手,用力一推,周睿涵跌倒在地上。

人群迅速给周睿涵腾出了一小块空地。

周睿涵护着手提袋,爬起来想继续反抗。谢红梅一脚踩在她的肚子上,狠狠地踩住,低下头,说:“别以为,你卖了那个东西,就可以勾引男人!婊子!”

说完,谢红梅狠狠地踢着周睿涵的肚子。

“愣着干什么!给我毁了她的脸!让她没办法勾引男人!”谢红梅一边踢,一边吼着吴志强。

吴志强却虚了,出轨被暴露,吴志强只好随口说周睿涵来顶包,以为怀着孕的谢红梅好歹会对卵子的贡献者留一点情面。

他哪里知道,谢红梅最忌惮的就是周睿涵,自己多年不孕,不得不借卵怀孕,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侮辱。现在这个女人跟自己的男人搞破鞋,什么意思!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男人也快不是自己的了!

谢红梅发了疯地似的疯狂踢着周睿涵。

周睿涵死死地抱住手提袋,低头护住自己的脸,不让她踢到,周围的人笑着,举着手机拍照,“打小三!打小三!”的声音此起彼伏。

大家在狂欢,仿佛在裁决一个放荡的女人。

周睿涵透过缝隙看着到谢红梅那张疯狂的脸,吴志强心虚得发抖的手指,这两个恶魔,还不放过她!

政轩......她喃喃,她希望他此刻能够出现,可以救下她,又害怕他此刻出现,见到她如此狼狈不堪的样子。

他已经觉得她丢脸,她怎么再敢让他看见自己这个样子。他会不高兴的,周睿涵想。

我的方案......她紧紧护住手袋,一口血吐在了手袋上,她慌忙拿袖口去擦。

“看她手上!”吴志强注意到周睿涵死死抱住一个手提袋,莫非是有特别重要的东西?

谢红梅已经眼红,恨不得剥了周睿涵的皮。一把抓起手提袋,一直瘫在地上的周睿涵却死死地抓住不放手。

吴志强一脚踢中周睿涵肚子,周睿涵疼得松了一点力气。谢红梅一把夺过手提袋。

“你还给我!这是我的东西。”周睿涵想站起来,身体却像快要烂掉的番茄,怎么也聚合不起来。

一个女包,一个文件夹而已。谢红梅手下女包,打开文件看了看,策划案。

她将女包递给吴志强,取下策划案,撕得粉碎,扬手,纸片如雪花般落下。

无数的纸片落下来,周睿涵伸手去接,可是到处都是,她接不住,她接不完。

这是给政轩的,她想他满意,她想看他笑一笑,她没有别的地方让他满意了,只有这个策划案了!

可是,都被谢红梅毁了。

周围的人还在笑,还在拍照,谢红梅两口子狞笑着看着她。

周睿涵发疯似了的拼命站起来,一头撞向谢红梅的肚子。

谢红梅和周睿涵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在最后有意识的视线里,周睿涵看到吴志强扑到了谢红梅身边。

全身好痛,好累,周睿涵闭上眼睛,跌入无尽的黑暗里。

第14章 “政轩不是你叫的”

医院VIP病房内。

周睿涵睁开眼睛,看见旁边站着一个黑衣男人,正是那天晚上一直跟在陆政轩后面的男人。周睿涵想坐起来说话。

男人轻轻地按住她说:“周小姐好好休息,我是陆政轩的第一秘书,我姓李。”

“是政轩,不,是陆总叫你来的吗?”周睿涵轻声说。

“陆总救的你,他还有个会,先走了。来,这是你的东西。”说着,李秘书将Hermes包递给周睿涵。

周睿涵摇了摇头,神情落寞地看着窗外。

“周小姐,你不要吗?”

周睿涵抓住李秘书的袖子,说:“我要出院,我的方案被撕掉了,我要回去做。”

李秘书拂掉她的手,轻声安慰:“周小姐不用着急,陆氏的上一个广告合约要下个月才到期,你还有很多时间。”

周睿涵松了一口气,接着又神色紧张得看着他,小声问:“他来救的我吗?他是不是看到我这么难看的样子了?他,他,他是不是很不高兴?”

