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厚爱无需多言全文在线阅读

2018/1/13 5:34:2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厚爱无需多言

第五章 最傻的女人

  “姐姐可能不知道,你跟陆俊的婚姻其实只是一场赌局而已。汇金地”连朵静静地说着,“三年前,姐姐拒绝了一个有钱人,应该还记得吧?”

  被连朵一提醒,我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当时身为模特的我,身边自然有很多追求者,但我眼光高,的确是拒绝了其中的某些人。

  “被你拒绝的其中一个是陆俊的一个生意伙伴,他跟陆俊打赌,他要是能追求到你,并且维持婚姻五年无性,那么他就输了,他会将全部的家当送给陆俊。”连朵那双晶莹的双眸瞪着我。

  我被这个女人口中所谓的真相震惊了。

  五年?无性?把我最青春的五年耗死,陆俊的心也真是够狠的,他骗我说有隐疾,原来只是为了一场赌局,他为了赢,也真得拼了命了。

  我年轻貌美,身材高挑,这样一个尤物放在陆俊的眼里,他竟然忍了三年,我抿嘴苦笑着,看来在他的眼里,是多么嫌弃我,或者说金钱对他来说,更加重要。

  而打赌的那个人的身家肯定也是非常可观,不然陆俊怎么会当了那么久的圣人?

  “陆俊告诉你的?”我挑眉,心寒地问道。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连朵点点头,“是的,陆俊跟我说,你做过模特,肯定跟很多人睡过,他嫌你脏,要不是为了这场赌,为了那些可观的收入,他根本不想跟你有任何的交集。”

  脏?我冷冷地扬起嘴角笑了笑,是呀,做模特的人在普通人的眼里,是那种不正经的职业。

  三年了,真是委屈陆俊了,我心中悲凉地抽痛了一下。我劝自己接受柏拉图的婚姻,可我没想到我成了全世界最傻的女人。

  我竟然还为了他的公司,出卖自己的身子。

  我恨恨地咬着自己的双唇,不在连朵的面前流泪,“你走吧,再过两年陆俊离婚了,你再过来。”

  “姐姐,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肚子等不了,不然我也不会跟你说这么多。版权huijindi.com实话跟你说吧,我已经搬到了陆家跟婆婆住在一起了。”连朵原来是过来宣示主权的。

  我用眼角瞅了瞅她那硕大的肚子,羡慕极了。跟陆俊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曾幻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孕育一个爱的生命,现在想想,天大的讽刺。

  “你走吧!”我面无表情地看着连朵,她难以置信地起身,估计是没料到我能这般沉得住气。

  “你,你……姓莫的,你是不是脑子里少了根筋,这样被人利用,你也能忍?”

  “出去。”我冲着她吼了一声,她吓了一跳,悻悻地离开。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在她离开之后,我疯一般地哭喊着,交茶几上的水杯全部砸掉。然后不安地在大厅之中,来回跺步,再到阳台,我好想直接从楼上跳下去,结束我这可悲的一生。

  可我没那么做,我怎么能轻易结束自己的生命让陆俊还有他的女人得意。

  我颤颤地退后两步,返回房间,拿起扔在床上的手机,找到了易烨泽的手机号,拨了过去。

  对方那头响了两声便接了。

  我颤抖地握着手机,双唇微微颤了一下,说道:“你还要我吗?”

  “怎么了?”易烨泽那低沉而有磁性地声音响起,我委屈地在手机这头痛哭了起来。

  “我只问你,你要不要我,一句话。来自huijindi.com”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冲着那头大声地质问着。

  “要。”他肯定的回答之后,我的心突然揪了一下,我在干嘛,报复吗?

