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中国的富人,正在成为世界的笑话!

2018/1/14 5:59:55 来源:独新时空 []

作者:陈平

简介:作家、联合国教科文非物质遗产保护政府间委员会咨询专家,国际民间艺术组织IOV全球副主席,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专家,上海大学美术学院 客座教授,博士生导师。来自http://www.huijindi.com/西南民族大学客座教授,贵州省旅游文化大使。

每次回国,在法兰克福的机场免税店,都会见到成群成批的国内游客,手拿肩扛地徜徉在免税店里,同胞们几乎人人手中都会有几个甚至十几个免税店的袋子,买的可谓酣畅淋漓。

为此,一向保守的德国人,专门在通往中国的航班口又增设了一个新的免税店,这样便于中国游客购买,在登机前的一刹那继续消费。

直到他们买的心满意足。

这些年,同胞们手中有钱了,无论是在世界的任何角落里,只要有中国游客的地方,都会看到大包小包仿佛在自家门口的自由市场上随意捡几件东西的游客。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到了国外并不是真心实意地对欧洲或者其他国家文化感兴趣,而是选择走马观花,胡乱随意看看几个著名的风景点,拍些照片作为纪念,回去后可以跟人说一周内去过了法国德国比利时布鲁塞尔西班牙等国家,然后一股脑就钻进了奢侈品店,疯狂购买,不仅仅买给自己,还要买个家人,同事朋友们,大方,慷慨,豪情万丈。

在机场,他们熙熙攘攘,声音洪亮,无所顾忌,或蹲或站,形象无所顾忌,全然不顾是在境外异域,仿佛蹲在自家后院中,端着海碗跐溜海吃。汇金地

有的人,一脸有钱的样子,走路都理直气壮。大声呼叫同伴,不断高声打电话,还有的高声质问电话另一端朋友的,喂,我现在在某某店,你到底要多钱的香水?新款的才几千美金,你要不要?

那气势。仿佛人就在刘家窑的旧货市场或者大红门的旧家具店。而眼前的路易威登和夏奈尔们仿佛是一对破烂任人随便拎走。

同胞们在海外购物时的气壮山河和大义凛然也不得不令人有几分佩服。

我有个朋友,在德国开了一家旅行社,年代不短了,声誉不错,生意也做得不错。慢慢地,随着对大陆游客的开放,国内来的团队越来越多,自由行的,参观考察培训的,五花八门的名目,最后无不要求带到巴黎去,名牌店去,大肆消费一番。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这些客人们挥毫酣畅,痛快之极,花钱之豪爽之不吝啬,让我的朋友看目瞪口呆。

很多人到最后还是意犹未尽,花了几十万,上百万之后,还觉得不够舒坦,问我朋友,还有没有更给力的地方。他们对我的朋友说,德国没劲,豪华名牌店不多,可以花钱的地方也不够多。还是巴黎和纽约比较给力。能一掷千金。

有一次,朋友接待了一个来自国内西部的团,按照计划,也就是说至少是按照来德国的办理商务签证的理由上的日程,第一天应该是参观德国的著名企业,跟公司主要负责人座谈,听取未来的合作计划和方案。

这几位客人在整个会谈过程中不停地打着瞌睡,心不在焉,甚至还有发短信打电话的,他们豪不在意德国人的认真和敬业,德国人为此十分反感。汇金地中途几次停下来演讲,希望对方能重视自己的发言。作为翻译的她,非常尴尬。她清楚地断定,这些人根本就不在意这次考察和访问的内容。

第二天,从科隆大教堂开始参观起,这些人急急忙忙在大教堂门前照了几张相片,就能要求尽快走人,同时提出,要求修改后面几天的行程。

他们说,教堂没什么看头,德国也没什么意思,要直接去巴黎。

我朋友急了,说按照行程的安排,要先在德国境内呆三天,然后才到巴黎。因为吧里的酒店式三天以后的时间入住。汇金地

对方不答应,坚决要求离开德国,并说德国太没劲,没什么可看的。

朋友只好打电话到巴黎去,取消各种参观行程,重新预订了在巴黎的饭店和活动。

到了巴黎,他们在埃菲尔铁塔和凯旋门照了几张相片,提出要去看红磨坊的演出,还要去买伟哥,我的朋友耐着性子帮助他们解决了。

最后他们要去名牌店购物。

到了名牌店,这些人立刻活跃起来,激情四溢。每人都买了五六个路易威登包,上百万的手表,无数的香水和名牌西服,还重新买了大皮箱。

最后,他们令人难以置信地提出,要求改签机票早点回家。汇金地说巴黎也没什么意思。

我的朋友差点崩溃了。

机票是折扣票,不退不改签。

朋友告诉他们不能这么没有信誉。

这几位客人急了,说可以承担所有的退票费用,偿还损失,表示钱不是问题,但是要求早点回去。

我朋友也急了,说你们这么一折腾,我今后的名誉都毁了,今后还怎么跟当地的旅行社合作?

