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女校霸大闹深宫后院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13 3:36:5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女校霸大闹深宫后院

【一】海选出来的大齐贤妃

“李公公,这个就是传说中,从全国数十万妙龄女子中选出来的大齐第一优秀美女?”

如果放在了现在,那就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比超级女生还要超级的美女。女校霸大闹深宫后院 全文免费阅读

一个身穿明黄色的清瘦男子,指着正趴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的某只,惊恐万分地说。

这个男子正是大齐皇朝的第三百位君王,也是大齐史记中最具美貌的一位君王苏子痕。

“是啊,皇上,这位就是众位大臣从全国各地送来的美女中精心挑选出来。”

须发皆白的老太监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天佑大齐,终于选到了这么一个优秀的贤妃娘娘,真是大齐祖宗显灵哦。

苏子痕擦擦汗水,说道:“可是,朕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她哪里优秀了?”

可不是吗?除了趴在椅子上呼呼大睡之外,这个女人没看出有什么特别哦。

苏子痕说着,忍不住凑上前去,想看看这个刚刚被送进宫来的贤妃娘娘究竟有何特别之处。

“诶——”

趴在那里呼呼大睡的某只,突然抬起了头来,一边夸张地伸着懒腰,一边擦擦嘴角的一丝晶莹,十分满足地往椅子上一靠。汇金地

“蔼—”

她突然尖叫着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吃惊地看着面前这一老一少,这猛的一嗓子,倒也让正准备前来一探究竟的某两只吓得往后一退。

“这是哪里啊?你们又是什么人?不要过来啊,本姑娘很厉害的!”她说着,两脚一前一后站住,双手往胸前一比划,弄了个跨马立刀式。

苏子痕被眼前戏剧性的一幕惊了一下,怎么感觉眼前这个新选出来的妃子,有点怪怪的?

难道是被抢来的?

或者诱骗来的?

反正感觉她好像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

“娘娘,您这是做什么?”

李公公赶紧一边护着皇上,一边抖索索地说着。

他的职责是要保护皇上,决不能让皇上受到伤害。

就算是未来的贤妃娘娘也不能。

“娘娘?”

正虎视眈眈处于警惕状态的某只,被这两个字惊得不轻,

“这是哪里啊,你们又是谁?额的神碍…”

她说着,使劲揉揉脑袋,又看看四周,一切都那么陌生。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李公公赶紧将手中的拂尘一摆,说道:“这是大齐皇朝,这位便是大齐第三百位明君,老奴是侍奉皇上的李公公埃”

“不是吧?我穿越了啊?额的神碍…”

她穿越了吗?

她一边眨着无辜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边努力地回想着那天发生的事情。

那天是周六,因为第二天不用上课,所以她准备通宵,就为了蹲守她的闺蜜神婆张QQ农场里的一株变异灵芝。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在凌晨三点的时候,偷盗成功。

兴奋不已的她,于是乎,一边吃着葡萄,一边仰天长笑。

结果,乐极生悲,一颗巨大的葡萄被吸进了气管,然后,她便渐渐失去了知觉。

醒来后,就在这里,并且一睁眼就看见了两个鬼鬼祟祟站在她身边的,一脸色相的猥琐男。

真没想到她居然穿越了。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更没想到这个猥琐男居然是皇上。

呜呜呜,她不要穿越啊,她白晶晶美好的人生刚刚开始哩。

上周,那个全校有名的花花大少龙小羽同学,第一次给她送了花。

而且,他还当众宣布,他要追她,并且保证不再花心了。

虽然,这是他第不知道多少次的保证了。

但是,某个人如其姓的家伙,却还真的相信了。

尽管后来的一次约会,被神婆张搅和黄了,可是小白同学还是固执地相信,给她一点时间,她一定能搞定这个花花大少的龙小羽,因为她已经摸到他的脸了。汇金地

神婆张使劲点头,说道:“我相信你,就像相信给你一个杠杆,你能撬动地球一样。”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她穿越了,再也看不见她刚刚结交的男朋友龙小羽,也看不见她最亲爱的闺蜜神婆张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这里似乎是古代,她将要远离她心爱的电脑和漫画书。

没有网上的日子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哭死。

她一边想一边抹着眼泪。

“李公公,这个……这个……似乎不大对劲碍…是不是这里有什么问题?”

