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 | 那谁,你别走

2018/1/14 7:10:55 来源:北京晚睡读书会 []

01

白娜去英国已经七年,王小鹏今年也七岁了。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我也结束了两地跑,把工作重心全部转移到北京。时间真他妈快,竟也过去了四年。

这四年我过得不咋样,一心想着挣钱。白娜走时欠的债还没还清,王小鹏在二老身边也念书了。可是北京的市场不断饱和,生意远没有之前容易做。过年我也35了,跟一些差个十来岁的小年轻一起去跑市场,体力上已经没什么优势。

可也要待下去,这年头沈阳的市场更不行。版权huijindi.com

男人的日子好打发,一个人抽抽烟,跟同事喝喝酒,陪客户吹吹牛,几个好朋友都在老家,寂寞不是没有。白娜之前,有个大学同学喜欢我,现在在天津,来北京后我们偶然联系上,她每个月会来北京看我一两次,然后我们做个爱。我对感情不再抱什么希望,也没兴趣。

都是成年人,愿意便在一起聚聚。也有过几次不成功的一夜情,挺没劲的,就没再继续。我的状况基本如此。

直到去年四月份,我认识了那谁。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四月的北京还是蛮凉的,写字楼里的姑娘都穿着小西装,我下了班没事干,从5号线地铁出来溜达一圈不想回,走进蒲黄榆景泰附近一家成都小吃,想着喝上一杯。进门就看见了她。

她穿了件背心,拖脚面的长裙,神色忧郁,抱着瓶酒对着嘴吹。背心里没穿内衣,隐约能看见形状不错的乳房。我脑子一热,坐到了她的对面。

她并没拒绝,我又点了菜,叫了酒,邀她同吃,她还没拒绝。

两瓶后,我看见她晕了。小说 | 那谁,你别走

我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龌龊,晕了后我说送她回家,然后出门没走多久我们在路口一棵老树底下接吻了。完全忘记怎么开始的,吻了很久,我说我们去开房吧,她说好。

傻子也看得出她遇到了伤心事儿,乘人之危不好。可我不是君子,抱着她吻着她,我残留的那点儿人性全滚蛋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有点儿雷同,不一样的是,中途她突然哭了。我感觉正好的时候她哭了。我不得不下来,意犹未尽地搂着她,哄她。网站huijindi.com小孩子很好哄,一会儿她又好了。我迫不及待,补上一遍。

她哭的样子让我尴尬,一瞬间有对不起她的感觉,又不知怎么办好,就做了件傻事,从外衣兜里掏了一张名片给她,跟她说我叫王大鹏,有事打电话。天亮后我就去单位,离开的时候她还在睡,小小的一团,微弱地打着鼾。

后来单位的杂事很多,我出差去了趟韩国,回来后又去了两趟重庆。一晃过去三个月,差不多忘了这件事。天津那个同学来了,我陪她吃完饭聊完天,夜色满大街的时候,一起去了我那儿。小说 | 那谁,你别走

我们很久没见,原以为这回如何激情四射,出乎意料,实在差强人意。她问我是不是太累了?我点了支烟去阳台。三个月来头一次,想起那个长着一只翘鼻子的小女人。

想她上了床一副笨笨的样子;想起她,哭花了整张小脸。

02

接下来半年,寂寞的时候我偶尔会看手机,好像在等谁的短信。我又不愿承认是在等她。一夜的感情,天亮就是陌生人,我明白。

所以收到她的短信我彻底没有想到。距离上次相逢已经过去了九个月,北京已是一派刺骨的冬天。她写了条短信约我见面,我们定在下午6点的玉泉路。我早到了,在路口吸烟,15分钟后,她来到马路中间张望。没变,就是看起来憔悴了。

我们一起去了家烤鱼馆。

她脱了外套,坐在我对面,不太自然地对着我笑。她很经得住细看,话不多,很文静,可是张嘴就骂人。逗得我直想笑。

我们要了酒,我试图把她再次灌醉。聊着喝着,喝着聊着,渐渐地我感觉头有点大,可怕的是这回她居然没有事儿,还笑我怎么酒量这么浅。按说她不能海量得这么快,感情上次是逗我玩?这让我充满斗志,一起去了酒店。门一关,像一对儿久别的情人。

我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说那谁,你怎么瘦了?