那几个客人轻蔑地说,那是你的事,给你钱都不要,死心眼,做事情怎么能发财?

朋友说,钱不能买来所有的东西。我需要的事信守合约和遵守行规。

最后,经过商议,达成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协议,这几位答应在巴黎继续住下来,但前提是,我的朋友必须找或者买两副麻将牌来。

朋友气的几近发疯,无奈只好在巴黎的中国城疯狂地寻找麻将,然后把中餐外卖叫进来,供他们吃喝。

他们昏天黑地地在巴黎打了几天麻将,最后把酒店造的乱七八糟,仓皇走人。

巴黎的酒店经理告诫我的朋友,今后如果再找如此的客人,将终止他们之间的合作。

酒店的经理还告诉我的朋友说,再有钱,我们也不接待了,这样把我的酒店的名声搞坏了。

我的朋友回来,也对我发誓,以后这样的团在也不接待了,再有钱也不干了。

无独有偶,去年我去法国参加加纳艺术节,一个以赞助商身份跟随着国内的演出队伍一起到来的男士,也是出手阔绰,一下飞机就要求陪同前往名牌店,出手就是15万买了卡地亚。

陪同他的小伙子是我们的法国大学生志愿者,因为在中国留过一年学,中文不错,人家孩子是利用暑假来帮忙做义工的。

看到这位大款出手豪放,小伙子以为这位大款看错了价码,连忙解释,这是十五万,不是一万五。

这大款眼皮都不动,比划着告诉店员,包起来,就是它了,然后问小伙子还有没有比这更贵的。

小伙子吓的目瞪口呆。

当他得知,这只演出队伍并没有得到这位仁兄的真正赞助时,他开始鄙视他,他说,如果我是他,我会给这些演员们发点补贴让他们到法国四处去看看,而不是把钱用到一块表上面,它代表不了什么。我也不想再为他服务。

无独有偶,这位仁兄在戛纳期间如坐针毡,对演出不感兴趣,对文化不感兴趣,对人文环境也不感兴趣,每天的活动对他而言几乎是坐牢和受刑。于是他要求,让他早点回国去,万般无奈,我答应了他的要求,因为不答应也不行了,他自己花了好几万,买了头等舱,原来的票宁可作废掉。

我跟我的朋友一样,哭笑不得。

我认识一位在法兰克福一家很大的旅行社做导游的女孩子,她对我说,有时候她带着国内来的团出去参观,他们的举止和行为让她无地自容,真想找个地缝转进去,她说,那一刻,她真不想承认她也是中国人!

有一次,我的朋友来海德堡一带玩,我去帮他们预订我家附近的一个酒店,酒店不大,但很有名气,因为十分干净而且价格合理。

老板娘对我说,不瞒您说,我不是很喜欢接待中国的旅行团,他们早上总是吃饱以后还要带走很多的面包和水果,甚至黄油和奶酪,来的晚的客人就没有吃的东西了,他们还在房间里大声吵架或者说话,对我来说都差不多,甚至还有我的床单擦皮鞋。所以我很不愿意接待团队。特别是来自中国的团队。她特别强调了一下。

她看出我的尴尬,连忙说当然也许不是所有的中国人如此。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中国人有钱了,真的有了,比起六七十年,我们的拮据,我们的寒酸我们的仔细来,那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可是我们却是失去了点什么。

我们失去的是什么?

尊严,勤勉,内敛和温和。这本来是我们中国人千年文化中最重要的精华部分,温良恭谦让,节约本分,温润如玉,淡如温水,无欲则刚。。。。。。

我们本来是谁?现在却成了谁?