苏子痕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女校霸大闹深宫后院 全文免费阅读

李公公仔细看了看一脸悲愤欲绝的白晶晶,愁眉苦脸地说:“皇上,这个不大可能吧,这可是满朝大臣全国挑选出来的。”

苏子痕一甩袖子,气愤地说道:“哼,怕又是中饱私囊了吧?绝色的美人都选到他们自己的床上去了,就随便弄了这么个东西来搪塞朕!”

这个小皇帝怎么好像有点看不起她?

居然敢说她神龙一枝花是随便弄来的东西,真是岂有此理!

他活腻歪了么?

他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地么?

要知道,在神龙武校,她可是校霸级别的,基本没有男孩子敢惹她,而她最爱做的事,就是没事的时候调戏调戏那些长相不错的良家少年。

尽管她有时真的很迷糊和小白,但是拳头却很结实的。

“你!过来!”

她一脚踩在椅子上,一只手叉腰,一只手伸到面前,用食指对着苏子痕勾了勾。

“哇!”

苏子痕看见她这个样子,顿时一脸惊讶,看了看身边的李公公。

“李公公,朕怎么看着,她像个……像个……”

白晶晶咬牙切齿地说道:“像个什么?”

“像个不良少女……一身痞子味……”

苏子痕说着,不由哆嗦了一下,后宫已经够乱的了,要是再加上这么一个女流氓的话,估计后宫就完蛋了。

水深火热的后宫。

“你说什么?”

她听了顿时火冒三丈,她最恨别人说她痞子味浓了,她白晶晶是天下最文静的女生。

他居然说她一身痞子味,还像个不良少女,真他妈不想活了!

用手狠狠地一拍椅子的扶手,她横眉怒目地叫道:“滚过来!”

面对如此嚣张的某人,苏子痕浑身颤抖了一下。

他并不是害怕她会打他,他的拳头也很厉害,他只是很惊奇这样粗鲁的女人是怎么被选上的。

难道潜规则?难道是用拳头一路杀出来的?

他想了想,觉得还是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那么那些被她凑过的佳丽们,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了。

估计被揍得跟猪头一样吧?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想挨揍不成?”

她叫着,已经冲了过来,站在了他的面前。

苏子痕看了看身边的李公公,说道:“她怎么一点女人味都没有?”

“说什么?”

她脱下了脚上的一只鞋,拿在手里,指着苏子痕,怒气汹汹地叫道:“你再说一遍试试?”

苏子痕看着她的样子,不由眼前垂下三条以上的黑线,披头散发,一手叉腰,一手拿着鞋子,指着他,大声地粗鲁地说话。

李公公有点哆嗦着说:“这下好像还是有点女人味吧?”

“哼,有女人味,也是个泼妇而已……哎呀……”

苏子痕还没说完,白晶晶已经一鞋底PIA了过去,刚好打在了正在专心跟李公公说话的某只身上。

李公公一见白晶晶行凶,赶紧叫道:“来人啦,有刺客……”

旁边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太监也跟着叫了起来,他喊道:“快护驾啊,有刺客碍…刺客……刺……碍…客……碍…”

他一边喊一边拼命躲避着白晶晶狂风骤雨般袭来的鞋底。

呜呜呜,他今天新换的衣服。

呜呜呜,他从来就么有见过这么彪悍的女人。

明明就是一个泼妇嘛,比太后身边的小辣椒,还要火辣。

“刺客!哼,姑奶奶还没那个闲心,老娘叫你刺!老娘叫你客!”

白晶晶一边说着,一边追打着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太监。

苏子痕看着眼前这个上蹦下蹿的奇怪少女,惊得眼睛瞪得像牛眼。

当然,嘴巴更是能塞进一只鸵鸟蛋。

呜呜呜,怎么这么命苦哦,他只是想选一个温柔贤惠的妃子,怎么每一次都……

难道他命中与贤妃相克?

所以他注定选不到自己满意的老婆?

那就太悲哀了。

不要啊,他要温柔贤惠的妃子,不要这样的暴力女。

白晶晶将那个小太监揍得鼻青眼肿之后,又蹦跶到了苏子痕的面前。

苏子痕赶紧退了一步,盯着她手中不住颤动的鞋底,说道:“你想干嘛?”

