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 | 那谁,你别走

2018/1/14 7:10:55 来源:北京晚睡读书会 []

01

白娜去英国已经七年,王小鹏今年也七岁了。汇金地

我也结束了两地跑,把工作重心全部转移到北京。时间真他妈快,竟也过去了四年。

这四年我过得不咋样,一心想着挣钱。白娜走时欠的债还没还清,王小鹏在二老身边也念书了。可是北京的市场不断饱和,生意远没有之前容易做。过年我也35了,跟一些差个十来岁的小年轻一起去跑市场,体力上已经没什么优势。

可也要待下去,这年头沈阳的市场更不行。小说 | 那谁,你别走

男人的日子好打发,一个人抽抽烟,跟同事喝喝酒,陪客户吹吹牛,几个好朋友都在老家,寂寞不是没有。白娜之前,有个大学同学喜欢我,现在在天津,来北京后我们偶然联系上,她每个月会来北京看我一两次,然后我们做个爱。我对感情不再抱什么希望,也没兴趣。

都是成年人,愿意便在一起聚聚。也有过几次不成功的一夜情,挺没劲的,就没再继续。我的状况基本如此。

直到去年四月份,我认识了那谁。小说 | 那谁,你别走

四月的北京还是蛮凉的,写字楼里的姑娘都穿着小西装,我下了班没事干,从5号线地铁出来溜达一圈不想回,走进蒲黄榆景泰附近一家成都小吃,想着喝上一杯。进门就看见了她。

她穿了件背心,拖脚面的长裙,神色忧郁,抱着瓶酒对着嘴吹。背心里没穿内衣,隐约能看见形状不错的乳房。我脑子一热,坐到了她的对面。

她并没拒绝,我又点了菜,叫了酒,邀她同吃,她还没拒绝。

两瓶后,我看见她晕了。小说 | 那谁,你别走

我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龌龊,晕了后我说送她回家,然后出门没走多久我们在路口一棵老树底下接吻了。完全忘记怎么开始的,吻了很久,我说我们去开房吧,她说好。

傻子也看得出她遇到了伤心事儿,乘人之危不好。可我不是君子,抱着她吻着她,我残留的那点儿人性全滚蛋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有点儿雷同,不一样的是,中途她突然哭了。我感觉正好的时候她哭了。我不得不下来,意犹未尽地搂着她,哄她。汇金地小孩子很好哄,一会儿她又好了。我迫不及待,补上一遍。

她哭的样子让我尴尬,一瞬间有对不起她的感觉,又不知怎么办好,就做了件傻事,从外衣兜里掏了一张名片给她,跟她说我叫王大鹏,有事打电话。天亮后我就去单位,离开的时候她还在睡,小小的一团,微弱地打着鼾。

后来单位的杂事很多,我出差去了趟韩国,回来后又去了两趟重庆。一晃过去三个月,差不多忘了这件事。天津那个同学来了,我陪她吃完饭聊完天,夜色满大街的时候,一起去了我那儿。原文huijindi.com

我们很久没见,原以为这回如何激情四射,出乎意料,实在差强人意。她问我是不是太累了?我点了支烟去阳台。三个月来头一次,想起那个长着一只翘鼻子的小女人。

想她上了床一副笨笨的样子;想起她,哭花了整张小脸。

02

接下来半年,寂寞的时候我偶尔会看手机,好像在等谁的短信。我又不愿承认是在等她。一夜的感情,天亮就是陌生人,我明白。

所以收到她的短信我彻底没有想到。距离上次相逢已经过去了九个月,北京已是一派刺骨的冬天。她写了条短信约我见面,我们定在下午6点的玉泉路。我早到了,在路口吸烟,15分钟后,她来到马路中间张望。没变,就是看起来憔悴了。

我们一起去了家烤鱼馆。

她脱了外套,坐在我对面,不太自然地对着我笑。她很经得住细看,话不多,很文静,可是张嘴就骂人。逗得我直想笑。

我们要了酒,我试图把她再次灌醉。聊着喝着,喝着聊着,渐渐地我感觉头有点大,可怕的是这回她居然没有事儿,还笑我怎么酒量这么浅。按说她不能海量得这么快,感情上次是逗我玩?这让我充满斗志,一起去了酒店。门一关,像一对儿久别的情人。

我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说那谁,你怎么瘦了?

