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你的指尖,我的流年全文在线阅读

2018/1/13 5:47: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你的指尖,我的流年

第5章 再见,再也不见

“陆程程,是不是他们上了你也无所谓?!”

季安言的声音,是如此的陌生。你的指尖,我的流年全文在线阅读

我记忆中的他,声音是不够悦耳的,却也是充满了少年的气息的,像是春日里悄然绽放的枝头木棉,不管在任何时候,都能给予我一种春暖花开般的美好感觉。

可是现在在我眼前的这个季安言,却和十年前的那一日重叠了。

十七岁的季安言这样说:“我作证,是陆程程把她推下去的……”

二十七岁的季安言,他用几乎如出一辙的残酷,对我毫不留情,“陆程程,你TM的是不是在犯贱?!”

我是不是在犯贱,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季安言的出现,就是我的灾难。

不管是在十年之前,还是十年之后的如今,如果说他给我的温暖,就是一滴水,那么他给我的痛苦,就是一片看不见尽头的海。

那海浪滔滔,将我死死护在手心的水滴,彻底淹没。

“是!我就是在犯贱!”

我用手背狠狠擦了一下眼睛,不让视线模糊。原文huijindi.com我不想在季安言面前如此狼狈,可是我更不想让他以为,我如今的眼泪还是为他而流的。

“我再怎么犯贱都和你无关!”

“季安言,你……”

我实在忍不住,喉头被一股上不来又下不去的气堵住,让我的声音,都变得像是哽咽一样,带着一种失去控制的可笑。

可不就是可笑嘛!

我怎么可能、又怎么可以还因为季安言而失控呢?!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我恨不得他从来没有在我的世界里出现过!

“请永远也别出现在我面前了,好吗?求你……”

我忍了许久的泪水,还是决堤了,它们争先恐后,顺势而下,很快就湿了我脸,也湿了我的衣领。

我拢了拢被撕破的上衣,开了车门,走了出去。

天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泛白,几乎是在一瞬间,冬日的初阳就露出了金边。

一丝丝一缕缕的阳光,照入我红肿的眼睛中,映衬着未干的泪痕,竟让我看到了彩虹般的绚烂。

“对不起……陆程程,我错了……”

季安言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悄悄跟了上来,在我看见彩虹的那一瞬间,他的手臂,也紧紧地圈在了我的腰上。版权huijindi.com

绕在他脖子上的那一条旧旧的红色围巾,因为从背后拥抱的姿势,也垂到了我的身前。

这一条围巾,是当年我花了三个月,一遍遍地织了拆又拆了织,最终在圣诞的那一天送给他的……

“陆程程,我错了……”

“原谅我好不好?陆程程……”

他的声音也似乎染上了我的悲伤,竟有那么一瞬间让我错觉,当年那个站在证人席上,为了另一个女人将我送入铁窗内的男人,不是他,而是一个我全然陌生的人……

“这条围巾……”

“是!就是当年你送我的那一条!”

“陆程程,我……”

他欲言又止。

我感受着他的沉默,没有说话,只是将所有的体重都压在了这个拥抱中。我想要最后一次感受,季安言身上那一种可以轻易将我刺伤的体温。

“季安言,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织毛衣。”

“那个地方晚上没有灯,我就摸着黑在织……十年里,我织了五百六十二件。”

“呵……一件毛衣减一天,我是多么得想快一点出来,好问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可是现在……我已经不想知道了……”

“再见,季安言。你的指尖,我的流年全文在线阅读再也不见……”

我猛地推开季安言的双手,大步大步地往前走去。

风吹过,撩起我的碎发,扎了眼,一阵疼痛,不过,我没有再流泪。

为季安言而流的泪水,已经够多了,我已经决定,再也不会为他掉一滴眼泪了!

第6章 艾里里

“陆程程!”