白晶晶将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往后一甩,说道:“好吧,既然我穿到了这里那就随遇而安吧,我也不找你麻烦了,以后,你要管吃管喝管住管银子,本姑娘我就暂且委屈一下自己吧。”

苏子痕看了她半天,终于下了个结论,眼前这个十分怪异的女孩子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

然后……神经错乱了……

【二】美嫩皇上,别怕

白晶晶一脸无赖相地伸手在苏子痕的脸上摸了一把,说:“小美嫩,让大爷收了你吧,哈哈哈……”

典型的周星驰式笑声。

确实啊,仔细一看,这个苏子痕还真长得不错。

两道剑眉,弯月半掩,恍如悬黛,视物凝远,天纵之姿!

苏子痕的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

长这么大,他可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这么……呃……XX过……

哼,向来都是他那个什么XX别人的。

不过,今天他可没这个兴致,眼前的这个披头散发,一脸无赖的女流氓,他可没有兴趣。

怎么说他也是大齐的君王,后宫中佳丽如云,虽然没有贤惠的妃子,但至少也都秀色可餐,哪里是眼前这个能比的。

想到这里,他很高傲地将那张帅气的脸扬了扬。

“虽然你是他们选出来的贤妃,但是朕觉得你不够资格,今天起,你被贬为宫女。”

什么?

贬为宫女?!

有没有搞错啊?!!

她要是做了宫女,绝对对不起她娘在那么好的时辰生了她。

话说,她的八字那是天上地下都绝对找不出第二个了。

“喂,你想找打啊?要是能做娘娘,我还能勉强地留下来,要是做宫女,哼,本姑娘可不干的啊!”

一句话,弄得她连调戏的心情都没有了。

她之前一直想,下辈子一定要投胎做个地主家的千金小姐,要美貌如花,蛇蝎心肠,没事带着几个无良丫鬟,在街上横冲直撞,跋扈嚣张,调戏调戏良家少年郎。

现在,她终于穿越了。

还穿越到了皇家,并且做了高贵的王妃,眼见着理想几乎变成了现实,却没想到居然给贬为了宫女。

呜呜呜,她要做王妃。

那样,她就可以带着一群高素质的宫女,每天没事出出宫,看见哪家的小帅哥就调戏调戏,这样的日子多么的美好埃

现在她被贬成了宫女,一切的美好,都破碎了。

不行,失去的一定要抓回来。

“不行,我要做贤妃。”

某人一脸无赖地凑到苏子痕的面前,看着他俊朗逼人的脸,她有点想流口水。

没想到,古代真的有帅哥,不但模样儿俊俏,皮肤白白嫩嫩,而且身材还好,高挑,挺拔,线条流畅。

不知道有没有胸肌,嘿嘿,要是再多点胸肌就更完美了……

她想着,伸手在他的胸前摸了一下。

很结实!

好像还有点货!

某人两眼放光,兴奋的神经,一下子就绷紧了,几乎喷出鼻血。

挖哈,真是天赐良缘啊!嘿嘿……

看着某人神经质一样的表情,苏子痕只能瞪大眼睛,无辜地观望。

没想到选出来的“贤妃”不仅没有半点贤德,而且还是个花痴!

他苏子痕怎么可以这么命苦?

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他说:“虽然你现在名义上是朕的妃子,但是朕已经将你贬为了宫女,嗯,你就去太后的慈宁宫上任吧……”

这个可是个十分烫手的山芋,扔给谁都不好,不如干脆扔给太后吧。

首先,太后的宫中只有宫女,她想花也花不成。

其次,妃子们虽然偶尔去下慈宁宫请安,但是一般时间较短,不会被她熏染。

最后,太后虽然仁慈,但是执法严格,绝不包庇纵容,如果这个色女犯了什么错,触犯了太后的威严,恐怕……嘿嘿……

他一边打着小九九,一边嘿嘿地笑着,这让他原本俊美的脸,变得有点不大自然。

白晶晶却不知道他心中所想,被他的笑容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

她打量着他,说道:“你干嘛笑得这么YD啊?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说着,她想了想,猛地一拍脑袋,叫道:“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见本姑娘年轻貌美,体貌端正,所以,你起了色心,想要非礼本姑娘,是不是?”

“咳咳咳……”

苏子痕一阵剧烈地咳嗽,说道:“你说话,能不能不要那么彪悍?这样很吓人的。”

对她起色心,真是太天方夜谭了,他看见她就想恶心呕吐,要形象没形象,相貌也就勉强的算个中等吧。

不过,她的眼睛倒是不错,漆黑乌亮,灿若星辰。

“唔,要是这双眼睛,长在皇后的脸上,那该多好……”

他喃喃自语,完全没有顾及到眼前的人,心里的感受。

“你想死啊!”