  “我在老地方等你。”我怔怔地说完之后,挂断了电话。

  报复,对,我就是要报复,陆俊不是把我送人嘛,那他就好人送到底,他说得没错,那一晚,我是很舒服,因为被男人疼,被男人爱,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第六章 矛盾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打完电话之后,我再次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在孤独无助的时候,我会打电话给易烨泽,那个在黑漆漆的房间内,只有彼此的碰撞,并没有真正见到面的男人,我凭什么要第一时间想到他。推荐huijindi.com

  理由很简单,他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男人,同时我对他的样貌也很好奇。

  夜幕降临,我精心地化了个淡妆,挑了一件修身的长裙,内心忐忑,我很后悔自己打了那通电话,可看了一下时间,陆俊仍旧没有回来的意思,他可能又陪外面那个女人的时候,我心一狠,便出了门,打了车。

  很快就到帝豪酒店一楼,旋转门一过,我上前,想要开上次那间房,当我一问,那间房已经被人预订了。

  服务员话一落,我心顿时轻松了不少,没订到,也就不存在老地方了,也就不用见面了,本来心就一直揪着,现在倒好,可以找个理由不用上去了。

  我掏了掏包里的手机,拿了出来,很快就找到了易烨泽的电话,拨了过去,才响一声,他就接了起来。

  “上来吧!”言简意赅的三个字,让我错愕无比。

  原来那间房他已经订了,并且已经在等我上去,可他怎么知道我来了,猜的吗?如果是猜的,那未免也太神算了。

  被他这么一催,我反倒被动了,瞬间双腿像灌了铅般的沉重,愣愣地看着不远处的电梯,那个红色的数字已经显示在一层。

  “您好,请问是莫小姐吗?”我身后的服务员甜美地扬起嘴角,非常客套地冲着我询问着。

  我不解地看着她,微微地点了点头。

  服务员将一张房卡递过来,让我接住。

  我纳闷了一下,看着那张熟悉的房卡,上面写的房间号,立马明白了一切,我道了一声“谢谢”之后,缓缓地走向电梯口。

  我满脑子都是陆俊的背叛,连朵的挑衅,瞬间明白了一点,那晚的付出就注定一辈子是陆俊眼里的脏女人。

  五年,也好,已经过了三年,我的苦日子算是快熬到头了。

  我摁了电梯,捂住那狂跳的胸口,眼神慌乱地看着电梯上升的数字,“叮”的一声,电梯开了,没有那次的犹豫,我走出电梯,有点轻手熟路地打开房门,房内仍旧一片漆黑,我明白,这个易烨泽不喜欢开灯。

  我如上次那样,不插卡,静静地站着,仿佛时间凝固一般。

  “开灯吧!”依旧是那个沉闷而有磁性的声音,唯一不同的是他今天竟然让她开灯。

  “哦!”我有点木讷地应了一声后,将卡插上,房间内瞬间亮堂了起来,而我的目光落到了正前方那个五官深邃有点带混血的男人的脸上,他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那双如深潭的瞳孔紧紧地盯着我。

  他长得跟我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我本以为他可能会长得很抱歉,最最好的结果,也就是长得过得去,可我没想到他长得那么好看。

  我竟然用好看来形容他,我的目光竟然有点不争气地落在他那张薄唇上面,我还没将目光移走,他便站了起来,朝我走了过来。

  我一愣,本能地向后挪一下,那双高跟鞋跟地毯的摩擦让我很不争气地身后仰了一下,他快速上前,那双大而有力的手掌很精准地托住我的腰,让我不至于摔得很难看。

  这个姿势让我们很暧昧。

  易烨泽低头看着我,薄唇微微翘起一点孤度,挑眉:“打算保持这个姿势要多久?”说着,他低头,似乎就要亲下来。

  我脸上不禁一阵发热。

  ……

第七章 我不喜欢被人利用

  “脸红了?”他的打趣让我瞬间红了脸,我伸手撑开他的同时,自己也站了起来,怔怔地朝他身后走去,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易烨泽回头,看了我一眼,问道:“约我出来,只是过来沉默的?”

