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散文】刘维斗 | 陈年旧事 ——北大荒人的马架子情怀

2018/1/14 5:34:55 来源:兴凯湖文化在线 []

陈年旧事

——北大荒人的马架子情怀

黑龙江鸡西 刘维斗

A字三角马架房

背靠山脚面朝阳

五根柱子一付梁

泥坯苫草斜坡墙

一扇小门没有窗

又黑又湿没火炕

冬寒夏酷春秋雨

北大荒人情难忘

东北人的陈年旧事挺多,一时半响也说不完。【散文】刘维斗 | 陈年旧事 ——北大荒人的马架子情怀2017年里我撰写的东北《陈年旧事》系列十几篇文章发表在家乡网络媒体之上。2018年伊始,我陪您继续走进东北人的陈年旧事里,去寻觅、去发现、历史碎片的回忆。

我的家乡鸡西地域文化的源于兴凯湖畔新开流肃慎文化,肃慎人7000多年前就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活着。肃慎这一称谓有一种公认的说法是指“海冬青”,是鹰的一种;也有的专家指出是“穴居人”。后来的女真人及满族诸部落都是肃慎氏族的后人。东北些少数民族奇特的民居“马架子”、“地窨子”和“窩棚”,在新开流古文化遗址中可以寻找到一些文字与文献的遗存。

马架子、地窨子和窝棚是北大荒人最熟悉、最喜受、最难忘、最应感谢的时代功臣!是尘封已久的奇特的满族民居名称。版权huijindi.com虽然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却留下了永恒的历史印迹。在北大荒的一些角落里还流传着《马架之歌》:“小马架不寻常,不用檩条不用梁,不分顶盖不分墙,里面还有弹簧床……”。

马架子在东北是介于民居正房与窝棚之间的一种居住形式,既是正式又不是正式的临时过渡性的房子。我听老一辈人说是1927年,山东、河北等省闯关东的大批人员來到了完达山脉脚下,开荒、挖参、伐木、淘金时建的临时住房,山里人都称马屁股房。在山上砍几根檩子,七、八个人用半天功夫就搭起了马架子,呈三角形。北方居民的正房是东西走向,东西是墙,南面开门开窗;而马架子是南北走向,只有南面是一座山墙,其三面都是房墙,苫几层洋草,南面开门。在关东地区有许多地名,从一到十二都可以叫马架子名称、如四马架子村、七马架子村、十二马架字村等,但是没有叫二马架子村的,都叫双架子村,因“二”字东北人是指"虎超超的“,有“彪”的意思。【散文】刘维斗 | 陈年旧事 ——北大荒人的马架子情怀马架子从正面看,形状呈A形,像一匹趴着的骏马,在静静地等待着主人的回来。我对马架子房比较熟悉,少年时,在平阳镇那些岁月里,常到我的姑夫的父亲崔爷爷住的马架子瓜窝棚去吃瓜,他住的一座小马架子似的瓜窝棚,窝棚的前面有一条小河,崔爷爷在小河上下个鱼亮子,我常在这里钓鱼,旦钓不着鱼,就偷偷地到鱼亮子里摸几条。老崔爷爷是百年平阳古镇有名的木匠,平阳镇著名的八角楼戏园子就是他和评剧新派表演艺术家刘晶霞的爷爷一起兴建的,有关八角楼兴建的的故事我还是听崔木匠老爷爷讲的。

