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你的指尖,我的流年全文在线阅读

2018/1/13 5:47: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你的指尖,我的流年

第5章 再见,再也不见

“陆程程,是不是他们上了你也无所谓?!”

季安言的声音,是如此的陌生。你的指尖,我的流年全文在线阅读

我记忆中的他,声音是不够悦耳的,却也是充满了少年的气息的,像是春日里悄然绽放的枝头木棉,不管在任何时候,都能给予我一种春暖花开般的美好感觉。

可是现在在我眼前的这个季安言,却和十年前的那一日重叠了。

十七岁的季安言这样说:“我作证,是陆程程把她推下去的……”

二十七岁的季安言,他用几乎如出一辙的残酷,对我毫不留情,“陆程程,你TM的是不是在犯贱?!”

我是不是在犯贱,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季安言的出现,就是我的灾难。

不管是在十年之前,还是十年之后的如今,如果说他给我的温暖,就是一滴水,那么他给我的痛苦,就是一片看不见尽头的海。

那海浪滔滔,将我死死护在手心的水滴,彻底淹没。

“是!我就是在犯贱!”

我用手背狠狠擦了一下眼睛,不让视线模糊。网站huijindi.com我不想在季安言面前如此狼狈,可是我更不想让他以为,我如今的眼泪还是为他而流的。

“我再怎么犯贱都和你无关!”

“季安言,你……”

我实在忍不住,喉头被一股上不来又下不去的气堵住,让我的声音,都变得像是哽咽一样,带着一种失去控制的可笑。

可不就是可笑嘛!

我怎么可能、又怎么可以还因为季安言而失控呢?!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我恨不得他从来没有在我的世界里出现过!

“请永远也别出现在我面前了,好吗?求你……”

我忍了许久的泪水,还是决堤了,它们争先恐后,顺势而下,很快就湿了我脸,也湿了我的衣领。

我拢了拢被撕破的上衣,开了车门,走了出去。

天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泛白,几乎是在一瞬间,冬日的初阳就露出了金边。

一丝丝一缕缕的阳光,照入我红肿的眼睛中,映衬着未干的泪痕,竟让我看到了彩虹般的绚烂。

“对不起……陆程程,我错了……”

季安言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悄悄跟了上来,在我看见彩虹的那一瞬间,他的手臂,也紧紧地圈在了我的腰上。来自huijindi.com

绕在他脖子上的那一条旧旧的红色围巾,因为从背后拥抱的姿势,也垂到了我的身前。

这一条围巾,是当年我花了三个月,一遍遍地织了拆又拆了织,最终在圣诞的那一天送给他的……

“陆程程,我错了……”

“原谅我好不好?陆程程……”

他的声音也似乎染上了我的悲伤,竟有那么一瞬间让我错觉,当年那个站在证人席上,为了另一个女人将我送入铁窗内的男人,不是他,而是一个我全然陌生的人……

“这条围巾……”

“是!就是当年你送我的那一条!”

“陆程程,我……”

他欲言又止。

我感受着他的沉默,没有说话,只是将所有的体重都压在了这个拥抱中。我想要最后一次感受,季安言身上那一种可以轻易将我刺伤的体温。

“季安言,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织毛衣。”

“那个地方晚上没有灯,我就摸着黑在织……十年里,我织了五百六十二件。”

“呵……一件毛衣减一天,我是多么得想快一点出来,好问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可是现在……我已经不想知道了……”

“再见,季安言。你的指尖,我的流年全文在线阅读再也不见……”

我猛地推开季安言的双手,大步大步地往前走去。

风吹过,撩起我的碎发,扎了眼,一阵疼痛,不过,我没有再流泪。

为季安言而流的泪水,已经够多了,我已经决定,再也不会为他掉一滴眼泪了!

第6章 艾里里

“陆程程!”

“陆程程……”

季安言在我背后,一遍一遍地喊着我的名字,他的声音被冬天的冷空气冻住,我听不到他的歇斯底里,也听不到他的声嘶力竭,我能够感觉到的,只有他如这日天气一般,不带温度的冷酷,还有我自己那些随风逝去的思绪而已。

恨季安言,对于我来说是很痛苦的一件事,这样的感情太沉重也太压抑,我想要活着,不是像死去了一样行尸走肉地活着,所以我告诉我自己,不要去恨他。

恨,这样浓郁的感情,其实和爱一样,都是很珍贵的。

我不要再爱季安言了,所以,我也不要恨他。

这样就好,让时光带走一切,让他从我未来的世界里离开就好……

“陆程程,你可以的!”我吸吸鼻子,对自己坚定地说。说明huijindi.com

季安言还在喊着我的名字,可是这一次,是我没有回头……

我回到了出租屋里,洗了个很长时间的澡,爬上上铺后,将自己埋入冰冷的棉被中。

“你衣服怎么破了?”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下铺的那位租客,忽然惊叫了一声。

“陆程程,你怎么了?”

