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俏皮皇后我的菜5章(【五】美妃施暴)

2018/1/12 19:00: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俏皮皇后我的菜

【五】美妃施暴

见连城顾不吭声,只是坐在那里,脸上带着清清冷冷的笑,梅星甘不由愁愁眉头,说道:“喂,你有点职业道德好不好?我们现在是在吵架耶!你这么一副表情是干嘛?”

连城顾的唇角边上浮现了一丝淡淡的却也是极其阴冷的笑容,于是,梅星甘立刻闭嘴,然后迅速地“睡着了”。说明huijindi.com

虽然躺着不动,眼睛也闭得紧紧的,但是梅星甘的心中却是一直在打着鼓。

刚才那冷酷的笑容真的很可怕啊,记得他在使用家庭暴力的时候,就是嘴角边上挂着那样的笑容滴!

连城顾看着变化如此迅速的梅星甘,很迷惑地皱皱眉,不是说要吵架的么?怎么他刚要配合,她就立刻“睡着了”?

连城顾站起来,说道:“你好好睡上一觉,希望孤给你带来的伤害能早日烟消云散。”

说着,便离开了梅星甘的寝宫,梅星甘偷偷看着他的背影,直到那抹金黄的颜色彻底消失不见了,她才从榻上爬了起来,使劲地撇嘴。

“切,王上了不起啊,哼,才不要吃你那套,就算你是王上,我也照样给你吃闭门羹!”

一边叨咕,一边轻轻揉着酸痛的胳膊和腰,心中却是有着另外一番的感觉。

嗯,好像有点酸,又好像有点甜。

连城顾出了麝月宫,天边的夕阳已经隐去了最后一抹艳红,清凉的晚风在林间徜徉,拂着一树树浓枝密叶繁花点点,带着清香铺满了他的衣裳。

近墨和不赤静静地跟在了他的身后,三大美男走过,如此美艳的景色也立刻黯然失色了。汇金地

前面便是美妃的寝宫,连城顾悄然进去,就见美妃那高亢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寝宫。

“你这个溅婢,居然敢打烂了王上御赐的玉盏!今天不打死你,本宫还有何威严可言!”

接着就是棍棒相加的声音传来,夹杂着女子微弱地声吟声。

连城顾皱皱眉头,疾步进去。

就见美妃正冷着一张脸,一手叉腰,一手持着一根扁而长的竹板,正在对一个宫女进行殴打。

那个被打的宫女由两个太监架着,只见她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满头满脸的都是血,头已经肿得看不清原来的面目了。

但是,这样的惨状并没有让美妃停止,反而越打越有力,甚至有跳跃之势。

“住手!”

连城顾冷冷地说了一句。原文huijindi.com

所有的人都怔了一怔,随即赶紧跪了下来,那个被打的小宫女,已经昏死了过去,所以在小太监一放手的时候,就倒在了地上。

美妃赶紧将手里的竹棒扔掉了,趴在地上眼泪汪汪装可怜。

连城顾对近墨说道:“速去找个太医来。”

美妃听了之后,更是惊慌不已,万没料到连城顾居然会为了一个宫女让近墨去请御医!

她无比哀愁地说道:“王上,您要为臣妾做主埃”

连城顾虽然听过不赤的话,知道美妃的为人,但是如今亲眼所见,则更是觉得心中异常难受。

那么美丽端庄的一个女人,居然有着这么一颗蛇蝎的心。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个可怜的宫女的身上,她的鼻孔和嘴角都在不停地往外面渗血,头上流下来的血将她的面上染得触目惊心。

那得要下多重的狠手,才能将人打成了这个模样?

连城顾厌恶地看了看美妃,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儿,还真的让人产生了错觉。汇金地

仿佛,她正在向他祈求,让他做主,严惩那个将宫女打成这副惨状的凶手。

“要孤如何做主?”

他说话的声音依旧是清清冷冷的,即便是内心是多么的翻江倒海,但是声音依旧是淡淡然,没有任何的情绪夹杂在里面。

于是,美妃便说道:“请王上赐死这个溅婢,她居然故意摔烂了臣妾最心爱的玉兰花盏,那可是您赏赐给臣妾最珍贵的礼物。”

地上的横七竖八地躺着几片碎了的玉石花瓣,正是年前他赏赐给美妃的生日礼物,是由彩玉制成,十分罕见,本是他很喜欢的物品,后来见美妃也爱不释手,便送给了她。

美妃说着,妩媚的眼中不满了哀愁,楚楚可怜的模样儿仿佛一只受伤的小鹿。

连城顾淡淡说道:“不过是一件物品而已。”

“不!”

美妃提高了嗓音,说道:“王上,在您的眼中那不过是一件物品,可是在臣妾的心中它却是比臣妾的命都要重要,这是您的心爱之物,既然您送给了臣妾,臣妾就要好好保管,视为生命,可是今天,这个溅婢在擦拭的时候,却将它摔烂了!臣妾想,您一定不会饶恕了她,与其让您赐死,不如臣妾来处理,可是没曾想,您竟然来了,那臣妾就只有请求您赐死了她吧!至于臣妾的疏忽之罪,也请王上您一并赐了!”

