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红豆不解相思意】诗本无邪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8/1/13 21:29:0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红豆不解相思意

作者:诗本无邪

第2章 羞辱

“误会个屁!我都看到了!”

水雾迷蒙之中,季相思看到对面男子的神色透着一股浓重的厌恶,仿佛喉咙里面卡了一只卷毛苍蝇一般。汇金地

到现在,她还打算欺骗他!

男子甩了甩手,冷哼了一声提起脚步,就背影坚决地朝门口走去。

季相思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摇晃着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朝他跑了过去。

“不要走。”

强忍着脚踝的疼痛感,季相思从男子的身后圈住了那精瘦依旧的腰身。

“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季相思,在A市是一个多么骄傲传奇的女子,18岁因父母双亡而接管季氏,非但没有被周围的虎豹豺狼吞噬了季氏,反而做得风生水起。

此刻她心一横,放下了所有的自尊自爱,委曲求全地哀求起来,仅仅是不想要失去面前的这个男子。

她好担心,他今晚一离开,他们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你还想要怎么样?”

那纤细的手被无情且用力地掰开了,赤窦腾用力一甩,季相思整个人连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尾椎骨处传来钻心的疼感。【红豆不解相思意】诗本无邪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阿腾,我,我爱你!我不可能害你的!”

季相思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方式挽留对方了,只能口不择言将内心最真挚的想法表达出来,泪眼婆娑地央求道。

“呵,你爱我?”

男子像是听到了一个极为好笑的笑话,嘴角裂开了一个弧度,鼻尾一哼,走到了女子的面前,缓缓地蹲下了身子,俯视着此刻妆容模糊且头发凌乱的女子。

“你爱我就可以去陷害我爱的人了!”

男子低着嗓音,狠狠地质问道,下一秒,双手一搂,就将女子腾空抱了起来,长腿迈出了几步,走到了沙发前,将女子扔在了上面。

季相思被这么一抱一抛,加上此刻情绪有些激动,整个脑子都有些混乱起来了,蜷缩着身子,呆呆地看着进一步欺身压在她身上的男子。

“你干什么?”

“你不是说爱我么?不如做做看喽。”

语气里带着一股轻蔑跟调戏,男子报复性地捏了一下季相思丰满的臀部。

什么?!季相思的脊背一缩,瞳孔一下子就睁大了。推荐huijindi.com

这是一个充满羞辱的动作,不,她想要的不是这样子的。

季相思心头那一堵高高筑起的围墙,在五年时间里,阻挡了多少猛烈追求她的男子,却在赤窦腾面前,对方仅用了一句话一个动作,就已经溃败成沙了。

“不~”

后面的字眼还没有说出来,就已经被一张薄凉的唇瓣堵住了,赤窦腾身上特有的淡淡的青草香味扑面而来。

软绵的触感,撩动着她悸动不已的心,砰砰砰,那强而有力、速度加快的感觉,令她眩晕不已。

这一刻,她,惊喜,慌乱,却又羞耻万分。

赤窦腾吻得霸道而又粗暴,横冲直撞,如一个暴君在剥削平民,而她如在广袤的大海上漂流的孤舟,无助地只能承受。

即便如此,她却动情了,内心深处泛起的悸动感,令她不敢自欺欺人。说明huijindi.com

她喜欢赤窦腾,跟心爱的人接吻,内心甚至带着一丝小小的兴奋。

男人野蛮地撕扯开了她的衣物,双手游走在她光洁白皙的胴体上,惹得她浑身颤栗不止。

不一会儿,客厅内娇喘绵绵,交缠在一起的躯体暴露在明晃晃的灯光之下,香艳旖旎。

“骚货,单单吻了吻你,就叫起来了。”

男子阴利的眸子暗了一片,喘着气咬住了那挺拔的玉峰,狠狠一扯,痛得季相思尖叫一声,那雪白出已经是一片红肿了。

他这么做是为了故意羞辱她?!