毫无疑问,我们只是新一代的暴发户。

请你们好好想想,中国人有钱了,却失去了世界对我们的尊重和敬仰。

想当年,外国人来中国,对中国文化是毕恭毕敬,充满神秘向往和敬仰。

而今天,就在我们大把大把把银子洒在巴黎,洒在纽约洒在世界各国豪华场所疯狂挥霍的时候,我们却得到了世界的白眼。

为什么?

看看海德堡,一个600年的老古城,比起中国动辄就是千年的古城而言,年轻的很多,可是中国游客来了,有几个人会静静地徜徉在内卡河边,静静观望这座庆幸没有被盟军轰炸掉的城市,聆听罗马古建筑群的声音,到著名的哲学家小路上去走走,回味一下当年歌德和叔本华们走过的小路,静静地享受一下那座残缺的古堡在夕阳下的辉煌和悲壮气势。

中国来的客人们却不愿意,因为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人们来了,照张相就走人。因为什么?没文化,或者说对文化根本不感兴趣。

再看看巴黎,有几个人在夕阳里,从荣军院走到埃菲尔铁塔再走到凯旋门,认真看看夜色中华丽而壮观的香榭丽舍大街,想象一下当年拿破仑的威武雄姿。享受一下巴黎的旖旎和风采。

没有。中国的游客们都忙着去奢华的商店去烧钱,去挥霍,人们仅限于照相和走马观花。

中国人从古到今都崇尚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你连路都没走,怎么会知道这个国家的美好和伟大之处?你连看看这个国家的基本文化的热情都没有,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来自五千年的文明古国?

去年,我在巴厘岛乌布的时候,遇到一位印尼的木雕师傅,他们一家三代人都在从事木雕生意,最小的孙子只有七岁,已经会雕刻东西了。

他们不慌不忙地接待我,不卑不亢地给我介绍他们的雕刻艺术和他们的家族历史。

他们把收藏了几十年的中国木雕拿出来给我看。

屋外,气温高达34度,而他们却态度从容,不慌不忙,屋外的游客和炎热仿佛与他们无关,他们淡定,坦然,那份儒雅叫我不得不肃然起敬。

他对我说,比起中国的历史,我们印尼太短了,比起中国的古文物,我们这里大概算不了什么,但是我们只要一代一代这么工作下去,再过几百年,我们的历史也就会跟中国一样丰富。我们不在乎有没有钱,因为我们过的很愉快。

他儿子对我说,我知道中国人很有钱,他们来这里度假会花很多钱,我们没那么富有,但是只要过得愉快就可以了。孩子今后需要知道,我们乌布是个很美的地方,会受到世界的关注。

当我听他们的话时,我的眼泪在心中流淌起来。

我想,他们大概不知道,我们的城已经被毁得差不多了。

而我们的孩子一天一天羡慕西方的文明和豪华,我们的老百姓有钱的宁可到国外去烧钱,也不会想想把这些钱节省下来,为孩子们存好,设立一些教育基金,让孩子去学学传统的文化,手工艺。

宁可花几万块,把孩子送去参加一些骗人的境外互动,也不会带着孩子利用假期先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先去知道一下自己的祖先和文明。

家长们何曾想到,孩子们应该先去把中国的文化精髓书法学好,汉字写清楚,搞明白,再去读英语,考八级。

家长们趋之若鹭,把孩子送去学钢琴,学小提琴,却不想让孩子先去听听古琴,了解一下昆曲,皮影,秦腔,京戏。

孩子们什么时候可以在学校的组织带领下,先去走走西藏的天域,看看新疆的风土人情,去去内蒙的呼伦贝尔盟,了解一下我们的祖先是怎样生活的,是怎样走来的。先去了解一下我们自己祖国的博大与精深?

孩子连自己的文化都不了解,他们如何能自信和热爱自己的民族?

同胞啊,钱是一点一点挣出来的,怎么花,是你的自由和权利。

可是,能不能花的有点意义?花的高级些?花在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上?

一块卡地亚金表,能养活无数孤儿和上不去学的孩子们。

一个路易威登包,能打起无数口母亲水窖。

一个爱马仕,就可以让一个玉树和汶川的孤儿生活好几年。

一辆劳斯莱斯,可以帮助我的传统手工业艺人开始无数作坊和小工艺坊。

同胞啊,中国人富有了,我们高兴。

可是这么花钱,这么挥霍,却让人看不起,不仅仅是洋人看不起,连我们自己都不自信!