美妃神情激动地唠唠叨叨了这么一大堆,却是极具用心的,她先简单地阐述了小宫女摔烂的玉兰花盏对她是多么的重要,继而引出小宫女摔烂了是多么的可恶和罪大恶极,接着说出她心中以为,连城顾也是一定会惩罚的,所以她先动手了,最后所有的一切加一起,她对小宫女做的一切就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了,并且成功的将话题转移了,由打死小宫女的罪责变为了保管不周之罪,这样一来罪责就轻了很多。汇金地

太医已经来了,并且一下子来了四个,几乎是太医院里最厉害的四大圣手都赶了来。

来了一看,竟然是要给一个小宫女医治,都觉得有点大题小做了。

区区一个小宫女,身份如此卑微下溅,即便是死了又能如何?烧成灰撒到井中便结束了。

可是,连城顾并不是这么想的,虽然是一个宫女,虽然她打碎了美妃心爱的东西,但是他必须要救活她。

这并不是说连城顾为人亲和,对奴才们关心体贴,他自己也不是个仁慈的君王,可能会因为一件小事,大开杀戒。

但今天,他并没有要杀这个小宫女。

一来,他知道自己冤枉了梅星甘,心存愧疚。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二来,他亲眼看见了美妃是如何对待这个小宫女的,并且亲眼目睹了小宫女被打后的惨状,心中有点了一丝的恻隐之心。

三来,因为他已经确定美妃是陷害梅星甘的,所以美妃要处死的人,他偏不让她得逞。

所以,他一定要救活这个小宫女。

四个太医在连城顾的监督之下,卖力地诊脉会诊开药方,忙得热火朝天。

好在,小宫女的命比较硬,止了血,喝了药,竟然没有生命之危了。

不赤轻轻对连城顾说道:“王上,微臣觉得这位姑娘不该再留在这里了。”

连城顾轻轻一回眸,看了一眼不赤,继而点点头,说道:“嗯,送太医院修养。”

说着,便离开了美妃的寝宫,气得一旁的美妃咬牙切齿面色苍白,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连城顾要走,她可是留不住的。

不赤吩咐了下去,几个小太监将受伤的小宫女抬走了,这更让美妃对不赤极为不爽。

梅星甘躺在榻上等着月红和小德子端鸡汤回来补身子,一直等了很久很久,仿佛过了半个世纪,两人才鬼鬼祟祟地端着汤回来了。

“娘娘,快起来喝汤,千年人参炖乌鸡,好香的埃”

月红贼兮兮地说着,一边说一边眼里放着光。

梅星甘就瞟了他们一眼,懒懒地说道:“味道怎么样?会不会很苦啊?”

月红赶紧回答道:“不苦不苦,味道好极了,有点甜。”

梅星甘狠狠地拍着榻板,叫道:“我就知道你们偷喝了!说!喝了多少!”

月红和小德子赶紧喊冤枉,说只是尝了一点点而已。

梅星甘眼睛微微眯起,说道:“不可能,我告诉你们人参虽好,却是上火之物,你们要是喝多了,就等着遭罪埃”

月红赶紧否认,一边否认一边在心里得意洋洋地想着,第一锅上等的汤已经被他们两个喝光了,现在的是第二锅加水的,味道差了很多的,千年人参炖乌鸡,那得多补啊,不偷喝的那是傻瓜哦……

正想着,她就觉得梅星甘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忙慌慌张张地垂下了头,却看见有血往下滴,忙抬头看了看。

“哎呀,小德子啊,你怎么流鼻血了啊?”

月红尖叫着,赶紧拿袖子来抹。

小德子也尖叫着,说道:“表姐啊,你怎么也流鼻血了啊?”

原来,他们是表姐弟?

梅星甘瞪大眼睛,难怪他们的行为举止那么相似,原来是近亲,有遗传基因在里面。

两人捂着鼻子,在那里乱作了一团糟,哭天喊地,闹腾得不行。

梅星甘不耐烦地一挥手,说道:“不要再叫了!你们死不了!”

听到死不了这几个字之后,月红和小德子才消停了下来,月红眼泪汪汪地说道:“娘娘啊,您看奴婢的鼻血啊,哗哗哗的像小河淌水一样啊,呜呜呜,奴婢不能再伺候您了碍…”

梅星甘冷冷地说道:“你们是偷喝了鸡汤造成的,知道不?哼,千年人参是有灵性的,你们也敢偷喝,哼,一定是喝了很多很多,千年人参生气了,所以惩罚你们!”

其实,她也知道吓唬少根筋人士是不对滴,但是为了防止偷喝事件再次发生,她也不得不为之啊!