她说是吗,王大鹏。

我说是的,你看这儿,这儿,这儿。

她便在我抚摸的手下面笑了。老男人都有过我这时的感觉:一刹那的怦然心动。

身在首都都很繁忙。往后我们有时会一起吃饭。两周,或者三周。我有时在下班后的夜里去找她,地铁过万寿路那站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我快到了。然后倚在拥挤的1号线上,想像她穿着一件浅黄色的棉衣,出现在马路边,老实说这让我感到很温暖。

这种温暖就像看见王小鹏在玩汽车,就像看见从前的白娜躺在床上对着我笑,很久都没有过了。

我们这样的关系持续了11个月。

这时我才意识到说什么对感情早没了兴趣,是多大一个谎话。伤害让我们变得坚硬,相互提防,不愿施以援手。

而这紧张生活外的松弛,一旦有过几次就不能够少。

她没做过什么,却又什么都做了。这种默契圆润得叫人想要呐喊。我想这都是因为北京这个城太大,奔波其中的我们都太寂寞,寂寞的我们总要停下来在自己的轨迹上抛次锚。可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偏偏会是她?我安慰自己,即使她不来,也会有别人。好像忘了这七年,我空了的情感已经过去七年。

因为金融危机对我们这个行业影响很大,市场被动得很,几乎没什么业绩。我的股票也被全部套牢了。经济更加紧张,我带她去的饭馆越来越破,开的房间越来越小,我越来越不想离开她,可是似乎却还是渐渐离她远了。我想她一定能有更好的生活,与其不确定,不如算了吧。

因为我发现不在一起的时候我越来越多地想起她,想她在干吗,是去了五道口买衣服,还是在天安门广场发呆,是在簋街跟朋友吃饭,还是在逛燕莎?

我开始好奇她的经历,过去的一年她究竟经历了什么?问她总是不说,是什么让她变得不开心。

我还没完全把她琢磨明白,这时白娜从英国回来了,刚过了元旦不久。她对我说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忘不了我。说这话的时候她带着羞涩的神情,完全不像当初趾高气昂的白娜。

一别七年,白娜脸上岁月的痕迹让我看到她在欧洲过得并不怎么样。可我们还是怀了旧,在建国门进去的某个胡同,一家八九十年代的招待所里做了爱。白娜已经完全陌生的身体告诉我,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白娜要跟我和好,起初我不愿意跟白娜分开,到后来她一直不回国,这件事像画一样被裱了起来挂上墙。白娜逐渐成为一个符号,我忘了她,也不愿再提起她。

王大鹏终有一天变得可以没有白娜,可是王小鹏不行。

白娜回来后王小鹏开心得不得了,虽然基本没见过妈妈的面,可白娜回来后把王小鹏接到北京住了两周,王小鹏就完全被俘虏了,到底是母子。

03

就在我考虑跟白娜和好的时候,有段时间没有联系的她约了我,说想见我。跟她约在了六里桥一家小饭馆。我在思量怎么告诉她白娜回来的事。没想到她说:“咱俩好吧。”

她的话吓了我一跳,脱口而出:“开什么玩笑。”她愣了一下,很快笑了:“我喜欢你。”

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我说你疯了吧。接着我说我老婆回来了,说完我就后悔了。我看见她笑了一下,夹了一块莴笋,放在盘子里慢慢地吃。

好像要填补她受到的伤害一样——我几乎确定我这次伤害到了她,我有什么资格伤害她呢?我讨好地问她,现在说说看,你之前那年是怎么了。我没打算她说什么,但又想关心她,可又找不着地方。

她竟说了,她竟说什么也没发生,我想谈次恋爱。我说你胡说!你第一次为什么哭?

她笑了起来:有的女人喜欢穿性感内衣,有的喜欢点蜡烛,我这样也是增加情趣,说真的,你是不是感到兴奋?

我顿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她“咯咯”地笑出了声,好像难得遇见我这个傻子。我叹了口气,我说我得跟我老婆复合,经济越来越不好,我们拖不了多久。连自己都不知道说的是哪个我们。

她这回不笑了,她说,我以为我们是在谈恋爱。我想说那有什么用呢,可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后来我跟白娜到底还是没成,我们努力了两个月试图在一起,最终告败。我总是会想起那谁,越想我越觉得放不下。经济不好怎么样?经济不好我他妈连个恋爱都不敢谈了?压力大又怎么样?谁在这个世上活得轻松?很多从前我不敢去想的话呼啸着从胸腔喷薄而出。我想我以前真是不够男人。

可到底还是慢了一步,她的电话换了,怎么也打不通。

直到有一天,在东单地铁换乘的人潮口,我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小个子,背着一只大包在人群里冲,不禁一阵喜悦,我跑着追了上去,大声喊:那谁,你别走!

