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替爱】平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8/1/13 21:24:50 来源:网络 []

小说:替爱

作者:平安

第二章 铤而走险

  吕鱼站在原地,大脑飞速运转,她一动不敢动,手还保持着握门把手的动作,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变化,极力让自己看上去像一株梦游的植物,决定先静观其变。汇金地

  沈浊清弯腰把托盘放地上,伸出一条手臂,紧扣住吕鱼手腕,一个阔步迈进来,将人往卧室里狠狠一推,门在背后关上了。

  “你在找什么?”男人将她双手扣在一起,直接按在床上,那双眼睛里黑压压一片,薄唇紧抿,犹如一头暴怒边缘的豹子,“嗯?”

  “没找什么。”吕鱼强自镇定。

  “还嘴硬?我的小鱼儿。”

  男人上半身只穿了件居家衬衫,紧实的肌肉隔着衣料挨蹭吕鱼的身体,长腿一屈,抵开她的双腿。沈浊清身上有极淡的烟草味,面孔保养得宜,禁欲气质烘托出沉稳和英俊。

  卧室里静得落针可闻。版权huijindi.com

  靠得太近,两人呼吸交错,吕鱼略微偏过头,她有些口干舌燥,生平第一次对自己的耐心与意志力感到不太自信。

  男人的手缓缓划过她的颈动脉,那里纤细而脆弱,脉搏一下接一下鼓动,简直不堪一击,只要稍加力气,就能马上要了她的小命。

  “再给你一次机会,”沈浊清似乎耐心耗尽,“在找什么?”

  他白手起家这么多年,商场沉浮看了个遍,自然对人心不古最有发言权。沈浊清不怕明枪也不怕暗箭,但他害怕背叛。

  吕鱼决定铤而走险。

  “我在找你出轨的证据。”她说。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哦?”男人聪明地没有揭穿,“那你找到了么?”

  “没找到,”吕鱼面不改色,“你可以松开了么?”

  男人身上的味道令她心猿意马,思路却清晰了许多,如果这次不能得到沈浊清的信任,那么她接下来要面对的局势将会无比艰难。要是无法及时完成任务,董晋的公司也将岌岌可危。

  “鱼儿,”男人口吻低沉,听不出情绪,但身上的气场不再收敛,“你变得不乖了。”

  沈浊清的指掌渐渐收拢,吕鱼无法思考了,缺氧带来的窒息感令他眩晕,她的脸颊开始涨红,鬓角渗出冷汗,嘴唇颤抖。

  “沈浊清……浊清……疼……”

  那声音虚弱无比,蚊鸣似的细微,可是却令商场上杀伐决断的沈浊清瞳孔骤缩。他的手一抖,指间的力道顷刻撤回,下一刻,他长臂揽住吕鱼的腰,猛地将她翻过去,松垮垮的病号裤往下一扒,照着屁股就是一巴掌。

  吕鱼被打的有点懵逼。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这些年沈浊清叱咤商场,黑道白道那是血里火里摸爬滚打混过来的,暗地里不知有多少豺狼虎豹潜伏着,就等他倒下那一天,再一哄而上,喝他的血,吃他的肉。所以他对待意图背叛者的手段也更令人啧舌,今天却被气的狠了,连打屁股都用上了。

  雪白的小屁股红肿起来,清晰显出五个指头印,沈浊清打了一巴掌还不解恨,啪啪啪又连打三巴掌。

  吕鱼咬牙忍着,这种小打小闹的疼对于她来说实在不算刺激,眼泪照流,心里嘲笑他幼稚,渐渐被打得有点犯困,还十分欠揍地打了个小哈欠。

第三章 真正的技术

  沈浊清又打了十几巴掌,一下比一下响,一下比一下重,吕鱼的疼痛感后知后觉地翻涌上来,她疼得浑身颤抖,身体蜷缩起来,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手指四处抓挠,又被男人按住。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吕鱼求饶,“好疼……别打我了……求求你……”

  沈浊清一下接一下地打,两腮紧咬,绷出一个坚毅的弧度,面部轮廓显得异常冷峻。

  后来她嗓子也哭哑了,求饶的话说了一箩筐,卧室里噼噼啪啪的打屁股声还是一刻没停。原文http://www.huijindi.com/吕鱼蹬了蹬腿,觉得是时候让他见识一下真正的技术了——