所以,她就隐瞒了他们是因为喝多了人参汤,导致上火才流鼻血的事实,编了这么一个谎话来吓唬他们。

果然,月红和小德子眼泪汪汪地忏悔了起来,梅星甘才指挥着他们用冷水止了鼻血。

虽然是第二锅的鸡汤,那也是十分美味的,而且梅星甘很饿了,一边吃着狮子头,一边喝着鸡汤,有着说不出的惬意。

这一夜梅星甘睡得很踏实,没有做梦,一觉睡到大上午。

伸伸胳膊踹踹腿,竟是精神大好,全身的伤痛都已经痊愈了。

月红打来水为她梳洗,别看月红做事喜欢少根筋,毛手毛脚,思想也不大纯洁爱占小便宜,但是有一点却是极好的。

那便是她梳头的手艺极好,各种各样新奇的发式,她都能给你梳得漂漂亮亮光鲜亮丽。

还有发饰等,也能做到典雅别致,毫不庸俗。

今天,月红给她梳了个双峰髻,配着翠绿和大红的饰品,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裳,整个人一下子就变得清爽了起来。

梅星甘对着那面特制的超大型铜镜转了转,又摆了几个优雅的姿势,很满意地点点头,说道:“不错不错,月红你的手艺还是不错的,要是能穿回去的话,我投资,你出力,我们合伙开个发型工作室,一定赚翻了,要不我们去剧组做化妆也行,专门给古装剧演员化妆。”

月红眨眨眼睛,说道:“娘娘啊,您在说什么啊?奴婢可没听明白埃”

梅星甘赶紧摆手,说道:“没啊,我有说话么?我一直闭着嘴巴在这里转圈,你要是看见我说话,那一定是你眼花了,你要是听见我说话,那你一定是耳鸣,无论是哪一样我都要建议你去太医院那边挂御医号,让御医给你确诊下是否未老先衰了。”

月红听了很不高兴地将眼睛一闭,小脸往侧边一侧,表示抗议。

小德子在一边拍着手,说道:“娘娘啊,您说的太对了,奴才也是既没有看见您说话,也没有听见您说话,嘿嘿嘿……”

梅星甘根据以往丰富的经验果断地断定,小德子如此背弃他的表姐一定是另有图谋。

果然,小德子笑眯眯地凑了过来,一脸坏笑着说道:“嘿嘿,娘娘,咳咳咳,美妃娘娘那边有个小宫女名唤兰儿,因为得罪了美妃娘娘,所以被打得半死不活,幸好被王上昨个儿撞见了,救了下来,现在在太医院养伤,所以娘娘您能不能跟王上说说,就说您这边缺人,将她要了来。”

梅星甘擦擦额上的汗水,说道:“就知道你小子这么嬉皮笑脸的绝对没有好事,且不说我和美妃娘娘向来不和,并且现在我们更是势同水火,你叫我去救兰儿,我刚被美妃陷害完毕,现在躲她还来不及哩,哪里敢提个汽油桶去惹她那团火?”

小德子听了,顿时拉着一张脸,红艳艳的小嘴一嘟,很可爱的模样儿,说道:“娘娘,兰儿跟奴才是一起进宫的,认识了这么多年了,情同兄妹,所以您是一定要帮奴才的。”

月红听了,眨眨眼睛,说道:“不是吧,小德子弟弟啊,你什么时候跟兰儿勾搭上了?天啦,你不要忘记了自己是个太监啊,你你你不能伤了人家小姑娘的心啊!”

梅星甘听了月红的话,更加的无语,这月红说话果真是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来判断,这么一针见血,换了谁都受不了。

不过,好在她说的对象是个跟她一样极品的人。

小德子用眼睛那么风情万种地瞟了她一眼,说道:“月红姐,你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好不好?我和兰儿一见钟情,再见定情,不见殉情,这都是好几年的事情了,你才知道啊,看来你的消息太不灵通了!”

“拜托!姐姐我刚进宫没多久啊,找到你个死小子更是没几天,你说我哪里知道你一个死太监居然也在宫里面这么风花雪月,谈情说爱呢?”

月红说着,越发的激动了,她可是二八年华春心动哩,她都还没嫁人,这个死小子居然给她来个不见殉情!

小德子看着月红的脸,使劲的撇着嘴,说道:“哼,不要这个表情看着我,你和小顺子的事情,不要否认啊,我可是从小顺子的口中知道了!”

月红的脸一红,使劲地眨眨眼睛,说道:“小德子!你胡说什么?你姐姐我年轻貌似风华绝代,可能嫁一个太监吗?怎么的也该是个侍卫长啊!”

小德子听了她的话之后,怔住了,半响才说:“姐啊,难道你真的不喜欢小顺子?天啦,小顺子太可怜了,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人,却因为自己的太监身份而被无情的抛弃了,太可怜了!”

“喂!”

月红大声叫道:“你他妈的有没有搞错啊,我才是你表姐!你居然胳膊肘子往外拐,你居然希望你表姐我嫁一个太监!你的行为太过恶劣了!”

小德子见月红要动粗,赶紧缩到了梅星甘的后面,说道:“那你说你看上谁了?近墨还是不赤?”

月红听了这两个名字之后,整个人突然文静了起来,她轻声地咳嗽了两声,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微垂首,脸上飞起了两朵红霞。

咦,怎么会是这样的表情?

梅星甘想着,说道:“喂,月红啊,你是不是真的对近墨或者不赤有意思?”

月红更是害羞了起来,说道:“其实也没有啦,不过是看着他们总是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看得多了,就顺眼了罢了,真的没什么的,你们不要多想了。”

小德子使劲地撇嘴,说道:“这还叫没什么?你的样子你自己瞧瞧,要是没有什么,你会这样?天塌下来你都不会这样!”