冷漠残酷的话语,如无数梨花暴雨针齐齐射在了季相思的心上。

心,瞬间被泼得拔凉拔凉的,一股巨大的羞辱感袭边了全身。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季相思轻咬着红肿的唇,呜呜咽咽的声音,闷在了喉咙深处,却发不出来了,胸口被充斥了棉花一般,闷闷涨涨,难受极了。

第3章 我对你没兴趣

可是,她的噩梦还没有到尽头。

“看这里!”

赤窦腾轻轻用衣袖擦拭了一下嘴角,似乎在嫌弃季相是很脏,随后板着脸,支起了身子,眸子一沉,满不在乎地指了指那扁扁的裤裆,轻屑地说道:“可,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

如梦初醒,季相思全身猛地一颤,发紫的嘴张开成了O型,眼神里映着男子绝美的侧脸,却如坠深渊,指甲已经深深地陷入了皮肉之中,掐出了血来,却依旧抵不过心里的那丝缠绕的痛。

被心爱的男人在兴致高涨的时候说我对你没感觉,对她是一种怎么样冷酷到底的拒绝!

作为一个女人,没有比这个更打击人了!

可以不爱她,可以不跟她作朋友,可以不信任她,竟敢还否定她作为女人的最后一丝尊严。

季相思抱着一丝不挂的身躯,卑微屈辱地紧紧躲在沙发的角落里,只露出了脑袋,眼睛里面噙着泪水,迷茫无助。

男子潇洒利索地长腿一迈,就从季相思的胴体上下来了,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背对着女子,慢条斯理地整理着有些揉皱的衣服。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那被仰视的头颅缓缓地转了过来,侧目斜视着惶惶不安的女人,握了握拳头,红唇白齿,蹦出了几个字:“即使你身材喷火,脱光了站我面前,我对你,也一丝欲望都没有。”

是啊,在他的眼里,她根本就不是一个女人!

所以,才会发生刚才那一幕的。

那哽咽的声音如找到了一个出气口,丝丝绕绕地从嘴角处吟了出来,季相思捂住了面容,深深地埋在手里,不再去看那个深深印刻在心尖的男子。

随后,赤窦腾冷哼了一声,高贵如国王一般,冷漠决绝地迈动着步子,离开了。

客厅地落地窗敞开着,微凉的晚风时不时地吹入,吹得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身子止不住地颤抖。

第二天,季相思情绪低落,一个人猫在家里,打算休息一天,连着三餐饭都没有离开过房间,都是让佣人做好了放在门口。

季相思披散着头发抱着双腿思考着昨晚的种种,她不能这么沮丧,必须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不然,可还真给某些人的计谋得逞了。

季相思伸手出拍了拍有些浮肿的脸庞,掏出了手机给自己的秘书安娜打了一个电话。

“季总。”

“马上给我查一下赤氏企业的情况,做个简单的汇总给我。”

目光闪了闪,季相思已经褪去了刚才的颓废跟无奈,命令式地说道。

“好的。”

“对了,还有赤总身体的近况也给我一份简单的汇报。”

有些事情超出了她的预测,季相思必须先搞清楚。

季相思吩咐完之后,随意地翻看起了手机,因为工作号跟私人号是联通的,所以她每天都会抽出一定时间翻阅短信跟邮件,以确保不错过每一条信息。

翻阅着看了一会,疑狐地点开了一条没有备注的短信,点开一看,竟然是梁叔来问她要钱了?

呵,竟然还敢提钱?

当初,她跟梁叔的协议里面可没有让赤窦腾过来兴师问罪这条!

第4章 探病

安娜的办事效率很高,下午就将详细的资料都发到了邮件里面。

邮件里面写到:赤家皮革厂千百万的库存被雨水浸湿毁坏,赤氏面临破产的困境,而赤父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高血压突发,直接被送进了医院。

季相思简单的梳洗打扮之后,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随后就坐车来到了赤父所住的仁和医院。

季相思有些踌躇地拎着大包小包,站在病房门口,不论怎么样,毕竟是她先对不起赤家的。

她是跟梁叔合作策划了一件事情,不过是让梁叔在仓库里面放几只老鼠,损坏一批小额的皮革库存而已。

但,实际上的结果,却超乎了她的意料。

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伸出手打算敲门,心,忽地就萌生出了一股畏惧。

是她,都是她的错,害得伯父生病住院,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面,还需要留院观察,随时都有可能复发。

该怎么去面对这一对毫无过错的父母呢?