  她狠狠咬了一下舌尖,哇地一声往床单上吐了一大口血。

  下一秒,沈浊清大力把她翻过来,吕鱼的屁股猛磕在他膝盖上,疼得险些背过气去。她看见男人眼睛发红,右手不住颤抖,这双手握过枪也拿过笔,现在抖得溃不成军,只能勉强用左手按住。

  随即,男人用两个手指头捏开她的嘴,狠狠吻了上来,血腥味顷刻在两个人嘴里蔓延开。沈浊清疯狂索取,吕鱼哭得肩膀直抽抽,没被打死,却被他亲得快窒息,求生欲令她拼命推打。

  这一段时间很短又很长,男人退开一点,注视她被眼泪打湿的一张脸,眼睫毛上挂着泪,显得大眼睛影沉沉,像雨后的天空一样干净。

  “吕鱼。阅读http://www.huijindi.com/”沈浊清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叫她,把光着肿屁股的吕鱼揉进怀里,声音沙哑得吓人,“不许再吓我了,这种事情,一次就足够了。”

  吕鱼失踪的那六个月,只有他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分一秒熬过来的,这种感觉,他不想在余生中体会第二次。

  吕鱼被他抱得太紧,男人把毫无防备的后背袒露出来,她杀心顿起,心中盘算,是不是直接杀了他也算间接完成董晋交代的任务,想了一会儿,还是自暴自弃地抱住他,安抚性地拍了拍。

  “疼不疼?”男人大掌探下去,揉了揉她红肿的小屁股,“你想找什么,可以告诉我,我帮你找,我的身家性命你随时可以拿走,但是不要再骗我。”

  “好哦。”吕鱼回答道。

  沈浊清赞许地亲了亲她的耳垂,又含在唇齿间仔细舔舐,热气熏蒸得她脸颊发烫。那个吻逐渐变了味道,男人从耳垂吻到颈窝,又辗转向下,他的手并不像他的外表看上去那样光鲜,掌心粗糙,食指与中指之间有一个明显的老茧,贴着她大腿向上滑。

  吕鱼吸了吸鼻子,“屁股疼……”

  电话声适时响起。

  沈浊清把头埋在她颈窝里狠狠喘了几口粗气,才算勉强压下体内奔涌的躁动。他掏出手机,语气颇为不善,“干什么?”

  “查到了,”电话那边说。

  “等一下。”沈浊清把床上的被子掀起来,将吕鱼裹成一个春卷,下床走到门外,“说。”

  “我手下的人在吕小姐出现的街上调查过了,据一个卖麻辣烫的老太太目击,吕小姐是被一辆黑色别克放在路边的,那辆车一直停在附近,在吕小姐被发现并带回来之后才开走。”电话里说,“我派人调查过监控录像,根据车牌号查到,是董氏海航集团旗下的挂牌车辆。”

  “董晋?”

  “并不能完全确定就是董晋绑架了吕小姐,但是能让人消失整整六个月,音信全无,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在江城,除了您和董晋,应该没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能力。”

  “果然是他。”沈浊清拳头逐渐握紧,他实在难以想象,这六个月吕鱼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董晋对他的鱼儿做了什么,让她对自己的态度变化如此之大。

  “先生?”

  “继续查,”沈浊清沉声道,“查这六个月里,董晋都住在哪里,出过几次差,投过那些标,去了什么城市,京海航线的递标有没有继续跟进。”

  “是。”

  沈浊清挂了电话,转身推门,门后阻力很大,紧接着传来咚一声巨响——

第四章 拉锯战

  男人奋力推开门,就看见巨型被子卷倒在地上装死,想必是裹得太紧一时弄不开,自己下了床蹦到门口,隔着门偷听他讲话。

  沈浊清又好气又好笑,清醒过来的吕鱼软硬不吃油盐不进,一门心思惹他不高兴,那一顿打屁股已经足够让他心疼好一阵子,眼下他简直不知该拿她怎么办。

  “先生,”吴妈听见响声,边上楼边喊,“出什么事了么?”

  “没事,”沈浊清按了按眉心,“我自己摔了东西。”

  “那我进去打扫?”