“陆总救的你,受了皮外伤,已经包扎了,至于不高兴,陆总好像很少有开心的时候。”

“周小姐还是收下这个包包,这个樱花粉很难找。”

周睿涵一听到陆总受伤了,紧张地抬起头问:“陆总受伤了?严不严重,哪里受伤了?”

“皮外伤,已经包扎好了。”

周睿涵掀开被子就要下床,被李秘书一把按住。李秘书说:“周小姐别为难我了,陆总吩咐过我,让我看着你休息。”

周睿涵摸了摸脸上包扎好的几个伤口,急忙解释:“我没事,就这几个小伤口,快点,我要去他办公室看看他。”

“周小姐......”

周睿涵像个小猴儿一样,三下两下就躲开了李秘书,飞快地下楼打车去。

李秘书只得捡起病床上的包,快速追了出去。

到了陆氏地产,周睿涵急急忙忙跑进陆政轩办公室,她不管了,她顾不上什么了,他又救了她一次,她的心里只知道他受伤了,她必须亲眼确认他没事,她才安心。

“政轩!”推开陆政轩办公室的门,周睿涵直接冲了进去。

陆政轩刚开完会,正认真看着桌上的文件,周睿涵冒冒失失地闯进来,让他十分意外。

“陆总,我实在拦不住。”前台的小琪赶紧跑进来,低着头道歉。

“你出去吧。”陆政轩挥了挥手。小琪像得到了圣旨一般,赶紧退了出去。

“我看看你的伤!”周睿涵上前就来抓陆政轩的手。

陆政轩拿开手,抬头盯着周睿涵,目光像冬日的冰刀。

周睿涵坚持,又去抓他的手,陆政轩站起来,双手插进西裤口袋,狠狠地盯着周睿涵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出去!”

“我,我看看你的伤。”周睿涵含着眼泪,这一路她心急又心疼,她只想确认他的手没事。

“出去!”陆政轩的声音依旧不冷不热。

周睿涵看着他的眼睛,这双黑色的眼眸,曾经无数次看向她,唯独这一次是最冰冷的。

她低下头,吸了一下鼻涕,擦了一下眼泪,抬头坚持说:“我看看你的伤,我就走。”

“周睿涵,”陆政轩盯着她,像是要将她看穿,“你别太过分。”

“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看到你没事,我就会走。”周睿涵含着眼泪,颤声说。

“第一,政轩,不是你叫的,你没有资格。第二,查看我的伤,你也没有资格。”

周睿涵的眼泪滚了出来,一直流进脖子里。她顿时觉得站在这偌大的办公室里简直无处遁形,自己内心卑微的感情被他看得一清二楚,他不要,他看不上,他说“你没有资格”。

果然,还是自己太过痴心妄想。

“那,伤口不要沾水,有时间,就去医院换药。如果来不及,可以擦红药水,不要用酒精,酒精太痛。”周睿涵低下头,眼泪一滴一滴,滴在了地上。

她太担心他的伤口,既然不能看,那就说一两句,好吗。

“说完了吗,你可以走了。”陆政轩坐下,不再看她。

“先用绷带包扎,好一点了再换成创可贴,创可贴不要长时间用,不透气......”

“够了!你觉得你很了解我吗!”陆政轩突然大吼了一声。

“我只是担心你......”

“我说过了!不用!出去!”

周睿涵只得一步一滴眼泪地走出了办公室。李秘书站在门口,将包递给了周睿涵。

周睿涵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根本看不上她,这个包包不就是最好的表达吗,跟他以往送礼物的女人比起来,她是不是最不入眼的一个,所以才如此嫌弃她。他根本不爱她,也根本不想顾忌她的感受,哪管她此刻已经心痛得无法呼吸。

周睿涵推开李秘书的手,跑走了。

李秘书拿着这款女包,不知怎么办,以往送东西,都是李秘书跑腿,这回陆总自己买东西送人,还被退了回来,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陆总,这个......”李秘书提着包,敲开了陆政轩办公室的门。

“又不是我的!”陆政轩气急,拍了一下桌子,这个女人,还敢不要他选的东西!