“陆程程……”

季安言在我背后,一遍一遍地喊着我的名字,他的声音被冬天的冷空气冻住,我听不到他的歇斯底里,也听不到他的声嘶力竭,我能够感觉到的,只有他如这日天气一般,不带温度的冷酷,还有我自己那些随风逝去的思绪而已。

恨季安言,对于我来说是很痛苦的一件事,这样的感情太沉重也太压抑,我想要活着,不是像死去了一样行尸走肉地活着,所以我告诉我自己,不要去恨他。

恨,这样浓郁的感情,其实和爱一样,都是很珍贵的。

我不要再爱季安言了,所以,我也不要恨他。

这样就好,让时光带走一切,让他从我未来的世界里离开就好……

“陆程程,你可以的!”我吸吸鼻子,对自己坚定地说。说明huijindi.com

季安言还在喊着我的名字,可是这一次,是我没有回头……

我回到了出租屋里,洗了个很长时间的澡,爬上上铺后,将自己埋入冰冷的棉被中。

“你衣服怎么破了?”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下铺的那位租客,忽然惊叫了一声。

“陆程程,你怎么了?”

“别吵!”我的头昏昏的,身体也冷得很,在对方爬上来掀开我的被子,还想要掀起我的睡衣的时候,彻底怒了。

“艾里里你烦不烦啊?我想睡觉!”

“好好好,我不吵你……”艾里里还是不死心,猛地拉起了我的衣服,突然震怒,“谁干的?!”

“……遇到了两个小流氓。”我重新拉好被子,只留出一个后脑勺,闷闷地道,“没真的出事。”

“这样还叫没事?”艾里里依旧愤怒,抓在我肩膀上的手掌青筋都暴起来了。

“陆程程……”艾里里还想要说些什么,却忽然又停了下来,转而将手放到了我的额头上,探了好一会儿,“我说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大呢……感冒了也不说……”

这些嘀嘀咕咕的话,我懒得理会。你的指尖,我的流年全文在线阅读

身体的疲惫让我困倦得很,我翻了个身将被子缠得紧紧的,很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中途的时候,艾里里给我灌了一杯感冒冲剂,又给我喂了一小碗白粥,我出了一身汗,在下午三点半的时候,醒了过来。

身上黏糊糊的,让我有些难受,我正准备去洗个澡,门铃却忽然被按响。

“谁啊?”艾里里一边问,一边打开了门。

“先生你找谁?还有,你谁呀?”

艾里里堵在门边,并没有让来人进门,我坐在下铺的床头,拿过水杯喝了几口热水。

“陆程程是住这里吗?”

那个声音,我如何认不出来?

季安言……

“你是她什么人?”艾里里的话里带着几分戒备,依旧堵在门口,不过这样的回答,也算是肯定了季安言的问题了。

“啪!”木门被人推开,撞在老旧的墙上,发出一声好大的响声。

风忽然吹入,让我瑟缩了一下,有些冷。

季安言黑着脸,一步一步地走到我身前,他的眼神中带着怒意和痛苦,直直地看着我,也质问着我:“陆程程,你和他同居?你们是什么关系?”

哦,我忘记说了,艾里里身份证上的性别,为男……

第7章 他的质问

艾里里是我捡回来的。

我还记得,在三个月前的那一天,遇见他的场景。他一身累累的伤痕,被人扔在郊外的垃圾桶旁边,奄奄一息。若不是他的手指动了一下,我几乎都要以为,那是一具流浪汉的尸体。

那一天是我刑满释放的日子,没有人来接我,也不会有人来接我,遇见艾里里,却让我突然生出了一种命中注定般的宿命感。我想,这个人或许就是上天特意送到我面前的,他是如此悲惨,急需我的救赎……

我救了艾里里,为了他的医药费,我把在监狱里积攒的钱,几乎花了个精光。

艾里里活了下来,因为他无处可去,所以最后他选择留在我的身边。

举目无亲,还有被整个世界抛弃了的感觉,很难受,我不得不承认,艾里里的出现,其实也是我的救赎。

我救了他的命,他,也救了我的命。

这些,都和季安言无关,我也不准备告诉他,他要误会就误会去吧,我都不在意了。

“季安言,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我将水杯握在手心中,让它的余温继续发散,这时候的我在季安言面前,已经不会再失控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的原因,让我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激动,总之,这样的状态,我其实挺满意的。

“如果你没事的话,请你离开好吗?”

我的声音显得异常平静,在这个狭小出租屋里,清晰地传出。

“陆程程!”

季安言低吼,他的双手握成拳,贴在身侧,青筋暴起。

“哎!你吼什么?”