她说是吗,王大鹏。

我说是的,你看这儿,这儿,这儿。

她便在我抚摸的手下面笑了。老男人都有过我这时的感觉:一刹那的怦然心动。

身在首都都很繁忙。往后我们有时会一起吃饭。两周,或者三周。我有时在下班后的夜里去找她,地铁过万寿路那站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我快到了。然后倚在拥挤的1号线上,想像她穿着一件浅黄色的棉衣,出现在马路边,老实说这让我感到很温暖。

这种温暖就像看见王小鹏在玩汽车,就像看见从前的白娜躺在床上对着我笑,很久都没有过了。

我们这样的关系持续了11个月。

这时我才意识到说什么对感情早没了兴趣,是多大一个谎话。伤害让我们变得坚硬,相互提防,不愿施以援手。

而这紧张生活外的松弛,一旦有过几次就不能够少。

她没做过什么,却又什么都做了。这种默契圆润得叫人想要呐喊。我想这都是因为北京这个城太大,奔波其中的我们都太寂寞,寂寞的我们总要停下来在自己的轨迹上抛次锚。可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偏偏会是她?我安慰自己,即使她不来,也会有别人。好像忘了这七年,我空了的情感已经过去七年。

因为金融危机对我们这个行业影响很大,市场被动得很,几乎没什么业绩。我的股票也被全部套牢了。经济更加紧张,我带她去的饭馆越来越破,开的房间越来越小,我越来越不想离开她,可是似乎却还是渐渐离她远了。我想她一定能有更好的生活,与其不确定,不如算了吧。

因为我发现不在一起的时候我越来越多地想起她,想她在干吗,是去了五道口买衣服,还是在天安门广场发呆,是在簋街跟朋友吃饭,还是在逛燕莎?

我开始好奇她的经历,过去的一年她究竟经历了什么?问她总是不说,是什么让她变得不开心。

我还没完全把她琢磨明白,这时白娜从英国回来了,刚过了元旦不久。她对我说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忘不了我。说这话的时候她带着羞涩的神情,完全不像当初趾高气昂的白娜。

一别七年,白娜脸上岁月的痕迹让我看到她在欧洲过得并不怎么样。可我们还是怀了旧,在建国门进去的某个胡同,一家八九十年代的招待所里做了爱。白娜已经完全陌生的身体告诉我,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白娜要跟我和好,起初我不愿意跟白娜分开,到后来她一直不回国,这件事像画一样被裱了起来挂上墙。白娜逐渐成为一个符号,我忘了她,也不愿再提起她。

王大鹏终有一天变得可以没有白娜,可是王小鹏不行。

白娜回来后王小鹏开心得不得了,虽然基本没见过妈妈的面,可白娜回来后把王小鹏接到北京住了两周,王小鹏就完全被俘虏了,到底是母子。

03

就在我考虑跟白娜和好的时候,有段时间没有联系的她约了我,说想见我。跟她约在了六里桥一家小饭馆。我在思量怎么告诉她白娜回来的事。没想到她说:“咱俩好吧。”

她的话吓了我一跳,脱口而出:“开什么玩笑。”她愣了一下,很快笑了:“我喜欢你。”

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我说你疯了吧。接着我说我老婆回来了,说完我就后悔了。我看见她笑了一下,夹了一块莴笋,放在盘子里慢慢地吃。

好像要填补她受到的伤害一样——我几乎确定我这次伤害到了她,我有什么资格伤害她呢?我讨好地问她,现在说说看,你之前那年是怎么了。我没打算她说什么,但又想关心她,可又找不着地方。

她竟说了,她竟说什么也没发生,我想谈次恋爱。我说你胡说!你第一次为什么哭?

她笑了起来:有的女人喜欢穿性感内衣,有的喜欢点蜡烛,我这样也是增加情趣,说真的,你是不是感到兴奋?