  我一回头,双眼再次落进他那双幽深的双眸之中,我摇了摇头,“不是。”我慌乱的解释着,当我看到他的真容之后,反倒让我为难了。

  他的气场太强大,身上带着那种霸者的冷漠,挺拔的身材,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我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双眸低垂,“我……”

  我很想告诉他,我只是因为被陆俊背叛,伤心,想要报复他,所以才约他出来的。

  可这些话在我的喉咙里酝酿了很久,还是被我自己给咽了下去。

  此时此刻,我只想逃离这间房,没有漆黑当掩护,我在易烨泽的眼里应该是不优秀的,非常一般的女人。

  我从来没有在一个男人面前如此不自信过。按理说,当模特的我,不管在镜头前,还是在人前,都应该是那种自信的状态,可现在不同了,三年的时间将我的冷傲,自信都磨得一点不剩。

  我恨陆俊,恨他将我折磨到如此自卑的地步。

  “怎么不说话?”易烨泽的双眸微微一眯,声音永远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我静静地垂着头,双颊微烫。

  “在电话里你慷慨激昂地问我要不要你,现在却成哑巴了?”他上前,大手一伸,捏住了我的下巴,板起,我与他四目相对。

  “我……我能说我打错电话了吗?”我找了一个非常烂的借口,话一落,易烨泽的嘴角浮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不能。”他笑容一收,大手伸出,搂住我的细腰,一顶,将我抱在他的怀内,他的怀抱很宽,是那种能够给女人安全感的温暖。

  我双手微弯顶在他那结实的胸膛,害怕地微抬着头看着他,我的身高不算矮,可跟他一比,我又变成了娇小玲珑型的。

  他低头想要吻我,我害怕地别过头躲过了他的吻,慌乱地解释道:“我过来只是因为我丈夫背叛了我,所以我要报复……对,我心里不平衡,我想报复。”

  被他暧昧的紧逼之下,我说了实话,浑身有点颤地看着他那骤变的眼神,他松开手,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有,面无表情,但那双阴戾的瞳孔让人不寒而栗,我明白我闯祸了。

  我静静地站在原地,小手不安地垂着,“易先生,我知道你注资给我丈夫了,那一晚……”我语顿了,一想到那一晚,我就说不下去。

  “我不喜欢被女人利用。”他声音有点沉,听不出是否愤怒。

  “我知道。”我应了一声,“我也不喜欢被人利用。”

  话一落,我很想扇自己的嘴巴,不喜欢被人利用,为什么还要乖乖地听陆俊的话,去奉献那一晚。

  我是真爱陆俊吗?我扪心自问,可我不清楚答案,在连朵没上门之前,我似乎已经习惯了陆俊的存在,每天等他回家,似乎是我的期盼。

  我一心只想当贤妻良母,当个好妻子,给他生儿育女,而他却为了一个赌,为了钱,将我圈养起来。

  以为喂饱了,穿好了,就是对我最大的恩惠。

  正当我沉思之中,他突然上前,离我只有咫尺,低头在我耳边,他鼻中那暖暖的呼气在我耳里轻轻地轻拂着,我全身一颤,腿有点发软。

  “这次,我原谅你的利用。”易烨泽的话那样的迷惑我,我根本不解他的意思,就被他横抱而起,我下意识地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害怕地看着他。

  他想干嘛,要我吗?

  我来的目的不就是跟他重温那一晚,然后回去跟陆俊摊牌的吗?可为什么心这么慌,这么害怕?

  见到易烨泽的庐山真面目之后,我那自卑心作祟,觉得我不应该跟这样高高在上的一个男人扯上关系。

  ……

第八章 离婚吧

  易烨泽将我轻轻地放在那柔软的床上,我紧张地用双臂撑着他的胸膛,目光紧紧地盯着他那张俊逸的脸庞,深邃而有神的双眼此刻也正紧紧地盯着我。

  我脸一红,脑子根本无法思考,可我一点是清楚的,我跟陆俊是有婚姻的,如果我现在跟易烨泽发生关系,那我岂不是跟他一样是畜生,跟他一样背叛了婚姻?

  上一次的关系是他求我的,这次却是我主动的,性质完全变了。

  我慌乱地在床上挣扎了一下,迎着易烨泽的目光,紧张地解释道:“我……我还没离婚,我不能做对不起陆俊的事。”话一落,我使劲地想要从他身下移开。

  易烨泽目光沉了一下,双手撑在我的脸颊边,我跟他之间的空间更大了,我见状,很滑稽地从他腋下钻了出来,直接坐在了地毯上。

  他转个身,坐在床沿,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不明白他那种笑是什么意思,可是笑得我心一直在狂跳。

  我从地毯上站了起来,轻轻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退后两步,低下头,弱弱地说道:“他可以做对不起我的事,可我在没离婚前,却不能跟他一样禽兽。”