我真正走进马架子房,还是随着黑龙江省音协采风小组走进了北大荒农场,走进了赫哲族村寨的马架子房。在密山兴凯湖畔的各个小角落里,都能看到当年北大荒第一代垦荒人居住过的简陋的马架子空房,这些马架子可是当年向地球开战,开发北大荒中起到了关健性作用,立下了汗马功劳!马架子是第一代北大荒人的第一个家。今天说起马架子的名称是比较陌生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十万垦荒官兵、几十万知青,他们刚来到北大荒时,是一片亘古荒原,是一片片大草甸子湿地,真是地无一垅,房无一间。网站http://www.huijindi.com/他们在广袤的黑土地上,进深山伐木、大甸子割草、和泥脱大坯、挖坑埋木桩子、钉横梁,抹上一层层泥巴墙,铺洋草,苫房顶,一排排简易的小马架子屹立在北疆大甸子上。搭马架子是用剝了皮的桦木杆,当地老乡说:“桦木剝了皮,赛过老黑榆,桦木不剝皮,三年烂成泥”。刚开始搭建的马架子屋里没有火炕,垦荒者穿着棉衣,戴棉帽穿棉靴,冻的半夜睡不着。好容易等到开春,冻土融化了,小马架子也变成了泥塘,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外面不下,屋里滴哒,蚊虫叮咬,野兽出没,垦荒人虽然过着艰苦清贫的日子,却不离不弃,在这片沃野里躬耕着,以马架子创业精神,用智慧和汗水,发扬北大荒的的精神,创造了世界垦荒史上的奇迹!北大荒人收获着无尽的丰收与喜悦。华年似水,几十年马架子一幕幕的风花雪月,留下了一代代北大荒人的青春年华;留下了一段段北大荒人美好动人的故事;留下了小马架子的创业精神;造就了一代代英雄的北大荒人!那时期艰辛的生活是可想而知的,当你看到了现存的马架子房上长满了杂草,桦树板的门上留下的斑驳印痕,仿佛看到了第一代北大荒人用双手用双肩拉开了北大荒第一犁的壮丽画卷,不禁对第一代北大荒人肃立起敬!他们是北大荒的真正英雄!北大荒的创业精神永存!北大荒小马架子精神永存!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有幸走进了赫哲族四排村寨,看到了赫哲人居住的古老马架子房,在奇特园形的马架子里,听到了赫哲老人演唱的伊玛堪,那是我听到的最美好的歌声。听说最早的赫哲人、鄂伦春人、达斡尔人都居住马架子房,因为马架子搭拆十分简捷,方便游牧民族的迁移。

我亲自看到了搭马架子房的过程,与马架子有过近距离的接触。汇金地那还是在1970年4月间,随着干部插队落户的热潮,我走进了兰岭公社N大队,开始了扎根农村、改天换地、改造世界观、广阔天地炼红心的生话。当年插队落户时,我住在远方亲戚三婶家,亲眼看见了三婶家的邻居小周家,在靠山坡上搭起一处马架子小房。周家是从关内肓目流入的,那时统称叫“盲流”,他刚入户不久,没有宅基地,只好在山坡旁,临时请几位老乡帮工,一天就搭成了一处小马架子,晚上做了一桌子家常菜,喝着小烧酒,酬谢大家。后来我也经常去周家串门,还在他家小马架子屋里喝过几次小酒。我调回城里几年后的一天,在和平大街上碰见了周家俩口子在摆烤肉串的滩床,听他们说前年后山滑坡冲毁了马架子,他们只好进城做点小生意维持生计。