“别吵!”我的头昏昏的,身体也冷得很,在对方爬上来掀开我的被子,还想要掀起我的睡衣的时候,彻底怒了。

“艾里里你烦不烦啊?我想睡觉!”

“好好好,我不吵你……”艾里里还是不死心,猛地拉起了我的衣服,突然震怒,“谁干的?!”

“……遇到了两个小流氓。”我重新拉好被子,只留出一个后脑勺,闷闷地道,“没真的出事。”

“这样还叫没事?”艾里里依旧愤怒,抓在我肩膀上的手掌青筋都暴起来了。

“陆程程……”艾里里还想要说些什么,却忽然又停了下来,转而将手放到了我的额头上,探了好一会儿,“我说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大呢……感冒了也不说……”

这些嘀嘀咕咕的话,我懒得理会。推荐huijindi.com

身体的疲惫让我困倦得很,我翻了个身将被子缠得紧紧的,很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中途的时候,艾里里给我灌了一杯感冒冲剂,又给我喂了一小碗白粥,我出了一身汗,在下午三点半的时候,醒了过来。

身上黏糊糊的,让我有些难受,我正准备去洗个澡,门铃却忽然被按响。

“谁啊?”艾里里一边问,一边打开了门。

“先生你找谁?还有,你谁呀?”

艾里里堵在门边,并没有让来人进门,我坐在下铺的床头,拿过水杯喝了几口热水。

“陆程程是住这里吗?”

那个声音,我如何认不出来?

季安言……

“你是她什么人?”艾里里的话里带着几分戒备,依旧堵在门口,不过这样的回答,也算是肯定了季安言的问题了。

“啪!”木门被人推开,撞在老旧的墙上,发出一声好大的响声。

风忽然吹入,让我瑟缩了一下,有些冷。

季安言黑着脸,一步一步地走到我身前,他的眼神中带着怒意和痛苦,直直地看着我,也质问着我:“陆程程,你和他同居?你们是什么关系?”

哦,我忘记说了,艾里里身份证上的性别,为男……

第7章 他的质问

艾里里是我捡回来的。

我还记得,在三个月前的那一天,遇见他的场景。他一身累累的伤痕,被人扔在郊外的垃圾桶旁边,奄奄一息。若不是他的手指动了一下,我几乎都要以为,那是一具流浪汉的尸体。

那一天是我刑满释放的日子,没有人来接我,也不会有人来接我,遇见艾里里,却让我突然生出了一种命中注定般的宿命感。我想,这个人或许就是上天特意送到我面前的,他是如此悲惨,急需我的救赎……

我救了艾里里,为了他的医药费,我把在监狱里积攒的钱,几乎花了个精光。

艾里里活了下来,因为他无处可去,所以最后他选择留在我的身边。

举目无亲,还有被整个世界抛弃了的感觉,很难受,我不得不承认,艾里里的出现,其实也是我的救赎。

我救了他的命,他,也救了我的命。

这些,都和季安言无关,我也不准备告诉他,他要误会就误会去吧,我都不在意了。

“季安言,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我将水杯握在手心中,让它的余温继续发散,这时候的我在季安言面前,已经不会再失控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的原因,让我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激动,总之,这样的状态,我其实挺满意的。

“如果你没事的话,请你离开好吗?”

我的声音显得异常平静,在这个狭小出租屋里,清晰地传出。

“陆程程!”

季安言低吼,他的双手握成拳,贴在身侧,青筋暴起。

“哎!你吼什么?”

艾里里挡在我身前,不让季安言的怒火降到我的头上。我知道,他在担心季安言怒极之下,会打我。

不过,艾里里显然是白担心了,季安言怎么可能打我呢?他出身高贵,教养良好,若是要伤害我的话,从来不需要挥舞拳头,他有的是法子狠狠糟践我的心!

“陆程程,他是谁?”

季安言还是这个问题,他倔强地梗着脖子,似乎不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就不离开一样,十分坚持。

我将艾里里的小身板推开,这个弱鸡,若是季安言要动手的话,一拳就可以把他揍趴下了。

“他是谁和你有关系吗?”