  “不用,继续做晚饭。”

  “是。”

  打发走了吴妈,男人弯腰,连人带被打横抱起,“你想知道我电话里说的什么?”

  “不想,”吕鱼闷闷地说,“我尿急。”

  好在被子和地毯够厚,也没摔疼哪里,要是真磕了碰了哪儿,沈浊清又要心疼。他把她放平在床上,从被子里剥出来,那屁股此时已经肿得老高,散发着不正常的热度。

  男人啧了一声,“这样怎么坐马桶?”

  “不用你操心,”吕鱼对肇事者十分不客气,“我又不是残废了……”

  她话音未落,就直接被男人以一个极其羞耻的姿势抱起来,给小孩儿把尿似的分开双腿,一路抱到厕所里。

  吕鱼这辈子所有的脸就要在今天一天丢光了。

  “大哥,你行行好,先把我放下行么,”吕鱼崩溃了,“我自己可以上厕所,真的。”哪怕是屁股疼死,也比这样强一万倍。

  男人言简意赅,“尿。”

  “你看着我,我实在尿不出来。”

  “你能,以前能,现在也能。”

  “……”

  半个小时之后,她趴在床上任由沈浊清给屁股上药,破碎的尊严随着抽水马桶的漩涡,被卷得渣都不剩。

  药膏清凉凉,抹到炙热的皮肤上非常舒适,她昏昏欲睡,半睡半醒之间,男人问她饿不饿,她像只树懒似的不肯睁眼,被嘴对嘴喂进半碗粥。

  骨子里的惰性跑出来,吕鱼突然觉得做沈浊清的女人其实挺幸福,她在梦里扇了自己一耳光,赶紧把这种想法驱逐出大脑。

  再醒过来时是在加长林肯的沙发上,这车减震做得好,几乎没什么颠震,让她一觉睡到自然醒。

  “醒了?”沈浊清在另一侧沙发上摇一支高脚杯,“饿不饿,车里有你爱吃的海鲜小蛋糕。”

  吕鱼摇摇头,她不爱吃什么海鲜小蛋糕,确切的说,她对海鲜过敏。董晋之前试图锻炼她的抗敏能力,尝试几次之后,实在肿得没人样,只得作罢。

  “要去哪?”

  “去总公司,”沈浊清说,“京海航线的投标今天复审。”

  听到京海航线四个字,吕鱼心中警铃大作,这涉及到她的任务,她必须要阻止浊清海航拿下京海航线这一单十年合约。

  “参与竞标的还有谁?”

  “还有另外两家公司的领头人,一个是康颂海航大股东康乾,另一个是董氏海航的董事长,董晋。”

  “那你有把握么?”吕鱼旁敲侧击,“我听说康颂海航在业界做得出类拔萃,很不好竞争。”

  沈浊清伸出一条手臂,大掌按着她的后脑勺,与她头对头,“你在质疑你男人的能力么?”

  吕鱼真诚地点了点头。

  “康乾是友军,他年纪大了,也争不动了,但是董晋……”沈浊清眼神瞬间变化,但那变化转瞬即逝,“还疼么?”

  “啊?”

  男人指了指她身后,“屁股还疼不疼?”

  “……”

  竞标审核是在总公司顶楼的琉璃厅,此处居高临下,脚下就是清晰的万丈深渊,可以俯视整个江城。

  “你紧张么?”

  从进了大厅开始,男人就一直半搂着她的肩膀,将她禁锢在怀抱左右。

  “不紧张。”沈浊清有些诧异地看她,“你的恐高症好了?”

  吕鱼脑子里嗡一声,低声解释,“我这不是怕给你丢脸么。”

  “要是实在害怕,就去楼下休息室等我。”

  “没关系的。”

  远处传来男人清朗的声音,“沈董来得早啊——”

  那是她朝思暮想的人,吕鱼回过头,董晋大步走来,他瘦了一些,五官越发精致锋利,气势丝毫不输沈浊清,却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感觉。

  沈浊清微微颔首,眉头蹙起,并未流露出什么情绪,但没有跟他握手。

  讪讪收回手,董晋讨了个没趣,面上也不见恼怒,他的目光扫过吕鱼,“这位是?”