说起地窨子东北人更熟悉,是东北人喜欢的一种低碳民居,好像与大西北窖洞相似,冬暖夏凉。地窨子是展示关东人适应自然环境的最佳创造。汇金地地窨子是北方赫哲、鄂伦春、鄂温克等少数民族常年居住的房屋,一般是夏天住马架子,冬季住地窨子。赫哲族语叫“胡日布”,是在地下挖个二、三米的长方形土坑,再立起柱脚,架上高出地面的尖顶或平顶,铺上兽皮或苫草而建成的穴式房子。在几千年前,最早的东北人的祖先肃慎氏是渔猎少数民族,就有“夏则剿居,冬则穴处”的习俗。所谓“剿居”是在树林中的高地处搭房子居住;而“穴处”是指穿地为穴。在古籍中记载女真人“无室庐,负山水,坎地梁木其上,覆以土”,说的就是地窨子,这种方式一直沿至到民国的满族。地窨子不能算建,准确的说是搭地窨子,是在两块固定的木板中间夹黏泥土而建的平顶房。平顶房选择背风向阳,离水源要近,地上地下各一半,屋内高二米,或砌炕,或搭铺,门一般向南开,房顶有的与地面平行,四周用一米高的土墙或板杖子围着,防止大牲畜踩踏。东北人常说:“抬腿迈房顶”,说的就是地窨子。住地窨子也有些说道,小字辈的住东、西两侧,老一辈住北面。这个规矩不能破。我在1970年与鸡西市图书馆刘信馆长参加黑龙江省文博图会议,在文化厅副厅长纪树德带领下,赴大庆参观学习,当时大庆刚开发,没有一栋楼房,4万多名石油工人涌进了萨尔图,用最快最短的时间建起了地窨子式的干打垒住房,所有油田人,不分干部工人律都住干打垒,都穿工作服,戴狗皮帽子,分不清男女,免费斤身乘车,免费住宿。我们参观团也都吃住在干打垒式的地窨子里,一些外宾也住干打垒招待所。我们参观了油田的地宫(展览馆),重点参观了1205王进喜建井队和第一口油井,油井旁有一处地窨子是工人的住处。我们走在大庆广阔的油田里,望着那一座座似蒙古包的方形白色小採油房,仿佛听到了当年王进喜建井队唱的歌声:“嘿吆嘿,拿起你的铁锹,抡起我的铁锤,挖好地基,打好木桩,我把那土坯叠起来呀……干打垒,干打垒……。"一座座干打垒,一处处地窨子是大庆油田发展的里程碑!如今大庆变成了百湖名城了,油田工人都搬进了楼房,住上了别墅,不过今天萨尔图区还有个地方,名字还叫地窨子。可以看出当年地窨子对油田的贡献有多么大,多么重要!大庆的六大精神之一的“干打垒精神”,永远铭记在大庆人的心中,永不忘怀!

说起地窨子不应该忘记东北抗联战士爬冰卧雪,在深山密林中建立的一处处地窨子宿营地,打击日本侵略者的英雄事迹。抗联歌中唱道的:“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就是抗联在宿营地的真实写照。

在线编辑:林兆丰

【作家档案】刘维斗昵称斗爷,1941年生于鸡西市鸡东县平阳镇。1961年参加文化艺术工作,副高职称。曾任鸡西市群众艺术舘文艺部,创作部主任,党支部书记。任刊物《新芽》,报刊《鸡西文化通讯》,《艺术窗口》副主编。市艺校校长,市演出公司经理,市京剧团书记兼团長,市评剧团书记兼团長,市文化局文化科科長,艺术科科長,办公室主任。鸡西市剧协副主席,市音协常务副主席,省音协理事。创作发表歌曲300余首,其中《毛泽东思想放光芒》,《读书要读毛主席的书》,《歌唱解放军》,《歌唱矿山五大员》,《山山水水红旗飘》,《咱村妇女有志气》参加1965年哈夏音乐会,选入创作歌曲集出版发行。歌曲《公社的山河咱亲手绣》被中央电台选用。为鸡西话剧团的《煤海朝阳》谱曲,1972年参加省专业剧团汇演。参加午蹈《硬骨头採煤队》的音乐创作,拍成纪录片全国播放。发表文化论文,文艺评论文章近百余篇。被列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

主编:瑞雪 制作:腊梅 微信号:13115477919

欢迎关注 欢迎原创 欢迎来稿

3、稿件须为原创作品,切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请作者修改校对好,平台人手不够,请谅解!