  “你想怎么样?”易烨泽淡然地看着我问道。

  “离婚。”我郑重地回答后,一抬头,再次跟他的目光相撞,我怎么觉得自己有点不要脸的感觉。

  “今晚你就住这里。”易烨泽从床沿站起,他上前向我靠拢时,我全身紧张地快要缩成一块,但他没有碰到我,只是略过我身边的,提醒了一句:“想要离婚就要制造矛盾。”

  我不明白地侧过脸,看着他,制造矛盾是什么意思,跟陆俊吵,跟他家里的人吵吗?这些我都经历过,可他怎么可能轻易放了我。陆俊的那个赌可是有人精心布置的。

  我实在不明白,当年拒绝的那些人之中,有谁会这样的陷害我?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不解地看着易烨泽。

  “留在这里,就说你跟我又睡了,看陆俊如何对你?”易烨泽的嘴角又扬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他话一落,径直地开了房离开了,而我竟然听从了他的话,那一晚待在酒店,关机之后,一觉睡到大天亮。

  翌日的阳光将我照醒,我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习惯性地用手挡住阳光,走到落地窗,打开,轻松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居高临下的看着F城的全景。

  转身,我拿起床头的手机,开机,微信还有短信,来电提醒全部都是陆俊打来的,凌晨三点多的时候他轰炸式地在找我,问我在哪里。

  我心情在报复后有点开心,突然觉得易烨泽有点深不可测,他对人的心思好像特别能掌握。

  我进浴室梳洗了一下之后,退了房间,回到了陆俊跟我的家,一进门,原本应该去公司的陆俊竟然破天荒地坐在大厅之中,他似乎在等着我回去。

  我一进门,习以为常地问道:“怎么还没去公司?”

  “等你。”陆俊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昨晚去哪儿了?”

  “我去哪儿,你会关心?”我讽刺地笑了笑,“三年了,我天天在家等你回来,你是不是已经习惯了,我才没回来一晚,你就准备兴师问罪?”

  “莫凝,女人要懂得自爱,这样才有男人会爱她,明白吗?”陆俊起身,无情地说着。

  “我不明白。”我嘶吼着,情绪失了控,“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用自爱这个词,没错,我的确不够自爱,所以会傻傻地听了你的话,去陪易烨泽睡,所以你自爱了,你的连朵都快生下你们爱的结晶了。”

  “连朵跟你不同。”陆俊的话让我瞬间崩溃。

  我自嘲地笑着,微眯着眼看着跟我过了三年的男人说道:“你说得没错,她跟我的确不同,她比我聪明,没我这么傻,相信了一个人渣三年的时间。”

  “不要转移话题,我问你,昨晚你去哪儿了?”陆俊冲着厉声质问着,他脖子上的青筋一直冒着,双眼狠戾。

  “找男人。”我心如死灰地回答之后,看着他瞬间骤变的脸,冷笑,说道:“怎么了,你不是已经把我送过一次了,那你还在乎第二次,或者第三次吗?”

  “啪”的一声,陆俊那重重地巴掌甩在我的脸上,又麻又疼,我感觉自己的脸都被扇歪了,难受,他这一巴掌将我所有的希望都甩灭了。

  我愤恨地捂着脸,瞪着他,“打女人?你算什么男人?”

  “你是我老婆,我爱打就打。”陆俊三年以来第一次对我动粗,这是我没想到过的,我以为这辈子都会不温不火地过完,正如婆婆所看到的那样,混吃等死而已。

  “陆俊,我算是看透你这种伪君子。”我咬牙,恨不得将他撕个粉碎,“谁跟你打得赌,你告诉我,我去求那个人,求他高抬贵手放过我,我会跪在他面前,让他告诉我,我当年是怎么得罪他的,所以他要这样惩罚我?”