作者:二月丢丢,爱旅游、爱写作、爱美食。主编讲故事特约作者。

-END-

主编讲故事:80后辣妈,情感写手,文章散见《爱人》《女人坊》《人生与伴侣》《伴侣》等杂志。热爱读书写字,善于钻研两性话题、分析解答情感问题。酷爱臭美,且自认为是性感美女一枚,甘愿为魔鬼身材坚持不懈奋斗一辈子。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女老板的贴身巫仆15章(第十五章 丢人)

    原标题:女老板的贴身巫仆15章(第十五章丢人)小说书名:女老板的贴身巫仆第十五章丢人本来钱小豪跟陈扬针锋相对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现在突然间的变故让周围的众人都愣住了,脑袋有点短路,不知道钱小豪怎么会这样。在无数人的目光中,钱小豪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都撕扯了下来,光不溜秋的跳舞,模样十分滑稽。“钱少这是怎么了?难道有家族遗传病?”“好小啊!那个女人以后跟了他绝对不会幸福。”“也太小了吧!比铅笔能粗那么一点点。”周围众人纷纷议论了起来,更有一些女子对着钱小豪双腿之间指指点点,目光中尽是鄙视和不屑。

  • 憨厚小神医15章(第十五章 郁闷离去)

    原标题:憨厚小神医15章(第十五章郁闷离去)小说:憨厚小神医第十五章郁闷离去“小丹,你今天回来这么早,没去做家教吗?”老太太一见到女孩,脸上露出浓浓的溺爱与欣慰。“嗯,那学生家里有事,就补了一节,奶奶他是谁?”女孩对着老太太说话时带着丝丝温和,可转向李辰时,表情就多了一丝冷淡。“小丹,你要好好谢谢小郎中,要不是他,今天奶奶怕是回不来了!”老太太一说到这,脸上又露出一丝激动。“什么?奶奶到底怎么回事,你的脸上怎么会有伤?”女孩一听老太太的话,马上一脸的紧张,随后发现老太太的额头还有些擦伤。“是这样

  • 重生之妖孽天王15章(第13章 女人的心思)

    原标题:重生之妖孽天王15章(第13章女人的心思)小说名字:重生之妖孽天王第13章女人的心思夜幕越来越深.叶穆越走越远.留下飞狗那一帮人可怜兮兮的残局,和一群热血沸腾地议论纷纷着的学生.以及……一个目光始终都无法从叶穆消失的方向收回来的安小琪.小琪姐?小琪姐?两个女生跟班一起喊了几声.安小琪回过神来:嗯?小琪姐,刚才你在想什么呢?安小琪闻言一愣,脑子里面满是刚才叶穆耀武扬威的霸气模样,这想法让她心里加速跳动了几下,小圆脸突然红了几分,她快速的扭过头:哪那么多问题?——走了走了,好困,我要回家睡觉

  • 邪气兵王15章(第15章 考卷)

    原标题:邪气兵王15章(第15章考卷)小说名称:邪气兵王第15章考卷唐浩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海妖换衣服了,可是不得不承认这位兵神团唯一的女人身材好得有些过分,细腰、长腿,身体柔韧性超强,真的印证了女人是水做的那句话,看她在狭小的空间里换衣服,就好像看一场优美的杂技表演。很快,海妖身体上覆盖了一层闪亮的黑色紧身衣服,看上去就好像多了一层黑色的皮肤一样。最后,她戴上一副黑色墨镜,扭头对唐浩说道:“老大,我走了。”“嗯。”海妖笑了一下,推开车门,融入了夜色之中。唐浩坐在车里,脸上的表情十分安静,任何

  • 日光微暖夜微凉15章(以她之名15章 琉璃珠)

    原标题:日光微暖夜微凉15章(以她之名15章琉璃珠)小说:日光微暖夜微凉以她之名15章琉璃珠星河愣怔的看着眼前迎着阳光而站的男孩,阳光下的他仿佛能散出光芒一样,皮肤白净的仿佛露珠一般,四周静得不像话,星河猛地惊醒,扶着陆辰沙的胳膊从他怀中站起来,脸上像发烧一般,整个主席台上所有的老师教官全都站了起来,陈教官紧走几步赶到星河身边,脸上看不出究竟是什么神情“你没事吧?”星河略整了整衣服,暗自镇定了神情,有点不敢抬头看陈教官的脸,小声嗫嚅道“对不起,教官”。陈教官微抿了抿唇“人没出什么事就好”看了身旁