我顿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她“咯咯”地笑出了声,好像难得遇见我这个傻子。我叹了口气,我说我得跟我老婆复合,经济越来越不好,我们拖不了多久。连自己都不知道说的是哪个我们。

她这回不笑了,她说,我以为我们是在谈恋爱。我想说那有什么用呢,可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后来我跟白娜到底还是没成,我们努力了两个月试图在一起,最终告败。我总是会想起那谁,越想我越觉得放不下。经济不好怎么样?经济不好我他妈连个恋爱都不敢谈了?压力大又怎么样?谁在这个世上活得轻松?很多从前我不敢去想的话呼啸着从胸腔喷薄而出。我想我以前真是不够男人。

可到底还是慢了一步,她的电话换了,怎么也打不通。

直到有一天,在东单地铁换乘的人潮口,我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小个子,背着一只大包在人群里冲,不禁一阵喜悦,我跑着追了上去,大声喊:那谁,你别走!

作者:二月丢丢,爱旅游、爱写作、爱美食。主编讲故事特约作者。

-END-

主编讲故事:80后辣妈,情感写手,文章散见《爱人》《女人坊》《人生与伴侣》《伴侣》等杂志。热爱读书写字,善于钻研两性话题、分析解答情感问题。酷爱臭美,且自认为是性感美女一枚,甘愿为魔鬼身材坚持不懈奋斗一辈子。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我以温柔献深情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以温柔献深情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我以温柔献深情第一章必须死城中医院。“许小姐,因为您摄入的营养不够,宝宝比正常的孩子偏小,这是我给您开的一些营养品,平时记得多吃点好的补充营养,不要影响了宝宝的发育!”许安然看着手里医生开的药物单,轻抚着自己七个月看起来却只有五个月的孕肚,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好的,谢谢。”许安然将药物单放入口袋,没有去药房,便直接开车离开了医院。她并非不爱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只是说来心寒,堂堂沈氏集团的总裁夫人,沈哲楠的老婆,却根本没有钱去买医生开的这些昂贵的营养

  • 小说只予你的温柔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只予你的温柔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只予你的温柔第1章我叫江小楠,今天是我和宋归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宋归说过,他会准时下班回来还要给我一个惊喜,我便早早的洗完澡坐在化妆台前擦头发,甚至还换上上周他挑选的黑色蕾丝裙,几近镂空的裙子堪堪遮住重要部位,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视线中。看着化妆镜中倒映出来的那个魅惑的自己,我微微红了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宋归喜欢上了这种露骨的风格,每次给我挑选的内衣都是这种风格,但是他从来不带我去内衣店买,每次都是他直接带回来。我也就默认这是他给我挑选的礼物,虽

  • 小说往昔繁华变成落寞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往昔繁华变成落寞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往昔繁华变成落寞第一章:你想要朕的命么?白九儿站在永宁宫窗前,窗外大雪纷纷。地上的雪已经积了一尺厚,院中两株红梅在白雪的映衬下,更加鲜艳娇美。白九儿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翘首以盼,问身边的宫女:“皇上有几日没来了?”宫女小梅行了一个万福礼,道:“娘娘,皇上已经半个月没来过了,不过头两天皇上派李公公送来许多奇珍异宝,可见皇上还是念着娘娘,心里还有娘娘。”白九儿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他哪里是关心我,那些奇珍异宝只是一种交换而已。”地上白茫茫一片,除

  • 小说再见依然我爱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再见依然我爱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再见依然我爱你001这个孩子是耻辱医院,产科。“啪——”苏夏刚被推出产房,迎面就被一沓资料狠狠摔到了脸上。生完孩子虚弱至极的她,脸上蓦地传来一阵刺痛,她惊诧地转眸看向一脸阴鸷的男人。“苏夏,敢给我傅斯琛戴绿帽子的,也只有你了!”傅斯琛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因为太过用力,骨节处已然一道道可怖的森白!而男人那张素来冷峻的俊脸,此刻更像是刚从寒冰中浸润了一般,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让人不寒而栗!苏夏下意识看了一眼被摔得满地的资料,错愕地看向他,