第九章 绝食

  “莫凝,你下贱到这种地步,真是令人作呕。”陆俊无情的讽刺过后,丝毫不理会我的问题,他上前用力地扯住我的手,将我拖到房内。

  我慌乱地挣扎着,尖叫着,终于在他的手背上狠狠地咬了下去,我觉得这几天我被他逼得快疯了。

  陆俊吃痛地松开手,瞪着我,骂道:“疯女人,你竟然敢咬我。”

  我双眸含着细雾,鼻子泛酸,我变成这样是谁逼得,难道是我自己要变成这个样子,陆俊那丑恶的嘴脸在我的瞳孔中不断地变大,越来越丑化。

  “陆俊,我们离婚吧,你让我陪人睡我也陪了,你的公司也度过危机了,我求你了,放过我,也成全你的连朵,别再一起折磨了。”我哭泣着,肆无忌惮地流着泪水,我不想哭诉这三年的青春,有人存心要整我,我想躲都躲不过。

  “不可能。”陆俊绝情地拒绝了,“莫凝,你给我乖乖地待在家里,如果你再敢晚上外出,我会对你不客气的。”话一落,他重重地将房门关上,而我一个人扑在床上,将头埋在被子里,嘶声裂肺的哭泣着。

  我原本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结果,可陆俊并没有对我进一步侵犯,我明白,在他心里觉得我脏,肯定不会跟我上床,否则这三年,他怎么可能忍得了。

  他有洁癖,肯定有人在我们结婚前造了我的谣,所以他打内心嫌弃我,却为了那个赌,陆俊百般地对我好,对我家里人好。

  现在知道真相的我,每时每刻待在他身边都觉得是煎熬。我三年没工作了,做了一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废物。

  我明白,离开陆俊后,我肯定要投入那个陌生的社会。是否会继续做模特,吃青春这一碗饭,我已经没了自信。

  哭了许久,我缓缓地从被子里坐了起来,落寞地看着房间的四周,这是一间属于我的房间,当初的装修设计都是按我的喜好来做的,一个漂亮的牢笼,将我紧紧地锁住了。

  我没吃饭,静静地坐在房内,一天一夜地坐着,累了就躺着,我绝食了,我用了最极端的方法来跟陆俊对抗。

  他深夜回来的时候,并未发觉的我异常,看到我躺在床上,一声不吭地回他的客房去睡,第二天一早他又离开了,不过下午的时候,他回来了,用力地踹开我的房间,进去,将饿得有点软绵绵的我从床上拉了起来。

  “你想死,对吗?”陆俊恶狠狠地冲着我的耳边吼着。

  我全身瘫软,目光无神地看着他,勉强地挤了一抹笑容,“我死了,你是不是拿不到钱了?”

  “你想用死来威胁我?”陆俊震惊地瞪着我,将我抱起,我头昏昏沉沉地,无力地拍打着他,让他放我下来。

  陆俊抱着我,直接放到餐桌边,原来是钟点工看到饭菜未动,打电话给他汇报的。他掀开饭盆,将饭跟菜全倒在一个盆里,然后推到我面前,瞪着我,命令道:“马上吃,当着我的面吃,你要敢不吃,我用手抓,直接塞到你的嘴里。”

  我抿嘴浅笑,“陆俊,你真是一个可悲的男人?”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陆俊突然站了起来,上前,用手抓起饭,直接塞了过来,我一扭头,那油腻的饭菜全部摁在我的脸上。

  我拼了命地甩着脸,那些饭菜都部落在身上,我起身,脚发软一下,直接跌在地上,可悲又可怜。

  我瞥眼望了一下陆俊,他又抓起一把饭菜,正准备过来。

  我撑着身子,摇摇晃晃地走进厨房,顺手拿了一把刀架上的西瓜刀,一转身,挥着那长长的西瓜刀,对着陆俊吼道:“你再敢过我,我就砍死你。”

  “疯子。”陆俊有点胆怯地将手中的饭丢在一边,他估计看到我眼中的绝望,所以害怕了。

  “我是疯了,我告诉你,我不但疯,我还要杀人,陆俊,只要你一天不离婚,我就时刻把刀带在身边,你想耗我,那要看你能不能活得了两年?”被陆俊逼急的我,第一次这么疯狂地拿着西瓜狂舞着。