我深呼吸一口气,对上季安言深不见底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季安言,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陆程程!”季安言再走近一步,他弯下腰,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我,如此近的距离,我几乎能够看清楚倒映在他瞳孔中的我的影子,他咬牙,恶狠狠地说,“你是我的女朋友!你说我们有没有关系?!”

“哈哈哈~~~”我忍俊不禁,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季安言,我是你的女朋友?别说笑了!”

“如果我是,那么苏蕊呢?”

“那个真正的杀人犯--苏蕊,又是你的谁呢?”

时隔十年,我第一次将那个女人的名字说出口,有些意外,我以为这辈子我都无法说出那个名字的,没想到……真正地说出口后,我的心,只是起了一点点波澜。

那段过去里,真正伤害我的人,是季安言。至于苏蕊,她对于我来说只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而已……

“她已经死了!”

第8章 她已经死了

“她已经死了!”季安言强调着。

他的双眼还是盛满了怒意,甚至愤怒的程度比起之前,还要更深了一分。

似乎提起那个女人,就足够让他情绪激动了……真是可笑。

“你在生什么气?难道我不可以提起那个杀人凶手吗?”

“她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这件事情你是清楚的,我也是清楚的。”

“所以你到底在气什么?觉得我诬蔑了她吗?”

“季安言,被诬蔑的人是我!被关在监狱里十年的人,是我!是陆程程不是苏蕊!”

我还是失控了,因为这些话,积压在我心里,已经整整十年了。

别人不知道,以为我的这些话只是借口,是想要趁此逃脱杀人的惩罚。可是,季安言他分明是知道的!

季安言,他是知道的呀……

“对不起……”季安言低下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蹙起好看的剑眉,薄唇紧抿,“程程,对不起。只是,她已经死了,所以……”

“所以什么?”我将水杯狠狠地扔到季安言的身上,哆嗦着嘴唇,艰难地把那些话说出口,“所以我不该提起她吗?还是不该把她和‘杀人凶手’四个字联系起来?”

“她死了,难道就能改变这个恶心的事实了吗?”

“季安言,你为什么这么坏?!”

“为什么对我这么坏……呜……”

我留着泪,冲艾里里恳求着,“快把他赶出去!我不想看到他!艾里里,你帮帮我!呜……帮我……”

“季安言,请你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艾里里挤入我和季安言的中间,他瘦瘦的肩膀比起季安言来,是如此的纤弱,纤弱得几乎挡不住我的身体,可是他的背影,却又是如此的伟岸。

在这个世界上,或许这一刻的艾里里,才有为我阻挡一切狂风暴雨的决心吧……

“程程……”季安言再次喊了我的名字,带着歉意和不舍,还有曾经我以为是爱意的深沉。

程程,程程……

我曾经对季安言表白,写下这么一段话--山一程水一程,我是跋山涉水来爱你的陆程程……

那时候,我自以为这段话很美,所以在季安言接受我的表白后,特别喜欢听他喊我--“程程”。

我觉得季安言口中的“程程”,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因为,他是我跋山涉水也要来爱的,季安言啊……

从来没有哪一个人,像季安言一样,如此霸道地占据我的心。他的眉,他的眼,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引领着我的心潮澎湃。

他主宰了我所有的爱情,是我那些青春岁月里,深深爱着的人……

季安言……

他是这个世界上,伤害我最深的人……

“程程,对不起!”

“我不会放弃的……”

季安言走了,在留给我两句话后离开了。

他的话让我再次失控,险些哭得不能自抑。

他说他不会放弃……为什么在当初,却那么轻而易举地抛弃了我呢?

他的对不起,来得太迟太迟,十年监狱无望的日子里,我没有等到,十年之后的现在,我已经不稀罕了!

季安言,我已经放弃他了……

第9章 她身体不好

“别哭了……”

“为这样的男人,不值得!”