艾里里挡在我身前,不让季安言的怒火降到我的头上。我知道,他在担心季安言怒极之下,会打我。

不过,艾里里显然是白担心了,季安言怎么可能打我呢?他出身高贵,教养良好,若是要伤害我的话,从来不需要挥舞拳头,他有的是法子狠狠糟践我的心!

“陆程程,他是谁?”

季安言还是这个问题,他倔强地梗着脖子,似乎不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就不离开一样,十分坚持。

我将艾里里的小身板推开,这个弱鸡,若是季安言要动手的话,一拳就可以把他揍趴下了。

“他是谁和你有关系吗?”

我深呼吸一口气,对上季安言深不见底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季安言,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陆程程!”季安言再走近一步,他弯下腰,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我,如此近的距离,我几乎能够看清楚倒映在他瞳孔中的我的影子,他咬牙,恶狠狠地说,“你是我的女朋友!你说我们有没有关系?!”

“哈哈哈~~~”我忍俊不禁,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季安言,我是你的女朋友?别说笑了!”

“如果我是,那么苏蕊呢?”

“那个真正的杀人犯--苏蕊,又是你的谁呢?”

时隔十年,我第一次将那个女人的名字说出口,有些意外,我以为这辈子我都无法说出那个名字的,没想到……真正地说出口后,我的心,只是起了一点点波澜。

那段过去里,真正伤害我的人,是季安言。至于苏蕊,她对于我来说只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而已……

“她已经死了!”

第8章 她已经死了

“她已经死了!”季安言强调着。

他的双眼还是盛满了怒意,甚至愤怒的程度比起之前,还要更深了一分。

似乎提起那个女人,就足够让他情绪激动了……真是可笑。

“你在生什么气?难道我不可以提起那个杀人凶手吗?”

“她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这件事情你是清楚的,我也是清楚的。”

“所以你到底在气什么?觉得我诬蔑了她吗?”

“季安言,被诬蔑的人是我!被关在监狱里十年的人,是我!是陆程程不是苏蕊!”

我还是失控了,因为这些话,积压在我心里,已经整整十年了。

别人不知道,以为我的这些话只是借口,是想要趁此逃脱杀人的惩罚。可是,季安言他分明是知道的!

季安言,他是知道的呀……

“对不起……”季安言低下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蹙起好看的剑眉,薄唇紧抿,“程程,对不起。只是,她已经死了,所以……”

“所以什么?”我将水杯狠狠地扔到季安言的身上,哆嗦着嘴唇,艰难地把那些话说出口,“所以我不该提起她吗?还是不该把她和‘杀人凶手’四个字联系起来?”

“她死了,难道就能改变这个恶心的事实了吗?”

“季安言,你为什么这么坏?!”

“为什么对我这么坏……呜……”

我留着泪,冲艾里里恳求着,“快把他赶出去!我不想看到他!艾里里,你帮帮我!呜……帮我……”

“季安言,请你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艾里里挤入我和季安言的中间,他瘦瘦的肩膀比起季安言来,是如此的纤弱,纤弱得几乎挡不住我的身体,可是他的背影,却又是如此的伟岸。

在这个世界上,或许这一刻的艾里里,才有为我阻挡一切狂风暴雨的决心吧……

“程程……”季安言再次喊了我的名字,带着歉意和不舍,还有曾经我以为是爱意的深沉。

程程,程程……

我曾经对季安言表白,写下这么一段话--山一程水一程,我是跋山涉水来爱你的陆程程……

那时候,我自以为这段话很美,所以在季安言接受我的表白后,特别喜欢听他喊我--“程程”。

我觉得季安言口中的“程程”,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因为,他是我跋山涉水也要来爱的,季安言啊……

从来没有哪一个人,像季安言一样,如此霸道地占据我的心。他的眉,他的眼,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引领着我的心潮澎湃。

他主宰了我所有的爱情,是我那些青春岁月里,深深爱着的人……

季安言……

他是这个世界上,伤害我最深的人……

“程程,对不起!”

“我不会放弃的……”

季安言走了,在留给我两句话后离开了。

他的话让我再次失控,险些哭得不能自抑。

他说他不会放弃……为什么在当初,却那么轻而易举地抛弃了我呢?

他的对不起,来得太迟太迟,十年监狱无望的日子里,我没有等到,十年之后的现在,我已经不稀罕了!