  我想让眼前这个男人明白,我不再是那个整个盼着他能回来,只要他一个眼神,一个笑容都可以让我高兴半天的蠢女人。

  陆俊被我逼走了,我拿着西瓜刀把他给吓走了。

  饿了一天多,我浑身没力地走出厨房,看着餐桌上的饭菜,我觉得自己特傻,为什么要用伤害自己的方法来刺激人渣。

  我无力地喘息了几口,西瓜刀“咣当”一声掉落在地,我头重脚轻地上前,拿起那一盆饭菜,狼吞虎咽地狂吃着。

  吃过之后,我洗了个澡,难受地回房,将门反锁,自己躺在床上。

  蓦地,手机在床头的突然响动吓到了我,我伸手摸着床头,找到手机,侧头一望,是他。

第十章 做个交易

  易烨泽怎么会打电话过来?我狐疑了几秒,摁了接听键,淡淡地“喂”了一声之后,再次听到了那个低沉而磁性的声音。

  “怎么有气无力的?”易烨泽的耳朵很灵敏,让我不得不佩服。

  “你要是饿个一两天,看会不会有力气?”我打趣而无力地笑了笑,跟易烨泽面对面的时候,我可能没这么放松,通过电话,我竟然能这般开着玩笑。

  “你绝食?”他在手机那头吃惊了一下。

  “是,我绝食。我本来想靠死来得到自由,不过饿实在太难受了。”我夸张地说完之后,竟然笑了出来,“我发现我没有减肥的毅力。”

  “你用不着减肥。”易烨泽淡然的声音在我的耳朵回响着,我莫名地想哭,握着手机,久久不语。

  易烨泽发现手机这头没动静后,追问道:“不会饿晕了吧?”

  我摇了摇头,明知道他看不到,习惯性地摇了几下,“没晕,饿得这两天我反倒想清楚了,命是自己的,千万不能自我折磨,以前那个唯唯诺诺在这里盼着老公回来的蠢女人已经饿死了。”

  话一落,我隐约能听到易烨泽在手机那头隐隐地笑声。

  这个没同情心的男人,听到我快饿死的消息竟然能笑出来。

  “易先生……”我轻声而客套地唤了一下他,“能跟你做个交易吗?”

  “什么交易,说说看?”

  “你想办法帮我解除婚姻。”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选择相信易烨泽,或许我是厌倦了这样周而复始的生活,想要解脱。

  “我有什么好处?”他在手机那头问,生意人嘛,谈得就是互惠互利,没有利益的事,谁会去做。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我会还的,违法的事不能做,其它的事,只要你吩咐,我会照办的。”破开荒的勇气,我竟然对一个只见过一次面,两次接触的男人说出这些话,我不知道易烨泽是否会答应。

  “我要你,你也会照办?”易烨泽的话通过手机传到我耳内的时候,我全身僵硬了几秒,脑子根本无法思考他这句话的含义。

  要我是因为迷恋我的身子,还是见过面之后,他觉得我尚有姿色,想再玩一段时间?我无法判断易烨泽的心思,可我真得太想跟陆俊离婚了。

  他的无情,背叛还有暴力,历历在目,让我心寒,跟他这种阴谋家生活在一起,我宁可跟一个未知的未来做斗争。

  “会。”我犹豫之后,郑重地应了一声,易烨泽在手机那边也安静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听不到对方的任何声音,却不挂断电话,难道刚刚他是开玩笑的,现在反悔了?

  “等着陆俊找你离婚吧!”易烨泽在沉默许久之后冒出了这句话,我怔怔地坐在床上,眼神迷离地看着前方。

  我没有道谢,因为我用自己做了交易,只是为了离开陆俊,我在等着易烨泽对他的话负责,一天,两天,直到一周后,陆俊用力地打开我的房门,上前,将一叠A4纸重重地甩在我的脸上。

  纸散开,落了一地,我低头望了一下,其中一张纸上面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我弯下腰,一张张地捡起来,当捡到陆俊的脚边时,他很暴力地将我拉起,阴沉沉地冲我厉声质问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离婚,所以让易烨泽来搞我的公司?”