  “我爱人,吕鱼。”沈浊清回答道。

  “老早就听说沈董金屋藏娇,今天怎么舍得带出来了?”董晋语气轻佻,压低声音,“听说吕小姐前段时间被人绑架,沈董这是怕再出意外,才随时随地带在身边吧?”

  沈浊清身上的气场瞬间冷冽,吕鱼感到他正在极力隐忍愤怒,随时会奋起反击,迎面给董晋一记重拳。她怕董晋挨揍,只得努力抱紧沈浊清的手臂,防止他动手,恰巧这时候大门被推开,康颂海航的大股东康乾到了。

  康乾是个年过半百的胖子,笑面,耳垂大,一看就是富贵像,他身后尾随两名黑西服保镖,黑帮老大似的威风。

  “呦呵,都来啦,”康乾笑出一脸褶子,“哥哥今儿迟到了,晚上聚餐自罚三杯谢罪……呦,小沈带着吕鱼来的?”

  他语速快,吕鱼二字连在一起就像是在说,小沈牵着驴来的?

  吕鱼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好感顿无。

  在场几位都朝他点头示意,继而按辈分落座,京海航线派出的考察专员将文件发给三人,“经过对三所公司为期三十五个工作日的考察,我司对浊清海航、康颂海航、董氏海航的实力有了一定的了解,除康颂公司设施老化以外,另外二位均符合竞标标准,”他把手中两张黄色竞价牌递给沈浊清和董晋,“眼下就要看二位给出的价格来决定。”

  话音刚落,董晋的竞标牌当即立起,“董氏海航可以在原资金基础上追加投资四到五个百分点。”

  这绝对是一个性命攸关的数字,董晋倾其所有,势必要拿下京海航线的合约。

  空气安静下来,吕鱼紧张的冷汗直冒,她想听听沈浊清怎么说。

  沈浊清并没有开口,他偏过头,突然亲了亲吕鱼汗湿的额角。

  “我出两倍价格。”沈浊清说。

第五章 董晋

  沈浊清的声线如大提琴般低沉优美,但此时此地,显然无人欣赏,空旷的玻璃大厅死一般寂静。

  “不好意思,”考察专员愣了一会儿,“沈董,我想确定一下您刚才……”

  “两倍,”男人从西装口袋里取出雪茄盒子,不知想到什么,扣在桌面上没打开,“这是我答应我妻子的。”

  吕鱼心里咯噔一声,原来,他是已经有妻子了……

  沈浊清揉了一把吕鱼的脑袋,语气里是化不开的温柔缱绻,“你不是说秋天的时候想去趟巴黎么,忘了?”

  吕鱼微微一怔,按耐住心底的不安。她撩起眼皮,看向沈浊清的目光坦荡清澈。

  “没有。”她小声说。

  沈浊清嘴角的笑意无声加深。

  吕鱼不知道他是随口一提,还是故意试探。她了解沈浊清这个男人,纵横商场,心思诡谲,手段狠辣,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控。

  是个狠角色。

  所以她愈加小心,生怕露出马脚。

  吕鱼偷偷瞄了一眼董晋,对方面无表情,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着她……或者说是,她身边的男人。

  她开始感到焦灼。

  “沈董还真是财大气粗。”董晋轻笑,语气却不怎么轻松,火药味伴随尴尬,蔓延开来。

  沈浊清眼色微动,淡笑道:“我没有阻止董先生加筹码,您随意。”

  他随意?他怎么随意?

  董晋的报价已是极限,他根本无法与沈浊清继续抗衡。

  他险些被沈浊清的明知故问气得吐血。

  本该激烈竞标的戏码没有出现,玻璃大厅中只剩下考察专员勉强维持住镇定的声音。

  “那么,恭喜沈董成为第一中标候选人。”

  没有第二中标候选人,董晋陪跑一趟,什么也捞不着。

  沈浊清微笑,抬手摸了摸吕鱼的头发,今天被两次摸头杀的吕鱼,默默揪紧了裙摆,纯棉布料,柔软又吸汗。

  竞标结束,吕鱼揽着沈浊清的臂弯进了电梯,董晋已在里等候。

  两人寒暄了几句,气氛沉默下来,吕鱼站在沈浊清身侧,目光不着痕迹地望向董晋,停留在他右手小指的银戒上。

  董晋和她四目交接,眸光里闪过一丝狠厉。

  “小鱼儿,回家,还是想去哪儿转转?”沈浊清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钻进吕鱼的耳道,他微笑,揽住吕鱼的肩膀,借此挡住董晋的视线,“我陪你。”

  谢谢,我不用您陪的,吕鱼在内心深处疯狂地呐喊着,然而迎上沈浊清的目光,她只得故作娇羞地垂下头去。

  “我要去逛街,买衣服和化妆品,你去吗?”