季安言,我已经放弃他了……

第9章 她身体不好

“别哭了……”

“为这样的男人,不值得!”

艾里里安慰我,不过,他安慰人的技术实在太烂,听了他说的这些话,反而让我更加伤感。

道理我其实也是知道的,可是知道,却不代表我就能够操纵自己的心了。

季安言,或许是我永远也堪不破的一道命题,他横亘在我人生的答卷上,拿不起又放不下,解得一塌糊涂之余,也让我陷入一败涂地……

我吸吸鼻子,拿出线团,躺在床上开始织毛衣。这个习惯,我已经持续很多年了,在监狱的时候,每当空闲,我就会开始织毛衣。

有时候白天的劳作很多,让我精疲力尽,可在午夜梦回之际,我还是戒不了这个习惯。

因为只有让自己忙得停不下来,我的心才能从季安言的那座囚牢中挣脱出来,给自己留一丝喘息的余地。

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能够不去想季安言;我才能够真实地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这一晚直到夜里两点,我才迷迷糊糊地睡着,而在艾里里的照顾下,第二天我的感冒就好得差不多了,到了晚上八点,我已经能够踩着自行车去上班了。

到便利店的路还是那么偏僻,我有些害怕,可是,我还是鼓起勇气过去了。

一路狂踩,到便利店的时候还不到八点半,我松了一口气,锁好自行车后,就准备到杂物间去换工衣。

我真的没想到,会忽然看到那个熟悉的影子,坐在便利店外的桌子旁。

季安言……

“好帅!”

方雯从门外走进,缀有几颗小痘痘的脸颊上,突兀地冒出了两团红晕。

“我觉得他一定是看上我了!”

方雯和另一个交班的女孩子炫耀,下巴仰得高高的,看起来就像一只得胜的花孔雀,趾高气昂的。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坐在了我的座位上。

这一天晚上,和往常其实并没有什么两样。

只不过,季安言的视线却一直停留在我脸上,即便我垂着眼帘,还是感觉到了那一份灼热。而方雯看我的眼神,也像是在看一个第三者一样,十分刺眼。

“季安言,你跟我来!”我受不了,终于还是走出了便利店,将季安言带到了一个小巷子里,“我说了,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季安言你可以不要再来打扰我了吗?”

“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也没用!”我压抑着怒火,手指轻颤,“季安言,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无耻!”

“如果你非要和我扯的话,那么……你能够告诉我,当初你为什么要诬蔑我吗?我和你一定是有仇吧?!”

“对不起……”

季安言沉默了,停顿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她……苏蕊家和我家是世交,她从小身体就不好,所以我……”

“我们是青梅竹马……但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

“够了!”我咬着牙打断了季安言的解释,心中凄凉,“她身体不好,她需要呵护?所以我活该被你们诬蔑?活该顶着杀人犯的帽子在监狱里十年是不是?!”

“季安言,那是整整十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

我真的好恨!本来说好的不恨,可是在季安言这样的理由下,我还是违背了自己的诺言。

恨,我怎能不恨呢?

我情愿季安言是爱苏蕊爱得要死,所以才在她推了人之后,拿我来顶锅。

如果不是这样,那么……我对他的爱是有多廉价?

竟然可以低贱到被随意抛弃……

低贱到,我的十年牢狱,只是因为他世交家的女儿,身体不好……

第10章 他说对不起

“我都已经道歉了,我说对不起我错了!”

“你还想要怎样?”

季安言也变得暴躁,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情绪影响了他,还是为了别的什么,他一个西装革履的大男人,竟然还像个中二少年一样,瞪大了一双眼睛,愤怒地看着我。

“我不想怎么样……”

说完,我回到了便利店中,拿起手提袋就踩自行车回去了。今日走了之后,大概以后我也都不用再来了。

这份工作,我其实是十分珍惜的,毕竟只有这家小便利店的老板不需要我提供身份证,工资虽然少,可是也足够我和艾里里两个人活下去了。

季安言,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份工作对于我来说,有着怎么样的意义。

我不想把锅推到季安言的头上,可的确是因为他,我才打算不继续这份工作的。

便利店这样的地方,季安言随时都可以来。我不知道他以后还会不会来纠缠我,可只要有这个可能存在,我都已经无法忍受!