梅星甘也赶紧点头,说道:“月红啊,你这样做确实是不对的,你也知道他们长得很顺眼,武功又好,喜欢他们的人肯定很多,所以我们得先下手为强,我可以利用王妃的身份把他们骗过来,然后你直接扑上去,必要时,我可以帮你按住他们的双手。”

月红听了,做了个默的表情,然后擦着额上的汗水,说道:“娘娘啊,您太猥琐了。”

梅星甘眼睛眯成一条缝,暴怒道:“我靠,我帮你出主意,你这么不识好歹,居然还说我猥琐!告诉你,要不是因为我现在已经嫁人了,并且嫁的是官二代,我自己就扑上去压倒调戏了,哪里还轮到你……呃……呃……”

梅星甘正说得兴高采烈吐沫横飞,猛瞥见铜镜中映射的身影,不由吓得将话咽了下去,然后开始使劲地打嗝。

一时间,宛如公鸡打鸣一样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寝宫,那劲爆地打嗝声,拖着悠长的回音,让人忍俊不禁。

于是,就算是铁青着脸,仿佛捉奸在榻的连城顾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月红和小德子赶紧识趣地爬了出去,彻底在连城顾的面前消失了。

梅星甘一边跪在那里,一边拍着胸口,一边还在不停地打嗝,样子十分的滑稽搞笑。

她忍不住爬了起来,说道:“王上……呃……臣妾……呃……先喝杯……呃……水……”

幸好,对于打嗝,她有妙方,百试不爽,绝对管用。

含着一口水,将头高高仰起,眼睛望着天花板,然后将含在口中的满满一口水慢慢咽下去,继而,再深深地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来,即可。

如果一口水不行,那么再重复一次,一般就可以了。

果然,一口水下去,梅星甘便停止了打嗝。

她放下了茶杯,笑眯眯地回头,说道:“王上啊,您怎么来了?是不是来看看臣妾是不是被您折磨得继续不能下榻?还是说看看臣妾是不是已经康复了,然后再给臣妾一脚?”

连城顾眼睛朝天上翻了翻,说道:“孤没有你那么无聊!”

梅星甘一边笑眯眯一边往门边挪去,说道:“哎呀,王上啊,您坐下啊,臣妾忽然想起太后让臣妾一早就过去叙旧,现在已经日上三竿了,臣妾得赶紧过去!”

话音一落,她已经跑得脚不沾地,将她的赛跑潜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连城顾第一次发现,他的梅妃原来还有这样的潜质,身子一旋,紧跟着追了出去。

慈宁宫离她的麝月宫并不是很远,加上梅星甘又是抢先跑的,所以就算是连城顾轻功比较不错,但是在梅星甘狂奔出一段距离之后,想赶上她还是有点难。

但是时间一长,就有点难说了,梅星甘的身体暂时还是没有完全适应这种剧烈的运动,而连城顾的轻功确实是不错。

所以在跑到慈宁宫的宫门前时,连城顾已经快要追上梅星甘了。

这样的一幅场景。

梅星甘在前面狂奔不已,修长的双腿跑得几乎脚不沾地,在她的身后连城顾狂追,明黄色的袍子在风中飞舞着,飘逸出尘。

就在梅星甘冲进宫门的那一刻,连城顾追上了她,正要将她抓走,太后在里面喊了一声,说道:“小梅儿,你来了么?”

梅星甘赶紧用尽全身力气扯着嗓子喊道:“诶……我来了……”

如此一来,连城顾便不能再将她强行拖走了。

梅星甘整了整衣服,笑眯眯地看着身边的连城顾,说道:“王上,不好意思,您慢了一步,不过嘛,嘿嘿……”

她说着,扯着嗓子再次喊道:“太后啊,王上也来了!”

太后在里面答道:“一起进来给哀家请安吧。”

连城顾眉头拧成了麻花,他是最不喜欢给太后请安的,因为太后总是扯东扯西跟他没玩没了地说这个妃子怎么不好,又说那个贵人怎么碎嘴,总之,除了梅星甘,其他的女人都不能让她顺眼。

可是,他偏偏跟梅星甘犯冲,而且还是不停地不断地从不停息地犯冲,最可怕的是,倒霉的不仅仅是他,梅星甘更是受伤惨重。

尤其是自从上次梅星甘上吊自杀,被救活了之后,她就没有几天健康过,不是这里受伤,就是那里流血。

连城顾被梅星甘摆了一道之后,没有办法,只好气呼呼地进了太后的卧室之中。

请了安,连城顾想要开溜,太后却说道:“王上,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小梅儿说书的本事可是非常厉害的,你就留下来,陪着哀家好好听听吧。”

连城顾眼睛翻得大大的,却也不能说什么,只好说道:“母后,儿臣怕是不能在慈宁宫逗留太久,还有些事情需要儿臣去处理。”

太后听了不悦,说道:“陪着王后伴着美妃,你倒是有的是时间,在哀家这里留你一丁点儿的时间都说没有空,哼,以后这安,你也不用再请了。”

连城顾赶紧垂首说道:“太后勿要生气,儿臣陪您听上一听便是。”

梅星甘神情古怪地扫了连城顾一眼,清清嗓子,说道:“太后,我们继续。话说妲己被送到朝歌,纣王对她那是一见倾心,百般宠爱,一时间简直就是三千宠爱在一身。前书说过,这个妲己娘娘乃是狐狸精所变,目的就是为了灭了成汤的江山,所以这个妲己娘娘就开始祸乱后宫,还将一些众臣良将个个诛灭,使得纣王便成了一个昏君……”

梅星甘站在桌子前面,声情并茂地讲着《封神演义》,说道兴致浓时还不忘记手舞足蹈,十分可爱。

连城顾开始并不在意,可是,听着听着,不由也感起了兴致。

一直听到了中午时分,连城顾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

太后忍不住问道:“王上,你不是有事么?怎么还在这里?”