“啪……”

“碍…”

第一声自然是出自女魔王白晶晶的口中。

第二声自然是来自她手里的那只鞋子。

第三声自然是发自可怜的苏子痕。

苏子痕被她狠狠地一鞋底扇在了脸上,白而嫩的小脸,立刻红了起来。

不是吧?

她居然打他!

天啦,她居然拿鞋底扇了他!!!

大齐的列祖列宗啊,你们看看啊,这些刁蛮的大臣,给他选了个什么样子的“贤妃”啊?

呜呜呜,太可怜了。

做了皇上,居然还要被挨打……

而且是鞋底!

他怒目而视,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个小魔头一把掐死。

“你敢打朕?”

他说着,咬牙切齿。

“为什么不敢?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辱骂我在先,调戏我在后,现在又居然想挖我的眼珠子,你的心肠怎么可以如此的狠毒?”

她说着,一脸的气愤和冤屈。

外面风和日丽,他却感觉仿佛是冰天雪地。

好冷碍…

他有辱骂她吗?

他有调戏她吗?

他有说要挖她的眼珠子吗?

他的心肠歹毒吗?

她居然说得这么悲愤,这么可怜兮兮!

好像他真的就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一般。

他敢拍着胸脯保证,他绝对是大齐数百年来最英明最仁慈的君王。

他仁慈到甚至废除了死罪,改由鞭刑取缔。

并且,被实施了鞭刑的人,还能享受由皇家拨款供养的御医,亲自为其疗伤。

他是多么的仁慈啊,可是这个女人却把他形容得如此不堪。

他猛地一伸手,捏住了她的脖子,一边用手揉着自己的脸,一边恶狠狠地说:“信不信,我掐死你?”

呜呜呜,他居然说要掐死她?

咦?他有这本事么?

想到这里,白晶晶同学,擦了擦根本没有泪水的眼睛。

然后,她一脸不屑地说:“本姑娘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人这样地对本姑娘说了,可是本姑娘依旧活得好好的,连块头皮屑都没少。”

“你……”

看着她一脸地无赖和不屑,他倒下不了手了。

白晶晶笑嘻嘻地伸手,又摸了一下他的脸,说道:“刚才真是对不住,一着急,一气愤,就失手打了你一下。”

她那双纯净的大眼睛使劲眨了眨,说道:“唐突了美嫩儿,真是有点对不住埃”

他的眼睛几乎要喷火。

她却犹自说道:“啧啧啧,大爷看了,都觉得好心疼,呜呜呜……”

这女人一定有神经病!

苏子痕心里滴血,选了个贤妃,居然选出来一个……传说中的神经病患者……

天啦!这太可怕了!

他赶紧缩回手,退了一步,说道:“你还是快点去太后那边报道吧!”

白晶晶一嘟嘴,很不情愿地说道:“不要,我要做王妃。”

她才不要去做什么宫女,就算是太后身边的,也不行。

她要做世上最幸福的王妃,她要调戏整个大齐所有的美男,她要……

咳咳咳,她收起无限美好的YY,将眼光落在了眼前的美男身上。

“咳咳咳,请问,美嫩儿,你叫什么名字?”

苏子痕望着几乎要流口水的某人,似乎有种危险的气息在逼近。

他赶紧又退了一步,说道:“朕姓苏,名子痕,你可不要犯了忌讳!”

“你的名字居然这么妖艳……这么琼瑶奶奶……”

某人说着,一脸悲愤,手中的鞋子,也跟着不住地颤抖。

看见她手中的鞋子,他又忍不住退了一步。

“你退什么,我又不打你了。”

白晶晶一脸无辜和纯善地说着。

本来嘛,像她这么淑女的人,怎么可能用鞋底去打人!

而且对方还是这么一个祸水级别的美男。

谁要说她用鞋底打人,这种泼妇的行为,那他一定是看花眼了!

“那你还是穿上鞋子吧。”

他有点气场不足地说着。

摸着被扇痛的脸,他对她手中的鞋子,还是蛮有恐惧感的。

“咳咳咳,这个好说。”

白晶晶赶紧将鞋子穿在了脚上,然后又一脸花痴地看着苏子痕。

苏子痕将李公公拉着,两个人跑到了一边,开始嘀咕。

“李公公啊,这个能不能退货?”