  • 凤凰劫:冥王夺爱15章(第一卷 初涉江湖第15章 抉择)

    原标题:凤凰劫:冥王夺爱15章(第一卷初涉江湖第15章抉择)小说名:凤凰劫:冥王夺爱第一卷初涉江湖第15章抉择花园,云陌独坐亭中,百花环绕,却无一能够夺走她的光芒。“教主,经属下多方打探得知,那血玉龙凤佩可能与一百多年前天下第一首富的宝藏有关。”钰轩立于一旁,抱拳道。“宝藏?”云陌眉头一皱,道:“你是说,这是一张藏宝图?”“也可能是打开宝藏之门的钥匙。有很多势力都在暗中打探这块血玉龙凤佩的下落,但是这十几年来,却没有一个确切的消息。”钰轩道。“十六年前,不是有消息称玉佩在蓝叶山庄吗?”云陌问道。

  • 描爱15章(第15章 真相大白)

    原标题:描爱15章(第15章真相大白)小说:描爱第15章真相大白八月十九,早过了晚饭的点了,周陆还在加着班,看着手边的图纸,估计得通宵,Linda不是技术人员,所以替他叫了晚饭以后就回去了。晚饭还在,但是已经凉了,周陆不是挑食的人,匆匆扒了几口饭,重新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叮铃铃……”周陆的手机响了,他的手机铃声还是最原始的那种。周陆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一个本市的座机号,看着有点陌生,他顺手接了。“周先生,是我啊,我是小叶!”周陆听到这个声音有点无奈,摘了眼镜按了按眼角,叶眉已经给他打过无数个

  • 豪门强娶:夫人超大牌15章(第一卷 霸道总裁,好强势第15章 她凭什么出众)

    原标题:豪门强娶:夫人超大牌15章(第一卷霸道总裁,好强势第15章她凭什么出众)小说书名:豪门强娶:夫人超大牌第一卷霸道总裁,好强势第15章她凭什么出众见顾雨菲盯着高子淇和郑华容看,一旁的高玉冷嘲热讽道:“人家可是同门师兄妹,别以为华容哥帮了你一下,你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顾雨菲听到这句,转头道:“不变凤凰,难道像玉子姐你一样,当了三年新人,都出不了头吗?”高玉没想到,刚才还一副楚楚可怜样子的顾雨菲,转头就变成了这种样子。出道三年还出不了名,一直是高玉心中最不能触碰的痛!“你这个贱人!”高玉抬

  • 帝宠之惊世凰妃15章(第一卷 惊世嫡女第15章 屋顶神秘人)

    原标题:帝宠之惊世凰妃15章(第一卷惊世嫡女第15章屋顶神秘人)小说名称:帝宠之惊世凰妃第一卷惊世嫡女第15章屋顶神秘人突然想起昨晚的追杀,无奈摇摇头,昨晚那才是不加剪辑的动作大片。现在,唉,几个女人打架纯属花拳绣腿,吃饱了撑的,看的人都闲得慌。于是,看得闲得蛋疼的沐小狸,暗地银针出手,唰唰,百里雨柔衣服的纽带被割裂,露出小半个香肩。“沐如雪,你别太过分!你以为我真怕了你?”“百里雨柔,这里是将军府,容不得你放肆。”“将军府算什么,我爹参奏一本,皇上一定废了你们。”“找死!”嗯,沐小狸非常满意她

  • 潋滟天下:冥王的绝世宠妃15章(第15章 亲自帮你上药)

    原标题:潋滟天下:冥王的绝世宠妃15章(第15章亲自帮你上药)小说名字:潋滟天下:冥王的绝世宠妃第15章亲自帮你上药昊王的手段有多厉害,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们只是三个小小的马医,实在不敢冒这个险。至于站在帐篷门口的几个士兵,更是没有插手此事的意思,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马医们内部之间的琐事,他们可不想平白惹上麻烦。再者,他们其实早就对自视甚高的沙文烨心存不满,平时请他帮忙给马匹看个病,都得三请四催,能看到他吃瘪,士兵们才不会承认心里暗爽呢。于是乎,无论沙文烨喊得多大声,都没人出面帮他。孟花朝见到局