被一对夫妻当街暴打,要不是正好来看她,救下她,这个女人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那对夫妻说的什么,小三!

周睿涵,敢背着我偷男人!

陆政轩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那对夫妻我不会放过,周睿涵,你,我一样也不会放过!

陆政轩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

门口的李秘书却是有苦难言,真是伴君如伴虎,只得退出了办公室。

情起不晚,情深不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起不晚 或 情深不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逆凰医妃惊天下007威胁,皇后忘恩“凤轻尘?”东陵子洛试探地叫了一声,凤轻尘依旧一动不动,双眼紧闭。“不会死了吧?”东陵子洛担心,不顾身后太监的阻止,亲自上前查看。东陵子洛低下头,准备去探查凤轻尘的鼻息,可就在这一刻。凤轻尘突然睁开双眼,盯着东陵子洛……“你……”东陵子洛吓了一跳,这种眼神他见过,他母后想要弄死哪个妃子时,就会显露出这样的眼神。这是杀人眼神。“是我!”凤轻尘冷笑一声,趁东陵子洛没有反应过来时,一把

  • 黄佟佟:活于人间是一场大修行

    京戏《追鱼》的结尾有这么一段对话,观世音问鲤鱼:“不知你愿大隐还是小隐?”鲤鱼回问:“大隐怎的,小隐何来?”观世音回道:“大隐拔鱼鳞三片,打入凡间受苦,小隐随吾南海修炼,五百年后,得道登仙。”听到这一段,内心无比震动,我们都以为随菩萨修行是修行,其实比随菩萨修行级别更高的修行是在人间修行。确实,人生就是一场修行,活于人间是一场大修行。可能要经历上千亿年的机缘,你才终于可以来人间一趟,可是你闭上双眼,合上双耳,不修不行,随波逐流,生命荒芜一片,多么让人伤感的选择。

  • 红梅精神传书香,春城少年祭英灵,“书香春城·诵读经典公益行”走进黑龙潭

    在梅花盛开之际,由云南儿童网策划执行,云南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指导,云南儿童网联合昆明市文明办、昆明市教育局、昆明市园林局、昆明市文化广播电视体育局共同主办,昆明市黑龙潭公园协办的“书香春城·经典诵读公益行”2017昆明市青少经典诵读系列活动(四)以“红梅赞”为主题走入昆明市黑龙潭公园。梅花被誉为花中四君子之一,自古便为文人雅士所称颂,因其高洁雅素、傲骨铮铮,因在百花凋零之际,唯有梅花傲雪挺立,正如那一位位英豪在国家危急存亡之际,用生命与鲜血救国救民于水火。今天,600余名来自武成小学国福校区

  • 你以为大牌只在限定款上作妖?老外的中国风魔爪已伸向衣食住行

    ▼农历狗年快要到了各大外国品牌又在比赛出中国新年限定了文字君看着这些蜜汁画风的狗东西们真的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力感这些歪果仁到底对中国风有什么误解呢?不只是新年限定穿衣吃饭盖房子只要涉及中国风总能让你眼前一黑并只想喝二两的设计下面就跟文字君一起来看看他们的脑洞吧▼首先来看的是施华洛世奇的狗年摆件哪位少年买了这个送女朋友女朋友是肯定不会留他过年了耐克AirForce#I狗年限定过年就一定要这么喜庆吗?鞋帮上还假装有文化写了个「獒」字这大花大朵披红戴绿的画风下一步必须得是脱鞋盘腿上炕了!T恤作为男女不限