--------------------------------------------------------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厮守一生总成梦TXT

    原标题:厮守一生总成梦TXT小说名字:厮守一生总成梦第一章原罪“你这种毒妇下的长寿面我可不敢吃,我怕吃了会折寿!”俊美高大的男子冷着脸,修长的手一挥,将面前一碗热气腾腾香味四溢的面打翻在地。精致的陶瓷雕花面碗瞬时碎裂,飞溅的瓷片甚至有一块朝宛凝依迸射过来,登时将她的小腿划出一丝血痕。宛凝依却无暇顾及,眼睁睁的看着黄橙橙的面和汤洒落一地,蔓延开来,荷包蛋上用番茄酱写的寿字已经糊得看不清。快一年了,宛凝依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听到靳怀瑾这般骂自己,仿佛她没有名字。视线回到桌上那个插了28根蜡烛的生日蛋糕上

  • 爱情如果最伤人TXT

    原标题:爱情如果最伤人TXT小说:爱情如果最伤人第1章妈妈,救我某一五星级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里,宋妍用尽吃奶的力气拼命的往前跑着。“臭女人,你给我站住!”后面传来男人暴跳如雷的怒吼声,并且伴随着凌乱的脚步声。宋妍飞快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除了车还是车,情急之下她躲到一辆车的车底下。由于地下停车场里的光线昏暗,那几个男人也也看不清宋妍究竟躲到了哪里去,但是肯定她还在这停车场里,便开始一辆车一辆车的找。在他们来到她躲的这辆车旁时,眼看自己要暴露了,宋妍在心里暗叫不好,还倒抽了一口冷气,以为自己要落入

  • 绝美冥王夫TXT

    原标题:绝美冥王夫TXT小说名称:绝美冥王夫第1章冥夫凶猛(1)午夜一点,我醒来了,这已经是连续第七天了。在梦里,总有一双手在轻抚我的身体,那双冰凉的大手顺着滑腻的肌肤一寸寸的抚摸,拂过脖颈和肩头、流连在胸前、慢慢的滑下小腹。一丝丝冰冷暧昧的气息在耳边拂过,那双手在摸到我的私密时,身体泛起可怕的酥麻……不管我多么害怕,身体都无法动弹,只能一遍遍的在黑暗中感受着这种异样的恐惧。那双手极尽挑逗、一次次的或轻或重的按压揉捏,让我忍不住发出声音时,唇角滑入了一点冰凉的湿软,一点点的纠缠、一点点的侵入。朦

  • 低首回眸亦难忘TXT

    原标题:低首回眸亦难忘TXT小说:低首回眸亦难忘第1章堕落的前兆“恩……老公……”夜里,我紧紧抱住在我身上驰骋的男人,细碎的呻吟从口中溢出。我能感觉到身上的男人因为我的呻吟越发地激动,就当我以为我能愉快地享受情欲带给我的一切时,男人却停住了,下身的一阵热流让我明白发生了什么。“老公你射了?”虽然我看不见自己的脸,但也能够想到现在我的脸色是多么地难看。我也是一个有正常需求的女人,老公的雄风一天不如一天,越来越越不能满足我,身体的空虚让我想要抓狂。“恩……”老公的声音很小,似乎是很尴尬。忘记说了,我

  • 卷香风十里珠帘TXT

    原标题:卷香风十里珠帘TXT书名:卷香风十里珠帘第一章: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深夜,萧楚北把陆晓推进阳台,“把衣服脱了。”陆晓一脸惊慌,下面随时可能有人走过,“楚北,不要,会有人看见的。”男人一把将瘦小的她抵在阳台上,撕开她的裙角:“像你这种下贱的女人也有羞耻心吗?”萧楚北发狠的撞了进去,陆晓死死咬着唇。自从结婚后,萧楚北总是变着法的在这种事上羞辱她。“楚北,别这样对我,我疼。”陆晓两条腿不停打颤。“闭嘴!”萧楚北讨厌看到她的脸孔。他将她的身子反转过来,更加过分的占有,强烈的冲撞后,他在她耳边低吼