季相思深吸了一口气,怯怯地将手收了回来。

朝向病房的脚尖,一转,退了几步,整个人背对着病房,又开始了思想斗争。

她会不会被伯母赶出来啊,赤窦腾脾气这么好的人,都对她发火了。

想到那晚他的暴戾,季相思此刻还是会下意识地发抖。

脚步,在病房门口来回地踱步,一时之间,心里犹豫不决。

“你好,小姐,您是1302室病人的亲朋?”

一个护士小姐亲切的声音从季相思的背后响了起来。

季相思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恩,那跟我进去吧,这个点可以进去探望了。”

护士跨了一步,走到了季相思的面前,看着眼她拎满东西的双手,替她开了门。

一进门,扑面而来的消毒水的味道,季相思皱了皱眉头,十分讨厌这股味道,因为最后看到自己父母的时候,就是在这样充满了刺鼻味道的房间里面。

“相思,你来了?”

赤母有些疲惫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角眉梢的皱纹比以往多了好几倍,整个人衰老了好多。

季相思身子一怔,心里不是滋味极了,有片刻的迟疑后,才缓缓地呼喊了一声:“伯母。”

“好闺女,买了这么多东西,快过来坐。”

伯母看着季相思削瘦的身板,心疼地替她拎过了大包小包,引着她走到了椅子边。

坐下去?

季相思摇了摇头。

止住了步子,站立着,瞄了眼躺在病床上眼睛紧闭,头发几乎全白的赤父,喉咙处哽咽了一下,下半句“伯母您坐”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一想到昨晚,她不是没有讨厌赤窦腾的残酷残忍,但是这一看到近日赤父赤母的容颜,她的心也揪在了一起。

这次赤家的损失,大大超出了她原本计划的范围,事出蹊跷,为了她自己,为了赤家,她一定要搞清楚。

季相思握了握拳头,心里坚决的想到。

“相思,要来个苹果么?伯母给你削一个。”

赤母虽然状态不佳,但还是硬撑着,好生招待着她。

季相思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看来赤窦腾并没有将她跟梁叔的事情告诉其父母。

他是不想让他父母担心?还是想要维护她的形象?

第5章 讨债

季相思心里泛起了一丝波澜,很快又摇了摇头,稳了稳情绪,一把抓过了赤母手里的苹果跟刀子。

“伯母,您先坐,我不饿,我给您削一个,您这几天受累了。”

“诶呦,还是有个闺女好,贴心。阿腾啊,这几天也不知道在忙什么,都有两三天没来医院了。”

赤母揉了揉红肿的眼圈,坐了下来,叹了口气。

赤窦腾最孝顺,怎么可能不来医院,季相思心头闪过一丝疑虑,安慰了赤母几声。

正在这个时候,三四个农民工人忽地就闯了进来,劈头就骂了起来。

“mmb,躲到这里来了,害得我们好找,欠我们的工资什么时候发?都拖了好几个月了。”

为首的男子目测有一米八,粗嗓子粗胳膊,冲天眉,看着就有几分煞气。

赤母当家庭主妇好多年了,没见过这样的架势,一手受惊吓,整个人弹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季相思心疼,一把护住了赤母,怒叱了一句:“给我安静点,没注意到这里是病房么?!”

护士刚刚给赤父换了点滴,看到这些人进来,皱了皱眉头,支持季相思地补充了一句,“病人需要静养,你们安静点。”

但是看到,为首的男子抡了抡拳头,护士还是害怕地退了出去。

“臭婆娘,你是谁?不要多管闲事。”

男子走到了季相思的面前,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她!