“退货?”

老公公一脸茫然地问道。

什么退货啊?难道皇上买了什么东西,然后不满意?

苏子痕瞟了一眼在远处等待的白晶晶,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又赶紧低着头跟李公公商量着。

“就是,这个女人,能不能退给他们?”

“啊,皇上你想拒绝大臣们海选出来的贤妃娘娘?”

“嘘嘘嘘,小点声,朕的意思,确实是这样的……”

李公公回头看了看一边的白晶晶,说道:“好像确实不大贤德。”

女校霸大闹深宫后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女校霸大闹深宫后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残情总裁的契约逃妻1章(第1章 拍卖自己)

    原标题:残情总裁的契约逃妻1章(第1章拍卖自己)小说:残情总裁的契约逃妻第1章拍卖自己“顾小姐,你母亲已经不能再拖了,刚好有合适的肾源,如果筹不到钱的话,肾源就会被别的患者优先使用了。”顾乔安仰望着天空,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为了医治母亲的病,她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出去了,杯水车薪,也挽救不了什么。她可以去找她的亲生父亲,只是当年被赶出来,如今他还会救她的母亲吗?不管了,顾乔安给自己鼓起了勇气,无论如何,骨气和自尊算是什么?母亲的命才是最重要的。已经在盛世集团楼下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了,这杯水都已经凉

  • 御女高手1章(第1章 命不久矣)

    原标题:御女高手1章(第1章命不久矣)小说名:御女高手第1章命不久矣华兴的冬天很冷,整个冬季都伴随凛冽的寒风,挂在脸上生痛生痛的,虽说现在是下午四点多钟,元旦也已经过去十多天了,但是走在大街上感受不到一丝温暖,街上的行人无一不行色丛丛地向家赶去,外面太冷了。杜小飞却却恰恰相反,他裹着一件看起来很陈旧,但却很干净的米色羽绒服刚刚从家里出来,他要去上班,确切地说他要去报道,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这也是他人生当中第一份工作。杜小飞是个孤儿,按照福利院的惯例年满十八岁就离开福利院自已谋生,所以他十天前不得

  • 极品高手在都市1章(第1章 死而无憾)

    原标题:极品高手在都市1章(第1章死而无憾)小说名字:极品高手在都市第1章死而无憾“哒哒哒……哒哒哒……”“轰……轰……”“老大,敌人火力太猛,突不出去,怎么办?”“老大,前面没路了……不好,是个悬崖!”亚马逊丛林深处,正在上演一场残酷的战争。听着两个同伴的惊呼,看着面前深不见底的峭壁,谢二雷眉头紧锁。“嗤嗤……轰隆……”生死关头,天气骤变。电闪雷鸣,风雨欲来。谢二雷仰天长啸:“苍天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他对于打雷,有着特殊的情愫。因为他一直认为,自己是被雷劈出来的!当年没满月的他,被丢

  • 圣手邪医1章(第1章 急诊)

    原标题:圣手邪医1章(第1章急诊)小说名:圣手邪医第1章急诊青海市第一医院急诊部,现在虽然已经是深夜,整个急诊部却围满了医生。这些医生都身穿防护服,从头到尾,几乎没有一丝露在外面。但即便是如此,一些医生也十分害怕。而在急诊室内,一个病人全身犹如发红,高烧不退,时不时的还伴随一阵呕吐,甚至在病人的体表,都在流出细丝一般的血丝。“李院长,已经确认了,是埃博拉病毒。”一名医生小心翼翼的说道。埃博拉病毒,是西非埃博拉发现的一种病毒。这种病毒传染性很强,即便是穿上防护服,依然有很大的可能性被感染。“想不到

  • 庶女成凰:替嫁妖妃1章(第一卷 两只黄鹂鸣翠柳第1章 不知好歹)

    原标题:庶女成凰:替嫁妖妃1章(第一卷两只黄鹂鸣翠柳第1章不知好歹)小说:庶女成凰:替嫁妖妃第一卷两只黄鹂鸣翠柳第1章不知好歹初秋,洛阳城。雨声清脆,清冷寒意渗进空气,屋檐不时有汇聚成股的雨水砸下,溅起泥沙无数。铺满红绸的平南王府大门紧闭,唯有被泥水沾染的红色在风雨中飘忽。本该热热闹闹的王府内却没有应有的喧闹人声,只有密集的过了份的“啪啪啪”声响。穿着嫁衣的新娘奄奄一息的瘫在地上,密集的鞭子甩起又落下,将她火红的嫁衣撕碎,几乎可以看到内里白皙肌肤上一道殷红鞭痕。“王爷,您看这……”小厮手握长鞭,