说我自作多情也好,说我想多了也罢,总之,我不要看到这个可能!

在回出租屋的路上,季安言一直跟着我,他开着他那辆我没有见过的跑车,缀在我身后不远不近的地方,一路尾随。

我没有再回头,只是脚下多用了两分力,比平时更快地回到了出租屋。我爬到床上,将自己埋入被窝里。

季安言那个理由,的确是再一次地伤到我了。

我以为,苏蕊对于他来说,是刻骨铭心的爱人,或是别的什么对于他来说极为重要的人。

可是季安言却说,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苏蕊只是世交家的青梅而已。

他可知道,这些话将我置于何地?

呵,他一定是不知道的吧……

在这个夜晚,我再一次地梦魇了。

梦中,季安言还是个少年的模样,他穿着白衬衣,站在证人席上。

他的目光是如此清亮,看着法官的视线不偏不倚。而他的声音,又是如此的清晰流畅,没有丝毫的游移,似乎,他只是直白地陈述事实;似乎,他真的看到,是我把那个女生从楼梯上推下去的……

“我作证,是陆程程把她推下去的……”

“季安言,你为什么撒谎?为什么诬蔑我?”

不是情景再现,这只是我的梦境而已。

即便是在梦境之中,我也牢牢记得,当初我的反应只是呆愣着,手足无措,根本就没有对季安言的话,提出任何质疑。

我只是傻傻地站在那里,不敢置信,一脸愚蠢的样子……

“好痛啊,好痛啊……呜……”

“陆程程别哭!我们这就去医院……”

凌晨的时候,艾里里把我从床上拉起,又给我卷了一张薄被子,他背着我,踉踉跄跄地出了房间。

他的背太瘦,硌得我全身都痛;他的力气又太小,把我摔了好几次。

我整个人都烧得迷迷糊糊的,只知道中途似乎有另外一个人,从艾里里背上接过了我,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

我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青草香,像是夏日棉被暴晒之后,泛出的那一股淡淡的洗衣粉味道,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

“为什么这样对我?呜……”

“我不是杀人凶手……为什么不信我……”

“为什么不信我?呜……”

我委屈得直掉眼泪,直到某种刺痛又冰冷的药液灌入脉搏中,稍稍纾解了身体上的痛,我才又晕乎乎地睡过去……

你的指尖,我的流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的指尖 或 我的流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图片报道

    腊八节将至,1月22日,来自巴基斯坦、牙买加、埃塞俄比亚等国的江苏大学留学生走进镇江市和平路街道金山水城社区,与社区居民一起制作、品尝腊八粥,感受中国传统文化。图为留学生与腊八粥“合影”。新华社发《人民日报》(2018年01月23日03版)

  • 开工了!

    早安,吉祥:人无论做什么,打好根基才是根本。学习更是如此:老老实实的下工夫,默默地积攒能量,在不声不响中养精蓄锐,当你的根基远远超过别人时,生命的奇迹同样会发生在你身上。-------【北桦林文化】丁酉年腊月初七

  • 老祖宗修心对联30副,终生受用!

    1好花半开;美酒微醉。曾国藩很喜欢“花未全开、月未圆”七个字,认为是惜福之道。花一旦全开,马上就要凋谢了;月一旦全圆,马上就要缺损了。而未全开,未全圆,让人仍然有所期待,有所憧憬。人要有节制、有收敛,就像酒喝微醉的状态最好,大醉的话既伤身,也可能会惹祸。2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不俗”的意思不是清高绝俗,而是不离世间,却又能不为世间所困扰。佛不是让我们冷漠无情、不食人间烟火,而是让我们对世间万物、花鸟草虫都含情。所以,多情最是佛心。3乾坤容我静;名利任人忙。唐代诗人白居易说:“权门要路是身灾,

  • 中国京剧音配像《陈三两》(李世济)