  • 小说妈咪驾到:爹地,请接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妈咪驾到:爹地,请接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妈咪驾到:爹地,请接招!第一章那晚不是我洁白的肌肤上布满着粉红色的红晕,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带着一丝迷离的神情,莲藕般的手臂抱着一个身体精壮的男人,好闻的古龙香水的味道渐渐的包裹了叶芷巧。“啊——”一声带着痛楚的叫声从叶芷巧的嘴里传来,身上的男人猛然间停住了身体,带着一丝惊讶的看着身下的女人,随即又恢复正常等到叶芷巧适应了之后,才缓缓的动了起来,渐渐的原本的疼痛感缓缓消息。叶芷巧一波又一波的承接身上男人的感觉,最终体力不止晕了过去,在

  • 小说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第1章深入骨髓的豪华的帝爵酒店的一个房间内,一片昏暗。乔夏躺在床上,头痛得快爆炸了,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她记得她是被母亲和妹妹乔婷扶着进来的,她们之前给她喝了一杯咖啡。乔夏恼怒,伤心,她们根本就没有把她当做亲人,她们把她扶到这里是想干什么。房间里气息十分地阴郁,乔夏后背发凉,心里生出一股恐惧,直觉告诉她,这里很危险她应该离开。乔夏吃力地从床上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向门口走去。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高

  • 小说愿你我归于初见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愿你我归于初见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愿你我归于初见1、婚姻,不过是筹码而已暴雨狂虐,豆大的雨点肆无忌惮地砸击着窗户,吵杂的声音仿佛见证了屋内香艳而肆虐的一幕。蓝星竹被强有力的身躯压俯在床边,双手紧紧地被束缚在身后,面目隐忍地迎合着身后男子的一次次疯狂的穿刺,已不记得这是季恩承第几次如此残忍地对待她了,没有任何的前戏,也不顾她是否已经准备好,横冲直撞的侵入她的身体,仿佛想要将她穿透一般,凶狠地挺动身躯。她咬着嘴唇,强忍着被贯穿的痛楚,倔强地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呻吟。他可以这样对她,但是她

  • 小说吻安昨夜爱人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吻安昨夜爱人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吻安昨夜爱人第1章深夜,偌大的欧式别墅中,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络绎不绝。大床上,他肆意驰骋,健硕有力的手臂紧紧的攥住她纤细的胳膊,深入浅出。一个猛烈的撞击后,一切终于停止了。男人随手捞起睡袍披上,直接进了浴室。穆嫣一只手支起身体,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医院的检查报告。娇小的红唇不自觉的勾起来。今天她觉得自己胃不舒服,就去医院检查,结果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等下他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吧?毕竟自己和他结婚一年,他每次都不做任何措施,即使不说自己也能猜到

  • 小说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第1章吃错药回国第一天,景兮从没想过,自己会落入这般难堪的境地。她整个人如落汤鸡般僵着身子站在宴会大厅,精致的香槟色礼服湿淋淋的贴合在身上,高绾的头发散落而下,浑身狼狈不堪。周围端庄优雅的宾客们正盯着她,满脸嘲弄和窃窃私语。“太恶心了,居然妄图勾引姐姐的男朋友!”“小小年纪,心肠就这么歹毒,竟想害死亲姐姐。”“表面一副清纯无害,没想到这么不要脸……”所有难听话语全部落进景兮的耳朵里,刺得她心脏紧缩,一阵抽疼。十

  • 小说恰逢爱你,情深不渝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恰逢爱你,情深不渝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恰逢爱你,情深不渝001抵死缠绵夜色深沉。景城国际酒店。温念瓷步伐踉跄的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一步三晃,站都站不稳,明显是喝醉了。她微醺着眼,面色潮红,脑海兵荒马乱,全是白天发生的场景……今天下午,她的亲生父亲给她安排了一场相亲宴,男方是季家的二少爷季昊轩。没错,就是整个北宁市最老牌的豪门,季家!作为这座城市的豪门贵胄,不知道有多少人削尖脑袋,想把自己女儿嫁到季家。可一听说是季二少爷,就全都推了回来。谁都知道,季家二少,是个后天智障的患者,人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