  我不语,愤恨地瞪着陆俊。

  “莫凝,三年来,我对你不薄,我没想过你会这么可怕?”陆俊的话彻底地激怒了我,我用力地甩开他的手,退后两步,冷笑着。

  “我可怕?”我自嘲着,“你善良,你说你有隐疾,我谅解你,已经做好了柏拉图的婚姻,不一定要有性才是夫妻,我明白的。可你呢,你妈对一只狗都比对我好,我也忍了,你打我,也许是因为太生气,我也能理解。可我不能理解的是你的背叛,你骗了我三年,还让我去陪人睡来挽回你的公司,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认识易烨泽,说到底,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你摸摸你的良心,这些年我陆俊对你们莫家如何?”陆俊冲我怒吼着。

  “我的良心被狗吃了,你呢,你的良心被什么吃了?”

厚爱无需多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厚爱无需多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宠妻成瘾:总裁大人放肆爱6章

    原标题:宠妻成瘾:总裁大人放肆爱6章小说名:宠妻成瘾:总裁大人放肆爱第6章省吃俭用晓琦僵硬地点点头,“好的,韩老板,不会拖欠您的,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回去了。”韩老板还想跟这个漂亮清爽的女孩叨唠点什么,可是人家却已经收了话头,便觉得有些扫兴,毕竟,这个姜晓琦是她所认识的人里面,素质最高,性格最平稳的一个文化人,于是韩老板匝巴下嘴巴,对着已经离去的晓琦的背影说,“你弟弟好像被同学送回来了,说是流鼻血昏厥了吧?”“什么!”晓琦脊背一僵,马上慌里慌张地推着车子往前面的房子跑去。还不忘记说了一句,“韩老

  • 撒旦囚爱6章

    原标题:撒旦囚爱6章小说名字:撒旦囚爱006姓秋的丫头她伶牙俐齿的话,说得苗起亮一个愣,感觉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打击,他厉眉大吼道,“死丫头!信不信我会打死你!还有没有第四?说完了赶快给我滚蛋!”秋小羽心里也怕了,一看这几个男人的样子,就像是黑社会,她可不敢惹,只不过,她从小就很自尊,为了那份面子她也要把话说完,“当然有第四。第四,我是来找我叔叔,云泽的!”(⊙o⊙)哦?苗起亮呆祝她说什么?她来找她叔叔……云泽?“哈哈哈……”苗起亮哄然大笑起来,理解万岁地点点头,“弟兄们,不用为难这个丫头,她是个疯

  • 墓宅分阴阳6章

    原标题:墓宅分阴阳6章书名:墓宅分阴阳03节、骑龙葬(上)萧何新书上传,路过的朋友兄弟们多多支持则个。若是能收藏、点击、推荐、那便是极好的。若能帮忙推荐给朋友,萧何绝不负辜负朋友们的恩泽。若能常来总来天天来,萧何必以更新为报……临近中午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客户的电话。当然这种电话的意思就是去相坟,他家里老人要下葬,需要找一个懂风水的人来给看看。本来,如果按照昨天我没有经历过那种事情的话,我一定会很痛快的答应他。然后拿他一两千块钱的酬劳,随便按照卦书上的说法,装作明白人指点一番。可是,通过昨天的事

  • 道之印6章

    原标题:道之印6章书名:道之印第六章讨厌正人君子姜小凡力压朱有为,一拳将其砸飞,惊掉一地下巴,在众人看来,这个看似清秀的少年生猛的一塌糊涂,明明才刚来不久,却将最强大一位核心弟子的堂兄打到吐血,让在场围观的所有人都瞠目结舌。“这家伙也太猛了吧,简直堪称神力!”“他的速度太快了,刚才我都没有看清楚。”周围众人议论纷纷,其中不乏一些入门较早的外门弟子,此刻看到核心弟子朱希道的堂兄竟然被人打了一拳,顿时一片哗然,感觉脊背都有些发寒。“咳咳…”朱有为嘴角溢血,他艰难的站起身来,身体竟然有些无力了,他心下