  他要是去,她就拖他几个小时。陪逛街从古至今都是让男人崩溃的有效手段。

  她的眼神活泼娇气,有点挑衅,沈浊清喉结微动,忍不住又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好。”

  吕鱼很快就知道,沈浊清愿意陪她逛街买衣服的原因。康颂海航的千金下周一要举行生日宴会,沈浊清给她挑了一件嫩黄色的长裙。

  “好看吗?”吕鱼提着裙摆在沈浊清面前转了一圈。

  沈浊清轻笑,颔首:“嗯。”

  吕鱼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背过身对镜自照。

  沈浊清站在不远处看她。

  突然,他的眸光一凝,视线停留在她的后颈。

  白嫩纤细的后颈,有一颗红色的小痣。

第六章 生日惊魂(上)

  他走到她背后,修长的手指虚虚略过这个印迹,漆黑的眼瞳里闪过一丝惊讶。

  后颈突然被冰凉的指尖触碰,吕鱼吃惊地转过头,疑惑地偏过头:“怎么了?”

  “没什么。”沈浊清垂下了眼睑,长睫遮住眼底阴郁的漩涡,“有只小虫子,我把它赶走了。”

  “哦。”吕鱼应道。

  沈浊清自有很多事务要处理,电话来的快而急,当他离开的时候,吕鱼面上略有失落,内心载歌载舞。

  “派两个人保护她的安全。”沈浊清对手下人吩咐。

  “是。”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站到了吕鱼面前。

  吕鱼欢欣雀跃的心情顿时随风而逝。

  沈浊清又吩咐:“她看中什么,就买下来,帮她提着,人不够,就叫人过来拿。”

  吕鱼仰头看他,沈浊清却错开了目光。

  他现在心思纷乱。

  那颗小痣……

  那么,站在这里的,到底是谁?她是董晋手下的人?来到他身边,有什么目的?

  他的嘴角缓缓弯起,内心却充斥着想要摧毁一切的愤怒。

  以为珍宝失而复得,谁料却是个阴谋。

  真正的吕鱼呢?

  她身在何方?

  这一切都和董晋脱不开关系。

  董晋……他以为导演一出拙劣的戏码就能瞒天过海吗?

  沈浊清整了整衣领,弯腰登上了商务车。

  局势还不明朗,切勿打草惊蛇。他要将计就计,看看他们到底耍什么阴招。

  吕鱼伸长脖颈,见沈浊清的车绝尘而去,她舒了一口气。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她有一种不太美妙的预感:她和董晋加起来也不是沈浊清的对手,但是她也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她叫吕鱼。

  沈浊清深爱着这个叫吕鱼的女人,有道是关心则乱,当局者迷,只要她别出什么乱子,沈浊清宁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胜利指日可待。

  吕鱼有时候怀疑,沈浊清是不是打算把她养成笼里的金丝雀、或者是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对于她的要求,他一概答应,除了……

  别墅三层的一间卧室。

  沈浊清不让她踏足,他自己反而会在里面呆上很长时间,吕鱼经过时假装偶尔一瞥,正巧看到沈浊清把一个保险柜放到书柜里,垂眸深思。

  那里面绝对有东西。吕鱼想。只是沈浊清身边的人盯她太紧,她暂时没有机会溜进去。

  ……

  吕鱼接起电话的时候,正在给自己涂指甲油,听到董晋阴冷的声音,她差点把指甲油涂到手背上。

  “乐不思蜀了?”