尊严不是花钱能买来的。

有钱,也不是用来炫耀的。

文化没了,教养没了,传统没了,廉耻也没有了,我们还剩下什么?

当你并不富有也不有钱,你却跟来自哥廷根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牛津剑桥大学,以及世界上更有名的大学教授攀谈关于老子庄子孔夫子以及古老中国洋洋大观的时候,他绝不敢对你有半分的鄙视,因为他不如你更懂得老庄的境界和心怀。因为你拥有你民族自己的文化。

你就算是万贯家产,富可敌国,却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自己要去哪里,你没有教养没有文化没有学识甚至没有任何基本尊严的时候,你就什么都不是!

不仅洋人轻蔑你,连同胞都看不起你。

记得当年那句经典于德利的那句老话,没钱是万万不行的,但钱也不是万能的。

我们不能穷的就只剩下了钱。

况且三分之二的同胞并没有钱。他们孩子啊为了生存而挣扎。你想到过没有,去帮帮这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烧钱和挥霍的时候,想想你的责任和义务,或者想象你自己的形象和尊严。

记下自己的一点想法和感触,与同胞们共勉。

认同者引以为戒,不同者,请好之为之。

毕竟人各有志,不可强求!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无删节恶魔王爷快走开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恶魔王爷快走开免费阅读全文书名:恶魔王爷快走开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第2章玩物第3章逃跑第4章阿尘第1章穿越敦煌市。旅行大巴车很快就停在了那个阿若期盼了许久的地方。车门开的时候,她第一个就跳下了车,也不理会导游小姐的再三警告,只悄悄从车尾就溜了出去。阿若决定一个人开始她的敦煌莫高窟之行,想要看看那些佛像,还有那些传说中的栩栩如生的壁画。而她一直最最想要看的,是飞天。许久许久了,就连梦中都是仙女飞天的画面。雀跃的心带着她终于抵达了那个充满瑰丽和迷幻的壁画世界里,从一幅幅的壁画前走过时,

  • 无删节豪门密恋:独宠代孕小妈咪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豪门密恋:独宠代孕小妈咪免费阅读全文书名:豪门密恋:独宠代孕小妈咪目录预览:第1章逃跑第2章期待第3章适应第4章检查第1章逃跑春暖花开的时节,看路上的行人悠然而行,心底的伤愈来愈痛,也许到了该逃离的时候吧,我的忍耐已然到了极限。“凤秋,洪先生到了,你好好侍候着。”我猜到洪先生今夜会来,却不想来得如此之早,心头一阵窃喜。“洪总,今夜就把凤秋包了吧!”我的声音从来没有如此的放浪且又自然。“洪总,看我们凤秋对您多好,真是艳福不浅啊。”方姐眉开眼笑的正说着,洪胖子已掏出了一大叠人民币,随手

  • 无删节绝世惊华之独宠色妃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绝世惊华之独宠色妃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绝世惊华之独宠色妃目录预览:第1章世事两难全第2章她的祈愿第3章坏人第4章清誉第1章世事两难全冷夜,唯有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偶尔那轻轻坠落的枯叶带着几许飘渺,让夜只更加的凄清。空寂中,伴着整个青城浅浅的呼吸,星星点点的烛光却掩不尽夜的黯黑,这一夜,就连更夫也偷了懒,那梆子只响过了一更天便再也没了。青城的西北角,荆州刺史的府宅却被悄悄的围了个水泄不通,院子里沉睡着的人突然被一阵阵纷乱的脚步声惊醒,刹时,宅院里便乱成了一团。吴承光醒来的时候,门外

  • 无删节亡国皇后之凤舞倾城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亡国皇后之凤舞倾城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亡国皇后之凤舞倾城目录预览:第1章亡国公主第2章如此恨她第3章他是谁?第4章放纵这一次第1章亡国公主浩浩荡荡的大军缓缓前行,随着山间蜿蜒的道路,连绵不绝,延伸到几里之外。马车内,浑身是血的女子目光呆滞,茫然望着窗外,一双翦水秋瞳中漆黑一片,什么也装不下。亡国了,魏国一夜间易主。而她是魏国公主,她本该和父皇母后一起死在皇宫中,可是,她没有机会,更没有选择。“紫若,答应。。。母后,要好好活着。。。。”皇后气若游丝的抓住凤紫若的手,唇角一丝殷红缓缓