  • 读睡古诗词欣赏 雪盈高阁暮烟舞,风透寒衫乱发枯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配图|网络《寒流》文/紫枫雪盈高阁暮烟舞,风透寒衫乱发枯。霜染西窗芳影上,冰沉睡兀塞翁孤。《渔舟唱晚》文/木棉谁饮越城曲,唱酬兰棹章。香山升玉镜,峭屼托星光。榕树千秋岁,磐岩万里长。竹风霜露起,平仄聚寒房。《行香子年味》文/菩提树梅送红颜。雪缀群山。望天空、鹊燕鸣欢。南坡悄绿,北埝还闲。晓春将到,运将好,志将坚。千家万户,祥光瑞气。接新年、笑意酣然。憨童最乐,放炮言欢。看恋人牵,老人悦,国人圆。《江南春·花事了》文/唱枫林晚花事了,落红残。凌波堤上柳,轻钓一江烟。桃英流水香销暗

  • 粘住了时光的美味长啥样?他亲切的称它为软糯乡情

  • 宋朝的高奢食物,一般人都不敢吃!

    一句“无人知是荔枝来”,使得大唐王朝顶级高奢水果“荔枝”家喻户晓,到了宋朝,梁山好汉的“大块吃肉”又让牛肉成为行走江湖的标配,其实宋朝的美食还有很多。比如面食,就有《水浒传》中记载的,山洞梅花包子、馉蚀,还有武大郎倾情代言的“炊饼”。武大郎“每日仍旧挑卖炊饼”中的“炊饼”,就是“蒸饼”,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馒头。蒸饼就蒸饼吧,干嘛又叫炊饼呢?因为宋仁宗名赵祯,祯与蒸谐音,为避讳“祯”字,称“蒸饼”为“炊饼”。施耐庵的《水浒传》成书于元末明初,那时炊饼已经叫了半个多世纪了。炊饼在宋朝是平民食品,卖炊饼

  • [美文茶舍]寂寞,却如此让人心动

    在寂寥的时光深处打坐,寻一条心路,通往净土。禅音如清泉缓缓流淌。清空内心,清静如莲。或许生命就是一场修行,活着就是活着,就这么简单。合上眼,关上耳,摒弃红尘所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参禅悟道,让心灵得到解脱,其实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寂寞是如此让人心动,我爱寂寞,更爱独处。人生其实是孤独的,每个人都是一个刺猬,抱着取暖,却伤了彼此。也许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如果不能做一枝遗世的梅,做一朵菊也好,在疏篱下独自幽香。不为等人,不为爱恋,只在寂寥的时光里,宠辱不惊,慵懒开败。一切都会静水流深,一切

  • 这部豆瓣评分8.3的纪录片 《我是中国的孩子》2018新年在韩国精彩播出

    海豚传媒DolphinMedia前有《舌尖上的中国》撩动全世界吃货的味蕾,后有《航拍中国》让世界惊艳于中华大地的美,纪录片凭借真实性、客观性的特质,成为我国文化“走出去”的重要窗口。2018新年伊始,由海豚传媒出品的原创纪录片《我是中国的孩子》在韩国精彩播出啦!每周五上午11点,在韩国环境电视台播出一集,2018年将陆续在泰国、越南等其他国家播出!第一集《苏涵的山康节》布朗族第二集《娇娇开爽要结婚》黎族第三集《莫吉次吉的火把节》彝族第四集《磊磊的烦恼》鄂伦春族第五集《阿尔升的夏天》哈萨克族第六集

  • 刻意讨人喜欢,折损的是自己的尊严

    ◆◆◆文莫言这个世界,总有你不喜欢的人,也总有人不喜欢你。这都很正常。而且,无论你有多好,也无论对方有多好,都苛求彼此不得。因为,好不好是一回事,喜欢不喜欢是另一回事。刻意去讨人喜欢,折损的,只能是自我的尊严。不要用无数次的折腰,去换得一个漠然的低眉。纡尊降贵换来的,只会是对方愈发地居高临下和颐指气使。没有平视,就永无对等。也不要在喜欢不喜欢上,分出好人和坏人来。带着情绪倾向的眼光,难免会陷入褊狭。咬人的,你不能说它是坏狗。狗总是要咬人的,这是狗的天性和使命。也就是说,在盯着别人的同时,还要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