艾里里安慰我,不过,他安慰人的技术实在太烂,听了他说的这些话,反而让我更加伤感。

道理我其实也是知道的,可是知道,却不代表我就能够操纵自己的心了。

季安言,或许是我永远也堪不破的一道命题,他横亘在我人生的答卷上,拿不起又放不下,解得一塌糊涂之余,也让我陷入一败涂地……

我吸吸鼻子,拿出线团,躺在床上开始织毛衣。这个习惯,我已经持续很多年了,在监狱的时候,每当空闲,我就会开始织毛衣。

有时候白天的劳作很多,让我精疲力尽,可在午夜梦回之际,我还是戒不了这个习惯。

因为只有让自己忙得停不下来,我的心才能从季安言的那座囚牢中挣脱出来,给自己留一丝喘息的余地。

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能够不去想季安言;我才能够真实地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这一晚直到夜里两点,我才迷迷糊糊地睡着,而在艾里里的照顾下,第二天我的感冒就好得差不多了,到了晚上八点,我已经能够踩着自行车去上班了。

到便利店的路还是那么偏僻,我有些害怕,可是,我还是鼓起勇气过去了。

一路狂踩,到便利店的时候还不到八点半,我松了一口气,锁好自行车后,就准备到杂物间去换工衣。

我真的没想到,会忽然看到那个熟悉的影子,坐在便利店外的桌子旁。

季安言……

“好帅!”

方雯从门外走进,缀有几颗小痘痘的脸颊上,突兀地冒出了两团红晕。

“我觉得他一定是看上我了!”

方雯和另一个交班的女孩子炫耀,下巴仰得高高的,看起来就像一只得胜的花孔雀,趾高气昂的。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坐在了我的座位上。

这一天晚上,和往常其实并没有什么两样。

只不过,季安言的视线却一直停留在我脸上,即便我垂着眼帘,还是感觉到了那一份灼热。而方雯看我的眼神,也像是在看一个第三者一样,十分刺眼。

“季安言,你跟我来!”我受不了,终于还是走出了便利店,将季安言带到了一个小巷子里,“我说了,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季安言你可以不要再来打扰我了吗?”

“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也没用!”我压抑着怒火,手指轻颤,“季安言,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无耻!”

“如果你非要和我扯的话,那么……你能够告诉我,当初你为什么要诬蔑我吗?我和你一定是有仇吧?!”

“对不起……”

季安言沉默了,停顿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她……苏蕊家和我家是世交,她从小身体就不好,所以我……”

“我们是青梅竹马……但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

“够了!”我咬着牙打断了季安言的解释,心中凄凉,“她身体不好,她需要呵护?所以我活该被你们诬蔑?活该顶着杀人犯的帽子在监狱里十年是不是?!”

“季安言,那是整整十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

我真的好恨!本来说好的不恨,可是在季安言这样的理由下,我还是违背了自己的诺言。

恨,我怎能不恨呢?

我情愿季安言是爱苏蕊爱得要死,所以才在她推了人之后,拿我来顶锅。

如果不是这样,那么……我对他的爱是有多廉价?

竟然可以低贱到被随意抛弃……

低贱到,我的十年牢狱,只是因为他世交家的女儿,身体不好……

第10章 他说对不起

“我都已经道歉了,我说对不起我错了!”

“你还想要怎样?”

季安言也变得暴躁,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情绪影响了他,还是为了别的什么,他一个西装革履的大男人,竟然还像个中二少年一样,瞪大了一双眼睛,愤怒地看着我。

“我不想怎么样……”

说完,我回到了便利店中,拿起手提袋就踩自行车回去了。今日走了之后,大概以后我也都不用再来了。

这份工作,我其实是十分珍惜的,毕竟只有这家小便利店的老板不需要我提供身份证,工资虽然少,可是也足够我和艾里里两个人活下去了。

季安言,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份工作对于我来说,有着怎么样的意义。

我不想把锅推到季安言的头上,可的确是因为他,我才打算不继续这份工作的。

便利店这样的地方,季安言随时都可以来。我不知道他以后还会不会来纠缠我,可只要有这个可能存在,我都已经无法忍受!

说我自作多情也好,说我想多了也罢,总之,我不要看到这个可能!

在回出租屋的路上,季安言一直跟着我,他开着他那辆我没有见过的跑车,缀在我身后不远不近的地方,一路尾随。

我没有再回头,只是脚下多用了两分力,比平时更快地回到了出租屋。我爬到床上,将自己埋入被窝里。

季安言那个理由,的确是再一次地伤到我了。

我以为,苏蕊对于他来说,是刻骨铭心的爱人,或是别的什么对于他来说极为重要的人。

可是季安言却说,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苏蕊只是世交家的青梅而已。

他可知道,这些话将我置于何地?

呵,他一定是不知道的吧……

在这个夜晚,我再一次地梦魇了。

梦中,季安言还是个少年的模样,他穿着白衬衣,站在证人席上。

他的目光是如此清亮,看着法官的视线不偏不倚。而他的声音,又是如此的清晰流畅,没有丝毫的游移,似乎,他只是直白地陈述事实;似乎,他真的看到,是我把那个女生从楼梯上推下去的……

“我作证,是陆程程把她推下去的……”

“季安言,你为什么撒谎?为什么诬蔑我?”