季相思却没有一丝害怕,轻勾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淡然地说道:“我不是要多管闲事,只是请你注意,你们要是害得病人病情加重,说句不好听的吧,要是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可是一分钱也拿不到。至少他现在人还活着,你们追债还是有希望的。”

一字一句,处处点中了那些人的心里去了。

“哼,少威胁我们,再不把钱还了,我们可就拿厂里的东西了。”

男子昂了昂脖子,逞能地说道,不过,声音莫名地低了好几分。

“哦?那厂里的破铜烂铁值几个钱,也抵不上你们这么多人的公子。而且你们现在跟东家闹翻了,再去找工作,也难,不如等等,我可以替你们老板担保,只要你们继续待在厂里,这几个月闲置时间的工资也会在过年前一并发给你们。”

季相思眯了眼,已经醒过来的赤父,担心他看到面前的一幕,又会受刺激,赶紧说道。

“凭什么相信你?看着你也就是一个年级轻轻的丫头片子。”

男子迟疑了一会,上下打量着季相思,虽然看着她身上的衣服气质不凡,但脸上依旧充满了疑惑。

“那好了,这个是我的名片,我是季氏的总裁,我可以帮助赤氏做担保。”

季相思低头翻出了烫金边的名片,直接塞入了那男子的手里。

“行吧,暂且信了你们一回。”

男子看了看明信片上的信息,又比划地看了一眼季相思,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不过很快就安下心来了,毕竟季氏的女总裁,可是本市的传奇神话,听坊间传闻是一个很实在的商人,守信重诚。

随即,挥了挥手,带着周边的几个农民工打算离开,刚走到门口,大汉的脚步忽地就停住了。

第6章 不经意的秘密

赤母有些紧张地抓住了季相思的衣袖,眼里闪过不安。

季相思拍了拍赤母的手臂,深吸了一口气,强做镇定地挺直了脊背,“恩,还有什么事呢?”

毕竟,对方若真是要闹起来,她们两个女人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梁总逃了,现在厂里一团糟,最好赶紧找个人来管理管理,不然,我们心里也很慌张的。”

大汉张口叹了叹气,留下这么一句话,转身离开了。

季相思怔怔地站着,看着那几个人完全消失了之后,才快步地走到了门口,锁了门,方才安心地回到了赤父的床前。

赤父颤巍巍地伸出了手,季相思明了地握住了,看着那张原本神采奕奕的脸,干瘪苍老,心里一阵难受,轻唤一声。

“伯父。”

“谢谢啊。”

声音苍老暗哑,却有力真诚,季相思心头一热,转过脸,摇了摇头,收敛了一下要泛滥开来的情绪,抽了抽鼻子,方回眸坚定地说道:“放心吧,伯父,有我在呢。”

赤父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宽大的手拍了拍季相思的手背,方才松了开去。

“不过,伯父伯母。还希望你们可以瞒着阿腾,不要告诉他,我来看过你们,也不要说我有介入公司的事情。”

“这......”

赤母顿了顿,有些不解地看着季相思。

“阿腾好面子,也不喜欢欠别人的。”

因为心里有愧,季相思声音忽低了些,随手捏了一个理由搪塞,看着赤母赤父点头了,方才宽慰了一些。

既然应下了此事,她就需要回公司安排,季相思替赤父捏好了被角,站起身又跟赤母告了辞,随后就离开了病房。

刚走到电梯口,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季相思按了接听键,就拐进了旁边的楼道里,没想到眼角余光恰好看到赤窦腾拎着水果从电梯口走了出来。

半个身子已经卡近楼道里,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忍不住地探出了脑袋,想要看看赤窦腾的容貌,却愕然地发现他身边那个窈窕的身形。

这个女子不正是徐蔓么?

季相思心里最大的情敌。

身子一怔,季相思几乎是反射性地快速闪入了楼道里,避开了不远处两个人探过来的目光。

这么快!

赤窦腾竟然带着徐蔓来见他的父母了?!·

季相思深吸了一口气。

赤窦腾曾经说过的,她季相思是唯一一个带去见他父母的女性。

眼神有些空洞地盯着刚才两人走进去的房门,季相思呆住了,赤窦腾跟徐蔓的发展速度有些超出了她的想象。

“季总,季总。”

电话里的大声呼唤,才将她拉了回来,咽了咽口水,季相思立刻调整了情绪,语气平淡的说道。

“安娜,你继续汇报吧,我在听。”

听了一会儿安娜的汇报,季相思看到徐蔓竟然独自拿着手机走了出来,时不时地环顾四周,样子有些紧张焦虑,在确定没有熟人之后,朝走廊的另一端走了过去。

握紧了手机,季相思跟安娜简单的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鬼使神差地跟了过去。

刚走到走廊拐角处,就看到一个穿着是分邋遢的男子一把扯住了徐蔓的衣袖,将他拉近了旁边的消防门里面。

“爸!”