  • 追缉落跑萌妻TXT

    原标题:追缉落跑萌妻TXT小说名:追缉落跑萌妻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嘭——总统套房的大门重重关上,顾蔓蔓被人一把推了进去,随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浑身酒气都摸不着东北方向的顾蔓蔓顺着淋浴的声音跌跌撞撞的爬到了浴室的门口。一把推开浴室的大门,雾气朦胧的浴室里,一个拥有蜜色的肌肉的男人不停在她的面前晃悠着。顾蔓蔓皱了皱眉头,一个没站稳,整个人都朝着面前的男人倒了下去。她迅速反应了过来,一只手快速握住了面前男人拿着淋浴的手腕上。壁咚——一个猛推,将面前赤、

  • 墨色渲染你的城TXT

    原标题:墨色渲染你的城TXT小说名称:墨色渲染你的城第1章我错了,我有罪!“跪下!”一座建设豪华的公墓旁,苏清染咚的一声跪了下去,膝盖在大理石上磕的清脆一响,可她好似不知道疼般,抱着面前的墓碑,泪水早已湿了脸庞,伤心加愧疚让她泣不成声。“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真的不知道许妈妈会死……”“不知道?”许默城紧紧盯着她瘦弱的背影冷笑,“不知道向警察举报我会入狱?不知道我入狱后我妈会激动到心脏病发而死?苏清染,你一个不知道就能把一切罪过都撇的干干净净?”“我没有,我没有!”苏清染激动抬

  • 桃色交易TXT

    原标题:桃色交易TXT小说名称:桃色交易嫂子你做这个多久了我叫王洋,家住王家岭,初毕业我跟着单身汉老叔做起了倒腾铁矿的营生,后来叔得了病,干不动了,我自己干,现在算是十里八村小有名气的小富户。表面风光,可实际干这营生不容易,为了挣钱,很多时候都得巴结别人。这天我开车到市里,是去见省城来的客户,为了维持关系,胡吃海喝一顿之后,客户说想去洗浴,我也只能陪着了。到了洗浴,好好洗个澡,神清气爽,酒气散了不少,本以为这么着了,客户却拉着我要楼按摩,搞的我很是无语。我个人其实不怎么喜欢按摩,可是客户喜欢,我

  • 过去的那些时光TXT

    原标题:过去的那些时光TXT小说名字:过去的那些时光第一章: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深夜,萧楚北把陆晓推进阳台,“把衣服脱了。”陆晓一脸惊慌,下面随时可能有人走过,“楚北,不要,会有人看见的。”男人一把将瘦小的她抵在阳台上,撕开她的裙角:“像你这种下贱的女人也有羞耻心吗?”萧楚北发狠的撞了进去,陆晓死死咬着唇。自从结婚后,萧楚北总是变着法的在这种事上羞辱她。“楚北,别这样对我,我疼。”陆晓两条腿不停打颤。“闭嘴!”萧楚北讨厌看到她的脸孔。他将她的身子反转过来,更加过分的占有,强烈的冲撞后,他在她耳边

  • 穿过风的间隙TXT

    原标题:穿过风的间隙TXT书名:穿过风的间隙第1章嫁给我(1)奢华气派的总统套房。从门口进来,散落在地毯上的物品看起来糜乱不堪。高跟鞋。皮带,男款?领带、白色衬衫。床边,散落着铮亮的意大利定制皮鞋,米黄色小礼服,bra,黑西裤……加大的豪华双人床上。熟睡的女子神情沉静、五官清纯精致,肤若凝脂;海藻般的乌黑发丝柔柔地披在枕头上,身上盖了条毯子,暴露在外如白玉般的圆润香肩上有几处青红色的淤痕,看起来格外刺眼、暧昧。女子身旁睡着一个男人,他蜜色的长臂隔着毯子搂住女子的腰肢,毯子的一角正好1遮住重要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