梅星甘笑眯眯地说道:“太后,您现在知道了吧?王上其实一直很清闲的,只有在您这里,只有在面对您的时候,他才是很忙的。”

太后听了脸色有点不好看,点点头,说道:“哀家也是一直这么认为的,想哀家当年那么辛苦地……”

直接省略掉了太后长达数千字的长篇哭诉。

梅星甘一边得意洋洋地看着连城顾,一边吩咐着太后身边的秋桂,告诉她,自己中午在这里吃饭,记得让御膳房加菜,她要吃红烧狮子头和四喜丸子。

连城顾看着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的梅星甘,心中十分恼火,使劲地撇嘴,对她这种添油加醋火上浇油落井下石的做法表示强烈的抗议和不满。

梅星甘才不管他心中怎么想,只要有肉吃就可以了。

太后说道:“王上,你怎么还不走?”

连城顾讪讪答道:“那儿臣就不打扰母后了。”

说罢,他行了礼,便退了出去。

梅星甘看着他挺拔流利的身影,心中禁不住也有点感慨起来,这么帅气这么好身材的男人,不搞到手,真的有点吃亏埃

太后见赶走了连城顾,笑眯眯地说道:“唉,就知道他在这里我们娘儿俩都不能好好说话了,现在王上走了,你有什么事情要说的话,可以告诉哀家。”

梅星甘笑了笑,说道:“太后,臣妾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私事要找您,今天来也就只是为了给您说说书解解闷而已。”

太后就笑着说道:“还是我的小梅儿好,心中是真的有哀家。”

梅星甘微微一笑,说道:“臣妾只是觉得太后您对臣妾一直很好,一直很关照,所以臣妾一定会对您好好照顾的,您闷了,臣妾给你解闷,你乏了,臣妾给您解乏,总之一句话,只要您有需要,臣妾是随传随到的。”

太后听了,心中更是感动,不由将手腕上的一个金光灿灿的镯子褪了下来,说道:“小梅儿,这个金镯子跟着哀家已经很多年了,哀家就将它赏赐给了你,希望你能好好地保管。”

梅星甘接过这个金灿灿光闪闪的镯子后,小心肝就没有规律地跳动过。

心潮澎湃啊!

光泽这么好,做工这么精细,拿在手里又是这么沉甸甸,分量好足埃

咳咳咳,这要是放在百货大楼的金银首饰坊里,那还不得挂出个天价啊?按照市场价368一克算,这个将近三四百克的金镯子……

梅星甘心中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越算越值钱,越值钱她的脸上的笑容就越多,笑容越多她的心情就越好,心情越好她的嘴就越甜,她的嘴越甜,太后的心情就越好了。

“太后啊,这个太贵重了,臣妾不能收埃”

梅星甘说着,将攥得紧紧的镯子往太后面前象征性的推了推,心中却是狂呼:“太后啊,我只是意思下,您可别真的收下了碍…”

太后故意将脸一板,说道:“这叫什么话?哀家送出去的东西,难道还是收回来吗?当年,先王驾崩,朝中一片混乱,若不是梅将军护着咱们母子,哀家和王上怕是早已命丧黄泉了,如今不管哀家怎么对你好,也报答不了当年梅将军的大恩大德,你还是快点收下吧。”

正合梅星甘的意,所以她美滋滋的收下了。

“太后啊,臣妾宫中只有一个太监一个宫女,实在是冷清了点,想再要个宫女去,不知道太后您能不能点拨一个?”

“这个哀家可还真的没有注意到,你的宫中怎么只有两个奴才?那确实是清冷了些,要不哀家将春花和夏月给你派过去?”

梅星甘赶紧说道:“太后,她们都是一直伺候您的人,您这边没有了她们肯定不习惯的,其实啊,昨儿个我去御医院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小宫女,也不知是哪个宫里的,被打得皮开肉绽很是可怜,想求太后将那个小宫女派给了臣妾吧。”

太后听了,拉住了她的手,说道:“看吧看吧,我们的小梅儿心眼就是好,哀家明白你的心思,这就叫秋桂去处理了。”

梅星甘听了赶紧谢恩。

在慈宁宫用了膳,梅星甘又说了会书,听得太后都有点舍不得放梅星甘走了。

回到了麝月宫已经是下午时分了,月红和小德子正在啃着猪蹄,两个人啃得那叫一个兴高采烈声情并茂。

看着如此吃相的两人,梅星甘愁愁眉,说道:“你们这是干嘛啊?中午没吃饭啊?”