清晰的呼叫声,令白籽打了一个激灵,徐蔓的爸,不是在北方老家么?不是老师?怎么看着像个混混。

红豆不解相思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红豆不解相思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尸衣11章(第十一章 相安无事)

    原标题:尸衣11章(第十一章相安无事)小说名称:尸衣第十一章相安无事以前在我的认知中,最远的距离就是生与死,正所谓人死万事空,可是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也有能够跨越生死之间的东西,那就是人之间的思念与感情。那晚包青山并没有带走秀秀,两个人只是坐在那里说了一个多小时,这还是在我的干涉之下,和鬼长长时间的相处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走的时候,秀秀的父母银行卡放在了我的手上,让我带走,但没成想却被秀秀拦了下来,拿着银行卡,秀秀带着笑意:“爸妈,今生我已经对不起青山一次了,所以这一次我决定好好过完我这一声,然

  • 阴阳戏班11章(第十一章 行贿)

    原标题:阴阳戏班11章(第十一章行贿)书名:阴阳戏班第十一章行贿有了马车,速度快了许多,透过马车的小窗,能清晰看见站在远处张望的张青云,他翘首张望,依依不舍的样子看的人心疼不已。我就睡在少年的身边,铁头蹲在旁边。在岳麓寨铁头一言不发,瞅见走远了,他长叹一声:“终于出来了,刚刚吓得我都不敢说话,我还以为这条小命就搭在那里了,还好,居然寨主的儿子也有‘红皮子’,真是意外之中的事情。”前面的父亲赶着马车,语气生硬,说:“你这臭小子,你以为这事就这么算了,要是他的病看不好,我们早晚都得死。”“什么?”母

  • 阴司咒11章(第十一章 人皮面具)

    原标题:阴司咒11章(第十一章人皮面具)小说名:阴司咒第十一章人皮面具我不想成为那样的傀儡。可是命运……当晚爷爷还是坚持要去摆台唱戏。收拾停当法器房,就出门了。那几个脚夫在后面紧紧跟随。走之前,递给我一个香囊,说,把这个戴上。那香囊方方正正,颜色不好看,像极了给死人烧的纸钱的颜色,黄不黄、绿不绿的,里面有粉末,还有一个硬硬的核,长条形状。爷爷说这香囊当年我爹戴过,能确保我今晚平安无事,这房子也布了法阵,一般阴鬼根本没办法接近。他态度很坚决,让我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日后再学戏也不迟。我软磨硬泡不管

  • 死亡浴室11章(第十一章 :封阴之秘)

    原标题:死亡浴室11章(第十一章:封阴之秘)小说名:死亡浴室第十一章:封阴之秘既然决定要好好查一查封阴石到底是个来路,我们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兵分两路,袁文杰和宋凡去把火鬼给收了,而我前去查清封阴石的秘密。让我前去,我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查起,临行之时,袁文杰告诉我,你可以去老北门那去看看。本市老市中心拆迁的时候留下了一条老市中心街道,没有被拆迁,据说本来是打算全部拆掉的,可是在要拆除这条借时频频发生不正常的事情,先是有人半夜听到奇怪的声音,再者就是之后真的死了人后,政府便放弃拆迁

  • 阴女有毒11章(第011章 死亡却未失踪的人口)

    原标题:阴女有毒11章(第011章死亡却未失踪的人口)小说:阴女有毒第011章死亡却未失踪的人口我听着安保公司的经理似乎吃惊于假道士是那个什么“曾先生”的,当下纳闷的看着假道士,却见他依旧头也不抬认真的给我拔着身上玫瑰刺。安保经理见假道士还不说话,脸上似乎有点慌了,忙朝着依旧不理他的假道士弯了弯腰道:“既然曾先生在,那这事怎么处理就全看曾先生了,先生有什么需要开口就是。”跟着也不管假道士有什么说的,朝着他恭了一个九十度的恭,又笔直的转身朝跟他来的两个的一招手,大步的朝外走去,刚走两步我就看到他肩