  • 三婚盛宠:前夫,请签字1章(第1章 出了车祸)

    原标题:三婚盛宠:前夫,请签字1章(第1章出了车祸)小说名:三婚盛宠:前夫,请签字第1章出了车祸夜已经深了,她终于脱身!这是梁青雅大学出来后的第一份工作,她向来人缘不错,工作还是比较顺利的。除了每天早上要拼死拼活的挤上一个小时的公交之外,似乎一切都很好。可因为这份工作,向琛似乎有些不愉快,毕竟他一向冷静自制还有些大男子主义,他认为女人就应该找个轻松简单的工作,而她,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销售。跟向琛结婚半年来,夫妻生活和谐,在外人看来应该是幸福恩爱的一对吧,就连姚星辰都说,像向琛这种长相英俊气质脱俗

  • 美女的狂龙保镖1章(第一卷第1章 保镖)

    原标题:美女的狂龙保镖1章(第一卷第1章保镖)小说名字:美女的狂龙保镖第一卷第1章保镖骄阳似火,烈日当空。一辆鲜红色的宝马X3从鲁沪国道拐进一条大道,不一会儿就行驶在上海市宽阔的街道上。开车的是一位穿着时髦,貌美性感的女子,她叫郭风铃,今年四十二岁,因为保养的好,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坐在司机助手席上的是一个相貌英俊的年青人,他叫唐小强,今年二十岁。从宝马车拐进市区大道的那一刻起,唐小强就显得坐立不安,兴奋不已。“嗨!看你的样子,很兴奋啊!”郭风铃瞟了一眼唐小强,说道。“那是当然啦!”望着

  • 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1章(第1章 这个女人本王要了)

    原标题: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1章(第1章这个女人本王要了)小说名字: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第1章这个女人本王要了“大胆!你们云倾竟敢抗旨!来人!把这几个乱臣贼子给朕拖出去斩了!”“皇上息怒……”“皇上!万万不可啊……”数不清的嘈杂声在雪漫耳边轰鸣,炸得雪漫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极了。她想睁开眼,但眼皮沉重得像黏了强力胶一样,手脚也没有丝毫力气。嘈杂声渐渐平息下来,吵吵闹闹的声音变成了谈判的声音,虽然雪漫一时间没有力气,但她的神智已经清明了。回想起上官情那个可恶的男人居然敢利用她的信任对她下药,她胸口的怒

  • 始源帝尊1章(第一卷 名声鹊起第1章 坠崖少年)

    原标题:始源帝尊1章(第一卷名声鹊起第1章坠崖少年)小说:始源帝尊第一卷名声鹊起第1章坠崖少年阴暗如墨的天色,像降临人间的洪荒巨兽,吞噬着天地。乌云密布,空气沉闷的令人喘不过气来。隐约中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峰,耸立于云雾缭绕的群山间,摄人心魄,令人颤栗。“果然是二阶灵草……仙玉兰草!没想到竟有好几株!”一名青袍少年趴在悬崖边上,盯着峭壁上一撮散发出淡淡蓝色光环的灵草,神色兴奋。“真的太好了,有了这些灵草,不止我自己这个月上交给长老的灵草够了,就连萱儿的那一份也凑齐了。”“三年以来都是萱儿一直在帮我,

  • 无尽剑魂1章(第1章 武魂觉醒)

    原标题:无尽剑魂1章(第1章武魂觉醒)小说名:无尽剑魂第1章武魂觉醒一座高台上,数百颗灵石组成的法阵散发着幽幽的乳白色光芒,一丝丝灵力从灵石中被汲取出来,注入到法阵的道道阵纹中,法阵中灵力沿着繁复的纹路流转不定,光芒闪烁,分外玄奥。一位少年盘膝而坐其中,清秀而略显稚嫩的脸庞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和些许的希冀之色。在高台的周围,围拢着男女老幼数百人,这些人的目光全都盯着法阵中盘膝而坐的少年,神色各异。在法阵边缘,亦有几位气度不凡精神奕奕的中年人和老年人端坐着,紧张地盯着少年。这里是陆家每年一度的武魂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