月红一边啃一边说道:“娘娘,您不知道啊,上午王上来了,奴婢和小德子吓得屁滚尿流,逃到御花园的树上躲了很久,这不,肚子饿得呱呱叫。”

小德子接道:“是啊是啊,奴才也是饿得不行埃”

梅星甘也懒得去猜测他们的话是真是假,反正他们的话,基本不能信。

懒懒地往榻上一躺,梅星甘美美地伸了伸懒腰。

过了会,她感觉有点不对劲,好像少了点什么。

睁开眼睛一看,哇靠,本来正在啃得稀里哗啦的两个人已经溜走了,榻边站着门神一样的连城顾。

他的脸色铁青得都快赶上青面兽杨志了。

太可怕了!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梅星甘一脸的假笑,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连城顾堵在了榻上!看样子,这次是没有机会逃跑了,想起来她就恨,那两个白眼狼,自己偷偷溜掉,连声都不吭一声,看回头怎么收拾他们!

连城顾淡淡说道:“笑,继续笑。”

梅星甘赶紧闭嘴,将被子往脸上一蒙,说道:“你来干嘛?男女授受不亲,你再过来,我就喊非礼了啊!”

连城顾听了忍不住好笑起来,且不说她是他的妃子,即便他们毫无瓜葛,但他天子的身份,天下的女子都是他的,哪里还谈得上什么非礼!

“叫吧,孤倒要看看这宫里面谁敢阻拦孤宠幸自己的妃子。”

梅星甘赶紧将被子从脸上扯了下来,眨巴眨巴眼睛,说道:“难道,王上您要宠幸臣妾?”

连城顾冷漠的面上,突然浮现了一丝笑容,不过这丝笑容并没有给他那张冷漠的脸上带来任何生机,反而显得他更加的……面目阴沉……

梅星甘缩在被子里抖了抖,无辜地说道:“可是,臣妾还没有准备好……”

她是很想被他宠幸的,面前这个男子的秀惑力太强,能抵挡他魅力的女人这世上怕是再也找不到了。

只是,照着目前这个情形来看,他并不是来宠幸她,而是来折磨她的。

他一定会往死里折腾她。

呜呜呜,她才不要被人当做工具,然后进行残酷的性虐待,她还是纯洁的女生,不喜欢SM……

连城顾嘴角轻轻扬起,说道:“你马上就会准备好的。”

梅星甘瞪大眼睛,看着他,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说道:“你……究竟要干嘛……”

连城顾淡淡地说道:“带你去沉香池中沐浴,顺便让你侍寝。”

“侍寝……”

听了这两个字,梅星甘禁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说道:“还好不是暖榻……”

梅星甘想起之前自己看的那些穿越文,什么侍寝丫鬟,什么暖榻侍妾,等等,五花八门的,十分恐怖,没想到这一天居然真的轮到了她的头上来了。

正在胡思乱想之时,被子已经被连城顾掀开了,然后他一伸手,她就被他抱了起来,再一扬手,她就被抛了出去。

幸好平日里梅星甘喜欢玩鹞子翻身,在空中一翻身,便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连城顾冷笑,说道:“不错嘛,居然摔不死你。”

“不是吧?”

梅星甘眼泪汪汪地说道:“你居然想摔死臣妾?想当年,要不是臣妾的爹梅老将军拼死相护……”

“闭嘴!”

就在梅星甘准备将从太后那边临时学来的梅将军护宫史滔滔不绝地说出来的时候,连城顾果断地阻止了她。

他最恨别人在他的面前唠唠叨叨,像只没头的苍蝇一样,嗡嗡嗡,烦死了。

梅星甘下意识地捂住了嘴,终于明白了一点,自己只是梅妃,而不是太后,连城顾可以忍受太后的啰嗦,却绝对是不能容忍自己的啰嗦的。

聪明的女人是懂得适合而止的,所以自认为聪明绝顶的梅星甘很识趣地闭嘴了。

连城顾衣袂飘飘,人已经飘身到了宫外,在经过梅星甘的身边时,顺手带了一把,将梅星甘拦腰抱住,扛到了外面去了。

近墨和不赤依旧在外面立着,这两个保镖真的是非常的贴心,简直是对连城顾二十四小时不离不弃。

梅星甘一边被连城顾拦腰抱着往前走,一边还忍不住回头无比赞赏地看着跟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近墨和不赤。

两人原本心如止水地跟在他们后面,以随时应对突发的状况,但是一对上梅星甘那如狼似虎的眼神时,两人都不能再平静了。

娘娘居然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们,不过还好娘娘天生丽质,就算眼神花痴了那么一点,也还不算特别吓人,而且娘娘的眼神已经比那个月红收敛多了。

想到月红,两人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每次遇见她,她的目光落在了他们的身上,总是让他们感觉没有穿衣服一样,实在是……太……猥琐了……

但是,又因为她是梅妃娘娘的心腹丫头,据说还是跟娘娘一起长大的,所以只能装作没看见,换做了别的宫女,哼,他们可是早就一脚踢飞了。

到了沉香池边,连城顾一甩手将梅星甘扔进了水中,温暖的水将梅星甘包围在了中间。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给惊得不轻。

幸好,她的水性还不错,加上水并不是很深,所以很快就从惊慌失措中醒了过来。

立在水池中间,她褪去身上的衣物,借着薄薄的水汽,将藕段似的手臂伸了出来,轻轻解开已经松开的发髻,让那三千青丝垂在了水中。

此刻的梅星甘就仿若一只艳光四射的美人鱼,在水中畅游。

水很温暖,很适合游泳,她沉在了水中,黑瀑布一样的发丝在薄薄的水汽中若隐若现。

梅星甘一边游泳一边暗自想着,今天要是还搞不定连城顾,她就不叫没心没肺又没肝。

一定要让他改变对之前那个梅妃的所有不好的看法,让他重新宠爱她,只有这样,她才能在这危机四伏的后宫中立足,才能躲过美妃的暗箭,王后的明枪,以及那个红裳的阴谋。

虽然现在她有太后庇护,但是太后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最重要的还是要获取连城顾的宠爱,这样才可以在后宫中平平安安地活到八十岁。

最好,生个皇子,将来做王上,这样她就可以做太后,就真的可以平平安安了。

梅星甘一边想一边从水中钻了出来,对着岸上的连城顾招招手,笑眯眯地说道:“王上,您怎么不下来?”