不是情景再现,这只是我的梦境而已。

即便是在梦境之中,我也牢牢记得,当初我的反应只是呆愣着,手足无措,根本就没有对季安言的话,提出任何质疑。

我只是傻傻地站在那里,不敢置信,一脸愚蠢的样子……

“好痛啊,好痛啊……呜……”

“陆程程别哭!我们这就去医院……”

凌晨的时候,艾里里把我从床上拉起,又给我卷了一张薄被子,他背着我,踉踉跄跄地出了房间。

他的背太瘦,硌得我全身都痛;他的力气又太小,把我摔了好几次。

我整个人都烧得迷迷糊糊的,只知道中途似乎有另外一个人,从艾里里背上接过了我,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

我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青草香,像是夏日棉被暴晒之后,泛出的那一股淡淡的洗衣粉味道,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

“为什么这样对我?呜……”

“我不是杀人凶手……为什么不信我……”

“为什么不信我?呜……”

我委屈得直掉眼泪,直到某种刺痛又冰冷的药液灌入脉搏中,稍稍纾解了身体上的痛,我才又晕乎乎地睡过去……

你的指尖,我的流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的指尖 或 我的流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第八期:我的二十年——毕业季,不只是迷茫

    孤独这两个字单独拆开看,有小孩,有瓜果,有动物,有蚊虫,这些都足以支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子口,难怪毕业季总是在这样炎热的暑夏,表面人味十足,实则寂寂无声。毕业生都会面临着多多少少的压力,或者是就业方面,或者是爱情方面,毕竟一毕业就分手,一毕业就失业的例子,看的听的太多了。蔡先生的毕业季,几乎没有什么压力。这并非是他来自重点大学,而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这在即便毕业的大学生中是很常见的,就算是每年拿奖学金的优等生,在面临毕业,都不知道去干嘛,更何况是像蔡先生这种,年年挂科的“学渣”呢!所以在

  • 【百诚艺术】艺术家卜绍基珍藏力作《金石花鸟十二条屏》瞩目曝光

    继上周由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广州青年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广州市政协书画院协办,中旗集团、百诚艺术馆承办的《心迹自然·卜绍基大写意花鸟画展》暨“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学术研讨会开幕式后,南粤画坛迅速掀起一股复兴南粤大写意的风潮。昨日,百诚艺术馆举办《感动您的卜绍基金石大写意花鸟画》活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呈现更多艺术家卜绍基的金石大写意作品。现场报道卜绍基老师沉浸于岭南写意画30余年,一直致力于用自己的笔触为百花写精神,为万物表生命,绘画对于他来讲,已不仅仅是一门技

  • 老头为大爱迁祖坟,夜晚电闪雷鸣,第二天坟边多了一座龙山!

    在王官村有户姓王的人家,家中有地两千亩,牛羊成群。当家人是王老头,五十出头,为人和善。这王老头有三个儿子,都成家了,孙女好几个,就是没有孙子。这天,王老头在家门口晒太阳,晌午时分,南边来了个风水先生,年纪与王老头相仿,一些人围了上去,让他给自家看风水地,好福荫子孙。这风水先生说的头头是道,看的也非常准,于是王老头也凑了上去,不过他与别人不同,人家是为了自家后代,而王老头想找一块发亲戚、发村邻的风水宝地!风水先生很是纳闷,看了这么多年风水,都是为自家好,没有一个是为别人好的,这王老头是头一个,心想

  • 书法大宗师:楷书如何笔力独到?

    总第1100期;欢迎关注。书法艺术的力量表现在线条、字形、篇章三个方面。线条所表现的是笔力,字形所表现的是合力,而篇章所表现的是势力。线条中的笔力,是书法力量表现的主要方面。梁启超在《书法指导》一文中十分强调这一点。他说:“写字全仗笔力,笔力的有无,断定字的好坏,而笔力的有无,一写下去立刻就可以看出来。”今天我们着重探讨一下,书法当中的笔力究竟是怎样表现的。古来有许多楷书作家有自己的显示笔力的独到方法:一、唐代虞世南写的“戈”画力量显得与众不同。提起这个笔画,历史上有个著名的典故“虞戈高妙”讲的