  • 死亡倒计时11章(第11章 :暂时不吭声)

    原标题:死亡倒计时11章(第11章:暂时不吭声)书名:死亡倒计时第11章:暂时不吭声回到殡仪馆我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有子乔帮我看着,东西断然是不会丢失的。子乔和我一起坐在床边上,她问我:“那这件事情,你准备要怎么处理呢?”我想了想回答说:“这样的事情,我看也只能是闷不做声的,既然东西没丢失的话,那就没有必要,再说了我没有更好的证据证明什么,要是贸然和老板说,老板会以为我人品有问题。”白神站在一边插嘴道:“想不到啊,你小子还有点头脑,我还以为你会去告发人家呢。”我揪起白神,将他提溜在手里:“你不

  • 阴夫诡爱11章(第十一章 :请你放尊重点!)

    原标题:阴夫诡爱11章(第十一章:请你放尊重点!)小说名称:阴夫诡爱第十一章:请你放尊重点!恐惧感冉冉上升,内心一直不停的告诫自己,我还不能死,使尽全身力气抬腿,向上抬猛然抬起,而他掐着我脖子的手,将我从他身下拽了起来,两眼猩红。我的脸涨得通红,呼吸愈发的困难,我的后背抵到了,身后的棺材上,他的手掌一发力,将我向上举起双脚里地,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脖子上传来剧烈的疼痛,像是要断了一般,我的眼前泛起了黑,脑子不受控制,浑身开始发软。一股无形的力量,打在了詹子林的身上,他的手一松,我直接跌在了地上,

  • 午夜出租车11章(第十一章 :穿中山服的老头)

    原标题:午夜出租车11章(第十一章:穿中山服的老头)小说名字:午夜出租车第十一章:穿中山服的老头周哥说:“那你把后备箱打开,我现在就拿伞,上楼去看看人回来没有?”我咂嘴说:“啧,周哥你要是现在下去,还没走到车尾身上就湿透了,还是再等等吧。”“不用了。”周哥很坚持,我劝了几句没用,拉不住,就让他下去了。周哥走到车尾,拿了伞并没有立即上楼,而是返回来,让我给他一包烟。“正好想抽支烟,我的中午就抽完了。”周哥站在那里小声说着。我摸了包玉溪,顺带把打火机一起递给了他。周哥拿了烟,转身就上楼去了。看着他的

  • 香唇鬼妻11章(第十一章 一见倾心)

    原标题:香唇鬼妻11章(第十一章一见倾心)小说:香唇鬼妻第十一章一见倾心“谁告诉你完了?这最后一步揭盖头还没做呢。”床上的哪位发出娇滴滴的声音,还真好像一个要结婚的新娘子一样羞涩。我心里暗自骂人,但又不敢表露出来,犹豫半天也没敢下手取揭盖头。谁知道床上哪位等的不耐烦,开口说道:“看来你是不打算清醒一会,也罢,我就让你一辈子浑浑噩噩跟着我过算了。”“别啊,我揭还不行啊。”我一阵害怕,真要是变成一辈子的木头,那也太受罪了,跟活死人没什么区别,还是老实听这女鬼的话才行。我伸出颤颤巍巍的手,快速一把揭掉

  • 灵异档案:鬼宿舍11章(第11章 开班会)

    原标题:灵异档案:鬼宿舍11章(第11章开班会)小说名:灵异档案:鬼宿舍第11章开班会“真心话大冒险!”李幽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哟,你还蛮幽默的嘛。明天晚上你打给我,到时若是有空,你就来找我吧。”“你住在哪里?”李幽兰顿了一下,才说道:“是了,你可能在找不到我的住处,因为我是在南亭租房住的,到时候再说吧,我还不一定有空呢,我走了。”我心里窃喜,看来李幽兰也对我颇有好感,丫的我一定要将李幽兰搞到手!我打开李幽兰借给我的伞,然后准备回宿舍去。这时,天气却突然放晴了。雨停了,云缝里头还漏出一缕金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