连城顾邪恶地笑了笑,说道:“孤先欣赏下你在水中的样子。”

虽然他不知道美人鱼,但是不可否认梅妃在水中的姿态是非常完美的,虽然能在这池子中与他一起嬉戏的只有王后,亦是可以相比较的了。

王后简直就是……洗澡……一点风情都没有……

还是梅妃的表现比较好,在水中游来游去,钻上钻下,非常的矫捷和优美。

有美丽的宫女走了过来,为连城顾更衣。

很快,全身赤果的连城顾从空中飞扑下去,落在了梅星甘的身边。

梅星甘正站在深水区,对连城顾秋波流转,却看见他腾空飞起,如一只展翅金雕飞掠过来,健壮的身材,让她看得几乎要忍不住喷鼻血。

水的深度刚好淹没到梅星甘的胸口处,配着淡淡的水雾,刚好让她不至于走光,却又带着一抹朦胧的秀惑。

笑面如花,秋波盈盈,肤若凝脂,吹弹可破,粉颈香腮,秀惑无边。

连城顾欣赏着面前水雾中的美人,嘴角不由泛起了一丝的笑容。

曾经,他做过一个梦,梦中有个女子向他走来,薄衫长裙,秀发如云,美丽的脸庞上,有温婉干净的笑容。

而此刻的梅妃,不正是与他梦中的情景有着几分的相似么?

还是说,他的梦就是为她而做?

梅星甘微微抬眸,长而卷的睫毛上犹带着水珠,眼睛更显得清澈明亮,妩媚中透着一抹风情,那眼神落在他的心中,如一片羽毛轻轻划过他柔软的心房,带着一丝的酥痒。

“梅妃……”

他轻声地喊了一声,喉咙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却是又喊不出来。

她扬唇一笑,屋顶端的明珠射出的光芒映在水中,虽隔着一层淡淡的水雾,亦偶尔有光芒折射,映在了梅星甘的脸上。

在这明珠柔和的光泽里,她素淡的笑容美得令人窒息。

连城顾轻轻抬手,干净修长的手指,伸到了梅星甘的下颌,轻轻托起,那张素净美丽的脸便彻彻底底地展现在了他的视线下。

强劲有力的大手,将她的腰勾住,往怀中一带,他的唇便覆在了她的唇上。

梅星甘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亲,弄得有点慌乱,随即就感觉被他亲得几乎要窒息了。

俏皮皇后我的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俏皮皇后我的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19章(第019章:个性的弟弟)

    原标题: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19章(第019章:个性的弟弟)小说名: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第019章:个性的弟弟宋巧梅脸色难看的站在那里,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林萧然冷冷扫了她一眼,眼神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她心里一突,讪笑的说道:“我去看看你爸爸。”连忙转身离开了。看着她的背影,林萧然冷笑了一下,真是讽刺啊,靠着不光彩的手段进了林家门的女人,居然积极的劝林安然不要离婚,果然贱人就是贱人。不过林氏以后就是他林萧然的林氏,这个女人的如意算盘,只能是落空了。看了看表,林萧然一边拨打电话,一边走出家

  • 早安:我的大叔19章(第十九章 有人得意有人失意)

    原标题:早安:我的大叔19章(第十九章有人得意有人失意)小说名字:早安:我的大叔第十九章有人得意有人失意于是,从初七开始,全市各个单位都是干劲十足,打扫卫生,等待市长前去调研。苏凡也是加入到了疯狂打扫卫生的行列,至于准备检查材料,那是局办公室的工作。还没闻到春天的气息,冬天继续覆盖着大地。初九上午,正在办公室里悠闲浇花的环保局黄局长接到了市长的电话,让他立刻带着技术人员去陈桥工业区的云城铝厂。黄局长的手机险些掉落。糟了,怎么跑到那里去了?很快的,几辆车从环保局大门驶出,直奔云城铝厂而去。铝厂位于

  • 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19章(第19章相煎何太急啊?)