  • 暮霭迟迟待花期6章

    原标题:暮霭迟迟待花期6章书名:暮霭迟迟待花期第六章玉佩张嫂指了红脸汉子说道,“这是我家那口子,村里人都叫他张大河,正好他今日上午无事,我让他上山给你多砍些柴回来,省得你为烧柴犯愁。”瑞雪赶紧行礼道谢,“那就让张大哥挨累了,过几日家里收地的时候,我的伤也就好利索了,到时候可一定要叫上我帮把手才行,否则,我以后有事真就没脸再求张大哥和嫂子帮忙了。”张大河显然是个腼腆寡言的,家里多是媳妇做主,张嫂子拉着瑞雪说话的功夫,他就蔫声不语的拿了斧头和绳子掖在腰里上山去了。瑞雪和张嫂子相携进了屋,张嫂子喊了三

  • 国色枭王6章

    原标题:国色枭王6章小说名字:国色枭王推荐了了一生的《近身特工》天生神医的作者,都市新书。重生了,却发现重生在一个窝囊废身上,一不小心还成为了与恶魔同行与死神共舞的特工,任务任君选择,刺探情报、追捕嫌犯、扑灭犯罪、保护美女……严小开有些纠结,我是选择保护美女?保护美女?还是保护美女?好吧,我就做一个混迹美女丛中的风流特工。下面是连接:《国色枭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国色枭王其中部分文字,

  • 恐怖校园6章

    原标题:恐怖校园6章小说书名:恐怖校园第006章“个人属性”众人都眼睛都直勾勾的望着眼前,并不是眼前有美女或者帅锅吸引了这群可能青春期荷尔蒙过剩的少年少女,而是因为他们眼前出现了一张淡蓝色的光幕,上面展现了许多吸引他们眼球的东西。尹旷也是如此,一双眼睛瞪大的看着眼前随着他默念“个人属性”后出现的蓝色光幕。光幕不大,但一共分成八大块,呈现出伞形,非常详尽的显现了尹旷全面的资料。伞形的中心是一个全息的小“尹旷”,顺时针转依次是:壹:信息——姓名:尹旷。性别:男。年龄:19岁。个人简介:来自神秘山村的

  • 天下无仙6章

    原标题:天下无仙6章小说:天下无仙第六章小弩晨雾淡淡弥漫山谷,仙人顶上也如薄薄罩了层轻纱。不知道为什么,师父今儿没喊自己。小一也没在意,抽出宝剑跑到院外,将八式玄元剑法舞了一遍。意犹未尽之下,他想试试后五式剑法。可是这五式剑法中,却无身形步法,根本无从施展。只得在脑子里熟记一遍这五式玄妙的剑法图谱,这才心有不甘的作罢。练完剑,小一到灶房用清水抹了把脸后,跑进自己的小屋,把剑重新挂在墙上。他将床榻旁的大箱子挪开。箱子下是小一挖的一个尺见方的小洞,里面放着几本书和一个小包袱。师徒俩值钱的家当都在这里

  • 风流人物看今朝6章

    原标题:风流人物看今朝6章小说名:风流人物看今朝6初夜以后更新的时间:上午十点,下午四点。——回到亭中的时候,暮色已至。在回来的路上,史巨先就告辞回家了。荀贞独自牵马进入亭舍,刚入前院,听见一阵哭声。黄忠、程偃、陈褒等人都在,此外还多了三个陌生男子和两个女子。哭声是那两个女子传出的,她们跪在王屠的尸体边儿上,年长的那个伏在地上,嚎啕大哭,年少的那个哭的声音不太大,但也是垂泪不止。程偃小跑着过来,接过缰绳,牵去马厩。黄忠、陈褒和两外三个男子快步迎上。黄忠指着三个男子中的一个,介绍道:“荀君,此即为

  • 无双风流宝鉴师6章

    原标题:无双风流宝鉴师6章书名:无双风流宝鉴师第六章揭画老苏又是尴尬的一笑,指指柜台边的一个客人说道:“小张,坐坐,我给那个客人看看东西,等会儿喝茶……”张灿心里呼呼的烧着,这个时候看起来,老苏是越来越多的破绽,一想到他对自己设下的这个局,忍不住就想扑上去把他给杀了!但张灿还是克制着,这个时候别说杀了老苏,就是把他痛打一顿,那只会自己吃亏,说不定还要吃两顿牢饭,自己也无凭无证的,再说在这一行中,打眼上当吃亏掉陷阱,从来都是怨自己眼力差技术不够好,也很少有人会把这样的事说出去,那只有坏了自己的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