  那语气像是调侃,又像是气怒,是他一贯的做派。

  吕鱼垂下眼睑,斟酌着词句回答:“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我不敢轻举妄动。”

  一开始她轻举妄动的下场是有目共睹的,不仅被沈浊清当场抓包,身为一个成年女人还被他打了屁股。所以,她要换策略。

  对于复仇,她非常有耐心,至少比董晋沉得住气。董晋冷笑了一声,显然对吕鱼的说辞感到不屑。

  “他已经拿到了京海航运的招标,他的地位日益稳固,再难以被掣肘。再这样下去,我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吕鱼明白,她能等,董晋已经等不急了。

替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替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我可能碰上了假牙医9章(第九章吃饭)

    原标题:我可能碰上了假牙医9章(第九章吃饭)小说书名:我可能碰上了假牙医第九章吃饭第二天下午叶秉宗接到了刘燕的电话,觉得有些惊讶。“你怎么有我的电话号码?”叶秉宗好奇的问道。“呵呵,不告诉你!”刘燕俏皮的回答道。“哦。”叶秉宗对于她怎么知道的并不感兴趣。“唉!你好无趣呀!说正事吧,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不用了。”叶秉宗知道刘燕对自己有想法,又怎么会答应呢,毫不犹豫的拒接了。“来嘛!我还邀请了苏医生和王医生,昨天非跟着他们去爬山,最后还让苏医生受了伤,我其实很抱歉的。所以你来吧

  • 偷香窃玉9章(第九章行路难)

    原标题:偷香窃玉9章(第九章行路难)小说名称:偷香窃玉第九章行路难林红说,“哥,对不起,我没把孩子看好,我没和你们说,是怕你们担心咯,我们已经报警,估计很快就有消息了,你别担心,孩子会没事的!”接着,林红又说,“虽然已经报警,警方也已经介入调查,但警方调取周围的监控,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晓枫在失踪之前,曾经趴在一辆轿车上,似乎在偷窥什么,很快,一个男人从车里疯狂第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枚甩棍,朝着林晓枫追了过去,林晓枫撒腿就跑,很快,就见林晓枫跑着跑着忽然摔倒了,一下子消失不见了,那个男的可能也

  • 医往情深9章(第九章成功扑倒)

    原标题:医往情深9章(第九章成功扑倒)书名:医往情深第九章成功扑倒他竟一把搂过她,劈头盖脸的吻了下来,熟悉的烟草气息更加清晰。如此阵势,她哪里招架得了,在大学和高致页虽有过几次亲吻的经历,可那时是很青涩的,嘴巴也只是刚刚碰到就松开的。刚开始还挣扎着,他却不给机会,霸道地拥着她,柔软的两瓣唇实实的堵住了她的嘴巴。没一会身子就不听话的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后来就不记得什么了。只记得在他雨点般的吻一一落下时,身体竟像撕裂般的疼痛,嗡的一声脑子一下子就清晰了起来。良久,她抓过被子,只留了个脊背给他。现代快节

  • 游戏币回收系统9章(第九章打脸)

    原标题:游戏币回收系统9章(第九章打脸)小说:游戏币回收系统第九章打脸“好了,刚才只是一道开胃菜,接下来才是大餐,下面有请表演系的系花李静聆同学以及表演系出了名的高富帅刘行言同学,为我们表演话剧《因为爱情》。”主持人说完后便快步走下舞台。紧接着,礼堂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下一秒,舞台中央亮起一道光束,女主角李静聆出场了,只见她身穿翠绿色连衣长裙,柔顺的长发笔直的散落在后背,整个人显得俏皮可爱,十分动人。接着好听的声音在台下众人的耳畔响起,念起独白来,随后男主角刘行言也出场了,这小子确实是个高富帅,长

  • 别听他胡扯9章(第9章今天,是818日!)