  • 无删节青歌绝恋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青歌绝恋免费阅读全文书名:青歌绝恋目录预览:第1章我的九哥第2章你总是夸我第3章雨雾清荷第4章和物为伍第1章我的九哥无相之朝,无相,释之:无色无相之意,也在于,色相源于畏,无色无相亦可无畏。带着一些佛家之言喻,无相,四大皆空也。无相之朝新皇登基,改国号为天观,十七岁当政,极力以农为主,以食足货通,国实民富为道。天观十年,无相朝风调雨顺,万民同乐,举国上下,一派繁荣富强之气。家家有书读,户户有粮吃。青家在京城,也算得上是大户人家,有头有脸,有钱有势。青家祖上曾出过一名太妃,光耀了青家

  • 无删节深宫虐恋:暖暖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深宫虐恋:暖暖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深宫虐恋:暖暖目录预览:第1章踏踩盛花第2章入宫见太后第3章双生子第4章娇客第1章踏踩盛花竹本无心,花开即死,风华是一指流砂,苍老是一段年华。人成各,今非昨,秋如旧,人空瘦。点上香,看那指间点点袅袅香华挥散了开来,相思了无痕。终于他要杀她了,可笑君王情薄如此。宠她的,是他。杀她的,还是他。处以弓刑以保她全尸,这就是他最后的恩赐。终于是到了这么一步,号角吹起,,冷杀却折不去这七月流火的燥热。她双手双脚是沉重的铁镣,皓白的腕间染上了点点淤痕血红,生生

  • 无删节后宫之争奇斗艳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后宫之争奇斗艳免费阅读全文书名:后宫之争奇斗艳目录预览:第1章野姜花第2章不能没有你第3章坚决不行第4章小贱人第1章野姜花我喜欢吹风,很喜欢在风中的感觉,凉凉透透的,风中还会带着甜甜的味道。指尖还微微带着琴的愉悦与轻快,手里抱着野姜花,雪白的花朵散发着清甜之气,在山野之间这野姜花最是常见,常人都不会多看几眼,没有梅的清芬冷冽,没有荷的幽香冷娇艳,可是我还是喜欢,每日学琴之后,便会采下一束带回家。闻着,也能轻松很多,心情越发的明朗。肩上的担子实在是不轻,与娘相依为命十二年了,爹爹去得

  • 无删节我的“脱线”小妾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我的“脱线”小妾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我的“脱线”小妾目录预览:第1章我是受害人第2章自找罪受第3章烂摊子子留给我第4章自打嘴巴第1章我是受害人有人说,有一个人离开,就会有五个人出生。但是随着时代的变化发展和生活压力,其实可以说有一个人出生,五个人离开。我没有想到,我也属于离开的那一类。抓抓脑袋,我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地狱里的办事方式,居本上是几千年如一日,拘错魂的现象,还是有出现。机会不多,又刚好让我占了。我才二十二岁,正好是一个绚丽的年华。我居本上脾气是很好说话的,一般人挑不起我

  • 无删节恶魔色女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恶魔色女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恶魔色女目录预览:第1章前文第2章沙漠遇蛇第3章神奇一吻第4章老鬼,放手啦第1章前文热闹非凡的集市,人来人往,尽管是二十一世纪,在这偏远的边关处,临近沙漠的,自然就少了些都市的新潮和高楼大厦,多的是马,牛羊和骆驼,草原浓浓的味道在这市集中一目了然,多数都是来做买日常用品和牧物的出卖,草原,是难得几天才有一次的集市,地广人稀,来旅游的人也不是顶多的,这是新疆的边远地带,游人一般都在种葡萄的地方,这新库尔勒一带,没多远就是无边无际的沙漠了。“哇。好美啊。”

  • 无删节爱穿过岁月的窗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爱穿过岁月的窗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爱穿过岁月的窗目录预览:第一章他不是你能招惹的人第二章好好爱我第三章要不要试试第四章怎么会是他第一章他不是你能招惹的人苏静蕴按照父亲提供的地址,将车子停在海晏酒店门口,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健步如飞,面容沉静清冷,直接杀到了1723号包厢。刚推开门,一股冷厉肃杀的气息迎面扑来。姓王的?油腻腻的中年老色男!他面色冷硬地从包里拿出一叠钱,砸到白颖宁面前,目光向席间众人扫去:“谁把这瓶洋酒给我灌进这个婊子嘴里,这些钱就是谁的!”白颖宁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