  • 【圣言分享】元月24日 腊月初八 星期三

    一月二十四日常年期第三周星期三圣方济各沙雷氏(主教、圣师)(纪念)进堂咏贤明之士要发光,有如穹苍的光辉;那些引导多人归于正义的人,要永远发光如同星辰。(达12:3)集祷经天主,你为拯救人灵,曾使圣方济各沙雷氏主教,为一切人成为一切;求你恩赐我们效法圣人的榜样,常能欢欣地为弟兄姊妺服务,以显示出你的温良慈善。因你的圣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和你及圣神,是唯一天主,永生永王。亚孟。读经一(我必在你以后兴起一个后裔,我必巩固他的王权。)恭读撒慕尔纪下7:4-17那时候,上主的话传于纳堂说:「你去告诉我

  • 前行难,回头也难,一往回走,便是惨淡的人生(精读)

    月牙儿在天上孤零零悬着。四野黑黝黝的,静出一种死寂。走了一阵,血液拍向大脑的幅度渐渐慢了。猛子停下脚步。“凭啥?凭啥死?”他晃晃脑袋,“你驴撵的发了横财,在城里泡女人。老子给你女人解几次闷,就死?呸!”猛子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你个贼砍头的,把人家扔家里,管也不管,叫人家活守寡。人家也是个人哩,又不是土牛木马。……哼,都旱成戈壁滩了,老子替你浇几次水,凭啥死?我偏不死。怕啥?头掉不过碗大个疤。”他开始自言自语了。前行难,回头也难。一往回走,猛子又感到摆在他面前的是无法忍受的羞耻。他最怕妈知道

  • 为什么人人都被忽生忽灭的情绪所控?(值得一读)

    《区别营养与毒药》“即使某个信息被冠以一种似乎非常神圣的名头,它也未必像自己所标榜的那样神圣。其区别在于,它倾注大部分力量所表达的东西,有着怎样的内容,这内容所激活的,是人类内心美好博爱的那部分,还是人类内心丑恶暴力的那部分?假如是前者,它就是营养;假如是后者,它就是毒药。”《让生命在苦难中升华》“经历苦难也罢,目睹苦难也罢,感受那份‘苦’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因此而懂得,如何在爱与智慧当中,消解一种愤怒的、欲望的、懦弱的东西,让自己挺直了腰板站起来,让生命在‘苦’中升华,为世界做出更多

  • 不懂正确的方法修行,真的是效果差很多!

    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你的妄想的根被你拔掉以后,你的罪业就开始改变了。我讲实在话,你要忏悔业障,你要对治烦恼,你一个一个对治,你一辈子对治不完。蕅益大师说:你今天用念佛的法门要对治烦恼,每天念佛十万声佛号,念一百年,念佛一声能够消你很多很多…的罪障,就这样念了一百年,每天念十万声,这样子一百年下来。蕅益大师说:你消的业障如爪中土,你没有消的业障如大地土。所以他说你只是事相的修学,你改变不了你自己。我们不懂正确的方法修行,真的是效果差很多,因为你还是活在自我意识当中,你还是用自我意识,来

  • 不可思议有多大?10的64次方|睡前科学故事

    我们知道在阿拉伯数字传入我国之前,古代中国人是用别的符号和文字表示数字的。比如0-10可以用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表示分数,小数用的是几分之几或是X/Y这样的形式;如果表示很大的数,用的是10的次幂那样的形式,比如1048。那么在没有阿拉伯数字的古代中国,怎么表示很大的数,以及很小的数呢?实际上,至少从夏、商、西周开始,古代中国人就开始使用特殊符号表示数量。比如,公元前14至11世纪的殷墟甲骨文卜辞中的数字是这样的——殷墟甲骨文卜辞中的数字和它们对应的阿拉伯

  • 【每日一帖】第441篇|《东方朔画赞》颜真卿

    《颜真卿书东方朔画赞碑》简称《东方朔画赞碑》,晋夏侯湛撰文。颜真卿书,楷书。碑额篆书。为颜真卿四十五岁时所书。大楷字径约十厘米。平整峻峭,深厚雄健,气势磅礴。是颜真卿楷书个人风格还没有成熟时期的作品,比起颜体成熟时的《麻姑仙坛记》等楷书的大巧若拙显得生动灵秀,更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习惯。苏东坡给予此碑高度评价:“颜真卿写碑,惟《东方朔画赞》最为清雄。后见逸少本,乃知鲁公字临此。虽大小相悬而气韵良是,非自得于书,未易为之言也。”苏轼对此碑的评价,点明了颜体是胎息于王羲之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