    原标题:别听他胡扯9章(第9章今天,是818日!)小说名称:别听他胡扯第9章今天,是818日!等我缓过劲来的时候,郑雯已经从悦来客栈离开有一会了。扫把头似乎是陪着一起走了,楼下无人,只剩下坐在柜台前坐着休息的谢婆婆,见我从楼上下来,她把我留住。“小胡…你先坐下…坐下……”不得不说谢婆婆70+的岁数了,手臂挺有力气,不管我愿不愿意,她已经将我拉到了一只沙发上,还给我倒了热腾腾的西湖龙井。“我代雯雯,跟你道歉!”谢婆婆说着给我的茶杯里放了一些咖啡。之后,谢婆婆大概跟我说了两件事,语重心长。第一件事就

  • 孽徒,把你爪子拿开!9章(【009】截胡)

    原标题:孽徒,把你爪子拿开!9章(【009】截胡)小说名称:孽徒,把你爪子拿开!【009】截胡虽然他不悚沈凌,但毕竟当下筑基与洞虚间的差距足有九重天,卫煦压下心中的无名火,虚情假意地接待对方。“师妹客气了,从今往后我们亦是同门,请割一滴精血至于珠上。”卫煦咬紧‘师妹’二字,既然这魔头脑筋失常,他当然要成全。哪天再用留影录下此人丑态百出的姿态,传遍大陆,看他还怎么道貌岸然下去。这般想着,卫煦内心不禁股闷完板砖就跑的酣畅淋漓。他唇角似笑非笑地挑起一分,待沈霏精血溅落玉珠那刻,指尖灵气聚丝,把测灵根的

  • 狂追鬼面王爷9章(第009章:伟大的设计)

    原标题:狂追鬼面王爷9章(第009章:伟大的设计)小说名:狂追鬼面王爷第009章:伟大的设计“背我!!”看到蹲下的背,舞弄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她只不多是说说,也没打算他真的会背她,但是他竟然真的蹲下来。“还不上来,我随时改变主意。”发现他好像要起来,舞弄马上跳上他的背。“真重”。虽然听到他这样说,但是她没有一丝不高兴,反而笑容更大,原来他也会有好的一面,还有这时候别扭的样子。“欸~~你都没有告诉我,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她其实很享受这样祥和的气氛,就像两人是朋友,简单的对话,没有针锋相对。“这是我

  • 神级捉鬼系统9章(第九章疯狂虐杀)

    原标题:神级捉鬼系统9章(第九章疯狂虐杀)书名:神级捉鬼系统第九章疯狂虐杀在叶玄等人极目之处,一个全身长满绿毛,两根獠牙露在嘴外的怪物正朝这边看过来。“类别:蛊鬼等级:5血量:500/500特点:由身中蛊毒而死的人积怨而成,可释放蛊毒致人死亡。”五级?BOSS就是不一样,这下终于可以好好玩玩了。叶玄挥了挥手中的桃木剑,笑看着缓缓走来的蛊鬼。“叶,叶哥,这是个什么东西啊?!”四个小混混吓得瑟瑟发抖,缩在叶玄身后问。“你们可以叫它,辣鸡!”见蛊鬼离自己越来越近,叶玄冷哼一声,一剑就劈了上去!暴击-5

  • 法外狂徒9章(第九章保安的门锁)

    原标题:法外狂徒9章(第九章保安的门锁)书名:法外狂徒第九章保安的门锁林啸谢过了保安之后便离开了保安室,他假装驱车离开,因为他看到了保安在窗口一直盯着他的动向。林啸将车停到别处后,偷偷走到保安室旁边的小巷子中,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大概快到了下班的时间,首饰行的保安室下班时间是晚上九点。他今天特意穿了一身黑色,黑色和白色是林啸最喜欢的衣服颜色。天黑了,林啸墨一般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保安室里保安的动向。保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一直在玩着手机,林啸仔细回想着保安身上的化学酸味,像是硝酸的味道,而

  • 浪子邪医9章(09现在怎么办啊)

    原标题:浪子邪医9章(09现在怎么办啊)小说:浪子邪医09现在怎么办啊到下午将近四点钟,才开车回来,梅悠雪买了一件衣服一条裙子,还有些零碎的小东西,显得很开心,途中竟然轻轻的哼起了歌。她开心,阳顶天当然更开心,但想不到的是,车拐进红星厂的专道,突然出了毛病,不动了。阳顶天会开车,但修车就麻爪了,下车鼓捣半天,那车还是一动不动。眼看着天黑下去,梅悠雪急了:“现在怎么办啊。”“要不我跑回去,到厂里叫个车来。”这里离着红星厂,大约还有十公里左右,他跑得快的话,一个小时左右也就到了,车回来快。但这会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