  • 《落笔心安》首发,赠品2份

    我们修书写信时,常常用“见字如面”作为开头,这个“字”,既是你自己,也是对方眼里的你。所以,一旦落笔,你写的字就成了另一个你。写得好,他人看、自己看都如沐春风;写得不好,自己看着尚觉面目可憎,更不要说呈送到他人面前。键盘打字和智能输入并没有改变我们日常书写的习惯,反而越来越发觉写字的美妙,当笔尖和纸张摩挲共鸣,字里行间仿佛能够看见自己一笔一划、慢慢走来的人生,写得好,对自己就有了最好的交代。重拾写字的优雅与快乐---有礼有节®品牌新品《落笔心安》美学练字套装,重拾写字的优雅,为每个人创造一份落笔

  • 130岁的《国家地理》推出新版式和新字体了?

    《国家地理》是1888年10月国家地理协会出版的图书,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广为人知的一本杂志,杂志每年发行12次。在杂志130周年之际,由其创意总监EmmetSmith与咨询公司GodfreyDadichPartners(GDP)共同领导内部设计团队重新设计了出版物版面和两个新字体。这个著名的黄色边框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品牌标志,它是一本书的边框,更像打开外部世界的一扇美丽的窗户,意味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是打通人们通向外面世界的通道。黄色边框成了世界著名的品牌标识,以及《国家地理》杂志品牌

  • 第八期:我的二十年——福州最孤独的几个夜晚

    我在毕业的时期,换过不少工作,我大学是念金融的,然而在大学期间以及进入金融行业以后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很喜欢这个行业。太多的人被金钱左右。原本心思恪纯者,在金钱面前,也会成为猛兽一般贪婪无底。当年的大学第一堂课,老师便教导,“我们这行,会经手很多钱,但是你要明白,什么钱是你的,什么钱不是你的。”我自知也是定力不足的人,所以我还是识相的尽早抽身方为最妥,加之自己实在是不喜欢这行,父亲对于我从事和专业完全不相干的工作表示十分恼火,感觉这不仅仅是让我浪费了大学几年时间,更是完全不遵从他的安排。可路终究

  • 福鼎白茶价格:福鼎老白茶的价格这么高,那我们就买新白茶!

    大概就两三年的时间,福鼎白茶的价格一路水涨船高。早年,福鼎白茶可是一文不值,无人问津,可现在,老白茶的价格已经涨到了千元一饼。既然福鼎老白茶的价格这么高,存新茶就显得更有意义了。除了价钱上的优势,购买当年的新白茶还有这些优势。首先,当年新白茶的价格比较透明,水不深,购买被坑的几率较小。其次便是新白茶做了假,好就是好,坏就是坏,一喝便知。需要重点强调的是只有底子过硬的新白茶,才能实现越陈越香的陈化过程。再者,存新白茶,看着它一年年的转化,比到处买不靠谱的老白茶来的更切实。你存在手里的茶,有多少年份

  • 同趣园盆景有趣

    同趣园盆景有趣图、文尔力坐落在安徽省安庆市中兴大道与兴业路交叉口(安庆下高速4公里处,丰田4S店旁)的同趣园,是安徽安庆盆景爱好者俱乐部,也是一个盆景创作团队,以杨积德、陈德伟、费建国、江四九、尔力等人为主。大家从2000年开始走到一起,每周星期六、星期天,园子里都有不少人,大家共同动手,修剪护理,切磋技艺,乐在其中,共同提高,推动安庆整体盆景技艺提高。同趣园每盆盆景个性凸显,千骄百媚,千姿百态,绝无雷同。一支一直不为经济利益,只为兴趣爱好的团队,为盆景的地方特色做出巨大影响,并带动了一批批盆景

  • 慈禧:人家可是艺术家

    在大家印象里,慈禧是个喜欢玩弄权术的皇太后勾心斗角,荒淫无度大清朝都毁在这个女人手里还签了很多丧权辱国的条约然而,你不知道的是,慈禧还有另外一面她是个艺术爱好者慈禧对文学、字画以及汗青很是有乐趣念书、学画、下棋、抚琴,且常常骑马射箭慈禧还亲自作画、写诗《清宫遗闻》记载有“光绪中叶以后,慈禧忽怡情翰墨,学绘花卉,又学作擘窠大字”。慈禧对于艺术是半道出家之前没什么艺术熏陶和积淀所以慈禧的画谈不上功底,也谈不上韵味不过平心而论,慈禧还是很聪明的入门级绝对是够格的话说,慈禧的书法也是可以的虽然比不上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