    原标题: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19章(第19章相煎何太急啊?)小说名: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第19章相煎何太急啊?“陆影风,我俩好歹兄妹一场,相煎何太急啊?你就不怕我身无分文之下随随便便的找个男人嫁了?”何云霖和罗琳琳结婚的事情新闻上早就说了,对于消息一向灵通的陆影风来说,她不相信陆影风真的一点儿风声也没有捕捉到,否则刚才也就不会那么笃定她不敢回家了。只是平日里一向什么事情都会给她开后门的陆影风这次竟然主动地堵死了她的出路,看来老头子是真生气了。“我的好妹妹啊,不是哥不帮你,是你这次做的

  • 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19章(第019章 不及你半分)

    原标题: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19章(第019章不及你半分)小说书名: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第019章不及你半分元小希从小就有深海恐惧症,她总觉得海底住着一只不被人类所发现的巨型怪物,掠夺了一条又一条的鲜活生命。很多人都,尸骨无存。所以她喜欢海,却又很怕它。元小希换气间,一条黑色的花斑鱼从她身边游过。她惊住,根本没看清是什么东西,惊惧间咸涩的海水呛入肺中,她轻咳着想要浮出水面,脚下却被什么东西突然拽了住。胸腔内被源源不断的灌入海水,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就在她感觉快要窒息的时候,一张柔软的唇瓣紧

  • 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19章(第19章:还以为他会)

    原标题: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19章(第19章:还以为他会)小说名: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第19章:还以为他会裴若若失神,众人都觉得她是害羞,于是聊天的兴趣更高。“哎,若若你男朋友长得可真是俊,比电视里的明星都要好看呢。”李阿姨带着自己的孙子散步。“是呀是呀,若若真是有福气,人长得漂亮,个性又好,又能找到这么标致的男朋友,这就是能耐。”小卖铺的赵姐夸奖。“……”八卦说了起来,众人都是兴奋的你一句,我一句,把她身边的男人夸上了天。不管老少男女,都是痴痴地目光停在他身上。听着众人的议论,霍夜

  • 男神老公,请指教!19章(第19章 直到我高兴为止)

    原标题:男神老公,请指教!19章(第19章直到我高兴为止)小说名称:男神老公,请指教!第19章直到我高兴为止两个人都没反应过来,齐刷刷的朝那扇门看去。只听见一声剧烈的响动,下一秒,门就被踹开了。易释唯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看见他们两个抱在一起,一双本就结冰的眸子,此刻喷薄着滔天的怒火,他从黑衣人口袋内拔出枪,咔吱一声上了档,对准了顾亦尘。“不要!”南笙下意识的将顾亦尘挡在了身后,眼珠子瞪的大大的,梦中的场景,再一次浮现她全身都吓的发抖。易释唯厉声道:“南笙,你可以的!我等了你一个晚上,你居然跑到这

  • 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19章(第19章 看你耍什么把戏)

    原标题: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19章(第19章看你耍什么把戏)小说名称: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第19章看你耍什么把戏“夜夕夕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为了靠近我不惜甘做佣人。”浓浓的鄙视、侮辱。夜夕夕每次面对东方曜,都是在自取其辱。而他这幅以为全天下女人都巴着他转的高傲姿态,让她恨不得甩杯子走人。只是,还是夜家的傀儡,她就无权做这些事情。等到她把吃的喝的、穿的用的,每一分每一毫都还完,她一定不会再看东方曜一眼。夜夕夕端着杯子的手紧了紧,走过去放在茶几上,“东方少爷,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下楼了。”她没

  • 蹲在坟前戏鬼夫19章(第019章 合作的“父子俩”)

    原标题:蹲在坟前戏鬼夫19章(第019章合作的“父子俩”)书名:蹲在坟前戏鬼夫第019章合作的“父子俩”在听郁天天一五一十的把君龙麒卖了以后,我就开始磨牙。真想把牙齿磨成一把把的尖刀,直接扑向君龙麒,一口把他咬个对穿!这家伙原来从一开始我被那女鬼鼓捣到盥洗室的时候就在了,但是却迟迟的不肯出手。目的是——让我深刻的认识到那聘礼不是他拿回去的,我的同学也不是他装神弄鬼吓唬的!一切和他没有一丝的关系!而更可气的是,整个过程里,郁天天都和君龙麒在一起,两个人一边吃着郁天天从我宿舍里拿出来的零食一边看着我

  • 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19章(第19章 心有余悸)

    原标题: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19章(第19章心有余悸)小说名称: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第19章心有余悸它们容貌血肉模糊,看起来就像两具冷藏过的女尸,解冻后血液跟冰水流下……头顶那只横着爬到我侧面,泛着恶臭的舌头拴得我脖子越来越紧,那粘稠的湿冷,让我有种被它舌头钻进喉咙里的恶心。“嘻嘻嘻嘻……林如意……只要你死了……我们就能去投胎了……死吧……林如意……”它空灵的声音尖锐在侧面响起,刺痛我耳膜……我想挣脱它们的,可身体的力气一点点被它们消弱,喉咙被掐得发不出一丝声音。渐渐地,让我产生高原反应,呼

  • 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19章(第18章:培养夫妻感情)

    原标题: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19章(第18章:培养夫妻感情)小说: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第18章:培养夫妻感情“孙管家说你昨晚有应酬,一定喝了不少酒,所以等你的时候顺便给你熬了点粥。”原本想要表明自己并非是因为有求于他才卖个乖,不过想到拿户口本这件事,还真不是件小事……“现在才七点左右,你这一路开过来少则半个小时,起那么早,不怕被早起的虫子吃啊?”凌雪峰坐过去,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笑意。平日里,凌雪峰总是一副长辈般的严肃脸,这会儿竟然变得幽默起来,实在有异于平常。“大哥,你先把粥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